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我因為吃太多狗糧變成狗了》忒修斯之船

作者:SoMe│2018-11-28 02:09:39│巴幣:32│人氣:985

  諸君貴安。
 
  又是我,可愛柴柴,你最信賴的好夥伴。
 
  那廢話不多說了,我知道在經過兩次的吊胃口以後,你已經迫不及待想知道柴柴的故事到底會如何發展,還有為什麼這隻柴柴光是說廢話也能說到幾萬字。
 
  不要懷疑。你已經被柴柴病毒入侵腦部,逐漸侵蝕大腦,再過不久就要變成柴柴的形狀。從今以後,你就只能每天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柴柴……給我柴柴……」然後被送入柴柴勒戒所。
 
  不過很遺憾的,你只是在認知上變成柴柴的形狀,真正變成柴柴形狀的,只有我。這一點都不令人開心。
 
  「不要瞎掰好嗎。」你擺出經典的基德表情,維妙維肖,我決定等哪天烘焙王要拍攝真人版的時候,向導演引薦你。
 
  「並沒有。」
 
  謝謝你配合的吐槽,從今天起你就是吐槽擔當了。
 
  新來的讀者也不用緊張,我看見你在閱讀了將近三百字的廢話,游標已經移動到左上角充滿魅力的箭頭標誌。
 
  柴柴在這邊很貼心地為你準備了懶人包。阿咪老師,音樂請下。
 
  叭叭搭拉叭叭搭啦搭!看看標題!
 
  哇!太棒了吧,《我因為吃太多狗糧變成狗了》。清楚明瞭,完整還原悲慘柴柴故事的故事。
 
  痛不欲生。
 
  但是你知道什麼更痛苦嗎?當你身邊有一位小姐興奮地被電視上參選的候選人洗腦,為了跟風而打算買一大堆蜂蜜檸檬回家喝,還湊巧地跟上某便利商店地買十送十風潮,又因為覺得太划算而多刷了幾筆……
 
  我在此澄清,我並非討厭蜂蜜檸檬,也對那位候選人沒有太多的偏見。
 
  真正使我痛恨的是盲目的羊群效應,那是一種流行幻象,局限於狹小地域性的風潮。那會很快的衰退如同鬱金香效應的泡沫化,是的,對於普遍群眾來說,它當然無傷大雅,除非你在風潮以內進行的大量資本的交易。
 
  你如果看不懂以上這段文字在說什麼,我可以用一個比較具象化的方式來描述。
 
  例如,八十罐蜂蜜檸檬水。
 
  當然,八十罐蜂蜜檸檬水並不會使我感到厭惡,畢竟人在面對苦痛的時候可以選擇拋棄來面對,除非你礙於自尊或惜物的想法而捨不得拋棄,當然,那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我可是那樣拉風的柴柴,不管在什麼地方,就好像黑夜的螢火蟲一樣,是那樣的鮮明那樣出眾。
 
  當然,母猩猩的構造可能就比較不一樣了。
 
  「從今天起你每天都要喝一杯蜂蜜檸檬喔。」琳達笑咪咪地對著我說,以為用親切的微笑就能夠掩蓋她齷齪的內心,不過事實上她的笑容只讓她變得更齷齪。
 
  「選舉已經過了好嗎?」
 
  「這跟選舉沒關係。」琳達翻了個白眼,「我在想……就是這幾天我一直在想啊,你看蜂蜜檸檬那麼有用的話,說不定你喝個幾杯就會恢復原狀了。」
 
  「我得的是變柴柴的病,不是眼下腫瘤好嗎?」
 
  「誰知道,反正現在也沒有案例,只好死馬當活馬醫囉?」
 
  「我還沒死好嗎?」
 
  「這只是舉例,天哪,這只是舉例好嗎?」
 
  琳達用手支著額頭遮住雙眼,做了個「噢你連這是舉例都不懂嗎」的姿勢。雖然我也想效法她的行為支著額頭遮住雙眼,做一個「噢你連這是玩笑話都不懂嗎」的姿勢,但我害怕我只會擺出的姿勢只會像一隻萌萌的柴柴,所以作罷。
 
