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原創極短篇】左我彌總是看著窗外(8)

作者:熾冰│2018-12-19 22:24:00│巴幣:26│人氣:444
         這篇感覺沒那麼有趣,嘴砲也開得不夠給力啊
         副標: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持續一個禮拜的升學輔導,在昨天中午宣告結束。

         「這不就只能慶祝了嗎!」

         先不說倪昆翰這文法根本挑戰國文老師底線,接下來他拖我去合作社排半小時久的隊,就為了搶那中央餐廚一人限購一盒的小泡芙,之後東西拿了就不知溜去哪,差點讓我因為這白挨餓的30分鐘懷疑人生。

         「隆盛,我午餐怎麼沒主菜?」

         「那邊不是多一杯茶嗎?」

         如此這般,看在昨天倪昆翰淒涼扒茶泡飯的份上,今天就稍微認真一下。

         「今天燉牛肉和蔬菜清湯。白飯我也弄成奶油蘑菇拌飯,可以續碗。」

         於是倪昆翰兩手合十輕閉雙眼一臉準備升天的表情。

         「哎呀,我們家隆盛就是這麼喜歡開玩笑。昨天那樣就是為了把經費移來今天用吧?對吧?對吧?」

         「嗯,你說得對。」

         「牛肉的濃郁香味和一下筷就切開的軟嫩程度,搭配清爽的蔬菜清湯,還有整合兩者的奶油蘑菇拌飯,這一定是兩天的經費才能成就的最強午餐。」

         「嗯,你說得對。」

         「所以昨天不是因為私怨才塞我茶泡飯的吧?」

         「嗯,你說得對。」

         「隆盛到現在還會尿床。」

         「嗯,你沒牛肉了。」

         倪昆翰秒巴我腿哭求放過。

         「隆盛,沒有湯匙?」

         而左我彌則好整以暇地坐在蓋好桌巾的桌旁等開飯。

         暫且不說上演五子哭墓,或該說是哭求牛肉的倪昆翰,左我彌的正常運作真是讓人放心。

         前門傳來敲門聲。門原本就是開著的,我想敲門的人也只是提醒我們有人來而已。

         來的是教官,一身藍色軍服代表他是空軍出身。我下意識直起背脊:

         「教官好。」

         「好。抱歉啦,打擾你們午餐。」

         隔著和牛奶瓶蓋一樣厚的鏡片,勉強能看到教官那彷彿微微笑著的眼神。燙得平直的軍服和沉穩的態度,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想必在軍中是負責文職的吧?不過下一秒,也就是轉向倪昆翰時,一眨眼就變成痞痞的表情:

         「倪昆翰,大老遠就聽到你在該。」

         「賣安捏啦,藍教。民以食為天,沒得吃當然哭么啊。」

         「信不信我現在記你一支警告?」

         「藍教官好。」

         倪昆翰不只語氣俐落,人還站起來行舉手禮。

         是的,這位教官不只穿著藍色制服,本人姓氏也是藍,所以我們學生就直接喊他「藍教」。至於某些女生在喊這位教官時為什麼會扭扭捏捏,我想應該不需要多作說明。

         「請問有什麼重要的大事,勞煩藍教官特別移駕來此?」

         「咬什麼文嚼什麼字啊?平時那樣說話就好了。」

         「到處飄很閒喔?」

         「……你不知道什麼叫作平衡嗎?」

         雖然好像很頭痛的樣子,但藍教官卻一副看著調皮弟弟般的表情苦笑。

         沒錯,倪昆翰的人面就是廣到連師長都納入魔爪、我是說,就算是普遍讓學生感到有距離感的教官,倪昆翰也能稱兄道弟。

         「主任教官出差帶土產回來,就帶一些來分你了。」

         「謝謝藍教~這麼客氣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就叫你像平常那樣說話就好。再說不還你昨天小泡芙的債,哪知道你下次又要我幫你善什麼後。」

