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4 GP

[達人專欄] 【短篇】千金大小姐不做邂逅青鳥的夢

作者:湛藍琴海│2018-11-11 13:57:15│贊助:106│人氣:943
(A Side)

【倒數10 Days】
 

  「大小姐,您看到了什麼呢?看起來相當開心。」

  身著黑色西裝,打著青藍領帶的金髮青年,朝望向窗外的烏黑長髮少女恭敬詢問。

  「是嗎?我只是望著藍天,一望無垠、萬里無雲的藍天。什麼都沒有,只有無盡的蔚藍,這樣就很美了。」

  大小姐回首,一抹緋紅,伴隨唇角淺淺泛起。窗外金光,與紅顏交融。

  她的嗓音細如涓流,潺潺流進金髮西裝青年的耳畔。

  「大小姐說的是。確實,光是一片藍天,就很美麗了。」西裝青年走至大小姐的身旁:

  「只是,感覺大小姐望向窗外的時間比過去多上許多。這是為什麼呢?請問是因為快要自由了嗎?」

  「啊,自由呀。或許吧,我衷心期盼,那個日子的到來。」大小姐離開窗邊,與西裝青年四目交接:

  「每天都在倒數呢。今天是倒數十天,對吧?班傑明(Benjamin)。」

  「正是,我也有注意日子。距離一年一度,青鳥會大量聚集,給予魔法祝福的『青鳥舞會』,真的只剩十天了。」被稱為班傑明的西裝青年,將戴著白手套的手放在胸前:

  「時光飛逝、光陰似箭,真是不敢置信,大小姐已滿十八歲,可以參加青鳥舞會,尋找伴侶了。」

  「是呢,我也不敢置信。感覺這些年來,我都沒什麼改變,對嗎?班傑明。」

  「不,大小姐一直都在改變,越變越美麗,越來越成熟。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變的是純真善良的心。」

  「別這麼恭維我,班傑明。這樣反而有疏離感呢。況且,我也不是想聽到這些。」

  「那請問是想聽到什麼呢?另外,為什麼會認為我是在恭維,讓大小姐覺得有疏離感呢?」

  班傑明微微躬身,持續將手放在胸口。

  「嗯……坦白說我也不知道吧,哈哈……只是希望,班傑明可以放輕鬆一點,都做了我十年的管家,如今也快分開了,卻還是這麼疏離,真的好嗎……」

  黑髮少女壓低聲調,後面幾句如細語呢喃。

  「不好意思,後面幾句聽不清,請問能夠麻煩重述一次嗎?」

  「不,沒關係,不用太介意,我的管家班傑明。」擁有秀麗黑髮的大小姐,思忖半晌開口:

  「只是,我有一個……有點任性的小小要求,可以嗎?」

  「盡管說,大小姐。只要力所能及,使命必達。」

  「從現在起,就叫我艾莉西亞(Alicia)好嗎?我的名字,就只要叫我的名字就好。」

  大小姐,艾莉西亞,抬起臉,星子般的閃爍目光,棉絮般的輕柔聲調,在班傑明的瞳孔與耳畔,被過濾得更加純粹。

  「這個……實在萬分抱歉,大小姐。相關的問題,過去早已向您說明過,我們是主僕關係,僕從直呼主子之名是有違規矩的。為不踰矩,才會一直……」

  「因此,才說是任性的小小要求呀。我了解你的顧慮,必須遵守禮法。但是,只剩十天了,十天後我將前往舞會,你也要離開這裡了。這是規定,貴族在滿十八歲那年,就必須參加一年一度的青鳥舞會。由於據說有青鳥魔法祝福,很有機會找到伴侶。即便沒找到,那也意味必須獨立,不能再有管家服侍了。」

  「我明白,青鳥舞會也意味成人禮,十天後我必須離開這個家,不再隸屬於此了。大小姐是希望能夠把握最後的相處時光嗎?」

  「是的。」

  艾莉西亞的聲調如風般縹緲。垂下目光,雙手交握。

  班傑明緊咬牙根,扶住前額。

  「……我可以答應大小姐,剩下的十天光陰,會盡全力服侍大小姐。只要力所能及都會竭力達成。唯獨有違禮法之事,恕我無法答應。」

  九十度鞠躬。

  「這樣呀。嗯,我明白了,不好意思難為你了,班傑明。是我太任性了呢。」

  「沒這回事,我明白大小姐的心願,只是礙於禮法,無法完全滿足大小姐的期望。」

  班傑明保持躬身。

  「禮法……這個世界的禮法真的很多呢,身為貴族有諸多規矩,你也都看到了吧。貴族不能為所欲為,對僕從也有諸多保障,像是管家只限定於服侍有尚未參加青鳥舞會的貴族家庭。一旦貴族子女都參加過青鳥舞會後,無論是否找到伴侶,管家都會恢復自由身,不能再為原貴族服務了。」艾莉西亞露出一絲苦笑:

  「畢竟只有貴族才能雇用管家,管家一旦受到雇用,就必須與原家庭斷絕關係,直到恢復自由身為止。管家也是很辛苦的呐……辛苦你了,班傑明。」

  「不會,能為大小姐服務真的很榮幸。當然包括老爺與夫人,我已經很幸福了,大小姐是唯一的掌上明珠,我只要全心全力,服侍大小姐與老爺夫人即可。何況,又受到了這麼好的待遇,實在夫復何求……」