  不管擺什麼姿勢都會像萌萌的柴柴。就算再蠢再兇狠,擺到人類眼裡都會變得萌萌柴柴。剎那間所有的表情,包含威嚇、喜悅都變得毫無意義,只剩下萌萌。我把它稱之為萌萌柴柴的存在性悲劇,萌萌的本質取代了存在。
 
  「所以怎麼樣,你答應了嗎?」琳達居高臨下地問道,使我第一次強烈感受到什麼叫做人眼看狗低。
 
  「我想你如果喝不完其實可以直接倒掉。」
 
  「我並沒有喝不完好嗎,只是我想讓你也一起喝,這叫分享,好嗎?」
 
  我用我的柴柴鼻子抽了兩口氣冷笑兩聲,分享?難道希臘人還不清債務的時候跑去找歐盟,或是台灣人準備把核廢料投放到蘭嶼的時候,要和他們說「呃,我想我們應該『分享』,因為我們是……朋友?」我還第一次聽說分享是強迫性質的。
 
  我的臉變得有點臭,雖然我知道那看起來一定還是萌萌的,因為我是萌萌的柴柴。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說過啦,我沒有不要,我只是問你要不要一起喝而已。」
 
  「不要。」
 
  說罷,柴柴霸氣回身,轉身就要回到自己的小毯毯,自己的象牙塔。
 
  卻不料尾巴受到邪惡母猩猩雙手的惡意阻撓。
 
  「我問你到底要不要喝?」琳達的微笑變得有點可怕。
 
  「我剛剛說了……」我本來欲回答,卻發現她手上握著我的潔牙骨作威脅。
 
  太可恨了,竟然使用人質戰術!柴柴堅決抗議這種不人道的手段,還我乾淨的柴柴生活!還我潔牙骨,救救老殘柴!
 
  不過這也使得我變得畏畏縮縮,畢竟人質在敵方手中,不能輕舉妄動,只好使用理性溝通。我清了清喉嚨,「所以我之前就說了,這只是群眾現象導致的泡沫效應,實際上有沒有用不能確定,從情感上來說,選擇我們現在真正喜歡的比起被迫服膺於過去的不喜歡的,中間的差距只是在於自尊心的拉扯和……」
 
  「我就問你一句話,喝還是不喝?」
 
  這裡是柴柴前線,報告,敵軍傳出最後通牒。
 
  人質性命危及,先暫時退兵再作打算。
 
  但我仍然不服輸,「等等,那個杯子我又不方便喝你是要怎麼給我……」
 
  「我會裝在碗裡。」
 
  「那我的骨頭……」
 
  「等你喝了我再還你。」
 
  我軍大敗,收兵。柴柴前線報告完畢。
 
  在人質被威脅的情況下,我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從我變成柴柴以後唯一的朋友骨頭君就這樣被帶走,只好先暫時接受琳達的要求。
 
  於是開啟了痛不欲生的蜂蜜檸檬之旅。
 
  明明選舉都結束了,蜂蜜檸檬的餘波卻席捲了無辜柴柴的胃,這令人感到傷悲。尤其是建立在狗的味蕾比人類還要敏感的情況下,每一口都是被打入十八層極酸地獄。
 
  唉。既然痛是不可避免的,那麼,就讓我們舉杯痛飲吧。你也舉起你裝在淺藍色小碎花馬克杯裡的蜂蜜檸檬,向我乾上一杯吧。
 
  酸透了之後帶點甜,像是上好的、有些澀口的狗糧,特別適合拿來當做一個故事的開端,不是嗎?
 
 
  門一打開,琳達從門縫露出一小截窺看。她臉上還帶著倦意,很明顯從睡夢中剛被吵醒不久,身著一件寬鬆的淺藍色睡衣褲,然而與柔和的衣著相反,臉部則呈現殺氣騰騰的樣貌,活像等等就要拿哪隻倒楣的柴柴當作打擾她睡眠的祭品。
 
  我想我必須先和你聲明一下,這篇文沒有年齡設限,是老少咸宜的大眾小品故事,所以不會有你期待的酸酸甜甜肉肉喜劇。如果喜歡女主角一邊臉紅的尖叫一邊想把門關上卻不小心踩到門檻滑了一跤露出內褲和豐滿的大腿和胸部,我建議你右轉輕小說專賣店,或是現在馬上去睡覺作個夢試試。
 
