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紅騎兵 - 10

作者:山容│2018-12-15 19:59:19│巴幣:12│人氣:108

10.

玲瓏走出帳篷,抬頭看了一下豔陽高照的天空。這是一個該下雨卻沒下雨的詭異天氣,就像她原先預料中的死期,兩者都沒有成真。她大概快把好運氣用光了,逃過這次,接下來要倒楣一輩子。

「等等!」晏風追上來,出手要拉她手臂。玲瓏迅速倒轉關節,把上臂扭到他抓不到的位置,繼續往前走。
撲空的晏風愣了一下,又追了上來。

「等等。」
玲瓏把手臂關節轉回原位,故意不看身旁的晏風。日正當中,所有人都已經清醒,投入日常事務中。他們倆人走在一起招來的目光遠多於清晨時分,晏風頓時收斂不少,至少沒再伸手要抓玲瓏了。

「你瘋了嗎?」他在玲瓏耳邊嘶聲說:「晏良不可能相信你,你這是自殺。」
「不要忘了,你和我在熱戀中,對著我做鬼臉才會害死我。」
「我們怎麼會——你到底哪根腦筋有問題?晏良知道你和爬類的關係,更別說出賣食蟲市根本不是你的作風。」晏風放輕聲音,一隻眼睛斜視玲瓏,另一隻斜眼看著前方走路。「等他逮到你的把柄,我們就玩完了。」
「我以為你跟我沒有關係。」
「不要說這種話!」

這一次晏風沒有讓玲瓏跑掉,迅速壓住她的肩膀,把她推進左近的帳篷。營門蓋住了陽光,帳篷裡頓時陷入黑暗,玲瓏只能藉著微光依稀看出晏風的輪廓。

「晏良不可能相信你。」晏風低聲強調。「你和爬類太親近了。」
「那你就是我背叛爬類的理由。」玲瓏說:「讓他知道真愛可以跨越一切,徹底改變一個人。」
「真的嗎?」晏風問。
玲瓏沒有答案。
「你能想到的藉口就只有這個?」晏風又問。
「有六把槍指著我的心臟,我能發揮的空間不多。」玲瓏說:「如果你有更好想法,應該早二十年通知我——或者說,五年前也不錯。」

晏風像被刺到一樣,放開玲瓏連退三步。

「我就知道你沒原諒我。」他說。
「我沒有怪任何人。你配合我演戲救我一命,我就已經很謝謝你了。接下來就讓我自己演完這場戲,你只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就好。」玲瓏說。
「我不會讓你冒險。你的時間不多,在我們抵達霧娜鎮之前你一定要離開!」
他很堅持的樣子,玲瓏不禁懷疑有多少是演的。新星黨的特務冷血無情,這是大家早就知道的事。
「你知道霧娜鎮?」她問。
「我知道那裡什麼都沒有,如果鯢島上有關於爬類的線索,老早就被特工通通挖出來了。他們徹底搜過這個地方,特別是能躲人的山區更是一個也沒放過。」
「看來你功課做得很徹底。」
「不要再說傻話了!看看這些東西,難道你看不出來我們的上司幫這次行動下的註腳嗎?」晏風手一拍,拍在身旁的龐大塑料箱上。那是特殊處理過的強化箱子,從振動時傳出的輕微叮鈴聲,玲瓏聽得出裡面藏著龐大的火力。像這樣的箱子排滿了帳篷,各種形狀大小應有盡有。
「你以為我們只有這一支人馬嗎?你以為姓棉的那家人怎麼敢讓寶貝兒子出來冒險?只要一找到食蟲市,特攻隊就會馬上淹沒鯢島。而如果沒找到,遭殃的人就會是你。」晏風說:「他們不值得你賣命!」
「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一定要找到食蟲市。」玲瓏斷然說:「我有一個任務,這個任務又關係到我要做的事。」
「你要做的事?」晏風問:「你想做什麼事比你的命還重要?他們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
「我和爬類的關係你不用插嘴。」

晏風氣得全身發抖。「你真是不可理喻。你以為我在乎爬類嗎?你根本不懂我在乎什麼!」
「如果你真的在乎我,那就不要插手我的事。」玲瓏用肩膀頂開晏風,往前走出帳篷。
滿嘴甜言蜜語的騙子,玲瓏才不鳥他那自以為是的關心。等到霧娜鎮,運氣好的話她會甩掉晏風和鐵手,一個人進入食蟲市和赫凱瑟會面,把蘇天刺交代的任務完成。等到完成這樁任務,她就能前往苯島去做她真正想做的事。蘇敬印和影子男,這才是重點。
還是沒要下雨的樣子。怪事。


