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紅騎兵 - 9

作者:山容│2018-12-14 23:13:34│巴幣:2│人氣:96

9.

「醒醒。」
玲瓏睜開眼睛,指關節隨即喀擦一聲,預備揮拳。
「不用這麼緊張。」晏風往後退回椅子上,看來他的腳上的子彈已經處理掉了。
「現在是什麼時間?」玲瓏問。
「公民國標準時間四時四十七分。」晏風瞄了腕錶一眼。「天才剛亮,我把透氣孔打開了,你要深呼吸一下嗎?」

經過一整夜的消耗,她確實需要一點深呼吸,否則恐怕連這塊滑皮墊都沒有辦法離開。玲瓏撐起身體,把面罩蓋在臉上深呼吸兩次。電氧通過面罩進入線路,從口鼻到肩膀上的排線,再注入四肢的電池裡。微微的熱量在轉換時溢散,玲瓏四肢熱了起來,關節恢復緊實。

「我提前叫你起來,以免其他人預熱機械時把附近的電氧吸光。」晏風說:「你可能也發現了,我們這一行騎的全都是輪機車,很吃電氧供給。每次紮營過後,我總覺得我們好像都把土地吸乾了。」
他呵呵笑,大概是新學的笑話,玲瓏沒有回應,晏風只好拿起面罩蓋在臉上,好一段時間兩人相對無語。兩人像祈禱一樣,用雙掌把面罩緊壓在臉上,吸著維繫肢體活動的寶貴氣息。

「你們用什麼簡化水?」良久後,玲瓏問:「簡水機?」
「簡水藥片。野外標準配套,比簡水機方便,簡化過的清水也比較少金屬味。」晏風回答說:「只不過這附近的水污染度更高,一壺水得用兩片才行。」
「你們用哪一種?」
「標配九號,去年新出的產品。」晏風從上衣背心的口袋拿出一個小鐵盒,打開亮出黑色的藥片。「能把水裡的毒粒子吸得乾乾淨淨,毒素淡化得更徹底。你呢?」
「我還在用標配七號。」玲瓏說:「我沒有人手幫忙,速度有時勝過一切。」
「糧食呢?該不會也是粗派吧?」晏風問。
玲瓏搖頭。「我帶營養包,負重重一點,不過吃的時候心情會比較好。」
「真希望的我的營養包也能報公帳。」晏風兩手一攤,身體向後仰靠在椅背上。「如果能帶著雞籠上路不知道該有多好。為了追上你,我不知道有多久沒好好吃一顆蛋了。或者說,吃一顆真正的蛋。」
「我比較喜歡蔬菜的味道。」玲瓏說。
「所以你的補給裡沒有雞蛋口味的營養包?」晏風挑起眉毛。「試著騙我看看,說不定我會心動,被你騙去幫忙拿回拓荒車和裝備。」
「我的拓荒車感應器在鐵手身上,大腿裡裝了炸彈。」玲瓏搖搖頭說:「而且我說了,我比較喜歡蔬菜的味道,其他容易變質的口味我都沒帶。」

「蔬菜口味也是會變質的。」晏風抓了兩下頭髮,沙沙聲勾起玲瓏的回憶。在回憶裡,他更像個舞者而非工人,和地下街裡的人們格格不入,只不過他藏得很好。現在他穿著俗氣老舊的迷彩衣褲,身上只有灰黃綠三種色調,整個人看起來就是個新星黨特務。從膝蓋往下,整根脛骨到腳踝的義肢,是他為了混進地下街的偽裝和獎勵。他成功騙到玲瓏和多數人的同情心,回收工廠總是需要走投無路的工人,地下街對格格不入的人向來特別歡迎。

「你的腳會痛嗎?」玲瓏忍不住開口問。
「腳?不會,我沒有——喔,你問的不是這個。」晏風拿下面罩,嘴唇又抿了起來。
「還會痛嗎?」玲瓏問。
「實話實說,會。」他用拳頭敲了膝蓋兩下。「如果沒有意外,再過幾年,我就會因為早晨起床時痛不欲生而舉槍自盡。」

這是他早起的原因嗎?玲瓏知道不少偏方能紓解義肢手術留下的痛苦,其中一個就是早睡早起,在冰冷的清晨動手施虐之前,吸足電氧麻痺關節神經。玲瓏的手術是蒙醫生在地下街的無菌室裡幫她完成,整個過程耗盡大筆心力確保萬無一失。但晏風不是,為了擠進地下街的窄門,他拿到義肢的過程想必混亂又恐怖,留下的後遺症自然加倍嚴重。

