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決鬥傳說Dueltale 第十三章 (遊戲王同人小說)

作者:可可羅│Undertale│2018-12-10 10:32:21│巴幣:4│人氣:392
上一篇連結:請點選這裡


其實我可以不用讓丘比存在決鬥傳說AU的,
可是後來想到QB的一句話,
「如果我不來這個星球,你們早就還在洞窟呢!」
這讓我火大耶,這世界的文明是丘比帶來的,
這世界的絕望也是丘比帶來的。

我……我……
算了,其實我想弄個If小焰線,
如果小焰早就知道小圓會成為神,
她還會去SL大法嗎?

不過醜話說前,這篇無決鬥(:D)

{第十三章 氪星之石和幽靈空間}


【新童實野市,某間百貨公司入口】
「嘿呀,孩子,你的朋友是說要在這裡等你嗎?」Sans問著Frisk。
「是啊,雖然說是他等我,但是變成我在等他。」Frisk煩惱著說:「Ness這個人在做甚麼啊?」
「也許他還是孩子,應該有父母陪同才對。」Alphys說著。
「Ngahhh~我想起來了,Ness還有一個妹妹,叫Paula,他們的運動神經非常發達呢。」Undyne似乎想起什麼了。
「Godly,還好Undyne是怪物學校的體育老師,沒想到居然也認識Ness。」Asriel說著。
「他們還會瞬間移動,就像懶惰的Sans。」Undyne說著。
「等一下,你說瞬間移動?」Sans突然嚇到。
Teleport β!」一道咒語使一道魔法陣開啟了。
「啊啊啊啊啊啊!」Ness、一位小姐和一位女孩從魔法陣衝出來。
「唉呦。」金髮小女孩跌的狗吃屎。
「歐尼醬,就跟你說不要使用PSI了!」小女孩生氣的說。
「抱歉,在家鄉用這種方式習慣了。」Ness說著。
「各位是否嚇到了,我是Ness的媽媽。」金色短髮小姐自我介紹了。
「嘿呀,很高興認識你,伯母。」Sans說著。
「我聽說你們身上的錢太少,所以我是來幫你們經濟救援的。」Ness的媽媽說著。
「可是,你只是比Dreemurr家族有錢一點而已,新童實野市的百貨公司東西很貴,我們買不起必需品啊?」Alphys說著。
「是誰說我只有比Frisk他們一樣的經濟能力的?」Ness的媽媽說:「我丈夫可是世界第一的旅行者,他專門做超高薪水的收入的。」
「是有這麼聽說啦,但是伯母,你有多少預算可以給我們購物?」Frisk問著。
「大概每人30萬圓,這樣就夠了吧?」Ness說著。
「這樣算起來,你花了近14000G來幫助我們,你確定這樣沒問題嗎?」Alphys說著。
「沒問題沒問題,Frisk你就放心地去玩吧!」名叫Paula的女孩說著。
「耶,太好了呢,我要換一套王子殿下的服裝很久了!」Asriel開始囂張。
Frisk一行人衝進百貨公司。

BGM:曉美焰

「我知道妳在那裡,出來吧!」Ness對著花瓶說著。
「蛤,我本來要用機關槍掃射給你驚喜的。」花瓶後面跑出了一位似曾相識的眼鏡女孩。
「是妳自己要給歐尼醬麻煩的。」Paula緊接著說:「妳很想知道更多甜甜圈之理的事情,可惜我們辦不到,但是怪物族供奉的Delta Rune,妳說跟甜甜圈之理長的很像……」
「妳這小妞不准汙辱饅頭卡(日文的小圓)!圓環之理的誕生,我是更想知道,自……自從織莉子對小圓下毒手的那一刻,妳知道我是有多麼絕望嗎?」眼鏡女孩悲傷地說著,「好不容易放棄了時間回溯的能力,變回從前的模樣,但是我的世界變了個樣,大家都希望圓環之理,不,小圓的救贖……」
「所以你在開戰之前先研究Frisk一行人?真是有趣!」Ness說著:「很可惜,Delta Rune跟鹿目圓沒有關係,但是想要迅速了解祂的誕生,我有個懶人包。」
Ness拿出了一張光碟片。
「這是什麼,機密資料嗎?」眼鏡女孩說著。
「這是妳們的故事,曉美焰,而且我建議妳,從第十二集開始看。」Ness說著:「而且千萬絕對不能看第三集,因為妳知道的。」


