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3 GP

[達人專欄] 【專文】道德過渡時期的犧牲:成全同志很難嗎?談公投之觀念差異及社會變遷之必然

作者:十六夜郎│2018-11-23 03:28:02│贊助:524│人氣:5985
  本次九合一選舉在即,合併十項公投提案。除縣市鄉鎮地方官員選舉之外,當中包含了環保、食安、教育、婚姻形式、臺灣正名等公投議題,同時,首次將公投選民年齡下調至十八歲,將額外增加六十萬名選民。

  而上述之公投項目,皆是經中選會審核通過並超過二十八萬份聯署成案。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公投十案有五案與性別平權相關,足見社會大眾對該議題有一定程度的關注而非限於人群的極端少數。

  作為公民社會的一份子,不能不說我對此事不感興趣,也並非沒有自己的立場與見解。然則,在我翻閱公投公報及收看電視轉播辯論會以後,倒不盡然是為著使自己明晰哪個派別較為合理,大半還是想理解正反雙方的觀念差異——我想知道有什麼理由維持現狀,又有何理由要我們前進。

  與之相比,我個人的支持與否便顯得不大值得討論,何況大約關注公投議題者也都有其立場之合理,我的個人觀感也別無贅述之必要,更無法改變他人投票導向的能力與意圖。在此,只希望能稍微偏離主題去談別的但同時又並不毫無關係的議題。

  公投既然象徵著一種直接民意,那必然是以多數決來決定社會的導向,同時,無論通過與否,至少必有一方會被「犧牲」這裡的「犧牲」並非狹隘地指涉生命的消亡,而是更廣義上的壓迫、輕視、排斥、否定等差異性的非平等對待。必須特別說明的是,有些矛盾是只能找到平衡但無法完全解消的,好比擁核、反核派在一定基準點上是存在相反的論調,不是非得二分,只是對兩派的極端者來說,總有無法妥協的地方。

  這裡我想以頗具爭議的同志議題來做舉列,且盡量不下對錯評斷,只就觀念本身這一角度切入,不去觸碰關乎支持與反對方舉列出好壞的問題。不過本人讀書甚少、學問淺薄,闡述的內容若有未盡之能事,還請各位見諒或補充、賜教,我只有以下這些空話:

  在開始以前,我希望各位針對本次性別平權相關公投案有一個基礎的理解,那便是在2017年時經由大法官釋字第748號,宣布行政與立法機關需於兩年內完成同性婚姻自由等相關保護,但未來將以何種形式保障婚姻平權仍有爭議,而同性伴侶在臺灣合法登記結婚是目前可以確定的。故,此次公投中關於婚姻形式(即第10、12、14案)以及與其相關之性平教育(即第11、15案)時有正反雙方之爭論。

  不過,關於性別平權等議題的爭端,並非是此次公投議題才有。登上媒體的數次的同志遊行、反同抗議也非一日之事,但為何近些年相關議題不斷如雨後春筍浮上檯面,甚而至於到如今由全體公民來抉擇?

  以目前現有科學資料的而言,同性戀、多性戀等多元性別傾向者並非近現代的產物,於歷史的記載上早在千年前便有,但他們的存在(或者我用更精確的詞彙:「話語權」)是隨著文明發展歷程時而鮮明,時而暗沉的。他們在某些巧合或必然下在平靜無波的湖面拋入一塊石頭,有時僅只一聲,有時還能稍有波動,這端看象徵著社會的湖水深淺,以及石頭自身對湖水的衝擊,然則舊有價值觀念仍未修正的前提下,大多數未能激起足夠震動的石頭,往往只是落入水中而被浸沒、消失於無形的「犧牲」的結果。

  但這並非全是壞事,自然,這也稱不上是好事。試問,無論任何時代的所有改變都將是好的嗎?沒有改變沒有進步,這是事實,但進步未必不是摔跤與跌坑的前奏,這也是事實。於是,改與不改,便有賴組成這湖水的社會上的人民的智識、觀念並配合社會文化背景,才有望判別改與不改的好壞差異。在這裡可以舉出一個例子,應該許多人在網路上看過這張梗圖。



  一種聲音能否在一個社會環境被人察覺並持續,或是更進一步形成佔有一席之地而不易被輕易抹滅的音量,甚至發展成開啟道德轉變的先聲,我以為造成怎樣影響的根本不僅限於但包括該聲音的發源人,且還要符合其時代條件。

  事實上,被壓抑者自古皆有,美國種族隔離制度下的黑人,被資本家剝削的勞工,無可參政、就學的女性,因性傾向或性別認同而被關入精神病院強制治療的人類......他們都是在一個不合時宜的時代條件下,等候著一個新時代轉折的到來,而那轉折可能是漸進式的修法或是通過暴力的革命。

  可這同時又有一個問題產生:那要如何形成這樣一股改變社會的力量?

  我們不得不悲觀地,並且認識到這樣一個情況:改變社會是萬難的,尤其是在改變進行中的這一時期,不只是當事者本身淪為道德過渡時期的犧牲者,連同著抱持舊有價值的人也是如此。因為一個社會價值觀念的變動,往往牽動著整體的各種面向,沒有一個人能置身事外。在此,請容我以2015年的拙作〈婚姻是你的謊言〉來當作例子並簡易介紹此篇。

  此篇女主角在二十多歲以前,由於忙碌以及家長並不全然贊同早戀,直到將成社會上的「剩女」,家人便急迫地尋找對象,還曾懷疑過其性傾向,而她本身也受制於一定程度的傳統,想將自己嫁出去,直到在相親場合中遇見同樣也因性傾向被家人懷疑過的男主角,兩人的生命才有所聯繫,最終塵埃落定、步入禮堂。

  孩子出世以後,本當有著甜蜜生活的家庭,隨著丈夫承認自己是同志而掀起波瀾。丈夫正是在這社會傳統價值之中,為著符合所謂「正常」家庭的定義導致了自己愛情上的犧牲;妻子則是在符合社會傳統價值的同時,被為了維持「正常」結構的價值給硬生生地犧牲。

  就在那一刻,我的生命完全改觀。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會遭遇這種事情。他告訴我,他其實擔心我會因此排斥他,所以打算把這個秘密永遠埋藏在心底,但是,證據就在眼前,無論如何辯解也是毫無意義。我在那當下感受到的衝擊,竟然讓我出乎意料的毫無氣憤,只是對我自己的冷靜感到不可思議,同時,我也對他將同性戀的秘密壓抑數十年所累積的痛苦,還有我嫁給了這樣的他,感到極大的悲哀。

  ......

  我被迫在毫無心理建設的情況下,孤身一人面對他不為人知的殘酷事實。更讓人無助的是,我承受他所有殘忍的傷害,卻必須要跟他一起封鎖這個秘密,我提不起勇氣和自己的孩子說他的爸爸是同志,更不能和身邊的親友告解。

  他近乎自私地將我關進形同牢籠的枷鎖當中。即使我能理解他替父母著想的理由,也能體諒他身為同志那無法被社會坦然接受的痛苦,但是,我卻必須承擔現在以及今後的一切煎熬。簡直就像是一場大騙局。

  如今,這樣的事件依然在我們生活中不斷上演,維持所謂的「正常」社會,必然是要壓迫到少數被邊緣化的族群。在高壓的環境下,他們選擇隱忍;在低壓的環境下,他們走出門外。但無論何者,他們不是多數,也從來不曾消失過,這是一個被忽視的種子在社會這塊土地上試圖茁壯的希望,卻也是他們自己的處境總要受制於人的悲哀。

  或許有人想問,為何不包容、同理、尊重就好了呢?

  但,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成全」從不是輕易的。並非那種現代「無同理心」的邏輯,事實上我們大多會有惻隱,於弱者總是予以悲憫甚而意圖幫助,可為何世上還有那無數個犧牲?

