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公會】故事接龍第六周~只有遠船,沒有訊號

作者:沛寶._______.│2018-11-18 21:51:08│贊助:48│人氣:187
劇情負責
畫面負責
星辰(grace0930) PEi(keroro252)
楓影(a123sd) 東方米苦較(miku2624507)
東方米苦較(miku2624507) kilga(gafamu57)
邪惡布丁(edward109) 卡夠(empty89513)
サザンクロス(Akamine) 我想想(hohaho)
沛寶(bg2305) 山本魚(ycro52)
約瑟(Josephhan818) kilga(gafamu57)
鱈魚(SnowFish0516) 卡夠(empty89513)
夯特大大(hunter4016) 東方米苦較(miku2624507)
烯歐兔(singch0822) 我想想(hohaho)
藍月熊(panny2828278) PEi(keroro252)
末日(frankrozen) 山本魚(ycro52)

本周圖片由山本魚大大繪製~

故事之前,先在此聲明:
本故事一切人事物皆為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
~~故事接龍第六週~~
 
            *        *       *
 
  「……衣鞋……衣鞋鈉鎂?是甚麼啊?聽起來有點好吃吶……」
  
  冬茉在小龍懷中聽見他的自言自語,抬起頭來,傻呼呼地望著斑駁不堪的畫像。她的言語中只充盈著天真,絲毫沒有發覺眼前『這東西』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的嚴重性。
  
  「唉……妳就只知道吃,看清楚點阿,這才不是什麼吃的……」

  「是啊,現在年輕一輩的人,都認不出這是什麼了呢。『伊邪娜美』,可是傳說中上古時代『極東之地』的神尊。」

  「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手機螢幕的妳講出這番話來可一點都沒有說服力啊。」小龍也掏出自己的手機來,手指不停划著卻不斷嘆氣,「倒是,妳是辦哪家電信的啊?這種荒郊野外竟然還有收訊?」

  「不是遠船就是了。」

  「……冬茉,我想我們該換一家電信公司了。」
  
  「兩位,我在網路上查到關於『伊邪娜美』的其中一則傳說故事,看上去……可挺有趣的呢,你們想不想聽?」

  「先把那些東西解決了再說吧。」小龍微指三人後方。廣場四周,隱約可見不少白色身影向冬茉等人瞧著。它們似乎畏懼於方才變身為龍的,它們口中的『黑色生物』,而不敢踏出半步。

            *        *       *

  不到一盞茶的時分,那些白色毛茸茸的不明生物已一隻不漏地被用外頭摘來的藤蔓堅固地綁在一起。然而即使手腳被桎梏住而無法動彈,它們仍是唧哩咕嚕地吵個不停,三人只好找來樹葉和碎礫石拼命往它們口中塞,這才令廣場恢復靜謐。

  「看是要煎煮油炸,還是要抹鹽醃漬呢……」

  宮澤莉莉衝著白色生物們詭異地一笑,自言自語著非常危險的發言,幸好其餘兩人並沒有聽見或看見她那恐怖的神情。


  「小莉!椅子準備好了,坐下吧!」

  冬茉與小龍兩人從廣場中挑選散佈地上的砂岩磚,搬至廣場正中央,圍成三角形狀。宮澤莉莉順了順裙子的下襬,優雅地一坐。

  「我先考考你們的神話常識吧。還記得岩漿星球以前是什麼樣子的嗎?」

  「我知道我知道!」冬茉燦笑著,露出兩顆小小的虎牙,「岩漿星球在還不是岩漿星球之前,還叫做『萼芙(註一)』之時,是一顆有著大海和高山,有著陸地與森林,冰河與火山,各式各樣生態系並存的星球,就像現在的藤霧星球一樣!

  「但是那時候的人類非但沒有珍惜,而是不斷破壞星球上的一切自然資源。來自克拉爾(註二)的神祇們看不下去,決定予以懲罰。祂們將星球一分為三,一個保持原本的樣貌,一個受到劇烈的火山噴發而成了被岩漿海包覆的星球,而剩下那個,也是人口最多的星球,則因為無窮無盡的開墾造成氣候暖化、全球沙漠化。罪惡的人,在岩漿中無助翻騰,在沙漠中痛苦乾涸;而只有良善的人,才有機會受到神的眷顧,到達生機盎然的藤霧星球。」

  「說的真好!冬茉妳上次期中的神話學應該考的不錯吧?」

  「嘿嘿,沒有啦,比起莉莉妳還是差的多了呢!」冬茉害臊地搔了搔頭,躲進小龍的懷中,後者也溫柔地撫順她一頭銀色的長髮。

  「好啦。接下來就是換我說了。」宮澤莉莉望著手機螢幕的藍光,一行行地唸道:

  「極東是岩漿星球上的國家,據傳是被留在岩漿星球上的所有人們所組織起的最後一個國家,由不忍心無辜人類受苦的高天原一支的神尊帶領,對抗無止盡蔓延的岩漿海。

  「然而,高天原終究不敵克拉爾一族,受到克拉爾神族的壓迫,絲毫沒有還手之力,更別說神祇底下那些螻蟻般的人類。在這緊要關頭,有位神竟因壓力太大而爆肝,墮化成了怨靈。她就是『伊邪娜美』。」

  「聽、聽起來好可怕!」冬茉摀著嘴,不可置信地說道。

  「『伊邪娜美』成為怨靈後,輕易地便操縱了五位當時星球上最頂尖的戰鬥家作為她的傀儡。在《華夏古史新解》之中,有一首古詩描寫她五位手下的可怕以及強大:

  『銀蓮之女,乘龍而飛馳,其箭可劃碧天,雙掌可撕大地;
   人魚太子,召以鯨豚鯊,其戟可分青海,夜明珠蔽天光;
   木靈之體,藤索繫萬牆,其毒可滅眾生,百草千花同心;
   邪法古族,血光罩山林,其咒可噬妖仙,知黃泉通鬼神;
   白毫矮人,隱晦於深谷,其陣可破萬法,精五行熟八卦。』」

  『銀蓮之女,乘龍而飛馳……這跟剛剛那幅與我容貌相像的壁畫有什麼關聯性嗎?』

  冬茉內心一震,任誰都沒見到她眨眼便逝的擔憂。宮澤莉莉念完一大段後,稍微喘口氣,接著又是說道:

  「怨靈『伊邪娜美』與她的五員大將彷彿中邪,不但攻擊克拉爾神族,連自家人也打,就算是她的親哥哥『伊邪那岐』也被不分青紅皂白地推入萬劫谷,永世不得超生。

  「在這過程中,弱小而不成任何戰力的人類只能在地表之下苟延殘喘地生活著。最後,駐守於星球上的所有神祇,絕大部分都被逆天的六人所滅。沒有了敵人可以打,六人們的矛頭最終還是指向了地面之下,那些對祂們完全沒有威脅性的弱小物種。眼見同胞們在自己染血的雙手下漸漸失去生命,仍保有一絲良心的第四人崩潰了。內心的善告訴他,不要與其他幾人同流合汙,你應該要背叛你的主人來守護你的同族;內心的惡告訴他,高天原之神即使墮落成怨靈,其強大也不是你可以違抗的了的。」

  「真是兩難的抉擇……那麼,他最後選擇了哪一邊呢?」正當冬茉還茫茫然地消化劇情時,小龍則是撐著頭,冷靜地分析故事的情節,並且適時地發言。莉莉也趁這個空檔拿起水壺喝了口水,然後甜笑道:

  「邪不勝正,能操縱古法的人族清醒了過來。他帶著一小群來自同鄉以及神州部族的精銳,依序擊退了『伊邪娜美』手下其餘四員大將。伊邪娜美大怒,憤而施法令星球上的火山一同噴發。於是火山塵漫天蓋地,反照率上升,地面理應會降溫,可岩漿海卻是無止竭地上升,人族只好從地下撤離,岩漿很快又淹了上來,他們又從地上往高山遷徙。

  「最後,斷焱山一役,他一人挑五人,自是不自量力。然而,就在最後關頭,他以自身的性命加上四人的元神,將一眾神明與伊邪娜美封印於岩漿海之下,也將倖存的人類全數移轉至隔壁的藤霧星球。伊邪娜美在被消滅之際,也費盡其畢生全數的功力,施詛咒於他的靈魂之上,欲令他的子嗣萬年不得好死。爾後,五人魂魄被打散,隨氣流飄散至星球各個角落,飄散到大氣層之外,那斷焱山封印之處也從未被找到,因為至此以後,岩漿星球再也容許不下任何生命體生存。」

  她舒了一大口氣,淘氣地眨了眨眼,一字一字吐露網站上最後那行粗體字。

  「這便是『極東除妖第一人』,齊木雄光太的傳說故事。」

            *        *       *

  「呼,終於結束累死人的一天了。」

  林文遠處理完外頭的事情後,在學院裡隨意繞繞,最後回到院長室,雙手一展,呈大字型的倒臥在雙人床上。

  雖說屍鬼是不用睡覺的,但是林文遠今天卻是異常疲憊。
  
  今天總共做了多少事情啊?他望著黑漆漆的天花板心想。一開始從死禿頭羅達費爾那邊接到的獨家消息,就和敏兒馬不停蹄地趕來這個地方;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齊木雄名冶,理解了一下詛咒的內容,順便火烤了一隻藍龍;最後順利地回到這裡,把所有一切都導回正軌,然後也把詛咒源暫且嚴密地封印了起來。

