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古道學院創作社《第四章——新世界的門(十)》

作者:5435│2018-11-08 23:23:47│贊助:16│人氣:535
  十月中旬,正午的社團教室裡,佇立著一個渾身散發古典美女的氣質、身材修長的女孩,她靜靜倚在窗邊,眺望著外頭的遠景,等待某個人的到來。
 
  這麼一幅充滿校園戀愛氣氛的美景,此時卻讓天云望之卻步。
 
  「你遲到了,藍天云先生。」白瀲涵依舊看著窗外,沒有回過頭來。
 
  「是妳早到了,白劍寒老師。」天云嘆了口氣,朝女孩走去。
 
  「完成了嗎?你的作品。」
 
  「勉勉強強啦......」
 
  「話說在前頭,我可不接受什麼低品質的庸作哦?既然已BL為題材,沒有寫出能讓人心跳不已的內容,我是不會認可的。」
 
  「那也太強人所難了吧......」天云有氣無力的吐槽,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他的眼角下,有著濃濃的黑眼圈:「我也不是沒想過找些作品當參考,事先也做了不少功課,但果然還是不行,大部分的BL作品,我光是看到一半就快吐了。」
 
  「哦?那你最後是怎麼寫出來的?」
 
  「只好靠自己揣摩啦,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邊寫邊忍著想吐的衝動,好不容易才完稿的.....所以完成度什麼的,不要抱太大的期待哦。」天云半睜著疲憊的雙眼,遞出一疊剛印出來的A4紙:「然後啊,口味比較重的那種BL,我果然還是不行,肉打肉的十八禁場面什麼的,完全寫不出來,所以這個作品對妳來說,大概就跟開水一樣吧。」
 
  「是肉還是開水,是由讀者來決定的,這點你倒不必擔心。」
 
  「總之,一個晚上的時間,我已經盡力了,現在妳手上的,就是我現階段能寫出來,最接近BL小說的東西了,您慢用吧。」
 
  熬了一整個晚上,終於抵擋不住睡魔侵襲的天云,把紙張塞到白瀲涵手上後,就搖搖晃晃的走到桌邊,頹然趴下,不一會就發出規律的鼻息聲。
 
  「辛苦你了,藍天云先生。」白瀲涵輕輕說道,翻開草草用訂書針裝訂在一起的A4紙。
 
  稍微偏斜了點的陽光,穿過窗沿,灑在紙面上。
 
  作品的標題,用稍大一點的字體,放在第一頁的正上方。
 
  「藍色與白色」。
 
  「我就來看看,你所謂開水一般的BL,是什麼樣的故事吧。」儘管表情仍然平靜,但白瀲涵的眼中,卻散發著尋寶者般的光芒。
 
--------------------------------------我是分隔線-------------------------------------
 
  白色是個溫柔的男孩,蓬鬆柔軟的短髮讓人想起雲朵,潔淨的面龐像牛奶般香甜,睡著時的慵懶氣氛,會讓人也想一起躺下來小憩一會。

  儘管個子稍嫌嬌小,但就是這種容易激起別人保護欲的特質,反而更惹人憐愛。

  藍色喜歡這樣的他。

  不知道從哪天開始,總是高高在上俯視著大地的藍色,眼裡漸漸只容得下那抹潔白。

  每一天每一天,熾熱到讓人不耐的火球從東邊升起,藍色醒來後,養成了盯著白色不放的習慣。

  看著他徜徉在一片金光中,遨遊在山嶺、平地之間,白色的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顯得如此優美,如此變化多端。

