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鬥智/鬥志》

作者:ilwiKAMINA│2018-11-29 04:41:37│贊助:44│人氣:301
前言與感言:

  ★特此感謝十六夜郎、+9神聖騎士卡、靜月名、水冥音、湛藍琴海、泫夜、Hsin各位公會夥伴們,提供關於心理諮商的相關討論。也因為夥伴,我才能構思到完備為止。
  ★雖然本篇小說不是活動用小說,但是即興創作版最初是發在公會,參與討論的也是夥伴,所以放入同一個資料夾。
  ★分類為推理驚悚,所以難免有犯罪情節,閱讀前請各位讀者斟酌可能有令人不舒服的部分。

正文開始:

  城市鬧區的一間咖啡店內,有個約略二十歲的年輕男孩端上客人點的東西後,就去清洗台幫忙洗淨每一項才剛被使用過的餐具。
  店主則是一邊工作一邊和坐在吧檯位置的好友兼熟客聊天。

  聊著聊著,這位朋友提起自己擔任店長的男公關店最近有點缺人手。咖啡店主忍不住用開玩笑的口氣問道:「怎麼?最近生意太好嗎?」

  「拜託,不只是生意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有人碰巧有事要忙不得不離職。」

  「這常有的啊!而且公關這職業總是日夜顛倒。」

  「不,不!這次離職的是服務生吶。一樣是端盤子打掃的工作,我們店的時間就是比較不方便,當然不會是人家的首選。」

  「這樣啊,」咖啡店主忽然轉向年輕人的方向:「你認為呢?信知?」

  正在把剛洗完的餐具擦乾水漬的信知茫然了一下:「啊?」

  咖啡店主稍稍講了自己的想法:「像你還有學貸要背,加上最基本開銷,還是不會考慮天亮以後才要下班的時間嗎?」

  「……看情況吧?」

  又有客人點的東西好了,信知趕緊先去廚房窗口那邊,把東西端到客人桌上。這一桌客人點的東西還不少,他分了幾趟端。這幾趟之中,他無意間聽到這桌客人其中幾個女生,小聲評語:「長得很可愛耶。」「是帥才對吧,很像Final Fantasy走出來的。」

  端完東西,又去別桌收拾乾淨,回到清洗台,竟然聽到店主說:「不然這小夥子就『借』你吧!」信知才在想又不是物品,什麼借來借去的,男公關店長居然認真回應:「不愧是換帖的,情義相挺。」

  「好啦,信知你就別一副快要被賣出去的表情嘛,除了本薪,他們店裡的客人會給你小費的。」


  雖然工作性質一樣是打雜小弟,但是夜生活時段還是讓信知有點吃不消。他在大學裡的課,星期一到五都有,畢竟心理學科系還有細分很多科目,有的時候還要去數學系修機率與統計和微積分,用於把數據製作成圖表或者模型(mathematical modeling)。所以打工的時間非常有限,星期五晚上到星期六早上還好,但是其他天數就要把工時分散。

  幸好店長還算好講話,同事也還算好相處。雖然更多奇怪的客人。

  某個星期六一大早,信知留下來洗酒杯和打掃,業績總是第一名的紅牌公關一邊卸遮瑕膏一邊和他聊天。

  信知的「職業病」又犯了,忍不住按照自己心理諮商的主修,分析起聽到的客人說的話。「不是我在說你,火哥,你的客人總是在向你訴苦現實中的壓力吧?可是你給人家太多粉紅色泡泡的話,問題可能更無解喔!」

  火哥這綽號,是來自熱情如火的狂野拉丁情人.Formosa version的簡稱,雖然這麼簡稱聽起來有點江湖。

  火哥解釋了一下自己不是不知道這些:「沒辦法,畢竟我們的職業就是扮演人家『精神上的假男友』,對方聽了覺得心情好多了反而是最重要的。」

  「老天,我看你們自己才是最需要心理諮商的。」

  「我是不用啦,但是Erik倒是令人擔心……啊,談論別人的隱私不太好!」

  火哥才剛住嘴,螢幕裡的新聞又在報導哪條路發生暴衝事件。不知哪一天突然話題很熱門的,特定某兩個型號的汽車,原本沒問題,後來卻突然很容易爆衝。不過神秘的是,通常維修過並且更換零件就沒事了,加上車子操作便利性和性能表現優異,車主不會馬上換車,還沒暴衝過的車主也不太會換。

  當然,這兩個型號,就是名牌貨中的名牌貨,而且是某些特定零件的一定要去原廠保養廠更新的那種。

  信知好奇心驅使下忍不住問:「你的客人會送你車子嗎?」

  「車子是不至於啦,但是機械錶和首飾少不了。」

  「也是很闊了。」

  「是啊。不然你也來做做看好了,搞不好連你學貸要還的都存到了。」

  「喂……我又不像你們,很會說出客人想聽的話。」

  「這可以訓練啊!」


  火哥居然沒在說笑,還真的跑去跟店長提議,而店長居然也採納了。更讓信知覺得自己被推下海的是,咖啡店主聽了這件事,居然不把他要回去,還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幫他換雇用契約。

