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9 GP

[達人專欄] 【短篇】如果可以殺死一個人 你要選誰?

作者:月河│2018-11-19 23:00:04│贊助:98│人氣:1093
  「你在搞什麼?這份企劃案怎麼寫成這副德性!給我重新改過交上來,明天前要寫好啊!」主管那氣燄高張的囂張模樣和不客氣的口氣是讓我最看不慣他的地方。
 
  「你他媽給我去死一死!」我很想這樣大聲回答。
 
  或者是睜大雙眼瞪著對方,像是想用眼睛將對方殺死一樣。
 
  「是,我知道了。」但我只能唯唯諾諾的低著頭應聲。
 
  我恨透這樣的自己。
 
  為什麼我不把桌上的玻璃杯直接朝著那個敗類的臉上砸過去呢?
 
  大不了就被炒魷魚,又或者是坐個幾年牢罷了。
 
  這份企劃案明明是你要我這樣寫的,現在交上來你又說不對?
 
  我內心深處傳來一道溫柔的呼喚:「冷靜點,那樣你又會失去一切,變得一無所有。」
 
  沒錯,我已經從零開始一次了,不能夠再這樣魯莽下去,不管怎樣都得咬牙苦撐,我可是好不容易找到這份工作。
 
  從小我就和家裡的理念不合,家裡希望我能繼承祖傳的麵店,但是我根本一點也不想!
 
  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音樂家。
 
  我那老爸聽到我這番話的時候,居然勃然大怒吼道:「當什麼鬼音樂家!那能當飯吃嗎?少做夢了!乖乖繼承家裡的麵店就對了。」說完後還把我那把最寶貝的吉他丟在我身上。
 
  這把吉他已經陪伴我好幾個年頭了,當初是在二手樂器行買來的。
 
  老闆說前一位主人因為買了一把全新的吉他,就不要舊的了,所以把這吉他拿來拋售給他,這吉他明明還很堪用的。
 
  那時我覺得很可惜,老闆也用低於一般二手行情的便宜價格賣給我。
 
  我一直很珍惜它,從沒讓它被摔到過。
 
  這次我真的忍無可忍,我偷偷收拾好行李,揹著吉他在半夜悄悄離開家裡。
 
  只留下一封信告訴家裡:「我要離開這個家,不要來找我。」
 
  我知道爸媽一直希望我能繼承家業,畢竟他們只有我這個兒子。
 
  但是我不想違背自己的意願,背叛我的夢想。
 
  我要像那些成功的人一樣勇敢追夢,即便最後失敗也無所謂!至少我勇敢的追求過自己的夢想,而不是什麼都沒做過。
 
  我離開台南來到台北,在工作之餘努力的寫歌,並將歌曲錄製起來寄給唱片公司,同時在街頭彈吉他演唱自己的原創歌曲,偶爾會到派對或是活動兼職。
 
  如今已經過了七年。
 
  唱片公司從沒回信過,我也始終只能當街頭藝人賺點小錢,偶爾接個通告或是兼職。
 
  為了追求穩定的收入餬口,我只能在私人企業當個賣命的小員工。
 
  我漸漸厭倦這樣的生活。
 
  我不喜歡沒出息的自己。
 
  我憎恨這個埋沒我才華的世界。
 
  也許我並不是個才華洋溢的人,但是一直以來我是那麼努力。
 
  上天也都看見了才是,為什麼連個機會都不肯給我?
 
