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鷹之道:鮮血、寒冰、與鋼鐵》--第六章-05-讓山嶽倒下

作者:木杉小太郎│2018-11-08 23:42:43│贊助:4│人氣:460

  辰時方至,清早的強風就讓冰冷的北國更加的寒冷。

  夏侯雲直接走入軍帳中,對著方才準備好不久的眾人喊道:「走了,今天就是袁譚的忌日!」


  在雲走前,姜古和公孫翔特地前來,三個人肩搭著肩圍成一圈,互相鼓勵著。


  「雲兄,雖然我是相信你的,但請你此次行動務必要小心。」

  「聽著啊,袁譚你懂的,他又奸詐又狡猾又虛假又不實又醜陋又噁心又他娘的有夠爛,就算刀架在他脖子上了也記得要往他胯下狠狠的踢過去才能砍啊!」

  「放心,我自有辦法,但還是謝謝你們的關心了。」

  「只有從拔除他的根才能完全粉碎他的野心,因此你這次的出動非常重要。只要成功了,高額的賞金與獎賞是絕對少不了的。」

  「對對對,但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抓活的給我嗎?我還想跟那又奸詐又狡猾又虛假又不實又醜陋又噁心又他娘的有夠爛的王八蛋玩玩耶--」

  「時候差不多了,我該走了。我就說一句,不管結果如何,我都謝謝你們這段時間以來的陪伴和照顧呀。」


  公孫翔最後又對雲說了些什麼後,他們三人才散開來。




  公孫翔前去派遣伏兵與使者至塞外邊境處,而姜古則是去和田槶等人一起推動霹靂車。夏侯雲則開始往北方的山上邁進,展開了與袁譚的最後之戰。


  眾人皆未注意到雲已經離開,然而李桃卻拳頭緊握的望向那山的方向,看著他離去逐漸渺小的身影,感到既擔心又擔憂,同時也對自己莫名的情感感到緊張。



  山上果真有一座小砦,大小與先前所見的普通據點差不多。外面圍繞著大量的衛兵想必不是砦中放不下,而是特別被安置在外巡邏的,看他們各個都一副生無可戀想逃跑的模樣就知道,現在的他們連作戰的慾望都沒有,幾乎可以說是在等敗等死。

  「都這種時候還有願意跟著你的人就該偷笑了,這樣對待想保護你的人果真是沒救了。」雲忍不住搖了搖頭,隨後往一旁的小坡沿徑繼續走上去。


  他走到了山頂的樹叢附近,往坡下看了看那小砦的方向後,他更深入叢中,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最後找到了一顆大石頭。那巨石用了許多繩索綁住,還繞著周圍的不少樹木又繞了幾圈才得以將其固定住。

  「果然還在這裡--」雲露出了壞壞的笑容,「我就知道總有一天會用到你的。」

  再次確認小砦的方向後,夏侯雲拔出腰際的長刀並觸發左手的影刃出來,隨後雙手開始不斷的將那些牽制住巨石的繩索給兩條接著兩條的斬斷。沒過一會兒,殘存的繩子無法承受住驚人的重量,一陣接連的斷裂聲之後,巨石立刻順著陡峭的山坡滾下--

  一路上撞破輾壓了不少樹木與小石,眾袁兵一察覺到山坡上傳來很大的動靜便以為是伏兵來襲,紛紛嚇得大叫逃亡。沒想到在大量兵卒散去後巨石恰好以極速之姿滾至此,重量與速度的加持下直接把小砦的圍牆給撞個稀巴爛,裡面頓時傳出一陣響徹雲霄的慘叫。



  夏侯雲從另一側較為平滑的雪坡上滑了下去,在落地前拔出長刀與匕首,雙手執刃的直接殺進敵群之中,但深知此戰必敗,袁譚的勢力已經徹底瓦解無前路的士兵們已有約一半都逃走,完全不敢戀戰,只剩下另一半的敵兵還試圖要把雲拿下以立戰功。

