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陰溝鼠【自由象限常駐活動】

作者:惑言│2018-11-26 02:37:27│贊助:14│人氣:155
  我是貴族。塔加.以佛(Taga Ifel)心想,瘦骨嶙峋的骯髒手指邊撫摸著肩上的黑家鼠,家鼠小小眼睛漆亮如幽魂黯影。貨真價實的貴族。

  歐威郡城的陰暗窄巷裡,自認貴族的塔加.以佛正翻著垃圾桶裡的垃圾。法書「鼠灰以猶」(Rat gray Il)躺在他旁邊的骯髒地板上,即便法書封面本就是髒髒的灰色,還是有更深的斑駁污漬在上頭。隨意亂翻垃圾在歐威郡城事實上是違法的,三不五時會有專門垃圾巡邏員前來稽查,但塔加──外號陰溝鼠的魔法師──壓根不在乎法律。

  因為我是貴族,要做什麼都可以。塔加心想,翻到了一個臭掉發霉的麵包。即便蒼蠅飛舞、聞起來腥臭如放了好幾天的潮濕衣物,他還是趕緊放進嘴裡大快朵頤。肩上的黑家鼠吱吱哀叫,塔加把一小塊麵包掰到家鼠面前,短小爪子立刻抓起麵包同牠的主人急急吃下肚。腐敗發霉的奶油麵包,嚼起來像毛屑……不過味道還不錯。這是「貴族」三天內所能吃到最接近山珍海味的充飢食物。他感謝泱泱大城歐威郡城,貧窮的鄉下地方才不會有麵包被丟進垃圾桶,給卑微的老鼠飽餐一頓。

  「又是你,陰溝鼠!」身後傳來男人嚴厲喝斥,塔加.以佛嚇得鬆手,麵包跌落地面。環境巡官!他抄起地上的法書「鼠灰以猶」立刻拔腿狂奔。黑家鼠哀號似地吱吱狂叫。「去他魔神的!你最好給我停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背後的巡官大喊,顯然是要動真格的。他們從來沒有給塔加好臉色看過。

  「Il!」塔加喊了咒語,在他急促奔跑的身後,數十隻黑家鼠從各個房屋縫隙或窄巷當中竄了出來,彙集成灰黑河流。這些躲在陰暗角落的生物此刻因塔加的咒語光明正大現身。他是貴族,才不會被區區官員逮個正著。「San!Her!Rode!」他接連念出咒語,幾隻老鼠在巡官的注意之外變成了水氣聚合體。巡官念了咒語,一道黏膠從後方噴射而來,然而一隻家鼠自動跳起,替塔加承受黏在原地的命運。

  「嘖!」巡官不放棄,再度施展咒語。家鼠又同樣替他擋下。眼看著塔加越跑越遠,巡官顯然顧不了那麼多了。「Evlmo!Qarmar!」

  眼前的地面忽然隆起,塔加跌倒在地悶哼一聲,黑家鼠跳到地上,焦急地與牠的同伴對漫步踱來的巡官吱吱狂叫。三。「逮到你了,臭老鼠。」巡官嫌棄地朝他吐了口水。塔加別過頭。二。「最好別輕舉妄動,你一唸咒,我就會在你的骯髒背上開出一個洞,裡頭的鼠輩全都會一股腦爬出來啃你的身體。」他邊說邊繞過地上的老鼠,有幾隻縮住身體。一。

  再見,環境巡官大人。

  砰砰幾聲,陰暗窄巷頓時充滿濕熱水氣,將巡官整個人吞沒。水氣會讓唸咒極為困難,但重要的是令敵人無所防備;犧牲面子讓敵人上鉤,只有塔加辦得到。他立刻逃往充滿陽光的巷外,黑家鼠回到他的肩上。陽光底下,一個灰暗骯髒的瘦弱身影飛向馬路正中央。他年約二十,一頭油膩頭髮牢固地黏在他的頭周圍,全身裹著破抹布一般的暗色衣料,滿是污漬斑點與坑坑洞洞。皮包骨的身軀,臉卻意外蒼白,長了兩顆暴牙。這就是鼠輩中的貴族,「陰溝鼠」塔加.以佛。
  