  所以很遺憾的,琳達在用她惺忪的睡眼平視了門外,並沒有發現任何人之後,她嘀咕了兩句「明明就沒到啊是在打三小」,然後就準備把門再度關上時,終於發現了在她視線下方奮力用爪子堵住門縫叼著手機與鑰匙的可憐柴柴。
 
  她第一個反應是驚嚇。這我並不意外,畢竟如果三更半夜你朋友說要來找你,結果你打開門先看見的不是人,而是高度只有一半的一坨玩意,我也會感到驚嚇。
 
  但是她第二個反應就讓我不太高興了。
 
  「哦──好可愛喔。」琳達一面發出逗狗的嘖嘖聲,一面對著門外的走道左顧右盼了一下。「小狗狗,你怎麼在這裡?你的主人呢?」然後伸出手逗弄我的脖子。
 
  是什麼讓你這麼大膽,琳達小姐?是什麼讓妳大膽到打開門看到一隻陌生的流浪狗,而且還不能確定牠有沒有敵意之前就伸出手來逗弄?
 
  我決定發出柴柴充滿威脅的低吼,來威嚇眼前這個天真爛漫不把我的利齒放在心上的女人,讓她蒙上從今以後看到流浪犬都不敢伸手去碰的恐懼。
 
  痛苦吧!絕望吧人類!
 
  然而低吼聲實際喊出來,卻變成可愛柴柴的呼嚕聲。
 
  「可惜我不是你的主人,也沒有東西給你吃唷。」她繼續逗弄我的脖子,而我不自覺地放下口中的手機與鑰匙,瞇起眼睛揚起頭享受撫摸,沒想到脖子被觸碰的感覺還挺舒服的,也許這就是身為一隻狗得到信賴時的歡愉吧。
 
  不對。現在不是享受歡愉的時刻,我決定出聲,用我還不是很熟悉的人聲阻斷她。沒想到琳達卻繼續她的魔音洗腦我,「你的主人在哪裡?你要趕快回家喔,主人會擔心怕怕。」
 
  怕怕你個鬼啦!雖然我很想這麼說,但我沉醉於摸摸的淫威之下而無法作聲。我感受到腦內的多巴胺開始分泌,人類的潛能實在是怪物,不禁如此感慨。
 
  「啊,上禮拜的肉乾還沒吃完,我去拿一片來,你先乖乖在這裡不要動喔。」語畢,琳達走進房內,再度關上門。
 
  那麼,現在終於脫離摸摸的掌控,意識重新回到腦內,脫離了獸性的歡欣與興奮,回到了人性的孤獨。我重新思考,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夠使琳達在不驚擾附近鄰居的情況下,讓她理解我變成狗的事實。
 
  「嗨,是我啦,我變成柴柴了唷!我很可愛對不對?」眨眼眨眼吐舌頭。
 
  否決,聽了就像是不知哪裡來的柴柴詐騙集團。
 
  「嗨,是我啦,我變成柴柴了。人生真奇妙,不是嗎。讓我們為這奇妙的人生乾杯吧。」然後吐一口菸,喝盡我手中的馬丁尼。
 
  否決。三更半夜我哪裡來的菸和馬丁尼?
 
  「我,是,柴柴,你,好──我,剛剛,吃了,翻譯,吐司唷,你好──」
 
  否決。即便一隻柴柴可悲如我,我依然要維護我的自尊,也必須避免被知名藍色機器貓卡通人物控告智慧財產權的侵犯。
 
  「I’m watching you.」超低沉嗓音。
 
  否決。我是哪裡來的集權柴柴主義社會警察嗎?
 
  就在我左右為難時,地上的手機發出白光。琳達的訊息傳來:「欸你知道嗎有一隻狗在我家門口欸超可愛的」
 
  是啊我不知道,多麼令人震驚的事情,我從來沒想過這種事情會發生耶。
 
  「我就是那隻狗」,我連忙使用我那肥肥短短的小手,在手機螢幕上回覆。而且因為滑動螢幕解鎖的時間比我想像中的多,讓我生怕琳達下一秒就會走出來,發現她準備餵食的柴柴正在努力的滑手機。也許這個畫面蠻適合拿來當作寵物當家真實版的預告片。
 
