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蛛網:織繭《銀髮信仰》05 . 金髮的鑄光師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8-12-15 20:25:13│贊助:16│人氣:220



  他往門口的方向望去,抓住了短仗的握柄。在灰黑色的建築裡有一抹突兀的金光,她身上的光芒比「太陽」還要更加有效地驅散了這邊的黑暗。安格盯著那頭散落著光輝的長髮,內心感到一陣強烈的不安。
 
  但那女人卻似乎不把安格放在眼裡,逕自上前,那自髮梢落下的光匯聚到了她那自白袍露出的銀色手甲上,形成了一把樣式簡單的劍。而其餘的輝芒則環繞在這個人身畔,就像是備用武器般從未散去。
 
  「有勞你跟我去天空城一趟吧?」那女人如是說。
 
  安格放開了短仗,面對鑄光師,這玩意兒沒有任何用處。「居然能夠發現我,是從大門開始的嗎?」
 
  「不,我們一直都有在監控你們,所以是自你從枯木森林離開時起起就在看著你。」女人臉上的笑意加深。「我們讓士兵們要特別注意一個紅髮藍眸、穿著斗篷、腰側會掛著短仗的男人。毒品只是幌子,我可是讓他們刻意引你到這裡來的哦?」
 
  攤販……他嘖了聲。「果然如此。」難怪那警衛沒有對他的短杖多問幾句。
 
  「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區區蜘蛛別妄想打破『平衡』,隨我回天空城去吧。」她在離安格約五公尺遠的地方停下。「不要違背神,否則即使斷了幾隻腿我也要把你帶走。」
 
  安格不屑地哼了一聲,然後雙拳緊握。他能感覺到自己內心有某種東西正在竄動,它讓自己變得更加危險、同時也替自己蒙上了一層保護。
 
  接著他往後跳了開來,立刻遠離堵住門口的鑄光師,轉頭望著身旁那面薄牆,安格掄起右拳直接將其打破,強勁的暴風捲起了地上的黑塵與木屑,藉著煙幕的掩護,他逃了出去。
 
  「嘖!」鑄光師低罵一句,環繞在身體周遭的光受到了牽引,在她身後交織成了一雙美麗的金色翅膀。
 
  那對翅膀將鑄光師拉了上去,她手中的劍化作一桿巨大的長矛,其矛尖將屋頂貫破了一個洞,她沒有減緩速度,直直地衝了過去,準備飛上天空去尋找安格的下落。
 
  「喝啊!」
  「你──唔!」
 
  在鑄光師衝出天花板的剎那,安格早就埋伏在此。一個飛撲,連同自己將她推下了屋頂,兩人自約三層樓高的地方落下。安格一手抓著她手持光劍的手,另一手則掐著她的脖子。
 
  接下來只要──
 
  我想要理解他們。
 
  ──女王?
 
  就在安格打算將指甲刺入鑄光師的頸部時,他遲疑了。鑄光師把握良機,周遭的光瞬間造出了數十把光劍將安格環繞起來。其速度之快不禁讓他咋舌一聲,踏著那女人的胸甲往那大屋的方向躍去。他把右手嵌入牆中,然後低頭看著鑄光師在一個完美的空翻後落地。
 
  但那金髮下卻再也不是驕傲的神情,反而異常憤怒。
 
  「區區蜘蛛,居然敢這樣對待我?
 
  安格抽出了右手,安穩地落在那黑塵瀰漫的大地。「只不過是個鑄光師,妳又何以如此自大?」
 
  「我是神選之人──傾聽神諭並完成其旨意的人!我跟你們不一樣,跟所有人都不一樣!」面對安格的指控,她幾乎是用暴怒的口吻來回應,但似乎想起什麼,吸了口氣,強壓下自己的情緒。「但該說不塊是隨侍女王身畔的蜘蛛嗎?還是說這人形的樣貌給了你另一種作戰模式?」
 
  這個人……是不是哪裡怪怪的?安格瞇起了雙眼,但沒有針對她的疑問做出回應。
 
  「果然是蜘蛛,不管哪方面都讓人生氣。」接著她右手又造出了另一把光劍,朝著安格的方向扔了過去。
 
  安格往旁退開,光劍沒入了大屋的牆壁,但他眼角卻閃出更耀眼的光芒。當安格往鑄光師的方向望去時,卻發現那人手上居然又冒出了一把長刀,隨著金色刀鋒落下,那面木牆被斬出了一條偌大的刀痕,大屋終於耐不了傷痛,發出了抗議般的聲響。
 