【卡片玩具店專區裡】
「好了,Asriel,你想要什麼牌組這裡就有了。」Frisk帶著Asriel說。
「可是,我想買那件超帥的王子裝耶!」Asriel抱怨著。
「別急別急,服裝以後多的是,先把你的牌組建立好再說。」Frisk充滿決心的說。
「好,既然如此……」Asriel拿出三十萬日幣砸向櫃檯,「老闆,這家玩具店的卡我全包了,我要我的寶玉獸!」
「等等等一下,你有錢也別這樣,好嗎?」老闆緊張的說:「說到這個我有一個職業選手在用的寶玉獸牌組,既然你這麼有錢,就無償的給你吧!」
「YES,YESSSSSSS!!!」Asriel露出詭異的笑容。
「唉喲!」Asriel被Frisk賞耳光,「Frisk,你怎麼了?」
人家無償幫助你,你還不跟人家謝謝,這叫做搶劫嘛!」Frisk生氣的說,「快點跟人家道歉!否則我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好啦好啦,老闆,有什麼我欠你的嗎?」Asriel摸著臉頰說。
「如果要我幫你的朋友息怒的話,我可以幫你。」玩具店老闆說著:「最近決鬥怪獸卡的銷售,本店處於下滑的狀態,主要是因為隔壁那家動漫店,現在他們有一樣商品正在促銷,如果那間動漫店人氣高於本店,我恐怕付不起店租倒閉……」
「所以,要我幫你們叫賣玩具?」Asriel說著:「嗯……這不是我的專長啊!」
「我明白了!」小福醬比出真中菈菈的姿勢,「就幫助你吧!」

【動漫錄影店專區裡】
「日……日本實在太棒了……到處都是我最喜歡的東西!!!」Alphys氣喘吁吁地說。
「這裡簡直就是人類歷史資料庫啊!!!」Undyne說著。
「我……我等不及要買「魔法少女小圓」高清藍光光碟了!」Alphys衝著買光碟。
但是有一群人在排隊,然後工作人員打扮的像某位魔法少女。
「現在小圓的手機遊戲有活動喔!買藍光送泳裝小焰!」工作人員說著,她穿得像包著絲襪的白魔法師。
「天哪,叫我們排這麼多隊伍,要死掉了啦!」Alphys崩潰大哭。
「Ngahhhhhh~我就知道,會有這麼長的隊伍,會讓我們有決心死掉!」Undyne大吼大叫著。
「喔我的天,你們也是小圓的忠實粉絲?」Ness在背後提醒了Undyne和Alphys。
「嗯,還好啦,跟我去看Mew Mew Kissy Cutie 2的程度是一樣的。」Alphys說著。
「天哪,有好多女生喜歡「魔法少女小圓」呢!」Paula跟Ness說。
「沒有啊,都是一半男生一半女生在排隊……」Ness害羞的說著。
「難不成Paula是「魔法少女小圓」的粉絲?」Undyne問著。
「對啊,大家都很喜歡小圓,她為了所有少女許願……」Paula還沒說完,身邊就有一位穿著麻美學姐同樣制服的眼鏡黑髮少女推了她一下。
「原來大家都很喜歡小圓……他們會去侵犯她嗎?」名叫小焰的眼鏡少女說著。
「有幾本同人誌,內容就是曉美焰對鹿目圓的各種關係」Undyne說著:「其中,小焰喜歡小圓的內褲呢!」
「內……褲……饅…頭…卡…」小焰想著流出鼻血了。
「你還好吧,曉美焰?」Paula問著小焰。
「我……有點想要去內衣店……」小焰說著。
「這位小姐,如果要說不雅的議題,請不要在公開場合講。」突然負責排隊的工作人員勸告小焰她們。
這位工作人員長得像某位魔法少女。


「環彩羽?妳為何穿著魔法少女的服裝在這裡工作?」小焰本人問起了工作人員。
「因為最近工作難找,但是公司有規定……」
「大事不妙了,彩羽!」小焰似乎有急事要說,「唐賊已經搶先一步,他們跟一位維持夢想的力量的妖精可羅可,打算讓全世界的女性變成蘿莉,然後變成魔法少女。」
「唉呀,妳該不會打扮成眼鏡小焰的樣子啊,是說妳該吃藥了!」工作人員說著。
「妳還在這裡打零工啊?妳是和丘比簽約的魔法少女耶,妳們被丘比騙還不覺悟嗎?」小焰生氣的說著。
「打算讓全世界的女性變魔法少女……等一下……」Alphys想著。
這時冒牌環彩羽拿出對講機。
「喂?這裡有個穿著小焰服裝的員工……嗯……她似乎不是這裡的人……對啊……她講一些有的沒的……喔,妳馬上就會過去啊,前輩……」
「嗯,那個,小焰?」Alphys拍拍小焰的肩膀,「有兩件是想請教妳,第一,妳說「唐賊」的事是指另一個時間線的事嗎,第二……」
「喔,我趕過來了,現在把她拖去經理那邊吧!」一位長的像另一位魔法少女的工作人員過來了,她長得像女版的怪盜基德。
「是美國織莉子,不可原諒!」小焰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掏出手槍了。