  有時候飛奔快跑,有時候只是靜靜地坐在原地不動,但不管白色如何行走坐臥,那種輕飄飄的氛圍卻始終能吸引住藍色的眼球。

  好幾次想上前搭話,但回頭照了照鏡中的自己,天藍的長髮垂到地面,長久的沉默使五官失去了溫度,再加上高挑修長的身形,藍色全身上下,散發著難以親近且冷酷的氣息。

  這樣的自己,如果靠近白色,恐怕那個溫軟的男孩會立刻嚇得逃開吧。

  藍色討厭這樣。

  討厭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

  他不想破壞那純潔的面龐,帶有的燦爛表情。

  於是日復一日,藍色只是橫臥著,任由藍長袍的絲帶一路無邊無際的延展,將白色的足跡全部包覆。

  直到夜幕降臨,白色的睡臉,總是能讓他安心的闔上雙眼,每個有白色的夢境,都像是由棉花包圍般,溫暖而平靜。

  「你這樣,簡直像變態一樣。」

  某次交班前,身為好友的黑色不以為然的這麼說。

  黑色擁有如夜晚般的漆黑短髮,總是注重機能性大過外觀的他,那身深色的緊身衣是正字標記。

  「對他感興趣的話,直接去搭話不就得了?」

  不,你不了解。

  「隨便吧,反正也不關我的事。」

  聳聳肩,黑色轉身離開。

  其實藍色心底也知道好友的說法是對的,但卻始終跨不出那一步,因為在他心中,白色是如此純潔無瑕且不可侵犯,藍色很害怕他的接近,可能會汙染了那片潔淨的畫面。

  你覺得呢?

  某天,藍色忍不住問了正巧滾到頭頂的熊熊火球。

  當然,火球沒有回答,只是盡責的燃燒著,照亮每一寸土地。

  看了眼下方正在與老鷹嬉戲的白色,藍色不禁覺得男孩離自己竟是如此遙遠,似乎不管如何伸手,他都不會對自己投以注目。

  這樣就好。

  能像這樣看著他就好。

  藍色這麼自我安慰著。

  於是羨慕著飛鳥,羨慕著風兒,卻始終跨不出那一步。

  「我說阿,乾脆我去替你搭話如何?」

  似乎有點看不下去的黑色,在某次換班時這麼提議。

  「呃......知道了知道了,是也不需要用這麼可怕的表情瞪過來啦。」

  你當班的時間,白色都在睡覺,不要去打擾他!

  這麼狠狠怒斥了老同事後,黑色只好搔搔頭走了。

  不過藍色也漸漸意識到,什麼都不做的自己相當沒用。

  不去嘗試的話就不會失敗,但同時也注定不會成功。

  這點道理,藍色還是明白的。

  重點在於,該怎麼做有價值的嘗試呢?

  呆呆地對著鏡子發楞,藍色思考著。

  白色稚氣的短髮,和燦爛的笑容闖進了腦海中。

  翻箱倒櫃,找出很久很久以前,從大地那得到的髮帶,藍色毛手毛腳的把自己的長髮束成馬尾。

  露出了長久以來一直遮蔽著的,冷漠的面龐線條。

  不知道這樣看起來有沒有稍微陽光一點?

  和鏡子互瞪沒多久,藍色還是被羞恥心給擊敗了。

  只是換個髮型而已,看起來怎麼感覺這麼蠢…..

  披散下滿頭長髮,藍色深深嘆了口氣。

  陰鬱寡言又沉悶,這樣的自己,不管換了什麼樣的外表,恐怕還是不會被人接受的吧。
  咦?

  回過神來,藍色發覺了下方的異狀。

  顧著追逐暖風的白色,飛速衝向某個不知名的山峰,根據長久以來的觀察,藍色知道男孩不可能來的及轉彎避開。

  幾乎能預見鮮紅色濺滿大地,與白色粉碎、散落的身體。

  危險!

  還來不及仔細思考,藍色就果斷俯衝而下。

  世界旋轉著,暴風充斥在身邊,但他拼命地抓緊懷中的白色,沒有放開。

  直到一切回歸止息,藍色才緩緩睜開眼。

  眼前是一對圓滾滾的大眼睛,和跨坐在腰上的男孩。

  「謝謝你幫我,藍藍的姊姊。」

  露出治癒的笑容,白色對他伸出雙手。

  不客氣,還有、那個……我是哥哥哦。

  一邊冒汗,一邊對認定長頭髮就是姊姊的白色解釋,藍色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停止了。

  從那次的意外之後,藍色漸漸和白色熟稔起來,兩人間的互動也慢慢變得頻繁。

  白色總是喜歡躺在藍色的懷裡,摸著他的長髮,漫無邊際的聊天。

  雖然藍色常常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活潑的白色總是能將話題接下去。

  哪,我問你,和我在一起,會不會覺得很無聊?

