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隨筆】再讀《銀河英雄傳說》:潔西卡.愛德華

作者:迫水未來│銀河英雄傳說│2018-11-11 22:59:07│巴幣:140│人氣:2313
※本文有《銀河英雄傳說》原作到完結為止的劇透


我決定了。
不要再視而不見,不要再充耳不聞,不要再保持沉默。所以,我此時此刻站在這裡。

我曾經對於參選感到苦惱。只是一名教師的我有這個資格嗎?
可是,我最終決定了。
並且,在此誓言。向死於阿斯提會戰如今已不在人世的我的婚約者宣誓。

我以前認為,所謂的歷史就是蒙上灰塵的過去。
並非如此。
所謂的歷史,是生於當下的我們所產出的事物。
歷史不應該只屬於會名流史冊的人物,歷史應該要是生活在現在的我們每一個人所做出的存在。
我們的每一步都連接著未來。

至今為止,我們的歷史與諸多戰爭同在。
而在此之後,是否要仍然與戰爭同在,這是由我們自己所決定的。

有著高喊這是正義的戰爭的人。他們說為了正義而捨去生命是高尚的行為。
但是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崇高的行為?
做出決定的,是我們每一個人。
是目送家人遠赴戰場的你,以及在戰場失去家人的你與我。
我絕對不想交由身處於某個安全之地、自己不會有任何損失的人們來替我們決定。

我想時常對於握有權力的人們問道:
你們在哪裡呢?
將士兵們送往死地的你們現在身在何處、從事何事呢?


--潔西卡.愛德華(ジェシカ・エドワーズ)






今年是十五年戰爭結束73周年。6月23日是沖繩慰靈之日,8月6日是廣島原爆之日,8月9日是長崎原爆之日,8月15日在日本是終戰紀念日。這些日子,不只是弔念亡者而已,同時,也有著反省過往的錯誤,立誓努力達成今後的和平的日子,尤其是前三者。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覺得過往的戰爭是錯誤的,反倒認為那些反省自國錯誤歷史、要求政府實踐非軍事和平主義的憲法敕命、要求政府真的實踐推動核裁軍、縮減基地的人是在「政治利用紀念儀式」,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政治歸政治,紀念歸紀念」吧。雖說如此,但其實在他們眼中,這些紀念日與紀念儀式恐怕應該要是大型的愛國主義軍魂招喚儀式才對。當然,想必他們是不會認為燃燒名為愛國主義的大型垃圾是一種政治利用的。
※當然,也有很多人、對於政治沒那麼關心的普羅大眾只想「單純地弔念亡者」。「今天的日本的繁榮是根基於當年戰爭的犧牲者們」也是一種滿普遍的說法,但是也有批評之聲。像是今年在我的推特時間軸上,就有不少人批評這種想法其實就是變相美化戰爭、輕視人命,也是不願意承認那些因為國家行為而喪命的人其實根本就是不應該死的、是「白白被犧牲」的自我欺騙。

說到這裡,不禁讓人聯想起《銀河英雄傳說》中自由行星同盟政府所舉行的阿提斯會戰犧牲者慰靈式。阿提斯會戰戰死者的追弔儀式,成為了同盟政府與軍部右派份子的愛國主義宣講大會,在同盟內閣閣員國防委員長特留尼西特驅使人們不斷邁向與帝國的「聖戰」的演說之下,戰死者們也只不過是供愛國心燃燒的柴火罷了。就在特留尼西特荒謬演說的最高峰,有位隻身前來的人物,以再也簡單不過的話語,戳破了特留尼西特的新衣

國防委員長,我只想請教您一個問題。請問,你現在在哪裡呢?我的婚約者為了守護祖國而前往戰場,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委員長,你現在在哪裡?我已經獻上了我的婚約者。訴說著國民的犧牲之必要性的你的家人又在哪裡呢?你的演說正確無比,但是,您自己有實踐嗎?

這是潔西卡.愛德華在《銀河英雄傳說》原作中的第一次登場。







從今年五月初的時候開始,個人開始斷斷續續地重讀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新動畫版《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播出消息(※),喚醒了我對於《銀英傳》的記憶與熱情。配合動畫播出,日本的出版社MAG Garden從4月開始逐月出版新裝版的《銀英傳》。內容與東京創原社出版的一模一樣,只是字體放大,並且換上《銀英傳DNT》畫風的封面與插圖,並且附上了田中芳樹先生的新訪談。雖然《銀英傳》是個人熱愛的作品,但其實手上一直沒有過任何一本(我的第一本《銀英傳》相關書籍是今年三月出版的《銀河英雄傳說事典》)。再加上,我的《銀英傳》之前只看過中文版。因此,我逐月購入新裝版的《銀英傳》,同時也開始了「以日文版重讀《銀英傳》!」的個人計畫。
※雖然說《銀英傳DNT》其實拖到現在我連第一集都還沒看,片段或是心得文有看過一些,但是一直因為一些奇怪的原因而尚未真的開始從頭看這部其實是我從去年就開始期待的今年度最期待動畫。順帶一提,我基本上是單純的原作粉,石黑版動畫我沒看過,遊戲也沒玩過。