  真是漫長的一天呢,好像很久沒有這麼忙碌而充實了。做了太多事情,害得我自己也有點想闔眼休息一下了呢。

  他側過身,端視身旁那一張熟睡的小臉,手一伸,撫去她臉龐上的白髮絲,輕聲說道:

  晚安,敏兒。

  晚安,高更魔法學院,晚安,沙漠星球。

  晚安,林文遠。祝我自己有個安穩的好夢吧。

  --還有,對不起。
            *        *       *

  夜深了,高更魔法學院經歷白天的驚魂,也安頓了下來。解除詛咒狀態的眾師生回到宿舍裡,一個一個在燦星底下沉沉睡去。

  多麼和平安逸的夜晚阿。

  然而,上古時代的華夏地區,曾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眼皮早已垂上的林文遠,在香甜的夢中想必不會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且致命的線索。他不會不知道那個死禿頭校長的狡詐個性,但是他絕對沒有想到,羅達費爾也是個貪小便宜的人。只要拿起帳本一翻,就會知道裡頭到底有多少油水可以撈。

  那麼,這件事情跟齊木雄名冶有什麼關系呢?

  很簡單,因為那個封魔棺,根本是個瑕疵品。

  在雙人床上鼾聲大作的兩人,用膝蓋都沒想到,羅達費爾會陰錯陽差地買到一個以最劣質的複合木材製成的封魔棺。不得不說,這仿冒品仿得也真是厲害,與高等封魔棺簡直如出一轍,就連經驗老到的兩人也沒辨認出來。而這種木材長年存放在陰暗潮濕的儲藏室裡,就如同將一張白紙扔進一盆水裡頭,外表還看似完整而正常,內裡卻已脆弱不堪,經不起一絲外力的衝擊。此時,齊木雄名冶身上的詛咒,就是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啪嚓』一響,封魔棺出現了第一道裂痕。很快地,蜘蛛網般的裂縫佈滿棺木,最後,木片彼此之間沒了支撐力,瞬間坍塌成一座小木屑山。接著,從毀滅的棺木中赫然走出一道黑色的人影。

  說他是黑色的不是單純因為室內沒開燈,而是就算在月光下一照,那人型依舊只有單種顏色。

  那人影環顧四周,大腳一踹,將儲藏室的門給捅出了一個洞。它瞧著雙人床上,不知大難已然臨頭的一男一女,大口一張--

  夜深了,高更魔法學院裡,只有屋頂上俯望滿月的烏鴉還醒著。

  這只烏鴉原本正悠閒沐浴在月光下,打算打個盹呢。忽然,它感知到地底下有什麼東西正蠢蠢欲動,長號一聲,展翅欲逃,卻被自己的影子從空中拽下。

  牆角邊,屋簷下,那些月下黑影彷彿有了生命,液體狀的流動著。漸漸地,黑影攀上榕樹,黑影攀上電線桿,黑影攀上鐘樓。黑影所覆之處,一磚一瓦盡為溶解吞噬……

            *        *       *

  支桂部冬茉愕然張著嘴。

  她對她所聽見的一字一句備感震撼,而遲遲無法說出半個單字。小龍傻眼地在一旁看著,忽然想起那些社群軟體上,被下標「我到底聽了三小」的梗圖,然後放懷大笑。宮澤莉莉看著她定格的蠢樣,也忍不住摀著嘴,呵呵呵地笑了幾聲。

  「我說阿,冬茉妳也太誇張--恩?這麼晚了,誰打電話來啊?」

  就在此時,莉莉的手機一震。與此同時,那些白毛生物忽然不識相地躁動起來,三人別無他法,只好把它們一隻隻敲暈,宮澤莉莉才劃開手機的鎖頭。

  「小榆啊?怎麼了,地理學的期中報告終於不行了嗎--」

  「莉莉--!救……救命!這裡……不對!妳們千萬別回--」

  話筒另一端的人還未說完話,訊號就被強行切斷。宮澤莉莉皺了皺眉,冷靜地分析數秒前聽見的一切。榆子此時應該在學院裡的女生宿舍,而從通話的背景推測,聲音源非常之繁多。與其說是人聲嘈雜,宮澤莉莉更聯想到--

  人們正在逃難。

  這件事情絕對不單純。要知道,宮澤莉莉在詛咒大爆發之後,可是七進七出地救出不少使魔,才又跟著小龍趕來這兒的,況且數十分鐘前吹雪醬♡才傳來簡訊,說是學園裡的混亂已經被兩位高人平定了,裡頭早恢復安寧了。打從一開始,所有的消息宮澤莉莉都一手掌握著,不過一個鐘頭的光景沒特意關注就出大事?別開玩笑了!

