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這是暗殺者的我與病嬌同學的戀愛喜劇?!【第一卷—第一章】暗殺者的他

作者:伊瑟│2018-12-06 18:17:13│贊助:72│人氣:2233

  總之先放個第一章上來,繼續開始積稿積稿積稿( ᐛ ) ᕗ........

  為何會創作這部小說,詳情請見這裡( ᐛ ) ᕗ




  世界和平……對程墨柊來說是一個可笑的空談。

  身旁的她是個對現實懷有無限憧憬的理想主義者;而程墨柊則是被現實所逼迫,做出脫序行為的現實主義者。

  如同兩個世界的相近線,雖然他們無限相近,但終究不會相交。

  後來程墨柊才明白,沒有所謂的和平存在,也沒有真正的混亂。一切都只是自然法則下所產生的規矩與闊論罷了。

  然而經歷過無數沙場的他,今天依然還能站在這裡的理由。

  毫無疑問的,他是個勝利者。

  手中緊握著沾滿血液的尖銳利器,身上的燕尾服飄散出一股黏稠難聞的鐵鏽味。

  ——以及身旁即將失去溫度的冰冷屍體。彷彿毫無痛苦般,露出了安詳的笑顏。

  為什麼不恨我——程墨柊如此詢問。

  躺在地上的人,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轉頭看向他,什麼話都沒有說。換來的最終只有一陣沉默。

  今天他也是一如往常的完成目標了……

  只不過,程墨柊認為,他的任務已經失敗了。

  暗殺者只要失敗過一次,就是任務告終的時候了。

  白色的大地上,綻放著一朵堅韌的鮮紅彼岸花,努力的抵禦著寒風,想辦法不斷成長茁壯。

  但最後花兒還是抵抗不了天氣的寒冷,終究枯謝了。

  寒冬中,一個人影悄悄離去。留下那還未開放,就早已凋零的花朵———



真正對的或錯的事情,大概只有那百萬分之一的少數吧……然而,我則已經錯了一次。



第一卷—第一章:暗殺者的他


  從很早以前我就認清了一個事實——我是位暗殺者,是個能為了國家的利益幹盡各種骯髒事的人渣。

  從小開始國家為了要讓我能夠完美的殺人,培養了我詭異的心理素質。把不對的事情糾正為正確的,要把這種行為合理化、且化為常態。

  帶著疲憊不堪的身軀,每天接受著超出身體能負荷的訓練,同時接受著洗腦式教育,調教自己成為無情無理的殺手。

  沒錯,我是個不折不扣的殺人鬼,是個在沙場上揮舞利器之人。

  然而,如果我這位殺人鬼,目前就坐在白陽中學二年一班教室最後排的窗邊,看著早晨窗外的學生在操場上追逐,揮灑著青春的汗水的話……

  那一定是一件很諷刺的事情吧——我如此無謂道。


  現在是早上七點四十分,大部分學生都已經進教室早自習了。

  有的人安靜在座位上看著今天下午要考的數學,眉頭深鎖的死背公式;也有的人將椅子轉了個187度跟身後的同學、隔壁同桌討論昨天連續劇或動漫的劇情。

  整個教室看起來,就只有我跟這裡的所有人最脫節吧。

  在一年前的某個機緣之下,我脫離成功國家的控制,隱藏了自己殺手的身分,成為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當時我以為終於能過上平凡的生活了。但從踏入這個班級的那一刻起,才發現自己早就是跟這所謂的「現代社會」,沒辦法扯上半點關係的人了。

  真是個可笑的結果。明明自己也有想要過自由、想要當一般人過,卻被這無情的世界給一腳踢翻了。

  俗話說的好。當上帝給你關了一扇門,也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但前提是這扇窗戶下面沒有斜坡,一踏下來不會跌個狗吃屎再說。

  我把手撐在桌子上,無奈的托著臉頰,打算就此小瞇一下。

  果然天不從我願,教室響起清脆的腳步聲。教室此起彼落的吵鬧,也逐漸靜謐。

  面對全班的異樣,我早就習以為常且心裡有底了。

  儘管閉著雙眼,但隨著「喀—喀—」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我也感受到有股尖銳的視線正緊抓著我不放。

