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蛛網:織繭《銀髮信仰》04 . 銀髮人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8-12-10 21:48:08│贊助:12│人氣:311
封面圖取自Stocksnap ( CC0 授權圖庫)


 
  安格往旁望去,只見攤販衝出一個男人,嘴裡咒罵著難聽的字眼,手上的棍棒沒少往躺在地上的銀髮人招呼過去。但那人卻也只是一昧地被挨打,絲毫不敢還手。
 
  他嘖了聲,邁開步伐往那男人走去。但才走沒幾步,安格便停了下來。望著周遭的人,這市集這麼熱鬧,但卻沒有人出面阻止?雖然巡邏的士兵有前來制止,可對於躺在地方的銀髮人卻用一種十分鄙視的態度去面對。
 
  「不要亂跑到這裡來啊?」他聽見士兵是這樣說的。「快回去你們的工廠工作,要是『銀光砲』沒有能源啟動,蜘蛛來了你要負責啊?快滾。」
 
  「是、是。」銀髮人趕緊低頭稱是,然後抱著傷口緩緩離開。在人群中,安格甚至還看見有人惡意推了他幾把,當那人倒地時換來的卻只是那陣讓人腦火的笑聲。
 
  安格一邊盯著那醒目的銀髮,直到他轉入了市集中的一條巷子以後才開始行動。擠在這人群裡,聽著這些人類的話題或是嘲諷剛剛那銀髮人的語調,都著實讓他無不想就在這裡大開殺戒,直接攻進王城。
 
  他擠了好一會才來到剛剛那銀髮人走過的巷子,望著那帶了點酸臭味的潮濕小道,安格看了看周遭,確定沒有人在觀察自己以後便走了進去。
 
  它不算長,很快地安格便來到了另一條街上。但比起隔壁的熱絡,雖然還是有人在走動,但仍顯得幾分淒涼。安格開始在附近散步,但沒少留意過房子與房子之間的巷弄,或是寥寥數人中的可能會出現的銀髮人。
 
  當他來到一個十字路口時,看見一條往西延伸過去的石磚路並沒有舖到底,從某一段開始便成了泥地,上面可以看見十分醒目的黑塵髒汙。安格低頭望著自己腳邊的石磚路,雖然還是有些殘渣,但不至於向那邊那樣髒。
 
  他嘖了聲,但也僅是拉下兜帽帽沿,往那泥地走去。說來也奇怪,越是往那邊走,安格發現這附近就越沒人。明明熱鬧的街道距此不遠,但就像被隔了開來一樣,杳無人跡。
 
  隨著安格愈加靠近,鼻子可以聞到一股噁心的氣味。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卻讓人想吐。他晃了晃腦袋,然後轉身望著後頭,難怪沒什麼人來,這邊臭的跟什麼一樣。
 
  而且跟那邊的石製建築相比,安格發現自踏進這裡以後,附近的建築風格也不同了。如果說他身後的地方是都市,那現在這個區塊就類似於外面的「村」,就像集落那般的存在。
 
  木製小屋散落在黑色的平地上,安格看見了幾名銀髮幼種在那裡跑跳,女性則坐在一旁,手上似乎還在做著什麼針織的工作。
 
  安格沒有往集落的方向走,反而循著味道的源頭而去。剛剛那士兵逮住銀髮人時有說到「銀光砲」這玩意兒,如果他沒有理解錯誤的話,那應該就是代表架在牆壁上的武器吧?既然還提到能源,那麼這些銀髮人等於從事相關工作?
 