  「過獎了,班傑明。這只是你應有的,不如說,你該有更好的人生的。」

  「嗯?」

  「沒事,那班傑明希望這十天做什麼呢?我想讓你開心。」

  「只要是大小姐能開心的事,就是我能開心的事。」大小姐忠誠的管家,直起身子,拊住胸前如是說道。

 
(B Side)

【倒數7 Days】

 
  做了有關過去的夢。

  在夢中,班傑明還只是個孩子,與父母兄長同住。父母是開魔法藥水店的,父親是魔法師,母親只有隱性的魔法血統,無法使用魔法。不過適合與魔法師結合,誕下優秀的魔法師後代。

  班傑明的父親只會一些很簡單的魔法,專長是調配魔法藥水。這是他們舒爾茨(Schultz)家族的家傳魔法,世世代代,皆以開魔法藥水店為業。每次只能選一個後代來繼承,魔法家學是單傳,這是為了保持魔法的神秘性,以及專注培養繼承人。

  家傳魔法機密要是被洩漏就糟了,我們魔法就會喪失價值。班傑明還記得父親說過這番話。

  班傑明之所以會牢記這些,是因為他「曾」是魔法藥水店繼承人──過去式。

  班傑明‧舒爾茨是次子,唯一的手足是兄長。兄長只有隱性魔法血統,毫無魔法才能;小兄長一歲的班傑明則有不可多得的魔法天分,自然父親選擇班傑明為繼承人了。

  班傑明受到父親精心栽培,加上天賦與勤奮好學,魔法技巧成長迅速,深被看好。但班傑明知道,自己進步的速度還不夠快,他希望自己能成為比父親更優秀的魔法師,調製出更多獨門秘方魔法藥水,振興家業。

  必須準時在二十歲繼承家業,這是魔法師家族的規矩。父母是在二十二歲時生下他的。到自己二十歲時,父母已四十四歲,擁有魔法師血統的人,注定無法長壽。平均壽命只有五十歲左右,班傑明心知肚明,準時繼承家業,才能讓來日無多的父母安度晚年。

  這就是班傑明勤奮向學的最大理由。他背負沉重的家族宿命,魔法師的人生注定短暫,擁有魔法可以做到許多凡人做不到的事情,使許多人羨慕。然而,魔法師也有與生俱來的詛咒與悲哀。

  生在魔法師家族,真的好嗎?年幼的班傑明曾如此懷疑。

  成為魔法師家族的繼承人,真的好嗎?稍長一點後的班傑明曾如此懷疑。

  縱使懷疑,身為唯一能被指望的繼承人,班傑明沒有選擇的餘地。

  緊咬牙關,讓我族魔法,世世代代光榮地傳承下去吧,這是身為魔法師的驕傲。父親總是如此教育班傑明,班傑明從未產生懷疑。

  日復一日,班傑明投身鑽研魔法,辛苦而充實,充實而滿足。

  這是班傑明的童年。

  ──直至他十二歲為止。

  班傑明的童年之末,父親病倒了。這是意外,班傑明父親身體並不孱弱,是在調配魔法藥水的過程中,因調配不當而受到感染,以致病倒。班傑明父親擔心自己來日無多,無法在班傑明二十歲前,將家族絕學全部傳授於他,必須在班傑明母親的扶持下,讓他提早繼承家業。直至班傑明二十歲,再獨立顧店。

  為了預防萬一,班傑明父親就是臥病在床,也持續向班傑明傳授家學。班傑明也深感時間緊迫,更加苦研魔法。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班傑明的世界不再分晝夜。

  班傑明的魔法,進步更加神速。千錘百鍊之後獲得了極大的成長──

  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或許是重蹈父親的覆轍,幾個月後,班傑明在調製獨門秘方藥水的過程中,因調製失敗而造成汙染,他被失敗的魔法藥水汙染後,也被感染了。

  差別在於,他不是病倒,而是喪失了魔法。

  喪失魔法意味魔法血統被破壞不再顯性,但舒爾茨家族魔法血統必須是顯性,方有機會遺傳並施展。班傑明的狀況就某方面而言比父親還不幸,雖不危及性命,但若找不出治癒方法,班傑明的魔法師人生將宣告不治,他引以為傲的魔法師家業也將在他這代宣告終結。

  班傑明與其父都很努力調配能讓班傑明恢復法力的藥方(無法向其它相關行業的魔法師家族求援,魔法師家族之間競爭激烈),努力了兩年,終究無解。身體時好時壞的父親,因深感絕望抑鬱而終。

  魔法師家業,宣告終結;魔法師的榮光,黯淡消失。唯一能做的,就是將剩餘的魔法藥水清倉了。

  這肯定是詛咒吧。

  班傑明深感自責,背負全部的罪。若不是當時心急,急著精進自己的魔法的話……

  不說家業毀於一旦,重點在於,他的魔法師人生宣告不治了。他存在於世的唯一價值就是繼承家業,成為夢想中的大魔法師。

  只是現在,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入贅其他魔法師家族,為他們延續香火嗎?先不論這仍無法延續舒爾茨的魔法血統,重點是舒爾茨的魔法血統有排他性,只能誕下自家血統後代,不會有其他魔法師家族接納(只有擁有隱性魔法血統,願意延續舒爾茨家族香火的才有可能)。