  就在我向狗糧之神發誓,再也不會為了害怕別人偷窺手機而設置螢幕鎖頻之後,琳達的回覆來了。
 
  「我知道你是狗啊XD」
 
  老實說,有這麼一剎那我是高興了一下。
 
  接下來是深深的絕望。期待與失望的落差是一道過高的山崖,而我從那之上狠狠的摔下去,重力加速度的墜落使我痛心疾首,一面心裡感慨自己怎麼會把琳達想得那麼聰明,一面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於是我又在螢幕上打下「我是認真ㄉ」,因為實在太難打所以索性就用了注音文。當我發送出去的剎那我就後悔了,我的努力看起來多麼的可笑。
 
  試想看看,如果你暗戀的人在通訊軟體上跟你告白,而你紅著眼眶回一句「你是認真的嗎」,一面傻笑不已,已經開始幻想你們未來結婚和要生幾個孩子的畫面。結果對方回你「我是認真ㄉ」,在後面再加一句「ㄏㄏ」。
 
  如果是我啦,我一定心痛加絕望地把腦袋裡的婚紗嬰兒床全部燒毀,暫且原諒對方但在交往之後一定半澤直樹上身讓他用金錢加倍奉還。
 
  果不其然,「笑死」,琳達這麼的回了一句。
 
  我第一次感受到錯誤的重量。而無能如我只能繼續贖罪,期待她盡釋前嫌,能夠遺忘過去我犯的錯誤,重新將我看做一個正直嚴肅不苟言笑的人,而不敢再用任何的注音文:「我變成柴 門外是我」
 
  於是琳達狠狠地無視了我的贖罪:「公三小啦」
 
  而後又狠狠地補了一句「你啥時要來?來的時候幫帶一罐狗罐頭」
 
  卡娜赫拉懇求的貼圖。
 
  粉紅色的兔子和白色的企鵝在螢幕上對我深深地鞠躬,而我的心正在對我愚昧的二十年歲月鞠躬。
 
  生而為柴,我很抱歉。
 
  「這個梗你已經用過了。」你突然打斷我,讓我嚇了一跳。我望著你那張微微上揚的臉,一面輕啜蜂蜜檸檬,一面用鄙視的眼神望著我。
 
  不不不,我想有些梗是值得一用再用的,在不同的情境下同一句台詞也會散發出不同的魅力,就像牛奶在各種果汁裡,都會散發出不同的香氣。
 
  想像一下吧,牛奶君愛上了羞澀的蘋果君,於是在那一小杯就要要價六十塊的蘋果牛奶,散發出酸甜柔順的蘋果牛奶香氣。而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霸道的酪梨君卻強吻了牛奶君,因而成就了濃烈氣味的酪梨牛奶。
 
  這就是狗糧的真諦啊!三男三女就能有十五種配對,只要官方稍微滲出一點糖,我們就能夠把他丟進腦補果汁機裡面好好攪拌一翻,完成最美妙的成品。當然,我們嚴格抗拒後宮作品,各種水果胡搞瞎搞再惡意凌虐我們可愛的牛奶君,那種五味雜陳鐵定是糟糕向的,又怎麼算得上是好作品呢!你說是不是!
 
  「那不就是綜合果汁嗎?」你冷冷地回道。
 
  呃,你說得有道理。不過我還是抗拒後宮向,因為后宮向稍微比例不對就會導致不幸福的產生。生而在世,我們應該追求的是純粹的狗糧,你說對不對?
 
  「不對。」你再度冷冷地回道,又啜了一口蜂蜜檸檬。
 
  是的,我想你今日的倨傲態度,也許源自於蜂蜜檸檬的情感破壞效果,這很適合好好研究並上書給琳達,以解決剩餘的六十五杯蜂蜜檸檬危機。又也許只是因為你忽然發覺,我在面對人生(犬生)不可解決的問題時,會習慣性的遁入腦內小劇場,藉著心裡想著狗糧來忘卻傷悲。
 
  但是遺憾的是想再多路還是得走,腦內小劇場演得再多,還是比不上官方發的一小塊糖,那些苦難都將成為佐料,苦到辣到回甘,那才是人生的醍醐味,伴你在漫漫長途上有所依,你說是吧?
 