  關於這點,可以參閱我所撰寫的〈成全之二:愛所未能及。為何我們不願成全他人?〉。在這之中我提到了張楚的短篇小說〈梵高的火柴〉,內容敘述一位母親發覺兒子是同性戀,縱然有想成全的心,卻因著觀念上的傳統而使愛著兒子的心往往在下一刻風雲變色。

  愛是愛,可若是這愛與成全牴觸了自身的底線,總是會有矛盾與疙瘩的產生。一定程度上我們可以悲觀地認為,我們的同理與包容,實際是建立在互不干涉的條件上,為了避免干涉的傷害與不適,我們盡其所能地杜絕生活環境或階級重疊的可能,若是已經使自己產生厭惡,感覺被侵犯、傷害到的時候(這是主觀認定),在必要的時候,對其抹黑,甚至動輒毀滅,毀滅不了便將其邊緣化。我以為這是一切未能接受不同價值觀的根本原因,而這根基是難以動搖的。

  由於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因此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與己不同者,必不同心,其心不同,不必再語。由此緣故,便使彼此溝通與理解的大門深鎖,更無法同理與接納對方,觀念差異越大的雙方更是如此。懂得此理者,我想便能貫通理解此篇之意旨。

  但造就不同根基的原因是什麼。除了天生性傾向、性別認同與多數人有所相異之外,一般人(這裡無關正常與否,而是指普系價值觀的大眾)的價值觀建立在進展的脈絡裡各有不同,但核心觀念(即對於同一事物的理解)卻多是雷同、相近的。

  而當中影響的關鍵可能涉及了長期沿襲下來的道德傳統、家庭背景、僵硬或彈性的法律或教育、主政者施政導向、政府或人民經濟條件、國際關係、媒體報導的風向、民智高低、民眾守舊與否、與個人相關與否、民族排他性與否等其他各不同細項,彼此可獨立分開卻又密切地相互影響,看似牢不可破卻又可能一夕毀壞。

  造成價值差異的緣故有許多,不只是不同年齡落差所形構的觀念不同,其中環節複雜多變,不是三言兩語足以說清,但在這裡恕我為了舉例而將其稍微窄化到年齡差距的問題上。

  面對不同價值觀念的人,我們若感到威脅或反感,譬如有人對同志感到厭惡甚至想吐,這其實是正常的。在這裡我並不用「歧視」這一字眼(雖然這確實就是所謂的歧視),乃是於這些直觀的反感是源自於原有價值觀所未有或矛盾,所以直覺感到不安與排斥。任何人都是如此。

  這也是為何越是年長越不容易接受新事物,甚至是一開始便採取排斥態度的主因,因為作為一個生存已有數十年的個體人,本能會在應對社會的時候不斷調整自身狀態,這是為了融入集體生活以及避免產生觀念衝突的不安全感。人到一定年紀自然已有一套長期使用的,已能維繫長年內在安定的價值體系,要使其動搖是不易的,使其毀壞後再重構更是艱難(因為他們的觀念是經由無數複雜變因所形構並經過時間考驗)。

  同理,為何許多年長者認為眼下青年買不起房、薪水低廉的主要緣故是出於青年不夠努力,最後得出「一代不如一代」的結論。這便是他們以原有的觀念來度量當下社會所造就的結果,而這觀念在從前是行得通的,更有可能他們本身便是這套觀念的獲益者(得利或得到內在安全感),於是若有新思想是與他們背道而馳,或不同於他們的原有觀念,只要差距越大,那心理本能的躁動將會使他們無法認同。

  想當然,眼下不如從前,但是在不願變動價值體系的前提下,他們會在眼下找到各種不同佐證來支撐原有的觀念,諸如:隨著資訊流通變快,人們更常看見社會兇殺案,但這時也是電玩遊戲持續發展的時期,電玩遊戲所蘊含的暴力元素很容易和愈發常見的兇殺案連貫,於是導出「玩電玩會使人變暴力」,在這個例子上,更容易上綱到「教導多元性別會害孩子變為同志」等類似情形。

  從這邏輯面向攤開來說,要找到相對應的例證實在數不勝數,像是「我們以前只要努力就有晉升機會,也能買得起房」碰到了「年輕人說努力也買不起房加不了薪」的觀念,就容易演變成「年輕人買不起房就是不夠努力,因為我們以前努力就買得起」,並且還能找到像「年輕人常出國」、「年輕人搞遊行爭權益,卻不怪自己不努力」等情況來佐證。歸咎其因,乃是於他們為了撫平內在的不安全感。誠然,若真一代不如一代,那當今社會何以進步並有所開展?

  至今,這樣的情況在任何價值觀衝突的場面中屢見不鮮,本次公投之核能、性別平權、婚姻形式、對「臺灣」這一名稱的認同與否等問題,歸根結底就是雙方在不同環境、個體差異所造就的對於同一事件的理解不同,他們的理解或許未必對社會發展是最好,但對他們自身而言絕對是最正確的。

  許多我們的合理結論雖是經由理性思考而來,其本質卻可能仍是盲目的。因為那並不是建立在多方審視的思考,而是單方面的補足內在有所缺憾的價值觀並以此視為駁斥相反觀念的利器。關於這點,你我也許或總是會在自認為合理的情況下落入這樣的盲目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我認為不可先下好壞或善惡等道德判斷,當我們質疑對方為何不能理解自己時,也當先行思考自己如何理解無法理解自己的他人。我個人的見解是,若要做到不同價值觀的相互存有、尊重,必須互相導入各自觀念的合理性,可以先避免觸及矛盾處的針鋒相對,建議以彼此共有的觀念著手。

  若以同志為例,可提出反同方亦有的,甚至是人類共有的自然情愛方向來討論,彼此確立了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通性以後,因為對方也擁有相同情感,能感同身受,在以此為基準往稍有差異的觀念做處理,好比形式、表現的差別,或是近期同志爭取平等婚姻的公投事件,在兩者間彼此妥協並維繫一段和諧的距離,才能造就互不侵犯的安全感,但要使雙方都能釐清這些不同的差異導向,最初根源都要是彼此共有的。如此,才有望做到價值觀的相容與尊重。

  知易行難,可我以為這是唯一的正規方法。較為非正規的手段則是前面所提到的壓迫、輕視、排斥、否定等將其邊緣化,甚至消滅的手法,將其存在從社會抹滅也就不會產生不安,可這畢竟無法長久,反抗畢竟是由壓迫所生,只會造就源源不絕的紛爭。

  人類的發展就是鬥爭的歷史,新的前來,舊的淘汰,有時崇新,有時崇古。在社會發展的歷程間,有很長一段時間是新舊道德重疊的,而這些道德迥異共存於同一環境下必然會產生矛盾與犧牲。當新道德開始有了更進一步展開,因之崛起而受惠的第一批必然首當其衝。

  倘使公投過關,那今後同志婚姻所衍生出的問題必然會被放大檢視。誠然,異性戀關係同樣的情形在同性關係中也有,而在這樣一個關係中也必然產生新的,別於異性戀或所謂一夫一妻制度的問題,如孩童領養而形構的,特殊的同志家庭下的問題。

  比方同志家庭下的孩子可能遭受其他抱持舊有觀念父母的子女霸凌(備註:我們不該認為同志家庭的孩子可能受歧視而禁止其擁有孩子,若以此為基準上綱的話,可能會變成經濟條件不寬裕、知識水平不高、相貌不符合社會所謂「美」的定義的父母都不該生孩子)。

  還有其他毫無關聯卻可能被牽連其中的,像學童由於新道德的社會風氣使然,更願意表明自己的同性甚至多性戀立場,很有可能被視為是性平教育所造就的性取向混淆;或是不巧臺灣生育率自同婚以後逐年下降,更易將兩者間連繫在一塊(備註:現有同婚合法化國家的數據已顯示,同婚與生育率並無太大關連)。但問題是,有時這些實證絲毫不起作用。因為面對反對或支持的極端擁護者,有時要的並非是實際證據,往往是根據他們所認定的「眼見為憑」,而社會的多數人總會受極端兩派所影響,並逐漸只看自己想看的「證據」,並用不同觀念在社會上進行爭鬥。

  古斯塔夫.勒龐在《烏合之眾》中說得很好:

  「群眾沒有真正渴求過真理,面對那些不合口味的證據,他們會充耳不聞......凡是能向他們提供幻覺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為他們的主人;凡是讓他們幻滅的,都會成為他們的犧牲品。」

  在面對幻覺的時候,有時我們容易被感性所蒙蔽,落入幻覺提供者空洞的高談,變得對改革充滿希望;有時我們容易堅守現有的觀念,收受妖言惑眾者所販售的恐懼,使得我們對於新觀念的態度滿是偏頗。這些幻覺使得我們被謊言欺瞞,還以為自己對事情的理解知之甚詳,但我們實際一無所知,甚至聞道猶迷,以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這些是危害社會發展進程的毒藥。

