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公會故事接龍】第八週

作者:鱈魚│2018-12-01 18:09:06│贊助:60│人氣:243
接龍順序名單:


劇情負責


畫面負責

星辰(grace0930) PEi(keroro252)
楓影(a123sd) 東方米苦較(miku2624507)
東方米苦較(miku2624507) kilga(gafamu57)
邪惡布丁(edward109) 卡夠(empty89513)
サザンクロス(Akamine) 我想想(hohaho)
沛寶(bg2305) 山本魚(ycro52)
約瑟(Josephhan818) kilga(gafamu57)
鱈魚(SnowFish0516) 卡夠(empty89513)
夯特大大(hunter4016) 東方米苦較(miku2624507)
烯歐兔(singch0822) 我想想(hohaho)
藍月熊(panny2828278) PEi(keroro252)
末日(frankrozen) 山本魚(ycro52)
==============
下一週是這兩位接棒,請簽收~
夯特大大(hunter4016)
東方米苦較(miku2624507)

縮圖這麼邪惡,應該的!

另外,我覺得我會被幹爆,因為黑長直——藤本櫻她⋯⋯。沒事,自己看!

==============

  「莉莉妳現在聽好,妳們立刻把林文遠給揍到趴下,不管是用魔法還是物理!」手機那頭傳來趙敏焦急的聲音,而且還夾帶著齊木雄的慘叫聲和呼呼作響的風鳴聲,似乎正坐在什麼高速前進的物體上。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們正準備要做。」剛接通手機的莉莉冷冷地看著坐在巨型殺人鯨上的林文遠,心裡說有多氣就有多氣。

  「抱歉我現在沒時間解釋,總之妳們可以使用致命攻擊,反正他現在已經不是常人了。」伴隨著齊木雄那呼天搶地的悲鳴聲,趙敏隨即掛斷了電話。

  莉莉看著掛斷電話的手機螢幕,接著瞳孔開始轉成深綠色,還將自己的手伸進了裙子裡面亂掏。

  「雖然我不知道林文遠先生發生什麼事,但是⋯⋯。」旁邊的冬末似乎見怪不怪,還一邊說話一邊把髮飾取了下來,在手上連翻三圈。久未現世的銀灰色機械弓再度出現,銀色且半透明的魔法箭矢也一並架在了弓上。

  「如果你執意要攻擊我們,那麼我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冬末身上的白色短袖襯衫和紅色百褶裙在弓箭現身的那一刻也自動變成戰鬥用的黑色緊身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休羅斯先是愣了一會兒,隨後開始瘋狂大笑,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

  「吾乃伊邪那美之孫,天照大神之子休羅斯!而汝等之力,終將為吾等所用!」休羅斯端坐在巨型殺人鯨背上,舉起手中的藤蔓製長劍一一指向眾人。

  首先他指向還在朝自己裙子底下亂摸的莉莉薇爾,讓她不禁全身毛髮直豎,深怕休羅斯等一下又射出什麼奇怪的水砲。「白毫矮人,隱晦於深谷,其陣可破萬法,精五行熟八卦。」休羅斯歪了一下頭,隨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就是白毫族首領的轉世?噗哈哈!一位剛剛還想要吃掉這麼可愛的物種的貓女?」

  「就算現在我們有動物保育法,但可愛不是阻止我吃他們的理由。」莉莉薇爾說完,一把靛藍色的機械十字弩終於被她從裙子下面掏了出來(不要問怎麼做到的)。

  「哼哼哼,希望妳等下不要嚇到蜷縮發抖,因為這樣才有與吾一戰的價值。」休羅斯出言嘲諷,接著他來回指向冬茉與小龍說。

  「銀蓮之女,乘龍而飛馳,其箭可劃碧天,雙掌可撕大地。」接著他皺了皺眉頭,像是看到了什麼奇形物種一樣。「所以我說冬末妳啊,為什麼沒有騎在小龍背上?」

  「喔,林文遠⋯⋯,應該說休羅斯。你就這麼想死嗎?你要知道在魔法狙擊課程中,我連小龍都不用騎就能稱霸校園了,何況是在小龍背上的我。」冬茉冷冷地看著休羅斯,接著舉起自己的機械複合長弓,接著從小龍的背後往上一跳,後者也很有默契地恢復成那二十公尺的龐大黑色身軀。