  我見你不再說話,也許是厭倦了我的廢話,或是接穿了我想試圖用廢話來拖延腦內小劇場的演出時間。好的,那麼我們就來關鍵的一筆了。
 
  「琳達信我開門」我這麼回復她,一面在心底痛罵手機公司發明出只適用於人類指尖的手機。
 
  等待的時間並不長,我見琳達手裡拿了包肉乾,指縫間夾著閃著螢光的手機,狐疑地打開門望了一下,然後笑著對坐在地上冷靜地盯著她的柴柴說,「小狗狗你等我一下唷。」讓我不禁懷疑在人的認知裡,笑容是一種面對所有生物都可行的語言,又或者只是一種慣性?
 
  「琳達。」我先行打破沉默。
 
  是的,剎那間我的確看到琳達抖了一下,表示她明確有聽見我喊她的聲音。也很明確地確認到我不是那種卡通裡常出現的,和同類正常講話人類聽來卻像是狗叫的奇怪生物。
 
  至少我還擁有文字,或者說語言,這是除了變得萌萌的以外,少數值得我慶幸的事情。
 
  「琳達,是我。」我說道,因為還不習慣狗的發聲位置而變得有點含糊不清,「正如我剛剛所說的,我變成一隻狗了。」
 
  琳達也回盯著我看,陷入沉默。也許她心裡想我們現在正在一場「誰先眨眼誰就輸了」的遊戲當中,而獲勝者能夠讓一切恢復原狀。但很遺憾,並不是,如果真的有這樣的遊戲我一定立刻報名然後想盡辦法輸掉。
 
  我試圖打破僵局,「呃,也許我們進屋裡聊?」
 
  這是哪裡來的搭訕妹子十大NG台詞嗎?我不禁在心底吐槽自己,但還是只能咧開嘴角,試圖露出一個扭曲但善意的笑容,看能不能套用她的「跨物種微笑大法」來成功溝通。
 
  琳達眨了眨眼。
 
  「這應該是在作夢吧?」她問我。
 
  我也這麼認為呢,琳達小姐。人生就像一場永無止境的惡夢,你說是吧。吐菸喝光馬丁尼。
 
  「不是。」我用非常低沉的嗓音說道,隨後面對這前所未有的絕佳時機,又忍不住玩心而補了一句「I’m watching you.」
 
  但我非常後悔,因為我親眼看見一個堂堂七尺高的人類在我面前,雙眼一翻,用誇張的角度向側邊倒下,這也代表我免不了要去確認她的傷勢之外,還要冒著被左鄰右舍發現的風險,想辦法把她弄進房間。
 
  唉。早知道就用翻譯吐司梗了。
 
 
  「請你證明一下。」琳達盤踞在離我足足有三公尺遠的床上,狐疑地盯著眼前因無奈而雙眼如同死魚的柴柴。
 
  「我已經告訴你我的出生年月日,姓名,學歷,還有什麼你想知道的?身分證字號和生辰八字嗎?」我嚼了一口肉乾,嗯,美味的幾乎使我落淚。但眼前是談判的節骨眼,柴柴有淚不輕彈。
 
  「任何一個人知道這些資訊都可以說出來,那你要我要怎麼相信?」
 
  呃,小姐,當你看到一隻柴柴坐在你前面一邊嚼肉乾一邊和你談論一個人的種種事蹟,老實說,你不該相信都應該要相信才對。
 
  「不然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你會變成這副德行?就這麼簡單,一個問題。」
 
  「不知道。就這麼簡單,一個答案。」我開始懷疑起琳達的智商。
 
  「所以你現在是要我相信原來的你在一天睡醒之後就變成了一隻狗?」琳達嘆了口氣,「捉弄人也該有個限度吧。」
 
  我也想和老天這麼說,遺憾的是老天可能正津津有味的嚼著肉乾喝著蜂蜜檸檬看著這樁荒謬的喜劇。雖然對我來說是悲劇就是了。
 
  「原來的我?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原來這件事情。」我嘆了口氣,「所有的一切都處於變化之中,包含過去的你我,我們不過是在一條漫長的時間之流中載浮載陳的木箱子,所有我們眼前看到的景象好像亙久不變,事實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變動,你懂嗎,琳達。沒有任何事情是亙久不變的,也許你明天也變成一隻柴柴一隻波絲貓或是一隻半獸人,而我們都必須面對這一切,一切我們看起來荒唐但實際上發生的事物。但你知道最荒唐的是什麼?我們的記憶仍相信那些一切都是永恆的。」
 