  我那麼積極的爭取,只要給我一次機會──
 
  但是事與願違。
 
  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這句話可真是一點也沒說錯。
 
  此時此刻,我深刻的體會到這點。
 
  這天,我垂頭喪氣的回到家以前,發現信箱多了一封奇怪的信,那不是廣告信。
 
  信封是黑色的,帶來一股不祥的氣息。
 
  「如果可以讓你殺死一個人,你要選誰?」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信件,惡作劇嗎?我從信箱裡拿出這封信時,蹙起眉頭端詳標題一會兒,接著抬起頭看了看四周,四下無人。
 
  我將信件帶回家裡,在房間拆開,深怕會被其他人知道我對這種怪異的信件有興趣。
 
  整封信件全是英文的。
 
  本來我打算一回到家就躺在床上睡覺,不過這封信卻打開我的好奇心,讓我提振不少精神。
 
  「陳俊輝先生您好,恭喜您抽中本公司的大獎!獲得一次免費殺人權。由本公司旗下最優秀的職業殺手操刀,不管是誰都沒問題,保證七天內一定完成,僅有一次機會敬請把握,委託人無需承擔責任。請將要殺死的人的長相、血型、生日和名字附上,用限時信件寄回即可。」我將信件的內容朗讀一遍。
 
  要長相、血型、生日和名字,是為了避免殺錯委託對象吧?等一下,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抽中本公司大獎,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來著?我有參加過抽獎嗎?
 
  我開始回想前陣子做過的事情。
 
  上個月初我去美國的西雅圖出差,那時候和同事們一塊去吃一家高檔牛排店,吃完以後拿了張抽獎券,聽店內的服務生說可以到隔壁參加抽獎,那時候抽獎人好像是填我的名字,因為大家都懶得參加什麼抽獎,反正不會中的。
 
  沒想到真的中了!!我這輩子還沒中過大獎呢,雖然不是錢,好歹也是一次機會。
 
  有點懷疑真實性,我將寄件人的地點定睛一看,是美國的地址沒錯。然後為了確認真偽,我打了上頭附上的電話詢問。真糟糕,沒想到居然會有這種公司存在,應該說這種機會不可多得。要殺誰好呢?仔細想想,從小到大我想殺的人還蠻多的,不過真的被我殺掉的人倒是一個也沒有。
 
  我躺在床上打量著信封裡的內容,來回讀了好幾遍,隨後又站起來在窗邊來回踱步,最後去泡了杯咖啡來喝醒醒腦。過沒多久我因為肚子餓,所以去冷凍庫拿了義大利麵,放進微波爐裡加熱。
 
  看著微波爐散發微弱的橘紅色光芒及柔和的溫熱,我又開始陷入思考,我想殺的人很多,真的打算要殺掉的人似乎一個也沒有。
 
  這豈不是浪費一次好機會嗎?不殺白不殺。
 
  吃完晚餐後,我拿了紙筆開始寫下想殺的人,列出一份名單。
 
  國小時勒索過我和把我的好意當成狗屎的一位同學。
 
  國中曾經翻桌、霸凌我的兩位不良少年。
 
  高中時害我出洋相的一位死對頭。
 
  大學時三不五時就在我背後說我壞話的討厭傢伙們,但真正該死的只有兩個人。
 
  現在上班的一位主管,大家都討厭他,連我也是。
 
  一想到下午被他罵個狗血淋頭,我就氣得咬牙切齒。
 
  目前為止我認為真的該死的大概就這些人,接下來該如何抉擇呢?
 
  話說這些人現在不知道過的怎麼樣,假如過的很悲慘的話,那就放他一馬好了,我希望可以看他們繼續悲慘下去。
 
  要是殺了他,說不定對他而言是種解脫,豈能讓他們死的這麼輕鬆呢?
 
  好!就決定先去看看這些人目前的生活情況吧,明後兩天正好是週末假日。
 
  假如這些人過得太愜意,就賜予他死亡作為懲罰吧,我現在人生過得這麼不順遂,我才不要那些人活的這麼好!我就是個見不得別人好的小人,在死前好好咒罵我吧。
 
  要後悔就後悔自己為何當初要欺負我,這都是你們自作自受,跟我好好相處不就得了?我也不是什麼會去刻意攻擊別人的惡人。
 
  第一位我向其他國小同班同學打聽到,他現在從事電子工程師。
 
  我在台北的家附近公園找到他,他跟以前相比變高也變胖了,還結婚生子。
 
  「俊輝是你啊!」他一見到我就認出來,他的雙眼睜的好大,清澈的瞳孔裡沒有半點邪惡。
 
  什麼嘛!我跟以前相比都沒變嗎?還用這種熟稔的語氣,我可是恨你恨的不得了,你也是為了錢才跟我當朋友,你這人渣!不過他都跟我打招呼了,他的老婆小孩也都在,我也不好意思說些難聽的話,還是給他面子吧。
 
