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霜之境界】原創小說 作者:籠中鳥 第四章狩獵的開端·打鐵師

作者:TOY就是籠中鳥│2018-11-09 20:46:53│贊助:2│人氣:15
第四章  狩獵的開端·打鐵師

  陽光,從東方升起,整片的陽光毫不避諱直接照進窗戶,火之國的太陽讓整個房間似乎更熱了一些。躺在床上的祈被窗外的鳥獸吵醒;她像個普通的人類女孩伸懶腰打哈欠;但在這個異界清醒的她第一眼就再找一個男人。

「寒霜?......?」

  祈的詢問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抱持著應該在附近的想法,祈找遍了整棟旅館;但卻都找不到,情急之下,便跑去問了櫃檯的火精靈。

「你說的那男孩躺在門外的草皮上喔!可是我沒有看到你所說穿盔甲的…...」

  在櫃檯的火精靈話都還沒說完,祈就丟下一句「謝謝」就往門外衝。剛出門外的祈馬上就看見躺在草地上的寒霜了,但重點是他身邊還有一個美麗的銀髮少女。

「我那麼的擔心他,但他卻和其他女人睡的如此香甜。」

此時拳頭握緊的祈對著寒霜唸『水流術』,寒霜睡臉的正上方便聚集了一團水;正當水傾瀉而下時,寒霜轉了個身,水便全倒在那名銀髮少女的身上。

「啊!怎麼會這樣?」

驚醒的少女看著全身溼透的衣服大叫著。在一旁的寒霜也被愛德列給驚醒,但醒來的他卻看到的是濕透的愛德列;且愛德列的衣服就像是完全透明一樣,性感的蕾絲內衣深深的吸引著寒霜的目光。

「這個給你!」

幾乎看傻的寒霜下意識才想到這一切肯定是某個人所為,便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給愛德列。當他目光似乎瞄到自己身後好像有人踏入旅店門口時,他才想到…...這水一定是某個水精靈造成的。

「祈!你聽我解釋阿,事情真的不像是你想的那樣!」

  從旅館出來的三人剛吃完早餐後便往提拉尼西方的拉薩平原走去。在路上這三人不停的吵鬧著,雖然寒霜和愛德列不停的在解釋,但是祈完完全全不能相信,昨天穿著鎧甲英勇救了兩人的卻是一個如此貌美的少女。

「應該說沒有人想得到……。」

祈像是自言自語的說著。

「祈快跟上來阿~」

  寒霜和愛德列已經走了些距離,並且催促著祈跟上;穿過前面的小徑後,便會看到火之國特有的岩魔。

  岩魔,是一種石頭所堆疊的魔物,即便是小型的岩魔身上也會有非常可觀的礦物。而且他們行動緩慢,攻擊單調,如果遇到什麼危險也可以輕易逃跑,今天要是努力點或許可以不用擔心三四天的生活花費。

「主人,只要不要太深入平原應該是不會遇到太強大的岩魔;所以只要請您在這附近狩獵就好。」

我稍稍點了點頭,便抽出了剛剛在武器商那買的普通長劍和戴上一塊木製的盾牌。

「阿!看招!」

  我拿長劍往小岩魔身上招呼;第一次還沒辦法直接幹掉小岩魔,漸漸砍了三四次後,便了解小岩魔的弱點是在連結腳部的細縫。慢慢照畫葫蘆我就輕鬆幹掉了三隻;正當我彎下腰要開始來撿拾岩魔所遺留下的礦物時。我興奮的大喊

「祈!愛德列!我已經幹掉三隻了喔!」

「水箭之雨」

  在我說完話的同時祈不知道唸了什麼咒術,在天空上忽然有冰慢慢凝結;而且數量多到就如同像一場小雨一樣。在一瞬間掉落在地上,一小部份台地上立即插滿從天上而下的冰。想當然爾,一下子就有十幾隻的小岩魔瞬間陣亡。而愛德列則是唸了咒語後換上『魔裝』,也就是我們昨天所看到盔甲和巨斧;靈活的她一下子就用巨斧斬殺了幾十隻小岩魔;看著他們如此的強大,就好像又一次的再提醒我—我是一個灰眼精靈。

「祈不換上『魔裝』嗎?」

愛德列一邊揮著巨斧,一邊問了祈;祈卻回答

「…...不是我不願意換上而是我不知道該如何...…穿上『魔裝』」

「只要喊『Dress』(著裝)就好了啊!」

  愛德列答道,但手卻也沒有停下來。只見祈小聲的複誦後,身上發出了藍色的光芒;在一瞬間就換上了淡藍色的法袍和巫師的法帽;而她的武器卻是一把鋒利而短小的匕首,在我和祈的眼中這匕首更像是法杖八!又或者是蜜蜂用來螫人的針;只不過比那個還要大上很多。