  歐威郡城都知道他這個問題魔法師,既沒有合格的居住戶籍,也沒有在固定地點工作。他最大的問題,就是把所有本應收在垃圾桶裡的垃圾全部翻過一邊,給自詡最乾淨城市的歐威郡城沾上一點鼠灰色污點。不幸的是,他的魔法造詣了得,凡查到他的巡官沒有一個不被耍得團團轉。今天鼠灰色的污點依舊抹在城裡自傲的整潔上。

  「老鼠又出來作亂啦!」

  「還不把那鼠輩捉起來剝皮!」

  「跑啊!陰溝鼠!」

  此起彼落的司機吆喝,行人目光跟著他的身影移動,有的竊笑有的大笑。但塔加不以為意。他飛奔至一輛車後方,「Il,San,Hu。」唸咒接著踩下充滿彈性的氣球老鼠,一躍跳到那台車上方。高速疾駛的車輛並未讓塔加的頭髮飄動,相反地仍舊死命貼在他的頭上。

  「他跳上來了?」一個驚慌少女的聲音從底下飄了上來。

  「看來是。」女人的聲音答道。一個黑色尖頂帽與一把電藍色長髮從左側車窗戳了出來,費力想轉上來找塔加。

  「我的車!」前頭的司機大聲叫罵。「被你這髒鼠踩髒!」

  塔加看到另一條他熟悉的暗巷,念了相同的咒語輕巧落地,接著快速奔入陰影底下。與此同時巡官才剛擺脫又熱又臭的水氣,氣急敗壞地踩在離塔加好幾棟房子遠的大街上,狠狠用拳頭槌了牆壁。一眾路人大聲談笑剛才的灰色奇景,接著漸漸消散。陽光底下祥和乾淨,陰暗之處,黑色家鼠四處亂竄。



  曾經,塔加.以佛也走在陽光下,盡享眾人擁載。

  統領伊尼信全國,地議會的膽小會雖不是個家傳組織,以佛家大多確實適合擔當此一職務。作風保守,行事謹慎,有時簡直裹足不前過了頭。在膽小會意見流派下,躁進會那只想向前邁進而毫無穩固方案作動力的意見龍頭,好幾次被膽小會煞住腳步。有人嘲笑膽小會為阻礙進步的絆腳石,也有人辯護其為維護法案穩健踏實的守護者。但總是全國庶民意見的領袖之一,所有人自然同意:確有其存在的必要。

  楊克.以佛,「膽小的學術席」代表,也是塔加.以佛的父親,特地排出行程跟他的五歲兒子塔加一同到古城頁坦(Yeten),領取足以影響魔法師一生的一本法書。高大的學術席代表身著一身深藍高領毛衣與黑長褲,矮小的塔加穿著灰灰的外套牽著他父親的手,所到之處眾人歡呼,他們沒請保鑣,親民形象深植人心。目光將父子倆送進頁坦法書館,歷經半個小時,小塔加.以佛兩手抱著一本跟他外套一樣灰的法書搖搖晃晃走出來時,眾人再度歡呼。

  時光荏苒,搖晃的塔加成了有為青年,身形雖略矮小,前途卻寬廣無比。他受過良好教育,在艾歐庫利爾(Elkouleerg)地議會擔任書記的工作四年,表現出色。再過幾個月便能擔任膽小會學術席候補,執掌家族事業。各種報章對他的觀察也深刻入微,其中最有趣的便是他喜好養老鼠的嗜好,肩上的黑家鼠「伊歐里」幾乎和他本人一樣備受關注,一舉一動被轉印販售、一字一句被謄寫抄錄。未來似乎一片光明。

