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GL長篇】願者上鉤28-殘忍

作者:馥閒庭│2018-12-19 10:02:18│贊助:28│人氣:147
申屠雲走進那間她厭惡的房間,罪惡藏在黑夜中,也折磨著她的心神。

她穿戴著華貴的衣服首飾,早已經習慣,甚至認同,把所有能利用的人事物,盡情利用!

這是申屠家,她是申屠雲,甚至,沒有什麼罪惡感,平衡利益,找出賭博裡面獲勝的方法,遊走在規則中。

但是記憶裡,如凡的出現,像是喚醒什麼,那種天真單純的模樣。

申屠雲看著送上來的狐狸面具,什麼時候起,她習慣了罪惡?

從出生起吧?

你們怎麼這麼殘忍?記憶中的有人這樣說著。

「因為,我叫申屠雲。」申屠雲輕聲地說。

看著銅鏡裡的自己,緩緩地戴上狐狸面具,代表黑色的冥狐,走到台上。

閉上眼,告訴自己,生在申屠家,她就注定沒有退路。

所以,微笑吧!她看著天上的月亮「不能哭喔!」

她申屠雲怎麼能哭呢?

既然不能哭,那就笑吧!

感謝自己女子的身分,感謝這張臉皮,她的微笑,在滿是男人的賭徒世界裡面,還能有點魅惑的成分。

當台下的燭火亮起,她走上去,優雅的行禮「歡迎各位貴客,來到申屠家。」

戴著面具,她漂亮的唇抿著笑容,像是月下的狐狸狡猾而機敏「今天的拍賣會,要被拍賣的對象是誰呢?」她說,看著旁邊的家丁拉開布幕。

一群男人被關在一個鐵籠裡,她讓人請出一位白頭老翁,走上前,她友善的笑「老伯別怕,在場的諸位都是能幫助你的,只要你如實回答幾個問題。」

那個老伯才稍微放鬆的點頭。

「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申屠雲笑問。

「我叫松大志,今年四十。」那個老伯說。

「那你住哪?」

「石家莊的南邊。」

「你為什麼想要參加這個遊戲?」

「我缺錢。」

「你要這些錢做什麼?」

「我家婆娘生病了,所以需要錢。」

「那老伯你缺多少?」「不要怕,盡管開口,這裡的人能給你很多的錢,只要你付出一些代價,而且不會傷及性命。」

聽到不會有生命危險,那個老伯遲疑的說:「一…兩貫,兩貫錢!」

「兩貫錢?」申屠雲微笑的說「這位老伯,若是沒有這個遊戲你打算怎麼辦?去礦場?還是做點針線活去賣?」

聽到她這樣說,台下有人笑了起來。

氣氛鬆快了許多,這時申屠雲才開口「一文錢能逼死人,老伯,我們這邊不要你賣力氣,也不用你操心,只要賣掉你的痛苦就可以了!」

「痛苦能賣?」那個老伯驚慌的看著申屠雲。

「當然可以,而且這些人都想買。」申屠雲微笑的說,她對著台下的人「老伯的底價是兩貫錢,在我們拍賣會的規矩,若無人標,兩貫錢的代價,就是砍去一根腳指。」

她讓人推出一台機器,看著老伯「你看,手起刀落,一眨眼的工夫,您就有兩慣錢,這可是您夫人的救命錢不是?」

「可是…」

「少了一根腳趾,你還能走不是?」申屠雲說「況且這不是不得已嗎?您想想,若是在最有錢的人家,也頂多百文錢,等你賺到兩慣錢,一年都沒了,您躺在病床上的老伴,難道等的了這麼久?」

「可…」

「難道您的老伴不值得您的一根腳趾?」

「我…」

「既然您這樣遲疑,那也沒關係,您去旁邊想想,這後面有的是別人想要做這筆交易。」申屠雲微笑,要讓人帶走那個老伯。

他們換了另一個人上來。

這次是一個男子,他一上來就想對申屠雲動手,申屠雲也不惱,反而對他笑著,將引到台前「這位公子,你缺多少錢?」

那個公子看著周圍,傲氣的說:「我要銀子五兩。」自從知道主持的人是女子,他就存有輕視之心,看她對剛剛那個老伯這樣慈軟,他就獅子大開口。

反正這個女人也沒什麼好招,剁指對他而言,根本就不怕。

「既然公子要價這樣多,那也懂了我們的規矩吧?五兩大概是五根手指的代價喔!」申屠雲說。

那位公子點頭。

「那公子是要競標,還是直接來呢?」申屠雲和善的問。

「競標?」那個公子看著申屠雲。

「競標就是將公子的底價設為五兩,若是有人願意標下公子,將由那個決定公子痛苦的方法,當然,這是不會死人的。」申屠雲說:「我們有最好的大夫在旁邊,能保證公子性命無憂。」