  宛若獵鷹自在的獵食般,僅有一人的雲敵上百餘人仍絲毫不畏懼,其劍法就好像是為了以寡敵眾而創造出來的,每當有敵人一攻擊就立刻會被直擊要害的反殺,甚至借力使力的化開敵手攻擊,動作彷彿八卦太極一般既精簡又難以捉摸。


  表情認真的雲,血紅的眼色讓他顯得更像是閻王派來的奪命惡鬼,殺得敵軍仍活著之人各個都心驚膽戰。

  那恐懼感是越來越深,在約有近百的數十人倒下後袁兵已不敢再上前。

  站在小砦中央的雲仍只挺挺的佇立在原地,其他人紛紛退開後,便見在砦的最深處被所有精兵保護著的,就是那既驚慌又憤怒的袁譚。

  「呦,我還在想你這個縮頭烏龜在哪,原來躲在最後面啊。」夏侯雲露出了賊笑,挑釁的說著。

  「他娘的狗雜碎!快把這個狗娘養的給宰了,快啊--」袁譚氣急敗壞的向那些不敢過去捕殺他的士兵吼道。

  「要是你真有辦法殺我,我又怎麼能活到今天又到這裡來?」他繼續嘲諷道:「袁顯思啊袁顯思,我已經是個失憶的人,你的腦子怎麼就連我都不如呢?這麼龐大的軍閥與勢力居然能被一個幾千人都不足的小小流浪軍和一個不到百人的小村子聯合起來搞垮,估計你那名門老爹在九泉之下看了也覺得很沒面子吧!」

  「直娘賊閉嘴!我的成就早就超越袁紹了--曹操都殺不了我,誰也殺不了我,何況那珍貴的神劍還在我手上,只要還有那個,我去到哪裡都可以重新雄起!」

  「哈哈哈哈--」夏侯雲突然大笑了起來,聲音和動作就像姜古一樣的誇張,「你都已經被我騙到整個大業都崩垮了,居然還相信神劍那種屁話啊?」

  「你……你他娘的這話是什麼意思?」袁譚聽了後馬上變得極度不安。

  「這世上可能有神劍沒錯,但你珍藏的那把不過是把贗品罷了。你動動你那麻雀般的小腦子想想好嗎?當時我既然直接衝去救人就肯定知道自己會被抓的,怎麼可能帶著什麼稀世珍寶去白白送給你啊。」

  「你的意思……難道是……」

  「沒錯。就是說你藏起來的那把要是去給外面的人看到,估計大家會笑你假死不成倒成瞎子啊!」雲繼續捧腹大笑道。

  「你、你……」在如此緊張的情況下,袁譚竟完全喪失了判斷與思考的能力,衝到頂點的暴怒頓時引爆開來,拔出劍指向雲就喊:「快他娘的把這雜碎砍了!快宰了他--!」

  「真的要來了嗎?那我先走囉,反正我不親手殺死你也會有一大堆國家的君主想要你那顆醜陋的爛人頭--」夏侯雲還扮了個鬼臉,然後才轉身跑走。袁譚氣的傾巢而出,動用了所有士兵甚至自己也追上前去。


  奔出砦外,夏侯雲疾馳山路。明明知道有更短更近的捷徑卻刻意不走,也不推倒任何石頭或障礙物以阻擾他們的追擊,明顯是刻意要讓他們追上。

  逆向的寒風越來越強勁,袁軍眾人追上的速度卻沒怎麼減慢,雲受著冷風摧殘繼續奔跳於山路上。


  就這樣雪山上的追逐持續好一陣子,夏侯雲終於看見不遠處就是斷崖,他故意不走另一邊的下山退路,反而裝做一副不知道哪裡才是出口的模樣往山崖邊奔去。

  快步跑到了斷崖前不小心踢飛的一個石子從山上掉落了下去,過了幾秒才見其落地摔得粉碎,從此處跌落恐怕想必是必死無疑。


  腳用力的踩了幾下此處的地面,確認過地質的硬度與反響聲音後,夏侯雲轉身過來,面對向已經將他來路完全封鎖的袁譚與其精兵。


  「死吧!你這個狗娘養的下賤貨色,膽敢動搖我地位的人都得死!而且要死的凄慘無比,大卸八塊!」在精兵陣後的袁譚怒罵著,但他的士兵對雲都還多少有些畏懼而不敢硬著頭皮上前。

