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用詩意書寫英雄與獨裁者的熱血奇作-評《天元突破》

作者:駝鳥│天元突破 紅蓮螺巖│2018-12-10 23:57:25│贊助:4│人氣:69
                 天元突破是一部看到精隨就停不下來的動畫,也可以說是當代超級機器人作品中一個獨特的里程碑。雖然劇情略顯俗套,但是精采度和震撼力實在是太強了!浩大的場面加上超華麗的聲光效果,使觀眾有種被麻醉的感覺故事描述兩個熱血男兒不甘於被困在地底下的窮困無聊生活,決定突破地表,看看傳說中的大地是什麼樣子的;然後他們因緣際會,決定打倒把人類封印在地底下的魔王。看似很老套的劇情不是嗎?不過,誰說老狗就變不出新把戲?
 
  本作採取了一個三部曲的進展方式,由螺旋城篇、月球篇、安提斯拜拉篇三個故事組成,每篇算是有獨立的節奏點。這樣把時間軸拉長的做法,似乎有點嗅的出本作想營造史詩氣勢的那種野心,在功用上,拉長的時間軸也可以作為過度緊湊劇情的一個鬆弛點,使觀眾不會看的神經太緊張,結束一篇後下一篇可以看到主角們新的面貌。如果是舊式的熱血動畫,可能會是一部超過百集的作品,不過今石導演決定就讓它們行雲流水的在二十六話中流逝了,卻不會讓人覺得東缺西缺,監督的功力著實了得。

  本作最值得大書特書的,當屬兼具巧思與實力的節奏和拍攝方式,雖然是很樸素到無趣的單純熱血語言,卻用很詩質的方式來書寫,首先是明快的節奏和高超的剪接技巧,讓節奏緊扣人心,例如溫泉的那一集,就運用了大量混亂的二十四分之一影格剪接,卻不會讓觀眾看的很累,反而更熱血沸騰,這就是導演的功力,也是膠片動畫的好啊
 
  鏡頭的運用比剪接又更突出了,利用正確的描述角度和快速運鏡,活絡了超級機器人略為單調的攻擊模式,靈活的利用不同的主鏡構圖角度,穿插人物的熱血發言和內心思考,實在是生動無比;導演利用種種的繪畫技巧,創造出一種「假長鏡頭」的戰鬥敘事手法,使超機人的打戲變的更精彩

  除了動作場面外,本作也用優美的鏡頭帶出美不勝收的景色,像是由空中用凸鏡頭往下俯視的沙漠、從大樹往下照看的大海、宇宙戰中被敵母艦合圍的聖堂之地,最後的撲太爆發和在黑洞中螺旋英靈附到超銀河紅蓮之眼,這幾幕絕景配合當下正熱血到不行的劇情,幕幕都讓我幾乎熱淚盈眶。
故事的兩條螺旋主線
  首先關於劇情的部分,可以以主角西蒙最後的台詞做個總結:「我們比起一分鐘前的我們更為進化,每旋轉一回就能稍稍前進一步,那就是鑽頭啊!在這個封閉的宇宙裡以王者的身份封印其他的生命,這就是你的極限。倒下去的人們的願望和從後面追趕上來的人們的希望,雙重的螺旋傾注兩個思想,鑽出明天的道路,那就是天元突破!」。

  螺旋代表一種人類不斷自我進化,然後膨脹,最後往外擴張的生物本能,本作把DNA的形狀當作是這種表現的內在詮釋,可以說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進一步延伸,這種把外在行為歸因到科學構造上的思想,對人類社會過去造成的危害已經難以估計了。包括帝國主義,兩次世界大戰,世界上無數的人都因為這種思想而失去了性命。

  本作正式以社會達爾文對人類的禍害為出發點,暗中諷刺唯我獨尊的英雄主義,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螺旋王的那句「人的形狀才能把螺旋力發揮到極致,如果是人型的話可以把破壞力提升好幾倍。」配合當下的情境,這句話背後的驕傲自大更是一覽無遺,人不只為萬物之權衡,更是螺旋生物中最超越的存在。

