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ream Chasers!夢想研究社  1-16 臨危不亂

作者:SleepyZz│2018-12-04 20:42:46│巴幣:0│人氣:60
旭:「無情工商、不斷插入;CP滿載、毫無保留,採用的是我們Inzel三十二核心六十四執行緒──」

主播台上已經放滿約三小時賽程以來,廠商拜託他們工商的處理器、顯示卡和主機,把他們的臉都要蓋掉了。

熊:「賽評怎麼不轉播比賽,改成無☆情★工☆商★了?」

旭:「感謝大家今天漫長的陪伴,今天的比賽大概再十五分鐘就會結束,馬上就要放飯了,最後再來工商一波,算是給廠商的殺必死吧?很快很快,等我們把社長秒殺就結束了。」

熊:「可惜他不是O渡,茶O只要兩分鐘就結束了!現場看來已經退燒不少,已經走掉一半的觀眾了,但我們主播台上要共體時艱!再爛的比賽也要血汗報完!哈哈哈哈──」

本來應該對主播台上的言論好好反擊一番,但現在我有更忙的事情(鏘──)

「幹什麼啦蘇密!你知道自己正在幹嘛嗎?」

「這句話是我想問的吧?你一言不和就抄起摺疊椅要往我頭上打是怎樣?」

滷蛋的摺疊椅縱向要往我天靈蓋上劈,我則是橫向用坐著的面防禦助了攻勢。

「這還用問嗎?不是有人希望贏比賽又希望我留下來,現在不就在想辦法解決了嗎?」

「抄一把椅子起來打人就叫解決方法?你說這是什麼鳥方法來著?」

鏘──

旋轉一圈以後滷蛋把摺疊椅橫向要往我的腰劈來,我反身有點勉強地擋住。

「當然是用剛才電競社的做法啊!直接把人打暈用緊急條款讓我遞補上去不就行了嗎?我會克制下手的力道,懂?低能兒!」

「那種方法不用打死人也辦得到!找個藉口說我感冒不就行了嗎?又沒有人真的會追查!」

「撒這種謊你良心不會痛嗎?老是把做人要腳踏實地這句話掛在嘴邊的人不就是你嗎?幹話王!做人要師出有名啊!」

鏘──

滷蛋重新用直劈要往我天靈蓋打來,差一點就猝不及防,可是會直接進醫院的呢!