蘇敬印和影子男。
這兩個名字在地下街裡像傳奇一樣。
據說蘇天刺就是受他們精神感召,才會把自己的姓氏改成蘇,組織萬港地下街。玲瓏不太確定廢五金回收和革命有什麼關係,不過阿墨斯和蒙醫生都這麼說,她也就姑且信之。

蘇敬印和影子男。根據阿墨斯的說法,他們兩個在五十年前躲過公民國的視線,私下將機械帝國的秘寶運到苯島銷毀。蘇敬印出身舊廣南區,就在萬港市西南邊一點點。他們一家老小因為某個神秘的理由加入這次行動,成功阻止公民國開啟智庫電腦。那是邪惡的機械帝國末代,當權者用戰爭、疫病、排放汙染等等手段,屠殺無數的百姓,建造而成的超級電腦。機械帝國崩毀之後,智庫電腦的存在成為禁忌。

蘇敬印一家做的事曝光之後,意圖開啟禁忌的公民國遭到世界各國譴責,只好灰頭土臉公開道歉。當然也講了不少是因為時勢所逼,為了百姓之類的苦衷。蘇敬印只顧自身名聲,不管鄉親父老的立場真是可惡云云。

但人們卻開始讚賞蘇敬印,把他視為對抗公民國特務的象徵。結果可想而知,這讓公民國政府高層更加痛恨這號人物。在黨國史料中,他是罪大惡極,阻礙進步的叛亂份子。
玲瓏問過阿墨斯蘇敬印到底做了什麼事?

「為什麼這樣問?」阿墨斯反問。
「我知道他做了一些事,可是到底是什麼事?」玲瓏說:「比如說,他到底銷毀了什麼?又是怎麼辦到的?」

阿墨斯看著玲瓏想了好一陣子才又開口說話。「電池。有種巨大的電池,可以供應公民國的武力源源不絕,就像列島艦隊一樣。只打敗列島艦隊,公民國稱霸世界的野心就能實現了。」
「如果是巨大的電池,蘇敬印怎麼有辦法只靠一艘小船就把東西送到本島?」玲瓏追問道。
「傻女孩,就是因為不可能,所以才叫傳說呀!不說了,我好像聽見工班集合的哨聲了,明天早上見——你們這些傢伙要吃到什麼時候?出門上工了!」

玲瓏噘起嘴巴,目送阿墨斯嘴急匆匆離去,掛在脖子上的鐵哨子左右搖晃,映出片片閃光。雖然說阿墨斯吹牛是常態,不過這次也太誇張了。其他的工人扛起工具箱,哼哼哈哈跟在他後面,義肢擺動時發出的金屬嘎滋聲,悠悠迴盪在灰暗的地下街。

薇薇麗捏了玲瓏的鼻子一下,意味深長地向她眨眨眼。通常這是玲瓏做了什麼好事才會收到的表情,今天薇薇麗特別大方。

比起阿墨斯語焉不詳,蒙醫生就有條理多了。


「我是不知道蘇敬印有沒有毀掉機械帝國的祕寶,但是道爾頓這個人我倒是很熟。」
「誰?」
除了阿墨斯之外,玲瓏還是第一次聽見這樣的怪名字。

「哈哈,你沒聽過也是正常的。他是一個外國醫生,也就是他們在講的影子男。他在發瘋之前待過繁星國際醫療公司,寫過不少論文,到現在都還有人會引用他的資料。」
「繁星國際醫療?公司?」玲瓏看著蒙醫生,像他這樣一身破爛的樣子,實在看不出跟光鮮亮麗的公司有什麼關係。餐廳裡都是剛下哨的夜貓子,玲瓏早就算好時間了。阿墨斯能用上工當藉口逃走,老是陪著夜班人員吃早餐的蒙醫生可不行。鬚髮雜亂的蒙醫生用筷子末端去搔太陽穴,像要把什麼答案從記憶深處挖出來一樣。
「小玲瓏,薇薇麗今天沒有功課給你嗎?」蒙醫生問。
「沒有,今天是你的時間。」玲瓏提醒他說:「還記得你說要幫我看腳嗎?薇薇麗說我可以自己吃早餐,之後直接去你的地方。」
「對,沒錯,你的腳,等一下記得到診間報到。」醫師說:「至於你的問題嘛……」
「我的問題怎樣?」
「剛好和你的腳有關。」
「我的腳?」
「你可以順利換到義肢,在一百年前,很多手腳殘缺的人可沒有你那麼幸運。他們要是生病截肢,就只能一輩子斷手斷腳過日子。」蒙醫生說。
「為什麼他們不裝義肢?一百年前沒有義肢嗎?」玲瓏睜大眼睛問。
「有,只不過很貴。更慘的是銹骨病的病人如果復發,就會從裝上義肢的地方開始腐爛,到時候整個更換手腳的過程又要通通重來一遍。你想有多少人有閒錢和身體玩這一套?」