  光明的未來陰影潛伏。

  「票選彈劾?」一日,他聽見父親辦公室內傳來憂慮聲音。

  「小心,楊克。」他父親席位的成員告誡。「做得太好是會樹敵。」

  「彈劾緣由?」

  「多次蓄意阻撓法案。在你的位置上發揮到極致,躁進會幾乎視同你為死對頭。」

  楊克.以佛吐了一口氣,似乎在發洩心中不滿。「你很清楚那是胡妄!廣設校院的後果--」他父親語調上揚。

  「不必然,楊克。社會是一個實驗場,不讓他們親手做,不會知道後果。」成員安撫。「求取平衡吧。楊克。」

  他父親沒有答話。

  彈劾宣令到來的那一天,他父親即刻將塔加帶到艾歐庫利爾鎮上入口,不多解釋,不說半個字,抓著他的手不再像五歲到頁坦時溫柔了;握得很緊,而且剛硬。

  「為什麼,父親?」高聳城門陰影底下塔加問道。「躁進會?」

  他父親僵住,卻仍然未在當下講明,好一陣子之後,膽小的學術席才緩緩嘆了一口氣。「人人皆美好理想,膽小會的存在似是太不討喜了。即便以佛家適合擔當此一職務,作為父親,也不要你身陷其中。」

  「但我還能去哪裡?」塔加問道。

  「哪裡都可以去,別回來這就是。」他父親低沉地回答。「今後躁進會還是會找麻煩,彈劾宣令只是拖延手段,很有可能我無法得到下一次席位。」

  他難以置信地搖頭。太突然了。「不,我哪裡都不去。我要留在這裡幫──」

  「不行!」他父親突然大吼。大吼出自一向溫柔敦厚的楊克.以佛。「我知道的……我知道這麼做不會讓你順遂,塔加。但躁進會既已出手,就說明這裡不適合再待了。」

  塔加忍住眼淚,黑家鼠伊歐里爬上他的肩膀,朝塔加的臉嗅了嗅。「你要怎麼辦,父親?」

  「盡力將躁進會的注意力轉向我,我會留在這裡。至於你,從今而後為自己而活吧,別憂國憂民了。」語畢,他交給塔加一塊東西,約略有一個手臂長以白布包裹,外繫兩根麻繩。塔加單手接下時簡直被重量壓彎身子。

  塔加離開了,離開光明的未來,潛伏陰影。



  歐威郡城的暗巷內,塔加在一株搖曳的光球之下唸咒:「Ine,Il,San。」眾多老鼠奔走至同一處,搖曳的影子化為巨大泥灰色石板碎片,外觀似乎曾經是個圓盤,尖端的部分有個內凹弧狀。整體乾淨沒有髒污或青苔,顯然保存良好。上面只刻了一句話:

  「禍神要滅我!不可如此!」

  毫無疑問,這是個年代久遠的物體。他這些年已反覆讀過這個句子,顯然這個「我」是個時常感到驚恐的存在,「禍神」要消滅他。除此之外,塔加沒有得到什麼線索。那時拿到石板碎片時附了一張紙,是他父親的手跡:身為貴族的象徵。以及警語,要他把石板碎片毀棄或變形。他當然不會毀棄,這是他曾有光明生活的最後連結。

  他想了一下,翻開法書裡咒語「鼠咒」的部分,然後用自己的髒指甲(他的指甲髒到可以當作鉛筆的替代品)寫上石板的話語。真懷念啊……多久沒有書寫了?他苦澀地想。寫完以後,他輕喊聲:「Il。」

  石板碎片爆散成一隻隻黑家鼠,然而沒有如塔加預期竄逃離開,卻是重新聚集,緊接著轉化成塔加完全無法理解的存在。

  一個人。

  看起來不到十歲的男孩抱著自己的頭縮在地上,老鼠在他旁邊爬著嗅聞。絲毫沒有因為塔加的存在而匆忙逃跑。「到這裡就安全了。」那個男孩說道,接著抬起頭來環顧四周。他的眼睛如同伊歐里漆黑閃亮,灰色頭髮短而茂密,全身衣不蔽體。塔加看著他,他也看著塔加。怪的是伊歐里也跑到男孩身邊,他伸出細長的手指撫摸牠的頭,彷彿那是他養的一般。

  「這次是你嗎,塔加.以佛?」男孩開口,塔加嚇得法書摔落地面,巷內光球即刻熄滅。沒多久光球重新亮起,然而不是因為塔加撿起法書重新唸咒,卻是男孩豎起一根手指。「真是,每當看到頁冊(yete)留給你們用『法』的時候,我總是嫌慢。」