  「我和莉莉是彼可敬的對手,亦是絕配的戰友。」一弓一弩;一上一下,互補的對準了休羅斯。「所以,你還要攔住我們嗎?」

  休羅斯將藤蔓劍高舉過頭,接著將發出綠光的左手抓住劍身,將一層濃到能流洩出綠色毒氣的力量加在了劍上。

  「哈哈,這樣才有我記憶中那位『銀蓮之女』的姿態啊。雖然比起戰鬥,妳的黑色緊身衣讓我更興奮就是了。」

  「木靈之體,藤索繫萬牆,其毒可滅眾生,百草千花同心。我可是吸收了『木靈之體』的存在,而汝等⋯⋯,也終將成為我的餌食!」

  藤蔓劍變成了噴吐著毒氣的巨大藤鞭,往三人的方向狠狠揮來。


=======*分隔線*=======

  「藤本櫻老師,你這是做什麼!」吉野櫻吹雪憤怒地朝手持烏骨木魔杖和藍色長戟的藤本櫻大吼,然而他此時衣領的部分被長戟給勾住,整個人懸在空中,而圍在他身邊的投刃也被打到一一嵌進牆壁。

  至於吹雪的使魔英櫻?很抱歉,他是屬於治癒系的,而她現在正默默地躺在地板上。

  「吹雪你⋯⋯,對於神話歷史理解程度有多少?」、「誰管妳那麼多啊,總之快把我放下來啊!」吹雪手一揮,投刃從四面八分往藤本櫻刺去,然而⋯⋯。

  「喝!」藤本櫻先將長戟往上一揮,讓吹雪整個人騰空。接著長戟在不到一秒內輕易擊落所有的飛刃,同時魔杖也放出了大大小小的高壓水彈,把距離比較遠的也一並打落,威力甚至不輸長戟。

  最後吹雪連一絲一毫都沒有傷到藤本櫻,只能楞楞的從空中落下,還掛回她已經立在地上的長戟。

  「『人魚太子,召以鯨豚鯊,其戟可分青海,夜明珠蔽天光。』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這句話?這是在《華夏古史新解》中提到的一段話,內容是敘述遭伊邪娜美所控制的,五位戰士強大之處。」藤本櫻一邊說一邊把一顆散發光芒的寶珠拿出來,隨後吹雪感覺方才盯著他的視線感竟然消失了!

  「妳現在說這些是在⋯⋯,難不成!」、「對,你想的沒錯。」藤本櫻朝吹雪甜甜一笑,接著緩緩地說。

  「我就是人魚之子轉世。」、「老師你是男的!」藤本櫻僵住的笑容掛在臉上,兩人同時說了不同的話,此刻情景說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老師『你』下面把有多大啊,別難我這樣,我下面可是很雄偉的啊。」吹雪對著藤本鷹說道。似乎是因為自己常年被看成是女性,所以一遇到袒露真實性別的藤本櫻,興致就特別高昂。
  「你這死小鬼。」藤本櫻先是給了吹雪腹部一拳,接著轉身高舉手中的烏骨木魔杖面向窗戶。

  「再說了⋯⋯,男生都是有大XX的妹子!」藤本櫻說完著話的同時,彷彿一道金黃色的真理之光正從窗戶落下來,撒在了藤本櫻的身上,說要有多莊嚴就有多莊嚴。

  「好勒,玩笑話就先放到一邊。話說我們因為經過千年之久的轉世,再加上依邪娜美力量減退,我們戰士早已脫離她的控制。」

  藤本櫻低下頭撫摸著趙敏臨走前交給他的魔杖,心理說有多感慨就有多感慨。因為身為魔法理論老師的他非常清楚,趙敏身上所背負的不死詛咒究竟代表著什麼。

  「而現在依邪那美目前被一分為三,分別是封印在斷焱山的不滅身軀;寄宿在敏敏身上的殘存魂魄;以及加諸於齊木雄名冶身上的詛咒力量。本來屬於同一根源的兩人就會彼此吸引了,現在當這兩份力量離開軀殼並直接接觸在一起,那麼⋯⋯。」藤本櫻抬起頭,眼神裡盡是驚恐。

  「依邪那美的身軀將會被龐大的力量吸引並突破封印,最後成功降世,而我們都會成為她的目標!」

  「所以林文遠才會如此熱衷詛咒力量吧⋯⋯。先等等,如果一切都是為了復活依邪娜美,那為什麼林文遠沒有一併搶走趙敏的魂魄?」吹雪先是點了點頭,隨後發現了盲點。

  藤本櫻緩緩垂下手臂,說出了自己的看法。「詛咒對於一個人而言是多餘的,所以被拔除還沒什麼。然而依邪那美的魂魄早已和敏敏的互相交融,如果輕易拔除,恐怕會有致命性。我想這正是林文遠給敏敏的最後一份溫柔吧。」

