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I Never Compromise # 75

作者:司令子│2018-11-08 21:48:49│贊助:12│人氣:499

【第七十五章 十九歲 錯不在你】


  「妳真的要去?」

  列車停下了,外頭光線昏暗,車廂廊道已燃起燭燈。

  「怎麼了大哥哥,安妮不能去嗎?」

  塔隆沒有回答女孩的問題,默不吭聲地站了起來,往出口步去,安妮鼓著腮幫子跟上去。

  「大哥哥!怎麼不理我!」

  一出列車,紅土貝德村汙濁的空氣隨即淹沒了視線,混雜刺鼻的化學藥劑味,月台的燈火在朦朧的空氣裡苟延殘喘,幾乎起不了多少照明的作用,但塔隆不受影響,他步入一片灰濛濛之中,安妮緊追著塔隆,好不容易才跑到他前方,硬是將他擋住。

  安妮雙手抱著胸,一副大人的口吻:

  「好歹我也救了你,但你卻如此吝嗇。」

  塔隆面色沉肅,半晌後才回答:

  「那不是外人能去的地方。」

  「大哥哥,」安妮沉著臉說,「我們之所以會遇見,絕非什麼偶然,安妮救了大哥哥也不是因為剛好路過,因為安妮要去找安朵阿姨,如果大哥哥不能答應這個要求,那就太不會做人了。」

  原來這才是安妮找上他的真正目的。

  但是,塔隆向她搖搖頭。

  「夫人的長眠之處,只有家族內部最核心的幾位人物知道實際位置,我可以告訴妳,我確實是少數知道這個秘密的人之一,與此同時,我也有保守秘密的義務,請不要為難我。」

  「大哥哥……可是……」

  「抱歉,這是將軍的命令。」

  塔隆繞過安妮,繼續往前走,安妮不甘心地跟著他身後。

  「大哥哥是不是還不信任我?」

  「說過了,我相信妳。」

  「那為什麼大哥哥不讓我去找安朵阿姨?大哥哥認為安妮會搞破壞嗎?大哥哥認為安妮會把地點告訴別人嗎?大哥哥不喜歡安妮嗎?大哥哥覺得安妮是壞人嗎?大哥哥你太可惡了!大哥哥是忘恩負義的壞蛋!」

  安妮在月台上大聲尖叫,她的聲音實在與這個地方格格不入,但塔隆沒有再為了使他安靜而妥協,反而任她宣洩,等她終於安靜了,才緩緩蹲下來,直視她那雙青綠大眸子。

  塔隆的眼神就像四周的塵霧,黯淡如影卻隱隱浮動,恰如他低啞的嗓音。

  「我可以明白妳想要見她的心情。」

  「那當然!」安妮氣呼呼地說。

  「但是,夫人想見妳嗎?」

  塔隆反問。

  「咦?」

  安妮瞪向塔隆。

  「大哥哥覺得安朵阿姨不想見安妮?這怎麼可能嘛!安妮的媽咪跟安朵阿姨可是最好的朋友耶!」

  「但妳們卻將夫人拋下了,不是麼?」

  塔隆淡淡地說。

  「據妳所說,灰色秩序殘存的魔法師幾乎都跟隨灰袍術士與暗影女巫離開,獨留夫人在諾克薩斯,以一己之力同時對抗黑色玫瑰與達克維爾政權……」

  他停頓了一下,隱約覺得心中浮起一股悲傷。

  「這實屬不易,我不曉得是什麼支撐夫人活下去,但在我看來,妳們只是背叛她的人。」

  塔隆抬起手腕,拉下袖子,女妖的面紗黯淡無光,破裂的寶石再也無法保護誰。

  憑依詛咒帶來的回憶片段,至今仍清晰地烙印在腦海裡,彷彿那是他自己的記憶。

  安朵梅達。

  她為什麼不願意說出所有的真相?

  「別問我為什麼知道……我就是知道,而我能做的,只是別再讓誰去破壞她的寧靜。」

  「大哥哥……你別再說了……」

  忽然,安妮哭了。

  「大哥哥……」

  安妮撲向塔隆,將他死死抱緊。

  起初塔隆嚇了一跳,猶豫了幾秒鐘,還是輕輕將雙手護住她。

  她哭得很厲害,就像所有的孩子一樣,抽噎時渾身幾乎都會跟著顫動。

  「嗚嗚……嗚嗚嗚……我……」

  塔隆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等她哭完。

  「媽媽……安妮……爸爸……嗚嗚嗚……」

  她在母親的肚子裡待了十年,算上來實際年齡應該與他相去不遠,但她卻有著孩子的特權--任性。塔隆暗暗思忖,他並非真的不想讓安妮去見安朵梅達的墓,也絕非是忘恩負義人,但他若不如此,眼前這個女孩,能說出更多情報嗎?

