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未命名的故事》【幕間】慈舌鳥I

作者:聖盔夜風│2018-11-09 00:45:19│贊助:8│人氣:482

  不對,不該是這樣呀。當艾納爵士帶凱莉來見父親時,她正想問還有多久能回家。她以為,父親會一如既往地和她談笑風生,並以偉大勝利者之姿率領狹湖騎士團和守湖人軍團、帶著她浩浩蕩蕩地重返家園。

  她怎麼會知道,進來時看見的,不是對她露出溫暖微笑、張手要擁抱她的父親,而是現在這無法控制自己排泄物的可憐人。

  一切都會沒事的,凱莉。她閉上眼,幾乎能聽見父親的聲音。

  不要胡思亂想。他一定會醒來!凱莉鬆開自己的手,免得抓壞了雲絲紡的裙擺。他必須醒來……可,他傷得真的好重呀!

  她按捺著不別開視線。但她實在不忍心去看那名躺在床上的男人。羅倫茨侯爵如同死屍一般,任由侍從脫去汙穢衣物。他曾經燦似金陽、柔順如絲的頭髮被剔光,露出了那恐怖的圓形傷口,乾裂的雙唇不住蠕動,低吟夢囈。

  庫爾菲,仁慈的七陽之主,請以您的仁光照耀我可憐的父親……

  「還有多久?」

  這時,侍從之一的戴寧終於忍耐不住,將沾滿侯爵排泄物的袍服扔下,衝過狹湖騎士奧胡茲和巴林,奪門而出。不久,門外傳來他大吐特吐的聲音,以及侍衛隊長洛本鄙夷的啐痰咒罵。

  「還有多久?」艾納重複問道,並向仍留在床邊協助醫士的兒子霍瑞夫投以讚許。

  「也許今夜,也許明晨。」托馬斯回答。醫士的神情倒一如既往的淡漠。但語氣中卻摻雜一絲疲憊。他又有多久沒睡過了?「也許永遠不會再醒了。侯爵腦袋的血腫已經消退,也沒有其它發燒或出血跡象……以他承受的重創而言,這已十分幸運。」

  幸運?羅倫茨‧約基努斯,強大的狹湖選侯、狹湖騎士團與守湖人軍團總帥,進食、如廁無法自理,只能一輩子像具屍體般躺在床上?

  「這對我們的敵人而言確實是幸運。」將口鼻埋在腋下的巴林咕噥著,被奧胡茲瞪了一眼。

  「為什麼他無法醒來?」凱莉忍不住問道。

  「令尊在布里斯夏特拉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創傷,女士。我極盡所能以手術和草藥修復了他身體受到的損害,但他的腦部……此時,若以薩維鈉侍祭的話來說,侯爵的靈魂已遭擄至哀嚎深淵——」

  「注意你的舌頭,醫士!」巴林喝道,隨即又摀住自己的口鼻。

  「謝謝關心,巴林。我想它只是需要用蜂蜜和冰牛奶浸泡下而已。」醫士扶起侯爵的頭,用一只擁有細長壺嘴的藥壺喂他喝藥。

  「所以,你是在建議我們尋求侍祭的幫助?」艾納說。

  醫士放下藥壺,又拿起因沾染藥油而呈淡藍色的絲布,輕柔地擦拭按摩父親的額頭、脖頸。「有何不可,我盡己所能了,艾納。或著你也能試著尋求你的牧師們的幫助,禱告祈福或灑灑聖水。我十分懷疑能在這附近找到一位研修醫聖之道的聖者……不過……也許……也許你能去找『長鬚』。」