「她哪來的工作服和玩具槍?」冒牌織莉子說著,雙手舉高。
「等等等一下,小焰請聽我解釋。」Alphys說著:「這些魔法少女都不是真正的魔法少女,他們只是工作需求才換裝的,就像聖誕節餐廳不需要真正的聖誕老人一樣。」
「但是,光看就像真的一樣,妳確定他們不是真正的魔法少女。」小焰說著,「尤其織莉子是唐賊義妹,她絕對是唐軍派來的……」
「讓我用蠻力解釋比較快!」Undyne拔起冒牌織莉子胸前的寶石飾品,並丟在地上。
Undyne叫出魔法長矛把冒牌織莉子的飾品輾碎了。
「嘿!!!妳這樣是毀損公物……」
「閉嘴,然後拿我的錢去賠償!!!」Undyne拿出1萬日圓賠償了。


「原來這世界的魔法少女是假的啊!虛驚一場……」小焰收起了手槍。
「嘿呀!」Sans出來了,「我本來想要小焰上一堂量子物理學課的,沒想到Undyne居然知道魔法少女的的特性。」
「那還廢話,我跟小焰這邊的沙耶香、杏子、麻美交手過呢!」Undyne說著。
「難不成,你們就是巴學姐口中的Dreemurr六人組?」小焰問著。
「嗯,現在你說的是三人組吧,我們有兩人去玩具店抽卡了。」Sans說著。
「賣卡片喔,有沒有人要賣卡片?」這時Frisk走進動漫店裡,Asriel也跟過來了。
Frisk和Asriel穿著玩具店的工作服。
「現在他們過來了,變成五人組了吧?」Sans說著。
「Sans、Ness,還有……是曉美焰小姐嗎?」Frisk問著。
「是啊,我有見過你們嗎?」小焰覺得這些人似乎認識她的樣子。
「話說Sans,我們用了10萬拿了這些卡包,雖然老闆很想讓我們把其他卡包賣出去……」Frisk說著。
「他還免費給我們基礎寶玉獸牌組呢!」Asriel說著。
「這下終於可以強化我們的實力了,但是……」Alphys害羞的說:「小焰似乎有什麼是在瞞著我們。」
「啊對了,有件事想跟你說!」眼鏡小焰說著。


「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中國大陸,有一個帝國,住著一任又一任的皇帝……」
「在某天,朝政腐敗之時,一群宗教軍隊崛起了……」
「當時的皇帝無能為力,直到一位大臣建立軍隊,把他們通通打敗了……」
「但是,這位大臣試圖統一天下,發動了「赤壁之戰」,把國家分成三個陣營……」
「大臣的名子叫曹操,是現今唐賊沙諾爾‧賽菲羅斯的偶像……」
「他以挾天子令諸侯的政策,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戰爭……」
「他的死,也開啟了三國時代的開始和結束……」

「數百年後……異世界三個國家崛起……」
「其中一位自稱唐朝李淵後裔的皇室家族,莫巴……」
「為了爭奪偶像界,試圖捲土重來,控制了整個偶像界……」

「莫巴的現任皇太子,就是沙諾爾‧賽菲羅斯。」小焰說著:「由於他併吞了很多偶像事務所和偶像經紀公司,人們稱他為「唐賊沙諾爾」。」
「可是,日本國家不是有規定,不能併吞其他公司並占為己有嗎?」Alphys提出疑問。
「那對我而言,變成回憶了,在那條時間線上,三個國家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在日本崛起,徹底改寫了日本的歷史。」小焰似乎想念她以前經歷過的時間線,「不只這樣,莫巴還收買了聯合國,讓聯合國的國家都不能干預日本……」
「真是悲慘的時間線,我想,乾脆有個世界末日摧毀它好了。」Sans開玩笑地說。
「Frisk,你知道有魔女之夜,最後會摧毀整個地球嗎?」小焰問著Frisk。
「我是聽其中一個妳知道的,當時妳還蠻崩潰的……」Frisk想起了他跟另外一個小焰提到的事情。
「不會……不會再有魔女之夜誕生了,因為莫巴,要創造新的圓環之理。」小焰流下了眼淚。
「新的魔法少女之神?」Ness突然表示驚訝,「有意思,這表示又有理由讓小圓成神了。」
「可惜的是,成神的,居然是可惡的織莉子。」小焰雙手拳頭握緊表示憤怒。
「織莉子,她是誰?也是魔法少女嗎?」Frisk說著。
「美國織莉子是一位有預知能力的魔法少女。」冒牌織莉子從書架上拿出了一本「魔法少女小織」的漫畫,「我以前喜歡她的能力,但是,自從她殺了可愛的鹿目圓那一刻,我非常討厭織莉子,我還向老闆請求要更換服裝好幾次呢!」
「不要再說了……嗚嗚……」小焰似乎想起了傷心的事。
「嘿呀,這個表情,彷彿是昨天發生的事。」Sans拍拍小焰的肩膀。
「說到這個,Frisk,你幫了我們一個大忙,但是你現在跟莫巴是敵對了,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保持著不可能回去的決心。」小焰告訴Frisk。
「我知道,我只是來參加大會的,沒想到事情變成這樣,Papyrus也生病了……」Frisk傷心地說。
「其實啊,Frisk,遇到這種困境,最好的辦法是……跟父母談一談接下來怎麼做。」Paula想讓Frisk打起精神。
「怎麼做,我已經離開爸媽半個月了!」Frisk說著。


