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自由象限十月大型活動-大亂鬥】為了彼此,就算用扭曲的方式也要活下去

作者:Akane 茜音│2018-11-14 23:56:25│贊助:16│人氣:209
※附註:
全部看完後會身心舒暢,只看前面回憶部分會人格分裂。為了不造成您的心理陰影,請準確服用。




  一輛黑色馬車在一座灰色建築停了下來。

  『就是這裡了。』

  車夫平淡地丟下這句話,便自顧自地揮動韁繩揚長而去。

  只留下待在原地的兄妹。


  小小的手牽著小小的手,男孩與女孩,一步一步的走向有著高大鐵門的洋式建築。

  銀色的鐵門與灰色的磁磚襯托出整棟建築物的莊嚴......以及冷漠。

  『......○○○哥哥,這裡是哪裡?』

  女孩向自己的右上方,比自己高上半顆頭的男孩看去。而這男孩也是女孩口中的「哥哥」,大大的深藍色雙眼輕微的晃動著,明顯的險露出女孩的不安,這也讓女孩反射性的握緊哥哥比自己稍大點的小手。

  ──女孩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知道未來充滿各種不確定因素。

  提問的女孩有著黑色如絲綢般的波浪長捲髮,為了不讓頭髮隨風飄動,俐落的用藏青色緞帶扎向耳上兩側。女孩身上穿著深藍色的洋裝,簡單的刺繡刻畫出特殊花紋,可愛且不失優雅,雖說不是特別貴重的衣服,但卻帶出了女孩身上特有的氣質。那衣裳是男孩為女孩所挑選的衣服。

  微微顫抖的小手、不安的試探性眼神。就算是年紀尚輕的男孩也能夠了解到──女孩非常害怕。那是對未來的巨大不安所導致。

  男孩有著黑色的短髮,與女孩長的相似的臉孔,看來彼此應該是有血緣關係。

  如果說自己不害怕,那是謊話。從今天開始將展開完全不同的世界,也許今後兩人會被迫分開也說不定。到那個時候......該怎麼辦才好呢?

  男孩不知道。

  這個問題對六歲的自己太難了,更別說是眼前比他小一歲的妹妹。

  總而言之,只能盡量消除彼此的不安了,對吧?

  於是,男孩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氣。用他現在所能想像到的,最棒的笑顏對著妹妹說。

  『這裡就是我們以後的家喔!』

  『......家?』
  
  女孩疑惑的歪了歪頭。實在不認為這冷漠的巨大外觀能和「家」劃上等號。

  『恩。從今以後會有很多很多、很幸福很幸福的事情在等著我們喔!』

  彷彿是連自己都被自己說服一般,男孩這次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察覺到這個笑容跟平常最溫柔的哥哥別無二致,女孩也終於露出安心的、陽光般的笑顏。

  『這裡是很幸福很幸福的家呢!』

  女孩又重複一次男孩的話,以消除心中最後一絲不安。

  
  『那麼,我們走吧!茜!』

  『好的,○○○哥哥!』

  ※ ※ ※

  痛苦的回憶,無論如何抹去、如何讓時間沖淡,都始終存在。

  當自己以為,自己已經走出傷痛的時候,傷痛就會偷偷地敲打你的心門,告訴你他一直都在。


  早晨,太陽約已升起五個小時。

  早起的鳥兒,在樹上嘰嘰喳喳地述說著晨間豐收、蝴蝶們在壯麗大宅外,色彩繽紛的花園裡飛舞、在半空中規律地找尋心之所向。

  一間用淺粉色布料與蕾絲裝飾而成的寬敞單人房,陽光從巨大落地窗灑落在身穿淺粉色睡衣、一頭黑色長髮打成三股辮、用藏青色緞帶束在身側的少女,仰躺在房間靠近巨大落地窗的巨大彈簧床上。

  現在是,少女十八歲生日的前一天早晨。

  近看這位少女,會發現少女膚色白皙、肌膚吹彈可破,長長的眼睫如羽扇般輕覆在深藍色的雙瞳上,唯一與之不相符的,是在少女臉上明顯的淚痕。覆蓋在少女身上的,是用高級材質做成的羽絨被。若要說這床有多寬敞,約可容納下6位,與這位嬌小少女同樣身型的人。

  在少女的身邊,有一個鵝黃色的小黃點閃爍著,這是少女用藏青色絲帶訂下契約的妖精──螢。與螢相遇,是在少女某天溜出大宅邸,不小心跌落森林裡的斜坡遇見的。


  ──你也是一個人嗎?我也是喔,那麼、我們就一起當朋友吧?


  雖然螢沒辦法說話,但閃爍的光芒卻總能讓少女知道螢的想法;同樣的,少女也能夠理解螢,這讓少女很滿足。

  現在,螢輕輕地用小小的身體撞擊著少女的臉頰。

  「……我醒了喔,螢。」

  少女的聲音因為剛睡醒顯得有些嘶啞。光點輕輕地快速閃爍。

  「啊、對不起,我又不小心在夢裡哭了嗎。」

  少女轉頭一看,發現淺粉色的枕頭不小心被浸濕了一大半,變成了更深的粉色。

  ......夢裡的內容可想而知,又是悲傷的回憶了。

  光點繼續快速地閃爍。

  「不用擔心喔,這跟以前的夢一樣,只是不小心留下眼淚而已。」

  少女坐起身來,輕輕的抹去左右兩頰的淚痕後,將左手伸出,讓螢降落在手心的部位,並且露出和藹的笑容。

  「而且、哭的人不是我......是AKANE。」
  「......我是茜喔?」

  螢閃爍的光芒柔和了下來,但頓了一秒後又快速的閃爍了幾下。

  「哈哈,螢,不用擔心。AKANE的身邊,有身為姊姊的茜,也就是我,還有身為妹妹的小AK。」
  「最後,還有螢在,所以沒關係的喔。」


  這個軀殼的名字是──Akane.阿爾伯特。

  五歲時被阿爾伯特家收養,因為被哥哥拋棄,在巨大壓力下,靈魂被一分為三。

  茜很討厭逃避一切的AKANE,但是,AKANE沒有因此抹殺掉全部的自己,或許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畢竟是五歲的孩子呢。