那個公子聽到性命無憂,他馬上點頭「標!當然!」

因此,拍賣會開始了。

台下的人,清一色的都戴著白色面具,而以申屠雲為首的人,則戴著黑色面具,誰也不知道誰。

台上有個小鐘,敲一聲代表開始競價。

五兩,很快的漲到七兩、八兩…

最後,在十二兩定案。

一個男子標下了那個公子。

申屠雲讓人送上一個盤子,上面有十幾個木牌,送到那個男子面前挑選。

只見那個男子挑選一下,拿出一個牌子。

僕人把盤子捧到申屠雲面前,她從盤子拿出那個被挑出的牌子「公子挑選的是爪刑。」

那個白色面具的男子點頭確認後。

申屠雲讓人按住那個公子,旁邊有人拿出一套器具,是極為漂亮的十根玉指套,有點類似女人用的護甲,但十根手指都有,而且造型大氣漂亮。

申屠雲舉起來,給眾人看「這就是爪刑的刑具,戴起來就像是爪子一樣,當然,也是因為你的手,會變成爪子,拿不動任何筷子或筆。」她微笑的說,面具下的笑容顯得殘忍而嗜血。

她讓人將那個公子按住,然後自己上前,那個指套前端有個小孔,她展示在眾面前「各位可有看到這個小孔,當帶上指套後,我們還會帶上爪子,這樣才是完整的爪刑喔!」

她轉身,示意家僕按住那個公子,並且扳出他的手指。

「十二兩,公子只要痛一會,就有這麼多的錢,想必公子也覺得這筆買賣很划算吧?」

那個公子看著眼前的玉指套,套進他的食指,冰涼的玉質讓他吞了吞口水「對!」

「既然是公子自願,那可怨不得別人,畢竟這是您自己選的。」申屠雲說,示意人替那個公子套上指套,然後她拿出一旁的爪子,那是雕刻尤如獸爪的玉,只是玉的底連著一根針粗的鐵條,前端特別的尖銳,並有螺紋,在燭光下,散著寒光。

申屠雲拿著玉的一端,像是拿著一個特殊的鑽器,她展示一下後,讓人將那鐵針對準那個指套的小孔放入直到碰到那個公子的指尖。

「這位公子,你可怨不得人,錢是你自己要賺的。」申屠雲說。

那個公子在套上指套時,還顯得不怕,但當他了解那個小孔,還有那玉爪子是如何安裝時,他的臉色就發白了!

渾身顫抖,他看著台下,那一個個白色面具的人,都如同惡鬼,而申屠雲更是鬼中之王,他但為了預防他逃跑跟掙扎,他早就被手臂粗的麻繩綑綁著,根本不能動。

「人們常說十指連心,而指甲又是手指中最敏感的部位,這針下去,會有怎樣痛苦的表情呢?」申屠雲聲音清脆的說「讓我們拭目以待。」

聽了申屠雲的話,恐懼到達了心底,那個公子感覺到指尖的冰涼,然後他眼睜睜的看著,那根鐵針就這樣刺到自己的指尖,然後一點點的鑽進肉跟指甲裡面。

「阿!阿阿阿!」安靜的房間內,只有男人痛苦的哀嚎聲。

申屠雲嘴角噙著殘忍的笑容看著這一切,跟台下的觀眾們一起。

只是一根手指,就如此的疼痛,那鐵針其實並不長,也就指甲蓋的大小,但帶來的疼痛,卻是能讓人撕心裂肺的哭喊。

這也是那群拍賣場的人追求的!