  那是宛如蟒蛇為了不讓獵物脫手,進而將牠死死綑綁住的那種會令人窒息的、蘊含某種狂熱殺意的視線。

  在蟒蛇的眼中,我彷彿就像是肥美的兔子。

  因為隨時都能品嚐,所以不用操之過急,只要慢慢等待上鉤就好,是這個意思吧。

  但很可惜的,貓抓老鼠的遊戲中我最討厭當獵物了。

  我睜開雙眼,用常人看不出帶有敵意的眼神,掃向那視線的主人。

  烏亮濃厚的黑色長髮傾瀉至腰際,像烏鴉的羽毛一樣又黑又亮;精緻成熟的五官擺脫高中生青澀的印象,散發著優雅的氣質;如陶瓷般細緻的臉龐泛起淡淡的紅暈,令人格外的想品嘗一口。

  時間彷彿為讚嘆她的美艷與高潔而停止了。

  與我的視線疊合。如同狩獵者捕捉著逃竄的獵物,『她』露出了冷豔的笑容,仔細打量著我。但在眾人眼中,那是猶如花朵盛開的美麗笑容。

  儘管承受著全班目光,她仍無視這股沉重的壓力,筆直地走了過來。

  最終,她停止在我的座位旁。

  「早安,程墨柊同學。」她露出了靦腆的笑容,然後將側背包放在我右邊的同桌上,坐了下來。

  夏洛曦——這是她的名字。

  班上相當受矚目的一個亮點,溫柔得體、成績優秀,同時也是學校的校花。跟我這種人相比,根本是相對的存在——到昨天傍晚之前我是這麼以為的。

  我一語不發,把桌子拉離開她的座位一段距離,瞇起眼睛警界著她。

  然後我下意識的墊起腳尖,把右手兩根手指伸進鞋跟裡——

  「喂,別人跟你打招呼你用這種態度是怎樣?」

  大概是看我對夏洛曦的舉動感到不爽,一陣粗魯的聲音打斷我的動作。

  「嘖。」我不悅的跟著全班同學望向聲音的來源。

  是一位身體相當高大、身材還算結實,且長相英俊的男性。而他正坐在桌子上,輕蔑的看著我。

  身旁還有兩個男同學,大概是他的跟班吧。一個高高瘦瘦、另一個則是矮矮胖胖的。兩人也在那嘻嘻笑笑,顯露出他們兩個低俗的氣息。

  我皺起眉頭,同樣不發一語的看著他們。

  有些男人總想要展現自己的氣魄,就是為了要吸引喜歡的人注意。這種狀況我一段時間看下來也屢見不鮮,而眼前的這幾位學生正是最好的例子。

  從我剛才的舉動看來,的確很像在對夏洛曦毫不掩飾厭惡吧。大概班上某些人,包括那個坐在桌子上的都看在眼底。

  但很可惜的,我有這個想法,卻沒有那個意思。

  剛才純粹只是為了保護我自身安危的行為罷了,因為我明白身旁的夏洛曦,不是一個普通人。

  「啊啊,沒關係的楊岳同學,我只是看他好像有點心事重重的,想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而已。況且跟同桌同學打招呼也是很正常的嘛,不用在意那麼多喔。」一旁的夏洛曦替我打了圓場,露出為之動容的笑顏。

  「原來如此,夏洛曦同學還真是溫柔啊。」坐在桌子上的同學笑了笑,又朝我瞪了一眼,回頭繼續跟他兩個跟班討論我聽不到的事情,時不時將視線看到我身上。

  ——原來那位高大的男性叫做楊岳啊。

  來到這所學校將近兩個月了,一直到剛才才發現自己記住的名字只有少數,或許是我還不習慣團體生活吧——又或者,這群人的名字根本沒那個價值記住。

  我不想自討沒趣,趴在桌子上假裝睡著了。反正大家現在視線都在我們附近,夏洛曦也不會傻到在這裡對我出手。

  對我來說要了解教室的氛圍,簡直比一般的偵察任務還要難搞。

  平凡的日子過久了我才明白,這東西是名為「氣氛」的麻煩之物。如果想在這裡擁有容身之地,必要先會解讀氣氛。

  ……誰想那麼麻煩啊,看別人的臉色活下去?