  「你說什麼?我聽不到啊。」雲繼續賊笑著的故弄賣傻。

  「狗雜碎!」袁譚果真闖出士兵的陣線,走到最前方以劍指著他接連大罵:「你這個該死的龜孫子!我要把你碎屍萬段!快點去死--」

  「好好好,我投降,我認輸了。」夏侯雲把右手長刀收回腰際的刀鞘上,並把左手匕首也收入袖中,搖了搖頭後笑道:「我覺得你已經到了沒法治又沒藥醫的蠢了,我真的放棄了--你到現在還不明白要成功壯大雖然是很難,但要維持成功壯大時在更難,這就是為什麼你會背叛曹操失敗被打敗,多年後又被小小的傭兵軍團加小村子給打敗。」

  袁譚已經氣的面紅耳赤,青筋都暴露的暴怒嘶吼道:「輪不到你來教訓我!我還會再次重振威風的,但你現在就得死在這裡!」

  「我?我才不會那麼簡單的就死在這。」

  說完,雲原本還有些緊張的神清便顯得立刻放鬆了下來--他吹起又響又長的哨聲,一群不知是鷹、是隼、還是鵰的飛鳥在空中盤旋數陣後才分散飛去。


  「我還與人有約定了呢--」


  正當除了雲以外的人都陷入遲疑之時,一枚飛快的石砲就這麼飛擊來--「砰--!
如同閃電般充滿速度與狠勁的直接擊在山崖中央,在崖上的眾人瞬間感到一陣天搖地動,整個崖邊彷彿都要開始崩塌。

  山崩的碎裂前奏也開始響起,袁譚的眾將士立刻陷入恐慌完全亂了陣腳,意識到這是前所未有的大混亂。


  夏侯雲見機不可失,等待了長久的鋪陳就是為了這一刻,他馬上邁開步伐衝向袁譚直接就是一拳往他臉上招呼,隨後膝蓋重擊其腹,直接從背後抓住他把他甩向快要崩垮的斷崖邊。

  「嗚啊--」聽到他被山崩的巨響掩蓋的漸小的慘叫,夏侯雲二話不說馬上就往崖邊逃開,但被投石擊中的山倒塌的速度越來越快,已經山崖已經毀了一半有卻仍持續在崩壞,那些士兵也幾乎都隨著崩倒的山嶽摔落這又高又深的谷中。


  用上了超越自己身體所能負荷的力量在向前奔跑,不僅雪崩加山崩的潰壞聲使他震耳欲聾,地面的牢固也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變得龜裂而脆弱無比,前一刻還踩著的地在下一秒就粉碎並落入山下谷中,前面的路也正在毀壞,距離安全地帶只剩下一步之遙,他更加努力的呼喚自己的身體邁進。

  但就在要踏入山崩邊界的那一箭步前,他所踩的那塊邊緣之地早已陷下去,完全專注於奔跑而絲毫沒有提神注意的夏侯雲就這麼踩破崩壞的路,隨後與滾滾的石子與積雪從崖邊跌落下去。

  所幸山崩後斷崖的地形已經改變,變得像陡峭的斜坡而已,一路上仍有厚厚的白雪作為緩衝,即使從高聳之山一路上又衝又撞的急速滾落下來,夏侯雲還能稍微躲開障礙並保持求生意志的摔滾至山下。儘管如此,他也仍被突起的坡面和聳立的石頭撞得渾身重傷。