  所以,每天每天,在內心的深處,茜都會對縮成一團的AKANE說:「好孩子,今天也撐過來了呢。」輕輕地摸頭後,再述說每天發生的事情。
  小AK則是,每天都給AKANE一個大大的擁抱:「我最喜歡AKANE姐姐了,所以明天也要在這裡等小AK喔!」

  為了不讓AKANE消失,這習慣早已行之有年,變成了這位大小姐內心世界的例行公事。

  茜想起剛剛做的夢,那是AKANE的記憶,雖然從此以後,AKANE在心的深處都不再說話了。但是,偶而,痛苦還是會蔓延出來,就像剛才那樣──

  『......我、我不要,我不認識他們,我不要跟他們走,他們笑得好可怕.....他們真的在笑嗎?!我不喜歡他們!!』

  黑色長捲髮、有著可愛雙馬尾的小女孩,用顫抖的聲音,極力地對高出自己半顆頭的男孩抗議著。

  ──啊啊,又夢到這個夢了……這是第幾次了。

  ──這個女孩,是我小的時候,雖然是我,但又不是我。她是Akane,我是茜,還有小AK,我們擁有著同一個軀殼。但這軀殼裡有三個靈魂。呵……專業一點的術語是解離性人格,白話一點就是人格分裂。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一個軀殼裡有一個靈魂就好,只要一說自己有「三重人格」、「人格分裂」的字眼,外界的人就會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但是,好處就是,自己永遠不會是一個人。

  『茜......不可以無理取鬧,這個機會很好,如果跟他們一起走了,每天都可以睡在鬆軟的床上,每天早上都會有熱熱的食物以及可愛的衣服喔......?』

  男孩努力的說服著Akane,語氣有些無奈,句尾有些上揚。

  也許男孩也不清楚,自己為女孩做的決定是否正確。但,總比待在這種鬼地方要好多了──食物很難吃、床很硬、衣服破破爛爛的,冬天的時候,還有好多孩子都生病,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記得這個男生,他對我很重要。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全世界。但我卻想不起來他是誰……就連夢中的長相也始終是模糊的。因為這是Akane的記憶,雖然我們共享記憶,但唯獨這個部分是被區分開的。


  ──正是因為這個事件,這個軀殼裡的靈魂才會一分為三呢。


  『……我、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就是不要!』

  Akane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只能極力表達自己的不滿。

  『……要是再這麼無理取鬧下去,就連這個地方、這個『孤兒院』,都會趕我們出去的喔?!』

  男孩也許是被Akane的語氣激怒了,還特別對「孤兒院」三個字加重語氣。

  『……唔』

  AKANE一瞬間語塞了。

  就算自己年紀再怎麼小,也知道原本的家被毀了,爸爸媽媽都不在了,輾轉到的親戚家,表面上對自己很好,也只是看中自己的「預知未來」能力,還有家裡留下的龐大錢財。

  他們不知道,這個俗稱「預知未來」的能力,缺陷很多。不能準確地知道,預知的事件是離現在的自己多遠,也無法知道準確地點。甚至,就連會不會做夢都是未知數。

  只是小時候童言無忌,不知道人間險惡。只是想讓大家開心,就說了「那個叔叔等一下會跌倒」、「那棵樹再過不久就會開花了」、「這個奶奶的病會好起來」之類的話。就被擅自的認為自己是棵搖錢樹。

  然後,等到知道這個能力一點用都沒有,家裡的錢財也差不多都被揮霍殆盡,就把你當作垃圾般丟棄。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險惡,險惡到不會顧慮到你的年齡。

  而那個時候的AKANE也才不過四歲。

  『只要有哥哥在,不論到什麼地方都沒有關係!就算沒有熱熱的食物、可愛的衣服也沒關係!』

  這是AKANE的肺腑之言,就算世界再險惡,只要有哥哥在,那個地方就是家。

  「……茜」

  男孩總是這麼叫著AKANE,並不是本名,算是綽號。當聽到妹妹當下發自內心的話語,男孩的淚水就瞬間在眼眶打轉。

  如果可以的話,誰不想要與唯一的血緣關係對象永遠在一起呢?

  但是,繼續待在這種像監獄一樣的地方,一定不是好選擇。男孩看見太多眼神空洞的孩子,太多連自己的名字都早已忘記的孩子。

  站在自己眼前矮半顆頭的妹妹還帶著稚嫩的笑容,短暫的一年並沒有帶走男孩所認識的妹妹。

  妹妹身後站著帶著仁慈笑容、穿著高尚卻不失簡約的夫婦。男孩看過太多可怕的大人,所以認為自己多少能夠區別,眼前的人是否值得信任。


  ──如果是他們的話,說不定可以託付。


  夫婦只要求一個小孩,而且希望年紀不要太大,最好是女孩子。雖然「這種地方」姑且說了男孩和AKANE是兄妹,但因為是剛起步的貴族,所以也沒有足夠的能力扶養兩個小孩。等到經濟足夠,就會回來接男孩過去。

  『不可以喔,茜。不要造成人家的困擾,等到阿姨跟叔叔的工作穩定下來,我們就又可以一起住啦!你只是先過去幫我看看新的家怎麼樣,等我去找你的時候,就換你幫我介紹啦!』

  雖然男孩不知道「那個時候」,究竟是幾天、幾個月、幾年就是了。

  男孩知道,就算沒有說出口,也算是欺騙,希望在未來妹妹能夠理解。

  『哥……哥哥,茜不想……真的真的,如果沒有跟哥哥牽著手睡覺,茜會睡不著覺,就算床很硬,只要有哥哥在就沒關係的……真的……可以不要丟下茜嗎……?茜很害怕,從今以後會不會都睡不著了,沒有哥哥在的世界,茜沒辦法生活下去……』

  眼前的妹妹用盡出生後五年可以學到的詞彙、使盡吃奶的力氣,想表達出自己的想法。雖然妹妹極力想讓自己看起來很成熟,但斗大的淚珠卻與想法背道而馳,一顆一顆的滑落。

  男孩心軟了、淚腺也終究潰堤了。但自己是哥哥,要是連自己都哭了,茜又該怎麼辦。所以,男孩用衣角以最快的速度胡亂地擦拭臉頰,雖然搞得臉頰有些發紅,還有輕微的刺痛,但這不是男孩現在在乎的事情。

  對現在的自己來說,真正重要的人正站在自己的眼前。


  ──我是哥哥,是眼前的妹妹唯一可以信任的血緣關係對象,所以要堅強!