  因為正好外型有點像一位日本七弦吉他手的緣故,此後他就開始以同樣名字,也就是
Yuuto這名字開始上班。

  當然,因為客人來這種地方就是要發洩生活中的壓力,所以免不了講的都是煩惱。Yuuto也總是心理諮商技癢,一不小心就分析起問題來了。
  一開始連他自己也認為客人應該覺得他很機掰,但是時間一久,逐漸掌握到專業分析和粉紅色泡泡之間的平衡,有了固定客群,變成一星期只需要上三天班就夠賺了。
  一樣的錢卻更少工作天就能賺到,這節省下來的時間,對Yuuto來說誘惑真的很大。所以短時間內他也辭不掉這份工作。

  還有個尷尬的經驗。有次Yuuto天亮下班趕緊換個衣服去趕早上必修課,但是髮妝卻忘記復原,被同學狠狠開一頓玩笑。
  男公關這職業,要提供有別於現實的幻想,所以打扮的越像ACG角色越好,也因此做造型免不了。
  有的時候Yuuto也會懷疑自己在咖啡廳就已經被設局了,那句Final Fantasy走出來的,只會讓店長更有把握他打扮完效果會更好。


  Yuuto後來還是決定跟店長堅持一下,把自己的上班日盡量集中在周末,不然卡到早上有課的話,像上次尷尬事小,影響上課精神狀態就本末倒置了。

  很幸運的,那位被說令人擔心的同事Erik願意跟他換。
  「真是太感謝了!」

  「還好啦,其實我反而不想在周末來。」

  Yuuto差點要問為什麼,但是終究住嘴了。這顯然是有苦衷的。

  也很不巧的,原因很快就出現了。這天要回家前,Yuuto靠近後門時,覺得似乎有人在門外等很久似的。但是也沒想太多就推門而出,沒有提醒在他後面出來的Erik。

  門外的人一看見Erik,就用命令的口氣說話:「老哥,你還不快跟我走!」

  Erik立刻用不管別人會不會聽到的音量,放聲大吼:「如果你又是來叫我回家的,還是快點滾比較乾脆!還有,你為什麼工作天也這麼有空啊?」

  「所以說,老哥,你又把別人的擔心當成什麼了?」

  「擔心?好偉大的擔心呀,偉大到,我明明從小功課什麼的都比你優秀,那兩個選擇性青瞑偏偏只鳥你,現在根本是嫌我害他們掛不住面子,叫你來妨礙我吧?」

  「你以為我們都不會想到這種吃青春飯的工作,是令人擔心在哪?」

  Yuuto完全不敢淌渾水,只敢一旁靜靜觀察。

  日後Yuuto終究還是跟店長打小報告了。然而店長只淡淡回應這狀況不是第一次了,並且他的家人有沒有給他什麼傷害很難說。

  這些雖然是別人家務事,但是也讓Yuuto覺得很感嘆。

  原本他有一點點羨慕像Erik那樣,在客人面前總是維持「詩人甜心」形象的人。一方面看起來聰明而有才華,一方面又顯得善解人意,不因優異之處而給人距離感。
  事實上不只夜生活場所,現實生活中需要人際交流的地方,也有某種程度的好處。

  如今,卻不得不認清,在名為Erik的這層包裝之外,卻是個為家庭關係有問題所苦的凡人。
  而且他還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雞婆,帶對方去學校的附設醫院做正規的諮商。


  又遇到上班日卡到早上有課。既然要趕上課了,Yuuto乾脆提議這天也有班的Erik,他的住處跟學校有一段是順路的,所以可以陪同他回去。

  Yuuto在目睹那次爭吵之後一直都有在注意像野生怪一般的,Erik的弟弟有沒有在附近出沒。甚至有觀察到這位弟弟總是把車子停在隔兩條街之處,然後再跑來公關店附近堵人。而且那台車還是最近很常上新聞的兩個型號其中之一。

  這時候,Yuuto還只想到,原來經濟狀況好成那個樣子的家庭,也會有本最難念的經。反倒是比較辛苦的自己家,家人都無論如何,一定鼓勵他完成學業,又很有默契的不在不對的時間過問他在打什麼工。

  店長和火哥提醒了一下,野生怪可不只那位弟弟,還有Erik的一位奧客。這位奧客在店裡當然不敢造次,但是會私下糾纏。不過遠遠就能認了,她也開那兩種車。

  半路上,弟弟和奧客都沒出現,倒是遇到Yuuto的一位常客在他們旁邊停下來,搖下車窗跟Yuuto打招呼,並且聊了一下。
  這位氣質尚稱知書達禮的輕熟女,提到她最感謝Yuuto的一件事,就是她真的跑去他們學校醫院的心理諮商,問題的解決程度也有些起色,不過她還是非常喜歡去店裡找他的。Yuuto一邊陪笑一邊想以後在學校沒事不要亂經過醫學院那一區。

  聊完常客搖起車窗,準備發動車子。Yuuto這時才驚覺,眼前這台車就是那兩個上新聞的型號的另一種。這位常客以往都是開別台車的,今天心情也太好了吧?