  最終,大多數人所擁護的觀念將有更多機會獲得話語、決策權,進而使其成為道德主流,社會風氣因此改變或停滯,有些你看似合理的事變得有些於情難忍、於法不容;有些你認為反人性的事卻變成社會人情與法治的正確準則——社會的發展正是由掌握未來導向的一方決定哪些事是「合理」、「正確」、「符合道德與人性」,這在各國法律上可見端倪。

  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沒有這道門檻,將難有道德的根基,也無從強制性對群眾做出約束。但某一國家的法律並非一體適用,更非全球共通適宜的標竿,國與國間的道德觀念相互影響卻又各自獨立,逐漸發展出文化差異性以及同一情況的不同判別。

  好比歐洲四十九個國家中有四十八國廢除死刑,而亞太地區(當然包括臺灣)超過六成仍執行死刑;諸多國家早已無通姦罪之存有,而僅存臺灣以及穆斯林國家仍有相關罪責,在幾年前政府統計的數據中,有八成六的民眾認為不該廢除通姦罪;而除臺灣之外,有二十五個國家同志婚姻合法化,同時,有六十五個國家法規明定同性戀違法,當中十國的罪責是死刑。

  實事求是總是不會錯的,但身為兩邊極端立場之間的我們,無法擺脫出生下來一切被制定好的道德模板,脫離社會普系觀念做到獨立思考和真正自由是萬難,光是「獨立」與「自由」的定義就足以使人費盡唇舌。可萬一我們開始以假亂真並自欺欺人,不看清習慣的迂腐,便無後路而盲目守舊,不過只是平白放掉了可能發展的契機;若不看清變革的假面,便有虛妄的徒勞,也只不過是陷於盲從地平白犧牲。

  此次公投案後,我們便可看出多數人對於某一議題的抉擇,這也會是社會發展的歷程之一。能帶動社會產生一股風氣的人是極端少數,但他們所相對應要付出的代價極高。我相信人類的本質是自由的,但我們受困於社會的各種身分與立場使自己作繭自縛,與其說我們不自由,或可說是我們無法承擔自由的代價。

  那些足以帶動風潮的人,在此後又會因社會價值觀念與其相違背或相符合,進而修法或有遊行運動,在這歷程中,還是有無數遭受波及與被放大檢視的犧牲者,這是莫可奈何的悲哀,卻也是發展的必然情景。我們要先理解並試圖處理、緩解這在新舊思維同時並存或納入固有社會的陣痛期。我們可以說,自解放成功到謀求真實幸福,仍然需要無數個環節、無以計數的時間來完成。這是循序漸進而非一觸及就的過程。

  但當你自覺社會尚未解放,同時你又被現有制度所壓迫,現有的公平正義已無法使你滿意,此刻的主流道德令你感到漏洞百出的話,坂口安吾的《墮落論》提供了一種解釋,那就是,當人們意識到自身環境的缺漏,或是文化道德的荒謬,以及強加於人的無理價值觀,而在那一剎那,翻轉、顛覆的力量便會出現。

  越是極端的壓迫便會造就更加極端的反作用力,這樣一種反逆並非是為反而反,而是基於人類本能的反省,是對於應當成為人們自願遵從的道德準則卻反而使人飽受束縛的意識的醒覺,是一種對於反人性的反抗。

  少有革命不見血,少有變動無不適,即便現今少有真正意義的革命,可若時機正好,許多如你一般的人開始質疑現狀,甚至還出現了幾個能承擔逆風的領導者出現,請以他們為仿效,藉由他們來發聲。因為敢於出聲的人萬裡挑一,被犧牲而無聲的人數以萬計,而作家郁達夫曾說過這樣一段話:

  「沒有偉大的人物出現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之群;有了偉大的人物,而不知擁護,愛戴,崇仰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

  我個人以為臺灣的政治是這樣的:當你擁有決定權時,卻選擇不看不聽不理解,甚至於不發表意見,對於任何立場都不信任,那在投票過後見到社會的改變,是可能間接或直接地影響你的生活,屆時,錯過機會的你可能再無選擇的機會了。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曾寫過一篇名為〈我沒有敵人〉的文章,擷取片段如下:

  我仍然要對這個剝奪我自由的政權說,我堅守著二十年前我在《六·二絕食宣言》中所表達的信念 — 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裏,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裏,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裏,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裏,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

  在投票日當天,無論你是支持或反對或以不投票的無聲表達抗議,還請相信在這社會上有許多人曾無數次懷抱希望但卻落空,和你一樣或不一樣的他們並不任由自己麻木地旁觀、視若無睹,放任自己就這樣束手無策。

  太宰治在小說〈阿姍〉中寫道:

  「儘管明白永遠無法重建新秩序、新道德,但還是應該進行破壞。聽說孫文留下一句『革命尚未成功』,便溘然長逝。的確革命可能永遠成功不了,但是仍要掀起革命,革命的本質就是如此悲壯、美好。你問這麼做到底為著什麼,就是為了悲壯、美好、還有愛......」

  若你問我,為何社會紛紛擾擾爭論不休幾乎永無止盡,而這過程中有無數人被迫噤聲,卻仍有那麼多人前仆後繼地意圖在任何風潮的背後推波助瀾是為著什麼?

  我不會回答悲壯、美好還有愛,而是答你:

  「因為受壓迫的人不願再當可憐的生物之群,任由社會將自己默默犧牲;因為受壓迫的人想要一個自己也能被平等對待的社會,不願活在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

  願每個道德過渡時期的犧牲不是白費,願每顆曾被熄滅的心還有再度燃起的時候。至少對自己誠實,告訴自己:

  「我從來沒有不在乎這個社會過。」


  目前將日誌類型之達人專欄文章從「雜記」類獨立成「專文」一類,以便區隔日常雜文與嚴肅議題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麻煩點下GP或訂閱支持,也希望能點進我臉書專頁給個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037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十六夜郎|專文|公投|投票|選舉|道德|價值觀|同性婚姻|平權|性別平等

留言共 68 篇留言

十六夜郎
下面這是我個人偏愛的廣告,與本文無關
這一次投票,我們不要再對自己說「算了」好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tFeUnZq1U

11-23 03:45


書讀得多就是好QwQ
旁徵博引,除了能加強論述效果同時提供相同基調中數位名家言

而版主內文所言,我也為此苦惱細思過。

過渡階段的現在,固然有人走在很前面、站的更高指出了更遠的目標,但是人群無論是相信與否,依舊得一步一步的慢慢大部隊式的抵達眼前的目標,按部就班的提升高度,才會逐漸的看到當初先驅者的視野,那時候自然而然的大多數人就快起來了;默默的人類就不自覺地踏過了許許多多重要的里程碑,持續的往下一個里程碑前進。

11-23 04:09

yayy
覺得思想讓人不是人

11-23 04:19

CHIS
很棒的一篇文呢

11-23 05:02

不來方祐樹
「如果有這麼一個人,他的思維、理想,已經超越或是不同於我們活著的時代。你會...選擇去支持、追隨?亦或是 無視,甚至沫滅?」
人類的歷史 紛爭 廝殺不斷 利益 權利 權力 信仰 尊嚴 自由,多少紛爭因它們之名而起
這些之中 有 不少因此而留下名字 有不少因此在名為「犧牲」的汪洋中被淹沒

面對這樣的種種 我常常會覺得自己很渺小 甚至什麼都不是
但儘管如此 卻又像是呼喚著一種聲音 去追求 漸漸地 也想走在人群面前

儘管...自己曾知道過一句話「人類最可怕的,是他們認為自己所相信的是理所當然,
認為自己是正確、正義的」 可卻又矛盾於 既然無事為真(理) 我們又該相信什麼?
自己的信念 是否只是一種象徵於「我」的一種存在 一種依存 一種不得不?
哪怕 堅持的代價 伴隨的是無數的犧牲 悲鳴 嗚咽 愧疚?