重新讀《銀英傳》之後,我發現我果然忘記了很多事情。同時,這一次的再讀雖然沒有當年初讀時震撼,但也發現了當年太過於年輕的我還真是忽略了一些東西,並沒有發現到某些真正重要的事物。其中之一,就是潔西卡.愛德華(ジェシカ・エドワーズ)

一直以來,潔西卡.愛德華對我而言並不是什麼有特別意義的角色,只是覺得逝去令人感到可惜,同時證明極右派之瘋狂而已。然而,相隔近十年再讀《銀英傳》,我才發現潔西卡.愛德華這個角色在作品中的重要性,以及個人對於這個角色的喜愛。

十年前的我雖然開始逐步被啟蒙,但終究還是離現在很遠。高中第一次讀《銀英傳》時,我沒有注意到潔西卡的重要性,果然是太過年輕所犯下的錯誤。這些年來,受到「人性尊嚴不可侵」與反戰.非軍事和平主義思想持續薰陶之後的我,如今已經是(自認為的)立憲和平主義者了。在對於日本國憲法第9條有了進一步研究之後的如今重讀銀英傳,我才體認到潔西卡的主張的正確性與反戰議員的重要性,以及對於這個角色所產生的共鳴與熱愛。

在五月初讀完第一卷「黎明篇」之後,我就發現我已經深深愛上了這個角色。從某個角度來說,潔西卡可以說是比楊文里(ヤン・ウェンリー就是楊威利)更加有資格被稱為「銀英傳的良心」。比起矛盾(又懶惰的)楊,潔西卡的言行顯得更加一貫與純粹。雖然,楊也是殉道者,但相較起潔西卡的選擇、言行與勇氣,楊就顯得被動了許多。沒錯,原作中楊的思考是更加精緻與深入許多,但是個人以為,或許該說的是潔西卡的思考很大程度上沒有被田中寫出來而已吧,即使,田中老師確實也讓潔西卡承擔了部分傳達自己意見的任務。讀完「黎明篇」後,我深深感受到對於潔西卡的描寫太少與太早讓她退場實在可以說是銀英傳一個可惜的地方。當然,這或許也和那個時候田中以為《銀英傳》只會出到第三卷有關,我想(即使是很私心地)田中老師應該也有意識到對於沒有夠重視潔西卡是一件失誤吧。我不禁想像,如果今日要進行修改的話--再加上今日的局勢--田中老師應該會更加重視有關於潔西卡的描寫吧。《銀英傳DNT》第9集「各自的行星」中就擴充了原作中本來只有一筆帶過的潔西卡的選舉演說,個人認為這是挺好的改編,發揚了原作的精神並進一步提升了完成度。我個人也很喜歡這個片段。除了選舉演說之外,《銀英傳DNT》似乎也比黎明篇的原作更加重視潔西卡這個角色,我個人是認為挺好的。反之,石黑版--也就是舊動畫版--似乎(我個人是沒有看過石黑版,是看到PIXIV百科有這樣寫)則是增加了一個「反戰市民團體想將楊也作為對抗右派政治勢力但被潔西卡制止」的改編片段,我個人是覺得這個改編滿微妙的。從PIXIV百科的記載來看,石黑版對於反戰市民團體的描寫個人是覺得不是很合乎原作精神,至少我個人是沒有挺喜歡。






「明明沒有死的覺悟還敢這樣說大話......。來,快說,和平只能靠軍事力維持,沒有武器的和平是不可能的。快說,給我說!」
「快點住手!」
支撐著倒下的青年頭部的潔西卡,在慢慢地讓青年躺下後站了起來。上校也看到了憤怒的火焰在潔西卡的雙眼中閃爍。
「只要有赴死的覺悟的話,不管做什麽愚蠢的事、過分的事都沒關係嗎?」
「給我閉嘴!你這個......」
「也有以暴力將自己所相信的正義強加於別人的這種人呢。大自銀河帝國的始祖魯道夫・馮・高登巴姆,小至上校你......。你是魯道夫的不肖弟子喔,給我意識到這一點。然後離開這個你沒有資格所在的地方!」


--《銀河英雄傳說》「野望篇」第五章



在忙完學期末的事情之後,開始閱讀第二卷「野望篇」已經是七月中旬的時候的事情了。七月底的時候,終於讀到了那個部分。雖然說我早就知道故事的發展了,可是,讀到這裡時,還是讓人感到心痛,心中被蒙上了一層陰影。即使到了隔天,然仍感覺心中似乎有股痛楚。事實上,在我再次翻閱那個部分、書寫至此的當下,又再次感到了一股悶悶不樂充斥著胸膛。