【在百貨公司的某個電話亭中】
「這台神奇的電話亭可以打給全世界各地的電話,而且不需要國際代碼,一分鐘500圓。」Ness想讓Frisk打給Toriel他們。
「我試試看……」Frisk投了好幾個100圓進去,然後打了怪物鎮的Toriel家的電話號嗎。
「玲……玲……」
「喂?這裡是Dreemurr家……」電話中跑出了Toriel的聲音。
「媽?」
「喔!?是你,我的孩子?你還好吧?有沒有受傷?」Toriel緊張的說著。
「我還好,只不過我陷入了人類的麻煩……」
「我就知道,就是會有人類會傷害你,多麼可悲的生物,去傷害一個無辜的小生命……」
「那個媽媽,你放心好了,不是全部的人類都是這麼壞……」
「你知道Asriel是怎麼受傷的嗎?」
「媽,我現在好端端的在這裡。」Asriel說著:「當時人類們的確誤會了我們,拿著武器傷害我,但是,我覺得他們的內心也受到了傷害……不過呢,Godly,那個地方的有些人類卻是佛心來著,他們很贊成Frisk的想法,而且……」
「有位人類的偶像很喜歡妳的孩子呢!」Alphys說著:「看來人類也需要真正的愛,我們百年來一直都在互相受傷害著……」
「真的嗎,我的孩子,但是國際新聞說你是個小麻煩耶!」Toriel傷心地說著:「Asgore……他老是放任你做出錯誤的決定,但是你應該很清楚……」
「放心,媽,自從那日,我被成為第七個人類靈魂時,這就是我的選擇……」之後Frisk流下了眼淚,「媽,不,Toriel,如果我做出了過分的事,你還會愛我嗎?」
「我的孩子,你在說什麼啊?」Toriel不明白Frisk曾經對她做出很過分的事。
「我……我……真是過分……我愛上了一個不渴望愛的人……」Frisk說著。
「那位女孩喜歡你,你應該感到榮幸才對……」Toriel以為Frisk講的是真中菈菈。
「對不起……我無論在哪裡,都做出了過分的事情……」Frisk流下了眼淚。
「我的孩子,不要感到沮喪,當你有難的時候,大家都會幫你,你在煩惱什麼,就儘管說出來吧!」Toriel說著:「試著想起一些快樂的事情吧!我相信,Ness同學在你身邊,你一定會得到一些領悟的。」
「你怎麼知道……」Frisk沒有發現Toriel知道Ness在他身邊。
「嗶……」Toriel掛斷了電話。

【頂樓廣場上】
Frisk打開了道具欄,他拿出一個從便利商店買來的奶油蛋糕。
因為Toriel的奶油派無法帶去機場,所以她買了一個替代品。
「試圖想起……一些快樂的事情嗎?」Frisk說著。
「我想父母給的鼓勵,可以給孩子加油打氣了,但是沒想到你更悲傷呢!」Ness拍著Frisk的肩膀說著。
Frisk把奶油蛋糕塞回道具欄裡面了,他發現一個「無線電話」的道具。
Frisk使用了無線電話。


「喂,這裡是野比家!」裡面出現了哆啦A夢的聲音。
「我是Frisk,我遇上了一點麻煩,可以來幫我嗎?我在新童實野市都會區的百貨公司。」Frisk說著。
「什麼,你已經在決鬥大會的地點啦,發生了什麼事啊?我現在就過去……」哆啦A夢說完,Frisk眼前出現了一道任意門。
任意門打開了,是野比大雄和哆啦A夢。
「很久不見了,我是幫助大雄的未來世界機器貓,名字叫哆啦A夢。」
「嘿,小福,我想謝謝那位保麗龍盔甲的骷髏,他蠻可愛的。」大雄使用新暱稱稱呼Frisk,因為他的名字在小學生等級很難唸出來。
「Papyrus……他現在人在醫院,他中了壞人的毒……」Frisk說著。
「什麼?那我們得去醫院治好他。」哆啦A夢從口袋拿出一樣東西,「這個藥丸名字叫「治百病的藥」,我相信我有辦法治好他。」
哆啦A夢拿出了任意門。
「但……醫生會治好他啊,為何這麼著急?」Frisk問著。
「你們怪物的身體機制不太一樣,我們人類的醫療很有可能出差錯。」哆啦A夢說著。
「所以,大家可以去看Paps嗎?」Undyne問著。
「不,就我、大雄還有Frisk去好了。」哆啦A夢說著。
哆啦A夢打開了任意門,任意門的另一邊是Papyrus的病房外。
「那邊的眼鏡少女,幫我看好Frisk的同伴吧?」哆啦A夢跟小焰說著。
「好……你們會回來吧?」小焰說著。
「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大雄說著。