  正當他為此抑鬱不已時,有天店裡來了一名貴客,該名貴客是知名貴族洛朗(Lauren)家的當家,曾光顧班傑明的魔法藥水店幾次。他得知該店即將停業,班傑明喪失魔法後,就如此提議:

  『這樣吧,你們舒爾茨家族的魔法藥水對我們家族也受用無窮,一直都很感謝你們。為了報答這份恩情,班傑明這孩子我收下吧,讓他當我們家的管家。這樣他也有事做,對我們家除了能有貢獻外,你們家也可以少養一個孩子,會比較輕鬆吧。』

  這些話是對班傑明的母親說的,在現場的班傑明全部聽見了。

  『班傑明雖然失去了魔法,但他還是有身為魔法師的才有的獨特直覺吧,學習能力應該也很強,相信他很能幹。我們家的管家也才剛解雇不久,正缺一個人來遞補呢。』

  這些話都無可反駁,確實班傑明失去了魔法,但身為魔法師先天有的獨到直覺還是存在的。他的直覺與眼光,絲毫沒有消退。

  他在家裡,也只是個負擔了。或許可以跟兄長一樣,另外學專長或是打工維持家計,但對從小只專心鑽研魔法的班傑明而言,去學其它專長都比很多人晚了。至於打工,也沒有離開家庭,做貴族的管家生活來得安定。

  『妳就跟長子一起生活,讓他扶養妳,安度晚年。班傑明就交給我吧,我保證讓他過上衣食無虞的幸福生活。』

  這種承諾,讓原本十分猶豫的班傑明母親,終於動搖了。她說服班傑明跟隨這名貴人,去做他們家的管家吧。

  『雖然媽媽也很捨不得你,可是為了將來,也只能這麼做了。拜託了,班傑明,這也是為了在天之靈的爸爸安心呀……』

  班傑明母親與班傑明相擁而泣,班傑明已經記不太得自己說了什麼,只記得就是不斷哭鬧,不想去。

 
  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

 
  『不想跟家裡斷絕關係,做管家,是要與家族斷絕關係的,媽媽難道不知道嗎?』

  這是所有哭鬧的言語中,班傑明唯一記得的話。

  『當然知道,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母親緊抱住他,他無言以對。

  不知糾結了多久,班傑明才承諾做洛朗一族的管家。他知道,其實這很可能一去不回,畢竟同樣擁有魔法血統的母親,也來日無多了。

  等到班傑明恢復自由身,母親或許早已不在了吧。兄長可能也去外地發展了。

  再也沒有辦法回來了吧。

  抱持這種覺悟,含淚離開了家,做洛朗貴族的管家去了。

  這是他與純真無邪、高貴優雅的小天使女孩邂逅的濫觴。

  小天使芳名,艾莉西亞‧洛朗,年僅八歲。

  十四歲的班傑明與八歲的艾莉西亞,前魔法師與千金大小姐,兩條平行線就此交叉。

  『班傑明!其實我早就認識你了哦,從父親大人那邊聽說的。之前我生了一場大病,是父親大人買了你們家的魔法藥水才治好的,我一直很謝謝你們呢!如今你可以做我們家的管家,真是太好了,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純潔無垢的艾莉西亞,向班傑明伸出手:

  『跟我一起玩吧,我會帶你玩很多好玩的東西喔,也可以帶你去我們家的花園,超漂亮的!』

  純潔無垢的艾莉西亞,開朗地拉住班傑明的手向前跑。

  『請等一下,大小姐!不需要感謝鄙人,那些魔法藥水,都是先父調製的……』

  『沒關係啦,原本你也是繼承人不是嗎?願意繼承這偉大事業就很棒了。另外別自稱鄙人了,自稱『我』就好了啦,這樣才比較自在呀!』

  純真開朗的艾莉西亞,絲毫沒有大小姐的架子,她笑拉班傑明,奔向花園。班傑明明明有能力掙脫她的手,卻被她牽著走,甚至一起奔跑起來。

  ──偉大事業,魔法才不是什麼偉大事業,那是詛咒。魔法的詛咒加諸於我們舒爾茨一家,父親不在了,又因為我的無能才會繼承不了家業,願意繼承又有什麼用呢?

  ──我討厭魔法、痛恨魔法所帶來的悲劇。即便魔法在他人眼中是耀眼的,對我而言,這個女孩比我見過的所有魔法都還耀眼。

  班傑明如是想。

  他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是想奔向花園,還是追逐近在身邊,又縹緲遙遠的光了。

 
(A Side)

【倒數6 Days】
 

  距離青鳥舞會已經不到一周,是要為舞會開始準備了。

  比方服裝,艾莉西亞翻遍衣櫥,實在沒有滿意的禮服。正當她為此苦惱,班傑明就出現在她的身邊。

  「大小姐,老爺已吩咐我,要跟大小姐一起去服飾店挑選舞會禮服了。老爺說我眼光準,要求我一定要協助大小姐挑選禮服。」

  「咦?這樣呀,好啊,班傑明畢竟曾經是魔法師嘛,眼光非常獨到,藝術審美總是特別好呢。真的很讓人羨慕。」

  「不敢當。這是失去魔法的我,唯一剩下之物了。」

  「不,還有直覺哦。」艾莉西亞轉首低喃:

  「只是對於某些事情似乎……」

  「嗯?怎麼了嗎?大小姐?」

  「沒有,我在想禮服要怎麼挑選而已。」艾莉西亞回首,恢復以往的優雅笑顏:

  「那現在就去怎麼樣?」

 

 
  到了高級服裝店,艾莉西亞試穿了許多禮服,班傑明始終不滿意。不斷告訴艾莉西亞,這還不能夠完全襯托出大小姐的美麗。

  艾莉西亞也信服他的話,只好耐著性子,一件一件慢慢挑,也逛了其它店面。整個白晝下來,一無所獲。

  「明天再來吧,先好好沉澱思考自己想要的款式,以及襯托自己的最佳方式。」班傑明如是告訴艾莉西亞。

  艾莉西亞虛心接受了。她有些沮喪,但知道有時急不來,為了邂逅青鳥,花上再多時間挑選禮服都沒關係──

  真是如此嗎?

  艾莉西亞在純白柔軟的床鋪躺下,目光黯淡下來。
 

(B Side)

【倒數5 Days】

 
  翌日,班傑明再度陪伴艾莉西亞挑選禮服。

  班傑明發現,艾莉西亞似乎心急了,平時她從容優雅,為何這次卻有些急躁呢?是因為舞會快到了嗎?

  她太希望趕快找到合適的禮服,與她的青鳥邂逅了嗎?

  班傑明有嘗試詢問她,她如此回答:

  「是呢,畢竟能找到青鳥的話,我就自由了,也有依靠了。雖然也是要經過交往,才能確定是否能與對方訂下終身呢。」她瞇眼莞爾補充:

  「班傑明也希望我找到青鳥吧?」

  「那是當然,我希望大小姐幸福。若大小姐能找到終生幸福,那沒有比這個再好不過的事了。」

  班傑明將手放在胸前,表示誠意。

  「是呀,既然班傑明如此期望,我就更期盼舞會的到來了。這樣不只是讓父母放心,也是讓班傑明放心呀。」

  艾莉西亞維持一貫的招牌笑容。

  「那大小姐本身,會很期待舞會嗎?不考慮老爺夫人跟我的話。」

  「嗯……期待哦。有誰會不期待呢?」

  艾莉西亞保持高雅的微笑,眉宇微垂,悄悄撇開視線。

  「大小姐?」

  「我們繼續挑禮服吧。」

  艾莉西亞向前邁步,班傑明跟上前,與她並肩而行。

  大小姐,剛才是怎麼了呢?

  班傑明不自覺如是想,不如說,感覺大小姐裝作若無其事的時候,似乎變多了。

 
(A Side)

【倒數2 Days】

 
  今天,艾莉西亞總算是挑到了班傑明也中意的禮服了。

  前幾天,由於艾莉西亞的急躁,反而挑不到合適的禮服。班傑明就向艾莉西亞提議,乾脆再沉澱久一點,再出來挑禮服吧。只要在舞會前挑好都不遲。

  艾莉西亞接受了這提議。果然沉澱三天,就順利挑到合適的禮服了。禮服並不華麗,是純白雪紡紗,質地甚軟,裙襬觸地,幾乎沒有花紋。

  樸實無華的款式,十分襯托艾莉西亞的純潔之美。

  「原來根本不需要追求亮眼。」艾莉西亞嫣然莞爾。

  「是的,我也是看了這麼多禮服後,才徹底發覺,樸實無華的純白禮服,才是最適合大小姐的。倘若加上頭紗,肯定更像新娘禮服了吧。」

  「呵呵,是呀。這樣說的我是要去結婚典禮的一樣。」

  「事實上,在舞會上尋找伴侶,不就是希望有這麼一天嗎?」

  班傑明這番問話,艾莉西亞怔愣了。

  「大小姐?請問……」

  「你說的沒錯,我都差點忘了這點呢。」艾莉西亞唇角微勾:

  「謝謝班傑明願意這樣陪我,這幾天陪我奔波挑禮服,也是辛苦了。怪我自己心急,才會拖到今天才挑好的。」

  「不,沒關係,也是我的眼光不夠,才會一直無法找到中意的。大小姐可能還覺得我挑三揀四,是我找了大小姐麻煩。」

  「別那麼說,好事多磨。今天我才深刻體會到這句話的意義。」艾莉西亞伸出纖細玉指:

  「還有欲速則不達。」

  「大小姐說的是。現在有這麼合適的禮服了,相信一定可以幫助大小姐找到青鳥的。」

  「我相信,因為我相信班傑明的眼光。也感謝祝福。」她笑中含苦,秋水更加清澄:

  「有魔法眼光真的很好,審美觀就是與眾不同。你的魔法,帶來了祝福呢。」

  「是嗎?我只覺得,魔法……帶來的祝福,絕對沒有詛咒來得多。」

  班傑明俯首,聲色一沉。

  「別這麼說,因為你們家的魔法,我的大病才能治癒;因為你的魔法眼光與直覺,才能幫我做那麼多事。你早就是一個萬能的稱職管家了。」

  「我明白,剛才不小心失言了。在大小姐說這些話之前,我就發現自己其實說錯了,魔法固然帶來了許多詛咒,但也因為那些詛咒,我才能與大小姐相遇。大小姐是很棒的女孩,待我極好;老爺夫人又是如此照顧我,在這裡我重獲新生,比鑽研魔法的日子幸福太多了。」班傑明抬臉,神色黯然,聲調難掩傷悲:

  「只是魔法帶給我許多罪惡感而已,違背了家族期望,舒爾茨魔法師家族因我絕後,這是天大的罪孽。不僅如此,擁有魔法血統者注定短命,就如先前從老爺聽說,先母已經不在,家兄也早已前往外地發展了,也不知身在何處。舒爾茨一家,可以說是不在了吧。」

  垂首不語。

  「沒關係,只要班傑明來到我們家後更加幸福就夠了。雖然你就快離開這裡了,但現在的你極為能幹,學習能力又強,無論去哪裡,都有辦法發展吧。」

  「大小姐……」

  班傑明再度抬頭,與艾莉西亞四目相望。

  「你一定可以有更好的人生的。」艾莉西亞投以比往常更加燦亮的微笑。

  「感謝大小姐的祝福,我會的。大小姐的祝福,對我而言就是──」

  最好的魔法。原本差點脫口而出,卻不知為何硬生生吞回去。

  是因為對魔法的矛盾情結?抑或……

  「就是?」

  「沒什麼,總之,承蒙大小姐的祝福,我會讓自己過上美好的人生。」

  班傑明牽握艾莉西亞的手,以戴著白手套的雙手,包覆她的玉手。

  艾莉西亞笑而不語,白淨的面頰,染上一抹嫣紅。

 
(B Side)

【青鳥舞會當日】

 
  一切都準備好了。

  艾莉西亞換上禮服,班傑明送她到門口。

  「我該走了,班傑明,謝謝這十年來的照顧。」艾莉西亞將手伸進手提包中:

  「在此之前,我要先送一個禮物給你,就當作是餞別禮吧。」

  幽秘淺笑勾起,掏出一個小藥袋,當中有一顆青色藥丸。

  「請問這個是?」

  「這是可以恢復法力的藥丸哦。早在許久之前,父親大人就已在其他的魔法師那邊拿到了。不如說,是父親大人花下重金,懇請他們特地調製出來的。相信你服用後,就能當回魔法師了。」

  「什麼?稍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這、這是真的嗎?為什麼老爺要為我這麼做?」

  班傑明瞠目咋舌,震驚到不禁提高音調。

  「因為父親大人也知道,其實還是希望能夠恢復魔法師的身分吧。於是他不惜花下重金,也要找人調製出能夠恢復法力的配方。」

  「可是,真是如此的話,為什麼現在才要給我呢?」

  「那是因為……我想多留班傑明久一點啊。」艾莉西亞難為情地笑了:

  「班傑明是太優秀的管家了──不,即便班傑明不是優秀的管家,我相信自己還是會希望你能陪伴我到最後。」

  「為什麼?」

  班傑明覺得,大小姐實在是越來越難以捉摸了。雖然認識十年,隨侍在側,或多或少也會揣測她的心思。

  縱使如此,他仍覺得自己或許還不夠了解大小姐,也或許沒有資格了解。

  「還需要為什麼嗎?」她將藥袋遞到班傑明面前:

  「請收下吧,這是我最後的祝福了。希望你能成為大魔法師,造福更多人哦。」

  「不,其實我──」

  「恢復舒爾茨的魔法師家業吧。你一定辦得到的,找一個擁有魔法血統的伴侶,就這樣延續舒爾茨的魔法家業吧。」

  「大小姐,請聽我說。我……雖覺得自己無法延續家業深感罪惡,但也是經歷過那些,讓我深刻感受到,魔法固然能造福人群,甚至造福了大小姐。但是那其中的代價,我不曉得自己是否能再承受得起,甚至影響了後代,或者……」

  班傑明思緒糾結成一團,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或許他曾悔恨失去的魔法與家業,如今可以拾回,重返榮耀。鑰匙就在眼前,為什麼不收下?還是來自大小姐的善意。

  他似乎逐漸明白了,為什麼大小姐近來會說自己該有更好的人生,對他未來充滿信心,以及提起魔法的美好了。

  大小姐在暗示他,其實自己早有機會拾回魔法師的家業,只為大小姐希望自己留在她身邊,才會拖到要分離的前一刻,贈予這魔法藥丸吧。

  為什麼現在才明白?班傑明不禁為直覺失靈的自己感到懊惱。

  「……因此,大小姐是真心希望,我重拾魔法師家業,造福人群嗎?」

  再一次確認。

  「是的。我衷心期盼,你拾回原本的夢想,找到自己的青鳥哦。你已經當籠中鳥十年了,如今終於重獲自由,展翅高飛吧。」艾莉西亞嗓音輕顫:

  「我也希望,今天我能找到自己的青鳥……」

  「大小姐,請問您怎麼了?」

  班傑明發現,大小姐清淚簌落,立即掏出手帕遞給她。

  「沒什麼……一定是我覺得我們終於可以各自尋找自己的青鳥了,喜極而泣吧……」

  喜極而泣。

  謊言。

  或許班傑明有些時候,對艾莉西亞不夠敏感,至少此時此刻,強烈的直覺告訴她,事實絕非她所言。

  「艾莉……西亞……」

  不自覺地,輕喚她的名。

  「太好了,班傑明,終於願意,呼喚我的名字了……」

  艾莉西亞用班傑明遞給她的手帕不斷拭淚,這一次,比較像是喜極而泣,也更泣不成聲……

  「這是、因為……」

  班傑明也愣住了,他說不上來,為何剛才會打破主從間的戒律,直呼主人名字?