  『……茜啊,你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妹妹喔?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妹妹喔?我最喜歡的妹妹喔?』

  『……恩……茜、茜知道,茜也最喜歡哥哥了。』

  AKANE的聲音忍不住哽咽,但她知道不可以哭,哭的話也解決不了問題。之前她和哥哥已經偷偷哭了夠多次。

  『所以啊~我最親愛的妹妹,可以答應最喜歡的哥哥一件事嗎?』

  『……』AKANE把在臉上的淚珠都擦拭乾淨,原本淚眼汪汪的樣子,被不符合年齡的堅定眼神取代,儘管眼眶周圍還有些發紅。

  AKANE知道哥哥要說什麼,但還是給予哥哥回應:『……茜還是不想要,但是會好好聽哥哥的話。』

  男孩嘆了一小口氣:『……我知道了,我也不想和茜分開,我會再跟『這個建築物的大人』說說看的。』

  ──這個哥哥究竟跟自己有沒有血緣關係呢……?想不起來,但是,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也無所謂,對AKANE來說,只要能夠在一起就是幸福。

  ──但,這個哥哥還真是善於說謊呢。為什麼身為茜的我要這麼說呢?因為隔天「那個建築物的大人」就說哥哥同意讓AKANE過去阿爾伯特家了……。

  雖然茜有想過畢竟是「那種地方」,說不定是有什麼誤會,所以兄妹倆彼此才會分開。但是等到家裡經濟穩定後,茜回到開設孤兒院的地點時,早已人去樓空,只留下被火燒過的殘骸。雖然阿爾伯特家努力的想找出孤兒院的孩子們,但「那個地方」並沒有好好地上報戶口,能證明身分的東西都早已化為灰燼。

  ......在離開孤兒院的那一天,AKANE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即將與相依為命的哥哥分開,因為大人們都笑得很燦爛,好像這份笑容是AKANE與哥哥共有。AKANE分不清楚,究竟是「那個地方」的人欺騙了阿爾伯特家的父母,還是阿爾伯特家的父母騙了自己。

  對那時候的AKANE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平常都是哥哥負責想這些問題的,哥哥每次都能想到最好的辦法......。

  站在眼前穿著華麗簡約衣裳夫婦的笑容,就算是發自內心也看起來很虛偽。AKANE不知道從今以後應該相信誰才好。第一次看見的大房子、溫暖的飯菜、可愛的衣服,如果是跟哥哥在一起的話,這些都會是錦上添花,但是,當時卻比較像是火上加油......。

  ──到阿爾伯特家的那一天。AKANE在陌生的、充滿可愛裝飾的大房間裡......自言自語著。

  阿爾伯特夫婦讓AKANE待在房間裡,想讓她適應自己的新家。坐在房間正中央,穿著深藍色連衣裙的嬌小身軀抱著自己小小的腦袋,努力想保持冷靜。

  『......』房間除了AKANE自己的呼吸聲,什麼聲響都聽不到。

  『......現在是怎麼回事?哥哥,茜搞不清楚。』

  『......』

  『......哥哥,茜不喜歡這個躲貓貓,茜不想跟你玩這個遊戲。』

  『......』

  『哥哥!!○○○哥哥!!茜說了!!茜不喜歡一個人!!○○○哥哥!!躲貓貓遊戲結束了喔喔喔喔!!!!哥哥你躲在聽不到茜聲音的地方嗎!!!!』

  AKANE忍不住提高自己的音量。

  『......』房間裡只有AKANE的聲音迴盪著。

  『......』
  『......唔、哥哥對不起,茜不小心生氣了。是茜做錯了。之前哥哥有跟茜說,哥哥有事要做,是茜忘記了,對不起......茜會等哥哥來,茜會在這個新家當個乖孩子,所以......哥哥要遵守約定啊,雖然茜忘記跟哥哥打勾勾了、也忘記跟哥哥說再見、也忘記跟哥哥交換東西當作約定......但是茜會等哥哥來的。』
  『......茜不喜歡等太久,所以要趕快來喔......?』

  『......』

  一天、兩天、三天......為了在哥哥來的時候當個稱職的響導,AKANE每天都很努力的活著,穿著雖然很好看,但是有點不舒服的衣服;吃著雖然很好吃,但沒辦法用手吃的食物;與雖然很和藹,但不是真的爸爸媽媽的人笑著聊天。

  ──為了哥哥,這一切都不算什麼。就算心裡有點怪怪的也沒關係。

  直到,來到阿爾伯特家大約一個月的時候,茜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阿爾伯特家夫婦。

  『......那個、請問......哥哥什麼時候才會過來這裡?』

  『哥哥?我們不是只有一個女兒嗎?』
  『啊啊,是說原本在孤兒院的那個高半顆頭的男孩子嗎?』
  『那孩子看起來警戒心很高,很不討喜呢。』
  『好險,我們要的是女孩子呢,AKANE很可愛,真是太好了。』
  『......』
  『而且啊親愛的,聽孤兒院說是哥哥,但好像也沒有血緣關係,只是長的很像所以才在一起的呢。』
  『是啊,就算很要好,目前也沒有那麼多錢領養兩個孩子。』