  「誰?」

  「麥格諾夫大人的醫士,據說有個矮人母親,所以懂得不少我們無法瞭解的療癒方法。」

  「我猜他會拿鐵鎚重新敲鑄一顆魔法顱骨來替換之類的……」巴林咕噥。

  「閉嘴,巴林。去幫忙清理大人的身體。」奧胡茲下令道。

  「要如何做,就看你了,艾納。」醫士將手上的絲布拋給霍瑞夫,和巴林一同將羅倫茨侯爵翻成趴姿,拿起濕布擦拭起背面。

  艾納沉默不語。凱莉聽見了他的磨牙聲。

  「沒錯,艾納。巴維納和那個伊格蘭的香水姑娘串通一氣,不能信任。該由你作主,率軍保護女士回國。」奧胡茲也說道。

  如果我是男孩,現在就是我作主了。凱莉想著,旋即驚訝且厭惡否定了這個想法。阿貝和小盧……她的雙胞胎哥哥們如今雙雙先父而去,羅倫茨侯爵的男性繼承人僅剩下凱莉留守家中的小弟,以及她那位被收養的兄長。

  「我瞭解。」艾納爵士說道。「無論如何,巴維納此刻仍擔任狹湖騎士指揮官之位,伊格蘭子爵也是大人明文指定的代政。公爵閣下與艾蒂安國王會晤在即,大議會亦下達和平飭令,相信短時間……」

  「愛德華‧阿勞伊很可能會想就地舉行婚禮。七陽在上!他可能還會邀請公爵閣下、艾蒂安王還有那個老不死出席見證。我們不能把女士就這樣拱手相讓,不能是他!」

  「老胡!」艾納輕叱道。獨眼騎士這才住口,看了看凱莉,抱起手臂,不發一語。

  「顯然,我唯一能幫上家父的忙,就是乖乖去上我的阿拉曼語課。若家父有任何情況,請立即通知我,托馬斯醫士。」凱莉說道。

  「當然,女士。我會盡己所能——」

  「我相信。勞煩您了,醫士。」

  「讓老胡——」

  「讓戴寧護送我吧,艾納爵士。你們還有話說,不是嗎?」凱妮拉說完,拉起裙襬行了一個沒必要的屈膝禮。「那麼,容我先行告退,爵士們。」
 
  轉過身的那刻,奧胡茲便開口了。

  「她應該留下,艾納。她有權知道,有權決定。」

  「老胡。」

  「她是狹湖之女,艾納。她已經十四歲了,她必須擔負起約基努斯的責任——」

  門在身後關上。

  實際上,還有四個月。凱妮拉心想著,對洛本隊長點頭致意。

  「我要去見妮奈拉夫人。戴寧呢?」

  鬍子開始冒出灰絲的侍衛隊長用假咳掩蓋即將啐出的痰。「我讓小奶娃滾去練劍了,女士。我派人護送您吧。」

  「謝謝,隊長,但不必為我費神。這裡是和平之地不是嗎,誰敢在麥格諾夫大人的宮廷裡造次呢?」

  「博杜安王子和史梅莉亞‧達戈維特會替我回答您的疑惑,女士。」

  「真的嗎?」凱莉好奇地望了望隊長身後,「我不知道您還會行使通靈術呢,隊長。他們就在這裡嗎?」

  「咳嗯。」巴林推開門,出現在他們身後。「我會護送女士的,隊長。」

  洛本隊長捋捋鬍子,點頭放行。


  作為侯爵寢居之地的騎士靜修院,曾被賜予為古狄拉斯波之王效命的「帕裘爾」武士們休憩靜養。莫格托夫王朝拿下萼骨王座後,則成為「聖加拉桑德騎士團」的駐地,直到最後一位聖騎士與他的國王一同戰死。如今,則由兩百位狹湖騎士和守湖人榮譽衛隊進駐。

  穿過廊道時,時有人向凱莉行禮,或致以親暱的問候。他們許多人都是看著她長大。幼時,她還會為夜魔、喧囂巨妖的故事而驚叫流淚,但只要看見他們的臉,聽見他們練習打鬥及磨劍時的交談聲,就能不再害怕。

  當她因噩夢驚醒,懇請父親留下時,羅倫茨侯爵笑著親吻了她的額頭,說道:「當年,你的祖先帶著僅存的十二位狹湖騎士便能自耀獅王大軍中突圍而出,安全回到湖上城堡。如今我身旁有三百位狹湖騎士,還有上千守湖人軍團的好漢,足以對付那些阿拉曼公羊了。」