  「莉莉,是誰打來的?」冬茉查覺到宮澤莉莉臉上的不安,以及她突然緊縮的眼瞳,擔心地問道。宮澤莉莉此時也在心中盤算一陣,最後決定眼前這些不明生物以及雕像都先暫且記下座標,回去要緊。

  她重整嚴肅的表情,對狐疑瞧著自己的一人一龍道:

  「兩位,我想……我們現在有必要立馬回學院一趟!」

            *        *       *
  『哈嘎--!』

  「想幹什麼呢?」

  院長室內的電燈赫然被人打開了!黑色人影怔了一下,發現咬到的只是一床厚棉被,而一支冰冷的來福槍卻已然頂著自己的額頭。

  「不想被爆頭就自己好自為之吧。」

  一把數公斤的來福槍,就被那人輕鬆地用一隻手舉在空中而不晃動。在他持槍一步一步逼近之下,黑影自知理虧,悻悻然地退到牆角。
  
  林文遠用空著的另一隻手,開始在隨身小包包中翻找些什麼。即使如此,黑影仍是不敢輕舉妄動,只是死死盯著他找東西的左手。只見林文遠掏出了一小疊長條狀的白紙,以及一把像是調味料的粉末。對於他如此離奇的舉動,黑影也看得是茫茫然。

  「……丁香,性溫味辛,可殺菌可止痛,用來治你應該剛好。」
 
  『嘎嘎--?』
  
  說時遲那時快,林文遠隨意拋下槍枝,右手將丁香粉直接生吞,左手一揚,白紙看似無規律地在空中飄散,卻如被特意操控一般在黑影正前憑空織成了一個圓形的陣法。黑影被弄得眼花撩亂,回神之時已經被眼前這些詭異的白紙給鎮住了行動。
  
  「聽令:破魔簡式,召以萬福之神,保安退邪。」
  
  霎時間,白紙生出光芒,光束在空中相互連線成一個巨型結印。與此同時林文遠的手指也因為生吞丁香粉後的增幅效果而懸著一層淡淡的光幕,他輕點結印的正中央,口中一個「破」字訣,那光陣頓時有了一股極強的吸力,欲將黑影吞噬殆盡。
  
  此時神奇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那些黑色物質在光陣的照耀下,從人形上一小塊一小塊地剝離分解,失去依附後卻是如有生命一般在空中不斷掙扎想要逃離陣法的光輝(當然是無濟於事),才被收進陣中。這光怪陸離之景持續了約莫兩三分鐘,光陣因為吸收大量黑色物質變得渾沌,齊木雄名冶的身形也恢復正常後,這才停止下來。
  
  林文遠響指一彈,那紙結印隨即連同收納的黑色物質,在空中縮束成一顆灰黑色的光球。他又旋開早已準備好的小玻璃瓶,將光球小心翼翼地鎖在裡頭。
  
  「你……這是在做什麼?」
  
  齊木雄名冶攤在牆邊,方甦醒過來,便目擊了整個過程。這次一醒覺,他只感到通體舒暢,彷彿那纏繞已久令他壓力山大的詛咒已不復存在。可是,眼下的情景只讓他恐懼萬分:那顆從我身上得來的黑球,到底是什麼?他又要拿來做什麼?
  
  「唷。原來你已經醒了啊。」
  
  林文遠把玩著手上的小玻璃瓶,以萬分鄙視的眼神盯著名冶。後者心底一寒,因為這與他白天所經歷的種種背道而馳,眼前的林文遠彷彿已經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了!
  