  灰色秩序與黑色玫瑰之間的糾葛,即便在戰場貴族的資料庫也沒有太多記載,幾乎可以說是一段被遺忘的歷史,就連將軍也對此所知不多。然而將軍卻娶了安朵梅達,這是為什麼?馬庫斯將軍,一介軍派至上的統帥,竟然娶了灰色秩序的魔法師,安朵梅達的真實身分,恐怕連老密爾斯也不清楚,就連卡特蓮娜與卡莎碧雅恐怕也不知道。

  然而,灰色秩序絕對是在這世上,除了柏納姆.達克維爾之外,唯一了解黑色玫瑰的組織了。所以現在,他不能錯失任何取得情報的機會。

  安妮哭得渾身乏力,眼淚鼻涕滿臉都是。塔隆將她抱了起來(他很難想像自己竟然這麼做),邊走邊在她耳邊說,「安妮,妳究竟是小孩還是大人?妳說妳在母親的肚子裡待了十年,感受了她所有的經歷,所以我認為妳應該算個大人,但妳卻總像孩子哭鬧。這對我而言很不公平,因為我不可能像妳一樣,不如這樣吧--我當妳是個大人,我們之間公平地談話,而非總要我屈就於妳的任性,這樣如何?」

  「安妮是……大人?」

  「安妮是個二十幾歲的成年人。」塔隆說。

  「可是安妮……的確是小孩子啊,沒有人會認為安妮是大人啦。」

  「妳是個大人,我知道。」

  「大哥哥……你好奇怪,嘻嘻。」安妮破涕為笑,「媽咪希望安妮永遠像個孩子,因為安妮沒有童年,媽咪認為是她讓我沒有童年。說個秘密……安妮一出生,就被爹地扔進森林裡哦,可是,安妮活了下來,大哥哥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安妮根本不是嬰兒,而是……怪物。」

  塔隆靜靜地聽著。

  「媽咪她在見到我回來時,好高興,那時候安妮帶著泰貝爾回來,所有人都好歡迎我,只有爹地的臉色很難看。他說:『這孩子根本不該存活,她的存在讓我們回想起過去的恐怖,她的存在,讓我的妻子不知減損了幾年的壽命,這孩子……是個怪物。』」

  她說得憂傷,卻沒有哭。

  「沒有一個父親會那樣說自己的孩子。」塔隆試著安慰她。

  「但爹地說得沒有錯,」安妮抓緊了塔隆的披風,下巴靠在他肩上,「安妮之所以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是因為媽咪在懷著安妮的時候,也就是他們還未離開諾克薩斯之前,依然作為灰色秩序的一份子,而做著灰色秩序該做的事情。」

  塔隆沉默了數秒,才開口問她:

  「灰色秩序該做的事情……是什麼?」

  安妮靠向塔隆的耳邊,對他耳語:

  「維繫柏納姆.達克維爾的生命。」

  塔隆錯愕地停下了腳步。

  「妳的意思是……灰色秩序維繫著柏納姆.達克維爾的不死命脈?」

  「嗯。」安妮平靜地說。

  「不、這並不合理,」塔隆說道,「既然如此,達克維爾現在怎麼還活著?他依然長生不老,依然坐在諾克薩斯的王位之上。」

  「安妮不知道。」

  「妳不知道?」

  「嗯,因為媽咪也不知道。」

  塔隆無話可說,卻又有千百個疑問。

  女孩噙著眼淚說道:

  「媽咪也很想知道,但她永遠不會知道了……」

  塔隆凝望著安妮。

  「媽咪已經去找安朵阿姨了。」女孩露出悲傷的微笑。

  「那麼……」塔隆沉下眸子,「或許夫人已經將真相告訴她。」

  安妮勉力揚起一絲笑容,卻很快就消失了。

  「大哥哥,帶我去,好不好?」

  塔隆闔起雙眼沉思。

  「媽咪從來沒有機會向阿姨解釋,媽咪因為懷著安妮的緣故無法繼續作戰了,安妮就像怪物一樣吞噬著媽咪的魔力,使媽咪幾乎無力再戰,這一切都是安妮的錯,媽咪沒有錯,爹地也沒有錯,安朵阿姨必須知道,媽咪很難過,不是故意丟下她……都是安妮……」

  女孩說著便哽咽了起來,但是,塔隆輕輕撫她的臉蛋,堅定地告訴她:

  「妳沒有錯。」

  說完,塔隆將她背到背上,安妮的眼神有些懵然,摟著塔隆的脖子,沉沉地伏在他肩上。

  「大哥哥?」

  晚風吹掠過焦土似的平原,車站燈火搖曳,他們在灰樸樸的空氣中行走。

  「妳沒有錯。」

  低沉的嗓子在寂靜的空氣中化開,有如此刻逐漸恢復黑夜的黑,沉寂地驅走汙濁的沙土。

  「是安妮的錯。」

  「妳沒有錯。」

  安妮神情疲憊地勾著塔隆的脖子,時不時地吸著鼻子。

  「是安妮的錯……」

  「妳沒有錯。」

  「是安妮的錯……」

  一來一往的鬥嘴就這樣持續到女孩的眼皮終於撐不住,睡著了。

***

  甫踏進家門,塔隆便感覺疲累感竄了上來。

  「歡迎回來。」

  老密爾斯已經在後門玄關迎接他,刺客一向由後門進入,儘管老管家告訴他,他的身分已與過去不同,但塔隆依然習慣如此。

  老管家一見他背了個女孩回來,蹙著灰眉說道,「我知道你異性緣不錯,但這……」

  「幫她準備個房間。」塔隆懶得跟他多說。

  「當然。」老管家見女孩在塔隆背上睡得非常熟,摸了摸下巴的鬍鬚,顯然對此有些費解,「難不成你想跟她同房?」

  「你是不是嫌剩下的手臂太多餘?」

  「話說,二小姐的生日,你可有趕上?」

  「趕上了。」

  兩人邊說邊踏進屋內,即便時間還不晚,宅邸內卻十分陰暗,這個家的主人們都離開了,加上將軍的職位正式被傑利科取代,家族收入減去不少,裁去許多僕役,再加上塔隆實行了內部清洗,首席刺客少了一大半,這一切的種種,使得諾克薩斯最顯赫的貴族莊園,現在看起來像個鬼城。

  「二小姐過得如何?」在前頭領路的老密爾斯十分關切卡莎碧雅,「聯盟的生活還適應麼?」

  「不知道。」

  「她的衣服還夠穿麼?需不需要我再去訂製幾套?」

  「不知道。」

  「吃的東西呢?她與魔甘娜住在一起吧?天天能吃到她的麵包,二小姐應該很開心吧?」

  「不知道。」

  「你這傢伙到底……」老管家回覷塔隆,露出彷彿孫女嫁錯人那種憤慨的敵視。

  「我累了。」塔隆面無表情地望著老管家,「待會再談。」

  「你們吵架了?」

  塔隆面無表情。

  老管家摸摸下巴,「忘了提醒你帶個禮物,是老朽的不對。」

  塔隆依然面無表情,但那眼神像在說「你可以閉嘴嗎?」老密爾斯當然沒有退讓,繼續挖苦他。

  「討女人歡心這種事,老爺難道連一招也沒教給你?」

  「……」

  「忝為老爺第一高徒,竟不知先安內再壤外這萬年不變的道理,你還太嫩。」

  「……」

  「俗話說,女人是水,男人是刀;水能磨刀,亦能鏽刀。」

  「卡莎碧雅變了。」

  當刺客說出這句話時,老管家終於識相地停止他的冷嘲熱諷,敏銳地察覺到他言語之中的無助,老管家眉頭一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靜地繼續領著他往眾多客房的陰暗廊道行走。

  將安妮安置後,老密爾斯關上房門,緩緩轉身凝視塔隆。塔隆倚在走廊盡頭的燈火之下,望著外頭不發一語,管家緩緩走向他。

  「這不是你的錯。」

  「閉嘴。」塔隆凶狠地回話。

  「二小姐是自己做的決定。」

  「我叫你閉嘴……」

  「這不是你的錯。」老密爾斯拍拍塔隆的肩膀,「你要牢記這一點。」

  就在手掌搭上塔隆肩膀的那一刻,老人立即感覺到他沉重的徬徨。因為這一掌不但沒有給予他信心,反而使他顫抖了起來。

  老密爾斯默默收回手掌,在他身後靜默著,不忍去看。

  他的背影就像隻遍體麟傷的雄鷹,降落不能使他休息,反而加劇了疲憊。但他還是必須降落,回到他的巢穴,他的家,獨自一人療傷。

  不知過了多久,塔隆才自灰敗的氣息中緩緩昂起頭來。

  「明天,我要去見夫人。」

  老管家頷首。

  「老朽會為你備好芙蓉花。」

待續……

後記:

這算是近期比較感性的一篇,
我自己寫完還蠻喜歡的,
安妮那一段故事是我自己杜撰推敲的,
和新版故事無關哦,
舊版的故事確實有提到阿莫琳、葛列格里帶領灰色秩序出逃諾克薩斯的事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87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英雄聯盟|諾克薩斯|塔隆|卡莎碧雅|杜克卡奧|黑色玫瑰|安妮

留言共 3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好看,不過太久沒看了
目前被塔隆的吸引的異性有誰

11-08 23:23

司令子
來自三方的信那篇,
老密爾斯幫塔隆念了三封女性寄給他的信哦。11-09 02:01
乂熾魂冰魄乂
應該是指長得帥吧XD

11-09 00:28

司令子
就是想挖苦他而已XD11-09 02:01
白煌羽
第幾集

11-09 07:21

司令子
第六十六章哦11-09 17: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dcsw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I Nev...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XY1111VsauceMichael
"If furries want to be animals,then we have the right to hunt them."-Vsauce(201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0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