  兩人就這麼對望著,謎底似乎已經呼之欲出,然而到現在為止還有一個最大的盲點。

  「最後,藤本櫻你現在把我困住的理由是什麼呢?」雖然一切都十分合理,但卻完全不能解釋藤本櫻當下的行為。因此吹雪還是十分困惑,現在自稱已經恢復正常的『人魚之子』心裡在想什麼。

  藤本櫻冷冷的看著他,隨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我必須假裝自己是叛徒,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讓自以為和我同一陣營的休羅斯露出本性。另外我正依靠夜明珠的力量,暫時停止了他對我的監視,所以現在是分秒必爭。」

  藤本櫻將吹雪從戟上放了下來,接著府麼著他的臉頰,用最真誠的話說:「那麼吹雪⋯⋯,你願意擔當這次行動的誘餌嗎?」

=======*分隔線*=======

  眼看藤蔓朝自己猛揮,發現躲不過的小龍先是把頭往上一甩,讓冬末直接飛在空中,接著身體直接變回人形,讓藤鞭只能砸在岩壁上。

  「慘散箭!」而在空中的冬末熟練的同時把魔法箭架在機械弓兩側,直接三箭齊射,讓兩箭插在「烏魯木・海」的眼睛上,另一箭直接爆了休羅斯的頭。

  爾後小龍恢復原形,接住了從空中落下的冬末,這完美的雜技表演獲得一百分。

  「吼吼吼吼吼吼!」就算是身為藤霧星球上食物鏈頂端的動物,也敵不過雙目被機械弓同時插瞎的痛苦。龐大的身軀翻滾在洞窟內,震的岩石碎屑直落,不到一米高的白毛們再度瑟瑟發抖。

  而休羅斯則像是玩偶一般被輕易的甩了下去,腦門還插著一隻透明的箭矢,顏面著地讓箭矢直接從後腦杓戳了出來,像是綻放在黑色大地的血色花朵。

  「該死!」然而只見他左手抓住後腦杓的箭柄,接著用力一扯,嫣紅的血從傷處放射狀炸開,然後開始癒合。

  似乎因為趙敏她那『不死』的詛咒其實是範圍性的,所以跟隨趙敏千年之久的休羅斯,因而間接被影響,導致他身體也開始變得更加強韌,然而趙敏本人似乎沒有自覺。

  「趙敏的範圍性不死詛咒、林文遠的近戰記憶、木靈之力的劇毒,再加上我的狙擊。卑劣而低賤的汝等,吾實在找不到吾會輸的理由。」即使被烏魯木・海甩下、被弓箭射穿腦袋,但休羅斯整個人卻彷彿沒事一般,而且手上除了藤蔓劍還多了一把來福槍。

  「勝利⋯⋯,是屬於吾噗咕!」休羅斯話還沒說完,從冬末的視角能很清楚的看到他的喉嚨,被隱去身形的莉莉薇爾從後面用弩箭射穿。而冬末眼見機不可失,直接往還沒穩住身體的休羅斯衝去,一拳重擊了他的腹部,完成了一次協同攻擊。

  「汝,不要太得意了!」雖然被這一拳揍到差點失去意識,但是休羅斯還是往地上撒了一把種子,讓藤蔓從各處竄出,另外右手也開了一槍,射穿了小龍的胸膛。

  僵直狀態的冬末就這麼被困在了用藤蔓構成的監牢裡,而身上本來就有傷的小龍更是被一槍打裂胸口,衝擊力將他給往後帶,在岩石地面上澆上一條紅色血跡。

  「冬末!小龍!」雖然莉莉薇爾擁有隱身狀態,但她最大的敗筆便是在這時發出了聲音。只見休羅斯一個迴旋斬,藤蔓劍化作充滿劇毒的藤鞭,以圓形方式進行無死角的揮擊。

  伴隨著痛苦的慘叫聲後,莉莉薇爾嬌小的身軀撞在了堅硬的岩壁上。她能感覺自己肺中所有的氧氣瞬間被擠出體外,鐵鏽味充斥著口腔,劇痛的胸腔暗示著肋骨還斷了好幾根。

  「呦,白毫矮人轉世,汝等真應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脆弱而無助。」再度拔掉喉嚨上弩箭的休羅斯,看著不斷搖晃著藤蔓監牢的冬末和倒在地上抽搐的小龍,接著轉頭看著莉莉薇爾。然而莉莉薇爾也只能用朦朧的視線看著三人,感受自己正在流失的生命。