  終於有一次,藍色忍不住問出口。

  「不會啊?」

  白色依舊張著圓圓的眼睛,仰視寡言的男人。

  「只要待在藍藍的姊姊身邊,就感覺很有安全感哦。」

  說了幾次,我是哥哥……

  不知道該笑還該哭的藍色,暗暗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

  直到某天…..

  白色?你的頭髮上,怎麼有點灰灰的東西?

  寵溺的順著男孩蓬鬆的短髮,藍色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恩恩?可能是在哪邊弄髒了吧?」

  白色不以為意的瞇起眼睛,表情仍然如此安詳。

  這樣啊……

  沒有繼續追問,藍色默默的用手指梳著那頭白髮。

  但,果然事有蹊蹺。

  從那之後,白色的頭髮上,污漬的面積愈來愈大,甚至開始蔓延到他的衣服、連帽外套上。

  原本善良開朗的男孩,漸漸變得不愛講話,臉上的表情也失去溫度。

  不大對勁。

  過了許久,藍色才直到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白色的全身已經被灰漬染滿,一句話也不再說,簡直像是行屍走肉般遊蕩著。

  不管怎麼搭話、搖晃他的肩膀,白色都像是無意識的娃娃般不理不睬。

  「喂,很久沒講話了,才一上來就是這種招呼方式嗎?」

  黑色無奈的拍了拍握住自己衣領的手。

  黑色!該不會是你對白色……

  怒火中燒的藍色顧不及形象,對昔日的老友大吼。

  「怎麼可能阿?我又沒有那種特殊興趣,你冷靜點啦。」

  好不容易回復理智的藍色,丟下一頭霧水的黑髮男人,頭也不回的走掉。

  他當然知道黑色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心底是知道的。

  但突發的狀況卻讓自己沖昏了頭。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藍色,只能將白色緊緊抱在身邊,終日垂頭祈禱著。

  火球滾過無數次。

  終於,藍色的袖口上,也染上了一抹灰漬。

  沒有人發現。

  「換班囉,嗚啊。」

  下巴被抬起,黑色焦急的臉龐出現在眼前。

  「藍色,你在搞什麼啊,看看鏡子!」

  夥伴的話語鑽進腦海,藍色無神的轉向前方。

  鏡子中的自己,原本如垂瀑般的天藍長髮枯萎,從長袍、眼睛、嘴唇到手臂,全部都被陰鬱的灰色佔滿。

  「振作點!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對黑色的吶喊充耳不聞,藍色深深、深深地低下頭。