  驀地,車子在發動後暴衝往分隔島,把另一台車夾凹在自己跟分隔島之間。Yuuto先是一楞,Erik面無表情的把他拍醒。

  在民眾的報案聲中Yuuto慢慢冷靜下來,幫忙安撫原本在通勤的驚慌的學童。

  Erik繼續面無表情,盯著車禍現場,自語著:「太巧了……」

  Yuuto的常客沒大礙,被夾凹的車當中警察們拖出了整顆腦袋都沾血的車主。Erik仍然面無表情,甚至直到了那顆沾滿血的腦袋,在擔架上清理過傷口可以認出是他弟弟。直到了擔架要被送進救護那一刻,弟弟的瞳孔放大。

  當天的課,Yuuto都沒辦法好好上。他第一次見到居然有人對到院前死亡的親人是這種反應。他也很難想像到底是有什麼樣的恨意才這樣。
  不過,犯罪心理學的課,讓他不得不接受,現實就是有些恨透自己家人的個案。


  為了生活,Yuuto總得回來店裡照常上班。又是跟Erik都有班的一天。比較值得注意的是,這天也是那位弟弟的頭七,也就是說Erik連好親人的戲都不演。

  加上火哥今天不在,他們和其他男公關還要接受某些客人無理的比較。

  Yuuto感到鬱悶而喘不過氣之時,幾名刑警帶著逮捕令進來店裡。

  一些原廠保養廠的技師供出收了Erik的錢。
  如果只有目標,也就是Erik的弟弟和奧客出事,很快就會被發現。所以其他人用來做實驗並且有做最終防護措施。

  實驗成功了就執行計畫,Erik先一個人走在路上,等著奧客前來糾纏,然後跟奧客說去某處等他,以好像可以約會的口氣。接下來,裝做自己有考慮要回老家的口氣,打電話給弟弟,要求弟弟出來談談,當然也是報一樣地點。最後就是奧客出事死掉栽贓給弟弟的好戲。

  然而最大的失算就是,因為Yuuto的常客那天突然開了跟那個奧客一樣型號的車,弟弟又正好路過,以為對方是在纏著Erik講話,一時心急切換車道,卻觸發機關也衝向分隔島被撞個正著。

  不過,死錯人對Erik而言不痛不癢,只是少一個人煩他,如果技師們口風夠緊的話。


後記/碎念:

  男主角的靈感的確來自一名叫做Shinji Yuuto的七弦吉他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100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6 篇留言

虚ろな光
火哥可不只江湖感而以 根本凶炸了XD

然後出事的那兩輛車 怎麼說 我想到之前的藍寶堅尼"神氣"的事故@@

11-29 08:54

ilwiKAMINA
等等,藍寶堅尼的話真的太少人"養"的起了!XD11-29 13:05
煙嵐御風
你的客人總是在「像」你訴苦現實中的壓力吧?

本條不用回,可刪

11-29 10:19

ilwiKAMINA
已經訂正,謝謝!11-29 13:11
七咲千影
本篇以第三人稱的角度來描述故事,感覺上能夠比較平淡客觀地看待事件,不過相對地感覺也有些失去了事件當事人感情的張力,以這篇來說,個人是覺得用Erik的視角會比較有感。

整體而言,故事的節奏感不太好,感覺讀者開始意識到故事重點時,故事已經消耗掉一半的篇幅了,而重點的展開又給人特別快的感覺,因此感覺上前半故事的步伐偏慢,但是後半卻有突然爆衝的感覺。

故事中有些元素,個人是覺得減少敘述應該也不影響故事的進行,像是Yuuto生活的狀況以及他當男公關的方式與習慣,這些部分感覺是能增添讀者對Yuuto這個角色的印象感,可是若本篇的重點是在Erik和弟弟及奧客的事件上,上述關於Yuuto的描述就會感覺有些拖泥帶水。

本篇由於是從第三者的角度來看,因此Erik的私家事都只能從旁人的角度去看,所以感覺上其實不是很能體會Erik和弟弟的心結,而當然從Erik選擇的手段來看,兩人的過去肯定有過情感強烈的恩怨,可惜從旁人的角度來看,光靠幾句對話和Yuuto的感想,讀者比較沒辦法感受到那深切的恩怨。

整體來說,這篇故事給個人的感覺比較像是看了一篇社會事件的新聞,畢竟感覺連處在離當事者比較近的Yuuto都只是感嘆而已,距離更遠的讀者就更難置入Erik的心境去了解整個事件的因果。

本篇若能從Erik的人生歷程去編寫成故事,感覺上讀者能感受得到的東西會比較多。


最後,其實一開始看到標題,我原本以為是像死亡筆記本那樣,你來我往的心理攻防之類的,結果弟弟意外地立刻就領了便當,雖說有兇手是Erik的爆點,但是從前面的展開也不難預測,因此故事的起伏上並不算太大,另外,這篇和我之前看過的兩篇是相關的嗎?人設上有點像,但我不太確定。

12-13 01:58

ilwiKAMINA
謝謝你的感想.