  「嗨,冠安。」我佯裝笑容揮手。「這是你老婆和小孩啊?」
 
  「是啊!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美惠,然後這是我的小孩俊輝,很可愛吧?」冠安用他肥腫的雙臂抱起他的小孩。這個小嬰兒跟他簡直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頭髮還很稀疏。「你是個不錯的人,我才用你的名字命名啊!」
 
  他的老婆倒是跟他長的一樣平庸,很有夫妻臉。
 
  冠安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她的老婆也十分友善的跟我打招呼:「俊輝先生你好!」
 
  她老婆領著我到離她老公有段距離的地方。「聽說我先生以前對你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替你向他道歉,他總是拉不下臉,但他沒有惡意。不管怎樣,他是真心把你當朋友看待的!」她刻意壓低音量在我耳邊小聲地說,還向我鞠躬致歉。
 
  從他兒子的名字這點我看的出來。「都過那麼多年了,就算了吧。」他老婆都這麼誠懇的向我低頭道歉,要是我還這麼小心眼就太不識相。何況冠安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爸,有一個家庭要養,老婆和孩子都要仰賴他,要是我把他殺了,他們家就失去經濟來源,也會粉碎一個美滿的家庭,這豈不是太沒良心了?
 
  算了吧,雖然他是個可惡的人,但我要是為了那幾千塊錢奪走他的性命,就會變成比他還要可惡的人。
 
  跟冠安和他老婆聊了聊往事後,我便藉口有事先行離開。
 
  第二位是國中翻我桌子,霸凌我的兩位不良少年。
 
  經過國中同學打聽後,我才知道他們都因為犯罪坐牢了。
 
  既然這兩人都坐牢了,就讓他們繼續受苦吧,自作自受!我也沒必要大費周章殺了他們,你們就繼續在牢裡懺悔昔日的所作所為吧!
 
  第三位是最讓我吃驚的,沒想到他竟然出車禍過世了,已經死掉的人我也沒辦法請人殺掉他。
 
  念在他大學就死了,實在有點可憐,就去替他上個香再走吧。好歹我也跟他有過一段孽緣,想必他父母親一定很難過,白髮人送黑髮人的那種痛苦──
 
  第四位有不少人選,不過我只有一個名額,就挑可惡至極的人吧。
 
  據大學同學所言,這人現在當上拉麵店店長,可真是成功的人生啊。
 
  我選在晚餐時間造訪他在東區開的拉麵店。這家店十分氣派,店裡的裝潢很雅致,是日式風格的,桌椅都是高級木頭打造,還有竹子流水的池子,潺潺的流水聲和悠揚的音樂聲交織成動人的樂章,讓在店裡用餐的顧客壓力全消。
 
  空調的溫度恰到好處,服務生都是俊男美女,態度良好。店內高朋滿座,我排隊排了兩個小時才進來,這裡不愧是遠近馳名的店家。麵條充滿嚼勁,湯頭濃郁卻又不死鹹,可說是極品。我一下子就將麵條吃完,原本想跟店員說有事要找店長。
 
  沒想到店長剛好出來巡視餐廳情況。
 
  他一看到我就跟我打招呼。「嗨,俊輝!這不是俊輝嗎?你要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呢?我會直接保留一個位置讓你優先進來。」他的臉上充滿驚訝。
 
