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鷹之道:鮮血、寒冰、與鋼鐵》--第七章-09-十面埋伏

作者:木杉小太郎│2018-12-06 23:42:39│贊助:8│人氣:306

  幾天後上午,夏侯雲和田槶一起磨著將士們的刀劍。田槶專注無比的用著磨刀石仔細的把武器一把接著一把的磨得更加鋒利,然而夏侯雲卻好像在用調羹把醬抹在大餅上似的,非常隨意的用刀面在石頭抹來抹去打混。

  「子鷹哥哥,我們今天就要去潛入關中十將的會議了,不但有機會奪回神劍又能和那些鼎鼎有名的大將正面交戰,我突然有些緊張呀--」

  「別緊張,反正就是十個自大的傻子聚在一起罷了,到時候怕血或怕殺人的話就不要隨便動刀啊。」

  「夏侯雲。」李桃的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來,田槶只是微微的回過頭,而雲則是被這對自己名字的呼喊嚇得差點把刀插在自己手上。

  「怎、怎麼?我現在忙著呢,絕對沒有在偷懶啊!」他作賊心虛的解釋著。

  「田槶,我能借一步他說話嗎?」她溫柔的對他問,語氣和對雲說話的聲音完全不同。

  「當然可以了,姊姊你請--」田槶也沒敢多看他幾眼,直接把武器先放入兵器箱中就往大廳外的方向快走了出去。


  待他離去後,李桃劈頭就問道:「其實從你說你恢復記憶開始我就一直想問你了,直到剛才我才想起來我到現在都沒提起過--你以前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一個姓夏侯的會落魄到成了個浪人?」

  「浪人?這名字聽起來有點幼稚啊,給我換點別的行不行?」雲明顯刻意迴避問題的說道。

  「別想把話扯開,從一開始我就很好奇了,但你一直都說你失去記憶什麼都不曉得,現在你總算是把過去都想起來了,也該老實說你都幹了什麼好事吧?」

  「哎,其實就是和義父吵架了,當時一下子沒忍住就跑出來流浪了,沒什麼……」

  「少來!就算真的是吵架也不可能吵那麼久,你一定是犯下了什麼姦淫大罪才會被流放的!」

  「妳才姦淫,妳全家都姦淫!」雲鬥嘴道:「我其實是出來尋找一個問題的答案的,只是整整快兩年東奔西跑的到處見人就問,見地就找,還是沒找出半點答案來才甘於流浪的。」

  「那你倒是說說,你的問題是什麼,居然可以讓懶惰的你一整年都到處追尋著答案?」

  「我不是不想說,懶得說了。每次講這件事我要從我小時候父親那開始講起,反正我是確認我在西域這邊應該也都找不到答案了--」

  「分明撒謊!要是我是無辜的卻被同伴懷疑犯了滔天大罪,再怎麼麻煩我也一定會解釋的。」

  「好、好!我說給妳聽,但妳得答應我,要是我講的事妳有半點是知情的就一定要告訴我喔!」雲先立了條件,李桃也爽快的答應後,他便清了清喉嚨準備要開始敘述:「很久很久以前,在我甚至不知道夏侯兩個字可以當作姓氏的時候,我和我父親住在山林附近的群居村莊裡……」