這麼說倒也是。玲瓏抓抓頭,腦子裡的疑問一點也沒減少。

「不過後來繁星醫療積極投入這個項目,開發出能和人體結合的機體端點。這東西能接在你的斷枝末稍,連結義肢和肉體,然後在發展成神經元結合的微系統。最後,就會變成那樣。」
蒙醫生指著一個路過的工人,他脖子上和其他人一樣掛著面罩,排線越過肩膀鑽進後領口。他用來摀住大哈欠的手是銀灰色的。

「道爾頓是機體端點的研究人員,我得說那時候他參加過的計劃還真不少。」蒙醫生繼續把故事說下去。「根據月眼治療計畫中的發現,長期持續微量的電擊可以抑制銹骨病。機體端點結合電氧系統,找到兼顧醫療效果和義肢動力的完美解方。當然以今天的角度來看,這些都算不上新聞。後來繁星醫療倒閉,技術開放流通,就慢慢變成今天這樣,大家人手一支鐵拳。」
玲瓏得說她印象深刻。「這些全是影子男一個人做的嗎?」
「當然不是,他只是研究團隊其中一人而已。只不過他多做了一些事,在公民國聲名大噪而已。」
「他做了什麼事?」玲瓏問。
「我也很想知道。只可惜新星黨特別擅長做傻事,這個應該會很精采的故事,被他們攪成一團糨糊,沒人說得清了。」蒙醫生嘆了口氣。「也怪我們的父母太傻,不知道在第一時間保存第一手消息。現在我們這些傻瓜後代想查也沒辦法啦!」

玲瓏有些失望,她原本以為醫生能說得更清楚。如今阿墨斯留下的空白,反倒多了一大串她聽不懂的名詞解釋。

「今天怎麼會突然對歷史有興趣?」蒙醫生問。
「沒有,只是……」玲瓏舔舔嘴唇,壓低聲音說:「是那個姊姊。」
「那個姊姊?」
「對呀,送到醫生那邊的姊姊。」
蒙醫生皺起眉頭。「你說的該不會是那對列島來的情侶吧?」
「他們是列島來的?列島艦隊?」玲瓏睜大眼睛。蒙醫生咬了一下嘴唇,顯然很後悔說溜嘴。
「不准把事情說出去,知道嗎?」他說:「他們是老大的客人,要是給其他人知道他們來自哪裡,會有很多問題的。」

玲瓏相信他。工班裡的工人每個說起列島艦隊都是咬牙切齒,談論殺父仇人的口氣。如今地下街裡居然來了兩個列島的客人,實在是太刺激了!

「你和她說到話了?」蒙醫生又問。
玲瓏點點頭。「她問我知不知道蘇敬印是怎麼一回事。」
「問你?」蒙醫生皺起眉頭。「為什麼要問你?」

玲瓏也不知道。她昨天撞見他們的時候,那個姊姊的男朋友躺在床上,歪著頭想坐起來看她。他好像認識玲瓏,可是又叫不出個所以然,就這樣傻傻地看著。那個姊姊一發現事情不對勁,立刻把玲瓏推出病房,小聲但嚴厲地問她知不知道蘇敬印這個名字。

玲瓏說不,可是那個姊姊似乎不信。好在薇薇麗及時出現,解了玲瓏的圍。薇薇麗很不滿陌生人的口氣,玲瓏則是對她的問題感到困惑又好奇。誰是蘇敬印?他和爬類一樣,住在一個神祕、不為人知的城市嗎?醫生端起餐盤,用筷子把糊成一團的食物掃進嘴裡,用力大嚼特嚼。