  「『這次』是甚麼?你……」塔加自認魔法造詣尚可,但是沒有法書卻能施展魔法……「你是甚麼人?」

  「我?」男孩放下黑家鼠伊歐里。「禍神之嗣、塔克莎所掌,三命之鼠神以猶,所有老鼠的掌管者。」

  太巧合了,念起來就跟他的咒語「Il」一模一樣;跟他的法書「鼠灰以猶」一模一樣。「你說鼠神……」塔加回憶自己久未造訪的故鄉。「荷伊歐格(Hilg)供奉的守護神?」

  「沒錯,我是。」男孩宣稱自己是神時毫無欺瞞禍狡詐的眼神,彷彿是真的。

  就是真的,塔加也不敢置信。「魔神……」

  「你看到的並不是完全的我。」魔神以猶補充。「我只是部分形象,是為逃離禍神殺我子嗣而成的「躲藏形象」。其餘還有爭吵形象、搶食形象等。因為這裡是陰暗處,我才會現身。話說,」祂看了看四周。「這裡不是荷伊歐格吧?」

  「這裡是歐威郡。」塔加小心翼翼回答。

  魔神以猶僵住,臉色鐵青。「好你個塔加.以佛……還以為逃離了禍神,你竟給我躲在威爪(Weidra)底下……」他嘆了口氣。「從以前我就沒有好日子過。」

  老鼠魔神──以猶,現身是為了逃離自己的創造者,同時也是有意殺死自己子嗣的「禍神」。碎片所述當然不是現代,只是受碎片的語句所困,才會以「躲藏形象」現身。祂講述了每隔幾年自己會偶爾現身在不同的魔法師身邊伴其一生,必須要是「鼠灰以猶」的持有者,並且全都是以佛家的人。偶爾祂會覺得無趣,便離去躲藏,直至下一次「鼠灰以猶」的以佛家持有者出現。然而這一次有些不同,祂很有可能長時間待著也不一定。

  當塔加問起時,以猶漫不經心答道:「各個魔神似乎現身了,若是在以前,僅僅有零星的魔神會現身,不知是不是所有魔神都會出現在持有者身邊。」

  「『禍神』是誰?」塔加再問。

  祂陷入沉思。「面向許多,有創造,有毀壞,無法定義。但是力量的名稱喚之為『菌』,那種力量強大無從測量。你們統稱『魔神』的我們,我們則要稱那樣的存在為『神』。」

  「神上有神?」塔加感覺難以置信。「可是……『菌』難道不是微小的物體,為什麼會是古老的『神』?」

  以猶瞇起眼睛。「塔加.以佛,你們沒有發覺萬物正在縮小。從古老的巨大遺跡、到現今周圍矮房,」祂一擺手,像要俾倪當代讚揚從前。「從四季為度量單位的大器,到分秒計較的末節。」祂一握拳再張開,手上憑空出現一只懷錶,上頭依序浮現時針、分針、秒針。「當然,菌或者老鼠的存在,也不是現今那麼微小的樣貌。」

  暗巷內搖曳的光球,巨大老鼠影子正在擴張。

  當老鼠魔神恢復原來的小型樣貌時,塔加吞了吞口水。「我理解了……」

  「理解就好。」以猶輕哼。「總之,這時代多災多難,你要潛伏在陰暗巷內,靜待時機來臨。他們還給你取綽號叫『陰溝鼠』啊。」

  久違的責任感突然壓在身上,塔加求生多年,突然感覺自己有了目標。「我是貴族。」

  「貴族啊,」以猶沉思。「依著血統將自己與一般人區分開來,即便你的行頭是嘲諷貴族的極致體現,但你,塔加.以佛,血管裡確是流著貴族血液。我的血液。」老鼠魔神的身形正從下半身開始往上崩塌,化為一隻隻在地上爬行的黑家鼠。「直到時機來臨前,你就安安分分在陰暗溝壑裡等著吧,貴族。」最後魔神完全消失,地上的家鼠彷彿一般的家鼠,動物模樣毫無魔神氣息。

  但塔加.以佛決心活下去,直到時機來臨。黑家鼠伊歐里跳上他的肩膀,隱沒在歐威郡城裡的鼠灰汙點曾經為光,而後藏身於影。

  我是貴族。

  貨真價實的貴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069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hover112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之語世界觀:天文(V... 後一篇:魔法之語世界觀:金融(V...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nly19930528大家
小說已經更新一篇~請慢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