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BL完結】祭品的道別吻 第十五章

作者:梅勒@糖門梅在此│2018-12-04 20:22:24│贊助:28│人氣:351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  
  現代‧些許奇幻‧明星‧陽光攻冰山受

  演藝圈裡,李哲熙與闕之珩向來有「王不見王」的傳聞。
  事實上,李哲熙確實不喜歡闕之珩──光是看到那個工作態度散漫、除了裸露演出有點看頭外一無是處的漂亮洋娃娃,他就倒胃口!
  不料新戲開拍,堅持不用替身的他從六層樓高度摔了下來,當場斃命……本該如此。

  「想活下去吧?」惡魔誘人的嗓音在耳裡迴旋,「既然如此,要不要與我訂下契約呢?」
  他要活下去。
  那麼,去找個愛你愛得願意付出性命的人,為我獻上祭品吧!──

  本就不覺得是輕鬆的生意,沒想到契約不只有時限,還限定對象?!
  那個至關重要的祭品,居然是討厭鬼闕之珩……

  上一章連結:〈第十四章〉
  資料夾連結:《祭品的道別吻》 
  ──────────────────────────────────────────
  隱藏於高級住宅區巷弄的義式餐館,以典雅的黑色大理石砌出門面,兩盞燈將店名照得發亮,門前兩盆植栽欣欣向榮。

  闕之珩跟著李哲熙踏上暗紅色地毯,一進門,暖木色櫃台映入眼簾,笑容可掬的服務人員迎上前,接著帶他們入席。

  餐館內燈光微弱,每張桌子擺放著小巧的燭火,橙黃光影渲染出溫馨的氣氛,給人一種舒適又溫暖的空間感。

  闕之珩沒有料到,這一頓晚飯,吃得比想像的更意猶未盡。

  沒有談及妹妹病況,亦沒有討論拍攝進度,李哲熙侃侃而談,由過去拍攝的趣事,聊到童年生活。

  或許氣氛渲染,或許酒精作用,闕之珩也娓娓道出過去,那些不曾與人分享的往事出了口,由此不再壓在心頭,將他解放。

  抬起頭,只見那雙黑眸溫柔又專注,倒映出他的影子,產生一種正被對方全心包容的感覺。

  他漸漸放鬆下來,揚起連自己也沒發覺的笑容。

  不知不覺,擺盤精美的提拉米蘇送上眼前。

  意識到美好時光即將結束,闕之珩竟有些悵然若失。

  燭光搖曳,浪漫的光影映襯那張翩然俊雅的臉龐,深邃的眼眸柔和似水,噙滿笑意地凝望他。

  闕之珩的心被燙了下,不由自主垂下臉。

  「……這間餐廳價位不低吧?」

  儘管李哲熙隻字未提價格,菜單上也沒有註記,闕之珩依然從其他細節,意識到餐館的等第。

  位於高級住宅區、周圍客人一身精品名牌、精緻又道地的義式料理,以及身為藝人最意外的是,吃飯期間,儘管打量的眼光接二連三,卻沒有人真的上來打擾。

  若是一般餐廳,早有粉絲衝上來了。

  李哲熙不置可否一笑,優雅地搖晃酒紅色液體,「你覺得好吃嗎?」

  「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晚餐。」闕之珩坦率地說,忽然發出遺憾的唏噓,「要是寧寧也能吃到就好了。」

  「那我們下次帶她來吧。」

  沒料到李哲熙如此直截了當,闕之珩怔愣半晌,接著露出笑靨。

  「她會愛死你。」

  「她本來就很愛我,畢竟我可是她的偶像呢!」李哲熙沾沾自喜,表情特別神氣。

  耳邊似乎響起妹妹過去說的話,闕之珩晃了晃酒杯,一時間陷入回憶裡。

  李哲熙也不打擾,舀了口提拉米蘇,細細品嘗綿密的口感,幸福的滋味充盈唇齒,讓他不由地笑顏逐開。

  許久,闕之珩抬起頭,深邃五官在搖搖晃晃的燭光下格外柔和。

  「以前,寧寧只要在電視上看到你,就會滔滔不絕說你有多好。」闕之珩扳起手指,從正直、溫柔、體貼一路數下去,忽然發出一聲輕笑,「那時候我特別討厭你,搞不懂你到底哪裡值得她喜歡。」