  「講重點!」李桃忍不住打斷道。

  「從頭到尾都是重點啊!」雲大聲的回應完後,便繼續說道:「我剛才說到哪來著--喔。我父親,那時候我和我父親住在村莊裡,他是我這輩子最摸不透的人,他的名字叫做……」

  「開打開打,刀在手全都跟我走--」再次打斷夏侯雲的,是在此時從外面直接走入廳內的姜古,身後還跟著公孫翔與左仁右易。「刀都磨完了嗎?我們這就要去大幹一場了耶!」

  「你在說什麼奇怪的話?」雲揚起一邊的眉頭看向他說道。

  「難道忘了嗎?」翔微笑著問。


  聽公孫翔如此說道,雲才想起是有這麼回事,點了點頭後說道:「啊,那麼重要的事我怎麼可能忘!不過有這麼早嗎?我記得他們不是說未時末才會開始嗎?」

  「傻子,當然要提早過去了,難不成你以為他們外面會一點人都沒有就讓你衝進去把他們的頭割下來嗎?」姜古一邊身著懶腰回道。

  李桃則有些疑惑的看向他們問:「你們在說什麼?」

  翔解釋道:「是這樣的,不久前關中十將其中一名名為梁興的將領決定幫助我們,將他們每個月會在哪見面的情報都告訴了我們,希望我們能在他們會面之時埋伏並將他們的頭領都拿下,如此便能避免更多的戰爭直接擊破馬超與韓遂。」

  姜古卻道:「雖然這是個可以直接砍翻那幾個王八蛋的機會很好沒錯,但我還是討厭那個叛徒!我管他是誰,背叛自己夥伴的人遲早都不會有好下場--」

  翔又道:「總之,這對我們來說是個重大機緣,若成功在這場遭遇中劫殺了關西聯軍的將領們,那對我們軍團的好處肯定是多不勝數的。而且如此一來,我們便能直接開始展開了我們的下一步了。」

  「好吧,我這就去叫田槶,是時候出發了--」


  當雲走進房要呼叫他之時,先遇見的卻是躺在床上的李殘。他發覺是雲後,不疾不徐的開口道:「要去找韓遂了嗎?」

  雲答道:「對,要去找那個老傢伙算帳了,還要讓他把那危險的神劍吐出來。」

  「沉住氣,發生意外也記得冷靜點。」他的此番話雖短,但卻讓雲皺了一下眉頭。



  就這樣,公孫翔、夏侯雲、姜古、加上田槶,四人與約三十名軍營內的精兵立刻出發南下,快馬加鞭的往梁興所給予的地圖上面畫記之處,一間位於城外附近的大型煉鐵之廠,準備要與關中十將的各位再次「見面」。


  「子羿兄,其實我有點好奇--」趕路的過程中,田槶突然開口問道:「你就不擔心這是個圈套嗎?」

  「當然擔心過了,但不入虎穴則不得虎子,這是我們最快能打敗韓遂並奪回神劍的方式了。」公孫翔說道。

  「雖然小時候我爹有教過我不能隨便和陌生人走,但我希望這個陌生人是真的能幫上忙的--」雲也跟著說道。



  幾個時辰過去,他們一行人抵達之時正是烈日正午,只見該處雖然應為把大量鐵材送入此處的鼎爐集中提煉成鋼的煉鐵廠,但周圍卻一個人也沒有,荒涼的有些詭異。

  「看來就是這裡了。」翔看著地圖,行至廠前便率先下了馬,「把馬兒送到附近其他地方吧,我們要先埋伏,可千萬別被發現了。」


  悄悄的進入大廠內,炎熱的天氣使得此處更加悶熱。煉鐵的器材全都還在,甚至有一些進行到一半與剛完成精煉的鋼鐵還沒有運送走,可見這裡是特地為了今天才暫時停工的。

  按照事先的計畫分配,夏侯雲帶著田槶和幾名也善於攀爬的精兵躲在屋梁之上,公孫翔也帶左仁右易與一些士兵用並排的熔爐作掩護潛伏,姜古則在最接近中央空地的推車旁躲著,很快的所有人都各就各位完成。


  在大門口處做觀察的左仁回頭問道:「外面的人都準備好了,裡面的人躲好了嗎?」

  每個人都比出了完成的暗號,只有雲開口問道:「好是好了,但是他們要來了嗎?」

  翔回:「不,還有一個時辰他們才會到,因為半個時辰內他們才會派人至外面處搜索有無可疑人士,所以一定要更提早來才行。」

  「你開什麼玩笑!這裡這麼熱還要再等兩個時辰……」雲聽了後差點沒昏過去。

  「這次的行動非常重要,不但能一舉奪回神劍,還能一次性的直接瓦解關西聯軍,一定要確保萬全無虞。」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乖乖的按兵不動,扎扎實實的在悶熱無風的煉鐵廠中等上了足足一個時辰。可漫長的等待並沒有使他們失望,廠外出現動靜,先是有接連的馬蹄聲接近又停下,又有不少軍隊在整軍的聲音,他們便確認是有將領的確要來了。