  至少現在,和懷裡的男孩是同一個顏色了。

  乾枯的嘴唇露出一抹微笑,男人閉上眼睛。

  一滴水珠落在手背上。

  雙臂間,原本陷入無意識狀態的白色,突然動了動。

  無數水珠落下。

  睜開雙眼,藍色不敢置信的屏住呼吸。

  兩行淚水從白色無神的大眼中流下,那對曾經水汪汪的靈魂窗口,現在似乎恢復了一絲生機。

  流下、流下、流下。

  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

  男孩的眼淚洗去了兩人身上的灰漬。

  純淨的白色,和熟悉的藍色,慢慢顯現。

  黑色沒形象的張大嘴巴。

  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流下。

  藍色長舒了一口氣。

  擁有一頭蓬鬆白髮的男孩,雙眼終於回復神采。

  「藍藍的......姊姊?」

  和那對圓滾滾的大眼睛對上,白色歪著頭。

  是哥哥。

  緊緊抱住男孩,藍色讓長髮垂下,遮住自己的臉龐。

  灰漬完全褪去,七彩的光芒像是絲帶般,層層疊疊,圍繞著相擁的兩人。

  之後再也不放開了。

  藍色暗暗在心中發誓。

  「氣象預報說今天早上會下雨,還真下了啊......」一臉厭煩的大男孩踩過地上的水坑,喃喃自語。

  「你看你看,是彩虹欸,好漂亮~」一旁的女孩對著天空展開雙臂。

  「哦是哦。」

  「你就開心點嘛。」及背長髮飄揚著,女孩偷笑著拐了拐他。

  「我討厭這種溼答答的天氣......」不耐的撇撇嘴,大男孩這麼表示。

  「能看到彩虹,你應該要感謝神!」

  「不過就是下場雨嘛,搞得這麼戲劇化。」

  微濕的空氣中,兩人的話聲漸漸遠去。
 
--------------------------------------我是分隔線-------------------------------------
 
  訂起的A4紙翻到了最後一頁,白瀲涵的手指微微顫抖著。
 
  下一秒,天云的稿子被唰啦啦的隨意丟在桌上,白瀲涵一個箭步,衝到正趴在桌邊昏睡不醒的男孩身邊。
 
  「藍天云先生,藍天云先生!」
 
  「海棠姐......?再、再讓我睡五分鐘就好......」完全睡糊塗的天云,即使肩膀被白瀲涵猛搖,也絲毫沒有起床的意思
 
  「快起來!嗚......」白瀲涵細瘦的手臂,完全推不動睡眠意志堅若磐石的天云,她只好放棄似的退後一步。
 
  白瀲涵長長吐了一口氣,以掌代劍,右手的掌緣輕點在天云的後頸上,左手握住右手的上臂處,像是修為高深的武士般,將手臂高高抬起。
 
  「喝!」伴隨一聲嬌斥,白瀲涵手起刀落。
 
  「嘎噗!?」後頸遭受重擊的天云,發出氣球被壓扁的聲音,整個人跳了起來。
 
  「太好了,清醒意識的程序完成~」白瀲涵合著手掌,滿臉和氣的微笑。
 
  「妳剛剛那個動作,換個人來意識早就被消滅了好嗎!」
 
  剛挨了一掌,受過瀕死體驗的天云,此時完全清醒過來,火冒三丈的指著白瀲涵大吼。
 
  「嘛嘛,就結果來說是達成目的了,就別計較太多啦。」
 
  「這怎麼可能不計較啊!我還以為我要死了!」
 
  「沒事沒事,你還好好的呢。」
 
  「所以呢?不惜動用暴力也要叫我起來的理由,差不多可以說來聽聽了吧?」心有餘悸的摸著後腦勺,天云不太高興的說。
 
  「啊,對了,這個。」重新拿起隨手扔在桌上的小說原稿,白瀲涵的雙眼閃閃發光:「藍天云先生,你很有天分哦!」
 
  「甚麼天份?寫小說嗎?」天云滿懷希望地問道。
 
  「不,是BL的天份。」
 
  「我就知道!早知道就別問了!」
 
  「你先聽我說完。」抱著天云的BL小說原稿「藍色與白色」,白瀲涵一正臉色:「雖然這個短篇,以BL來說完全不合格,一點肉打肉的劇情都沒有,口味淡到不行,何止是開水,簡直是空氣系的BL作品,以短篇小說來講,轉折也沒麼特別的,但是呢......你怎麼了?」
 
  「沒事,您繼續......」接連遭受職業作家的嚴厲批評,天云完全直不起腰,滿臉胃疼的扶著桌角。
 
  「但是呢,我感覺到你在這作品裡面,是真的灌注了『靈魂』哦,這以創作者來說真的很難得,尤其是在自己不擅長的題材上。」
 
  「呃,靈魂?」
 
  「簡單來說,藍天云先生即使面對自己不擅長、甚至很排斥的BL題材,也很用心的下筆寫了吧,我感覺的出來哦,這個故事裡蘊含的豐沛感情。」白瀲涵的語氣中挾帶著興奮:「儘管稍嫌力道不足,但以擬人化的人物當主角,確實很有創意,最後也用了象徵BL的『彩虹』收尾,整體來說,氛圍十分不錯哦,雖然還是很空氣系。」
 