  李哲熙扯了扯嘴角,表情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心底一陣忐忑。

  他很長一段時間都把闕之珩視為眼中釘,直到進入這個劇組,以始料不及的方式打破過去刻板印象。

  想起自己屏棄厭惡的真正原因,李哲熙沉下臉,一直被忽略的罪惡感突如湧現,潮水般將他吞沒。

  「但現在,或許有點明白了。」

  李哲熙心一緊,迎著罕見的歡顏,微醺的俏臉有些迷茫,顯得惹人憐愛。

  他古怪地笑了下,不敢直視對方。

  「……你不會對我放下戒心了吧?」

  闕之珩輕挑眉梢,淺褐色的眼眸瀅瀅地,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在李哲熙看來,這個反應就是默認了。

  「不、不,你別這麼輕易對一個男人放下戒心啊!」李哲熙猛烈搖頭,動作有些滑稽,「你想想,如果我其實和洪副導一樣,只是想潛你的登徒子怎麼辦?」

  闕之珩啜了口紅酒,低低笑了一聲,「那就和姦吧。」

  李哲熙嗆了下,一口紅酒差些噴出來。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他忍不住問。

  闕之珩揚了揚嘴角,自顧自拿起點心杓,將提拉米蘇放入口中,顯然不打算作答。

  李哲熙陷入沉默,胸口跳動著紊亂的心思,一時無法釐清真正的感受。

  一抬眼,清秀的臉龐映入眼簾,受酒精影響泛起淡淡紅暈,宛如鮮嫩欲滴的蘋果,讓人想要咬一口。

  這一眼,讓發緊的胸口隱隱作疼。

  「我注意到了。」李哲熙裝作若無其事,「你是那種喝了酒會變得口不擇言的類型。」

  「說不定是我對你比較多話。」

  李哲熙啞然失笑,「看來你不只醉了,還醉得不輕。」

  闕之珩晃了晃玻璃杯裡最後丁點美酒,仰起頸子一飲而盡。

  「……或許吧。」垂下臉,他細如蚊聲。

  感受到氣氛變得微妙,李哲熙再度沉默,沿著骨節分明的長指向上,睇著白皙的手背出了神。

  忽然沒了交流,裝有提拉米蘇的器皿漸漸空了,直到一乾二淨。

  準備離開時,兩人紛紛露出不捨的表情,美好的時光總讓人流連忘返,儘管尾聲有些瑕疵。

  闕之珩掏出皮夾想要付款,櫃台人員卻回答已經結清了,也不肯透露價格,顯然受人囑咐。

  隔著落地玻璃門,外頭等待的身影看來厚實而可靠,他推門而出,跟上對方。

  夜裡的風颯颯襲來,刺骨得讓人瑟瑟發抖。

  李哲熙向前跨半步,掩去絕大部分寒風,並催促闕之珩將大衣扣上,急切的關心讓耳根發燙。

  「……下次換我請你吃飯。」闕之珩不好意思地說,同時扣上大衣的牛角釦。

  聞言,李哲熙笑得富有饒味。

  「意思是……之後你會主動約我嗎?」李哲熙忍不住調侃。他們之間的互動幾乎都是他主動聯絡,電話也是,今天也是。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空。」