我常常也在思考 也在反思 自己所相信的 所認同的 所追尋 所支持的 又算什麼?
我雖然也會對與自己意見分歧者 不苟同 紛爭 反抗 甚至 挑戰
但有時 也會自問 我又有什麼資格和權利去這麼做? 又有什麼資格去定義這些

我的見識或許很淺薄 不過 我曾會這麼想:
如果 我們把人類 比作是一台機器 我們會反抗 會爭取 會打壓 會歧視 會傷害 會犧牲
會爭鬥 會抹滅 會溝通 會爭取 是不是 彷彿 就像是 這些都是屬於 早已被寫在我們設定中
一個個的程式 也是個必然或發生的機制 周而復始 我們的「自以為」 都是一開始被設定好的

我很喜歡我前陣子完的一款遊戲 名叫「底特律 變人」
雖然它劇情內容 是以機械和人公AI 人公智慧 等之類的議題來圍繞
但 它更像是 透過一個並非人類的事物 來反過來 討論「什麼是人?」
人類的情感 抗爭 意識 這些的又是什麼
不論如何 它確實是給了我不少啟發 讓我反思或思索了不少東西

......就這樣打了不少感性而沒什麼理性的言論 思緒也開始混亂了
感覺自己好像會不會文不對題或誤解了大大想討論的東西
不過 這些都是我看完了大大的這篇文章所寫的感想

最後 不論未來如何 我仍然會為自己繼續奮鬥下去
也願所有的人們 能為自己做出選擇 決定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
我們都會這麼說著:「我從來沒有不在乎過。」「我不想要再 算了」

11-23 05:57

不來方祐樹
啊 對了 補充個另外我忘了提到的東西
看著大大的文章 我腦中一直浮現出一個詞 ─「認知失調」
是一種人類的一種防衛機制 我在我心理學系過去上的課當中有學到的
文章裡 真的有不少提到了 「認知失調」上的一種體驗呢

11-23 06:17

Cocytus
樓主您好,很高興看到這篇文章,這篇文章堅定了我的立場。
我近來已經許多次因為反對修改婚姻部分的民法,被認為是沒有同理心了。這些言論讓我受傷很嚴重。

以下是我的看法:
從祈求女媧娘娘的渴望,到之子于歸的狂喜;從堅信聖靈祝福的虔誠,到「我願意」的真實;上萬年的醞釀,數千年的演變,異性戀的人類成功的將現實的生殖、扶養與虛幻的愛情結合,稱之為「婚姻」。

我能理解同性戀想在一起的渴望比異性戀更強烈;但我不能理解,為何要破壞原先社會中異性戀對「婚姻」的幻想?我不知道。或許...同性朋友在長期受迫害以至於不能在一起下,羨慕異性戀「婚姻」;或許...同性朋友認為不了解「婚姻」一詞對保守的異性戀的意義,這是兩小無猜的期盼、是生命的寄託、是責任的確定、也是血脈的傳承。

我支持專法、我支持增加民法同性伴侶章、我支持一切保障同性朋友的法案、我支持修改民法,把婚姻章改成伴侶章而男女改成兩人、我願意支持所有同性朋友追求自由,只有一個願望,可不可以把「婚姻」這個詞留給我們?

11-23 06:32

Fire Fish
照大法官解釋同婚和同婚公投根本不是問題,個人觀感社會多數對同婚根本沒意見(或無所謂),最大爭議就是修改婚姻法和其他幾件議題,講白點,同運派要強迫別人接他們對婚姻的定義,才是爭執最大主因。

(一定要強調我對同婚或修改婚姻法沒意見,免得又被打成該死的反同派)

11-23 06:54

Fire Fish
關於"歧視"的問題,請恕我用一句社會上常用的字語:你刺太多,你想太多。
(這裡的你是那句話的用詞,不是指樓主)

別看到第一句就認為我是守舊派或反同派(否則你也是歧視),歧視在世界上到處都有,怎麼可能完全沒有歧視?職場上的歧視,對不愛運動者的歧視,對單身者的歧視,對異性婚的歧視(老公一定會出軌),對低薪者的歧視,專業人士對一般人的歧視,各行各業各個生活領域,"與己不同者,其心必異"(語出左傳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稍微修改),這句話的原文雖然是指異姓族(不是民族),但人們對於"外來者"、與己不同者,天生就會先產生排斥、不認同、不理解,這也不過是人類對於不瞭解的人事物,無法接受所產生的自然反應,不應該就擴大解釋為"這就是歧視"。

話說回來我開頭講的,那句話只是職場上、社會上會常聽到的用詞,並非要別人、年輕人就一定得接受,你當然可以不接受別人強加給你的想法,但是,在認定別人就是歧視之前,是否該問自己有沒有先"包容"、"寬容"、甚至嘗試接受,那些舊有的、原有的人事物?

遇到自己不認同的舊有制度、舊規則、潛規則,「我是自由的,我拒絕認同這些老番顛,我要反抗,我要革命」,你當然可以革命,每個小孩都會經歷青春期無法認同父母的教養或生活方式,鬧家庭革命,然後要標新立異,有錢或有能力賺錢就搬出家裡,甚至詛咒父母去死、最好生下來就無父母,然後,等到自己成為別人的父母,又開始循環這個過程。

或是,不認同公司裡的老員工、資深元老,不喜歡公司的一些奇怪規定、太多禁忌,公司有前景、給的工資優渥有保障,想待下去就想辦法爬上位,然後也是革命,不想待下去或待下不去,就甩甩頭、自認瀟灑有風骨地離開。

11-23 07:26

Fire Fish
這些想法在無數人的生活中都經歷過,所以當別人會勸你「你刺太多、你想太多」,我們當然不會接受,甚至覺得自己被歧視(雖然職場歧視本來就很多),覺得父母不理解年輕一輩的生活,覺得被父母歧視,但是,反過來講,當你覺得自己才是主流,自己才是王道,你難道不是歧視那些既有的職場、校園、社會價值觀?黑格爾言「凡存在必有其合理性,凡合理的也必將存在」,各種社會體系,各國民俗風情的形成,乃至每個家庭、校園的價值觀,會存在就必有其因素,先人舊人和上位主事者的制定,或是長期下來的約定俗成,會存在必有其理由,當我們無法認同或不適應,覺得這些舊的東西不合理不想接受,當然可以自己走出一條路,但不必然要先"歧視"那些舊有者,覺得他們歧視自己。

我會想針對歧視這點,因為我自己也常常被歧視,「你是個肥宅」、你是個沒用的低學歷者,愛打電玩交不到女友的中年大叔,跟小女生講話就被認為是變態的中年人,如果針對"歧視"這一點,同性戀不可能因為公投過了、或立法過了,"從此台灣就邁入無歧視的人間天堂",解放黑奴過了100年,美國社會還是有各種不同歧視,才會有後來的馬丁路德金恩運動,然後他遇刺後過了50年,社會還是偶而出現歧視黑人爭議,但相反地,也有少數事件卻可能只是黑人反應過度,社會上、職場上可能還要為了怕被黑人告,這個黑人笑話不能講,有顏色的東西都要過度敏感,甚至反過來"歧視"非黑人族群(不只嘲諷白人,也歧視亞洲人)。喜愛電玩的族群,可以找到不少自己的同好,拒絕電玩和動漫被貼上標籤,但是你若是個不打電玩的人,在電玩圈、粉絲團裡講出一兩個批評電玩的字眼,也會反過來被歧視痛罵,統獨立場不同的人,異性戀同性戀不同的族群,哪一方現在的聲音比較大聲、掌握住話語權,難道不是反過來歧視立場不同的人?

11-23 07:26

Fire Fish
「尊重包容」誰都會掛在嘴上,事實上人們都會尋求自己的慰藉,尋找自己的安全圈、舒適圈,這是生物本能,我並非說歧視無法化解,但各種價值觀的衝突,不必然是正反雙方的對抗結局,法律條文只是一種保障,同婚在大法官解釋中本來就不需要公投,差別只是在於立法過程,引起爭議的是那些附帶在同婚運動中的其他條例,革命看起來當然很美好,但是革命之後呢?我們當然不是只求溫飽就好,但每個人活在社會上就是要先溫飽,有錢有閒有能力(有錢並非要很富有,不缺花用即可),才有能力去探討那些舊的、新的,新舊混合的議題,"尊重包容",不是要大家尊重包容同性戀而已,那些掌握話語權的,有沒有尊重包容異性戀者?