  「妳知道嗎,雖然我實在很想要先上了冬末。但自從我跟著趙敏千年以來,我似乎⋯⋯,對屍X有興趣了。」休羅斯露出了有些癡迷的笑容,讓莉莉薇爾眼睛瞪大了一些。此刻她感受到除了死亡外,還有令她感到更加害怕、噁心、厭惡的事。

  休羅斯:「我會一直看著妳的,直到⋯⋯,妳投身於象徵死亡的,奶奶的懷抱中。願奶奶,能帶給妳安詳的歸身之處。」

  莉莉薇爾緩慢而呆滯地搖了搖頭,然而已經分不清是因為毒發還是失血過多,總之她的視野越來越窄,只剩下那幅壁畫。

  ⋯⋯。那幅遭受休羅斯水砲射擊的壁畫,牆面開始潮濕剝落,竟然露出了隱藏在底下的圖案!

  「啊⋯⋯,那個拿著十字弩的貓咪好像我喔。」即使快要失去意識,莉莉薇爾依舊能清楚地看到那幅壁畫上頭有一隻和自己有87%像的貓咪——依稀可辨的茶色頭髮、茶色貓耳一路到手上那把應該不屬於那個時代的靛藍色機械十字弩。雖然充滿了奇異和不協調感,但卻讓宮澤莉莉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宮澤莉莉緩緩地闔上了眼皮,緊握弩柄的右手也慢慢放鬆。

  而在壁畫右下角的那隻貓咪、銀髮少女和那隻黑龍開始散發出光芒,隨後鮮豔的壁畫開始變得黯淡,似乎還有剝落的跡象。這樣的景象和和旁邊一位原本就很黯淡,拿著長戟的黑髮人影一樣。

  ⋯⋯。

  「救世主!黑獸肉!呼啊咕呼呱嚇!」白毛們不斷地高喊著,讓休羅斯有些不耐煩,但是他依舊把飢渴的視線放在生命垂危的宮澤莉莉身上。

  「雖然我是使魔,但是主從關係是什麼啊?」接下來是小龍的聲音,這讓休羅斯終於警覺過來。於是他左手舉起來福槍,右手將藤蔓劍打橫,緊急武裝自己。

  「滾。」同時休羅斯聽到背後傳來一陣平穩,但更多的是充滿殺氣的聲音。然而他連轉頭的時間都沒有,就看到自己腰部不知何時已經空了一塊,還可以看見自己腸子的斷面。

  咬著由白毛們偷偷強塞給她的玲瓏肉,冬末一掌拍飛了彷彿一開始就是可拆卸式的身體——休羅斯的整個腰部——。

=======*分隔線*=======

  「看來是時候了,希望這一次能將他一舉接滅,希望不要出什麼亂子才好。」藤本櫻看著假裝昏迷的吹雪,心裡祈禱能利用這句充滿能量的身軀,騙到處在虛弱狀態的休羅斯。

  過不了多久,藤本櫻面前赫然出現了一個魔法陣,緊接著像是某種召喚儀式一樣,出現了一具只剩下上半身,下半身則是由綠色的帶刺藤蔓構成的生物,而且還在滲出綠色的汁液罷了。

  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正是休羅斯。此時的他心中盤算著:既然沒能及時在戰士變強之前吸收力量,那麼只能先進行下一步計畫,也就是復活依邪那美。

  「人魚之子⋯⋯。不對,小櫻!」休羅斯一個箭步向前,讓藤本櫻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的計劃曝露了。但休羅斯卻再度往前靠近,還牽起了藤本櫻的手,讓在一旁瞇瞇眼偷看的吹雪尷尬無比。

  「嗚咕⋯⋯,你幹嘛啦!」藤本櫻先是呆愣了好一會兒,隨後面色變的潮紅,甩掉了休羅斯的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的同性婚姻法案沒有通過。」

  「不⋯⋯,不要誤會了(><),我才沒有喜歡你呢,哼!」休羅斯雙手插腰,隨後轉頭看著假裝昏迷的吹雪。

  只見休羅斯走了過去,捏了捏吹雪的臉頰,讓他菊花不禁一縮,深怕藤本櫻其實是在誘騙他尿尿的地方。好在休羅斯最後只是滿意的轉身離開,嘴臉說著「上好的能量,彌補傳送的損傷。」之類的話。

