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BL完結】祭品的道別吻 第十七章

作者:梅勒@糖門梅病懨懨│2018-12-08 21:35:35│贊助:24│人氣:238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  
  現代‧些許奇幻‧明星‧陽光攻冰山受

  演藝圈裡,李哲熙與闕之珩向來有「王不見王」的傳聞。
  事實上,李哲熙確實不喜歡闕之珩──光是看到那個工作態度散漫、除了裸露演出有點看頭外一無是處的漂亮洋娃娃,他就倒胃口!
  不料新戲開拍,堅持不用替身的他從六層樓高度摔了下來,當場斃命……本該如此。

  「想活下去吧?」惡魔誘人的嗓音在耳裡迴旋,「既然如此,要不要與我訂下契約呢?」
  他要活下去。
  那麼,去找個愛你愛得願意付出性命的人,為我獻上祭品吧!──

  本就不覺得是輕鬆的生意,沒想到契約不只有時限,還限定對象?!
  那個至關重要的祭品,居然是討厭鬼闕之珩……

  上一章連結:〈第十六章〉
  資料夾連結:《祭品的道別吻》 
  ──────────────────────────────────────────
  李哲熙渾身一震,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讓他不敢輕易轉身。

  「那些都是真的嗎?」

  血液彷彿為之凍結,李哲熙緩慢地旋身,望著門口的身影,一時間連呼吸都忘了。

  報應來得太快了。

  遲疑的雙眸睨著他,顯然渴望從他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

  然而李哲熙沒有開口,像鉅了嘴的葫蘆,不聲也不吭。

  「李哲熙?」

  闕之珩抿了抿唇,不願把他的沉默當作默認。原本只是擔心寧寧出事才偷偷跟蹤,不料聽見一齣鬧劇般的對話。

  「什麼惡魔、什麼祭品……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闕之珩握緊拳頭,「罷了,反正那些都不是真的吧、對吧?」

  闕之珩全聽見了。李哲熙怔怔站在原地。

  他最恐懼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李哲熙,你說話啊。」見李哲熙瞠目結舌,纖薄的唇隱隱發抖,「別在這種時候沉默……」

  投射在臉上的視線幾乎要燒穿臉皮,試圖往他心底看去,李哲熙動了動唇,最終只扯起一個苦笑。

  心底彷彿有千軍萬馬馳騁著,來來回回踐踏,留下一片紊亂的戰場。

  他不是沒想過形跡敗露的場面,然而真的碰上了,思緒昏亂不堪,像是忘了如何表情、如何言語。

  「李哲熙,你這個態度是默認嗎?」闕之珩深呼吸,試圖讓表情看起來冷靜,卻顯得更無所適從,「喂、你回答我啊……」

  迎著倉皇的視線,李哲熙依然不發一語,似乎真的是默認了。

  他不知道闕之珩聽了多少,可盧維燁剛才說得太詳細了,他不得不做最壞的猜測,或許闕之珩什麼都聽到了。

  包括他別有用心的接近,以及為了苟且偷生,而試圖讓闕之珩成為自己的替死鬼。

  他開始後悔自己方才懶得反駁盧維燁,結果什麼真心話都沒有說,也讓偷聽的人對此一無所知。

  明明他喜歡闕之珩,是為了想和對方相處久一點,才貪婪地不肯拉開距離,可那些對話肯定沒有表現出這些。

  聽在闕之珩耳裡,他大概恐怕成了個無情無義的人。

  可他該怎麼反駁?

  說那些都是盧維燁的幻想?但這不就變成他真的在欺騙闕之珩了嗎?

  到頭來,李哲熙什麼也說不出口。

  許久,闕之珩不再出口質問,收緊的面色平靜地可怕。

  「……我一直都不明白,你曾經對我深惡痛絕,為什麼突然態度大變。」闕之珩緩慢地說,同時回想過去種種,「所以……你只是為了完成和惡魔的交易,才來接近我。」

  曾想不透的疑問,如今終於有了答案。

  望著那張濃眉大眼的俊臉,闕之珩忽然覺得好陌生。

  這個人,適時關心他、安慰他,甚至想盡辦法幫助他妹妹,沒想到從來都不是發自內心,也不是對他有特別的感情,只是……

  ──想讓他當個心甘情願的替死鬼。

  「李哲熙!」闕之珩壓制不住慍怒,卻見男人面色消沉,語氣忍不住回軟,「告訴我……那些都是在騙我嗎?」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被刻意編織的美夢嗎?

  第九十三場的賭注、即便深夜仍義無反顧來到醫院安慰他的行為、義式餐廳裡的歡笑,以及每一個捨不得分離的深吻……

  全都是演出來的嗎?