  又過了一會,只見大門那開始有人走了進來,仔細一看,走進廠內一路到中央一起圍圈會合的十個人,就是關中十將一行人。他們果真如先前所敘,讓所有士兵都在外等候,只有他們十名將領能夠親自進到此處進行會談。


  馬超、韓遂、馬玩、程銀、楊秋、李堪、張橫、梁興、侯選、成宜,十人全數到齊。而梁興在走進來之時還朝公孫翔所躲之處偷偷的瞄了一眼。然而最為吸引正在觀察著姜古一行人目光的,便是韓遂腰際上,那把用普通劍鞘也藏不住其閃耀光彩的軒轅神劍。

  「很高興今日又能與各位在此會面,不過也就如同以往,其他多餘的話老夫不多講,就讓我等直接切入正題。」韓遂主持著會議,環視了周圍所有的同夥們,「孟起,請--」

  他做出讓步的動作後,馬超便上前一步,只見他手上拿著一卷竹簡,隨後大聲的開口說道:「我們關西聯軍結合了幾十萬胡漢羌民族,將不同的地緣與血脈集結在一起,就是為了要向曹操那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盜國大賊對抗,目的是為了爭取屬於我們自己的榮耀,爭取屬於我們自己的名譽,而不是甘於屈服在他的手下,等著遲早被他併吞甚至消滅!」


  此時夏侯雲不知為何突然變得有些緊張,發現此狀的田槶沒有多說話,只是握緊他的手試著想讓他放心點。


  「但是,我馬孟起的雙眼可不是這麼輕易就能被蒙蔽的--在我們之中,出現了私下與曹軍勾結,還企圖暗中剿殺我等忠心聯軍之人的叛徒!」馬超此話一出,大部分的人都立刻呈現出訝異的神情,卻不知他們是真的嚇到還是假的嚇到。

  「誰、叛徒究竟是誰?」張橫第一個站了出來,指著每個人的鼻子兇惡的問道。

  「豈有此理,我等是要將西涼之軍帶至中原發揚名威的人,怎能容得下勾結曹操如此背叛之舉!」馬玩也站出來罵道。

  「是啊,叛徒還是自首吧,否則被發現了只會死得更慘罷了。」楊秋跟著說道。

  「既然發現了有人試圖暗中背叛,那還煩請孟起將軍把話說開了吧--」韓遂說完,把腰上佩戴的軒轅神劍拔出,並專注的看著神劍上的光澤微笑著。

  「李堪--」馬超對他揮了揮手,李堪便露出他那詭異的咧嘴大笑,隨後暖身似的用雙手開始各轉起破風扁刃。「梁興就是叛徒,把他幹掉!」

  「什……」
  一瞬間大刀就從眉心劈下,其力之大與速度之直接砍入頭骨深處,根本來不及做任何辯解的梁興就這麼被爆頭斃命。

  見情況如此的不只是所有埋伏之人,連其他將領感到驚訝而不自覺的退了好幾步。


  「還有馬玩,他也是叛徒!」馬超伸手指向他,眼神充滿著不滿的殺氣。

  「怎麼可能!我完全是忠心……嗚--」馬玩也還沒說完一句話,一把劍就從背後直接穿刺他的胸口,待他倒下之後才見出此劍人為成宜。

  韓遂陰險笑道:「所有人都聽好了,跟著老夫的乖乖的做事,有好處肯定少不了你們。但,要是敢再讓老夫發現任何類似的非分之舉,下場恐怕還不如這幾位此的那麼痛快。」說完,沒想到他突然就將高舉的神劍揮下。