「師個麻痺啊?把人打到腦溢血送醫你良心就不會痛嗎?你他媽的到底誰比較像幹話王?」

「不──會──!」

「還有你哪來的自信可以直落二贏下那個武僧玩家和那位紅蓮的打手?手下敗將就給我滾一邊去!」

「喂喂,這兩個人一直是這副蠢樣子嗎?」

May用一種心累的表情轉頭問Frank道。

「「誰先的啊臭傢伙?蠢蛋只有他一個人!」」

然而我和滷蛋異口同聲回答了。

「別擔心啦,很快就會有結果了,事情很快就能被解決,你看蘇密拿摺疊椅的手已經在發抖了,等等應該會換黑人滷蛋上去。」

「你也好不到哪裡去……不勸架還語帶歧視罵盧碇彥黑人什麼來著?唉……」

May的臉色更沉了。

鏘──

我和滷蛋的摺疊椅就像交鋒的騎士把雙劍敲在一起般互相面對面卡住。

「放心吧,我們從國小認識就有一個共識──如果解決不了問題,那就把製造問題的人解決吧,大不了等等我們一起抄把椅子,把這兩隻吵個不停的傢伙打暈,一切就安靜了。」

罐頭則用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安慰道。

「還有人記得你們今天是為甚麼比賽的嗎……」

May扶著額頭。

「年輕人工作務實一點好嗎?不要怪像我這樣的神人,要想想自己不足的地方!」

滷蛋邊噴口水邊罵。

「你這哪學的慣老闆語錄!到底一個已經打輸的人可以多不要臉啊?年輕人都只想著『記仇』,應該先看看自己做了多少努力吧?」

「廢話!這種時候當然是上演完美的王子復仇記啊!身為主角的我說一句:『還沒有……我的挑戰才剛要開始呢!』來個帥氣的逆轉勝不是嗎?」

「滾回家作你的中二大夢!你這個賴皮的鐵蛋,都幾歲的人還不懂得認清現實啊?你不是已經快十三歲了嗎?」

「你智障啊?十三歲不就是『中二』國中二年級嗎?那我又做錯甚麼啦?」

「你不要理他他不就不會騷擾你嗎?」

May發表了聽上去很有意義的忠故──

「你這又甚麼慣老闆──呃不,應該是『慣家長』的言論,試問如果有人一言不和拿一把摺疊椅往你左臉敲,你可以轉成右邊給他敲第二下嗎?對這個低能兒只要有一秒鬆懈掉,下一秒我就進棺材了!誰知道這個強迫症的天兵會接著對我幹甚麼?」

事實卻是沒有任何功用的廢話。

請參賽選手進場~請參賽選手進場~廣播這麼說道。

「好了啦!去山下吃飯,你們兩個都吵死了。」

Frank把滷蛋往後方跩住衣服拉走,滷蛋手中的摺疊椅摔到地面鏗鏘作響──

雖然我覺得只是因為Frank真的又餓了,所以他今天才想勸架。

不知哪時已經消失的Ken、留下窩在一旁受驚不知所措的布瑞茲、還有生無可戀的May,我走向通往舞台的大門……




「我真的完全搞不懂你們欸……」

我一手扶著額頭,一邊看著自在啃著炸雞和漢堡的他們。

「蘇密是你們小學時就認識的朋友──」

「「「並沒有!」」」

講到這裡三人不管嘴裡還含著食物,異口同聲地否定我。

「那你們三個人今天到底來幹嘛啦!」

「來玩電腦的──咕嗚……」

簡略回答後,滷蛋便把吸管塞進嘴巴裡。

「雖然May你嘴上很擔心他,但現在跟我們一起坐在鵜鶘漢堡的你已經是共犯了喔。」

罐頭補充著。

「我現在不就在關心他了嗎?我現在還看著直播啊,到是你們為甚麼只把我跩出來,布瑞茲還在休息室看轉播呢!」

我確認一下手機上的轉播畫面,剛才比賽開始時發生設備上的失誤,所以比賽被中斷了,從我們坐公車下山的期間到現在,比賽都尚未復賽。

「為了基♂情」

滷蛋從嘴中拔出吸管,講完又再插回去。

「別再開我玩笑了好不好……你們還記得這是關係到社團成立的比賽嗎?蘇密為了這個這幾週都四處奔走,正常人看到你們都這樣看別人笑話早就絕交了吧?」

「這你就不了解他了,蘇密可是那種想做就會拚老命去做的人喔。還有他是很容易因為緊張而失常的類型。」

聽起來,Frank總算像是要給我個正經的解釋。

「像是他以前就因為太害怕考試考差,在SS國中的入學考考了超級爛的分數,大概是二三十分左右吧,我們寫考古題的時候他的分數少說也有將近六十,最後算是狗屎運撿到被理事長破格錄取進來的。」

「因為SS國中對他來說意義重大,如果沒考上這裡,就不能再跟罐頭還有我同校,同時也代表著自己不如那個讀SS國中更直升高中的姊姊,一想到這裡,那傢伙甚至開始熬夜讀書,比我們這兩個考前一天才寫考古題的還要認真個幾十倍,成績卻只有我們的一半不到。」