  「李哲熙!」

  應該回答的男人不置一辭,就像上了法庭的犯人般接受一切指控。

  而最後,他不得不將那片沉默視為默認,胸口僅存的悸動終被李哲熙三緘其口的態度澆熄。

  闕之珩忽然感覺自己特別傻,尤其傻在不會看男人,連對方是不是在演戲都分辨不出來。

  「原來你一直在騙我……」

  苦澀的呢喃傳入李哲熙耳裡,胸口劇烈疼痛起來,像是有人硬生生將他撕成兩半。

  他感覺自己就像暴風雨中一葉小舟,受滔天巨浪無情拍打,饒他怎麼抓緊船身,依然搖搖晃晃被掀下船。

  「原來……你並不是真的想和我認真對戲,也不是真心想救寧寧,找我吃飯、帶我去玩──所有關心……全都是為了完成和惡魔的交易……」

  「不是的……」李哲熙面色難看地反駁。

  可迎著滿臉失望的闕之珩,他做不出半點解釋,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斷無聲蠕動雙唇。

  而面對愈發慘白的俊臉,闕之珩苦笑起來。

  「那不然呢?」闕之珩輕聲問,失落的心正沒有限度地下沉,「如果這些不是事實,為什麼你不肯解釋?」

  「我並不是不肯解釋,我只是……」

  「只是怕我知道一切之後,會把你所有努力毀於一旦?」

  「我……」

  李哲熙此時的欲言又止,令闕之珩再也無法自欺欺人。

  「你很怕吧?」闕之珩以自嘲的笑聲打斷李哲熙,「怕自己大費周章獻這麼多殷勤,到頭來我一點感覺也沒有,也不願意為你獻上性命。」

  李哲熙欲否認,才向前半步,就見闕之珩防備地倒退,本就發疼的胸口登時像要裂開般,痛得他連連抽氣。

  他努力平息呼吸,明明想要反駁,卻因那雙心灰意冷的目光而無地自容。

  而他的不否認,如今在闕之珩眼中已經形同承認。

  闕之珩慘然地笑起來,一顆心被來回刺傷,滴滴答答地淌血。

  「你放心吧。」

  毫無起伏的嗓音像是揉入背景般,輕得轉眼煙消雲散,卻在李哲熙心底掀起軒然大波。

  他想要向前走,去碰觸寫滿受傷的臉龐,身體卻不聽使喚僵在原地。

  「我沒你無情,既然你費盡心思救了寧寧,無以回報的我只好拿命償命。」闕之珩悽慘地笑著,「這樣……我們就誰也不欠誰了。」

  口氣多麼灑脫,卻像是不敢面對李哲熙的反應,闕之珩轉身就打算離去。

  李哲熙倒抽口氣,一個箭步就攫住闕之珩手臂,用力將他向後扯。

  「放手。」闕之珩沒有回頭,只是死命甩動手臂,試圖掙開他。

  「……之珩。」

  闕之珩渾身一震,刷地回頭,憤慨的眼神直勾勾瞪向李哲熙。

  「放手!」

  聽此,寬厚的大掌反而抓得更緊。

  眼前那慍怒卻心碎的表情,就像是隻受傷的小獸,李哲熙有種現在放手,就再也見不到對方的感覺。

  「李哲熙,你給我放手!」闕之珩低吼,始終甩不開鐵鉗般的手指。

  總讓人深感溫暖的手掌,如今卻讓他深受折磨,像是一塊燒紅的熱鐵,烙在手臂上滋滋作響。

  如果李哲熙毫不挽留,或許他會好受些,可對方沒有。

  不只沒有,還露出幾可亂真的不捨,令他心生不該有的期盼。

  「放手!」

  「之珩、你聽我說……」

  闕之珩用全身力氣不斷掙扎,卻被男人一把擁入懷中,壓低的呼喚在耳邊縈繞不去,像人魚公主中的烏蘇拉,用性感而美好的嗓音蠱惑他。

  「李哲熙,你夠了吧!」

  一聲大吼後,闕之珩像被抽空力氣,再也無力掙扎。

  「夠了吧……」

  盯著胸前摟緊的雙臂,鼻頭湧上一股酸澀,闕之珩覺得自己好傻、好傻,為什麼這個時候還為溫暖的擁抱心悸不止……

  「現在你已經不必與我套近乎,而這個虛情假意的愛情遊戲也不必繼續下去了!」

  愛情遊戲,這個字眼不自覺吐出口,既意味深遠又無比諷刺地揭露某個顯而可見的事實。

  闕之珩闔上唇,纖瘦的軀體發狂顫抖。自這一刻,他終於確認自己的心意,然而這已毫無意義。

  「你……喜歡我?」

  闕之珩猛地掙開李哲熙的擒抱,憤恨地回瞪口無遮攔的男人。

  「胡說八道!」

  然而看在李哲熙眼底,卻見對方楚楚可憐地抿緊唇線,清秀的臉龐百感交集。

  那雙怒瞪的眼眸,眼底有著嗔怒、有著不甘,可更多的是惹人胸口發緊的委屈,像是責備他,非得把萌芽的感情攤在陽光下,他才高興嗎?