  他在黑色的大地上漫步,除了剛剛有看見的的集落以外,在這裡似乎還散落著很多住居。
 
  「你是從外地來的人嗎?」
 
  安格停下了欲往前的腳步,斗篷下的手抓著短仗握柄,警戒地回過身,卻看著一名銀髮的中年男子站在那裡。儘管從臉部看過去至少也有五、六十歲的中高齡年紀,但那健壯的身材卻撐起了外面那套別人穿起來還略顯寬鬆的布衣。裸露在外的手臂也有著結實的肌肉,看上去仍舊硬朗。
 
  放開了短仗握柄,安格微微欠身,然後莞爾一笑。「是,我是今天剛從外面的村進來這裡。想說先在都市附近繞一下,結果迷路了。」
 
  那名男子疑惑地抓了抓下巴那銀色的山羊鬍,回過頭去望了方才安格走進來的入口,嘟嚷了什麼後又轉回來。「先跟我來吧,不要被衛兵看到非銀髮人在這裡,那會給大家添麻煩的。」
 
  非銀髮人?安格眨了眨眼,但仍笑著點頭。「啊、是,抱歉造成困擾了。」
 
  他隨著這位男子走到了聚落的中央,比起剛剛自己走的大道,這裡面的黑塵總算是有人清掃,看上去乾淨了不少。但當自己走進去時,那些銀髮幼種或是其他銀髮人似乎都用一種警戒的眼神望著自己,安格還聽見了女人將孩子趕入房子內的聲音。
 
  「沒有多餘的食物招待很抱歉,畢竟這裡的資源都是經過分發的。」老人來到了聚落的中央,那裡放了幾個鐵桶,橘色的烈火正在裡面熊熊燃燒。
 
  「不要緊,畢竟是我誤闖的,造成大家的麻煩還真是不好意思。」安格又瞥了周遭一眼。「村人都很警戒我,敢問大哥您為什麼反而無動於衷?」
 
  「畢竟大家都是年輕人,但我老了,在活也沒多久,沒什麼好怕的。」大哥雙手插腰,然後回過身子來看著安格。「所以年輕人,你真的只是迷路了?」
 
  「是。」現在也只能這樣說了。
 
  他上下打量了下安格。「看你這種生澀的模樣,也難怪會誤闖到這個地方卻還不知嚴重性。但原本門口那邊應該有士兵在輪班把守的……算了不管了。」大哥走到了桶旁,低頭看著裡面的火。「總之先告訴你一點吧,這裡是『銀髮人住區』。人王規定這裡只有銀髮人跟衛兵才可以進來,其他人都禁止進入。」
 
  「為什麼?」
  「你沒聽過銀髮信仰?」
  「……沒有。」
 
  大哥狐疑地望著安格。「我以為這東西即使是外面的人也都會知道才對,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枯木森林外面。」
 
  「這麼遠?」他瞪大了雙眼,然後抿著下唇點了點頭,伸手拍著安格的肩膀。「這一路上很辛苦吧?」
 
  接著他又轉過去看著桶子裡的火,喃喃:「銀髮信仰啊……簡單說就是跟五百年前的戰事有關。」
 
  聽到五百年前的戰事時,安格不自覺地蹙起了眉頭,腦海也浮現出當時的光景。人類的慘叫、鑄光師的閃光還有同胞們不顧生死地衝鋒──他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那總是在站在第一線的銀髮女王。
 
  「我們與鑄光師一同跟來犯的蜘蛛大戰,雖然最終兩敗俱傷,但蜘蛛也確實殺了幾近過半的鑄光師,甚至讓人類一度差點滅絕。據說之所以會造成如此大的傷亡,都跟一名銀髮女子有關。」
 
  安格挑起右眉。
 
  「聽說那女子殺人不眨眼,而且不需要任何武器,只要小手一抬就能至人於死。當年死在她手上的人類和鑄光師不在少數,也是那名女子傾一人之力扭轉了當時一面倒的戰局,最終兩邊都撤退,然後雙方形成了延續五百年的恐怖平衡至今。」說完大哥都自嘲似地笑了下。「很可笑對吧?」
 
  「可笑……嗎?」
 
  「是啊。傳說這種東西總是會被人加油添醋,這邊加一點、那邊加一點,好讓整個故事更具有可看性。」他看著安格,然後攤開雙手。「蜘蛛裡面怎麼可能有所謂的銀髮女人?又怎麼可能只要抬手就能殺人?但是他們卻相信這一段傳聞,進而將這份五百年前的『失敗』歸咎於我們身上,導致我們遭到了驅逐和不平等待遇。」
 