為什麼潔西卡非死不可呢?為什麼潔西卡不能活到最後,在巴特拉星系自治政府--甚至是可能存在的改行君主立憲制的帝國議會--中以立憲和平主義者之姿活躍呢?實在令人不禁感嘆。即使明明知道了結果,但閱讀到心中深愛的角色逝去的部份時,仍然令人相當不快。在我的「田中最不該殺的前三名」私心名單中,潔西卡確實已經是占有一席之地了。或許該說僅以於之差次於楊吧

或許,潔西卡是《銀英傳》中唯一擁有阻止特留尼西特的可能性的角色(楊堅持文民統制,所以只要楊還是軍人他就無法真正地成為特留尼西特的威脅;而夢想是當個領年金度日的業餘歷史研究家的楊如果離開軍職--至少在巴特拉和約或奧貝斯坦開始其整肅之前--也難以期待他會願意成為挺身力抗權力者的指標性人物)。實在讓人不禁想像,如果潔西卡能夠活得更久的話,整個《銀英傳》故事走向或許,不,肯定會截然不同吧(只是,如果積極的反戰和平主義者留在故事主要人物群中,想必難寫程度會倍增吧)。而且,比起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或許對楊來說,潔西卡是更適合的人吧。雖然楊確實挺需要菲列特利加的,可是比起崇拜楊的菲列特利加,潔西卡才是真正和楊同等地站在一起的人吧。還是,即使互有好感,但兩人終究只能是走在不同道路上的「同志」呢?畢竟,當潔西卡決心成為反戰議員時,她就已經命自己走在一條承載他人希冀、為了理念與這些希望們而向前的道路了。也或許,這樣比較好。說到這裡,又讓人想像到作為楊的互相理解者與重要友人的潔西卡在楊逝去後和菲列特利加一起在民主共和制政權中擔任要職的畫面......。倘若救國軍事會議政變後的同盟仍然有潔西卡的存在的話,是否同盟就有和萊因哈特開明專制下的帝國達成休戰合意的可能性呢?如果當初艾爾.法西獨立政府或是伊謝爾倫共和政府有潔西卡存在的話,會不會有更好的結束方式呢?







在潔西卡逝去之後,楊雖然很明顯難過了兩天,不過之後似乎就恢復原狀了,仍後似乎就不太記得故人了。當然,面對即將到來的戰事,楊不得不打起精神才行。而且,努力工作或許也有著轉移注意力的企圖。不過,田中老師的描寫確實是會讓人產生一種「或許在楊的心中潔西卡沒有那麼重要」之感。或許這是書寫當時田中老師沒有意識到潔西卡的重要性吧。照田中老師在新裝版第二卷的訪談中的說法,潔西卡的死對於楊的人生其實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

雖然一度對於楊感到些許的「你也多哀悼下潔西卡吧!」的微微不快。可是後來想想,第七章中楊對於行星海尼森的防禦衛星系統「阿耳忒彌斯的項鍊」的處置,或許也是一種楊個人對於潔西卡的哀悼方式吧。如果要紀念潔西卡.愛德華這位在楊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的存在,進一步實踐她的理念與遺志,或許才是最適合的吧。



(阿耳忒彌斯的項鍊是)即使其他星系、其他行星全部被敵人壓制海尼森也會倖免於難這個淺薄思想的象徵。但是,敵人已經打到海尼森的話,也代表著在戰敗邊緣了。讓敵人入侵到這裡也沒關係嗎?原本(比起軍事手段)進行迴避戰爭的政治、外交努力才是先決的。

依賴軍事硬體來維持和平,只是思想僵硬的軍國主義者的惡夢產物。在思想的等級上,只不過是幼兒向的立體TV動作劇層級的東西。某一天,突然,來自宇宙彼方的醜陋且好戰的異星人沒有理由也沒有原因就進行侵略。熱愛和平與正義的人類不得不抵抗,為此需要強大的兵器與設施——這種東西。

當楊看到包圍美麗行星的一整群衛星時,楊聯想到纏住女神喉嚨的蛇,令人感到厭惡。

重點是,楊從以前就對「阿耳忒彌斯的項鍊」感到不快。因此,同時也帶有對於硬體信仰的震撼療法,楊想說趁著個機會一口氣破壞掉。楊想到了好幾個無力化「阿耳忒彌斯的項鍊」的方法,之所以從中選擇了這個最激烈的手段,正是因為這個理由。