  還真敢說呢,只是場面話而已,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每次都只會放馬後炮,事前永遠找不到你這個人幫忙,我太了解你了。「哎呀,既然要來吃。就要乖乖排隊才是,這陣子還好嗎?」
 
  「不怎麼好。」他突然臉色鐵青。
 
  為什麼呢?你現在是一家生意興隆的料理店長,榮華富貴享用不盡,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你這個該死的傢伙。
 
  我和他稍微閒聊了一下,他免費招待我這餐,正當我打算藉口有事要走時,他希望我陪他去一個地方。他面色凝重地開著車,看他這副模樣我也不好開口詢問,便靜靜的坐在副駕駛座。
 
  目的地是長庚醫院,他說他每天都要來醫院照顧他爸媽,他爸爸已是癌症末期的患者,只剩幾個月的壽命。但他仍不肯放棄希望,讓他爸爸繼續接受化療,希望病情有一天能夠有起色。
 
  而他媽媽則是罹患一種罕見的疾病,目前的醫學束手無策,不過還是可以用藥物撐下去,當然醫藥費相當可觀。
 
  在這次的對談中,我從沒聽過他有半句埋怨,他一直向上帝祈禱父母的病情能夠好轉,他生活中有八成的收入全都拿去付醫藥費了。
 
  「他們這麼努力拉拔我長大,現在我有了成就,他們卻變成這樣,我真的好難過……在他們倒下的時候,我居然不在他們身邊照顧他們,我真是差勁的兒子!」他送我離開時,忍不住流下懺悔的眼淚。
 
  這麼孝順的孩子,要是我把他殺了,這不是違背天良、傷天害理嗎?他死了,他父母親沒有人照顧,沒有人替他們支付醫藥費,他們也是死路一條。
 
  看見他的模樣,我彷彿看見了自己。
 
  我一直以來到底在幹嘛?為了追求夢想丟下自己的親生爸媽,這麼多年來也沒寫封信回家報平安,他們現在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我真是不孝子!
 
  一開始看見冠安美滿的家庭,讓我回想起小時候我們家也是那個樣子,我那時候期望自己長大後也能組織一個跟自己家裡一樣幸福的家庭──
 
  世事難料,人生無常。
 
  我爸媽總有一天也會離開人世。
 
  我應該多花點時間陪伴他們老人家才是,是時候該收手了,至少我不愧對自己的理想。
 
  想到這,我便買了張火車票南下趕回家。
 
  風塵僕僕帶著行李回到家,家裡的鐵捲門卻是拉下來的。
 
  按了門鈴沒人回應,我只好去問鄰居。
 
  「阿俊,你可終於回來了!」隔壁的阿貴爺爺睜大了他那雙細小的鳳眼。
 
  「爺爺,你知道我爸媽去哪嗎?」
 
  阿貴爺爺愣在那好一會兒,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我爸媽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我開始擔心起來,汗水從額角滲出。
 
  「你聽了以後千萬要冷靜,阿俊。你爸媽他們──」
 
  我聽完以後連想都沒想,直接把行李丟在大門口衝了出去。
 
  「阿俊!」阿貴爺爺的呼喚從背後傳來,但我已經沒心情繼續留在那。
 
  在我離開這段期間,我爸媽一直在家等我回來。從沒出過半次遠門,晚上都要等到十二點才肯拉下鐵門進房睡覺。
 
  直到去年,他們放不下心開車北上找我。
 
  可是卻在路上發生車禍,兩人都不幸喪生了。
 
  我完全不知道──還繼續追求那愚蠢又遙不可及的夢想。
 
  他們的喪禮,我這個唯一的兒子居然沒有出席,也沒有去替他們上香。
 
  我真是太差勁了!
 
  我跪在爸媽的墓前,先是揮拳打了自己的臉頰好幾下,直到臉頰腫起瘀青為止,我久久不肯起來,我對不起你們!
 