「時間不多,我該去診間整理病歷。」他一邊吞一邊擠出空隙說話。「如果你真的這麼好奇他們兩個的事,我建議你直接去找老大。他有的是第一手消息,會比我說的還清楚。不要忘記看診時間,回頭見。」

醫生帶著餐盤離開,留玲瓏一個人坐在桌邊。熟悉的窸窣聲從腳邊傳來,玲瓏往下一看,以為會看見薇薇麗的長臉。但來的人不是薇薇麗,而是晏風。他面帶微笑,刷的一聲從地上跳起來,接收醫生剛才的座位,和玲瓏正對面。

「你又來啦?」玲瓏說:「昨天晚上順利嗎?」
「地下街平安無事,又度過了和平的一天。」晏風說:「你呢?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玲瓏舉起手,讓他聞醫生開給她的藥膏有多恐怖。

「老天啊!這比猴子的內褲還臭!」晏風高聲驚呼:「你晚上塗這東西睡覺嗎?」
「當然,醫生說要讓我的皮膚轉變成適合移植的環境,在手術前一定要天天擦藥。」玲瓏說:「你沒塗過嗎?」
「我換腳之前有一小段時間,是處於昏迷的狀態。」晏風對她微笑。「你什麼時候動手術?」
「下星期二。」
晏風扳起手指算了一下。「還有四天,你只要再忍受三個晚上就行了。在那之前,你吃飯都要夾著鼻子吧?」
「你該聞聞看我的腳,我現在上廁所都覺得身處花園秘境。」
「小心花園裡有蟲!」
「不要傻了。對了,你剛剛說的是什麼內褲?」玲瓏問:「為什麼是猴子?」
「你沒聽過這句話嗎?」晏風眨眨眼睛。「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你沒那麼落伍才對。」
「我要學新髒話,要其他人從上面帶回來才行。不過你不用管這個,快點跟我解釋,為什麼是猴子屁股?」
「因為新上任的秘書長呀!」晏風壓低聲音說:「我們多了一個侯秘書長,大家都說這隻胖猴子內褲裡藏的花樣比糞坑還要臭。」
「你們的創意愈來愈豐富了。」玲瓏格格笑。
「我生活辛苦,被夾在職場和生活中間,嘲笑秘書長大人是我唯一的調劑。」晏風對她吐舌頭,露出甜甜的笑。「先別說這些了,我上次開給你的功課呢?」
「功課?你要現在問我功課?」玲瓏眨眨眼,視線掃過他的黑眼圈。因為電氧供給分配的緣故,餐廳向來不是地下街最明亮的地方。但昏暗的燈光也夠玲瓏把晏風臉上的疲憊看得一清二楚了。

「你擔心我?」晏風問。
「你不是剛下夜哨嗎?」玲瓏說:「如果你不趕快去休息,等午休時間一結束,你又要準備出勤了。」
「我們出勤的人力是由蘇老大調配,我不用替他煩惱。畢竟,從沒聽過他安排的人力出問題,所以你也不用替他擔心。不得不說他的能力真的很強,說不定比機械帝國的電腦還強。」晏風說:「我還有三四個小時能用,你只管告訴我功課的答案。」

既然他堅持,玲瓏也只好配合了。反正時間多,正好可以和他把話說一說。

「如果我有了腳,我要先繞著地下街跑三圈。」她說。
「就這樣?」
「當然不是。等跑完三圈之後,我還要去探險。你知道地下街南邊有條崩塌的通道嗎?那其實是一道門,用落石遮起來而已。薇薇麗告訴我只要沿著通道一直走,就能一直走到食蟲市。」
「真的?」
「我要去食蟲市拜訪,和傳說中的赫凱瑟喝茶。我聽說她很厲害,是公民國選賞金額最高的通緝犯。然後,我要到西邊去,我聽說礦山區那裡有好多好多蟲,還有很多刺激的坑道能夠探險。有爬類教我的——」
「等等、等等!」晏風打斷她說話。「你說你要到西邊的礦山區?」
「沒錯。」玲瓏點頭說:「而且那裡比較溫暖,薇薇麗也會喜歡的。」
「你在公民國裡最有錢的萬港區長大,卻想要搬到最窮的礦山區?」晏風乾笑兩聲。「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
「我喜歡礦山區。而且不要忘記,你說過功課沒有標準答案。」
「我的確說過,但也要你的答案沒有太誇張才行呀!」
「想去什麼地方是我的自由。我喜歡礦山區,而且我研究過了,如果去那邊探路順遂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幫老大帶一個工班過去開墾。這樣一來我們就有回收廠和挖礦業,工人也會愈來愈多,你不覺得這樣很棒嗎?」玲瓏固執地說:「而且不要光笑我,你一定也有想去什麼地方,可是其他人都不喜歡。」
「你說話的口氣讓我想到我弟弟。你一定猜不到,他最大的心願是加入新星黨。」
「真的假的?」
「很誇張吧?好手好腳的,居然想當公務員。」