  但是,當克蘭德‧史諾特接連砍倒凱莉的兩位兄長時,沒有任何守湖人好漢能夠攔住他。當阿拉曼人群而攻之,將他的父親從馬上拉下時,也沒有一位狹湖騎士能阻止他們。

  「女士?」巴林開口,將凱莉從逐漸升起的忿怨思緒裏拉回。

  她發現自己停在一尊雕像前。碧眼雄獅」羅沙瑞克五世。莫格托夫王朝末代之君與最後一人。凱莉十分慶幸地意識到,原來自己不是在埋怨那些忠勇犧牲的狹湖好漢,而是對這位不願意及早處理家務事的國王感到憤怒。

  如果你能夠早點決定好下個坐上王位的人是誰,或著如果你能夠不要像個故事走出來的癡情鰥夫,早點續絃生下繼承人,這場戰爭就不會發生。那麼多死亡和悲慟……我的父親,我的兄長,那麼多約基努斯,那麼多薩維安人,狄拉斯波人、阿拉曼人……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她想像著自己能如「血兜帽」蘿貝塔一般,幻化為巨狼,撲倒這座雕像、一口咬掉「碧眼雄獅」淋滿鳥糞的頭顱。

  凱莉深吐一口氣,讓那樣的興奮感隨風流逝。這些都是憤怒的少女的幻想。就像老胡說的,她快十四歲了。她必須盡早擺脫不成熟的凱莉,成為凱妮拉‧約基努斯,狹湖選侯之女。

  啼叫。

  凱莉抬頭,看見慈舌鳥停在狄拉斯波之王的頭頂。

  啊,再過數日,您就要開始忙活了呢,國王陛下。簽約儀式、和平宴席,也許再加一場婚禮和一場葬禮。好多場面等著您見證呢。

  「凱莉,妮奈拉女士還在等妳呢。」巴林再次提醒道。

  「有勞您了,巴林爵士。」凱莉轉向他,十分得體的行了一禮。

  巴林鬱悶地的看著他。

  「妮奈拉夫人在內堡,一路上都會有麥格諾夫大人的衛兵。我很安全,您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爵士。」

  「噢,我是有自己的事。亞德歷安將軍邀請我去參加驍騎營內部舉辦的正式慶功宴。您的兄長也——」狹湖騎士打住話頭,搔搔自己的稻黃色亂髮。「我是說米契爾‧維‧澤登,呃……」

  「這樣啊,阿貝和小盧也會出席啊,看來是亡者與生靈共舞的盛宴呢。我是不是也能參加呢,爵士?能一次見到三位兄長,我會非常開心的。」

  巴林四處張望,確定走廊無人,才輕拍凱妮拉的肩膀。「凱莉,我真的很遺憾。我和你一樣想念他倆。」他壓低聲音道:「我會讓妳自己去找妮奈拉夫人——不要『迷路』太久,拜託。我聽說下城區市集是萩瓦爾商人的常駐地,他們常常會帶來蘿拉斯海對岸的珍稀生物。妳想的話,我可以帶幾隻回來……」

  「謝謝你的告知,巴林爵士。也許我走著走著,就忽然到那兒了。」

  巴林給了他一個苦笑:「請務必不要。」


  凱莉最終還是迷路了。

  她曾聽聞過馬爾哲羅堡的內堡庭園。庭園為古代巴蘭王朝開國之君所增建,此後歷代巴蘭諸王每征服一個國家,就會往裏頭增添一種花卉。後來,奧蘇拉女王以自己的子宮及唇舌攻陷這座不落要塞,在這裡舉行了獅子紀元中最盛大的一場婚宴,並宣布自己為全狄拉斯波之王。

  這裡是一百個浪漫傳奇的起點,也是一百個不詳慘劇的終點。就在她眼下靠坐的這棵大樹前,曾經是某位王子向他剛見過面的廚娘下跪求婚之處,也是某位國王被他的情婦及私生子女亂刀分屍之地。