  可笑。我的人生早已被掌控過一次了,還要我被掌控第二次?我還倒不如直接死於任務失敗吞毒自殺算了。

  「吶吶~洛曦姐有沒有看昨天的連續劇啊~」一個女同學走過來興奮地問道。

  「都已經當了兩個月的同班同學了,不用那麼見外還加敬語喔。有啊——」夏洛曦仍保持著笑容回答道。

  「周末要不要一起去逛街啊~」「妳這個手環哪裡買的啊?我也想去買一個~」

  風波平息之後,一群女同學聚到我的座位旁,正確來說是夏洛曦那女人的旁邊一搭一唱的聊著。

  問她各種你想得到想不到的話題,簡單來說就是女性之間的閒話家常啦。夏洛曦也都耐心的回答她們所提出的問題,時不時露出和藹的笑容。

  在場的男性也時不時看向這裡的風景。

  當然,目光焦點幾乎都是在夏洛曦身上。

  「啊對了,你昨天有東西掉了喔,程墨柊同學。」夏洛曦聊到一半,突然轉頭過來對我說道。

  嗯……?昨天有東西掉了?我不記得我遺落什麼東西啊……

  我假裝睡眼惺忪的起來,揉了揉眼睛。

  「嗚…!」然而在看到那個東西之後,我罕見的動搖了。

  但也只有那麼一瞬間,要是被這女人察覺那就麻煩了,因此我努力保持鎮定。

  「來,這是你的『鋼筆』喔,下次注意別再弄掉了~」

  她就像是預謀好的,從袖子的領口抽出一枝純黑外殼的鋼筆,在手上用俐落的動作轉兩圈之後,將它擺到我面前。

  是什麼時候掉的?今天早上我明明就有確實回收好遺落下的鋼筆啊?!為什麼還會有一枝再她手上呢……

  我腦中有無數疑問打轉著——

  不,冷靜點……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呃…嗯,謝謝……」我有點不知該如何面對……

  尷尬的說了幾句感謝的話,我接過她手中鋼筆。期間還被她以疾如閃電的速度偷摸了手指,讓我打了一個寒顫。

  隨後她裝作若無其事的回頭聊天,視線沒再看來過這裡。

  之後不管我怎麼想,都還是覺得不可能跑到她手上,回頭再去檢查身上哪裡有遺失任何一枝好了,現在有比這個還重要的事情。

  我打開筆蓋,想檢查是否有異狀。

  「果然嗎……」我暗自嘀咕。

  鋼筆的芯頭被整個連根給拔除了,一枝筆就這樣失去作用了。

  更近一步的拆開,我更發現墨水管裡面的墨汁全都被放光了,手法相當熟連練,且沒有留下半滴墨。

  把整個墨水管拿出來後,我發現裡面還有一張捲起來的紙條。

  我皺起眉頭,拿出鋼筆內的紙,發現還有上面還打了一個小蝴蝶結。

  我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解開。

  但我沒有馬上打開紙條,用袖子遮住口鼻,我才慢慢攤開紙。

  這麼做的用意是為了以防打開之後,有水銀之類的有毒物質轉化成氣體飄進入氣管。因為只要有吸入一點點這種東西,身體就會癱瘓,更嚴重也有可能致死。

  雖然我不曉得她是否會用這種伎倆對付我,但以防萬一比較微妙。

  靜置10秒後,我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閱讀上面的內容。

  『鋼筆裡面可不能塞危險的東西喔~墨水管裡的麻醉藥我就拿走啦~』

  「……」

  我流下了冷汗。雖然早就預測到會是這樣了,但還是有點吃驚,為何她會知道我的鋼筆內藏有麻藥——我昨天明明沒有打中過她任何一次。

  同時我的眼角也稍微瞄到了,夏洛曦轉頭過來,對我露出微笑。

  那個笑容,就跟昨晚的笑容一樣,既溫柔也讓人陶醉。那深邃的眼眸,宛如無法看透的深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78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悠閒紅茶(冷藏中)
夏洛曦的城府看起來很深的樣子呢

12-07 21:56

伊瑟
是啊是啊( ᐛ ) ᕗ12-08 16:10
嵐鈴
難道是殺手家族的大小姐xD

12-08 17:53

伊瑟
哎呀呀( ᐛ ) ᕗ
殺手家族什麼的都只是浮雲!
病嬌絕對比任何殺手都強( ᐛ ) ᕗ12-08 18:18
幻喵喵
誰也別想惹病嬌,誰也別想(邪笑

12-08 20:52

伊瑟
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啊啊啊( ᐛ ) ᕗ
咳咳!差點又崩壞了( ᐛ ) ᕗ12-08 22:47
青炎
病嬌甚麼的 欲罷不能

03-28 20:51

夏提雅·布拉德弗倫
這個是R18嗎

04-13 09:04

伊瑟
emmm後期會有R18劇情,但不是現在就是了( ᐛ ) ᕗ04-13 09:09
夏提雅·布拉德弗倫
推爆,有R18就有看下去的動力了

04-13 09:19

絕怪
遇見同行了嗎?

06-18 07: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him20030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暗殺者與病嬌?!【新作發... 後一篇:這是暗殺者的我與病嬌同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