  螺旋族背負的使命就是不斷開展,而被封閉的宇宙,阻礙進化的安提斯拜拉(反螺旋族)儘管看似無敵,但比起來當然是有極限的;反螺旋族以恐懼抵擋願望,以絕望摧毀希望的對應,被同時象徵人類工業文明和DNA螺旋的鑽頭所打敗了。鑽頭這個東西既具有文化意義又有生物意義,也難怪會如此強大了。不過「旋轉一回才能前進一步」的比喻,似乎又在暗示人類的進步往往要透過旋轉一圈的內部衝突:也就是彼此鬥爭,耗盡周圍物資,才有辦法更進一步呢。
  
  但接下來與螺旋力這樣英氣勃發的主題針鋒相對的,是本作的三篇的三個獨裁者反派:螺旋王、露修與安提斯拜拉,這三個人有一個顯著的共同點:他們都認為自己的決定是最好的。三人之中又以對露修從西蒙的夥伴出發,到背叛西蒙變成殘暴的獨裁者,最後又以欺騙所有人(包括觀眾)讓人以為他是一位好國王」作為全劇的結尾,這一段對貫穿全劇劇情的諷刺,實為本作最精華所在。

  螺旋王的惡行惡狀比較輕微,因為他至少是真小人,自己承認自己就是個惡霸,包括冷血的屠殺人類,拋棄自己的女兒,冷酷的對待下屬。雖說他是為了替人類苟且偷安才不得不這麼作的,但畢竟人類不需要他來決定自己的命運,不過他也從來沒想為自己辯護過,或許他也知道,強迫所有人類接受偷安的思想的這種行為,多多少少也包含了自己的野心在內吧,所以他決定就好好做個暴君了。

  相繼之下露修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存在,他擺出一附憂國憂民的樣子,好像一切都是為了人民好,「人類的邪惡就由我來承擔的」大義凜然姿態,但實際上他又像是個自私自利的野心家,常常都以自己的利益作優先考量,方舟和地底避難計畫明明是早決定好的措施,由西蒙來頒布也是一樣的,可是他卻決定先害死西蒙,理由竟然是:「不交出西蒙的頭就無法安撫人民。」這當然是莫名其妙的,因為只要照程序提出他的避難計畫,人民不就自然安撫下來了嗎?哪需要西蒙以一死來換得交代呢?所以這很明顯只是他邪惡的奪權計畫而已。何況真要鬥倒西蒙,流放他就可以了,何需處以死刑?擺明就是想斬草除根。事後還在那邊貓哭耗子博取同情,實在是偽善的一個極致了。

  跑路的時候他也是跑第一個,知道地下避難所靠不住,就搶第一個登上方舟,拋棄自己的人民還完全沒有責任感和罪惡感可言。之後以為西蒙會追究他,就跑去想自裁以護自己的清名,吃了西蒙正義鐵拳後,看似好像良心發現了,可是到了故事的結局,我們發現結果這傢伙還是沒有絲毫悔意,竟然一當又當了二十多年的獨裁者,真是無藥可救。

      露修利用他的才幹、領導能力和領袖氣質,就社會學家馬克思韋伯的說法,創造出了個人強大的克里斯馬(Charisma),這樣的克里斯馬足以讓他以個人的專斷帶領著全體,並讓所有人信服於他。但雖然他成功塑造出一個全能領導者的形象,卻不能保證他所做的決策是對的-事實上是完全錯誤的,他試圖害死自己的王牌駕駛員,並且在不確定的情形下就將方舟帶上宇宙送死,雖然他給別人一種讓人放心,好像骯髒但必要的事總得有人來做的那種犧牲奉獻形像,事實上他的作為卻是非常魯莽的-而這種專斷魯莽卻隱藏在他的克里斯馬之下,甚至連觀眾都有可能被矇騙。

  倒不是要批評他的決策不對這個問題,畢竟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領袖總是必須做出決策,而這些決策當然不可能每次都是對的。關鍵在於,由於露修建立的是一種仰賴領袖個人特質的「魅力型支配」(Charismatic Domination)體制,領袖個人的決策擁有足以打破成規的力量(譬如說可以對西蒙秘密審判、自己決定誰該上方舟)。