  「我永遠都不可能喜歡你。」闕之珩斬釘截鐵,表情卻愈發委屈。

  明明是個總將情緒深藏的人,事到如今卻完全遮掩不了心思。

  李哲熙傻站原地,心頭千頭萬緒攪和在一塊,完全無法進行任何思考。

  他當然不是沒看懂闕之珩的感情,而是正因為意識到此,才更無所適從。

  他以為只是自己一廂情願,卻沒料到他們兩情相悅……

  不肯繼續停留,闕之珩再次轉身,邁開腳步。

  「……我喜歡你。」

  回過神來,這句話已經衝出喉頭,離去的步伐剎地停頓。

  「之珩,我喜歡你。」李哲熙吸了口氣,忍不住重複。

  闕之珩旋身凝眸,露出一個麻木的慘笑。

  「李哲熙,你真的不愧那影帝之名。」闕之珩笑了一聲,冰冷的眼神裡藏不住委屈,「明明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事到如今還能演得像真的一樣……」

  「你不相信也好,但我是真的喜歡你。」

  「閉嘴!」

  凝望熟悉的俊臉,闕之珩感覺那是一個陌生人佇立眼前。既然李哲熙未曾推心置腹,那他們的確只是陌生人……

  李哲熙被這個眼神所震懾,原本想說些什麼,到頭來又將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你這個騙子。」闕之珩垂下臉,眼淚在李哲熙看不見的角度落了下來,「別讓我再見到你。」

  這次,闕之珩宛如鐵了心般頭也不回,像是直直走出他生命。

  李哲熙有好漫長的時間無法呼吸,怔楞著,左顧右盼,像是迷路的孩子。

  腦中閃過無數次追上去的念頭,最終還是舉步不前。

  闕之珩離去的背影好似在眼前反覆播放,又反覆遠去,彷彿前往他再也觸之不及的地方。

  他沒辦法去追,因為就算追上去,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更不知道說什麼才能挽回。

  因為那些都是真的。

  為了苟且偷生,為了讓對方代替自己而死,於是他接近闕之珩──這都是無可反駁的事實。

  李哲熙忽然自嘲地笑了。

  原來打從一開始就錯了,從他抱持不純的動機接近闕之珩的那刻起,錯了。

  最初自私的選擇,終將導向這個結果。

  一切昭然若揭,然後對方憤然離去,多麼理所當然,這些他早就預料到了。

  ……明明預料到了,胸口仍傳來椎心刺骨的痛,就像有人在心頭刨了個巨大的窟窿,疼得讓他近乎昏厥。

  從什麼時候開始,把自己的心也賠了進去呢?李哲熙無法確定自己何時動情,卻清楚知道那份情思已無法壓抑。

  靜靜捂著發疼的胸口,不受控制的情思明明那麼甜美,此時卻堪比上刀山、下油鍋的折磨。

  他喜歡闕之珩,無庸置疑地。

  也正因為無法自拔地喜歡著,才明知會讓彼此受傷,依然飛蛾撲火。

  ──────────────────────────────────────────
  下篇連結:〈第十八章〉
  ──────────────────────────────────────────
  後記:


  (這幾天忙碌)

(點圖進入FB粉絲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200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勒|系列|長篇|連載|自創|BL

留言共 3 篇留言

哼哼哈哈
辛苦了\^w^/

12-09 00:22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謝謝體諒!!!!
接近期末報告特別多><12-09 16:28
虛無
嗯......起點錯誤造成的必然苦難啊......(嘆息)

12-09 00:50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這種必然的苦難是我目前最喜歡的橋段,有種伏筆終於圓滿的成就感XD
但有時候圓起來不容易,畢竟有時候看起來真的能瞞一輩子,就像他們,要不是盧,闕哪有可能知道李身上背負著惡魔契約,也不可能知道他壽命不久了。12-09 16:28
維尼熊
挑個小毛病

"然而李哲熙沒有開口,像(鉅)了嘴的葫蘆"
查了一下應該是個錯字 正確的是(鋸)才是

另外 這場景的第三人怎麼一整場都沒有戲份
既沒看到他走 最後竟然也沒出來落井下石一番XD

12-09 02:14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錯字我就不修改了,但還是謝謝維尼熊<3
(畢竟坑都填完、稿都審完了,沒有打算要改這篇文了XD

然後這場景就他們兩個啊,盧在上一章就走了呀,他就是開了門、看到闕才會說出譏諷出那句「命運真的很喜歡捉弄人呢」,就放任他們愉快的衝突XD
一整個房間裡就他們而已XD12-09 16: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tina0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完結...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完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36684809咪哪桑
擾民中QHQ抱歉~自創小說每日更新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