這篇完全是獨立世界觀,跟其他小說無關喔!

當初這篇的發想,是來自我看到一個日本節目的影片,主持人去訪問一位男公關,那位男公關對自己職業的形容是,客人會花錢來店裡基本上是來吐苦水的,所以聽的時候不但要專心聽,而且不能只是聽,還要提出(對當事人而言)聽起來有用的建議.也就是說基本上是賣粉紅色泡泡,只是帶點開導的性質.

所以當時我在公會頻道問夥伴們,男公關正好學過心理諮商,跟心理諮商師正好長得帥,感覺上差別在哪裡,然後夥伴們很大方的分享自己去心理諮商的經驗.
包括人家的專業是分析問題,釐清癥結點,的確跟粉紅色泡泡差很大等等.

再來就是,我目前大部分的小說,案件都是已經發生/第一具屍體出現,所以我想試試看"正在形成","正在發生"的案件.所以時間軸要從兇手正在製作便當開始切.

至於標題,以男主角而言,他在找工作的世界裡,說穿了就是雇主們賣來賣去的物件,然後還被看起來熱誠而大方的火哥補槍,並且看起來對他還有一點點親切的Erik偏偏是暴衝案的主謀.
也就是說,這個社會,是場鬥智遊戲,也必須有不退縮的鬥志.

還有另一個主題,就是強迫與被強迫,並且看似自由.
乍看之下,是男主角最終還是往海裡跳,但是實情是被家境和學貸所迫.
Erik看似家境非常好卻自行沉淪,實情卻是不逃家的話,會被惡劣關係所折磨.
男主角的常客,其實也沒有真正變的自由,因為即使有正規的心理諮商幫忙解決問題,卻還是無法自拔於粉紅色泡泡.12-13 02:56
七咲千影
看完回覆,大致上是可以理解想要表達的重點,不過感覺可能一起塞在文內,反而使每個焦點都被互相模糊了一些,而案件形成和發生的因果,個人是覺得也滿需要花多一點篇幅去敘述的,以目前來看,比較偏向單純看到它發生,感覺有點像一場車禍發生在和當事者無關的自己眼前,即使事後知道了主謀者是自己身邊的朋友,也是留下感嘆的感受比較強烈而已。

視角方面,個人覺得重點在於事件時較適用第三人稱的視角,重點在當事者的想法或心境上時則適用第一人稱視角,本篇若是想把焦點放在車禍的事件上,感覺可以把敘述內容著重在Erik上,若是想注重在Yuuto職業上碰到的狀況,視角感覺可以用Yuuto去描述。


最後,我覺得對每個角色都有一定程度上的設計,以及設定好互動的作用是不錯的發想,不過相對地篇幅可能也要拉得夠長才比較能夠表現在內文中,短篇可能還是比較適合聚焦在其中一個重點上。

12-14 01:12

ilwiKAMINA
其實,我本來就打算整篇幾乎只用Yuuto之眼出發看出去的鏡頭.
一個陷入五里霧中的目擊者.

至於要表達的主題,我不認為必然要單一.

還有懸疑成分的線索,勢必要均勻打散,也就是要增加敘述篇幅的話,必須要兩個以上角色都增加,如果只有單一角色,而且不是主角,被集中火力的話,對觀眾而言形同猜都不用猜謎了.12-14 02:39
湛藍琴海
評文傳送門: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229988
一些拙見,請笑納><

12-17 23:15

ilwiKAMINA
謝謝你撥空!
我晚點回覆,等等喔!12-17 23:26
七咲千影
前兩天比較累一點就忘記回這裡了,這邊再回覆一些看法就好了。

個人也同意表達的主題不一定要單一,但是當想要表達的東西越多時,篇幅也會相對地需要拉長,畢竟若只是一個事件或狀況,每個人對這個事件或狀況會有各種不同的看法,不見得感覺到的東西會和作者所期待的相同,所以作者會需要把想表達的那種方向,以劇情的敘述或是角色的心境來引導讀者。

懸疑成分的部分,這篇其實也不難猜測,從內容看起來車禍就只有意外和Erik設計的可能性,畢竟其他的角色並沒有看得出來的動機,懸疑的話,個人是覺得像柯南那樣讓多個角色有合理的動機,再藉由各種線索去推測出真相,這樣就滿到位了。


最後,感覺若重點是放在想表達的東西上,即便懸疑的部分讓人很容易猜得著,應該對內容的觀感不至於有太大的影響,倒是講到懸疑,雖然個人是不常去看這類型的作品,不過琴海評文的第四十六回那篇《重生記》,對個人來說是印象滿深刻的,感覺可以有興趣可以看一下。

12-18 01:38

ilwiKAMINA
其實我有想過,也不一定要寫懸疑.
如果目標不是懸疑,那麼重心成分就不用放在這裡.