  他往旁滾了開來,低頭望著自己那變得黝黑的手臂,有鮮血正在流出。安格臉上露出了笑顏,但耳邊卻又聽見了甲冑活動的聲響。
 
  雙腳一蹬,安格再次閃過了由上而下的刺擊。當他站穩腳步時,那鑄光師放開了插在地上的長刀,左手指著自己,瀰漫在她身後的數十把長刀就像弓箭般疾射而來。
 
  安格一邊狼狽地閃躲,儘管致命的武器不斷襲來,但他卻注意到那鑄光師那雙金色的眼眸一直在看著自己。當她身後最後一把劍射出來時,鑄光師左手現出了一支細小的匕首,瞄準了安格的右腿。
 
  匕首拋出。
 
  很快。
  比剛剛那些武器的投擲速度實在要快上太多了。
 
  刀尖沒入了安格的腿,他悶哼一聲,然後眼前一亮。
  一枚巨大的光盾迎面而來,將安格壓制在灰黑色的塵埃上。

  「唔嗯──」

  接著是雙手、雙腿,空中的光劍就像釘木板一樣,無情地將安格釘在了大地。鑄光師放開了光盾,它化作點點星芒散去。但鑄光師卻往後退了開來,沒有靠近安格。

  「不要用那種詫異的表情看著我,蜘蛛。從你一開始沒展現自己龐大的身軀開始,我就知道你想幹什麼了。」鑄光師拍了拍自己袍子上的黑塵,然後摸著自己的脖子。「讓自己的毒液遍布全身,然後製造侵入口來好讓我中毒?那次奇襲沒有成功的當下,你就失去機會了。」

  安格咬牙。比起「鑄光」的速度,這女人在戰技上更是登峰造極。她活用了自己身為鑄光師那多變的優勢,以及判斷當下怎樣攻擊才能最為有利的迅速決斷──神選之人?所以她真的就是神所欽點的人嗎?
 
  「神選之人是什麼意思?」
 
  聞言,女人曖昧的笑了。「就是被神所選上,要來替祂傳達神諭、手刃忤逆神的罪人的使者,那就是我。」
 
  神。
  當聽到這個詞彙時,安格腦海中不自覺閃過了在大屋裡面所看見的景像。
 
  那個人居高臨下的模樣,還有那好似看穿一切的感嘆語氣……確實就像是個神。如果「她」真的是神,那為什麼要讓蜘蛛承擔毀滅人類的罪孽?他們做錯了什麼?
 
  「所以妳能聽見神諭?」安格問道。
 
  鑄光師臉上的笑容又消失了,她危險地瞇起了那雙金眸。「我想我沒有任何義務回答你,蜘蛛。你就先去天空城吧。」她回過身去,有一道圓形的法陣出現在那裡。「那裡是個好地方。」
 
 
 
 
  人王走在由紅毯舖陳的長廊上,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讓他那頭紅髮顯得格外亮眼。守門的士兵在聽見他皮靴踏在毯子上的咯咯聲愈來愈靠近時,便自動將通往謁見廳的大門往內推開。
 
  凱勒斯雙手揹在身後,左手還拿了根鑲了塊銀寶石的拐杖,當他走過那扇門時,士兵們紛紛挺直腰桿,腳後跟靠在一起,以最標準的軍人儀態來恭迎人王。
 
  他走進了謁見廳,望著那紅毯不斷往裡面延伸,爬上了三層的階梯,然後在玉座前停下。在這座廳堂的天花板中央掛了一盞巨大且華麗的天燈,上面鑲滿了青綠色的寶石。即使現在外面還是白天,但它繼續執行自己的任務,努力地綻放自我。
 
  「等你很久了,人王陛下。」
 
  一名鑄光師站在王座前,那雙沾了黑塵的雪白軍靴踏在了那黑白相間的石磚上。人王一邊往王座前進一邊觀察著她,不只是腳上的軍靴,就連身上的白袍和手套都沾上了塵土。他無奈地輕嘆一口氣。
 