  「沒關係,沒關係的。只要願意叫我的名字就好了,班傑明。」

  拭乾了淚,艾莉西亞將手帕與藥袋遞給班傑明:

  「手帕還你。藥袋的話請收下吧,這是我最後一次任性的請求。收下後,要不要服用就看你自己了。當我踏離這家門的那一刻,我們的主從關係就宣告終止了。你就,真的可以展翅高飛了。」

  「……好的,恭敬不如從命了。」

  班傑明微頷,恭敬取回手帕,收下藥袋。

  她就要飛向青鳥身邊了,關係要宣告結束了。或許要訣別了,必須要再說點什麼,自己卻有口難言。

  這是,為什麼……

  「謝謝你,班傑明。真的,謝謝你……我該坐馬車過去了。」

  艾莉西亞走向門口,班傑明目送她。

  「再見了,班傑明,祝你幸福快樂。」

  她轉身,班傑明不及看清的她的秋水,是否再度蕩漾。

  「大小……艾莉西亞也是。再會。」

  改口了。

  班傑明雙手發顫,不如說渾身發顫,只是強使自己鎮定,不被艾莉西亞發現。

  艾莉西亞背對他,打開家門,輕聲掩上。

  掩門之聲,宣告兩人的主僕關係終結。

  自由了,班傑明自由了。

  發楞半晌,班傑明才注意到自己早已愴然悌下、涕淚縱橫。

  「艾莉……西亞……」

  他緊抓被「她」淚水浸濕的手帕,提起遲緩的步伐,走向門口,雙手靠住大門,將臉埋在其中痛哭流涕。

  會再當魔法師嗎?會找到青鳥嗎?

  班傑明無暇思考這些,只想靠在門上,宣洩不知從何而來的壓抑……


-----------------------------


  後記:
  

  對於這篇,或許有太多太多想說的了,一言難盡。

  先說標題吧,〈千金大小姐不做邂逅青鳥的夢〉,其實就類似XX不做XX的夢,這樣的概念,這似乎已經是一個成句了,就如上篇〈遺書要寫在自殺後〉也是來自XX要在XX也是受到這類標題的啟發。

  回到本篇標題,為何要這麼取呢?本文讀下來,或許會很直觀覺得「千金大小姐不是一直在做與青鳥邂逅的夢嗎?」這就是醍醐味所在了,首先什麼是青鳥?青鳥的象徵是什麼?青鳥有哪些相關的故事?或許就會發現,文中的一些蛛絲馬跡了。尤其本文我認為以女主角的視點來取標題,會更貼近主旨,才會用女主角視點來取了。

  再來,為什麼要寫下這篇?其實靈感是之前就有了,最初是有個前輩指導我寫作相關問題,讓我深刻感受到「好事多磨」、「欲速則不達」的道理,想說本文的主題以這方面為主,作為一篇回禮給那位前輩(雖然或許他不會看到)。不過伴隨莫名其妙的靈感延伸,忽然想做一些類似「奇幻童話」的風格嘗試,加上自己最愛寫的「壓抑的、矛盾的、說不出口的含蓄情感」。這類風格大概算是我最擅長,也非常接近文風本格。雖然奇幻童話風,多年前有寫過,還好幾萬字(黑歷史了)不過這類原創短篇西洋童話魔幻風,也是初次嘗試了吧。近年來我的原創還是以社會寫實、哲學思考為主,真要寫幻想架空類也以科幻居多。奇幻童話類,真的很少接觸。每次寫了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不僅如此,這一次的主要元素,應該不用我明說是什麼,應該滿容易看出來的。只能說好久沒寫類似的原創短篇了,這次果然是加入了許多調味料的混合物吧,因此才會發生連作者都覺得難以解釋的狀況(?

  雖然故事與角色純屬虛構,角色沒有原型,我既不是艾莉西亞也不是班傑明,身邊也沒有這樣的人。我只是覺得,主僕關係很適合用這種方式呈現而已。

  最後,還是要說其實本文跟我過去許多文章一樣,有一堆細節彩蛋,歡迎大家來找找看吧,這邊就不多說了。畢竟自己發掘還是比較有意思。

  順道一提,原本認為或許不會寫太長,結果字數還是爆到9000字了(單論本文,別將後記算進去)

  從昨天傍晚開始寫,今天特地早起一鼓作氣寫完,實在十分滿足。無論作品品質如何,對於願意寫出異於平常的西洋魔幻風,以及回到我最喜愛的情感表達方式,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註1:本文之前有所更新,但沒有重新開放,12/25因為沒有聖誕賀文,就特地重新開放,來代替聖誕賀文──雖然本作內容跟聖誕節無任何關係(汗

  註2:關於魔法神秘性、家學單傳等,是在寫的時候才想到似乎有點類似型月世界觀。不過我當時只是覺得這些設定幫助推演劇情,神秘性的話只是要強調魔法的隱密,畢竟我覺得魔法師家族間競爭激烈,不能洩漏機密還滿正常的(就如現實不能洩漏商業機密一樣,我只是寫一個現實中都見得到的常態),基於這樣的想法,才會這麼寫。並不是刻意致敬型月世界觀,至多只能說受到了啟發,再用自己的方式呈現這樣。事實上型月世界觀也主要是講魔術,我這邊只是寫很老梗的魔法藥水而已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914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短篇|青鳥|魔法