一個人要選擇什麼性向,那是他/她的個人自由,但化解"歧視",絕對不是訂一條法律,然後社會就可以沒有歧視,否則我也要發起立法「禁止歧視單身肥宅男性,否則就要賠款」,你不用接受你不想認同的價值觀(包括異性戀),但也沒有權力要求別人一定要接受你的價值觀(同性戀),同中存異、異中求同,社會本來就多面向的,開放與保守本來就互相存在,彼此互相學習理解,你能包容別人不接受你的價值觀,才有可能盡量化解歧見,如果只是不斷尋求衝突,一定要別人接受同性戀,那當然只有無止盡的衝突。

11-23 07:27

星朔
我的在乎與你的在乎可能不同
因為我們也許有不同的價值觀
但法律無法改變人的思考是可以確定的
不論結果如何 台灣也不會怎樣
畢竟從事實判斷同婚已合法

我在這次議題關注的只是誰是既得利益者 誰是利用者 誰是被利用者

一層一層思考你會發現
也許和你支持相同事物的人和你想得不一樣

並非我不在乎而是我在乎的和你不一樣

11-23 07:50

兔太公釣魚
又再把婚姻跟生育綁在一起,所以我說那些不孕症或著年老不能生的是不是就不能結婚?結了婚的是不是也要離婚?

講清楚到底是破壞了你自己都婚姻幻想還是整個異性戀的婚姻幻想?

我真的不懂耶,一樣是相愛,一樣是想白頭偕老,只不過一方比較『難生』,對!你沒看錯!是難生而不是不能生,台灣沒通過代理孕母,所以導致男女同志想生只能飛出國生。

不要再把婚姻跟生育劃上等號了,同志不是不能生而是目前不好生,婚姻生育論也只不過是繼續再傷害那些不孕症夫妻罷了。

11-23 08:24

伊藤 誠
社會上有多少的不平等 又不只同性戀

11-23 08:24

懶貓OX
上面有人提到“同運主張修改婚姻定義”,簡直大錯特錯…如果你去查一下婚姻的脈絡就可以知道從過去到現在,婚姻的定義不斷的隨著時代演進,你所謂的“符合你定義”的一夫一妻制度是在開始有了資本以後才奠定,更不用提早期的一夫多妻制度。會說改民法定定義才是爭執我完全不認同,當時大法官釋憲前有提出三個民法修正版本,要是反同團體認為爭議是修正民法,那當時為何不提出版本?再者,從2004年即開始所謂性平教育,但卻一直到了2017年才開始配合反同發起公投…

11-23 08:29

兔太公釣魚
天啊!到底是讀了什麼才決定性向可以選擇啊?

所以成為肥宅是你的選擇嗎?

我們這樣比好了,同性戀肥宅跟異性戀肥宅,哪一方的辱罵詞最多?一定是同性戀肥宅啊,而且我覺得你們真的很好笑,一邊拿著自己是肥宅所以也被嘲笑來反駁同性戀,可是當性別團體同運團體推不要歧視胖子,當棉花糖女孩出來捍衛自己的身材時,你們這些所謂被嘲笑的肥宅跑去哪了???甚至有些還加入一起謾罵勒!

婚姻平權過了真的不會減少歧視嗎?至少我終於不會再聽到有人說可以跟動物結婚搞人獸交,美麗華摩天輪不用再擔心有人想跟她結婚了。

請你先定義一下你的所謂的玩笑好嗎?為什麼你開我性向性別皮膚顏色的玩笑我就要全盤接受跟著你笑?為什麼大家覺得好笑我就要跟著笑?

11-23 08:37

懶貓OX
同性戀並非單單的價值觀問題,你說你是肥宅被歧視,但是你有因此被剝奪法律保障的權利嗎?根本沒有。
任何一種歧視都不該存在,就算是肥宅假如你們上街發動反歧視遊行我也舉雙手贊成,課本也告訴我們尊重每一個人,我們也尊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趣,甚至為了御宅學做過辯護,但用自身優勢奪取別人的話語權是完全不對的,你完全沒有看懂文章作者在裡面提到同志被剝奪的話語權,甚至在節目上都有大人無法說服支持同志的孩子而搬出“同志是不好的”來一竿子打爛支持者。
尊重包容是可以透過時間改變的,性平教育與民法上的齊頭式平等有助於幫同志“去污名化”,這對同志族群來說很重要。
然後你說有閒有錢有能力才能探討那些新舊議題,我簡直笑出來XD
這個世界的社會運動,哪個不是被打壓者、弱勢族群站出來的??
假如大家一片祥和,你覺得會有人花原本可以陪伴家人的時間,拿原本可以讓自己吃好料的錢參加社運嗎??
明明就是同志族群發起的尊重性平,你硬要無限上綱到“尊重包容一切”的程度,告訴你啦~你不會在反核遊行看到尊重性平,你也不會在同志遊行看到原住民反污名化。因為性平就是在講性別平等,你不能一直上性別平權的責任,甚至還過高期待能去保障肥宅反歧視、身障反歧視、未當兵者反歧視…
最後你說異性戀有沒有被包容,我只能說異性戀要是在某些場合表牌支持同志多半會被打壓,現在社會的主流就是異性戀霸權。最後聲明,公投是用來讓國家更進步,而不是用來剝奪法律保障人權的,謝謝

11-23 08:49

懶貓OX
萬太 沒錯,社會上有很多不平等,所以我們願意站出來喔~

11-23 08:51

+9神聖騎士卡
「想知道有什麼理由維持現狀,又有何理由要我們前進。」
這也是很重要的,就特別喜歡這段,我覺得知道很重要,因為選民經常為做而做,意識形態怎麼形成的有很多原因,但是一旦形成之後,這些人就會因為顏色而投、因為「反正就是要」而做,也許那原因連自己都不知道。

「當事者本身淪為道德過渡時期的犧牲者。」你一些用字的精確性讓我驚艷,很喜歡。

〈婚姻是你的謊言〉引用得恰如其分。

「同理與包容,建立在互不干涉的條件上。」同意,感到被影響,是一切反應的開始。

「但在這裡恕我為了舉例而將其稍微窄化到年齡差距的問題上。」十六的論述很精確,在深論之前把前提也先安好,這麼熟練的剖析令我自嘆不如,很厲害,讓看的人很享受!

「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可能就是因為敵意能帶來強烈的排除效果,所以這麼多原本只是站在「對立面」的不同陣營,一定要加以冠上「敵人」字眼,把人類在戰爭行為中使用的、不得不殺死的毫無仇恨的人使用的字眼「敵人」、「敵軍」拿來在生活中使用,這簡直是一個最悲哀的字眼,應該要被抹去。

如果像劉曉波一樣,《我沒有敵人》,這個世界上沒有了敵人的概念,只剩下「對立面」、正方、反方……等,衝突的等級可以下降許多。

對於同志的議題不深談,但是我自己是多年排斥,到近年接受,這次我也是支持。啊,看我對你的態度就知道了,我覺得愛人的心意,本就超越性別。

第一次談戀愛的時候,我發現深愛的人就是深愛,如果對方變性我也完全接受,甚至變成不是人,也可以接受,不是嗎?第一次發現自己可以接受的愛情前提是因為愛,確實也讓我滿驚訝的。

愛入靈魂,你會管對方是什麼型態嗎?有人連對方死亡了都愛、還能冥婚來延續我想與對方在一起的感情、電影中也無數次上演相愛的夫妻、情侶,其中一人變成了怪物(通常都馬是男生)、變成了吸血鬼、變成狼人、變成外星人,然後和他的舊愛上演跨越物種的轟烈愛情,這不是說因為電影是虛構的就排除在外,這些電影討論的是「你有多願意愛你的伴侶?」。性別?簡直小case。

現實社會長期綑綁著相愛一定要固定性別,然而現在有人發聲、發起公投,我願意去投票表達。

11-23 09:09

殺手L
我天生魯蛇,不應被歧視

11-23 09:50

慕雨璇
上面有人提到同運方要強迫別人接受他們對於婚姻的定義,但是反同方何嘗不是在讓大眾接受他們的價值觀?
反同方認為婚姻必須是一男一女的結合,生兒育女才是正常家庭,但是對於現代人來說,婚姻應該是愛情的現實化(儘管有些人進入婚姻反而痛苦),兩個人互相愛著,想要共度一生,這個約定就是婚姻
婚姻不限於生兒育女,單純要繁衍的話不必結婚,只要生殖系統正常的男女都可以,反之結婚之後無法生育或是不想生育的伴侶也多的是,況且很多允許同婚國家也證實了同婚與生育率無關。
同志是社會上的少數,再加上宗教因素,很多反同方排斥他們甚至達到恐同的程度
個人認為反而是反同方一直要求同運方要符合他們的價值觀,反同方認為同性戀不是走在他們認知中正常的道路上,但是所謂正常的道路,大家的觀點都不一樣,自己走在自己認為對的道路上就行,不應該去強迫大家都和你走同一條路,認為和自己價值觀不同的人就是不正常才是一種歧視
只要人類有不同膚色、國籍、性格喜好等等,歧視就一直都在