  『......沒有錢......嗎,那、大概什麼時候可以見到哥哥呢......?』

  『對不起喔,AKANE,短時間可能沒辦法喔,可能要再等幾個月。』

  『啊、對了,親愛的,你之前說的那個──』

  『咦、啊、是、是這樣啊,對不起喔,茜無理取鬧,哈......哈哈』

  AKANE的聲音越來越小,並且擠出有些難看的笑容。也許是專注在用餐以及夫婦對談上,夫婦倆並沒有發現異狀。

  『AKANE,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喔?你的名字是AKANE.阿爾伯特。不是甚麼茜喔?』

  『對、對不起,茜、呃、不是,是AKANE,不小心說錯了,對不起......。』

  『沒關係的喔,AKANE,剛開始不習慣很正常,以後就會習慣了喔。』




  走回房間的路上,AKANE自言自語著──

  『茜跟哥哥有血緣關係,也長得很像,而且哥哥也說了是茜唯一的親生哥哥。』

  『茜跟哥哥,還有爸爸媽媽也都長得很像,爸爸也說茜跟媽媽長得很像,以後一定是大美人......,然後哥哥以後也會長得很帥,因為茜希望哥哥以後是大帥哥......』
  『好奇怪喔,茜明明就是茜,為什麼不能是茜呢?AKANE也是茜,但是茜比較喜歡茜啊?』

  『......』

  『......又說到錢了,難道沒有錢,茜就不能跟哥哥在一起了嗎?沒有錢,哥哥就不能當茜的哥哥了嗎?』

  『......好奇怪,為甚麼茜跟哥哥的世界裡,錢先生總是要來打擾呢?不能跟他說請不要過來嗎?』

  坐在房間正中央,穿著深藍色連衣裙的嬌小身軀抱著自己小小的腦袋,努力想保持冷靜。



  但是,這次,看來沒什麼效果。



  『新的爸爸媽媽說,哥哥暫時不能來了。暫時是多久?比從來到這裡之後到現在,還要更久嗎?』

  『等茜變成大美人之前......哥哥會過來嗎?』

  『......』

  『......可是茜跟哥哥說希望不要太久......啊、雖然哥哥沒有聽到。』

  『......』

  『但是如果是哥哥的話,就算茜不說,哥哥也會懂......』

  『......』

  大大的淚珠開始一顆一顆地從AKANE的深藍色雙眼滑落。

  雖然答應自己和哥哥不會再哭了,但是現在除了哭以外,AKANE不知道該怎麼辦。

  『嗚嗚嗚嗚──哥哥,你在哪裡,茜好想你......』

  『茜、嗚嗚、茜不喜歡這裡,討厭扎在身上的衣服、討厭不能用手吃飯、討厭對不認識的人笑......嗚嗚嗚、哥哥、○○○哥哥,茜受不了了,茜到極限了......』

  ──到阿爾伯特家約一個月後。AKANE在陌生的、充滿可愛裝飾的大房間裡......



  ──崩潰了。



  『嗚哇哇哇哇哇哇──』

  『我不要啊啊啊啊──這裡是哪裡?!我要回家啊啊啊啊!!』

  『......』

  『哥哥、哥哥,你在哪裡?!你騙了茜嗎?!不可能的吧?!不會的吧......?!......為什麼騙茜......還是哥哥在跟茜玩躲貓貓......?不要躲了,出來可以嗎?!!!』

  『......』

  『......爸爸媽媽都不會回來了,茜都知道!!哥哥是大笨蛋!!茜都知道......都知道,為什麼要把茜當成笨蛋......為什麼......為什麼?!!為甚麼?!!!!茜那麼信任哥哥啊啊啊啊!!那麼信任○○○哥哥?!』

  『......』

  『明明那麼信任你的啊啊啊啊!!!!!』

  一會兒是聲嘶力竭的哭嚎聲;一會兒停頓;一會兒是喃喃自語。全部都在這大房間裡迴盪著。

  房間裡的東西都是全新的,整個室內還可以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可以看出阿爾伯特家的夫婦,究竟對這房間下了多少功夫。

  可是,這跟坐在房間正中央,有著嬌小身軀,以及黑色波浪長捲髮的小女孩,一點關係的沒有──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這樣下去茜會死掉的......心臟好痛、頭也好痛,茜覺得好痛苦,救救我......救救我......請救救茜......○○○哥哥......哥哥......嗚嗚嗚』
  『茜在做夢嗎?!好痛苦,哥哥,快點叫茜起床啊?!不要藏起來了,快出來好不好,茜......不喜歡這裡......咕嗚嗚嗚......』

  不知道哭了多久,AKANE的哭泣從原本的聲嘶力竭、細細嗚耶,到最後眼淚都流光了,只剩下淚痕,以及雙眼空洞、蒼白失神的臉。原本總是被哥哥稱作可愛的臉孔,早已面目全非,如絲綢般的長髮也因為淚水的關係隨意地貼浮在臉上。

  雖然以前就知道哭泣都沒有用,但是,第一次身邊不再有人陪在自己身邊了。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明明茜的心很痛,為甚麼不會流血呢?爸爸媽媽明明都流下來了,為什麼茜做不到呢?!』

  茜開始喃喃自語。

  『......那樣的話,茜也可以消失嗎......?』

  當時,阿爾伯特家的夫婦,很快地就察覺到AKANE的異樣,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長得如洋娃娃般的少女,一夕之間變成眼前的景象,夫婦們都嚇得驚慌失措,只能請女僕們幫忙洗漱,換上可愛的衣服、給她吃溫暖的食物,然後把AKANE抱到床上去,希望能讓她冷靜一點。

  但是,那樣的舉動只是讓AKANE更反感:『......不要碰我。』

  只是這句話倒還好,但若是配上冰冷的眼神,那可就不一樣了。如果是看向垃圾的眼神,那還代表富有情感,但是,當時眼前的女孩卻像是失去靈魂那樣,水汪汪的深藍色雙眼,在那個時候,反倒更接近灰色。