留言共 19 篇留言

湛藍琴海
對了,我刻意選了1111來發這篇呢,原本想過配合萬聖節來發,既然趕不上萬聖節,乾脆就不管萬聖節風格,直接寫成我要的並選這個日子來發啦(笑

11-11 13:58

湛藍琴海
我這麼做會不會很壞啊?(汗11-11 13:58
蜉蝣
我之前也在這個時間點發過閃光文啊

11-11 14:00

湛藍琴海
其實,這篇不算真的閃光文,閃光文應該要很甜,可是這篇.......11-11 14:29
蜉蝣
是說這標題好青春豬頭啊……

11-11 14:13

湛藍琴海
不喔,這個一定要解釋:青春豬頭的樣板是XXX不會夢到XXX,不是XXX不做XXX的夢喔11-11 14:30
煙嵐御風
班傑明你給我也去舞會啊啊啊啊啊

11-11 14:19

湛藍琴海
因為這個舞會只有貴族才能去.......11-11 14:31
蜉蝣
不管,反正都是不會夢到什麼東西030

11-11 14:33

湛藍琴海
女子口屋11-11 14:45
煙嵐御風
你可是魔法師,魔法師啊啊啊愛啊

11-11 14:36

湛藍琴海
過了三十就真的會變魔法師了(不對,他可以在那之前恢復魔法師身分啊(工蝦毀11-11 14:46
深藍烈火
  為什麼,為什麼在下感受到了FATE系列的某些人啊?

11-11 16:05

湛藍琴海
我也是寫的時候才發現還真有既視感,只是立場跟境遇不同.......11-11 16:11
雪依
9000字啊........仰望

11-11 17:17

湛藍琴海
還好,我一萬多字的短篇都有了XD11-11 17:35
藍染坊
藥吃下去變成真。青鳥,然後飛到舞會找到大小姐,HE撒花~(誤

什麼?你說找到青鳥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找到青鳥?這種小細節就別太在意了w

11-11 17:19

湛藍琴海
差點看成真‧飛鳥,我先去面壁(X
我覺得這樣超展開也太猛了,變成青鳥的藥我也要吃啊,我也要飛起來(誤11-11 17:37
洛雅.愛的戰士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唱

11-11 19:35

湛藍琴海
我太廢,去估狗才知道是這首歌:https://mojim.com/twy100158x32x26.htm11-11 22:03
受咩
永遠不會再重來~~(接
總覺得好苦呀,兩人到最後看似下了決心,卻還是陷在糾結裡面。
給我去看青鳥原著啊啊啊,幸福就在身旁沒聽說過嗎你個大木頭麻瓜((炸
果然看到發在雙十一節就要有終不成眷屬的心理準備qaq

11-11 20:00

湛藍琴海
更多歌詞盡在魔鏡歌詞網(喂
對,不過,可以腦補後續,說不定還是有戲啊(咦11-11 22:04
白煌羽
辛苦了

11-11 21:23

湛藍琴海
不會11-11 22:04
多感少女❤玉❤
兩個人都少了一點「勇氣」,一點奮不顧身的勇氣。

興許為對方好,可愛情往往不是誰為誰好能換得終成眷屬的。

不知怎地,這篇很有琴海的風格。(笑)

11-12 00:41

湛藍琴海
我很著迷寫「自我犧牲成全他人的故事」,比方正因為愛對方,所以犧牲自我成全對方,但其實對方也因為愛著自己,所以彼此是煎熬的。自認為對對方好了,但或許對方更痛苦了,明明想為人犧牲幫助對方,但可能適得其反,很著迷這樣的糾結悲劇。

所以沒有錯,這篇很有我的風格,這種純愛我其實很愛寫,只是看起來沒寫很多(?)不過阿玉是怎麼看出來很有我的風格的XD11-12 10:13
七咲千影
感覺感情要化為能表達的字句時,又硬生生地吞回去,內心就會充斥著一種名為糾結的情緒,而失去出口的情感,仍渴望著出口不斷地在內心徘徊,最終只能化為淚水孤獨地滴落。

雖然個人也滿喜歡這種結尾方式的,不過情感壓抑的那種感覺,不管看幾次都會覺得挺揪的。


最後,剛好想起有一首歌和這篇故事的味道有些契合,就順手附個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h_GBtBZes

11-12 02:20

湛藍琴海
可以理解七咲的意思,其實要是班傑明能夠成功說出「大小姐的祝福就是我最好的魔法」那其實就會變成另類的浪漫告白(?

可惜,沒能說出來啊。

我其實一向很偏好BE或TE,我寫HE可能是有其它目的,有些時候不寫HE或TE自己跟讀者也會很抓狂(?

那首歌我覺得很讚欸,滿符合這篇的,感謝分享。11-12 10:07
七咲千影
http://lawton.pixnet.net/blog/post/23367061

找了一下才找到有人翻譯歌詞,看完這篇再聽感覺就有點感觸良多...