  「妳這樁搞的有點大啊。」人王經過鑄光師身旁,踩上了那三層階梯後來到了王座前,但他沒有坐下,反倒回過身俯視著那名金髮女人,雙手按著銀寶石拐杖讓其佇立在腳跟前。「善後費了我們很大的力氣,妳到底幹什麼去了?」
 
  鑄光師臉上浮現出不懷好意的微笑。「抓蜘蛛。」
 
  凱勒斯瞇起了雙眸,不發一語。
 
  「人王啊人王,明明我再三地告誡,但卻被你置若罔聞。如今您的都城裡面潛入了一隻蜘蛛,甚至還是蜘蛛女王的隨侍,這是多麼嚴重的失態?」鑄光師微微欠身。「但蜘蛛終究躲不過神的法眼,讓我發現了他,所以也將其捕獲並送回了天空城去。」
 
  「妳居然沒事先知會我,然後擅自在我的都市裡面抓了蜘蛛?」凱勒斯冷冷地問道。
 
  「不,應該說我在您不知道的情況下保住了這座都城,更甚者人類的存續。於情於理,您都應該感謝我啊,人王。」鑄光師站直身子,臉上依然掛著笑顏。「愚蠢的銀髮信仰是不可能滿足蜘蛛的。這維持了五百年的和平已不可能再延續,看看蜘蛛的行動,大戰終是不可避免,那倒不如由我們先發制人,掌握先機。不是嗎?」
 
  聞言,凱勒斯的手指敲著拐杖上的那枚寶石。人形的蜘蛛居然潛入了都市?但米蒂兒並沒有向自己回報這件事,信中甚至還屢屢讚美那銀髮的女王,說那個地方雖然環境不好,但仍受到了不少照顧。
 
  蜘蛛女王想打破現狀嗎?本以為在米蒂兒已取得了她的信任後,能藉此慢慢化解仇恨,使銀髮信仰這愚蠢的東西自人們心中根絕,讓這塊焦土能迎來真正的和平──這,終究是身為王的他的幻想嗎?
 
  「陛下?」
 
  凱勒斯哼了哼。「好吧,就這件事來說不得不感謝鑄光師的的鼎力相助。謝謝你們。」他抬頭望著高掛於天花板的那盞燈。「所以那蜘蛛呢?被帶往天空城了?」
 
  「是,所以這次我是來與您告別的。」鑄光師微微欠身。「人王的護衛任務暫且告一段落,但您不用擔心,賢者谷加爾會另外派幾名可靠的鑄光師來替代我的職務。」
 
  人王不耐煩地嘖了聲。「還以為可以清幽一點了,結果只是派更多人來煩我?」
 
  「別這樣說,人王陛下您可是人類的希望。有您才有現在的治世,看看稍早我捕獲的蜘蛛,這也證明了對方不得不用這種潛入的方式來應對現在的人類。這都是您的功勞啊。」她站直身子,笑道:「也許最後就真的不需要我們的護衛了。」
 
  「這種噁心的話就免了,鑄光師。」凱勒斯狐疑地瞇起了那雙銀眸。「你們到底想搞什麼?」
 
  金髮鑄光師的笑容加深,讓凱勒斯感到一陣惡寒。「蜘蛛妄圖用『潛入』這種方式想來打破平衡,但這終究是徒勞。打破平衡的不是蜘蛛,而是我們。」她一手搭在胸前,另一手伸向人王,就像在舞會上邀人共舞一樣。「這只是計畫的第一步,陛下。接下來你們生存的大陸還會陷入更為狂亂的戰火之中吧?不過相信我,這次將不再只是區區維持平衡,只要我們合作,那就是同盟的勝利!」
 
  凱勒斯沒有說話,但枕在拐杖上的手卻不自覺地抓緊了銀寶石。
 
  「然後我做為『神選之人』,必將完成神交付與我們的任務。」語畢,她將伸出去的手拉回,撫著自己的臉,仰頭大笑了起來。
 
  女人的笑聲挾帶著一絲狂氣。凱勒斯警戒的並不是眼前這人擁有的能力,而是她那幾近偏執的癲狂。無論她是否能傾聽神諭,但其所做所為真的能為神所認可嗎?鑄光師所信仰的神,真的希望用殺戮來解決這一切的紛爭嗎?
 