  『AKANE......』

  『......不要這樣叫我,我不是AKANE。』

  『......』
  『......茜?』

  『......也不是茜。』

  阿爾伯特家的夫婦,只當作是小孩子的無理取鬧,就那麼離開房間,讓AKANE一個人獨處。

  AKANE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身在何處。不想成為AKANE,也不想成為茜,不管是成為誰都好痛苦。
  如果現在可以逃走,她定會毫不猶豫,但是,五歲的自己,就算對四歲來說是姊姊,在這世界上仍是小孩子──無能為力。

  所以,為了保護自己,靈魂一分為三。
  「不想再繼續待在這個世界」的自己、「也許還能見到哥哥所以活下去吧」的自己、「一切都無所謂我只想做自己」的自己──分別成為了AKANE、茜、小AK。




  那天起,AKANE讓自己變成了三個人,讓自己擁有了兩個姊妹。



  ──從今以後我就是姐姐了,叫我茜吧。

  ──那麼我就是妹妹小AK了喔,請多指教,AKANE姊姊!


  ※※※


  茜就這麼回顧著腦袋裡,屬於AKANE的痛苦回憶。因為是共享記憶,所以自己也會感覺到痛苦。但因為茜不是當事人,所以比較沒關係。

  光點趨為柔和,看來螢把自己的手心當作床了嗎?

  茜微微地笑了,自從遇到螢後,大概已經超過十年了。雖然一開始螢遇到的是茜,但是它卻連人格分裂的大家都接受了,所以除了是契約妖精以外,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話說回來,明天就是十八歲生日了呢。」

  光點微微地動了。

  「哈哈,螢,很期待嘛。」

  茜擺出有些戲謔的笑容,長久以來都是她在阿爾伯特家公共場合出現,理由很簡單,AKANE是愛家的小孩、小AK則是喜歡有話直說,所以為了讓三人同時生存,派出姐姐茜,是最好的辦法。

  「如果能有可樂餅就好了呢~」
  「哎呀,螢,可不能偷吃喔,人家只看的到光點,會把你當螢火蟲關起來喔?」

  聞言,光點小小顫抖了一下。

  「不過,只要在我身邊就沒問題了。我會保護你的,因為我們約定過了嘛。」

  光點在半空中劃出美麗的弧線。

  「謝謝你,螢,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到了十八歲生日宴會當天,茜身穿深藍色的削肩禮裙,上面只有簡單的花紋,不過這樣就足夠襯托出她本身的氣質。然後,黑色的波浪長捲髮也扎成高馬尾,看起來很俐落。

  生日宴會的場地很寬敞,巨大的水晶燈矗立在天花板正中央,雖說只有鑲上幾顆寶石,但卻都價值連城。

  這就是阿爾伯特家的風格──簡約華麗。

  來到此處的人們,來自巴哈姆特大陸各處。有著各式各樣奇怪的人種,以及非人生物。大家都相談甚歡,雖然表面上是如此,但其實每個人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才聚在這裡的。

  這就是社交社會。

  當然,還是有少數的人們是為了給阿爾伯特家的大小姐純粹的祝福才來到這裡的。

  「哎呀,這不是小AK嗎,本四蹄真是太有眼光了,竟然能夠目睹阿爾伯特家大小姐的芳澤~」

  茜剛從二樓的階梯走下來後,手中拿著香檳,就聽到熟悉的聲音。

  她轉向發出聲音的方向。映入眼簾的是坦露上半身、露出胸部,身材偏向豐腴的男性......或者應該說是公羊?

  「......不要這樣叫我,這裡是公共場合,小心我踩你喔。」

  「那我還真是恭敬不如從命!請穿著高跟鞋踩!!如果能夠稍微撩起裙襬更好!!」

  小羊一邊拿出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黑色本子,一邊紀錄一邊說著。

  「......」

  於是茜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如果用兩個字來形容小羊,就是寫作紳士,讀做變態吧。雖然小羊總是喜歡說出一些在公共場合不適合說的發言,但卻意外地不會讓人感到不適,因為羊性本善呢。

  就算知道茜自己有人格分裂也一直都維持著友誼關係。

  好吧......可能是因為太邊緣,據小羊本人的說法,以及跟茜長達約三年的交情來判斷。也因為如此,明明是阿爾伯特家的大小姐在用奇怪的姿勢踩羊,身旁的人卻都視若無睹。



  雖說沒人看見,但在遠處的某個角落,有個身穿連身運動服,穿著名牌運動鞋的身材高瘦少年,雖然看起來年紀很小,但是生日宴會有年齡限制,所以說不定比想像中的年紀還要高許多。

  總之,那名少年往茜和小羊的地方看去,小小聲地說了一句:「真是不知廉恥.......用傘打他的話可以嗎......?」

  不過因為很小聲,所以旁人恐怕也只會把他當作在自言自語吧。



  「對了、小羊,前陣子拜託過你,找哥哥的事情怎麼樣了?」

  「還是老樣子呢,大小姐,那間孤兒院真的是個爛地方啊,什麼資料都被燒光了,還沒有申報上級機關呢~」

  小羊擺出一臉無奈的表情。

  看著這樣的表情,明明應該是無奈,卻看起來格外欠揍。

  但如果,又踩下去的話,小羊會很開心......。

  「唉,真是麻煩呢。」各種意義上來說。

  「大小姐也真是辛苦啊~明明想要盡快找到自己的親生哥哥,但卻礙於巴哈姆特大陸第二大家族的名號,而被綁手綁腳的呢~」

  「也不能這麼說啦,起碼我衣食無憂,還能夠調動一些私有的力量。」

  「但是,地下化的行為基本上應該是能避免就避免才對吧,不能給家族造成重大利益上的負擔。」

  「......是啊,當大小姐真的好難啊,但不是我就不行呢。」

  阿爾伯特家的地位從收養AKANE開始就力爭上游,如今才好不容易爬到現在的位置,雖說目前與王室的交情良好。但誰也說不準,會不會有第三、第四大,或是比較低階的家族眼紅,想把阿爾伯特家的優勢地位剷除。