極致如同酷刑的痛苦,還有那痛到屎尿盡出的表情,而且簽了生死狀,是當事人同意的。

那種傷口只要養個一個禮拜就好,但那種痛楚卻會切入到靈魂。

「疼痛,會教會一個人什麼該做跟不該做,這個爪刑也是,原本是賭場用來折磨老千的手段,倒是叫公子漲見識了。」申屠雲冷冷的說。

將爪子安上後,家丁將那個公子的手舉起,讓周圍的人觀看。

只是一根爪子,就足以讓人痛到面白氣促,豆大的汗珠流下來,已經浸濕了他的衣領。

「繼續,總共要十個手指,讓這位公子不想當人,就好好享受當畜牲的滋味。」

申屠雲冰冷的聲音,如同敲在耳邊的喪鐘,讓那個公子慘嚎。

「幹!你這個賤婦、殺千刀!」不絕於耳的臭罵,卻只換來申屠雲的冷笑。

她走到那個公子面前,攤開扇子掩口笑著。

「我們是做生意的,公子你開價,有人買,天經地義的買賣,這可是你心甘情願的阿!」申屠雲的聲音不大,但是在如此安靜的室內,卻清楚的傳到每個人耳邊。

「你會不得好死!呸!」那個公子依然繼續罵著,甚至吐了一口唾沫,讓申屠雲閃過。

她無所謂擺手「各位,這位公子肯定是痛迷糊了,我們就放慢調子等他一等。」申屠雲對著行刑的僕人說:「動作慢些,讓公子好好享受,畢竟十二兩可是大數目。」

僕人點頭,放慢速度。

更可怕的疼痛折磨那個男子,指插之痛,錐心之感,他痛到最後,根本無法咒罵任何人,只能發出如野獸般的單音。

等到十根手指都安上了爪子,他已經痛到氣若游絲,甚至檔間濕了一塊,一股臭氣讓人捏鼻。

僕人舉起那個公子的十根手爪子給大家觀看,盡興之後,才將他的手又綁回去。

「看來十二兩真的難賺,這位公子,還請你卸爪。」申屠雲說。

僕人將那人的爪子徒手一拔。

「阿!─」那個公子慘嚎起來。

很快了十根爪子都被卸下來,展示在眾人眼前,原本的扇手如玉,那修剪渾圓而好看的手上,指甲蓋下有著一條條的血痕,看起來可怖又可怕。

一旁有大夫上前,替他上藥包紮,然後僕人將那男子架起。

將那十二兩塞進那男人的衣服內,申屠雲還是笑著行禮「恭送公子。」

然後僕人將那個公子帶了下去。

這就是申屠家舉辦的拍賣會。

以拍賣別人痛苦為商品的拍賣會。

終於熬到結束,申屠雲摘下了面具,她還是不能習慣。

誰能習慣這種事情,把痛苦加諸在自己不認識的人身上,但她不得如此。

那些人,都是欠申屠家錢的人,這場拍賣會有四天,剛好分給現在成年的四個兄妹,剛剛看了一眼台下,她應該是最多人的。

像是大哥就不會這樣玩,他只會選擇把人丟到滿是蠍子的池子或者關進獸籠,讓獅子殺了那些人,三姊則是選擇各種的兵器將人折磨死,說起來,她最佩服二哥,他會亂配毒藥給人,然後看著那些人中毒的慘狀。

以前,她不會覺得痛苦,因為那與她無關。

甚至會自豪,自己至少讓那些人活了下去。

可是她現在卻會害怕,如果如凡出現,或者如凡的家人出現,看到這樣的自己,她還能有這樣的冷靜嗎?

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申屠雲轉過頭,在人群中,有個戴著白色狐狸面具的女人看著她。

這人是誰?

她認出自己了?

不可能的,申屠雲安慰自己,不說他們兄妹身高差不多,這種宴會,她從沒有讓誰知道,但是那個戴面具人卻看著自己,她的動作顯示,她認識自己。

然後申屠雲注意到那個人帶著她熟悉的頭飾,申屠家婢女的頭飾,她也曾給如凡戴過。

難道那個人是如凡?

她要克制自己要上前的腳步,但那個人卻跟自己錯身而過,看著那人離開的背影,申屠雲告訴自己。

是錯覺吧?

剛剛那頭飾上的鈴鐺響了,那不是她送如凡的頭飾,申屠雲嘲笑自己,她只是太想如凡了。

想念自己放走的蝴蝶。

申屠雲的動作,都落在申屠芻的眼裡。

「四妹口舌功夫又見漲了。」申屠芻看著自己的妹妹,他一直摸不透這個四妹,甚至他會擔心,申屠雲有著其他兄妹沒有的特質,這讓族裡著長老都把眼睛盯著她,也讓自己的家主之位很危險。

「大哥,怎麼有空出來?」申屠雲行禮,但眼神卻戒備,申屠芻是他們四兄妹中,對家主之位最在乎的人,也是她最大的敵人。

「四妹不會這樣天真無聊,只是站在這邊賞月吧?」申屠芻猜測她的意圖「該不會是在等妳的那位趙姑娘?」他思考著,申屠雲難道是在等趙如凡給她傳遞消息?

「趙姑娘已經跟我解約,她人都離開了,我只是無聊在庭院走走罷了。」申屠雲笑說。

「四妹真的捨得趙姑娘離開?你自己放手的?」申屠芻看著申屠雲,他當然知道申屠雲有喜歡姑娘的傳言,他推測著申屠雲的意圖「你這是要成全趙姑娘?」

「當然。」申屠雲微笑地說,卻被申屠芻打斷。

申屠芻諷刺地看著自己的四妹「不可能,四妹,申屠家沒有善良這種情操,否則玉旖梅對你不算差,你卻從不出手幫她一把不是?」

「大哥這是再責備妹妹?」申屠雲挑眉,她知道申屠芻想從自己身上拿到任何消息,可惜,自己只是靈機一動的站在庭院,並沒有任何企圖。

「不,我只是在提醒你,如過這次比賽輸了,你便無力擁有自己的人生,申屠雲。」

申屠芻看似要走過申屠雲,在擦身時,卻突然說:「不要指望那個趙姑娘會來救你,她不會。」

申屠雲沒有說話,任由申屠芻走過自己的身邊,他經過時,晚上的冷風吹過單薄的身體。

涼颼颼的感覺讓申屠雲看著空曠的庭院,沒有任何婢女服侍的她,孤寂的站在庭院當中。

「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有點想她而已。」申屠雲悄聲說,說給自己聽,她只是想念如凡,貪戀她身體的溫暖而已。