  「如果是你邀約,我會想盡辦法空出時間。」

  「你可是個大忙人。」

  「你不也是嗎?」李哲熙忍不住笑起來,半晌才收斂笑意,「不過我說到做到,只要你約,我就為你騰出空檔。」

  闕之珩頓時一怔,想了好一陣子也無法確定對方的意思,栗褐色腦袋縮入寬大的衣領,發出心不在焉的嗯聲。

  兩人漫步在人煙稀少的街道,默默不語。

  不知何時開始,若有似無的曖昧在他們之間縈繞不去,光並肩而行就讓人心跳加速。

  他們不自覺放輕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就將難能可貴的氣氛戳破。

  忽然間,闕之珩皺起眉,腳步也隨即停下。

  「怎麼了?」

  見他一語不發,疑惑的視線直勾勾盯著前方,李哲熙也循著望去。

  森晃晃的冷光在壞了路燈的街道上一閃一爍,宛如一團鬼火在半空飄浮,讓人不由自主凝眸,想一探究竟。

  鬼火逐漸靠近,終於進入光照範圍,原來那是道漆黑的身影,寬大的帽T遮住絕大部分臉龐,僅露出一小截下顎,從體格來看,似乎是個男人。

  直到那人拔腿衝向他們時,才注意到方才的鬼火,是那人手裡一柄銳利的刀刃,反射森冷光芒。

  兩人大吃一驚,下意識轉身要跑,卻太遲了。

  刀刃如毫無阻礙般穿過衣物,筆直地捅入腹部。

  挾帶冷意的硬物瞬間沒入體內,像是要把五臟六腑全部凍壞,李哲熙打了個哆嗦,慢慢低下頭,不敢置信地望著那雙緊抓刀柄的手。

  與此同時,一股熟悉的味道撲入鼻腔,甜甜的,一時間無法與記憶重疊。

  不等他思忖,刀刃倏然抽離,溫熱的血液刷地湧出腹部,四處登時漫布令人作嘔的鐵銹味。

  「李哲熙!」闕之珩驚叫失聲。

  顧不上逃跑的犯人,闕之珩攙扶住寬厚的肩膀,將面色慘白的男人拉入小巷,免得引起騷動。

  他讓李哲熙靠著牆,同時俯下身檢視對方傷勢。

  「你沒事吧?哪裡受傷?你……」四處亂碰的手,在腹部觸及又濕又黏的觸感。

  意識到那是什麼,闕之珩狠抽一口氣。

  用力扯開李哲熙緊抓的大衣,只見深藍色的牛津襯衫上,宛如綻開一朵妖豔的罌粟,放射狀地愈發爛燦。

  眼前倏然一黑,曾學習的急救知識一個也想不起來,他用掌抵住患部附近,同時手忙腳亂掏出手機,急得快要哭出來。

  「撐著點!我馬上叫救護車,我……」氤氳瀰漫眼眶,迅速凝聚成水珠,在眼角搖搖欲墜。

  此時,李哲熙終於回神,一把捺住闕之珩撥電話的手。

  「我沒事。」

  李哲熙強作鎮定,來自腹部的疼痛正逐漸消失。

  他很清楚現在的自己是不死之身,而剛才那一刀也不是往契約印記捅,既然如此他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只是不清楚詳細療傷機制。

  「流這麼多血還沒事!」

  闕之珩狠瞪一眼,忽然被用力擁住,他下意識想要架開緊貼的胸膛,又深怕害對方加重傷勢。

  「你別鬧了,得趕快叫救護車!」他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

  「我沒事,真的。」見闕之珩不信,李哲熙再次重複這句話,「你先冷靜下來,我真的沒事。」

  「我怎麼可能冷靜!」

  闕之珩仍手足無措,怎麼也聽不進李哲熙的話。那件衣服上都是血,可怕的血腥味正撲入鼻腔,似曾相似……

  「你好好看清楚,我沒有受傷。」

  抓住顫慄的肩膀,李哲熙沉聲重申,不似開玩笑的表情終於令闕之珩暫時冷靜下來。

  他緩慢地掀起上衣,隨意抹了抹被血液打溼的腹部,露出毫髮無傷的皮膚。

  闕之珩伸手觸碰結實的腹肌,來來回回確認沒有傷口,一雙不敢置信的眼神怔愣著,不知所措。

  儘管如此,懸在半空的心沒有因此鬆懈。

  「你看,我真的沒事。」李哲熙展示般攤開手,任由闕之珩繼續檢視,「應該是拍戲用的那種道具刀和血包,所以你不要擔心,不是我的血。」

  「真的嗎?」

  闕之珩忍不住詢問,這句話就像打開話頭,心底的疑問蜂擁而出。

  知不知道對方是誰?最近有沒有得罪人?他怎麼取得道具刀和血包?為什麼大費周章嚇他?難道只是惡作劇?