這是他的報應。玲瓏冷酷地想,希望他痛到大小便失禁,像新星黨仇視的爬類一樣,下半生只能靠爬行移動。這會是他傷害薇薇麗最完美的處罰。晏風皺著臉,瞪著帳蓬上緣的通氣孔發呆。外面變吵了,營地裡的人開始動起來,新的一天展開了。


「報告!」呼喊聲傳進帳蓬,通氣孔前多了一雙眼睛。
「誰?」晏風懶洋洋地問。
「微風先生,鐵手先生希望你和玲瓏小姐準備好之後,立刻到主官帳報到。」
「我知道了,你告訴他我馬上過去。」晏風說。
「報告完畢!」
傳令兵離開了,晏風從滑皮椅上站起來。

「你的代號是微風?」玲瓏問。
「他們要我在鐵腳和清風之間選一個。」晏風吐吐舌頭。「不過我運氣好,猶豫三天之後上一任微風剛好掛得夠久,空缺開出來了。」
「好狗運。」玲瓏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你,不過我想的確是。」晏風伸出手。「一起過去吧!」

玲瓏沒有握他的手,自己站起來走出帳蓬,並假裝沒注意到他失望的樣子。帳篷外的世界還罩在一層薄霧裡。如果今天沒有下雨,陽光卻決定晚一點再露臉,霧氣會待得更久。已經有好幾天沒有雨水落下,這和鯢島的常態不同。玲瓏預計今天會下雨,時間落在黃昏左右,等陽光穿透霧霾,激起更多水氣向上聚集。薇薇麗那時是用一杯水加上蓋子,向她解釋這個循環的過程。

「怎麼了?」晏風問:「想到什麼事站著不走?」
「沒事。」玲瓏說:「要往哪邊走?」
「這邊,不過離開的方向在那裡。」
玲瓏沒理他。想想其實挺令人生氣的,這傢伙知道玲瓏面對事情會有哪些反應,卻偏偏挑了一個她最恨的痛處踩上去。這就是你信任投身公部門的傢伙最後會有的下場,他們幫一個龐大嚇人的組織工作,做任何事總是以其他人的意志為優先。

身處在敵營裡,看得要比從遠方用監控鏡頭瞎猜清楚多了。
玲瓏猜得沒錯,但也不全然正確。她原先預計的二十人要再往上調一點,約莫三十人左右,昨天分散出去搜索的小組都回來了,輪機車混雜著拓荒車在營地裡排成長長一列。再細究下去,就會發現這支隊伍和玲瓏所想的完全不同;她原先以為只是單純的追蹤,但如今看清楚他們攜帶的大量火力,顯然目的不只如此。玲瓏相當不安,走在她身邊的晏風也不打算解釋,表情木然地稍稍領先她,帶著她走向主官的帳篷。其他路過的人沒有露出親善的笑容;有幾個人向晏風行簡單的舉手禮,但更多人是滿懷警戒躲開。一群男人中突然出現異類,向來就是這種結果。

這隊伍的規模絕對不只追蹤而已,玲瓏敢說鐵手帶隊找到食蟲市之後,下一步絕對不是親善和談。想到他們可能失控,藏在冷眼後的野火燒起來,玲瓏不寒而慄。這真的非常不妙。她落進鐵手的掌握,這下要煩惱的事又多了一項。

位於營地中心的主官帳篷乍看之下和其他帳篷沒有什麼不同,頂多就是尺寸稍微大了一點。當然鐵手不會睡在這裡面,主官帳篷真正的用處是提供公共集合的場所,讓小組幹部有固定的地方可以向領導人報告營區裡的大小事。玲瓏認出站在主官帳前面的守衛,是昨天跟在鐵手身旁的六個護衛之一,陰沉的眼神和鐵手如出一轍。

「我們要見鐵手。」晏風對守衛說,外貌乖戾的守衛認出他和玲瓏,往旁邊退開一步讓出營門。
「鐵手先生和另外兩位先生,已經在裡面等你們了。」守衛說道,他的聲音比玲瓏想像的還要稚嫩。
「我知道了。」晏風撥開滑皮營門,側身讓玲瓏先過。玲瓏沒有拒絕,假裝不在意守衛的年紀,踏進主官帳裡。裡面有三個人正等著,玲瓏認得出鐵手,正死死瞪著踏進帳篷的她。這種宣示主權的瞪視直截了當,省了玲瓏猜他今天心情好壞的功夫。