但申屠芻的出現,又提醒著她,玉旖梅對她的背叛,把她平靜的心湖攪亂。

心裡有個聲音不以為然的嘲諷。

喔?等到趙如凡一臉厭惡的看著你時…

在街上,說不認識你時…

你還能如此平靜嗎?

那聲音蠱惑著。

後悔了吧?

其實毀掉趙如凡,斷了她所有的退路,剪斷她的翅膀才是對的,只有這樣的人才不會背叛你。

你把一切給她,她會回報你嗎?

月色寂靜,她走到花園的池塘邊,看著池水映照的自己,她輕聲地說:「如果可以成全如凡,那很好的。」

申屠雲從袖中拿出那跟雲紋簪。

定情物嗎?

申屠雲苦笑,不可能的。

哪個女子會喜歡女子?她只哄著自己,就像是當年,玉旖梅哄著自己。

更何況,如凡的家人,怎麼會願意自己的女兒跟一個女人在一起?

還是申屠家這種,把人命輕賤的人。

申屠雲放手,看著那根雲紋簪落進池塘。

咚!

看著簪著落入漆黑的水中,就像是自己,在深不見底的潭水中,往下沉,直到沒頂溺斃。

點點的漣漪之後,水面平靜如鏡子,映著月。

她對著池水微笑,她會捨棄掉這份感情,因為我是申屠雲。

一旁卻有人走到她的身邊,她轉頭,看到熟悉的身影,一個外貌與申屠芻相似的公子。

「二哥?」申屠雲看著他,衡量著申屠杭看了多少,這會不會給如凡帶來危險?

「我有事情想拜託四妹。」申屠杭說。

--------------------
--------------------

最近終於爬完無字碑歌((攤  
雖然才40集,可是她的每句台詞都卡在白話跟文言文中間,恩果然是正人、正史、正言,講實在馥某超愛武則天型的女主,也很愛研究武曌這個人,褒貶不一不說,她留下無字碑的霸氣真的很有趣...(碎念)

雲雲:那我呢?
馥某:當初設定你很魔...不過現在...我也不知道(❍ᴥ❍ʋ)
阿杭:我呢?
馥某:...你是最接近BL的一次( σ՞ਊ ՞)σ
如凡:((遞紙條
馥某:(打開後,看著如凡)OK!
雲雲:OK個P阿!你給我講清楚啊!(╬☉д⊙)
馥某:不要咧~(゚3゚)~♪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13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女女|GL|愛情|百合|原創|小說|長篇|古代

留言共 6 篇留言

小松
紙條寫了什麼owo如凡告訴大家嘛~
還是馥大妳要說:)?不會傷害妳的~

12-19 15:22

馥閒庭
不!!我是不會說的 Σ(゚Д゚;≡;゚д゚) 啊啊!!放下你手中的香12-21 13:58
黑神
怎麼感覺紙條是叫馥馥準備車子?XDDDD

12-19 17:52

馥閒庭
噓~~~~~12-21 13:58
陌依
...太痛苦了 ˊˋ
如凡快點救你家雲雲...>"<

12-19 19:11

馥閒庭
看如凡的心意囉~12-21 13:58
緣~/銨銨-補看一堆創作
身塗雲,神奇~XDDD 以後還要跳水撿東西,真 D 冷~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9/0a11516d1b7937a1819078bcfbc8286b.PNG

12-19 20:28

馥閒庭
有改了,謝謝大大提醒><12-19 23:17
一根雪糕(syouyu_ice)
丟屁丟◡ ヽ(`Д´)ノ ┻━┻
你這樣等如凡要帶你走還要多一個功夫先下水撈東西◡ ヽ(`Д´)ノ ┻━┻

12-20 23:41

馥閒庭
阿雲也是有她的自卑一面~ 不過我想撈東西應該對他們來說不會太難 ((被打
12-21 14:06
一根雪糕(syouyu_ice)
XDDDDDDD
撈東西可以變成遊水嬉戲~(大誤)

12-21 14:09

馥閒庭
糟糕某居然想歪了 (X12-21 14: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願者上鉤27... 後一篇:遇到神奇的東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uoki米納桑
小屋內繪圖更新,有閒有緣來看看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