11-23 10:24

SupAriNa
看完除了感動以外還是感動

11-23 10:50

永恒的喵
作为一个社会孤立个体,我几乎无能为力。
我能做的可能也就是葛兰西的那句名言,保持智识上的悲观主义,意志上的乐观主义吧(pessimism of the intellect, optimism of the will)。

11-23 11:02

海星-心死心累想退坑
好文 推個

11-23 11:15

和尚大戰妓女
這也是價值觀的問題,不過我可不想有一天我兒子跟我說:爸爸你的屁眼借我插一下這下真的幹你爸了

11-23 12:29

蒼天的青玉
少數強姦多數?同婚未來有可能,但目前全世界還沒準備好,至少我可以認同專法,但是我不能認同這是正常的婚姻,這次投票就是說出大家婚姻基礎的想法

11-23 12:38

聖騎獵師
一開始就該公投的東西,
過就過;不過就不過,
規範社會多數人的法條,
憑甚麼少數人說更改就更改?
廢死聯盟用這種方法廢死刑你願意嗎?

非得要先強姦過所有人,
逼得有人反彈、開始連署公投了,
才在那邊「不能公投」,
不好意思,
公投是我的權利;
是國家兩千三百萬人的權利吼~

今天弄到這個節骨眼,
公投通過我一樣恭喜你們百年好和;
公投沒過我也只能說你們應該。

因為是你們一開始就違反民主程序跟比例原則。

11-23 12:48

露歌/魷魚
回樓上:民主原則跟比例原則是在不違反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情況下才有用的吧?如果死刑可以有不違反基本人權並且能夠完美取代死刑、風險極低且具公平性的方式,我並不覺得死刑是不可被推翻的,也不會因此提出公投,因為那不是靠人民可以決定的事宜。

11-23 13:14

聖騎獵師
為了極少數人去強迫多數人遷就就有人權是吧?
所以以後隨便一小撮人講話大聲,
「我沒有人權」,所有人都要聽你的?

到底是誰當初立專法又不要,
說到公投就崩潰,
就死要修民法搞齊頭式平等?

安安,
你在講「人權」之前,
麻煩先自己看一下你要求的改變
有沒有先尊重到別人的人權好嗎?

不要連選擇的權力都不願意給,
被反彈了又在那邊人權裝可憐。

不是反對同婚,
是反對你們不願意咨詢社會;
又想要霸凌社會。

11-23 14:33

兔太公釣魚
樓上聖騎獵師是在工殺洨?

當初我們推專法的時候是誰不同意的?就是現在礙家公投那群人,然後你現在在這邊靠北說當初立專法我們不要?

同志運動多久了,台北同志遊行辦了幾屆了,到底是你自己不願意跟同志對話吧?

婚姻平權二讀時他們說通過會人獸交爸爸媽媽會不見,我們下去闢謠溝通,釋憲時,他們還是再那邊人獸交爸媽會不見可以亂倫(樓上就有一個例子了),到現在公投了還是一樣的話語,講了那麼多才了時間都過了好幾年了,反對方不聽就是不聽啊!

齊頭似平等?所以你現在是間接抱怨女人不該有投票權?原住民不該比漢人更多福利?

11-23 15:04

夜風196
哈哈 說到強迫跟霸凌多數人遷就同婚,我真的就不懂了,不管法有沒有改,原本愛跟誰結婚就跟誰結婚啊,沒人管啊。

另外有人說到【全】世界都沒準備好同婚這件事,如果看一下新聞的話就會知道這個世界其實已經越來越能包容跟過去不一樣的事情了。

當然不願意包容也是個人的選擇,投票還是蓋自己認同的理念就好了喔

11-23 15:04

ilwiKAMINA
如果伊夫一妻裡,只不過是生理構造不剛好是一男一女,在我眼中和別人沒有什麼不同.

你太慈悲為懷了,有些人我覺得他們根本不是無法想像什麼是同性戀,而是挑包括同性戀在內的性少數欺負,就好像很多人都在求學時代看過的,學校老大挑總是挑弱小的,容易落單的同學欺負.
而且如果你制止老大,還說明哪幾種行為是霸凌,老大還會反控你妨礙他的行為自由.

11-23 15:35

落羽紅塵
有人說要維持傳統的婚姻,但是傳統婚姻不是一夫多妻嗎(掩面)
何況法律是一個必須與時俱進的東西,在然後我覺得少數人想結婚想得到本來就應有的權利竟然還要通過大部分人的同意很可笑也很諷刺。(╯‵□′)╯︵┻━┻

11-23 16:31

蓋瑞特
很出色的文章,感謝大大。[e19]

11-23 16:59

準雁
畢竟人類是畜生,畜生的本質當然是自由。法律是最低道德,因為人本不想達到高道德標準,墮落得到的慾望滿足更高。道德是約束人性,好逸代勞的人類哪可能選擇高道德。

社會問題該用蜂巢式思維解決,讓智庫去決定政策,不是老百姓,百姓攝政不過就是暴民亂正,有能力有頭腦來領導人類的本來就是少數了了無幾的精英。

同婚的問題,有沒有考慮過台灣之前性解放之後導致有婚前性行為的人離婚率最低60%?有沒有想過國家兩字後面的家,都穩固不了的,還談什麼國?
沒有用個十年或三十年就隨便改變政策說是進步,有沒有想過這一代人爽完了,是付出了下一代人的社會成本,你爽完了死了,痛苦來補錯誤的卻是下一代。

我反同,我本人也覺得討厭噁心,這是我自己的感受。
如果他們能證實自己是對的,三五十年過去之後社會會更美好,今天我會同意。
不過今天他們只是朔造自己是背劇主角、被迫害的弱小族群,是得不到認同的。

有膽就說所有人付出社會成本來執行這項政策,如果三五十年後挺同是錯的,那挺同把社會成本賠給反同方。如果是正確的又有誰會說你們錯了?
別賴著便宜做事卻不敢承擔也沒有遠見也沒有為反方思考過。

11-23 17:03

Cocytus
我進一步說明一下,從法律來說的話,當初立法時嚴禁近親結婚,但我們都知道,這不是優生學問題,近親結婚可以結紮。這是社會制度的保障,若近親可以結婚則傳統倫理會混亂,就算從古至今都有真心相愛的兄弟姐妹乃至父子母女,我們仍要忍痛禁止。同性戀不會改變傳統習俗,同性戀伴侶更不會,但如果因為同性戀伴侶想使用婚姻一詞而改變傳統婚姻定義則會。

身為一個保守的異性戀者,我可以告訴你們,若執意改變婚姻定義,受迫害的有法律、風俗習慣、宗教信仰與倫理道德。
❶重新定義上述法律對傳統習俗的適用性。
❷強迫性的崩解所有傳統婚姻習俗。
❸破壞虔誠的宗教信徒內心的信仰。
❹傳統儒家倫理與香火觀念的倫理重新被定義。

希望各位支持修改婚姻定義的同性戀者可以告訴我,藉著「婚姻」這個殼建立你們的世界,比起不借殼而自己創造屬於你們自己的世界有哪些好處,值得去迫害那些保守派?

11-23 17:03

準雁
歷史上的所有文革,都是勝利方在經營後續,就算文革錯了也會被隱蓋,人民永遠愚蠢無知。
西方反智現象早就十多年了,歐洲國家通姦習以為常,用了個同居法來降低離婚率,根本可笑。
東方還要效仿西方性解放性開放,只想爽,不想後果。今天又要來個同樣的手法,什麼都想過,分裂社會,破壞國家和諧,製造混亂。

要是惹出恐攻,那些人敢不敢死?