  大哥放下了手,然後看向不遠處的銀髮女子。「這就是銀髮信仰──因為過去無法和鑄光師一同殲滅蜘蛛,所以歷代人王將這份失敗推到我們身上,將我們視為不幸的象徵。悲催啊,只是髮色跟傳說一樣就要被這樣對待,甚至固定時間還要抓人出去當成獻給蜘蛛的祭品……這『都市』已經腐敗不堪了。」
 
  安格沒有說話,或者說他隱約能猜到這銀髮信仰的源頭。它不如這位大哥所說的將失敗歸咎給銀髮人,而是蕾女王在五百年前的殺戮已深植在當時的人類心理,營造出了極為深層的恐懼,所以才有這種政策。
 
  與其說是歸咎,倒不如以「遷怒」才更為貼切。人類總是需要一些目標來處理他們那些積攢在內心裡的不良情緒,並依此鞏固那脆弱得不能再脆弱的「政權」。
 
  人類還是喜歡拖著瘸腿前進。安格心想。
 
  所以女王特地帶回去那邊養的人類之所以都是銀髮,就是因為這種詭異的信仰。以為靠這種方式就能讓蜘蛛不再侵略──天真。
 
  「難怪大家看到我才會這麼警戒。」安格看著周遭,映上了幾雙透露著不安的眼眸。「我留在這裡,各位也會因為銀髮信仰而被毆打嗎?」
 
  「理論上衛兵只要將你帶走就好,但我們免不了還是會被懲罰吧,所以你先躲在這裡別被衛兵看見就好。」
 
  安格拉低了帽沿。「那我還是不要繼續待在這裡吧。」
 
  「你知道怎麼回去?」
 
  「大概知道,雖然很謝謝大哥你的恩情,但我留在這裡也只會徒增更多的麻煩。」安格想了下。「況且如果讓衛兵知道你們藏匿非銀髮人,各位接下來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大哥愣了下,然後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溫暖的微笑。「謝謝你的關心,小兄弟。」
 
  安格以微笑回應他。「離開前,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
 
  他轉過身,伸手指著那隔絕外界的高聳城牆。「安在上面的『銀光砲』,各位是負責開採可以讓它運作的能源嗎?」
 
  大哥哦了聲。「對,在這住區裡比較靠近『城區』的地方有幾間廠房,我們就是在那裡向下挖掘,然後開採『銀流』的。」
 
  「銀流?」
 
  「也沒什麼含意,就是一種銀色的液體,所以我們稱它為銀流。」大哥摸了摸下巴,望著城區的方向。「聽說那玩意兒的用途除了銀光砲,好像還可以充當其他東西的能源,但到現在也沒有實際的東西出來,都只是傳聞啦。小哥,你對那有興趣?」
 
  「有點,畢竟那對我來說是很陌生的東西。謝謝您。」安格笑著點頭後轉身離開。他一手拉著兜帽,也沒有跟路上的任何人對視,就這樣沿著小路靜靜地走出了聚落。
 
  但他並沒有朝著城區的方向走回,反而更加深入這所謂的「銀髮人住區」。經過方才那位大哥解說以後,安格對這地方的淒涼多了一份感觸,覺得這裡實在過於寂寥。
 
  在這住區晃了好一段時間,安格陸續見了幾名銀髮人,但他們對於自己卻視若無睹,甚至避之唯恐不及。人王的這個政策反而變相地成為了安格的掩護,讓他能很好地在這裡走動,尋找他的目標。
 
  可是「原本應在門口輪班守候的士兵不見了」這件事卻在安格心頭上縈繞不去。他並沒有感到不安,區區人類又怎麼可能對他造成威脅?可疑惑的是,如果人類確實是針對自己而來的話,那是從哪裡開始發現的?
 