  凱勒斯不願、也不想花時間去細想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他用拐杖敲了敲地面。「那就快走吧,待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了吧?我接下來還有人要見,忙的很。」
 
  「唉呀,原來我耽誤了人王的行程,萬分抱歉。」她微微點頭致意,然後從白袍中拿出了一顆藍色的寶石。「那麼再見了,願永存護佑您。」
 
  隨著她把石頭往地上一拋,藍色的法陣頓時顯現。
 
  望著準備邁開步伐的女人,凱勒斯嘆了口氣。「對妳幫我揪出蜘蛛一事,我是真心地感謝。但就我們這些日子以來的合作關係,我還是希望能勸告妳一句──不要因妄執而迷失了自我,卒依絲。」
 
  金髮女子露齒而笑。
 
  「我很冷靜,也清楚現在的局勢。」卒依絲踩入了魔法陣,當身影即將被那藍色的光給完全籠罩時,她側過頭來。「所以,蜘蛛必須被消滅。」
 
  接著她那陰險的微笑隨著完全踏入法陣後,跟著那抹藍光一同消失在人王面前,徒留瑣碎的星芒。
 
  凱勒斯望著那漸漸消失的光輝,無奈地噴了鼻息。「難道米蒂兒死了?」
 
  「人王陛下!」
 
  他往門口望去,看著一名滿身黑塵,穿著皮甲的士兵跑到玉座的臺階前後單膝跪下,雙手捧上了一張略顯破舊的紙。「米蒂兒大人的通信到了。」
 
  看著那人雙手捧上來的信件,人王仍對卒依絲所說的話感到懷疑。都市外的世界都是蜘蛛的獵食範圍,極其凶險,但自米蒂兒被帶走以後,卻依然可以透過書信來與他連絡──這,難道不是蜘蛛女王釋出的善意嗎?
 
  「辛苦你了。」凱勒斯拿起柺杖,漫步走下了臺階。「待會還要有勞你再跑一趟,這次的信件十萬火急,務必要交到米蒂兒手上。」
 
 
 
 
  米蒂兒奔跑著,殘破的布靴濺起了黑塵,那跑步的韻律猶如焦急的心一般,不斷加速。
 
  她聽見了。
  即使過去從未見過,但米蒂兒知道那淒絕的叫聲是蜘蛛女王。
 
  當米蒂兒從南邊的村口跑來時,卻看見銀髮的女王跪坐在地上,而兩名手持光劍的鑄光師正步步緊逼。女王沒有反擊,反而頭低低的,看上去就像受到了什麼致命的攻勢一樣。
 
  怎麼可能?她是如此地有威嚴、強大,怎麼可能──
 
  「不可以!」米蒂兒拋開了紊亂的思緒,她大叫出聲,讓原本欲痛下殺手的鑄光師愣在原地。
 
  她衝到銀髮女王面前,張開雙手。
 
  「人類?不,妳不是銀髮人──啊啊!該死,不要亂了我們的好事,滾開,不然連妳都砍!」捲髮的鑄光師如此怒吼。
 
  「那是不可能的。」即使經過剛才的全力奔跑,但米蒂兒的呼吸卻沒有亂掉,反而仍以平穩的口氣回答:「鑄光師不可能殺害人類,我很清楚你們『制約』的內容。你們絕對不可能殺了我。」
 
  捲髮的鑄光師錯愕地瞪大雙眼。「妳怎麼會──」
 
  「妳是米蒂兒‧斯懷?」另一位藍髮的鑄光師不可置信地說:「人王眾的隊長為何會在這個地方?這是人王的命令嗎?」
 
  「這並非人王的命令,但為了人類的未來,我肩負著更為遠大的使命與責任。」米蒂兒放下了雙手,直直地盯著兩名鑄光師的眼睛。「這一位女王是希望,我無法眼睜睜地看著你們殺了她。」
 
  捲髮的鑄光師咬牙。「妳是白痴嗎?她可是蜘蛛女王──那群魔鬼的王,妳以為她是善類嗎?妳知道她在這塊土地上吃了多少人嗎?人類的潰敗,正是因為她的存在才會如此,妳不知道嗎?」
 
  米蒂兒咬牙。是啊,她怎麼會不知道跪坐在自己身後的是那些蜘蛛的王,人類一直以來仇視和恐懼的天敵呢?儘管最初對任務內容感到遲疑,甚至覺得自己被拋棄──但現在已不再這麼想了。女王也許痛恨人類,但絕不是冷酷無情。
 