另外兩個特務分別站在燈光兩旁,微黃的光線只照亮他們一邊的臉。其中一個脖子上掛著簡便式的面罩,沒有排線連接脊椎,一個不需要義肢的幸運兒。另一個傢伙雙手俯在摺疊桌的桌緣上,黑色眼罩蓋住他的左眼窩,突出短袖上衣的肌肉令人反胃。他們身上的服裝和晏風幾乎沒有不同,也許更整潔一點,比較不像耗損多年的堪用品。他們站立在鐵手身邊,對玲瓏投去審視的眼光。

「兩位先生,這位就是我的線人,玲瓏小姐。」鐵手歪著嘴巴說:「玲瓏小姐,見過虎眼和穿楊。」
「叫虎眼叫得這麼生疏做什麼?」傲慢的幸運兒往前一步,英俊臉孔像鍍了金一般。「小姐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叫我小棉。」
玲瓏知道這個姓,在公民國的首都,冠著這個姓氏的人據說能夠呼風喚雨,想見秘書長連事先預約都不需要。
「我想重點不是稱謂,而是我們要進行的事。」被鐵手稱作穿楊的人開口說道。他的外貌比起帳篷中的所有人都要滄桑許多,說話帶著一絲不耐。「我們的補給雖然還不到吃緊的地步,可是跟丟爬類,待在這裡乾耗可不在計畫裡。昨天說這個小女孩可以帶我們找到食蟲市,她要怎麼證明?」
「老穿楊的耐性愈來愈差啦!」虎眼說:「你儘管放心,就算找到食蟲市的時候只剩一天存糧,我的攻堅小組還是能夠及時殺進去,烤一桌熱騰騰的蜥蜴肉招待所有隊員。」

他拋給玲瓏一個微笑,玲瓏忍著不說話。其他人都笑了,包括笑容有些僵硬的穿楊。

「我的任務是確保所有人吃飽,有子彈上場打仗。」他說:「如果鐵手這次帶回來的情報夠大條,我的工作壓力會小一點。」
「穿楊,這你就錯了。」鐵手說:「這條情報不是我追的,是微風帶回來的。」
「微風?」虎眼把視線投到晏風身上。「你果然處處是驚喜,難怪鐵手堅持要你跟著出任務。」
「你養這條線多久了?」穿楊問。
晏風清了清喉嚨。「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認為,我手上這條線應該繼續養下去。」
「為什麼?」虎眼皺起眉頭。「有新情報不用,難道我得回頭繼續榨那個怪胎嗎?」
「虎眼說得有道理,我也認為那個怪胎嘴裡榨不出東西了。」穿楊附和說:「有新情報說不定可以幫我們取得突破。我想這也是鐵手要微風把她帶來開會的用意吧?」
「沒錯。」鐵手說:「我們照著怪胎說的話追到這裡,停步就太傻了。史梅莉意外出現,表示訊息是正確的。」

玲瓏不動聲色把這個情報記在心裡。他們不是為了史梅莉來的,那目標又會是誰?

「可是動用到她,爬類一定會發現情況不對。」晏風說:「如果她加入行動,說不定會造成反效果,讓身分曝光。我認為讓她離開,想辦法回到史梅莉身邊,繼續跟監才是正確的。」
「太花時間了。」虎眼哼了一聲。「我們可不是賦閒無事,就能拋下萬港的任務跑到鯢島吟風賞月。」
「要是心急搞砸任務,我先前的心血就白費了。」晏風氣憤地對虎眼說:「這是我細心經營的情報,不是給你打著玩的模擬彈。」
鐵手沒有介入,穿楊也一樣。面對一下子突然高漲的緊繃氣氛,虎眼的反應只有一張慵懶的笑臉。

「我相信你確實苦心經營,畢竟帶給我們驚喜是你的專長。只是我認為,有時候我們也該尊重一下女士的意見。」他把視線往玲瓏投去。「與其我們僵持不下,不如讓第一線的人員說說話,讓她評估手裡的情報對我們有沒有幫助。」
他如果繼續對玲瓏笑下去,玲瓏會拔腿逃跑,到時就無所謂評估不評估了。蘇老大說過,這種動不動就對人笑,違背教養和天性的貴族男人絕對不能信任。
「我只知道一個大概。」她說:「不是百分之百精準,但絕對可信。」

玲瓏走到大桌子旁,正如她所料,那不只是一張桌子,還是一塊龐大的擬真地圖。紅綠藍三色光影構成鯢島的地貌,一條突兀的黃線從港區出發,繞過北方的盆地再向東南切入泥岩山。鐵手的隊伍不走南方的沙灘,反而刻意繞道多山的北邊,行腳幾乎和玲瓏選擇的路線重疊。
玲瓏要自己別驚慌,伸出手指著地圖上的黃點。