  從進城到現在,安格可沒有看到任何一名鑄光師,也不覺得自己哪裡出了差錯,但疑點卻有很多。守門的士兵、市集上的銀髮人、消失的守門衛兵──所以他已經被發現了?
 
  安格停在一座看上去好像廢棄了的大型房舍門前。
 
  他望著周遭──沒有人,而且很安靜,除了風刮砂石的聲響以外,一點聲音都沒有。
 
  「果然。」安格摩梭著藏在斗篷下的短仗。
 
  都到了這個地方,即使在往後退,顯然也無法再回去覆命。到底是從大門的士兵發現的,還是是從他與那位大哥聊天開始──這都已不再重要,但如果真是這樣,那他也應該只是被當成「奇怪的人」或「販毒嫌疑人」而被捕捉才對,那這附近為如此安靜?
 
  若只為抓一人,為何要這般大費周章?
 
  安格往前邁進,他走過了圍在外圈的破爛柵欄,踩上了那早已被黑塵所淹沒的閘門。陽光自破碎的屋頂灑下,這裡只剩滿地的垃圾與一張張翻倒的桌椅,牆邊甚至還林立著一些詭異的圓筒狀儀器。
 
  他來到了儀器面前,玻璃散落一地,裡頭看上去好像曾灌了什麼東西在裡面一樣。安格俯下身子,好奇地伸手摸了一下那冰冷的鐵面。
 
  然後觸碰到了殘留在上頭的液體。
 
  ──可悲的人。
 
  「什麼?」
 
  一系列的景象開始在安格腦海中流竄,甚至聽見了不知名女性的聲音──不,這聲音簡直跟女王別無二致,但卻又讓安格感到陌生。是因為鮮少聽見女王這樣評判別人嗎?還是是因為這種語調?
 
  影像是模糊的,安格只知道這個角度好像是從高空往下俯視。這個「人」望著底下的人類爭戰,然後發出了各種感嘆,最終決定出手來解決紛爭。
 
  就讓──保護──
  ──負責點亮燈火。
  讓蜘蛛來毀滅人類吧。
 
  「──是她。」安格站起身,然後低頭望著自己的右手。他原本感受到右手小拇指那裡好像碰到了某個液體,但現在卻不見了。
 
  那到底是什麼?誰要負責保護什麼?誰又要負責點亮燈火?但又為什麼是蜘蛛要毀滅人類?這個人到底何許人也,他們又憑什麼要聽這人的話?
 
  安格握緊拳頭。那麼不論是女王的命令,或是他現在想做的這些事難道都只是順著這個人的意思在行動的嗎?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個人的算計之下?
 
  無論是五百年前的戰爭也好,或是急欲打破「平衡」的女王也罷,這全都是受人操弄的?
 
  開什麼玩笑……蜘蛛應該要有自己的主導權。應該讓女王自己決定自己該做什麼。
 
  「──所以試圖去理解人類能算是女王『邁向自由』的第一步嗎?」安格喃喃。
 
  「你還在啊?還以為你早就察覺到異狀離開了呢。」



【後記】

  本來應該在昨天更新的,結果因為一些事,導致我上週末都在忙,連FGO都是睡前想到才刷的QQ
  這幾天應該也會陸續在忙搬家的事情,畢竟還有很多東西要包跟處理,但就目前來說,更新不會延宕(除非像這次一樣,忙到沒時間碰電腦)。


  那這章我針對上一章的某些東西做了解釋。
  希望大家會喜歡^^

                         -LKK 2018 . 12 . 10

LKK的新「FB粉絲團」和「原創星球」連結,歡迎加入點讚或訂閱哦 >/////<

FB粉絲團:

原創星球(尖端平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223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蛛網|織繭

留言共 1 篇留言

Zu∮Dot

12-10 21:57

黑衣大閒者LKK
謝謝!!12-13 22: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蛛網:織繭...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蛛網:織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隻狼 暗影雙死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