但是我在想,這樣的話,就需要更多支線故事,來涵蓋一個充滿算計,背叛,苦惱的生存環境.12-18 01:45
ilwiKAMINA
不過又怕支線故事整個節奏拖太長.12-18 01:56
七咲千影
設計周遭環境時,感覺也有比較快速的方式,與其花許多的文字描述周遭如何,不如從角色的角度去描述他眼中所看到的環境,效果應該會更好,畢竟就如同上面說的,一件事情有很多種看法,要表達出某種看法,就是利用角色或劇情去引導讀者那種感覺,而故事的環境亦然。

12-18 02:13

ilwiKAMINA
不過也要考量角色本身的主觀呢.12-18 02:36
柚葉
小說名字取得很有巧思,是一種「雙關語」的概念。
不過……我很好奇你為什麼不直接單取一個詞彙呢?OAO?
也就是說為何不直接取《鬥志》或《鬥智》就好?

對於讀者來說(應該說對於懂變通、融會貫通的讀者來說)是可以看得懂,或者猜測得出來鬥志、鬥智這層面的雙關語。

  聊著聊著,這位朋友提起自己擔任店長的男公關店最近有點缺人手。咖啡店主忍不住用開玩笑的口氣問道:「怎麼?最近生意太好嗎?」

上面這句我個人讀起來有點不太通順,卡卡的感覺。

卡在「這位朋友提起自己擔任店長的男公關店最近有點缺人手。」這裡。

為什麼我會覺得不順呢?
是因為我認為有不需要的詞語接在一塊了。

如果我是作者,我要寫這段話,我會這樣子寫,如下:

  聊著聊著,這位朋友提及自己的男公關店最近有點缺人手。咖啡店主忍不住用開玩笑的口氣問道:「怎麼?最近生意太好嗎?」

----

有沒有發現到上面有少了幾個字?
是不是少了「擔任店長」這四個字,對吧?

我的用意是這樣子,我認為這四個字可以不用出現。
因為下一句咖啡店主的角色對白就能說明表示出他這位朋友的身分,他的身分也同樣是個老闆,只不過是一家男公關店的老闆。

「缺人手」這三個字不外乎會常說的就是老闆、公司員工本身會這樣說。

加上「自己的」是所有格,我們通常都會說自己的家、自己的店面、自己的公司等等,那照上句的邏輯及下句咖啡店主問的問題來推斷,也就能得出「咖啡店主的這位朋友也是位老闆,是男公關店的老闆」這結論。

當然也就不需要在「說著說著……」這句重複,使那段句子顯得冗長、卡卡的。O__O

你這篇分類在推理驚悚,對於這種小推理建議可以給讀者去做為判別,不用刻意先全拋出這個資訊給讀者知道,可以直接或間接拋出一點點線索讓讀者像我上述那樣子去猜,依著線索去推出那樣子的結果論出來。

角色的對話/對白,以及角色的行為舉止、場景什麼的都可以有效地去利用它,讓這些東西變成有用的,能夠去推斷劇情、讀出角色的背景、形象等等的。

12-21 22:04

ilwiKAMINA
多謝討論^^但是我回的很慢,你可能要耐心點難喔!

雙關語這個算是我個人習慣,我在原創星球收錄的小說,有一個分卷甚至取名《無心孽業/吾腥顳葉》呢,算是一種慣性吧?

因為,通常男公關店是有集團在經營的,旗下每家店都有一位店長在第一線實際經營,所以我大概就不自覺把語法寫成這樣.

我想我在寫小說的時候,應該有一個正統文科出身或者其他寫手不太認同的習慣,就是會仿照我自己或身邊人在三次元日常說話的樣子,而不是依照"中文的正規格式"來寫.
我想我平常的口語上應該也真的不太講究,而是跟對方節奏對上就好.

那個免責聲明,基本上小說寫多了自然就會有了.你知道的,看完恐怖片罵為什麼噴腦漿,看到耽美ACGN罵為什麼有BL的假性文盲網路上也很多......12-21 23:59
柚葉

「不,不!這次離職的是服務生吶。一樣是端盤子打掃的工作,我們店的時間就是比較不方便,當然不會是要打工的人的首選。」

上面這句我覺得可以簡化。OAO
感覺好多「的」,形容詞有點過多的感覺。

有些「的」可以去做刪減的動作,即使刪減掉,整句話仍不失語意。
例如以下:

  「不,不!這次離職的是服務生吶。一樣是端盤子打掃的工作,我們店的時間就是比較不方便,當然不會是打工族的首選。」

---

「打工的人」可以簡化成「打工族」。

你可以先比較看看你原本那個句子,跟我上面改的句子。
看看哪句讀起來、念起來比較好?