  「你知道嗎?這就是你身上,以及你的所有祖先所累積下來的所有詛咒能量。開心嗎?意外嗎?終於脫離這個枷鎖的感覺應該不錯吧?」
  
  戲謔的語氣鑽入名冶的耳中,不但印證了他數秒前的推論,也更加深他打從心底的畏懼。
  
  「但是呢,你現在沒了詛咒,就只是平凡不過的一般人,對我而言可是沒有價值了呢。」
  
  「……林文遠,你瘋了嗎?」名冶扶著牆,顫抖起身。他故作鎮定地緩緩吐出不具威脅性的話語,希望能安撫眼前這個熟悉卻陌生的夥伴,「你今天也看到了吧,詛咒對這個星球帶來毀滅性的災害,而你又……」
  
  「這你就不懂了。千年之前,斷焱山下,五魂六魄,盡歸塵土。等了足足五千年啊!好不容易在這兒有累積這麼濃厚的詛咒能量,加上我自己在內,已經有了其中三人的轉世。我又不是傻子,還不把握機會嗎?呵,復活吾神,指日可待!」
  
  林文遠將眼鏡粗暴地甩在地上,開始瘋狂地大笑,笑得名冶直發寒。在微弱的月光之下,名冶彷彿見到林文遠的一頭綠髮,殷紅而不祥的眼睛瞇成彎月狀。
  
  「你……到底是誰!」名冶大喝,欲要一個箭步撲上拼命,豈料他的體力狀況,只容許他繼續趴在地板上。
  
  「是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舉起腳邊的來福槍,往自己的太陽穴一指。名冶見狀旋即膽小地閉上眼,而當槍聲響徹院長室之後,齊木雄名冶戰戰兢兢地睜眼,那人早已消失無蹤。
  
  夜深了,高更魔法學院裡,院長室雙人床上的鼾聲依舊,床邊一人跪望著窗外。停止蔓延的黑影蓋住了絕大部分的玻璃,一點月光如風中的希望之燭,渺茫地隨時都有可能熄滅。那人怨嘆一聲,揣著項鍊低吟道:

  「『未知的前途是一片大海,而我乘著一無所有的破舢舨隨浪飄盪。』全知的天照大神,懇求您為不安而迷惘的我指引一條明路。」


  註一:音譯自上古時代人類的通用語言,以拉丁文字寫作Earth
  註二:西格爾語,指克拉爾星系中眾行星所環繞之唯一恆星。古稱「太陽」,拉丁文字寫作Sun










   上一周(五)   下一周(七)
  

==========
字數:近六千字

再貼一次本周的繪手,山本魚大的小屋連。看完本周的文章後,也不忘光臨他的小屋哦(雖然我覺得我人氣會比較慘(小聲

心得如下:
實際上上周日半夜十二點一更新我就立馬下筆,隔天下午就完成六千字了(如果寫自己東西也這麼順就好了,但我認為是題材的關係)。
我不客氣地說,異世界題材太好掰了,所以我很久以前就想要來個大歪樓......
然而,這六千字的後半段實在太過分了,我覺得以"地基打掉重練"形容之更為適合,所以我又花了幾天重寫後半段(有興趣看版本一的人歡迎私訊哈哈哈)

在撰寫情節中,特別要感謝米苦叫大大der如wiki般的故事整理。我參照其中的補充條目,推測出大概的主線劇情(至第五周為止):
遠古惡靈(未解,與詛咒有關)
名冶詛咒來源(未解)、詛咒爆發(已解)
什麼雕像之類挖溝的(未解)
這些全用一篇小故事串了起來囉,看起來應該不會太過硬掰吧(?)。另外我還把那些已經被遺忘在天涯海角的小設定盡可能地融入其中。對於人物個性、說話可能揣摩的不太到位,需要請大家包涵...

最後,我要驕傲地說:中華電信,尊爵不凡!!!!!!!!!!!

(要講的應該沒了,想到再補XD)
接下來要交棒囉~
下周的故事負責人是約瑟(Josephhan818)
下周的插圖負責人是kilga(gafamu57)
大家都要給他們支持鼓勵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993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約瑟
Bravo! ~~~很順利把很多伏筆都拉回來了~~接下來就輪到我吧XD

11-18 22:07

沛寶._______.
XD 最後的小小歪樓希望你還能接受(?
11-18 22:10
鱈魚
雖然很可恥,但是我對故事內容竟然還是一知半解,看來要重看N次了。

11-18 22:43

沛寶._______.
全靠米苦大的整理文了(拇指11-18 22:48
荳荳
神之大大(請接受我的膝蓋)

11-18 23:01

沛寶._______.
什...什麼東西@@11-18 23:07
サザンクロス
傳說中的超展開不見了 lol
想知道什麼超展開請自己找沛寶拿。

是說他怎麼能這麼不留情的把自己給甩在地上,眼鏡不是本體嗎 XD

11-19 00:00

沛寶._______.
被你發現了!!!這個意象其實是代表他已拋棄這個階段的自己,變回原本那種殘暴的性格...




沒有,以上是我五秒鐘前想到的11-19 00: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bg23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深夜黑特#1... 後一篇:[日記]2018112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dssless1all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小說.我也會回訪,3Q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