11-23 17:07

撿到時間暫停器的阿敦
回某樓的留言
【我能理解同性戀想在一起的渴望比異性戀更強烈;但我不能理解,為何要破壞原先社會中異性戀對「婚姻」的幻想?
只有一個願望,可不可以把「婚姻」這個詞留給我們?】

老實說,要破壞這幻想還需要輪到同性戀?
你自己都說這是幻想了,不如捫心自問實際上有多少異性戀根本不把「婚姻」這個詞當一回事,家暴、離婚、虐童、詐財騙婚、出軌...諸如以上破碎,難道是同性戀的事?

11-23 17:10

Cocytus
未來到底怎麼走我們不會知曉,無所謂、先假設「性別解放是進步價值」把。

請問您覺得量化分析得到的醫學治療可靠度是否比民俗療法高?
請問您覺得歐洲人文明是否比印地安人文明強大?
請問您覺得明膠製成的可愛軟糖是不是比吹糖人更加衛生進步?
請問您是否覺得山林保護比起打獵是進步價值?
那,請問您是否覺得不限定性別的伴侶法律比起結婚這種習俗更具進步價值?

您可以盡情認定這些都是時代的過客,但請別把它們掃入垃圾堆中;taivoan的archives何等有趣?傳承不完整的遺憾歷歷在目;tenochtitlan破敗的遺跡赤裸的躺在那裡,完全無法藉此想像那被失落的歷史輝煌。

11-23 17:23

DennisYang
看到一堆無知的多數暴力支持者,今天不是說什麼要多數去服從少數,而是單純的希望多數能去尊重及保障少數的權力,連這都搞不懂就跟著反同的那群混蛋瞎起鬨,難怪民主政治被人家笑是愚民政治,一群蠢猴子

11-23 17:28

Cocytus
回海綿阿敦敦。

沒錯的,那些人使得婚姻破碎。

我且問你,你知道同性戀吸毒比例高於整個社會嗎?如果有人因此去給同性戀打上吸毒的標籤,不要說你,我都會去駁斥他。

為了成立自己的價值觀,本來就要去檢視與批評別人的論點。
但批評不是偏見,我請問你,有很多家暴、離婚、虐童、詐財與出軌的人,就代表其他異性戀也是這麼想的嗎?

我後面的回覆已經說了,不是該文化的人,不能了解那個文化;而文化不是二分法,那些人並不把婚姻當成一回事,當然與我們是不同的文化。

11-23 18:19

默默
少在自命清高,當在多數時就認為理所當然,在少數時就高喊多數暴力,少下賤不知廉恥,改變國家的公約並不是只是單單影響一兩人,為何不用生活在這國家的人同意,如過這是未來的趨勢,人類進化的趨向,那為何要害怕多數決?別唱著明主又述說多數暴力,別 喊著自由又不準別人的聲音,別喊著多元當別人意見與自己不同就滿是撻伐。

11-23 19:43

Shining Diamond
完全不明白,這到底有甚麼好爭議的…

11-23 20:09

Shining Diamond
這種事拿出來,也只是吵不完。真的要提出異議或是探討,其實不如洗腦所有人好了,跟那些政客一樣。

11-23 20:10

水靈使
我愛女人的奶子,標準異性戀,
男男我完全不行 (′д` )…彡…彡

但是我還是想問反同者一個簡單的問題,難道真的有甚麼同志逼你們一定要跟他們交往or結婚不成,如果沒有,他們都沒強迫你了,那你們到底是憑什麼去強迫同志啦,喜歡什麼人事物是個人自由意志,就算是親生父母都不能干涉好嗎

11-23 20:29

蓋瑞特
第一次對一篇文章的留言這麼感興趣,還重複看了好幾次。

11-23 20:33

十六夜郎
原本預計明天再回覆,但我特別跳出來附和你。能夠使大家在一塊發表不同建議我覺得很難得與高興11-23 20:40
兔太公釣魚
啥鬼啊?請問你是同性戀嗎?什麼叫那些能不把婚姻當一回事啊???

護家盟秘書長張守一外遇生女,搞到今天他兒子出來發表聲明要大家對礙家公投投反對票,他就有把婚姻與家當一回事?

信心希望聯盟黨主席雷倩離婚好幾次,她有把婚姻當一回事?

最不把婚姻當一回事的明明就是你們理所當然擁有婚姻的異性戀了,拜託真的這麼愛護婚姻請先把離婚這選項給永久剔除好嗎

11-23 21:32

寂靜子彈
我會支持的原因是因為憲法給予的保障
最起碼憲法還是我們追求的信念的底線 如果連這個都沒辦法承認的話,那這個社會最後只會剩下歧視,不單是心理傾向的同性戀者,以後連生理上的肢體障礙的人也一定會被歧視,現在這個社會已經非常歧視生理肢體障礙的人了,如果連心理傾向都要歧視的話這社會肯定完蛋。

11-23 22:36

56231
喔 隨便,只要不要噁心到我眼睛就行

11-23 22:45

Mr.DD
不要來惡搞2077我就沒意見.....

11-23 23:44

陽炎
同性戀過不過跟本對我們異性戀沒什麼太大影響,觀念本來就是會隨時代改變,影響下一代?那就影響啊,至少這樣下一代用同性戀歧視他人的人就更少了,害怕自己的孩子變成同性戀?這法規不過就不會出現更多同性戀者嗎?現在的他們還不是在這個世道上出現的,我們讓一步 有什麼不好?我們沒有損失 而他們可以完成多年來的宿願,歧視和偏見不可能消失,但有機會減少它的數量,只要從法規和下一代的教育著手,改變現有的價值觀,過了幾十年,反同也能走入歷史

11-24 00:37

榊谷彌川
完全無法理解恐同的想法,可能他們生活在平行時空

11-24 01:08

黑巫伊達
  「大半還是想理解正反雙方的觀念差異」
  真的,能搞清楚兩邊的世界觀我會有種自己很中立圓融的優越感(欸。
  
  有的包容與同理是建立在毫無關係的前提下,有趣的是,毫無接觸勢必影響了解程度,但有的反而因此覺得「我能同理他」呢,這究竟是了不起的換位思考,還是自以為是的錯覺呢?真好玩。
   
  「歸根結底就是雙方在不同環境、個體差異所造就的對於同一事件的理解不同,他們的理解或許未必對社會發展是最好,但對他們自身而言絕對是最正確的。」
  「當我們質疑對方為何不能理解自己時,也當先行思考自己如何理解無法理解自己的他人。」
   
  能夠在真正意義上的共存共榮、和諧相處真的很美好呢,從共有觀念著手,這讓我想到了MTG對色公會的價值觀構成W
  「壓迫、輕視、排斥、否定等將其邊緣化,甚至消滅的手法」惡性循環的業力、墮轉的鵬鳥,感覺既真實又絕望。
  
  因為自己疑心病重而會特別在意不合口味的證據,雖然弄不好也可能落入另一種停滯的渾沌就是了。

11-24 01:40

楓飛雪夜
  雖然自己不是同性戀也認同同婚,明明跟自己也無關,但為什麼不去認同甚至要反對與自己不同的性向呢?時代已經不同了,為什麼還要去壓迫這些人?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很多人的想法確實是扭轉不過來的,跟家母聊過這次公投蠻意外她蠻反同的,遺憾不能說服家母改變想法,也有相當多朋友都是對投票冷處理,完全覺得無關又浪費時間,但起碼就自己投好自己的票吧。

  相當佩服那些會為了這些權益挺身而出的人,既然自己做不到那樣子,就只能用自己手中微薄的一票來表達對此的敬意。

現在是時候讓各式各樣的想法互相理解和包容了,期望社會別在有更多的對立或是壓迫。

11-24 02:54

皮卡丘使用十萬伏特
公投結果 很顯然有以下結果

同志婚姻公投通過 :
1.反同開始恐懼 繼續霸凌
2.政府高層 開始打壓此條法案
3.記者開始大肆渲染法案 開始加油添醋
4.名嘴開始檢討此法案通過所帶來的後果 開始洗腦

別以為不會發生 既然能發起公投
就有辦法讓法案作廢 可別小看護家盟的力量

嘛 我自己只知道 從偉大的大大大法官 釋憲完下班等領錢之後
這世界就開始變成
1.你是同性戀就該去死
2.同性戀好噁心 不要肖想我老公/老婆
3.誰是同性戀 我要抓出來 霸凌他 除非變回異性戀
4.得愛滋的族群 哪邊涼快 滾去哪邊好嗎 ?
以及
1.我是同性戀 但我跟你們沒有不一樣
2.我是同性戀 我也想要擁有和異性戀同等的權利
3.我是同性戀 護家盟閉嘴 反同閉嘴
4.異性戀自己也很淫亂阿 又不只我們會得愛滋 你們也會

諸如此類的兩派 仇恨言論出現

每次看著那些急著澄清自己是不是同性戀的人
每次看著那些用仇恨的眼神看著同性戀的人
每次看著那些好像被鬼咬到的恐同的人
每次看到那些是同性戀 卻要扯 同性戀後腿的人
都讓我再再聽著 台灣最美麗的風景 就 是 人 這句話
有多麼諷刺

11-24 03:31

雲靖軒
其實,只要觸碰到爭議極高的話題,就能夠使大家在一塊發表不同意見 XD

老實說我有點驚訝,邏輯上公投不就該是個理性溝通來達成共識的民主方式,怎麼會淪為正反雙方相互攻擊的戲碼?