  摔至谷底之時,腦部已受到過大的衝擊,雙眼睜不太開,思緒也無法清晰,趴倒的夏侯雲努力的翻過身想躺著,望向被寒霧遮住的太陽,逐漸的失去力量。


  「李……呂……」吐出幾個字,他就這麼的失去意識,眼前的畫面陷入一片漆黑。



  闇黑之中,什麼都看不到,但卻能見到上方有著一絲光芒。


  彷彿沉溺在深水中,無論如何的掙扎都有著強勁的阻力的遏制自己,雙腳無法著地,伸手無法觸及任何事物,一陣強勁的無力感直衝腦門。

  向上,向上,努力的朝著光明處前進,即便抵抗力強大,還是用上了對生存渴求的意志要將頭探出水面。

  就在成功浮出無底深海的那一刻,他的周圍剎那間就變成了良辰美景,而自己只是在一片小小的池塘中。


  身邊全是盛開的櫻花與桃花,鳥語芬芳,微風吹拂,樹木青翠又百花怒放,一切都像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般美麗,抬頭看那艷麗的天空邊甚至還有鮮豔的彩虹。

  走在花路上,蝴蝶的飛舞就像是在歡迎自己的到來,可愛的小動物也替這天庭般絢麗的景色添上了一分活潑的色彩。

  但,路尚未走過一半,眼前的畫面突然開始出現裂痕。從地面到天上,一切的一切都開始逐漸裂開,直到裂痕蔓延至整個視界後,所有事物全都粉碎成細小的顆粒,周圍陷入一片完全的純白。然而那些顆粒並沒有落地,反而像有氣流席捲一般的暴風迴旋了起來,細小的粒子轉為越來越大的碎片,開始拼湊出一些既熟悉又陌生的畫面。

  看著那些畫面一陣接著一陣的重現,他簡直不敢置信地一步一步邁向前,每走過一段距離,那些景象便會改變,從初始至終都沒有聽過。也隨著他的往前,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愈來愈輕盈,腦部卻愈來愈沉重,一股壓力也從四面八方開始侵蝕自己的感知。

  「嗚……」發出了微微的低鳴,腳步有些不穩的他想要繼續向前,但那股阻礙的迫力又再次出現,不論他怎樣使力都像是白費功夫一樣,「呃--」

  頭越來越痛,除此之外已經快要感受不到身體其他部位任何一點的存在,只能聽到逐漸加快的心跳聲,剩下的完全只有大腦傳來的痛苦與悲鳴。

  這宛如激浪般洶湧翻滾於腦海的刺激,所帶來的痛楚已經到了最大的頂點,直襲腦門的記憶衝擊已經無法再承受更多,此時的他,只能摀住頭對著虛無的天空放聲痛吼。

  「呃啊--!」




  睜開了眼,眼前仍是一片白,但是感受的到低溫寒冷的雪白。

  夏侯雲發現自己躺在山腳下的谷底,四周都是剛才山嶽崩壞所落下的山石與地岩,還有不少已經倒下無法再起的袁軍士兵。

  「啊……」又是一陣刺痛襲來,雲抱住自己的頭低沉的哀號著。

  過了許久,那股說不出的疼痛感終於消逝而去,與之交換而來衝入大腦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奇特感受。


  在那陣感覺過後,他緩緩放下了自己的手,不疾不徐的抬起頭,再次環視了周圍一切的景象。


  「夏侯雲!」除了蕭蕭的風聲外,從背後傳來的女性呼叫以及雪地中的奔跑腳步聲傳入他的耳裡,然而雲沒有轉過頭,反而繼續仰望著那分散飄落的雪花,以及寒霧朦朧的天空。


  腳步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密集。不久,映入眼簾的是李桃,她的表情顯得十分擔心,就連動作也顯得很慌張失措。