「聽起來Frank你和罐頭真是令人火大的人啊,而且你們是不是忽略掉滷蛋了,這個故事裡沒聽到滷蛋的存在啊,滷蛋又是怎麼考上SS國中的啊?」

「滷蛋?他跟蘇密差不多分數啦,不過他沒唸書就是了,那傢伙不知道為什麼爬進SS國中,原先只有我們三人組有志進這間學校。」

「爽啦幹!」

而滷蛋似乎完全不想反駁Frank調兒啷噹的評價。

「所以啊May,回到正題,對蘇密那種類型的人來說,越重大的事情越是要說服他用吃飯般自然的方式面對,所以才用這種態度跟他相處,了解嗎?」

「你少講了一點很重要的事情吧,Frank。就是我們並不支持這個傻子真的創一個社團,繼續往下幹這件事情。」

罐頭接下Frank的話。

「我一點都不看好蘇密創這個社團,說到底這種不知存在意義的『助人為快樂之本』社就只存在在漫畫中,怎麼會有人想在現實實踐它啊?還有他一點也不清楚SS學生的個性,就算創社了又怎麼會有人委託自己的煩惱呢,要在現實世界找一群陌生人商量煩惱你辦得到嗎?」

「更甭提蘇密是那種平凡到不行的『庸才』,既沒有甚麼了不起的才能、口才、EQ,只憑一股熱忱就想當一個社團的社長,身為他朋友──應該說是姑且,不想看這傢伙又把自己弄得遍體麟傷回來吧。」

「像他這種容易被壓力與情緒左右的類型,等他學會控制自己的感情,還有認清自己要做甚麼再說吧,別再三天兩頭想把我從實驗室裡挖出來了。」

「我的看法與你相反喔,你成熟過頭了陳罐頭。」

Frank毫不猶豫地反駁。

「就因為他個性不成熟,所以才這麼有樂趣啊!」

「對罐頭你這種能力優秀的人來說,知道目標、確立目標、付諸實行以最小化浪費,一切非常理所當然;但是蘇密那樣的人啊,不是不知道目標,而是『就算努力了,卻經常白費工夫空轉』在不斷的失敗裡面反覆質疑,最後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

「在我們這年紀就把自己培育成一台『解題機器』可是會對人生失去熱忱的喔!在眼界不大的情況下就篤定每件事的因果,像是篤定蘇密會輸掉一切,只會讓自己變成無聊的井底之蛙呢!」

「就像我們四個老走在四條不同的歧路,聚在一起永遠沒有意見整合的一次,每次都是不斷衝突與吵架,相處起來才這麼有意思不是!」

Frank做出一段超齡的解說,實在很難想像眼前這位跟我同齡──

「在啦幹!馬的智障喔!協力的隊友怎麼都這麼智障啊!幹!」

對比坐他們旁邊的那顆玩手機飆國罵的蛋真是匪夷所思!

「隨便啦,少來實驗室一直煩我就行了。」

罐頭依舊未改那張彌勒佛般的笑臉,單從表情感受不出情緒的起伏,究竟是認同還是否定呢?

「現在就知分曉了吧,比賽早開始打了不是嗎?」

「咦?對齁!」

低頭一看手機,兩邊早就開打了,三戰兩勝的賽制蘇密先馳得點,目前比數是一比零。

大概因為今天是例假日沒有學生,看餐廳二樓沒人,我把手機的聲音調到最大。




熊:「……這邊竟然由夢研社的社長拿下第一盤,使用的是我們比賽從來沒看過,在遊戲冷門的『雜技盜賊』的套路。」

旭:「我覺得這一場會輸的原因是因為對方用很偏門的套路來破解武僧,而且這個鳥到爆炸的玩法只有少數愛好者,不在我們常規賽會拿來分析的大數據裡,下一場應該就會修正打法了。」

熊:「前一場夢研社利用角色高跑速易閃避,閃過武僧的招式後在場地佈下陷阱和遠程攻擊讓武僧難以行動,慢磨來取勝,這一場武僧勢必要抓準進攻的距離,不要給對手有機會設陷阱了。」

旭:「這個盜賊玩法很偏門,利用特殊技設陷阱還有必殺技的擊飛效果,再加上盜賊可以在各種方向射飛鏢牽制對手,打斷武僧行動與削血。本來這種設陷阱的特殊技被設計來補足盜賊控場不足,但會破壞盜賊高爆發力而綁手綁腳,犧牲盜賊高爆發以求對地圖控制的設陷阱,雜技盜賊在我心目中也只是個樂趣玩法。」