  吵死了,鑄光師。
 
  「女王?」米蒂兒轉過身去,卻迎上了一雙瞪圓了的紅色眼眸。
 
  恐懼箝制了她的雙腳。
  惡寒攀上了背脊,讓米蒂兒愣在了原地。
 
  「唔哦哦哦!」
  「──唔、嗯!啊啊……」
 
  背後傳來了兩名男人的低聲哀嚎,聽上去就像是嘴巴被塞了塊破布,然後用殘忍的方式去拷問一樣,他們想叫,卻叫不出來。
 
  接著是一連串輕脆的聲響。
 
  喀啦。
  啪譏。
 
  兩副肉軀落在了地上。是從何時開始的呢?男人的哀嚎已然消弭,她只能聽見某種東西被擠壓、被折斷,還有像是潺潺水流般的流瀉聲。
 
  米蒂兒在顫抖著,但同時感嘆自己居然沒有倒下。就這樣杵在那裡,望著那原本跪坐在地上的銀髮女子緩緩站起。蜘蛛女王並不是用手撐起自己的身體,而是就像用「飛」的一樣飄了起來,然後站直。
 
  「生。」
 
  米蒂兒望著女王的臉,原本總是冷靜、面無表情的她,現在卻瞪大了眼眸,嘴裡不斷地喃喃著什麼,看上去就像是都市內那群銀髮信仰的貴族一樣,失了神智。
 
  「與死。」她又唸叨。
 
  「女──唔!」
 
  有東西抓住了她的四肢。
  而且還不夠,她們依序纏住了自己的肚子、胸部、肩膀、頸部、嘴巴──米蒂兒感覺自己全身都被某個東西給箝制住,動彈不得。
 
  想緊閉的雙眼卻不能如自己所願闔上,米蒂兒想掙扎,但內心的恐懼在被這無形的東西抓住以後好像又更為加劇。她想叫,但叫不出來;她想逃,但卻跑不了。內心中不斷地湧現出名為恐懼的情緒。
 
  感覺就像自己被人家押入水槽裡,然後去體驗那漸漸窒息的感覺般,米蒂兒受到了肉體與精神雙方的折磨。
 
  快瘋了。
 
  「生與死。」
 
  她映上了蜘蛛女王的雙眸。那瞪圓了的眼睛早已失去了過往她所見過的情感,反而像是被某個東西給操弄了一樣,銀髮女王伸出了手。
 
  尖銳的叫聲迴盪在這一片漆黑的大地之上。

 
  銀色絲線隨著吹起的風而飄盪著,蜘蛛女王仍舊屹立於此。望著那劃過黑土,流淌至自己腳指前的濃稠液體──她,止不住微笑。
 
  但內心卻又湧上那一股極為強烈的情感。
  那不是屬於她的情感,但卻盤踞在心頭久久不去。
 
  最終蜘蛛女王邁開步伐往枯木森林走去。
  金光落下。
  有個人立在她的眼前。
 
  「嘻嘻嘻,好久不見,蕾‧坎緹娜。」

 
《銀髮信仰》完



【後記】

  第一部結束了。

  其實我後來寫著寫著,前面兩部基本上就像我之前公告所說的,第一部是在講述蜘蛛,而接下來的第二部則是鑄光師。
  但並非以主視角下去描寫(所以第二部的主角依然是蕾),而是用事件的發展來向各位解說關於該勢力的種種,或是其被賦予的「任務」。

  因此,蜘蛛的部分算是結束了,第二部就會開始講鑄光師的角色,但字數同樣不多(汗)。
  而第三部雖然標語是「人王」,同時也代表人類的事,但卻會將我在前兩部埋下的伏筆揭開,因此再爆梗的中間,我也會在那裡向各位傳達人類的困境,還有凱勒斯的選擇。


  希望大家會喜歡新的蛛網──畢竟這是我以另一種方式來詮釋這個世界觀。是全新的嘗試。
  如果各位喜歡第一部,那下禮拜將會開始第二部《清淨的世界》。

  也就是鑄光師的故事。


                         -LKK 2018 . 12 . 15

LKK的新「FB粉絲團」和「原創星球」連結,歡迎加入點讚或訂閱哦 >/////<

FB粉絲團:

原創星球(尖端平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274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蛛網|織繭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蛛網:織繭...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蛛網:織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ten851229大家
畫了鍊金工房系列的Q版托托莉,有興趣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