「我們現在人在這裡,傳聞中食蟲市的所在。」她說:「但這是錯誤情報。」
「錯在哪裡?」穿楊問:「我的線人跟我保證這條路線是對的,我們抓到的怪胎也說了同樣的話。」
「爬類很聰明,而且不信任人類。」玲瓏說:「依他們的邏輯,只有敵人才會想找食蟲市,而朋友不在乎食蟲市存在與否。他們靠著這一招撐過了新星黨幾十年的搜索,你不得不承認他們是對的。」
「欲欺敵,先瞞內,的確是牠們的作風。」虎眼站在桌邊,負手垂眼看著地圖。「所以呢?你覺得他們佈這條線的用意是什麼?」
「蛇男守在這裡。」玲瓏吞了一下口水,把手指從末端的黃點,移到蛇男的駐紮地,那裡有個小一點的黃點,旁邊用黃字標記著『捕獲怪胎』四個小字。「照他說的,他在幫爬類注意靠近的人類。」
「戴尼爾養的狗。」虎眼說。

「戴尼爾是爬類,他們認定人類隨時會背叛夥伴。」而事實證明他對的。玲瓏把惱人的想法甩開,繼續往下說:「蛇男拿到的是假消息,一旦有人想找食蟲市,他就會給他們錯誤的訊息,引人到這片什麼都沒有的荒野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這一趟白跑了?」穿楊瞪大僅存的右眼。「那你又是來這裡跟我們屁什麼?」
「我接近史梅莉夠久,知道怎麼從他們的謊言裡推出事實。因為一樁交易,我有機會能夠在有條件的情況下靠近食蟲市,這也讓我看穿了爬類的心機。」
「什麼交易?」穿楊問。
「這不是重點。」玲瓏說:「這是我和史梅莉的交換條件。如果你們行動失敗,我還要靠著這個把柄,回去史梅莉身邊繼續埋伏。」

如果這句話還能不刺傷他們的自尊,玲瓏就得開始攻擊他們的男性性徵了。和這些刀口舔血的間諜打交道,溫和的言詞絕不會加分。他們太習慣侵略和攻擊,違背這些習慣的人事物,只會被他們當作不可信任的阻礙。玲瓏要設下障礙,才有辦法激起他們的鬥志,騙他們探問更多。

鐵手冷笑兩聲。「你覺得我們會失敗?」
「機率很大。」玲瓏說:「畢竟有很多新星黨的高階特務都失敗過,再加上你們幾個我也不意外。」
穿楊哼了一聲。
「我倒是很好奇玲瓏小姐和史梅莉之間,有什麼交易不能讓我們知道。」虎眼說:「你的特務在這裡,就算說出來對你的任務也沒有損失吧?」
玲瓏把視線往晏風投去,他正抿著嘴唇,握著拳頭裝出氣憤的樣子。

「畢竟,這是黨的任務。」虎眼說:「你我都是黨的一份子不是嗎?把你的情報貢獻給我們吧,說不定我們之中,將來會有人用上。」
「他是我的線人——」
「如果她堅持保密,我們也不用強迫她。」鐵手打斷晏風說話,不知道是故意讓他難堪,還是終於玩夠了。「讓她留一步棋沒有壞處,我相信微風之後會把事情處理好。」

特務們的視線瞥向晏風,又回到鐵手身上。

「隊長都這麼說了。」虎眼聳聳肩。「玲瓏小姐,你繼續吧!」
真的?沒有人要先把面紅耳赤的晏風扶下去嗎?玲瓏配合演出,假裝沒看見這些男人幼稚的交鋒。
「我要說的重點是,史梅莉信任我,要我配合她進行交易,卻同樣把我帶到這裡來。不過比起模糊的提示,她多說了一個條件——我得把拓荒車留在原地。」
玲瓏把手掌張開,做出抓取的動作把整個地圖壓縮。虛擬的鯢島局部迅速縮小,顯示的幅員擴大到整座小島。從海域到山嶺,整座島都在這裡了,用虛擬的電子線條呈現。

「就一個無人島而言,鯢島的地勢稱不上破碎險惡,如果是連拓荒車都沒辦法通過的地方,那範圍又更小了。他們是冷血動物,高山的低溫會殺死他們,所以我們可以淘汰那些高山,再篩選掉不適合建立隱密據點的地方。」
她的手指在鯢島的高山上做了三個記號。

「然後,根據我推測的距離,再刪掉一些選項。」玲瓏點了地圖第二次,抹掉兩個閃爍的黃點。「這樣一來,可能性只有一個。」
最後一個黃點在地圖上一閃一滅。穿楊走回桌邊,用雙手做出類似開門的動作,玲瓏做的記號點周圍的地貌立刻放大,拉近觀察的距離。玲瓏留下的那個點不多不少,距離他們所在的泥岩山只有幾天的路程。