關於形容詞過多的問題在這篇很常看到。
例如:特定的兩個型號的汽車。

「特定的兩個型號的汽車」這句可以把前面給刪掉,變成這樣:「特定兩個型號的汽車」。
這句語意仍是不變的。

又有客人點的東西好了,信知趕緊先去廚房窗口那邊,把東西端到客人桌上。這一桌客人點的東西還不少,他分了幾趟端。這幾趟之中,他無意間聽到這桌客人其中幾個女生,小聲評語:「長的(正確:得)很可愛耶。」「是帥才對吧,很像Final Fantasy走出來的。」

 雖然工作性質一樣是打雜小弟,但是夜生活時段還是讓信知有點吃不消。他在大學裡的課,星期一到五都有,畢竟心理學科系還有細分很多科目,有的時候還要去數學系修機率與統計和微積分,用於把數據製作成圖表或者模型(mathematical modeling)。所以打工的時間非常有限,星期五晚上到星期六早上還好,但是其他天數就要把工時分散。

上面這句中的「模型(mathematical modeling)」,括號內的英文我覺得可以不用出現。

出現了顯得資訊混亂,讀者接收到的訊息會混亂掉。
而且在滿滿中文小說出現一個括號內標註英文專有名詞,我覺得很突兀。OAO

雖然人名有英文(羅馬拼音),但這跟名字是不一樣的感受啊! ORZ

12-21 22:05

ilwiKAMINA
已訂正:
「長得很可愛耶。」
「當然不會是人家的首選」(我自認為這樣更口語且自然)
特定某兩個型號的汽車

關於專有名詞問題,很抱歉這個我不會讓步,因為我寧願盡量講清楚,甚至過度清楚,也要避免沒有釐清而容易形成的誤會.
而且我自己看別人小說有專門學科的註解也從來不覺得突兀,這點請多多包涵且體諒.12-22 00:10
柚葉
整個故事氛圍,場景是有連貫的,故事是順暢的。
而且能感受到你很用心在鋪陳,例如我發現火哥看到那則新聞,那新聞也就是說Erik犯案的新聞。

從這新聞一點一滴在鋪陳,我覺得這很不錯。

對於懸疑感,我覺得很少。
可能只單一的視角,即使是第三人稱仍單一角色的視角去敘述這故事吧。
加上最後結尾是走直接攤牌,完全不留餘地,直接向讀者解謎,說明謎題的真相。

對於最後這樣子,我覺得很可惜。

如果結尾是停在「Yuuto感到鬱悶而喘不過氣之時,幾名刑警帶著逮捕令進來店裡。」這句話就結束完結,我反而會覺得顯得更有張力與想像空間在。

即使兇手的辦案手法可以從小細節或故事劇情中窺探,可以猜測得出來,但最後如果是停在那句,我會覺得故事張力還是夠的。

比起在最後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直接攤牌來得好。

最後,算是題外話。
我在看到Erik弟弟對著自己老哥──Erik說:「老哥,你還不快跟我走!」這片段時,我想起先前看的日本電影《在咖啡冷掉之前》中那對離家姊姊跟妹妹。 XD

以上。
歡迎討論。

12-21 22:05

ilwiKAMINA
其實當初我也有點猶豫,要不要冒著太傳統的風險,用以往的方式寫這篇小說.
但是又想想,跟我筆下其他小說看起來很像又沒啥意思,就當作失敗機率高的實驗吧!

我認為有些東西說死是有其必要.
我習慣花很大的功夫去處理"現象"跟"狀態",卻盡量不處理"感覺"跟"美觀",因為後兩者是屬於想像力的領域,想像力是最應該還給讀者的東西.
但是死錯人這件事有必要說明.這關係到跟我以往的小說不同,還有就是原手法跟突發狀況差異要釐清.

關於《在咖啡冷掉之前》的姊妹,你可能要失望了XD
因為Erik這對兄弟,是從另一個胎死我腦中的小說構思移植過來的.
在最原始的構思裡,Erik的職業,既不是男公關,也不是做鴨的,而是做鵝的.而且,原始構思裡弟弟不是什麼好東西,Erik更是利用這一點叫弟弟替他殺掉奧客作為回老家的交換條件.當然,最後是故意偷偷保留證據讓弟弟給警方逮,方便自己對回老家的事直接毀約.
甚至可以說,這時候已經有奧客被殺時反抗,不小心反過來弄死弟弟的選項了12-22 01:02
柚葉
慢一點回應我,我都可以。不要緊的。XD

這樣看起來雙關語是你個人的文風習慣了。
這不錯啊!

嗯……我覺得不論是三次元日常用語還是小說寫作的用法,那都是一樣的。
這裡指的一樣是說小說中的角色對白其實就跟我們日常生活與人對話那樣。

或許在三次元日常裡,我們口語偏向白話些,而寫作得要利用修辭什麼的去修飾語句,但那都是「言語」,無關三次元還是二次元,無關寫作或日常。

如果還要這樣區分,那現在我向你發表我的想法時,到底是三次元日常說話的樣子?還是偏向寫作那樣子呢?OAO?

唔……我指出來不代表你寫得不講究,我指出來只是因為我自己看的時候覺得會卡,然後提供一個我自己認為覺得不卡的地方供你參考,讓你去思考我為什麼會這樣認為?

我不是要你看了我指出的東西去做修正,更不是要你去做讓步,而是要你先去思考,經由自己的思考再來決定是否去採用它。

假設你覺得我說得不對,或者這是你的原則、你的堅持不想改,覺得這並非要改,那可以不採用、不做變動。

我真的沒有要你做讓步啊 Orz

提建議只是提建議,真正做出取決是作者你自己。
畢竟這作品不是我寫的,我只是讀者,我把我看完得出來的感想心得吐出來給你,讓你知道還有這麼一個人對你的創作是這樣子的想法。

所以對於你不想改的,不想做更動的,真的不用對我說抱歉。
你並沒有對我有任何歉意,好嗎?O__O

12-22 08:39

ilwiKAMINA
雖然文章不斷修正我自己也會覺得很煩,但是如果不稍微修正一下,感覺又失去了討論的意義.