「這真是稀奇…...妳的武器是短劍阿啊!」

愛德列把我們剛剛所得到的礦石放進魔法背包後,走到祈的身邊看著她手上的短劍。

「那武器有很厲害嗎?」

我看到愛德列似乎對那把短劍非常在意,在意的連我也好奇了起來。

「是阿!只有天資過人的法師才有可能拿到這樣的武器!我看祈明明是初學者…...可是卻有突破五級的修為,肯定能成為了不起的魔導士。」

  當愛德列笑著對祈說著時,祈的臉上似乎泛起一絲絲害羞的紅暈。

「難道這世界沒有法杖或是弓箭、槍之類的武器嗎?」

  我不經問了愛德列我心中的大問題;剛剛在武器商那邊也沒有看到類似的遠程武器;難道是...…精靈不喜歡用嗎?但當我問完後,愛德列卻用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看著我並說

「主人…...你說的那是什麼阿?」

「那是在我們世界的武器啦,不用貼身和別人搏鬥便能擊倒對方的武器;只不過在精靈界似乎沒有這樣的東西啊!」

  當我話一說完馬上就有一陣女性的尖叫聲;我和她們兩人互看一眼,我馬上往那尖叫聲的地方跑去。

「在平原的深處是嗎?」

  雖然愛德列警告過我,要我不要靠近平原深處,但或許對方已經快要不行啦!畢竟救人第一!所以我也不想那麼多就衝了過去。

  當我跑過一片樹叢,到了平原的深處時;我看見了兩個女孩!還站著的少女手上拿著一根和她很不搭的巨錘;而另一個少女則坐在地上;她的腳很明顯的流了血,似乎沒辦法逃跑,在她附近也有跟巨大的錘子。

  站著的那名少女面前原有個龐然大物,但當它開始移動時,我才發現原來那像一座山丘的怪物就是我們剛剛在狩獵的『岩魔』。只是它少說也有六七尺高;完完全全不能跟剛剛那可愛的小岩魔相比。
  
  就在一瞬間,那隻巨大的岩魔揮了它的右拳;不偏不倚的正中站著的少女;說實在那樣龐大的身軀還擁有那樣揮拳的速度,使我一整個嚇傻了眼。被那一拳打中的少女,重重的飛到我身後的樹幹上;看來她短暫時間內應該是不能動了。

「拜託…...求求你救救我妹妹...…」

  她眼眶裡不停的冒出淚水,伸手希望我能幫助她。巨大的岩魔一步步逼近那少女口中的妹妹;而她也是不停的流著眼淚,但卻因為腳傷而無法逃走。我握緊了手上的劍和盾,我知道要是我不做點什麼那個少女就會死掉;但是我要是為她做點什麼可能就換我不保了。我看了身後的少女,又轉回去看著前面的大困難。這時,我身後的少女好像發現了什麼而開口說。

「原來你是灰眼阿…...我原本以為上帝還願意給我妹妹一個機會。」

  我腦袋一片空白!但那巨大的岩魔舉起了右手準備揮向腳受傷的少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瞧不起我了!」

  伴著我的怒吼,我往那顆拳頭奔去;我用了我的盾牌擋下那致命的一擊。想當然爾,我也飛了出去;但我的運氣實在是不怎麼好;我的頭撞到了地上的大石塊,血從額頭那流了下來模糊了我的視線。但當我想要出力時我便又倒了下去;在我最後一刻有意識時我似乎看見了愛德列和祈...…之後我便暈了過去。


  在精靈界的夜晚,似乎沒有一天是沒有星星的。睜開眼看見的星星代表我還活著,只不過我可能睡了蠻長的時間。當我用手把身子撐起來時,我都忍不住想調侃自己;最近真的很容易暈倒。

  而且撞到的地方還非常的痛。我用手按壓了我的頭,才發現我的傷都好了,只不過還有繃帶纏在上面。

「你還好嗎?」

  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從我身旁傳來;假如我沒有記錯的話,她便是腳受傷的那名少女。她的腳似乎也被魔法治癒,和我一樣纏上了繃帶。在我們兩個人中間除了有一盞燈籠外,還有一顆微微發著紅光的晶石。

「我還好,只是一點點外傷沒甚麼大礙的。」

  當我笑著說完時,我們兩人之間又只剩下沉默。雖然我很想問祈和愛德列去了哪?但看她生性內向,我也不敢多說什麼;反正只是去附近找人幫忙而已吧?想到這裡,我的目光便又回到這名少女身上;她身穿著火紅色的衣服、裙子;但令人最在意的便是她衣服前的徽章是兩把鐵鎚相交而成;而她披著斗篷把臉埋進斗篷的陰影中。

  可是我猜她沒料想到她那如翡翠的雙眼卻是如此凸顯;一名木精靈卻在火之國的郊區,到底是為了什麼…?