         藍教官一臉牙痛似的表情,當然倪昆翰裝作沒看到,打開收下的紙袋。

         「喔?小餐包欸,而且還熱好了。藍教真是神,簡稱藍教神。」

         「……隆盛,把這傢伙的燉牛肉給我。」

         「謝謝藍教官但請放過我的午餐啊啊啊啊。」

         眼看藍教官差點像剛才的我一樣被倪昆翰巴住腳,沒想到他一個閃身就避開,順手按住倪昆翰的腦袋不讓他越雷池一步。

         看倪昆翰一次又一次耍白目,也許會覺得他真的就是白目,但他其實明白藍教官的底線在哪,也清楚其實教官們也希望能像這樣與學生拉近距離。

         那麼我也不應該只是坐在這邊,要試著回應教官的想法:

         「教官,這是昆翰的那碗。」

         所以我也拉近與教官的距離。帶著倪昆翰的午餐。

         「隆盛你個背叛者!」

         「安靜旁邊站好,不然愛校服務。」

         藍教官使出威嚇,效果十分卓越。

         「喔?燉牛肉啊?看起來就很好吃。不過整教室的香味不只這個吧?奶油的味道是?」

         「是奶油蘑菇拌飯。」

         藍教官一臉詫異,不過馬上就接受了似的連連點頭。

         「之前就聽昆翰說你很會做菜,現在看到,說你家是開店的我都信。」

         「沒有啦,就會作一些而已。」

         「這樣看來你畢業是想學餐飲了?還是直接就業?」

         「欸?沒有特別……」

         「還沒決定?」

         我尷尬地點頭,藍教官則搖了搖手:

         「不用太在意,和你一樣的學生其實不少。要確立某種目標本來就不容易,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至少要有個想法。」

         說著,藍教官捏了一塊牛肉丟進嘴裡。這讓倪昆翰兩手擠臉發出無聲的慘叫。

         「嗯,不只香,真的很好吃。」

         「謝謝教官。」

         留下一句「餐包要好好分享啊」就離開了。其實不用教官提醒,我也一定會從倪昆翰那搶幾顆餐包過來。

         大概是看出我的盤算,倪昆翰一副小動物般搖尾乞憐的表情。要形容的話,說是黃金獵犬也許挺適合的。

         「其實我不小心多帶搭配餐包超好吃的起司,如果昆翰不想要──」

         「來來來一人一個餐包,好東西就要大家分享嘛哈哈哈哈。」

         於是就變成餐包、湯、主菜和燉飯這種套餐形式的午餐了。如果說再多個甜點就更完美,其實我書包還有打算留到下午再吃的香蕉磅蛋糕。

         「……感覺豐盛過頭了。」

         「邊說這話邊給蛋糕擠鮮奶油的你很沒說服力。」

         「(點頭)」

         「再說不用特別擠奶油吧?畢竟是隆盛你做的,味道是會差到哪啊?」

         「反射動作。」

         「(拍手)」

         直到剛才還因為開飯時間遙遙無期而一臉陰鬱的左我彌,隨著蛋糕裝飾完成和我泡完紅茶,表情都亮了起來。

         度過意外豐盛的午餐時間,聽著操場傳來的學生玩鬧聲和吹進教室的風聲,喝著溫紅茶暖身體。

         「哎呀,一年級時還真沒想過午餐可以吃這麼悠哉。」

         倪昆翰突然說道,續了一杯新的紅茶。

         「我也沒想到會帶這麼久便當。還有你喝完了就去加熱水。」

         倪昆翰一副「哎呀被抓包了」的眨眼吐舌頭表情。

         「所以隆盛你怎麼想?」

         「什麼?」

         「就畢業之後啊。」

         倪昆翰搖了搖茶壺,好像這麼做能讓茶香更快滲入水中。

         然而,不管是隱約聽見的搖晃水聲,還是窗外漏進來的斷續喧擾,突然變得非常遙遠。

         畢業之後──這簡短的字句,有種讓人不知所以的魔力。

         大概是看我沉默了,倪昆翰先說道:

         「我是升學派的,目前是瞄準師大啦。雖然分數滿危險的,不過已經有不少老師說可以幫我寫推薦函喔。」

         說著還得意地擺出秀二頭肌的姿勢。

         「……畢竟不拿出點成績,以後站在她旁邊也不好看啊。」

         不用明講,我們也知道「她」是誰。倪昆翰往我的杯子注入茶水,咕嘟咕嘟的聲音,到八分滿時停下。

         「不過你們聽聽就好,可別告訴她啊。」

         將食指豎在唇前眨了眨眼,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我很驚訝,卻不意外。畢竟之前模擬考,倪昆翰才繳出贏過我的成績。雖然這麼說太自誇,但課業方面我有一直贏過他的自信。

         要說到讓他開始衝課業的原因,從時間點考量,也只會是姜莠芯。

         不過說真的,沒想到總是以及格就好為目標的倪昆翰,會為了女生卯起來讀書。

         「畢竟感覺超遜的啊。」

         雖然是這麼說的,但倪昆翰笑得毫無陰霾。這就是有著努力目標的人的笑容吧?我扯了扯嘴角:

         「不會吧?很帥啊。」

         比起因為不明瞭的未來而雙腿隱隱發抖的我來說,倪昆翰根本帥爆。

         剛升上三年級時,我不只一次覺得一成不變的學校生活無聊。

         然而現在,即使只是閒聊,但一到作決定──改變──的當下,我卻又覺得一成不變好像沒什麼不好。

         突然間,我覺得我就像踩上鋼索的特技演員,走在直直通往黑暗的一條細得只有半隻腳掌寬的鐵繩,恐懼、無助讓我失去走下去的信心。

         「隆盛。」

         這時,左我彌突然開口:

         「我想吃隆盛的便當。」

         當然,我和倪昆翰都一臉「小姐妳在說什麼啊」的表情。

         而更當然的是,左我彌沒有要解釋的意思,繼續說:

         「隆盛要繼續做便當給我吃,說好了。」

         左我彌這段話有著平時沒有的認真,不知道為什麼,讓我聯想到意欲撐起搖晃房屋的梁柱。

         說也奇怪,剛才那種與現實抽離的感覺漸漸消失,彷彿隔著毛玻璃的教室,現在也能清楚看到牆上的掉漆和課桌椅上的傷痕。

         「所以左我彌要去和隆盛一樣的地方啦。」

         倪昆翰笑得賊賊的。雖然想揍他一拳,不過不是現在。

         因為,我突然覺得那走在黑暗中的鋼索上的我,似乎看到一點點光明。

         「……好,那就試試看吧。」

         說出這句話的我,老實說也不知道該試什麼才對。

         不過,即使是還拿不定主意的我,左我彌卻仍看著我,小幅度地點了點頭。

         「說好了。」

         在那臉龐漾起了幾乎會被忽略的淡淡笑容。從認識她至今,我也知道那是她能表現出的,最開心的表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18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熾冰|小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熾冰
無心的閒聊,有時就是能敲到重點... ... 就像即死攻擊一樣 (絕對不是

12-19 22:24

熾冰
雖然沒啥關係,但這篇並不是完結篇
說是這麼說,但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接續... ... 想要敲出日常開心搞笑的感覺,居然這麼難啊OTZ12-19 22:41
熾冰
... ... 放了一天,各種歉意油然而生,果然還是先暫緩更新吧T_T12-20 19:18
基金會
左我彌使出會心一擊,效果拔群

12-20 04:48

熾冰
感謝提供世界之聲:D
謝謝留言~12-20 21: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ss9505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極短...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雜燴...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070713各位巴友
【FGO】水手服的源賴光完成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