個人不反同也不挺同,倒是因為公投這議題有看了幾場正式的辯論,先不論雙方論述的邏輯為何,倒是同志代表方給人感覺很強勢、強勢到有點不像他們口中形容的那樣弱勢!然後動不動就說人歧視也是很無理頭,到底是有多自卑才會一直覺得別人歧視他們?如果依照台北市長政見發表會那樣被剪成狂新聞的形式,大概同志代表方會是不斷在重複「歧視」二字吧。實際上「不喜歡」、「不認同」跟「歧視」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拿種族歧視這種例子來形容反同志似乎有點過頭了,畢竟社會沒有剝奪任何同志的法律權益,只是在同志婚姻上「未定義」罷了(釋字第 748 號 【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中使用「未使」一詞而非「禁止」)。

很多人認為婚姻是「相愛的證明」,某種程度上這是建構在婚姻制度出現之後且有自由戀愛的反向推理,但實務上大家都知道一張紙並不能保障兩人相愛(在沒有自由戀愛的古早年代也多不是基於相愛而結婚),而只是保障「分開」的時候的權益罷了。另外一個我想提出來的問題是,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婚姻的由來?目前我唯一找到的資料是,最初是為了避免近親生子(優生學)所建立的制度,跟相愛與否並沒有太大的關聯。若就這個角度來看,婚姻二字本來就是為了異性結合而定義?關於婚姻的由來如果有任何巴友有相關資料,歡迎提出來討論。

綜合上述,「法律未定義」以及「婚姻原為針對異性結合而定」兩點來看,我不認為同志有要求硬要塞入原本民法婚姻篇的硬道理。加入民法婚姻篇是一個方法,專法定義(例如叫同志婚姻法,如果同志們這麼喜歡婚姻二字的話)也是個方法,並沒有歧視不歧視的問題(就好比並非所有受雇者都受勞基法保障,而要分法管理一樣)。我倒是覺得要不要專法還是要有法律高手來研究哪種方式後續比較不會遇到條文衝突的問題。

11-24 11:18

趴趴熊
男男同志如果領養小男童呵呵 男人都是慾望生物然後放隻小羔羊進去 同志婚姻如果通過 絕對要立法禁止領養同性小孩 不然只是害了無辜幼童

11-24 14:45

鮭魚子飯糰
我不排斥同志,但婚姻上贊成立專法。我的想法是這麼一來不用麻煩的修改民法,還能另立清楚的法條保障伴侶雙方的權益。

樓上雲靖軒提到的這點''畢竟社會沒有剝奪任何同志的法律權益'',法律權益的確沒有被剝奪,但長久以來的觀念導致精神上排斥同志這點也算另類的剝奪吧?

因為政治、宗教等各種因素讓同志被排斥,不能去愛同性的人,不能跟同性的愛人結合(結婚)在我看來也算是變相剝奪他們追求幸福的權力。

而且看了樓主寫的小說,讓我覺得如果能立法讓同志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也就能減少同志為了符合(隱瞞)父母、身邊大眾的主流想法而去跟自己不愛的異性結婚生子。異性也不會得知跟自己結婚的伴侶是同性戀而唉嘆、痛苦憎恨一輩子。

11-24 22:25

國家機器
既然專法派所主張的同志該有的權利義務跟一般人一樣不少,那這種”隔離但平等“其中,到底是多了些什麼意味?

11-25 00:39

銀嵐
樓上,專法如果有隔離和歧視意味,那麼公務員和軍人不是早就被法律歧視了? 公務員犯與職位相關的法律時受罰更重,軍人甚至要用軍事法庭。

專法本身並沒有歧視問題。

--------
然後……喜歡近親的人在這串被各方歧視了。

11-25 04:21

飛不起來的雷鳥
我沒有投票權,我單純只是來看熱鬧 (小留學生,剛回國沒有多久)
我看到台灣的選舉後,我只想說一句話: 你能尊重支持者與反對者嗎?
如果能,那是民主。如果不能,那就不是民主。
尊重與不尊重都是人權,只是在於你有沒有被傷害或被強迫做出你不想做的事情。不能拿人權去綁架民主,更不能用人權去威脅自由。如你有支持的自由,也有反對的自由。而價值觀則要服從多數人,這就是民主的真諦。

總之,我認為台灣的民主跟現在的美國一樣,民粹至上,而如果對方與你所支持的理念不同,就要立刻開口罵人,酸人,侮辱,抹黑與惡意攻擊 (以上都是團體行為)。這真的是民主的價值? 還是大家都忘了尊重是什麼? 當你口口聲聲說要別人尊重你,而你卻不能去尊重別人時,尊重又有何價值呢?

11-25 04:37


我只能說
台灣要模仿歐美的模式
是行不通的

11-25 09:10

榊谷彌川
謝謝恐同患者,你們的希望終於實現了,恭喜你們

11-25 09:54

herobule
我以為1124後這個話題就結束了。

11-25 11:43

雙面之楓
現在是重大的分支點,只要努力點,就能避免bad end,所以請LGBT的各位撐住

11-25 14:03

素樸民意
首先,基本權不能公投乃假議題,或說是謠言。

權益如何保護,談判出來的。
以這次公投的文案來說,並不存在是否剝奪權利的問題,在於確定權利的保護形式。(我知道很多人連專法都不想給,但文本沒問題)

如果你看不懂,我會覺得你沒看懂同婚釋憲文說啥就是了,或說把那釋憲文想的太美好

11-27 02:59

伊莉雅蘇菲爾
老調一句 自由不是無限上綱 也不是隨你怎想就非得順你意不可 天下哪有什麼公不公平 說句難聽點 大家都只是替自私找個順口的理由罷了 我雖不是什麼知識份子 但我只能說不要為了自私而互相攻擊彼此 說真的 我可尊重但不代表我要被迫接受甚至同化 我只做好我自己就足夠了 在不妨礙到任何人的自由為前提就是我自己的自由 雖然我不是同戀者但我不會因反而反 可是也別因此讓我有不好的印象

01-05 00:01

芊芊
現在才發現這篇好文,上面的留言都很熱絡。
對一個議題有各自的想法並拿出來討論是好事,但以半年後的現在來看,當初的同婚議題有點變質了,變成像是政黨操弄選票的一種手段,而很多自詡為公民的人也隨之起舞,看了很令人心寒。

08-15 07:47

十六夜郎
沒想到直到現在仍有人注意到這篇文章,也感謝妳的不嫌棄
雖然在這說這件事有些奇怪,不過我是曾看過妳的文章的,尤其對於醫學院體系學習歷程中的趣事與科普,妳寫得可說是引人入勝,一點也不使我感到乏味或沉悶,在這裡也想要藉機給妳讚賞

回到原題,這個主題確實使許多人產生不同想法,縱使有爭論或用詞稍微激烈,可就交流的立場而言是很不錯的,但這也意味著社會仍然對此事抱有一定程度的觀感分歧
我現階段肯定政府的做法,不太否定這件事對社會發展的價值,即便或有政治上的操作,也應當只是政治人物尋到利益的氣味,因而加以利用而已,我想並不影響其整體對社會的好處08-15 08: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3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記〈五十〉七八點鐘的新...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專文】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