熊:「還有一點是盜賊的上位職業沒有陷阱型的特殊技,只剩下暗部的高爆發或者刺客的中距離飛鏢攻擊,所以雜技盜賊不能轉職,要把技能點都投資去一轉的招式,換言之這職業的技能挺好猜的,只有單調的一轉技能,不會起太大變化。」

熊:「好的經過剛才設備檢查後比賽重新開始。武僧這邊不給機會衝上去,『小往大來』就往你臉上貼,而盜賊選擇『替身』瞬移到武僧背後,武僧立刻用『大往小來』回頭滾接上『否極泰來』把盜賊踢飛,這是Y選手看見K選手用過的套路,調整技能樹以後的修正版,從夢研社社長吃驚的表情看來完全沒有料到對方的行動!」

旭:「不是只有你會出奇招啊!讓你看看你夥伴的招式吧!」

熊:「起身前武僧在盜賊面前擺好架式,盜賊的『替身』還在冷卻,起身以後只是用輕攻擊輕輕往前揮空,旋即被武僧一段流暢的『乾坎艮震』的衝拳加上肘擊接『巽離坤兌』的前踢搭配迴旋腿『天地乾坤』那上鉤拳打至高空補上最後的『風雷巽震』扭過身最後重擊一招鐵山靠,吃好吃滿!」

旭:「唸到都要背起來啦!這招真的很好用呢!」

熊:「可是盜賊的體質很差啊!他的血量剩三分之一不到又被打進角落,難道勝負已定了嗎?武僧在招式結束後又擺出架勢,他這次想用什麼方是收尾呢?」

旭:「盜賊這邊無路可逃,但注意他還有一招『替身』可以瞬身,加上最角落處『小往大來』的移動判定會有點偏差,不適合再用一樣的方式避開,可能要考慮氣功壓制的方法。」

熊:「盜賊選擇原地設置陷阱『尖刺陷阱』給武僧很大的空檔進攻,武僧選擇接『巽離坤兌』的前踢就要一腳踢上去,卻在踢中前接上必殺『孟章嘯天』大氣功砲,但盜賊這邊反應也很快同樣用必殺技『疾風.斷首刃』由下而上挾帶氣旋的斬擊,這個判定──」

旭:「盜賊這邊出招略快一點,武僧被打飛到半空中,盜賊補上一個跳躍的普通攻擊把武僧打飛到更遠,之後利用特殊技原地設下多個陷阱,讓自己踩在陷阱上,周圍都是陷阱武僧就很難攻進來了。」

熊:「還是被對方拖到時間了嗎?現在盜賊躲在陷阱堆裡丟飛鏢,武僧則是反覆用『澤風大過』『無妄之災』氣功波來抵銷攻擊,兩邊僵持不下。」

旭:「盜賊持續不了太久,陷阱是有時間限制的,再沒幾秒陷阱會自動消失,武僧就有空檔切入了。」

熊:「這邊等到陷阱消失以後,盜賊停止動作,改成原地連打輕攻擊,在原地一直來回揮短刀,人物還會像跳針一樣不斷有「嘻──」「噫──」「哈!」「歐拉──」的語音,十分……菜鳥的一種做法」

旭:「這是新手常見一種消極抵制對方進攻的做法,對方如果切入就容易被短延遲的普攻拗到一兩下。但老手就知道可以換角度或者抓準普攻間隔的延遲進攻。」

熊:「武僧這裡沒被他挑釁,繼續擺架式用『澤風大過』『無妄之災』氣功壓制,但盜賊在氣功每發快命中前反身使用『丟飛鏢』特殊技打消波,盜賊這個舉動像在挑釁,看武僧何時要攻進來。」