  「終於找到了,你果然在這--」她蹲在雲的面前雙瞳直視著他,而雲這才回過神來似的看向李桃。「聽得到我說話嗎?有沒有受什麼重傷?我這就去叫人來幫忙!」

  「我……」在李桃快要慌得去尋求他人協助前,雲的開口立刻止住了即將起身的她,「我想起來了……」

  「什麼?」她更加靠近以聽清楚他說的話,也因為聽到他能說話,使得原本緊張無比的心也稍微輕鬆了些。

  「我都想起來了--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的,我過去發生的事,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夏侯雲慢慢爬起,李桃也攙扶住他,但仍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你……你的意思是?」

  「我真的叫做夏侯雲沒錯,我的父親被山賊殺害後我被姓夏侯的將軍收養,之後我又被人陷害後才逃出來的……那些事有點複雜,我也才剛想起來,現在很難說清楚--」


  就在夏侯雲和李桃還在重逢之時,忽然另一陣雪中腳步聲傳過來。那速度實在很緩慢,轉頭過去看,才發現居然是步履蹣跚的袁譚。

  「錢--權力--我還會再次崛起的……咳!」他一邊重咳著,一邊聲音痛苦的不知道在對著誰大吼。「我去你的寒原村……我去你的夏侯雲……我一定會再次重振雄風!我要錢……我要……嗚--」

  漫無目的,自顧自的放聲大罵著,死撐至現的袁譚力量也終於用盡,走到他們倆面前沒多久後就這麼倒下。


  受到過重傷勢的他儼然已經斷氣,還能活著走到這想必也是有相當了不起的求生意志。


  「袁譚--」李桃一看到痛恨已久的仇人在自己面前即便已死,還是立刻拔出腰上的雙刀就要過去把他梟首,但在她舉起刀要朝袁譚的遺體揮下去之時夏侯雲卻拉住了她的手。

  「沒有這個必要。」雲注視著李桃,輕聲說道:「我知道妳恨他,但還有些人是真心效忠於他的,讓他死於無人歸罪的山崩,那些傢伙以後才不會去找寒原村或任何人復仇。」


  儘管有些不情願,李桃最後還是聽了他的意見,把刀收了起來。也不知是對終於消除多年來的噩夢感到喜悅,又或者是因為知道夏侯雲現在平安無事,李桃流下了眼淚,什麼話也沒說的就直接投入了雲的懷抱中。而雲雖然起初有些不知所措,最後也微笑的輕拍了拍李桃的背。


  「我們回去吧,把這個好消息帶給大家。」雲扶著她的肩膀,溫暖的輕笑道。

  「嗯!」李桃含著淚笑著應答,隨後兩人便往離開山谷的方向走去,邁向反抗軍於寒冰要塞的駐紮營地。


  然而,才走沒多久夏侯雲突然又跑了回來,他人走到袁譚不再有生命氣息的身體旁,輕輕的把趴倒在地的他給一腳踹翻過來,這一下就把他遺體的嘴給踹得開開,就好像熟睡過頭的傻子一樣。

  夏侯雲蹲在他頭旁,在他臉上以手作畫以示挑釁後,語氣調皮的說道:「好好的休息啦,袁大首領--」


  對不再能做出回應的袁譚又是幾次淘氣的嘲諷後,雲才意識到自己玩過頭,馬上拔腿奔回桃身旁,一起踏上回去的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89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寒冰|戰鬥|袁譚|霹靂車|黑吃黑|奪回自由|世紀帝國|毒品|讓山岳倒下

留言共 1 篇留言

3D吃魚頭
鷹道

11-09 11:15

木杉小太郎
「人們認為兇殘掠食的老鷹,往往穿梭於陰森的暗影之道,不為人知的庇護著牠的身邊所有。」──這正是本作「鷹道」二字的意涵喔![e12]11-09 11: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鷹之道:... 後一篇:[達人專欄] 《鷹之道:...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wmco16大家
心理測驗快來玩玩看~(ฅ●ω●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7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