  問題接連脫口,大部分都沒有確切答案,明明眼前人仍活蹦亂跳,神情也不像受傷的人該有的,闕之珩胸口還是疼痛欲裂,生怕對方只是裝沒事。

  許久,闕之珩深深吸了口氣,口中的問句隨即消停。

  「……你在擔心我嗎?」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闕之珩低吼。

  李哲熙一怔,望著倏然垂下頭的青年,抿緊的紅唇特別委屈。

  「我沒事的。」壓下罪惡感,他輕輕說。

  闕之珩應了一聲,悶悶地,沒有抬頭,嘴唇咬得更緊了。

  「……闕之珩?」這次沒有回應。

  李哲熙伸手,像是碰觸易碎品般,小心翼翼捧起始終不肯抬起的臉龐,淺褐色的眸子這才迎向他,眨了眨,眼角還噙著淚光。

  他呼吸頓窒,情不自禁吻了上去。

  僅僅事隔一週,柔軟的觸感卻比想像中更讓他朝思暮想。

  愛憐地舔舐緊閉的唇,捧在雙頰的手指略微收緊,接著以溫柔的態勢撬開齒列,深入口腔。

  交織的呼吸逐漸急促,在喘不過氣前,李哲熙不捨地退開。

  「……之珩。」他低喚,輕撫反射水光的紅唇,又欺身而下。

  原本只是單方面的索求,烙印般蹂躪毫無動靜的唇瓣,自顧自纏捲不斷躲藏的舌,直到對方一反常態,動作笨拙地追上他,血液彷彿瞬間沸騰。

  四片唇緊緊相貼,在彼此的口腔來回追逐,不斷交纏在一起。

  壓抑的情思,終於在此刻爆發開來。

  在隨時都可能有人不小心看見的小巷裡,他們失去控制,一次又一次交換濃烈的親吻,貪婪地索求彼此,將一切拋諸腦後。

  李哲熙忍不住想,如果可以,多希望時間能永遠靜止在此刻。

  或者,如果可以……不是別有企圖而開始,那該有多好?

  ──────────────────────────────────────────
  下篇連結:〈第十六章〉
  ──────────────────────────────────────────
  後記:


  最近和人相處讓我感覺,果然還是好想要遇到一個願意了解我,也願意體諒我,並不會看漏我有在努力的戀人。

  會這麼想的原因恐怕是,心底有點不平衡吧(對大學的摯友

  我自覺對對方的關心很足夠,對方目標是考公務人員,我也一直作為他身邊的存在,該傾聽則傾聽、該鼓勵則鼓勵,也曾陪著他咒念不把他努力當一回事的家人。

  可我呢?

  我在逐夢的努力好像總是被冷眼,被不斷說「你應該沒有我這麼忙」,說到我的煩惱也只是冷冷掐斷話題,遇到課業上的報告也好像漸漸以他自己為中心,有意無意催促組裡的別人,可別人(如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啊,需要這樣嗎......

  我知道每個人付出、關心的形式都不同,我很清楚。

  但還是不免讓我懷疑,這些關心是否在他人眼中是多餘的?



  我果然還不成熟啊,人生就是使勁地學習呢。

  我很喜歡終身學習這個理念,希望自己能好好活著、好好努力、好好汲取新知,成為一個更好更完整的人。

(點圖進入FB粉絲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58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勒|系列|長篇|連載|自創|BL

留言共 4 篇留言

一根雪糕(syouyu_ice)
哇-/-要開車了嗎wwww

12-04 21:56

梅勒@糖門梅在此
還沒~~
車塞在路上了,還得再等等(掩面12-04 22:25
虛無
別想太多,世界上只有美金才能被所有人喜愛

別讓自己後悔就行了

12-05 03:30

梅勒@糖門梅在此
虛無!!!我也想要美金!!(伸手
放心、我明白的~~
會期待讓所有人都喜歡的,也只有政客了~~

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更認清自己的想法和渴望,並付出更大的決心呢XD
現在好像還沒有下定決心,明明心裡一直想當成志業看待,卻又一直往現實屈服。

我覺得自己應該更認真,讓家人也看到這份認真。12-05 17:18
莉卡
梅勒加油!不要在意別人的看法~~
最近剛好也跟朋友聊到未來
兩個人都是長輩說啥做啥 渾渾噩噩過了很長的時間
結果到頭來什麼夢想什麼目標都沒有 連興趣也沒有
只想要好好的休息(耍廢)

12-05 21:03

梅勒@糖門梅在此
謝謝莉卡!!!
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冬天感受到了冬眠的呼喚,最後有一點點憂鬱+懶惰,雖然也很努力抵禦怠惰的誘惑哈哈(捂臉
加上友誼遇到了點問題吧......

其實我覺得適度的耍廢是很好的,做事做到無愧於己就行,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這是我最近的口頭禪)
有夢想還是要拚,但腳踏實地慢慢來,眼光不要放太遠,盡量端正心態(像我就是一度心態歪了,現在要重整回來,真的很不容易...12-14 18:48
維尼熊
老師我有疑問 (高舉熊掌

"(睇)著白皙的手背出了神。"
為何這句突然變成不是台灣話的感覺?

"聞言,李哲熙笑得(富有饒味)"
富有饒味是正確用法嗎?

12-06 01:52

梅勒@糖門梅在此
查了一下發現正確應該是富有興味或饒有興味,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誤用,現在終於讓你幫我抓到啦XD~

「睇著白皙的手背出了神」我個人覺得還算通順耶,不過「了」感覺是贅字,刪了感覺更好!!12-06 10: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tina0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完結...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完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ate12345大家
小屋歡迎參觀支持,有很多動漫消息,感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7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