至於現在發表想法時,到底是三次元日常說話的樣子,還是偏向寫作那樣子,老實講,我也不太會區分.但是可能日常說話占75%

我覺得讀者想法重要的地方在於,可能不只有你一個有這個樣子的感想.如果這個感想是看過的人普遍會產生的,那麼我就該思考自己是否要知道邊通的問題.12-22 12:56
柚葉
人生就是要不斷的嘗試啊。XD
所以我覺得可以的!

嗯……死錯人的確是可以說死,但我覺得可以呈現得更好。
像是可以利用Erik跟主角更多的互動去做鋪陳這樣。O_O

等等!你好像誤會我為什麼會提及《在咖啡冷掉之前》了。XDD

我會提它是因為Erik跟他弟那段互動模式、那種感覺讓我聯想到《在咖啡冷掉之前》的那對姐妹,一樣一個跟家裡有芥蒂或有矛盾,一直堅決不回家的人,另一個則是拼命想盡一切辦法要把對方帶回家裡,不斷找對方,要對方一同回家。

這無關失望。應該說我沒有失望啊。XD
我只是想把這種聯想跟你說、跟你分享這樣。

聽你這樣說,原始版本感覺更黑暗 Orz

話說、我很好奇為什麼你故事開頭是信知還在當咖啡店店員,而不是直接從信知換身分、換名字到男公關店?OAO?

12-22 09:16

ilwiKAMINA
理論上互動是這樣沒錯.
不過,因為Erik的弟弟不是好東西,所以他要帶Erik回家的原因不會這麼"在常理範圍之內".

我個人想法是,如果男主角一開始就在男公關店,那麼看起來很像是他在哪裡找工作都得心應手,但是我設定的是,男主角根本無法適應燈紅酒綠的環境,他只是因為生活所逼才硬是去賣粉紅色泡泡.
所以一開始他這個普通人中的普通人,要在白天上班的地方打工,也要呈現他白天的生活的樣貌.

我構思小說,最原始版很少不黑暗的.因為通常都是先有一些想要探討的問題,然後才有劇情,然後才有場景,然後才有角色.
我自己看別人作品也是挑更黑暗的來看,但是我寫的時候卻怕黑暗的東西太多,讀者會吃不消.
但是現在,我又再重新思考保留黑暗,不要洗掉的問題.12-22 13:14
柚葉
我想……討論的用意不是在於修正,而是在於理解,甚至是激發出更多元,不同層面的想法,促使作者與讀者更多交流。

有時候作者只看單一層面的事物,可是如果讀者的想法是與作者不同方向、面貌的話,就能使作者有了不一樣、不同層面的東西。

我覺得你可能會去糾結討論出一個結果後,但你沒有去修正它的話,你會覺得這個討論失去了意義,甚至對於跟你討論的對象有失尊重什麼的。

可討論本身就是種交流,交流不代表得要照著別人的想法去做,故事是你的,作者是你,如何寫也是由你決定,身為第三人的我們只是提供建議、說出自己的想法,引領你,讓你看見還有其他的道路可以去想、去發掘,去把這故事寫得更好。

對於你回答的,我只能說你對一半 XDD
關於現在交流回覆給你的,日常佔得沒有很多啦!
日常佔50%,小說50%

我寫的小說作品其實趨近於生活,所以一般在網路上的交流跟寫作的敘述基本上差不了多少。

12-22 23:23

ilwiKAMINA
不過,我會修正的地方,也剛好是我自己也想修正的地方.

分享想法是很棒,但是我更傾向於讓讀者贏走解謎遊戲的過程,讓小說不再"只有"屬於我自己,而是有收穫的話我們一起分享這樣的概念.12-23 03:45
柚葉
你的回答讓我有點訝異。O__O

雖然會問那問題是我好奇的,但我覺得這些都可以變通,或者簡單交代幾句就可。

嗯……我的想法是,應該說我自己腦補的想法是以下這樣。

故事開頭:男主角已在男公關店上班,藉由自己擅長的領域觀察客人及同事(這邊就可以帶進火哥、Erik這幾個角色,甚至更多資訊出來),再來找個時機點提及男主角為何在男公關店上班(簡單幾句帶過)。

等於說直接破題法,切入主題這樣。

我知道可能你前面都是在做鋪陳,鋪陳關於男主角為什麼要從咖啡店轉變成到男公關店上班,可對於真正的事件開端是從男公關店開始,從火哥在店內看見那新聞開始的(畢竟新聞是第一個重要的伏筆)。

嗯……至於如何呈現男主角白天的模樣,如果是我的話,以我腦補的那邊接續:我會弄個小場景讓男主角以大學生上課的生活姿態去作呈現他白天的樣子,甚至他在男公關店休假不用上班時在幹嘛?