  當年,那位被軟禁在此的王位爭議者「長髮」費蘿拉,便是望著這片花園短嘆長吁,直至流浪的阿拉曼王子歐仁到來。

  浪蕩不羈的歐仁王子隱姓埋名,以傭兵身分在「勇者」康魯克公爵麾下服役,對抗其祖國所支持的「長髮」費蘿拉。在戰鬥中受俘後,被軟禁於馬爾哲羅堡。苦悶的王子嘗試偷溜,結果誤打誤撞來到這座庭園,騷動聲驚擾塔中的費蘿拉,倆人因而有了那命運的一眼。

  如今,凱莉便身處這座庭園,靠坐著高聳的古木,遙望那座空廢百年的高塔,嘗試體驗當年的情景。當然,她的位置與故事相反,而那座窗口也沒有任何公主或王子,只有閒來無事的幾隻鴿子與她相望。

  啼叫。

  凱莉仰起脖子,看見慈舌鳥停留在正上方的枝枒,她微微笑,在心中聊表歉意。灰白色的鳥兒輕啼,重新歌頌起美麗的故事。

  在這之後,歐仁王子便不再試著逃脫,反倒流連忘返起來。據說費蘿拉會將自己那頭從未剪過的長髮從窗口拋下,讓王子拿爬上塔與她共度一夜。最終,倆人的愛情感動了老麥格諾夫的父親,這位趁亂奪權的伯爵釋放了二人,讓王子帶著已有身孕的費蘿拉返回阿拉曼。費蘿拉生下一位女兒,傳承了母親的美貌與堅毅之心,父親的強健與桀敖之性。她的血脈開枝散葉,如今的阿拉曼君主艾蒂安王便是其後裔。

  流浪的王子、被囚禁的公主,美好的故事、美好的結局呢。

  在那之後,阿拉曼王國正式宣布參與這場王位爭奪戰,拉開了與博圖‧辛薩維亞之間的百年戰幕。

  慈舌鳥的歌聲中斷,轉而起身在凱莉的頭上飛了幾圈。凱莉伸出手,鳥兒落在她的臂上。

  「我掃興了嗎?真是抱歉。」

  慈舌鳥輕啄了一下她的手臂,便飛回枝枒上。凱莉一瞧,發現被啄的地方已經起了絲。

  「扯平啦,妮奈拉夫人又該罵我了呢。」凱莉說著,才想起來自己「迷路」這麼久,原本就該被罵的。她不禁自嘲地笑了。

  啼叫。

  「嗯?不了,沒關係。我覺得今天的故事這樣便已足夠。」

  在這被愛與夢、仇與血澆灌之地,被麥格諾夫大人的侍衛們視作不詳、應當被遺忘的角落之地,凱莉決定閉起眼睛,睡個午覺。但她一閉上眼簾,父親那無助脆弱的身影便隨之襲來、揮而不去。

  我又該怎麼和小盧說?

  她親愛的小弟,凱莉曾向他保證,她會好好監看父親和兩位兄長,把他們平安帶回家。

  「這不公平!妳都能上戰場了,為什麼我就不行?」

  因為,無論如何,你終究會上戰場呀。騎著高壯駿馬、披覆閃良盔甲,高舉寶劍、大喊戰呼。身後會有英勇高貴的狹湖騎士、忠勇無畏的守湖人武士追隨你衝鋒陷陣,爭取無盡榮光。而我只能擺弄針頭和唇舌,用詭詐或純真賺取家族利益。

  當時站在門外的凱莉,差點對弟弟大喊出這些話。但她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而如今,她也不再這麼想了。

  凱莉看著慈舌鳥。

  「唱首歌吧。沒有揮舞寶劍的騎士,沒有守候情郎的公主。唱首這樣的歌,哄我入眠。」

  慈舌鳥飛回了枝枒上,緩緩開口歌唱。


  她還是夢見了一位騎士。

  一只凱莉所見過最醜惡的鼻子,掛在那張粗糙的像農民般的臉龐上。鮮血正不斷自深褐色的髮際流淌而下,使他只能睜著一只眼睛。他走到她跟前,蹲了下來,從自己臉上劃起一抹腥紅,塗上她的唇。他微笑,然後說了些甚麼,她試圖回應,但一如既往,只聽得見——

  啼叫。




  翻頁                                  翻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90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aa9438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未命名的...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r784072001大家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我的繪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