  這樣一來即使露修願意與他的核心幕僚商量討論,也往往容易陷入所謂的「集體迷思」之中,也就是當與會者預期領導人心中已經有主觀意見的情況下,(領導人不見得真的有非常確定的意見,但他的行事風格和個人特質,或是他過度表露想法,會讓他的幕僚誤以為他已經有了定見。)往往討論也是無意義的,因為幕僚會完全仰賴領袖的決定,而不可能提出反對意見。納粹德國後期的進退失當,和美國偷襲古巴失敗的豬玀灣事件都是這樣的例子,而羅修在故事中的專斷獨為也很類似這兩個例子。這也是為什麼一人絕對專制的體制很難維持,我們也應該要對其批判的最主要原因,馬克斯韋伯也認為,這種魅力型支配的體制最終必然會經過某種常規化的過程,而轉化為其他的制度。
  故事後幾集露修和老祭司的交心,包括擺明象徵愚民政策的鬼畫符法典,兩個人知道法典是偽造後笑的十分開心,看似溫馨的一個場景,實際上卻令人不寒而慄。到了故事結局兩人的型像更是直接重疊在一起了,明顯就是象徵露修不過就是在步老祭司的後塵而已。老祭司把自己當成神一樣的以(宗教)克里斯馬支配他人,專斷決定他人生死,還反過來嘲解說人類真是有趣的生物,可以說是諷刺到極點了。這一種作法的偽善和可恨之處,英雄卡米那早在故事的初期就已經戳破了。西蒙最後的遠走高飛恐怕也隱含他害怕再次被露修背叛,被他鬥倒致死的意思在吧。導演對於這一類偽善獨裁者的諷刺性手法,可說是不著痕跡,雖不作價值觀評價,但卻讓其明明白白的展現在觀眾之眼前。

  比起來最後的大魔王安提斯拜拉反而比較沒什麼可說的,因為這算是非常典型的一個大魔王形象,一附「我的想法就是宇宙的真理」的姿態,明明一大部分是自己害怕人類的未來會威脅到生存空間,人類再發展下去自己就沒法制衡了,卻一定要擺出一附是要保護整個宇宙的樣子。這類獨裁者更是可怕,他們已經把自己自利的動機,內化到一個崇高的理想中去了,所以反螺旋族會覺得自己好犧牲,封印了整族的進化空間,只為了打倒螺旋族,卻已經把當初真正的自利動機,埋藏到潛意識的深處去了,彷彿自己的利益就代表全宇宙的利益,自己族人都是按照大宇宙意志在行為的。

  但是即使是如此,任何人都沒有權力剝奪別人自己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如果覺得人類會威脅宇宙的未來,是可以發動戰爭,但是這場戰爭跟道德是完全無關的,只是國家利益的一種體現罷了。把這種侵略戰爭提升到大義名份,推給所謂的「預防性戰爭」,正是現代國際關係中,偽善的最極致。(關鍵在於,你怎麼能百分之百肯定人類繼續發展就會毀滅宇宙?)安提斯拜拉想將宇宙都屠殺殆盡,歸復死寂的想法,正是一種想代替神的野心的極致,而這種依附在大義名份之下的個人野心,往往蠱惑了很多不明所以的人。

  整體來看,導演對於英雄主義/獨裁者這個一體兩面的事物,時而高歌、時而諷刺的隱晦手法:螺旋力的每運轉一圈是不是就是征服週遭事物,把天上的星星都視為敵人呢?而英雄的盡頭是否不是走向掌控權力,就是只能選擇像西蒙那樣隱居呢?卡米那的出師未捷身先死,和西蒙下場的蕭條落魄,所批露的英雄輓歌;與修他那某種意義上來說,頗具說服力的意氣風發(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全人類的未來好,大家都贊成由我獨裁,我霸道又享盡榮華富貴的支配他人,也是不得已的,因為捨我其誰。)和陪伴在他身邊,從頭到尾完全扮演好,那個忠實輔佐好威權體制的技術官僚之角色,「討喜的奴才」人妖大叔,讓這樣的組合來統治大家才「對大家都好」的論點,可以說不只是劇中人物,連大半的觀眾都被說服了,可見編導運用這種一體兩面的手法有多麼巧妙。