【新童實野醫院,Papyrus的病房】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韋恩先生見到Frisk和哆啦A夢說著。
「你就是決鬥四天王之一吧?看來這種情況,那位骷髏似乎還沒法子治好他。」哆啦A夢說著。
「嗯……其實,我不想讓大家傷心,但是,小丑笑氣醫生是沒有解藥的。」韋恩先生說著。
「我知道,其實你不想讓我的朋友傷心吧?」Frisk說著:「不過22世紀的治百病的藥應該還可以。」
「我覺得不行耶。」哆啦A夢說著:「22世紀還是有不治之症,像大腸癌、乳癌等癌症,此道具只針對22世紀之前的傳染病有效而已,如果是化學中毒,應該沒有什麼辦法,更何況是骷髏。」
「其實要解除小丑笑氣的毒,也不是沒有辦法。」韋恩先生說著:「只要用它原來的素材,氪星之石,就能研究小丑笑氣的解藥,由於氪星之石在一些超級英雄和壞蛋的手中,我們無法製作解藥。」
「氪星之石,那不是全世界最強大的超級英雄,超人的弱點石頭嗎?」大雄似乎知道什麼。
「大雄,你知道要去哪裡找嗎?」哆啦A夢說著。
「我記得蝙蝠俠和超人有次一言不合時,蝙蝠俠就用氪星之石做成武器對付他啊!」大雄說著。
「嗯,蝙蝠俠是我的舊識,但是從他口中提到他已經把氪星之石送到超人的基地,孤獨堡壘去,孤獨堡壘在北極,就是聖誕老人的基地附近,我猜啦!」韋恩先生說著。
「放心,我有我的任意門,這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我都能去。」哆啦A夢說著。
「好吧,當你遇上超人時……」韋恩先生說著,「記得跟他說,蝙蝠俠在日本過得好好的。」
哆啦A夢打開任意門去孤獨堡壘了。


【孤獨堡壘外面】
「嗯啊啊啊……多啦A夢,這裡快冷死了啊……」大雄感到寒冷。
「看我的換裝照相機,我拍!!!」
哆啦A夢拿出照相機拍照,Frisk和大雄穿上保暖服裝。
「好多了,但是我有在地下世界雪地裡度過幾天,所以沒關係。」Frisk說著。
「不行,你知道北極是有多冷嗎?你們這樣的穿著,絕對會凍死的,我不騙你!」哆啦A夢穿上毛衣,開始碎碎唸了。
「但是超人不是只穿緊身衣嗎,我看漫畫他都待在基地裡……」大雄沒說完,雪中就出現一個穿著藍色大毛衣的男子。
「超人是超人,但是人總是會冷的。」大毛衣男子說著。
「那是因為他天不怕,地不怕,刀槍不入,所向無敵!」大雄說著。
「呵呵,如果世界上只有會怕氪星之石的人就好了,所謂一物剋一物的原理,可沒你想像中這麼簡單。」男子說著。
「這位先生,你知道超人其他祕密嗎?」Frisk問著。
「呵呵呵,當然沒有人知道真正的秘密,自己的秘密自己管,好嗎?」男子說著,彷彿自己就是超人一般。
「不可能啊,這位不是我認識的超人哪……」大雄說著。
「要喝杯咖啡嗎?」超人問著。
「但是,超人不怕冷,穿毛衣做什麼?」大雄說著,超人當然沒有理他。
「那麼,來我的堡壘坐坐吧!」超人開啟了孤獨堡壘的大門,跟漫畫中不太一樣,雖然冷冰冰的儀器還在,但是有了地毯和沙發,還有4K電視,還有一位帶眼鏡的小學生