可以呈現的方式有很多種,你說普通人中的普通人,但每份工作都是普通的啊!
對於另一半球的人來說,我們這邊生活作息不同,你會認為他們不是普通人嗎?

生活作息不同,不代表就不是普通人。
嗯……應該說什麼叫做普通呢?
難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叫做普通嗎?OAO?

可現在很多產業、業界都傾向於晚上班、晚下班了(連服務業有的都一天十二小時了),甚至有的企業有輪班,輪三班、四班的,難道這都不普通了嗎?

讀者不會想到男主角一開始出場就在男公關店工作像是在哪裡找工作都得心應手的樣子,反倒讀者更好奇的是這男主角為什麼會在那裡工作?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還是因現實所逼?

對於我而言,我不會想到你認為的那樣子。ˊˇˋ
我更好奇的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男公關店?

除非你在故事中有提及這男主角換了很多種工作,投了履歷每次都能有面試機會,面試完都會說你明天可以來上班這樣。

你沒有提到,讀者當然不會多想什麼。

黑暗向的小說,我也有興趣 XD
但我是偏向情感黑暗這樣。

12-22 23:53

ilwiKAMINA
畢竟男主角說穿了就是被"賣"了.而且咖啡店的場景也只是我覺得適合男主角出現的地方,我也沒說非得要咖啡廳不可.既不夜生活,也不用一直不斷用談話技巧跟客戶交流.

咖啡廳真的就只是我剛好選到的場景而已,我就是要一個很不夜生活的氣氛的地方,不要咖啡廳的話最多就是換成另一個地方上班而已.
簡而言之我就是要我的"運鏡"直直對著男主角被"賣"掉的經過.

很多時候"運鏡"的運用比設定有沒有完美無缺還重要.況且"運鏡"可以解決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想煩死自己的補述.


在我的世界觀裡,只有議題/某些嚴肅的話題才有處理的必要,感情什麼則沒有必要處理,因為這種事人人不同,也人人都有權不同,並沒有非得要釐清出共同價值的理由.
畢竟小說或是美術創作等等文化性產物,不該只有樂趣的功能,而是要好好使用其"傳遞"的性質.12-23 04:22
柚葉
嗯嗯,能懂男主角被賣掉的感受。
因為故事開頭男主被賣掉的感覺我有感受到,這點你很成功呢!:)

我覺得不論是怎樣子的作品都能娛樂、傳遞兩者兼顧到,只是看作者如何「說好故事」而已。
如何「說」故事,這點很重要。

我有很認同你說的讀者一同解謎的概念,一起獲得什麼並分享出去是件美好的事情。

最後,聖誕節快樂!^^

12-25 14:25

ilwiKAMINA
其實,我家從來不過聖誕節的XD
從小就在教"我們家又不信教,過什麼聖誕節"以及"commercial christmas這個單字就是商業聖誕節,你看連老外都有自覺".XDXDXD

不過,如何把這場解謎遊戲的玩法設計到對讀者而言既公平又有遊戲平衡,又是另一門學問了.
所以我即使沒時間慢慢打遊戲,也會去看實況主剪接的影片,這對我如何設計小說的謎題有些幫助.

如何把故事"說"的"好",我認為學海無涯,甚至可說沒有絕對完美,只有相對完美.

我相信在三次元裡,某種形式被賣來賣去的人可不只這幾種情形.
其實人們在職場或人際關係的生態,說穿了就是被暫時性簽下隱性賣身契的現代奴隸,奴役人們的就是生活壓力以及人脈角力.
(這種壓力可能甚至學生時代就面臨過.我小時候遇到過一位老師形容升學,是"你考試成績出來後,向未來的學校提出賣身契")(沒有逐字逐句,只憑記憶中的大意)12-25 19:58
小伽羅
趕上課,暫時只看了一半。

還蠻喜歡前半段對男主角的敘述,有一陣子為了趕文章,度過了一段日夜顛倒的苦日子,所以對男主角的際遇挺有共鳴的。

「借給你了」,如今我們早已習慣這種說詞,彷彿人力資源只是一個單位、一份可用金錢衡量的數據,卻忽略了身而為人的複雜性與社會性。

想來學習心理學的男主角,內心的那份感觸一定更深。

01-14 14:18

ilwiKAMINA
感謝你忙著還捧場!@W@+

其實,現在讀大學和研究所,很難不經歷這些.
查個資料,一不小心需要看完某論文或某本書某個章節......蛤?天亮了?

我有的時候會覺得,社會上大多數人的生活,很像某種形式的現代奴隸,工作簽約之類的,就像一種暫時性賣身契,不是小老百姓的金字塔上層人,則是權勢和面子的奴隸.

正是因為心理學,讓男主角更深刻的感覺到,人力資源竟然化作了可以任意交易的物品.01-14 18: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v251182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Zean】底片的控訴:... 後一篇:《那本雙城記徵兆的謎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c105123巴友
近況來認識新朋友,熱愛交友的人隨時歡迎來屋交友,感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