「先生…...可以不要一直盯著我嗎?」

  那名少女忽然的一句話才打斷了我的思考,也提醒著我現在多沒有禮貌。

「抱歉!抱歉!一不小心想事情想的太出神了,我叫做寒霜,你呢?」

  我試圖想要裝傻混過,但對她來說好像沒有多大的影響。

  「千凌。」

  她頭也不回的回答我的問題,使的這個平原又陷入了寂靜。約莫過了一會兒,千凌靜靜地開口

「你明明是個灰眼,為什麼不選擇逃跑!」

  在她這問題一問我就又思考了會兒,抓抓頭、笑笑的回答她

「我也不知道欸!」

  千凌抬起頭看向了我,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木精靈的樣子;她的短髮,她的瀏海,因為她的抬頭而輕輕晃了一下;但是這一晃卻也晃倒了我的心。

「我一直以為灰眼做不了任何事情。」

  千凌有些自責的說著,我也能理解她的想法;畢竟我也認為我什麼都辦不到。

「大概…是妳姐姐的關係吧…...,我也有個像是妹妹的青梅竹馬,我能理解…她當下的感受吧!所以…...。」

「所以你才擋下了那一拳嗎?你…...跟其他的灰眼精靈很不一樣呢…...。」

  當她說完我們兩個人都不自覺的笑了,千凌又繼續說

「寒霜…...那個...…謝謝你。我原本以為我再也見不到姐姐了...…」

  千凌說完後,我搖了搖頭,要她不要放在心上。

「話說回來,妳和妳姐姐...…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要狩獵那種怪物啊?」

  談到巨大岩魔時千凌不自覺地縮回兩隻腳;整個人蜷在一起,似乎是想減輕剛剛的那場惡夢。

「你真的想知道?」

  千凌又把自己埋在斗篷裡;我輕輕點了頭,

「嗯,我想知道。」

  千凌又繼續說

「我和姐姐其實是火之國御用的鍛造師,我們是受了吾王的命令而來取的巨大岩魔身上獨有的『焰魂石』。」

  說到這她便拿起放在我們之間的那塊紅色石頭。我點了頭後千凌又繼續說了下去

「基本上,我和姐姐都認為我們兩個都會死在這個任務裡;畢竟我們的家族『 Blacksmith 』(打鐵)已經被吾王給盯上了。」

  千凌說到這,我便問

「這算是賜死是嗎?」

  千凌點了點頭。

「因為我們的首領;也是我們的爸爸與吾王的理念越來越不同;所以我們其實都被逼到了懸崖邊。爸爸他只是希望人們可以更幸福的活著,而吾王這幾年變得越來越好戰,好幾次都想引起精靈界的爭端。」

  說到這裡,我似乎看見了她和她姐姐肩上所擔起的責任;千凌的右手不斷的撫摸著她胸前的徽章,為了避免尷尬我又問了

「你姐姐也是木精靈嗎?」

  千凌搖了搖頭,又說

「我姐姐的名字叫做敏菲,她是正統的火精靈,只是我們兩人都是被爸爸所收養;而姐姐比我早被爸爸收養到而已。」

  所以他們兩姐妹都和我一樣…...是孤兒呢。我在心裡不斷的想著這件事情;忽然之間一聲巨響使我們兩人互相看著彼此。不斷的有爆炸聲從提拉尼傳來;甚至連我們周遭都發生了火災。

「發生了…...什麼事!?」

  千凌驚恐的問著,為了看清楚提拉尼的狀況,我爬上了樹叢;不遠處的提拉尼已經成了一片火海,很難想像早上還是一片和平的樣子。而火勢不停的往平原延燒過來;再往平原的小徑上有一批黑壓壓的軍隊!當我瞇起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時;

「是暗精靈的軍隊!」

  我不自覺的大喊;並且用最快的速度下了樹,並且抱起了千凌往平原的深處跑去。

「你…你在做什麼!」

  被我抱起的千凌似乎臉紅的對我大叫,並又繼續說

「而且姐姐他們…...」

「沒有時間在意他們了!我想他們一定也想過來,但拖了那麼久肯定發生了什麼!所以現在我們應該要先逃跑才對!」

  我一邊抱著她一邊跑著說,當她似乎令靜下來後,便指向平原的北方「往這裡!「本里恩峽谷」是通往「賽爾克」的捷徑,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遇上我們家族的人或是姐姐他們。」

「我知道了!妳可以要抓緊我啊!我要用盡力氣跑了喔!」

  我說完話後,雖然沒有看到千凌的表情;但被我抱住的她伸出雙手環住了我的脖子。如果不是在逃跑的話我肯定會好好欣賞她被我抱著的樣子吧。

————我是分隔線呦————

雖然不知道有多少讀者會繼續看,但是還是很感謝有關看的讀者。

也很感謝那時候懵懵懂懂的自己,寫下了小千敏菲等角色。

小千可能是我喜歡的那一類型吧?但是我的女朋友(前)卻和小千差了十萬八千里XD

所以在某方面我很優待小千XD我也很想把她的性格寫得很特別XD(等第二集吧XD

前幾天回過頭把小說又讀了一遍。我就再想當時如果寒霜這時候掛掉會怎樣嗎?

廢話!他是主角ㄟ!

但是他也很雞婆,明明知道自己很渣。但是那時候就是一種放空的狀態就寫完了。

回過神來這章就出現在我的電腦螢幕前XD這也讓我印象深刻XD

跟紅心A一樣神奇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96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ove306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記_我想起了妳... 後一篇:日記~開車上路...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xing255161大家
《最終災禍少女組合》小屋連載中https://goo.gl/BStbiL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