「原來我們一直在找的東西,就在我們伸手就可以碰到的地方。」虎眼看著地圖說。
「峽谷、河流,對外出口隱蔽。」穿楊說:「這就是爬類的秘密基地?」
「要到這裡,得橫跨一連串的溪流和溪谷,帶著拓荒車只是累贅。」玲瓏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爬類一定有方法可以快速通過這些障礙,一口氣進入山區間的谷地。」
「所以他們這麼多年來放消息,說他們利用人類留下的舊城市建立根據地的傳言是假的囉?」虎眼問。
「沒錯,但也有錯。」玲瓏回答。
「怎麼說?」
「他們沒有說謊,不然你們一定會知道。」玲瓏說,想看看這句話能引來怎樣的回應。新星黨表面光明,不過大家都知道想維持這樣的形象,私底下要有多少凶神惡煞出力。他們的特務對她隱晦的指控,一點反應也沒有。

「他們屈服了,所以呢?」虎眼說:「他們意志不堅,錯也不在我們身上。」
「但是他們屈服之後,說的實話未必全真。」玲瓏說:「他們的確利用了人類留下的舊城市,只不過他們不是利用過去鯢島上的人口中心,而是某座山野裡的小城。」
「你有證據嗎?」穿楊追問。
「有。」
玲瓏拍了一下大腿,解除工具箱的封鎖,拿出珍藏的紙本地圖。特務們的視線沒有一刻偏移,彷彿要看穿她整個人一樣。

「這是什麼?」虎眼問:「哪戶人家的古董嗎?」
「是史梅莉交給我的地圖。」玲瓏說:「這是舊的鯢島地圖,雖然比起你們的擬真地圖,精確度要打個幾折,但是這上面多了你們蒐集不到的資訊。」
她把地圖攤在擬真地圖上,兩者相較之下,她的紙地圖顯得更破更小了。不過沒關係,上面有個紅點,是這些特務不敢忽視的重點。

「看到了嗎?在這裡。」玲瓏指著地圖說。
「霧娜鎮。」鐵手露齒而笑。「我知道這個地方,媽的狗異種,我們搜了鯢島那麼多次,結果這些傢伙躲在這裡。」

和興高采烈的鐵手,或是恍然大悟的穿楊和虎眼不同,晏風沒有說話,站得遠遠的,好像這一切都和他無關。他自立於桌邊的討論之外,好像玲瓏帶來的震撼情報和他無關。

「隊長知道霧娜鎮?」虎眼問:「為什麼任務會報上沒有報告這則訊息?」
「任務會報可不包括未知的消息。」穿楊說:「這不是我的錯,我的線人把所有的消息都給我了,我也沒有任何隱瞞。我一直到今天才知道還有霧娜鎮這個地點!」
「沒差,反正現在我們知道了。」鐵手懶洋洋地說。他的金屬手掌平順無聲地滑動,握成一記緊實地拳頭。虎眼和穿楊緞看得的臉色依然難看,但是兩人都沒再多說什麼。

「現在,誰要把霧娜鎮的情報補充下去?」鐵手問。
「霧娜鎮位於背走山脈的西南邊谷地,周圍有老澇溪水系環繞,溪谷地形破碎複雜。從南巢泥岩山進入谷地,步行約五天。」表情陰沉的晏風踏出一步,接下鐵手的任務。
「約五天?」穿楊的眉毛向上挑。
「天候、路況不佳的話,要走上七天。」晏風說:「再加上我們的裝備,七天這個數字鐵定是跑不掉了。」
所有人注意力投向鐵手。

「我們不丟輪機車。」他說:「我們全速衝過前半段,抵達山區再開始徒步。這樣能省多少時間?」
「我們運氣不錯,現在是老澇溪的旱季,這一段可以用輪機車衝過去。山區比較麻煩,不過要弟兄們扛上輕裝備,急行軍應該兩天內可以越過。運氣再差,第四天我們一樣可以看見霧娜鎮。」晏風說。
「補給呢?」
「四天還在容許範圍內。」穿楊說。
「很好。」鐵手點點頭。「虎眼,要你的偵查小隊回來,準備好出擊。四天後,我們要踩平爬類的老巢。」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266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小說|科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紅騎兵 -8... 後一篇:紅騎兵 - 10...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df567g8所有人
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魔女咒蠱篇 第一章:迷惘之炎,九虹試煉已更新,歡迎來小屋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