  導演讓這兩組人馬自然的對映,卻不明顯偏袒某一方,不明說誰才是英雄,或英雄的價值到底何在的手法:一方面看似讚揚卡米那和西蒙力拔山河的英雄氣慨,一方面又以螺旋力的隱喻諷刺英雄主義可能只是一種人類驕傲自大,以為自己能宰制萬物突破宇宙的藐視大自然;另一方面以愚民政策和種種卑鄙的手段諷刺羅修的獨裁專斷,另一方面又能讓某些比較保守的觀眾覺得,其實修獨裁也是不得已,也是壞事總得有人做的那種感覺,好像有時候我們接受獨裁者的統治也是合情合理,老祭司所面臨的倫理學兩難更是難以譴責。這兩側既為對比又互相消解,彷彿最為熱血和最為冷血的盡頭其實殊途同歸。這樣的徘賦又實在是相當高明,也替這類「純賣燃公式」的動畫開創了一個嶄新的格局,這點太值得激賞了。

詩質的書寫方式:天元裡的意像世界

  現在來提一提本作是怎麼用很詩質的方式,把大剌剌不修邊幅的熱血語言包裝起來的,天元其實是一個充滿著隱喻和意像的世界,有非常多的橋段你都可以看到導演精心安排的結構巧思,因為這是一種作者與讀者的對話,所以每個人的感受都會有所不同。


  卡米那的[必死]和比拉魯的[不死],是從故事初期貫穿到後期的重要意像,其實導演對這兩個人如此截然不同的遭遇早有作意像的襯托:首先是卡米那,我們可以看到他在對紅蓮團發表宣言時,是多麼豪氣干雲,但是鏡頭一轉,之後他獨自坐在機殼上,月光只灑在他的身前而沒有照耀到他的全身,卻使他顯的有種惆悵與弱小的感覺;這種反差的利用其實是很普遍的,暗示著一個角色及將步入的末日。

  同時卡米那在發表宣言時,儘管現場熱血沸騰,但我們可以注意到卡米那額部以上乃至於紅蓮團旗的部分,都被黑暗壟照著而看不清楚,同樣的又是一種巨大反差的利用,對照著獨自在後觀看的優子的表情,暗示著令人不安的命運。最後出征前,火山黑煙擴散在相擁的兩人頂上,和卡米那把戰袍往身上一掛讓整個畫面被蓋住的景象,雖然背景音樂很抒情,可是卻無端的更讓人不安了。
 
  比拉魯的不死就比較簡單,基本上是一種熱血公式的運用。(螺旋王都跟你說了那麼多話了還會讓你死嗎?何況身為熱血故事中必備,主角永遠的勁敵,怎麼能一死了之?)在與螺旋王對質的劇情中,旁邊是送上讒言的佞臣小鳥王,比拉魯沒有畏懼的和螺旋王互看著,氣氛異常凝重時,卻問了一個蠢問題,至此觀眾可以猜想到他不可能會死了。

  明白了比拉魯這個角色不能死的重要性後,20集最後還有一段有趣的捕捉,西蒙和比拉魯被遺留在人去樓空的監獄裡,後面方舟的影子冉冉的升起,西蒙背後的牆壁變成了天空和雲彩的投影,可以看到他衷心感到高興的表情,然後鏡頭帶遠,四個牢房呈現呆板的等寬排列,卻只有西蒙的牢裡有著雲彩,這時旁邊的比拉魯卻冷冷的說了一句「真無聊啊」。這一幕簡單中卻用了心思設計的畫面,可以體會兩個人內心的五味雜陳。
 
  再回來說卡米那的部分,在故事的前半段,觀眾被試圖誘導卡米那和妮亞有著某種涵意上的連結,因為妮亞是接續著卡米那的死而出現的,原本是卡米那的OP畫面全部變成妮亞、ED聲優表中的位置一樣、甚至原本卡米那風格的標題字卡也被換成妮亞風格的花邊。雖然覺得製作小組相當無情,但這似乎暗示了卡米那和妮亞有著功能上的同質性。似乎故事的前期,視點正是以這兩個人的角度在看著西蒙,可以說觀眾對於西蒙的認知都是由這兩個角色建立起來的。無論是卡米那表示,自己的內心其實是徬徨的,其實不像表面上如此勇敢,但當他看到「相信自己相信他」的西蒙,那種不放棄求生的勇氣,他就覺得自己被洗滌了,相信自己只要給予這個男人勇氣和機會,一切都將圓滿達成。
 