旭:「武僧這邊要好好考慮喔!現在他的血量占優,壓力理應壓在盜賊身上。而且貿然進攻可能會再被『疾風.斷首刃』換一波血。」

熊:「盜賊這邊是放棄治療了嗎?開始跳空用普通攻擊亂砍,讓自己的破綻和延遲變得更大,連放陷阱都省了?那你選個會用陷阱的盜賊幹嘛?」

旭:「武僧這邊找到機會進攻了!靠著『天地乾坤』來一發對空的昇龍拳,盜賊在被打中時用『替身』瞬身到武僧背後,接著頭也不回跑了!跑了?真是匪夷所思。」

熊:「趁著空檔盜賊在畫面右邊補了幾個陷阱,難道他想放滿整張地圖嗎?可是時間剩約一分鐘,接著盜賊又躲在陷阱叢裡面不出來了。」

旭:「這盜賊是要等輸了嗎?你血條還差一大段啊!」

熊:「武僧稍微想追上去,卻被地板上的『尖刺陷阱』限制住,要是踩中角色會被短暫束縛無法移動與使用技能,所以武僧小心閃過陷阱和陷阱間的縫隙慢慢進逼,是必要在下次『替身』冷卻結束前進攻,或者等到時間自然結束,看來武僧這邊還是選擇積極進攻!」

旭:「不過盜賊這邊,在武僧跳過一個個陷阱時不斷用『丟飛鏢』牽制,真是利用道具到極限的道具狗啊!」

熊:「好在武僧這邊反應很快,接連躲過飛鏢和陷阱,盜賊又被逼上牆角,這回打算怎麼閃開呢?」

熊:「盜賊是不是不演了?直接想用衝刺砍擊砍向武僧,武僧一個『小往大來』滾向前避開,接上『大往小來』滾回盜賊的面前──但是被預先放好的陷阱抓住,盜賊平砍四下在終結動作補上摔技將武僧摔進陷阱叢堆。」

旭:「真的很賤……等對方踩中地板陷阱上鉤再慢慢打。但武僧血量還是佔優,時間剩三十秒左右,選擇站在陷阱裡不動,是在等陷阱消失還是時間結束呢?」

熊:「好像也沒必要進逼了吧?對方打得那麼消極,我方又佔優,拖到時間完不就行了?」

旭:「這次換成武僧消極了,進入架勢狀態絲毫沒有移動,回敬盜賊一個守株待兔的戰略。」

熊:「最後時間,盜賊只能不顧一切的衝刺,要做最後的切入──」

旭:「武僧選擇必殺『潛龍勿用』貼到對手背後要補上連段,盜賊使用『替身』瞬身到武僧背後的剎那接必殺『疾風.斷首刃』由下而上挾帶氣旋的斬擊並且在出招剛結束判定擊飛前快速接摔,這最後的傷害竟然──」

熊:「以些微差距追過去了!直落二由夢研社這邊險勝!」

主播台上一片靜默,雖然看不懂遊戲,從主播的播報也能得知,這贏的很險。

熊:「其實我們剛才都分析過了,盜賊的招式是很少的,整場遊戲不外乎『丟飛鏢』『替身』『陷阱』加一個拖時間的必殺技,是很好掌握對手動向,但武僧打得沒有上一場的好、沒上一場冷靜了。」

旭:「其實這一場……武僧這邊真的有點手賤……盜賊的『替身』在對手不攻擊的情況下是不會瞬身的,攻擊觸發到對手的『替身』才會生效瞬到背後,以武僧剛才的魔量是可以停一下,去打『孟章嘯天』這種無法防禦的必殺指令,絕對比常識普通攻擊來得好喔。」

熊;「甚至是站直消極地等對手打過來,對手因為一連串空招沒瞬身,要回身的延遲時間一定不夠回頭消血,打完必殺技時間就結束啦沒辦法接摔,就真的是……唉……真的被這種凌亂的亂打給嚇到啦!」

熊:「好……好的……請大家休息三分鐘,迎來我們壓軸的王牌最終戰,究竟紅蓮的暗部能否破解這麼消極的雜技盜賊呢?廣告回來我們繼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59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