「哈囉,你就是天天惹禍上身的Frisk Dreemurr吧?我聽說過你的事了。」小學生說著。
「你是誰?是這裡的人嗎?」Frisk問著。
「他的名字叫江戶川柯南,來自日本東京米花町,其實他也有一個秘密。」超人把泡好的咖啡送過來,「這咖啡豆我自己種的,自己泡的,我不喜歡非洲進口的咖啡。」
「北極可以種咖啡豆嗎?」Frisk被轉移話題了。
「呵呵呵呵,只要設置專有溫室,調整溫度,哪裡不能種咖啡豆?只不過,全球暖化的加劇,現在北極種咖啡豆越來越簡單了。」超人說著環境議題的笑話。
「是這樣啊?但為什麼要把江戶川同學帶到這裡呢?」Frisk問著。
「他原本是位高中男生,至於是誰他不敢說,由於遭到黑手黨追殺,他只好隱瞞身分……說真的,他一生超倒霉的,根本是活生生的瘟神。」超人說著:「他變成小學生的6個月裡,在他走過的地方,已經有1000多個生命遭到意外事故身亡,而且,不是他幹的。」
說到這裡,Frisk一陣發抖,因為他是最不想看著親友身亡的人類。
「怎麼了啊?你會怕我嗎?」柯南問著Frisk。
「當然怕你啊!」大雄對柯南說著:「你太危險了,難怪超人會把你送去幽靈空間。」
「噴噴噴噴!!!」Frisk噴出咖啡來,「你說幽靈空間?」
「對……對啊,那是很危險的人才會住的地方,你不知道嗎?」大雄說著。
「就是這個了,丘比被囚禁的地方……」Frisk拍了桌子起身,「超人先生,可以告訴你一句話嗎?」
「我知道,蝙蝠俠在日本沒事幹,對吧,日本犯罪率根本不需要超級英雄,警察就夠了……」超人似乎知道蝙蝠俠的老套,但是Frisk想說一句話。
「當初就是你封印丘比的吧?有人想利用幽靈空間的入口釋放他,這樣對全世界的光之美少女都不利。」Frisk說著。
「嗯嗯……」超人想著想著,「我知道,但聽獄中孵化者的說法,我似乎破壞了「熵」,導致江戶川柯南身上的因果報應……」


「在二十年前,我在夏威夷的假期中,發現最後一個「魔女之夜」的活動,跟火山爆發有關係。」超人開始訴說他在夏威夷的經歷,「那一次,我看見所有有超能力的少女在這裡跟一個叫「魔女之夜」的怪物決戰,然後她們通通同歸於盡了……
「夏威夷?我很多技能都是在夏威夷學習的……難不成……」柯南這時才覺得罪惡爬上了自己的背脊。
「這時候,丘比問我一句話,我看到他了,他說為甚麼要幫助這些魔法少女,她們可以解決的。」超人說著:「我回答我不能這樣看著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上戰場送死,結果怎麼樣,他說這只是延續宇宙的生命而已。」
「等等,如果他跟光之美少女的妖精地位一樣,他不是會感到自卑嗎?」柯南說著。
「不,你絕對不能用你所知的「魔法少女」的角度去看丘比的系統,當初如果超人沒有幫她們,現在世界會被魔女之夜毀滅。」Frisk說著,「丘比的魔法少女會黑化成為與魔法少女敵對的魔女,我從來自平行世界的她們得知的。」
「他說他下一個據點是在日本,我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傷害日本女性……所以把他囚禁至今……」超人說著:「他大概在撐個二十年,壽命就會用盡,然後就會永久死亡了。」
「等一下,再過一個世代,丘比就會消失在這時間線上……真有意思,這樣丘比的故事就無人能知,他消逝在歷史上也沒關係……」Frisk露出奇怪的微笑。
「不過就如同他所說的,我把他困在幽靈空間後,我破壞了宇宙的能源,這宇宙會毀滅……」超人似乎想讓丘比出來。
「不,他只是想縮減這宇宙的壽命,以此為理由罷了!」Frisk生氣的說,「如果丘比來到這世界上,少女會受害,嬰兒的生產率就會減少……」
「但……隨著死亡率的暴增,我……」柯南計算了一下,「三千五百萬年後,我將毀掉全球人口!」
「放心,你不會的,你只是個小Case。」Frisk說著,「而且你不是個真正的殺手,不是嗎,都只是巧合而已。」
「我……我想去上個廁所一下!」柯南害怕地想上個廁所。
「好吧,廁所在右側走廊。」超人說著。

「對了,超人先生,能知道你囚禁這麼危險的東西也是好事。」哆啦A夢說著:「但我們來找你不是為了這個,我只是要一塊氪星之石而已……」
「其實連我都無法拿氪星之石了,因為我只要看一眼,我就病的跟病貓一樣。」超人說著:「不過你可以親手拿一塊就好,這是蝙蝠俠給我的倉庫鑰匙。」
哆啦A夢手上拿著鑰匙。
「對了,幽靈空間傳送器在哪裡保管?」Frisk問著。
「就在左側的走廊上,有紅外線保管,以前保管更機密的,直到被我那位損友,蝙蝠俠拿走一次後,我就放不回去了。」超人說著。
「蝙蝠俠是拿他來做什麼的?」Frisk繼續問。
「那次為了關住小丑,但小丑釋放了所有罪犯,不過呢,蝙蝠俠把他們通通打回去了。」超人說著:「也許,就是小丑知道丘比的存在吧?」
「那就不妙了,柯南往左側的走廊上。」Frisk突然驚訝。
「什麼???他是想釋放囚犯嗎?我們去追他!」哆啦A夢說著。