  卡米那經由對西蒙的凝視,模糊了自己大哥的定位,在抽象層次中彷彿西蒙才是那個帶隊的人,他僅僅只是為了輔佐西蒙而存在而已,是一種相當充滿詩意的角色崩解。妮亞的部分,更是擺明了因為她相信西蒙,一切都會迎刃而解的,只有她能看的到那個最可靠的西蒙,她也相信西蒙的實力可以超越任何人的。

  我覺得整個故事最精采的部分,當屬26集後半卡米那的靈魂與西蒙的真情告白,灰暗的背景當然象徵了遮蓋西蒙內心的迷茫,陰影也攏照在卡米那身上,虛化了他存在的真實性,彷彿那個磕地求饒的,被金子照的閃亮閃亮的卡米那才是真的;但同時地平線上露出的一線光明,反過來虛化了混混卡米那的真實性,而這一線曙光正代表了真相的朦朧性,和西蒙他內心中僅存的一絲正義正在回想起來。
 
  「忘記了嗎?讓我的亂來實現的是你,支撐著我前進的是你,你的鑽頭是為何而存在的!不要被"如果""應該"之類的話迷惑了,自己所選擇的那件事,就是整個宇宙的真理!別忘了,我的宇宙就是(你心裡)所擁有的宇宙。」而那個寶箱更無須多言,是裸眼在這個世界的指涉物,樣子又同時是解放妮亞的棺木,更重要的是卡米那坐在上面...藉由這一個象徵物的三重性,將西蒙內心中最重要的三個東西集合在一起,而成為他最後覺醒的關鍵。

  這段的精采之處還沒完呢,最後卡米那和優子的餞別也是感人,周圍的背景完全仿照他們倆最後那段激情的發生處,月下樹前的羅曼蒂克和一閃一閃的螢光,反襯的天空在這裡卻是很掃興的完全魚肚白了,象徵優子不再眷戀過去的迷情,而當下迷惘的內心也得以澄清;背景的火山爆發,自然就是他們倆人之間永遠不會遺忘的熱情摟。不用深情的吻別或是離情依依,光用背景的呈現,這個畫面就充滿了浪漫的感覺。

天上的光芒全部都是星星!
 
  這部動畫可以說純粹是今石洋之和他的鬼才團隊的火力展示:從地底打到地上,再下海上天,突破大氣層攻打月球,最後更一路殺到銀河之外,連超密度宇宙、行星甚至是銀河系都變成彼此拿來丟來丟去的武器,最後打穿了整個宇宙還不夠,又藉著次元重疊打回地球,這次該玩的夠爽了吧?不管是公式化的劇情、故事有些缺乏合理性、平板化的人物設定,一切都是為了熱血作鋪陳,在熱血的前提下一切皆要犧牲,如果不是這條必勝公式和不用角色鋪陳佔時間的做法,又怎麼能為劇情帶來最後的大高潮呢?就像卡米那說的「男人就是靠氣勢」,說穿了,本作很多時候靠的,也就是一股氣勢而已。
 
  最後露修依然繼續做一個怡然自得的獨裁者,西蒙也要繼承他那些熱血動畫前輩們的慣例:不居功名,遠走天涯;兩人忠實的表現為「熱血公式」劃下休止符。今石監督開創了一個嶄新的格局,讓我們看到公式化熱血故事能產生的最大能量,那是不需要創意情節、立體的角色,僅靠導演和製作小組們鬼斧神工的拍攝藝術、聲光效果和表現手法就能完成的功業,於是我們不禁要捫心自問,光靠熱血而存在的動畫是不是走到一個極限了?這樣為了創造熱血的條件而犧牲一切的做法真的好嗎?我想天元突破以這樣一個兼具深度與廣度的劇情,以及絕佳的拍攝技巧,恐怕是立下一個同類作品難以傲仿的里程碑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226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天元突破 紅蓮螺巖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darkw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解構正邪兩立的江湖逸話-... 後一篇:2017年鴕鳥電視動畫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ji4441大家
繪圖更新 歡迎進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