11-12 02:28

湛藍琴海
感謝提供翻譯,能有所感觸的話,代表這故事也是有些價值的。11-12 10:08
多感少女❤玉❤
誰知道呢......嘻嘻,直覺吧,認為這篇文章符合你的個人特質。

11-12 16:26

湛藍琴海
很厲害的直覺呢XD11-13 12:17
珀伽索斯(Ama)
其實看到標題我還在想是不是取自於巴哈動畫瘋的《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姊》而來的靈感,
至於Schulz我通常是翻成「舒茲」,是來自於史努比之父查爾斯‧門羅‧舒茲(Charles Monroe Schulz),另外看到班傑明時,會想起有一部叫《班傑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的電影。[e1]

11-15 20:32

湛藍琴海
多少有想到,但構句不同,所以其實不太算。

我知道常翻成舒茲,但我比較喜歡舒爾茨的翻譯,才這樣翻的XD

我想過若以班傑明的視角來寫標題,大概會變成《班傑明的失戀旅程》,但覺得這樣的標題不夠切合,就放棄了。11-15 20:37
墨染
認真的海海閃閃發亮。
雖然我想你還沒去看青春豬頭,但是我卻覺得兩者之間有個相似的東西:透明感。
這是用我的話來說,但具體來說意義何在,恐怕就連我也說不明白。
兩人對話中早已熟稔彼此,可一方小心翼翼的保持著距離,讓本該緊密結合的兩顆戀心,因為淚水之累的理由模糊了。或許我想說的的透明感,就是我在本篇中嚐到淚水般鹹鹹的滋味吧。

看上面似乎滿多人覺得這個結局稍嫌哀傷,我想這大概也是作者的企圖,畢竟海海最喜歡不善表達的悶騷腳色了嘛。但是對我而言並不是,反而充滿希望。
在我看來,這篇就像是我過去曾寫的《圈外》,我同樣是抱持著「大概會是壞結局」的筆觸來寫的,可卻有人解讀出樂觀的意思。放在這裡也是同樣,我覺得本篇故事的結尾其實很積極。

或許是因為我還太單純。
我始終認為分隔這兩個人的牆,既是班傑明謹守本分的結果,也是因為艾莉西亞矜持的決定。兩人明明都是為了對方能夠尋求青鳥,卻壓根覺得自己將不會是對方的青鳥。
而這道牆在最後破了,就算只有一瞬間,兩人一定也在眼神交會裡看見對方的愛意。
既然如此,就再也沒有什麼可以阻擋兩人相戀了。
儘管大門已經關上;儘管兩人沒有了見面的理由,我也相信他們不會甘於被大門阻擋、被彼此身世妨礙而無法相戀。

我相信,這個故事只要繼續寫下去,一定會是童話般幸福快樂的結局。

11-17 23:03

湛藍琴海
雖然我沒看青春豬頭,不過透明感我倒是大概懂,我覺得自己一直在追求的是這個(???)就是喜歡人與人之間的曖昧情感,雙方似乎摸不清,但作為上帝視角的我們卻看得一清二楚。而身為故事中的他們,是不是真的摸不清?一無所知?誰知道呢,也許那是名為作者的惡趣味吧。

你說的沒有錯,就是因為兩人謹守分際,一方恪守本分,一方言行矜持的情況下(雖然曾提過任性的要求,但更多時候呢?),就是相處十年,永遠都有一道高牆跨不過去。到了分離之際,大門關上了,說要找各自的青鳥。其中一方會甘願就這樣讓門永遠關上嗎?不,當然不可能,既然要離開這個家,門遲早是要打開的。只是打開後,要去哪裡?這就是自由想像空間了。

在我心目中,種種身分阻礙或許已經沒有了完美解,也沒有最佳解。可是,若這是一款多路線AVG的話,那一定會有各式各樣的選擇,有各式各樣的結局迎接他們吧。11-18 15:13
戒子
唔喔!!!!!出現了!!!!!!!!
(話說琴海怎麼改變永造圖像了、差點沒認出來!汗!)
久違琴海大大的短文小說、距離上次發文已經不知道多久了
當下也不顧現下時間已經凌晨時分...戒子仍然要把它給看完才過癮XD
畢竟看琴海的短文(唯美的詩篇)一直是戒子平常紓壓的精神糧食!

當然戒子也把琴海的留言給看完了,沒想到光千金大小姐不做邂逅青鳥的夢
這副標題就能延伸出那麼多話題,這真是始料未及的事吶!琴海文中把女主角
跟男主角的因果關係及錯綜複雜的思緒完全連結再一起了~不禁讓人想看他們
以後的各自發展,會是在經歷一場浩劫餘生的劫難後再次重逢呢?仰或其實班傑明
是某國王子的後裔、復國後再次與艾莉西亞的相遇~都讓人有無限遐想~

最後當下手癢、隨意畫了一張圖圖,想要具體力求表現出來XD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811/db4d006a6cb00b1ac156307279408fb8.JPG

11-20 04:33

湛藍琴海
啊,這個換很久囉,原來戒子這段時間都沒上巴哈嗎?我還以為只是在潛水(?

感謝戒子的支持,留下這些感想,讓我更加覺得這篇文章若真能給予讀者這麼多聯想,那就很值得了。

喔喔!太有效率了!我喜歡,太感謝了!願意這樣立刻畫一張,還是漫畫形式,我實在太感動了啊啊啊啊啊(噴淚11-20 22: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4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談】有想過逐光嗎?非... 後一篇:【評文】第五十六回:〈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o^)┐┌(^o^┐)┐
歡迎喜歡閱讀/創作故事的同好入內閒聊加友!同場加映薔薇口味的玄幻小說〈時空魅影〉,每週三、六播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