  沒有任何事物是永恆的,包括愛情,包括價值。我們都不斷的被時間淘洗而後緩慢露出更內在的脆弱,或是在長期的流水洗滌之下讓身上附著了沉積物。
 
  剎那就是永恆?但事實上,剎那所經驗的事情也將褪去它的外表,而留下更侷限卻也更美好的內蘊,這就是狗糧所帶給人們的道理。一篇好的狗糧存在了,而更多人們的渴望化身為這份狗糧的附屬品,用更新更甜的形式經歷那些主角們不曾經歷過的痛苦與快樂,而使得共同經驗更加飽滿結實纍纍。
 
  「唯一維持不變的,只有變動本身,琳達。我們都活在同溫層裡,我們都害怕改變。」我看著眼前沉默的琳達,微笑著說道。你害怕失去過去的我嗎?琳達。
 
  琳達又沉默了半晌。
 
  「我可以確認是你了。」琳達盯著我的柴柴雙眼,認真地回答。
 
  「謝謝。」我不禁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琳達。我想我來找你果然是對的。
 
  「因為只有你才有那麼多廢話可以講。」然後她又補了一句。
 
  你一定要在這種感人重逢的時刻說出這種破壞氣氛的話嗎!
 
  我的額角泛出青筋,氣到把肉乾吐到地板上,猛烈的用柴柴手掌拍打地板。你讓我太失望了琳達。
 
  但是這也使我不禁微笑。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你說是吧。雖然本體還是一隻粗暴大猩猩,但至少有些事情在經過篩洗之後,依然留存了下來。例如痛苦的八十杯蜂蜜檸檬。
 
  你能夠明白嗎?親愛的琳達,你所有的驚慌失措都將成為過去,直到有一日你不再因為我的外貌而恐慌,你是否能夠微笑著繼續與我為友?
 
  那是一艘忒修斯之船,你看見了嗎?一艘緩慢前行的忒修斯之船,駛向人們記憶的港口,在港口之上,人們試圖做著夢,關於永恆的夢,但所謂的永恆也不過是歷經改變之後嶄新卻試圖維持原樣的自己。
 
  所以不要再說什麼喜歡原本的你了。難道變成柴柴的我並不屬於我的一部份嗎?在我經歷最痛苦的變身期時,我不禁會這樣問自己。

  做自己很好,但改變不是更有趣嗎?只有承認改變,才能使那艘忒修斯之船歷盡苦難之後依然不銹蝕不枯朽,還能維持自己的承載,甚至向更遠的航道駛去。
 
  你可以乾掉你最後一口蜂蜜檸檬了,如果蜂蜜檸檬真的有能夠治癒身體的奇效,那麼我相信我的故事也如同蜂蜜檸檬,能夠緩慢治癒你受傷僵硬的內心,讓你可以微笑著面對我,而不是冷冰冰的敷衍。
 
  「並不會好嗎。」你冷冷地說道,但我看見你的嘴角掛著笑容。真希望你的傲嬌也不會因為時間而被篩洗掉,那是你的可愛之處。
 
  我看見你的額角也開始冒起青筋。是的對不起我會學習適可而止,但我的放縱也許是我的……可愛之處?
 
  咳咳。總之,故事仍會繼續發展下去。狗糧所帶來的奇蹟,只要我還在用我的柴柴雙腳步行的一日,就永遠會持續下去,我相信你也想繼續看下去的,對吧?那就請繼續鎖定柴柴老師的狗糧特輯,我們不見不散,啾啾。
 
  「才不要呢。」
 
  你看你又傲嬌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090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人格同一論|同溫層效應

留言共 3 篇留言

靜月名
這隻柴就算變成柴也是有伴侶的
怕~

11-28 08:39

SoMe
如果是說琳達的話,不是伴侶唷xD 畢竟狗糧自己做的話就不好吃了(?11-28 09:19
大漠倉鼠
論如何把哲學議題講得通俗生動XDD

11-28 12:44

SoMe
希望有達到~~這是這系列最想完成的目的!11-28 13:37
珀伽索斯(Ama)
如果烘焙王拍真人版,那我就要看基德的人選適不適合XD

01-24 20:36

SoMe
我叫基德,是個律師(x01-24 21: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odd8505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因為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因為吃...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
沒有最快,只有更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