「所以你終於做到了,代替我成為熵的僕人。」有一道聲音從柯南腦海裡出現。
「我不要……我一點也不想要成為死神!」一位成熟男性的聲音的內心話回話,那是柯南原本的聲音。
「如果我能幫你,那會有多好,不過你得先解除我的封印才行,工藤新一。」丘比的聲音說著。
「不要用我的真名稱呼我!」柯南大喊著。
「至於你的朋友,青梅竹馬,她們會和我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呢!」丘比的聲音說著。
「可惡,前方有紅外線,可是有一道很長的拋物線空隙可以摧毀裝置……」新一心裡想著。
快一點,我的時間不夠了。」丘比說著。
柯南用腰帶叫出充氣足球,踢向拋物線的空隙。
「住手,江戶川柯南!」Frisk趕過來了,但是來晚了一步。
「你……不要用我的假名稱呼我,我有名字,叫工藤新一。」柯南崩潰地說。
充氣足球衝向主要裝置並摧毀了它,紅外線被解除了。
「你知道我為了青梅竹馬,毛利蘭,做了多大的努力,但是過了六個月,卻一點進展都沒有,不,彷彿過了20年一樣,都沒有進展。」柯南流著眼淚說著:「我已參加決鬥大會的理由,幫我爭取超人不讓我進幽靈空間的時間,結果我發現,我只是個累贅。」
「不,其實你也是決心重置者吧?我想我們一定會想辦法的。」Frisk說著。
「不,自從我被黑暗組織下APTX-4869的那一刻,就沒有希望了……」柯南似乎露出沙耶香的表情,「我,真是個笨蛋!」
柯南跑像幽靈空間傳送器旁,這個裝置像擴聲喇叭。
「釋放囚犯編號,11421。」傳送器被柯南操作後,發射一個青色的黑洞
青色的黑洞跑出了丘比的身影。
「謝謝你,我自由了,現在,你只要殺了我的脆弱的身軀,我就會復活,吃掉自己變成自己的力量,我就有足夠的力量回復熵……」丘比說著。
「別聽他的,柯南,現在回頭是岸,快點按下板機,讓丘比被困住……」Frisk說著。
「你以為我會讓工藤新一殺了我?你才是個殺手,記得嗎?」丘比說著,「來,展現你的LOVE的時候到了。」
「我……」Frisk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殺掉自己的敵人,因為他身旁跑出兩個指令。
【FIGHT】還有【MERCY】……


「我……」
「我………」
「我才………」
「決定好了嗎?」丘比說著。
Frisk按下了【MERCY】鍵。
「殺你個頭,柯南,鬧彆扭的時間結束了!」Frisk說著。
「你真是的,為何要這麼堅持呢,反正柯南的眼中,你不殺我……」丘比還沒說完。
「BOOM!」丘比變成蜂窩肉包了。
Frisk看著射殺的丘比,兩眼睜大,赤色瞳孔縮小。
看著射殺的方向,有位岨擊手在那。
那位拿著散彈槍的,是曉美焰
「妳做了什麼?」Frisk想起了他的第一次輪迴,他養父Asgore被殺的情節
「嘿嘿嘿嘿!我早就說過了,你不殺我,我還是會被其他人殺!」柯南似乎發出音調更高的聲音,「這就是死神眼中的世界!」
柯南撿起丘比的屍體,並一口咬下他的頭,像肉包一樣吃了屍體。
「妳知道這個下場的後果會怎樣吧?」柯南說著。
「難不成……」小焰說著。
「我騙你的,我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復活,但是,工藤新一身邊有許多靈魂,都是謀殺案而死的靈魂,構成魔女所需的條件,成為我新的靈魂容器。」柯南說著。
柯南拿出了很多,就像碎紙一般拿著。
「這些靈魂,足夠取代悲嘆之種,維持我的能量了。」柯南說著:「另外,這是我在夏威夷看過最後一個時間回朔者陣亡後,我所看見的時間能力者了。」
「你,是怎麼知道,我用時間魔術進來的?」小焰害怕地說著。
「時間魔術?」Frisk想起了他交代小焰要看好Sans他們,結果小焰利用這點,在時間暫停下使用任意門。
「現在,孵化者以決鬥者的身分復活了,其實呢,我有一種用特殊儀式困住靈魂的能力,這個儀式,需要兩人進行,在古埃及我就是利用這點來發展文明的。」柯南說著。
「人們都稱這儀式為:亞咪諾給(日文:黑暗遊戲)!」柯南說著:「沒錯,古埃及傳說中的千年神器,就是我在那裡的實驗。」
「有四個神器被我灌注了相同的能量,它們有制約靈魂的能力,在二十年前,一位畫家置做了三張之後,千年神器發揮了它最大的功用,它成功將無名法老的靈魂歸還給異世界,但是,哼哼哼哼,我的魔法少女,才是最成功的實驗,她們才是推動熵的力量!」柯南說出了遊戲王初代歷史的真相。
「不管怎麼樣,你要把那孩子的身體還來!」小焰說著。
「試著讓那位孩子證明他的慈悲可以拯救全世界,我想到了,就在決鬥大會一決高下吧。」柯南說著:「我會讓你的朋友,你美好的記憶,全部化為零!
柯南說完,地上出現藍色的圓形魔法陣,然後柯南就消失了。