  因為小羊回復成認真模式,所以現在基本上旁人都看見她跟茜說話。

  若只聽說話方式與條理的話,小羊的意見真的是挺動聽的,只可惜,配上坦露胸部的外表,就會讓人感覺有違和感。



  ──啊啊,是殘念系公羊和最喜歡可樂餅的奇怪大小姐呢。

  旁人如此想著。

  若去除掉喜歡吃可樂餅,以及人格分裂,茜真的是優秀的大小姐。只可惜,人就是會因為多加了什麼屬性,就瞬間變成殘念系。


  此時,眾人口中的兩人,卻還是沉浸在商量對策的方法中。

  偷偷聽著兩人講話的其中一人,是一名沉默寡言的女性。

  女性的身高算的上是平均值,身上沒有多餘的贅肉,穿著巫女服的胸前幾乎沒有起伏,但也許正因為是這樣的身形,巫女服穿在這名女性身上格外合適。

  女性的巫女服有改良過,雖然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專有名詞,但卻可以看出改制後的衣服較為方便行動。從衣著以及沒有怎麼跟人講話的行動,也可以看出,應該是從跟現在完全不同文化的地方過來的。

  女性的表情第一眼看去是沉默寡言,但只要是涉世較深的人,就可以看出女性全身瀰漫著淡淡的灰色,感覺就像是不得已所以才決定走出原來的地方。

  「......那個」

  女性忍不住開口了。

  「你們需要幫忙嗎?」

  聞言,茜先是愣了一下。雖說被搭話是家常便飯,但被問需不需要幫忙還是第一次。

  而且感覺不是為了利益。

  「哎呀~這不是天啟嗎~大老遠從那麼遠的地方過來真是辛苦你了!」

  女性的名字是天啟御子,看來有跟小羊接觸過。

  小羊雖然長那樣,但是卻認識很多人,這是茜非常佩服的地方。當然,這是褒獎。

  「公羊,你還記得我啊......?」

  「因為我有小黑單呀!記下之後就都不會忘記了!!這是對人基本的尊重!!」

  聽到小羊這麼說,茜才想起,相處的三年裡,雖然每次都對這個舉動感到奇怪,但卻每次都忘記問小羊,為什麼要拿出那個黑色小本本。

  ──可能是反射性地覺得不該過問?因為是黑色的?

  茜想了想,覺得自己真是失態,竟然把小羊想成那樣。看來身為阿爾伯特家的大小姐,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是嗎......不過,這是我的義務、我的使命。」

  「哈哈,真是認真的巫女大人呢!」

  「......」
  「所以,你們正在解決要找人的問題嗎......?」

  茜感覺天啟的表情有一瞬間很痛苦,看來是特意避開了這個話題。

  天啟似乎有意想幫茜解決困難,真的讓茜感激不盡。但茜並不了解天啟的為人,就算第一眼就能看出些什麼,那也終究是第一眼。茜在胸前交叉了雙手,思考著要花時間跟人混熟,還是豪賭一把。

  不過,若是小羊認識的人的話,應該可以信任。在茜想要開口的時候,小羊就搶先一步說了!

  「是呀!很煩惱呢!煩惱到都想跳進油鍋裡面想了呢!!」

  「......」
  「......」

  「......那麼,我來幫助你們吧。今天是宴會的第一天,雖然有頭有臉的人會在第一天到,但是有些有聲望的人,會在第二天才有辦法到達這個場所。」
  「也就是說,在巴哈姆特大陸上,數一數二的自由象限公會裡,有偵探。聽說一些私人理由,只有跟公會成員在一起時才會行動。」
  「而且,偵探有保密義務。」

  聞言,一羊一大小姐面露驚訝。因為太注重阿爾伯特家的形象,所以自身都忽略了其他可能性嗎?

  「這樣啊~看來本四蹄要走的路還很長呢!非常感謝你!御子大大!!」

  「......」

  「原來如此」,茜將交叉的手放開後雙手拉住裙襬,繼續說道:「AKANE.阿爾伯特在此,以本人的名義感謝天啟御子小姐,為了本人微不足道的需求,特地來向本人提供幫助。本人將以阿爾伯特家大小姐的名義,對天啟小姐提供應有的報答。」

  天啟看見大陸上第二大權力的家族,向自己致上誠摯的禮儀,嚇了一大跳。雖然不清楚這是不是最恭敬的那種,但還是受寵若驚。

  不過因為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只是瞳孔微微的放大。

  注意到天啟的舉止,茜又再次重述了一次。

  「真的,感激不盡。」

  語畢,茜低下頭,輕輕地行了一個正式的禮儀動作。

  「沒、沒什麼的,我只是盡了巫女該做的事情。」天啟有些慌張,眼神有些飄移,看來是第一次被這樣對待。

  「儘管如此,還是感謝你。在『這個世界』裡,仍然不記代價的幫助我。」

  茜露出溫暖的笑容。並不是平常制式化的笑容,而是做為一個受到幫助的人、身為一個妹妹,深深的表示感激。

  「哎呀~小AK啊~你這樣就不對了,怎麼讓人家為難呢~」

  「沒有的事!身為巫女的我,也感到很開心!」

  可能是怕越描越黑,天啟乾脆直接說出口。

  「是嗎、對不起!本四蹄跟你下跪,上刀山下油鍋都願意!要煎要炸任君挑選!!」

  「......千萬不要照小羊的話去做,他會很開心的。」

  茜只是淡淡地告誡天啟,剩下的就看天啟怎麼應對小羊了。

  等到道謝以及接受道謝的儀式結束後,茜決定先讓小羊自己去晃晃,而自己則走向自助餐的區域。

  這個自助餐很特別,充滿著高級社會以及平民們會吃的食物。如果硬要說的話,有點像是大雜燴。這是茜提議的,為了讓身在內心深處的AKANE,能夠稍微喜歡這個世界,茜做了很多努力,把以前跟哥哥一起吃得津津有味的可樂餅引進,也是其中之一。