  「小櫻啊,冬末、小龍和莉莉薇爾都已經成功覺醒了,現在他們已經獲得了至少有當年二分之一的力量。本來我差一點就能吸收『白毫矮人之體』,但是趙敏當時已經到了洞窟門外,所以我不得不撤退,看來我們勝算似乎變小了。」

  「不過照你這麼說,莉莉薇爾應該會快就會喪命吧?」藤本櫻假裝漠視著敵人,實際上是想從休羅斯這邊再探出更多情報。

  休羅斯嘆了一口氣,接著轉身朝藤本櫻說:「那一切就要看趙敏的抉擇了。」

  「此話怎講?」、「現在那邊只有『銀蓮之女』和『白毫矮人』,沒有任何治療傷者的力量。當然如果趙敏願意使用法術,那或許還有挽救的機會,不過依我看那傢伙的個性,應該很難吧。」

  「雖然想要趁現在復活奶奶。不過現在,還是以恢復我的身體為優先吧。」休羅斯說完,便伸出手緩緩朝藤本櫻走去。緊閉雙眼的吹雪和不斷冒冷汗的藤本櫻都在等待著休羅斯最接近;最無戒心的那一刻。

  「小櫻啊⋯⋯,你覺得我奶奶依邪娜美怎麼樣?」休羅斯停下了腳步,站在了距離吹雪不到三步的位置,猝不及防的拋給了藤本櫻一個問題。

  「唔!那你自己覺得她如何?」沒有直接回答,藤本櫻轉守為攻的將問題重新還給了休羅斯。

  「我嗎?我覺得奶奶是為了拯救人類,我很憧憬不惜和家族展開內鬥的奶奶。」休羅斯轉過身,而藤本櫻則默默地看著休羅斯,沒有再接上話。「或許可恨之人,也都曾經可憐。所以當我知道你要和我聯手的時候,我心裡的壓力全部消失了呢。」

  眼見藤本櫻沉默,休羅斯接著說:「或許當我失敗的時候,我會因為壓力太大而步上奶奶的後塵,變成第二位『依邪娜美』呢~」

  休羅斯說完後,露出了一個苦笑,接著轉身再度往吹雪走去。眼見她已經離吹雪(陷阱)只剩一步之遙,但是藤本櫻心裡卻覺得好像被什麼東西哽住了,那種全身無力的感覺。

  最後,休羅斯和藤本櫻緩緩伸出了各自的雙手⋯⋯。

(未完待續)
==============
本章重點:
(1)銀蓮之女『轉世』:冬末+小龍;人魚太子『轉世』:藤本櫻;木靈之體:(被吸收);邪法古族後裔:齊木雄明冶;白毫矮人『轉世』:莉莉薇爾。
還有休羅斯你根本是失去記憶,那不叫轉世(==),我就當你說錯話了。

(2)依邪那美有三個部分:肉體、魂魄(趙敏不死能力,也能緩慢影響周圍)、力量(齊木雄家族詛咒)。

(3)壁畫底下是預知畫。誰畫的;誰遮的?我不是下周寫手。

本章大重點:
(1)藤本櫻是男的。

後記:
  參加這次的公會活動真的很高興。雖然從一開始我完全看不懂,但之後因為米苦和夯特的整理後,我終於能想出接續的劇情,真的是很謝謝他們的幫忙。

  那麼現在沒什麼好說的,藤本櫻現在是有大GG的妹祇,反正現在各種性別不明系,想要繼續嚕他或想要揍我的,都非常歡迎,總之就讓我們期待下一週吧。

  另外杭特你有點猛猛Der喔,這種詭異展開都能接,請受我一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25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約瑟
休羅斯變職人了XDD(你懂的

戰鬥描述還是一樣猛猛的[e12]

藤本櫻頂多是秀吉,絕不是男的QQ

12-01 19:36

鱈魚
不行~他就是男的~12-01 19:54
月河
接力寫小說耶 感覺挺不容易的 要沿用前人的想法

12-01 22:09

鱈魚
有些奇怪的地方,我就會選擇把前面的打掉。12-01 22:59
小PEi
恩......這話看完感覺滿微妙的030

12-02 16:38

鱈魚
各種詭異突發?12-02 22:30
沛寶._______.
ㄜ 這邊是發生甚麼事@@



這ㄍ(某人是男ㄉ)超展開我無法接受!!!!!(誤
阿還有,你484忘了放繪手小屋的連結......

12-03 15:32

鱈魚
只是性別超展開,OKder~
繪手在順序名單有連結啊12-03 16: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SnowFish05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職人・番外... 後一篇:[達人專欄] 職人・番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qsw36517ㄈㄓ
82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