--《銀河英雄傳說》「野望篇」第七章



楊破壞「阿耳忒爾斯的項鍊」的理由,正是否定了殺害潔西卡的救國軍事會議上校的「沒有軍事力就沒有和平」論,雖然以結果論來說,這個震撼療法似乎對於沈迷於軍國主義的同盟領導者們來說沒什麽功效。當年初讀的我可能不懂楊全滅「阿耳忒彌斯的項鍊」的理由吧。雖然對於楊的冰塊奇襲印象深刻,但是對於更重要的「破壞『阿耳忒彌斯的項鍊』的意義」卻沒什麽印象。不過,現在的我可以懂了。

這段故事點出了「軍事力信仰」的惡害。輕視外交力、以軍事力或是依靠在軍備與軍隊上的抑止力來迴避戰爭,本來就是一種緣木求魚的想法。不但是想像力欠缺的象徵,而且還是一種惡害。覺得凡事都可以用也只能用軍事力解決的「軍事力信仰」最終只會把所有市民拖入名為軍隊與戰爭的絞肉機之中而已--再怎麼說,99%以上的人都不會是在安全的地方負責叫大家(為了自己的利益)去送死的特留尼西特。用披上民主聖戰之名的軍國主義和專制敵人進行軍事對抗,非但無法讓身陷於專制統治的人解脫,反而只是讓雙方更多國民被迫成為戰爭機器的一部分以及成為屍體,和雙方的支配者都得到了強化支配與壓迫自國國民的理由而已。如同先寇部所言:「什麽專制政治啦、民主政治啦,就算他們所披的外衣不一樣,權力者的本質還不是都一樣。挑起戰爭的責任全部都絕口不提,好像若無其事的樣子,而戰爭是因爲他們而結束的話,就大肆自吹自擂自己的功績。先把他們以外的其他人犧牲掉,然後再流淚給別人看,這不是那些骯髒的傢夥最擅長的演技嗎?」。在今天這個時代,這段故事確實有再深深咀嚼這個故事的意義呢。

不過話說回來,「不依靠軍事力的和平」確實可以說是很「日本的戰後民主主義者」式的發想。請別誤會,我不是認為這樣不好,反而是認為這正是日本人值得向全世界誇耀的事物。只要一進入戰爭,以生命權為首的人權和自由就會被大幅限縮,這點不管在多民主的國家都一樣。沒有和平,是不會有真正的人權實現和自由的。雖然只要願意翻閱史書,或是稍微想像看看戰爭時期國家會採取什麼樣的作為,應該就可以明白到這一點,但是,在多數的國家、多數的人們心中,「思想僵硬的軍國主義者的惡夢的產物」恐怕才是主流價值吧。覺得「沒有核彈就沒有外交」的「核武神教」信徒也還意外地多,可惜真實世界和即時戰略遊戲是不同的。「正義的(國權所發動的)戰爭是不存在的」,「為了守護國民而戰的國家常備軍」也只是幻想。「如果你戴著『國家』這副太陽眼鏡來看事物的話,視野就會變窄,眼光就變得短淺。盡可能地不要有敵我之分的想法」、「國家是將市民的福祉與民主共和政治付諸實行的一種具體化手段,應切記國家本身的存立,除此之外絕對沒有其他目的」。充滿「進步的文化人」的戰後民主主義色彩的《銀英傳》揭示了超克「名為國家的信仰」的必要性,就看包含海外的我們在內的讀者們,能否理解到這個道理了。

潔西卡.愛德華所閃耀的反戰之聲與市民之音,以及她那燃燒自己般的光輝身影,不正標示了,未來該有的方向嗎?

至少在我的心中,潔西卡.愛德華和楊文里一樣,佔有了特別的地位。



即使自由行星同盟這個國家消滅了,人還會存在。不是「國民」,而是「人(人間)」。對於國家的消滅最感到困擾的,正是寄生於國家的那些權力中樞的傢伙。為了讓他們高興而必須犧牲「人(人間)」的理由,即使找到宇宙的盡頭也應該找不到。

--《銀河英雄傳說》「雌伏篇」









                                   



-後記說明-

本文的原標題是「【隨筆】潔西卡.愛德華與第73年的終戰之季」。這篇原本打算在今年八月中旬發表的文章,如題所示,除了個人於《銀河英雄傳說》再閱讀中對於潔西卡.愛德華的再發現與深刻的感想之外,本來也打算結合當今的時事,像是安倍政權領導之下的日本政府對於核武的選擇。

不過,因為後來碰上了一些瓶頸,導致寫完潔西卡的部分後就暫時停筆了。再加上前陣子終於開始了期待已久的早稻田大學法學研究科的交換留學,從目前的生活步調來看,應該也是沒時間完成後續的部分。所以,就在第一世界大戰終結一百年的今天,2018年11月11日,將已經完成的部分先行公開。也因此,文中的時間預設語氣是潔西卡部分完成時的今年八月,還請見諒。



-相關連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921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ung0808大家
畫了新圖歡迎逛逛:33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