  茜也很喜歡吃可樂餅,應該說是人格分裂的大家都很喜歡,畢竟是使用同一個軀殼呢。不過不能太常吃,因為每次只要吃了可樂餅,就會強制預知未來,不管是喜歡不喜歡的未來,都會看見,而且無法依照自己的意思改變。

  這樣的結果,更是讓做了一堆努力的茜感到痛苦,而這個痛苦也會連帶影響到其他兩個人格。除非為了AKANE、小AK,或是阿爾伯特家,不然茜會盡量禁止這個行為。

  而且,要是太常吃油炸的物品,會容易上火,也會容易讓白瓷般的肌膚出現瑕疵。

  「唉......當大小姐好難啊。」

  茜小小的嘆了口氣,繼續往前走向自助餐。

  然後,茜在大雜燴自助餐的正中央,看見一頭閃著不正常光澤的黑髮,茜小小的打了個冷顫,因為直覺告訴她,那是超過三天以上沒有洗頭的證據。身為阿爾伯特家的大小姐,自然是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兩天就是極限了。

  茜緩緩地走進去,發現這個在餐桌上遊走的身影,似乎異常的嬌小,目測大約只有五公分左右,看來是不屬於人類的種族。此刻的它,靈敏啃蝕著身邊食物的身形,可以勉強看出穿著不符合身形的過大毛衣。奇怪的是,腳下穿的卻是室內拖鞋,看來是找不到合適的鞋子嗎,茜在心中低估著。

  ──不過,要是再這樣像狂風般掃蕩下去,再多的食物也會被吃完吧?要是那樣可是有損阿爾伯特家的名譽的。

  所以,茜開口了。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您是拿到我的生日邀請卡的貴賓嗎?」

  小小的身影在席捲的過程中頓了一下後,停了下來。

  「嗚嗯?」
  「薩喔~」(翻譯:是喔~)

  ──嗯......滿嘴都是食物呢。

  「那麼,可以稍微請您節制一點嗎?這樣下去,在這裡參加宴會的大家,都會沒東西吃的,要是讓大家餓肚子,身為主辦方的我會感到困擾的喔?」
  「唔嗯,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額外請廚師幫你製作食物喔,只是可能需要稍等一下。」

  「我是夏泉,最喜歡吃東西了。」

  「呃、我看的出來?」

  「所以,夏泉可能沒辦法退讓。」小小的身影繼續像獵食者一般快速的穿梭著。

  「......」

  「夏泉感到很抱歉,所以請你吃一塊食物。」

  語畢,夏泉往茜的口中塞入食物。

  茜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塞入食物。
  如果不吃的話,會有損名譽;如果吃的話,就會很不妙。

  為什麼那麼說呢?
  因為那現炸酥脆的口感,茜永生難忘。




  當天晚上,茜理所當然的做了一個夢。

  那是跟之前一如往常的夢境,非常悲傷,但是卻突然出現了新的畫面,非常短暫,卻十分清晰。

  『茜,你真的確定要吃這種東西?』
  首先提問的,依舊是那位熟悉的男孩,但與之前不同的是──面容非常清晰。
  男孩有著跟AKANE一樣髮色。黑色的短髮、與女孩相似的臉孔。
  跟AKANE的記憶裡所描述的一模一樣。

  ──所以說,要小孩子撒謊,也實在是太困難了吧?


  『恩、茜很確定,茜很想吃!』

  『可是,這是平民在吃的東西喔?我們雖然是最底層,但好歹也是有地位的貴族喔?』

  『沒關係,因為是哥哥也在吃的東西!』

  『真的?』
  男孩似乎很懷疑,自己的妹妹到底有沒有了解到,自己正在吃的是什麼東西。
  平民社會吃的東西,基本上在貴族世界中是禁止的,不然會被當成異類。

  『真的真的真的!!茜要吃『阿提風哥哥』吃的東西!!』



  然後,夢醒。

  依舊是被瑩的推擠所搖醒,依舊是浸濕的枕頭。

  只是,這一次,心中有些微溫暖的感覺。



  ※ ※ ※



  到了宴會第二天,果真如天啟所說,宴會上的人數變多了,也許這麼說也不全然正確,應該是「重要人物」變多了。自由象限的公會成員們,果真都來了,身上都別著自由象限公會的徽章,所以一目瞭然。

  自由象限是個大公司,舉凡公會、旅店、酒店,都有涉略。

  而一開始的自由象限,只是個小公會,聚集著一群充滿熱血的人,為了夢想、為了感謝待在這個公會裡的誰、為了自己的特殊理由,最後如同巨大磁鐵般,吸引了越來越多有志一同的人們。

  雖說創建初期,以及擴大的時候,都有紛爭,但還是努力的挺過來後,才成為了數一屬二大的公會。

  領頭的人,是有著一頭水色及胸的長髮,皮膚像女孩子一樣光滑、臉色清秀、身高纖瘦、雙眼蒙著黑布的男子。男子每走一步,還散發著特殊氣質。

  茜覺得,如果是追隨這樣的人,或許也不會感到意外。

  而且,外型意外的符合茜的喜好。戴在手指的尾戒,還有仔細燙過的襯衫都是符合的選項之一。因為共享記憶,所以相信其他人也不會有意見,這個軀殼的心臟還偷偷的漏跳了幾拍。

  老實說,真的是個很合適當男友候補的人選。


  至少,是在他平地摔以前。
  

  唉,人就是會因為多了什麼屬性,瞬間變成殘念系。

  茜再次深深意識到了這點。


  不過,茜對於男子優雅地摔倒、優雅的站起身來,好像其實沒有發生過什麼平地摔的舉動感到驚艷。

  ──真不愧是自由象限公會的會長呢。

  會長用自己特有的步調向茜走了過來。

  明明就蒙著眼,但是卻感覺在看向茜的眼睛。

  於是乎,茜又不小心讓心臟停了幾秒。

  ──唉,明明是殘念系,卻是帥哥,真是不公平的世界啊。

  會長走到離茜一公尺左右的距離後,輕輕的晚起茜的手,落下一個似有似無的吻後,說道:「貴安,阿爾伯特大小姐,恭喜您踏入十八歲的年紀。希望您不要介意敝人因為事物的繁忙,而遲了一天道賀。在我身後的、是公會裡、以及其他相關企業的人們。」