晏風的笑變得有點僵硬,玲瓏看得出來,他其實很擔心弟弟的選擇,微笑蓋不過他的憂慮。

「別擔心你弟弟,薇薇麗說過我們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去任何地方。」玲瓏說:「放心吧,不管最後決定去哪裡,我們都會好好過日子。」
「你真樂觀。如果我有你一半樂觀,說不定就不會天天失眠了。」
「你天天失眠?」
晏風把腳往桌邊一跨,把義肢亮給玲瓏看,算是回答了問題。「你是個幸運的小傢伙,有蒙醫生幫你處理雙腳。我們這些人就不一樣了,要拚上老命才換得到這雙腳。」

玲瓏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你弟弟也有義肢嗎?」
「我幫他換了一隻右手,他現在也在工作存錢,我們很快就能把債還清了。」晏風的話中充滿憧憬。「我們把債還清之後,我答應過他要一起去跑船。我們可以離開公民國,去海外的世界看一看。」
「你想去哪裡呀?」玲瓏問。
晏風愣了一下。「不知道,也許到海牙去?」
「我聽說那裡已經是廢墟囉。」
「這樣喔……」晏風抓抓頭。「沒關係,世界這麼大,總會有個地方給我們去。萬港有這麼多港口和船,總會有艘船讓我們離開吧!」
「一定會有的。」玲瓏肯定地說。
「你呢?」晏風問:「要一起來嗎?」
「我嗎?」
「對呀,不要去無聊的礦山區,跟我們一起出海。」
「剛才說不喜歡我去礦山區,真正的目的是要邀我出海嗎?」玲瓏問。

晏風哈哈笑。「我剛才聽到你跟醫生說什麼男朋友、女朋友的,還以為你會期待和人一起出海,來場浪漫的海洋探險呢!」
「我才沒有,剛剛我和醫生是在說那兩個客人。」玲瓏小心地把敏感的字詞避開。「他們好可憐,從外島流浪到萬港來,好在蘇老大好心收留他們,否則就要露宿街頭了。」
「聽起來和我的經歷真像,不知道有多少是真的。」晏風吐吐舌頭。「照我說,地下街收留的人實在太多啦。」
「這不是好事嗎?」
「你可能不知道,有些不好的人一直想接近蘇老大。我們每次出勤到上頭去,阿墨斯都要嘮嘮叨叨好一陣子。」晏風說:「有些人來這裡,可不是純粹想吃飯睡覺而已。」
「我當然知道這件事,你以為我第一天住地下街嗎?」玲瓏說。
「當然不是,小玲瓏最聰明了。只不過有些女生會裝可憐,欺騙別人的好心腸。」晏風嘆了口氣。「不要看我這樣,我來地下街之前,還真的吃過幾次女孩子的虧。」

玲瓏想到他被女生欺騙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怎麼了?像其他人說的一樣,被騙財騙色嗎?」
「我哪有財給人騙?」晏風說:「不過說到騙色,你真的懂是怎麼一回事嗎?」
玲瓏考慮了一下,決定搖搖頭說不知道。
「那這個話題我最好打住。」晏風苦笑。「我得走了,下次見。我會幫蘇老大注意新來的人,你要是有聽見什麼風聲別忘了告訴我。」
晏風匆匆溜走,另一陣窸窣聲從玲瓏背後迅速靠近。玲瓏把頭往後歪,看見正牌的爬類保母立起身體。

誰?
「只是一個新來的工人。」玲瓏說:「我上課要遲到了嗎?」
沒有。

事後想想,其實沒有這個手勢很微妙。玲瓏學爬類的手語學到現在,知道這個手勢有很重的否定意味。薇薇麗可能在說玲瓏時間充裕,不需要擔心遲到的問題。也有可能是表達她對晏風的觀感,認為這個人接近認識沒有好處。
薇薇麗向來都是對的,這次也不例外。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274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小說|科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紅騎兵 - 9... 後一篇:紅騎兵 - 1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