  「這樣啊,不過這種空氣系的擦邊球,已經是我現在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
 
  「沒關係,就算以BL作品來說不合格,但以這次的要求來說,已經超乎期待了,你成功囉,藍天云先生。」
 
  「多謝誇獎,那麼您寫的那篇以我為主角的BL小說,能不能不要外傳......」天云不禁苦笑,這瞬間,他注意到白瀲涵的雙眼深處,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哪,我說啊。」
 
  「怎、怎麼了?白劍寒老師?」
 
  「就說不要拿筆名稱呼我了......」白瀲涵不太高興的撇撇嘴:「藍天云先生,據我所知,後天是不是社團審核的最後期限了?」
 
  「啊!」
 
  和白瀲涵的對決,讓天云完全忘記這個重要的死線,正步步逼近。
 
  「天啊,這下麻煩了......確切的截止期限是後天中午啊......算上上交入社申請表的時間,就只剩下今天晚上、還有明天一天能找齊最後的第五名社員了,怎麼可能辦到啊......」抱頭蹲在角落,天云全身顫抖:「事到如今,要上哪去找有資深創作經歷,還有足夠實力讓海棠姐認可的創作者啊......完蛋了啦......」
 
  白瀲涵笑著拍了拍天云的肩膀。
 
  「別擔心,你已經找到了哦。」
 
  「嗯?」
 
  「沒辦法,你實在太有趣......太有趣了,男孩子寫BL什麼的,太犯規了......」
 
  「哈?」
 
  「我一定......要在最近距離,觀察你的一舉一動,然後發掘你做為小受和BL作家的才能!」做出如此讓人恐懼的宣言後,白瀲涵挺直腰肢,將手掌輕輕放在自己的胸口:「我,古道大學二年級的白瀲涵,職業BL小說作家、職業BL繪師,筆名白劍寒,在此宣布,加入古道大學創作社!」
 
  「欸?」天云的眼神完全傻掉了。
 
  又一次的,全身散發著古典美人氣質的女孩,輕輕握住男孩的雙手。
 
  「藍天云先生,我發誓,一定會帶你進入『新世界的門』的!」白瀲涵興奮的湊近天云的臉龐。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四章 完-------------------------------------
 
作者五四三:
 
  不要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與天云一同慘叫的某作者)
 
  大家好我是五四三五,身為也曾經被各種腐女騷擾過的受害者,三五超了解天云這聲慘叫,背後所蘊含的絕望與苦澀啊(嗯嗯
 
  話說回來,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天云寫的這篇「空氣系BL」,其實三五早就放在巴哈過囉ww
 
  容我解釋一下,這可不是三五在打混,拿舊文來冷飯熱炒,應該說,這本來就是預計要放在這橋段的一篇文哦~
 
  相信聰明點的讀者,應該有發現這篇「藍色與白色」,就是我們的男主角「藍天云」的名字出處吧。
 
  超排斥BL的男主角,名字的出處居然就是BL短篇,有沒有感受到作者滿滿的惡意啊wwwww(超壞
 
  創作社的關鍵第五人終於湊齊了,接下來又要進入新的篇章啦,大家請拭目以待~
 
  那麼,各位下回見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89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白煌羽
哈哈,你打算開始寫bl了嗎?

11-09 07:54

5435
就這一次而已啦www11-09 09:36
四谷昇華
光是這個bl我都有點看不下去了orz彩虹那個直接噴笑XD

11-09 16:12

5435
沒辦法,畢竟正常男生都受不了BL的~11-09 17: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steven2041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古道學院創... 後一篇:[達人專欄] 古道學院創...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isara823大家
我考完試了...自由了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6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