  爾後我買了一瓶酒和一束鮮花回到墳前致意和守夜。
 
  「我對不起你們……爸!媽!是我錯了!」我感覺到溫熱的淚水從臉頰流下。「你們那麼愛我,我卻那麼叛逆不聽你們的話。離開家裡這七年多來……連一封信都沒寫給你們報平安,我甚至從沒想過關心你們這件事,你們還願意一直在家裡痴痴的等我,我……我是個失敗的人!」
 
  那天夜裡,我在殺人信上附上照片、血型、生日和名字,投下限時信件。

我的部落格←喜歡我小說的各位快來吧!

要是以後巴哈掛了才能在茫茫人海裡找到我啊!(誤

我希望能跟支持我的讀者們當一輩子的朋友!要是沒了巴哈和一些小說網之後怎辦呢?

那就是來我的部落格!請踴躍發言和追蹤,只要是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什麼都能聊,

就算是隔壁老王跟小三分手了也能聊的!還有一個重點!!

我更新文章的速度在部落格比較快!!

你還不快來!!只要動動你的小手,按下我的部落格那五個大字,開啟新世界的門扉。

作者的話:

及時行孝,這就只是我這篇的理念。

靈感...我也忘記取自哪裡,不過這就是我的一個人生經驗(好像是做夢吧,我也不太記得)

希望大家喜歡我的文章,熱切的渴求您的訂閱、GP和留言。

當然有人跟我說話,我是比較高興的!畢竟GP和訂閱也沒錢賺啊!能夠多認識讀者才是重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005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3 篇留言

別再打了我認錯就是了
結果那個該死的上司根本沒事,唉(重點錯誤

11-19 23:14

月河
這裡上司我是沒有賦予他前提的 不過相信有不少人遇過這種上司(我11-21 22:56
羽喵Neko((欠債雲長
孝順的故事
寫的真棒(•ω•)

11-19 23:20

月河
謝謝你11-21 22:56
秋人
嗨~你好,偶然看見你的兩篇作品,這篇跟ultraterrena相較,在敘述上變得易讀許多,也容易抓到每一個段落的重心,加油~

11-19 23:25

月河
謝謝你 不過這兩篇是不同描寫的嘛 現在成為達人了 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成天亂寫丟上來(我好歹還有自覺ㄏㄏㄏ11-21 22:57
央昂昂昂夜
原本以為會是個原諒的故事,最後的結局卻急轉直下,響往的總是圓滿結局,可惜不成。

11-19 23:51

月河
原諒我的自私吧 我個人偏好悲劇11-21 22:58
黑夜中的星空
還以為會殺了老闆 這結局....讓人心酸啊…

11-19 23:58

月河
殺了誰 我覺得不用明寫出來 但是殺老闆幹嘛呢 他有仇的是上司耶11-21 22:58
落選者-流星
欸 上司呢(X

11-20 00:13

月河
上司啊 也就工作上的刁難 沒有到要殺害的地步吧(汗11-21 22:59
死神過境
最後主角的殺人信難道是寫自己!?

11-20 00:54

月河
這方面就請自行揣想囉 我就不明寫11-21 23:00
辰砂
人生無常,為了夢想,拋下一切,值得嗎?

11-20 01:12

月河
其他外人來來去去 會一直陪著自己的始終是家人11-21 23:01
赤月
如果沒猜錯,他應該是附上他國小老師的前妻的姓名吧(X 完全沒關係
應該是自己沒錯吧

11-20 03:51

天無季
我覺得是寫自己呢

11-20 11:18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機會讓給我啊,雖然我想殺的不止一人

11-20 18:50

月河
不要吧 有事情好好解決 殺人不能解決問題啊!!11-21 23:02
奶油
說不定是殺把主角寫得這麼悲慘的作者(頭殼壞掉的留言

11-20 20:06

祥翔
我他媽一定選我自己

11-21 16: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9喜歡★gray0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關...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wong97hk台灣的各位
大家對香港的關心和支持,我們香港人都是知道的,非常感激您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