  「啊--!」一聲慘叫回響在整間煉鐵廠中,那悽慘的哀號還不斷的持續著,「嗚啊--啊……」那是侯選,他的右臂卻掉落在地,僅存的另外一隻手也只能摀住被砍斷而湧出鮮血的關節處。

  「老夫知道你在暗地裡調查有關我軍的私情,但基於你當了老夫和孟起這麼久的狗,這次就饒了你一命。要再你有什麼不軌之舉,下場你很明白。」韓遂還將神劍上所沾的鮮血甩在了滿臉驚恐失措的侯選臉上,隨後轉身過去並從容的大聲說道:「辛苦在這裡埋伏已久的各位了,不過可惜只讓你們看了場鬧劇而已,老夫為此實在深感歉意。因此老夫特地準備了人馬要好好的招待你們,希望你們享受這場由鋼鐵帶來的鮮血盛宴--」

  話說完,廠外闖入了幾十名關西精兵,每個都手執大刀闊斧的殺氣騰騰,看起來各個都不是好對付的角色。

  「走了,隨老夫回營寨。」韓遂就這麼帶著所有活著的將領離開,神劍當然也就這麼不翼而飛。


  事已如此,夏侯雲一行人也深知再躲下去遲早會被發現捉殺,機靈的雲先吹響了第一聲哨聲,姜古馬上就從推車旁持刀殺了出來,充滿狂野與狠勁的突擊一下子把敵兵都殺的措手不及。

  「那裡有人,拿下!」見敵人呼喊向姜古所在位置,雲幼吹響第二聲,隨後自己觸發影刃並拔出長刀後就直接與屋樑上的人跳下去空襲敵兵,再次成功奇襲。「怎麼會從天上--」


  第三聲哨聲接連響起,其餘躲在外圍的人便一齊由內外包夾所有敵兵,儘管人數實際上較少,但卻成功運用戰術造成了一陣混亂。

  第四聲哨聲後所有人都看向夏侯雲,他將手指向大門外,示意不可戀戰必須直接盡快逃亡,所有人便跟隨其指揮邊戰邊退,很快的大部分的人就都殺出一條血路並逃出了煉鐵廠內千鈞一髮的危機。


  但即便奔出門外,關西兵仍跟著殺出來。還來不及全員重拾馬匹逃亡的他們又打算面向他們,準備要背水一戰,忽然不知從何處又天降一人,落下之時直接斬飛了近十名敵兵,待塵土散去一看,才發現那居然是來到潼關一帶後失蹤已久的郭傲。

  他一樣手執長戟,方出現就以一敵寡的連斬數名敵方精兵,並且於作戰空檔之時以手向後揮,那是示意先讓友軍逃跑的意思。

  公孫翔見是可靠的他一夫當關,也就順著齊意的喊道:「全軍撤退,直接退回總軍營!」

  郭傲仍站在原地揮戟作戰,在他們每個人撤退之時雲不忘回頭擔心的看他孤單的背影,仍在為了他們的安全努力的守住門口奮戰著。





  回到了軍營之內,所有人幾乎都是從馬上累的摔了下來,各個幾乎都癱倒在地上,見狀的李桃與營內士兵馬上一齊過來關照,而李殘也拄著拐杖緩緩的走了過來。

  「這下不妙了……他們已經摸清我們的底了……」公孫翔一邊喘著一邊說道。

  「別慌--」姜古卻在喘息中有些微笑的說著,「那是他們以為他們摸清了,這才剛剛開始而已……」

  「那接下來的該怎麼辦?」田槶問。

  「好好吃飯……好好睡覺……然後我也不知道然後怎麼辦……」夏侯雲說著說著,不自覺的整個人的身體稍微抖了一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82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鬥智|古代|背叛|黑吃黑|戰爭|埋伏|反埋伏|高潮|轉捩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鷹之道:... 後一篇:[達人專欄] 《鷹之道:...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me01511各位
小的在此(實際效益不好的管道)大力的宣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