  男子恰到好處的語速,也讓茜覺得心慌。

  「不會,身為阿爾伯特家的女兒,我很榮幸能夠有幸能與水冥音會長見面,還收到了貴重的祝福,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


  茜當然不能表現出來,所以只說了基本的寒暄用語。

  雖然茜表面上這麼說,但小AK卻在內心世界尖叫:「可惡的帥哥!明明是殘念系的,還故意撩茜姐姐!」



  聽到茜說的話,水冥音微微地笑了,那個笑容的殺傷力真是不容小覷。

  「是嗎,敝人真是感到高興。真不愧是阿爾伯特家的大小姐呢。」

  「真是感謝您的誇獎呢。」

  總覺得這樣的對話讓人有些煩悶,所以茜趕快進入正題。

  「聽說,公會裡有很多有才之人,請問是真的嗎?」

  在「這個世界」,謠言往往會放大,所以確認是必須的。

  「是的,我聽聞阿爾伯特小姐正在找自家偵探,所以特地帶他過來了。」

  真是厲害的人呢,馬上就了解到茜的需求。而且感覺也對這樣虛偽的對話不耐煩了。

  水冥音繼續說下去。

  「我們得知,一年過後,也就是大小姐您十九歲的時候,這個世界的魔王將會舉辦『大亂鬥』。」

  「大亂鬥?」

  「是的,集結四十八人一起舉行的大型活動。運用天生的資質、人格特質,以不傷害彼此的方式,互相交流的活動。」
  「接下來、就讓夜落來跟你說吧。」


  從水冥音會長身後走出的是,黑色短髮,有著普通面孔、帶著銀色鏡框眼鏡的男子,身上還穿有淺色風衣,真不愧是偵探。

  「你好,我是夜落,是個偵探。」
  「呃......廢話就不多說了,如果贏得這個活動的冠軍,就可以贏得跟魔王見面的機會,聽聞魔王全之全能,要是贏得這項比賽,大概能夠幫助大小姐你吧。」

  男子說話毫不留情,但是茜不在意,只要能夠見到阿提風哥哥,只要能就拯救AKANE,那茜會毫不猶豫地去嘗試。

  而且,「大亂鬥」啊......

  真是再適合不過的會場呢。

  對於人格分裂,總是在跟自己以及這個世界戰鬥的──名為AKANE這個軀殼來說。

  真是最棒的再會場合。

  就算、之後自己將預知到,相逢的哥哥為了不可抗力因素,而血灑這個會場。

  就算楓會跟著消失,但又突然出現。

  就算大魔王其實自己不想當大魔王,但是卻被迫當大魔王。

  就算黑幕其實是很容易就能猜測到的人。

  茜都會帶領著這個軀殼,走向完美的HAPPY ENDING。

  拔除破滅的死亡FLAG。

おわり




出場角色(按照順序):
AKANE、阿提風、小羊、汪界、天啟御子、夏泉、夜落、水冥音雪陽、芭蕉葉、LKK




後記:

在虛幻中也是兄妹,在現實中也是兄妹,只是虛幻差一歲,現實是一分鐘。
我在最後很榮幸的與自己的兄長成為絕讚死線戰士,這點我深感榮幸。

然後,原本打算要真的寫雙視角,但是因為劇情編排上有差異,所以只有感情面及基本設定有呼應,結尾是完全不同的結局。

所以就算先看了風哥那篇,再來看我這邊,也不太會有劇透的可能性,頂多只是相似的情節。
目前只能寫的像是開放式結局,但單篇閱讀也不會有障礙,因為已經把基本的背景、角色心裡都鋪陳完畢。

之後會出續集,甚至不排除每個角色有出場的,都給他第一人稱寫寫看XD


總字數約14856,雖然心累,搞到自己正在人格分裂,但好險有寫完一段ORZ

總之,我想傳達的東西都在這裡了,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對兄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953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仙草酸辣粉
默默的在旁邊看著死線戰士的仙草到此一遊~

11-15 01:24

Akane 茜音
感謝翻譯組組員的支持~~~OWO//12-23 14:43
小羊,喪失一半ed
=3= 感覺小AK筆下的小羊,也太可愛了吧?

11-15 01:49

Akane 茜音
......其實是小羊叔叔沒發現w?12-23 14:47
仙草酸辣粉
我來幫你衝留言了,但是自己跟自己說話感覺好邊

11-15 18:49

Akane 茜音
不要懷疑 不是邊緣人就好w12-23 14:48
大帝
其實結尾稍微改一下就可以跟阿風的接起來了

11-15 20:18

Akane 茜音
我還沒非常認真看過風哥的小說......(喂12-23 14:50
淺羽
我才不會跟妳說我看到一半差點又要跑去吃藥

11-15 22:37

Akane 茜音
(悄悄話)請勿輕易食用精神分裂作品12-23 14:51
天啟御子*予君岩壁
感覺我人格也要跟著分裂了~

11-17 11:18

Akane 茜音
請問你分裂了幾個人格(x12-23 14:51
獨行
這對兄妹也太猛www(雙關)

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明顯的相思,氣氛營造做得很好。Akane、茜及小AK的互動也很有趣。

謝謝兩位大大精彩的故事!

11-21 12:44

Akane 茜音
感謝深藍大大的讚許!!12-23 14: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d880606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青ブタ翻譯】麻衣的海報... 後一篇:【自由象限常駐活動--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siaotong
哈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