「嗚嗚嗚嗚,這都是我的錯,饅頭卡,我沒有辦法守護妳,我甚至害了一個世界……」小焰地頭大哭。
「我……沒關係,又不是妳的錯。」Frisk不想這麼說,但是為了安慰她只好這麼做。
「不要管我,你的世界毀了,都是我的錯,不是嗎?」小焰說著。
「所以妳可以去拯救自己的,妳已經失敗很多了,就不要再挫折下去了……」Frisk抱著小焰。
「我老是當別人的絆腳石,我一直想阻止小圓成為魔法少女,但是不管怎麼樣……」小焰哭著說。
「不要去想結果如何,重點是……妳必須接受事實。」Frisk拍拍小焰的肩膀。
「我不接受……」小焰哭著說。
要享受妳和小圓的最後時光了,時間不多了……」Frisk看著小焰說著。

【回到百貨公司】
「嘿……Frisk,所以,那個氪星之石有交給韋恩先生嗎?」哆啦A夢給Frisk悄悄話。
「嗯……是啊,但是,小焰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Frisk說著。
「嘿呀,這種表情,似乎……」Sans話沒說完,就被Frisk抱住,「嘿,小子,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Sans,不論我們在哪個天涯海角,你都記得我吧?」Frisk說著。
「怎麼了!」Sans問著。
「接下來我們要失去一些東西了。」Frisk說著。
「我不會讓它發生的,只要你充滿決心。」Sans拍拍Frisk的肩膀。
這時有動漫店裡有位穿著魔法少女小圓的衣服的女生過來安慰小焰了。
「別哭了,轟姆拉醬。」小圓用小焰最親切的語氣問候。
「饅頭卡!!!」小焰抱住小圓。
「嘿呀,這位小姐,穿成這樣,介意這種事情,你不覺得奇怪嗎?」Sans問著。
「你才奇怪勒,居然把轟姆拉醬搞成這樣……」小圓說著,原來她是真正的魔法少女小圓。
「那,可以給我簽名嗎?」Alphys居然搞不清楚狀況。
「哼哼,我們魔法少女,可不是光之美少女那樣的偶像明星呢。」小圓說著:「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最後身影,現在我們要去對抗可惡的唐賊了,那個曾經將我置於死地的少女……
小圓帶著小焰離開現場了。

{To be continued or reset}

下集預告:
大會典禮開始了,這次以十六人淘汰賽為主,抽出Frisk一夥的有四位,那個小學生,也包含在內,但是,第一場就由Frisk對上圍棋界的天才,東堂詩音,她的昆蟲族牌組把Frisk打的東倒西歪,Frisk能順利抵達決賽嗎?怪盜基德突然在大家不注意時偷走Ristaccia寶石,但是,那位小學生居然能用他的靈魂……

{第十四章 蟲惑魔圍棋和怪盜之死}
「這回,你的主角光環也救不了你了,基德,不,黑羽快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218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dertale|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Dueltale|魔法少女小圓|DC漫畫|地球冒險|偶像異聞錄|哆啦A夢|名偵探柯南

留言共 2 篇留言

胡椒小子
最近我好忙好忙
都沒時間看妳的文

12-10 14:37

可可羅
這句話可以在哈哈姆特講,但如果有什麼重要的意見,可以在這留言12-10 19:20
深藍烈火
所以,故事牽扯到中國歷史,或許在下可以想像,眾位魔法少女變裝成古代漢服的模樣了......

12-10 20:02

可可羅
其實有玩過魔法少女小圓最新外傳的
就知道有位中國風的魔法少女了12-10 2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真中菈菈與偶像Frisk... 後一篇:決鬥傳說Dueltal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tudent3246巴友們
自創的巴哈群組~ACG茶會-逆後宮俱樂部 目前在招募新人中 歡迎有興趣的巴友們加入哦~(*๓´╰╯`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