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BL連載】祭品的道別吻 第五章

作者:梅勒@糖門梅在此│2018-11-08 21:00:12│贊助:28│人氣:367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  
  現代‧些許奇幻‧明星

  上一章連結:〈第四章〉
  資料夾連結:《祭品的道別吻》 
  ──────────────────────────────────────────
  他老早知道闕之珩有四分之一的德國血統,但不曾仔細端詳那張精緻的臉龐。

  牛乳色的肌膚白得近乎透明,秀挺的鼻子下白齒輕咬唇線,緋紅而欲滴,可還是那雙淺褐色的眼眸最引人注目,像是狹長的框鑲著琥珀。

  不知道是不是逆著光的緣故,閃爍森冷光芒的眼眸沒有以往銳利,反而顯得脆弱,讓他覺得有一點……惹人心疼。

  腦中掠過這個念頭,李哲熙忽然覺得眼前拒人千里的臉蛋,有一股奇妙的吸引力,反而讓人想要伸手碰觸。

  「……知道這些對你有意義嗎?」

  李哲熙回過神,捺住幾乎抬起的手。

  「有。」他肯定地點頭。其實就算闕之珩不說明白,他心裡也猜了大概,只是想要得到驗證罷了。

  闕之珩遲疑片晌,纖薄的唇幾次蠕動,卻沒有發出音來。

  偏偏是這無法啟齒的表現應證他的猜測,李哲熙不自覺沉下臉。

  「可以讓我探望她嗎?」

  那一瞬間,李哲熙以為闕之珩已經噴出了拒絕,可不知怎麼地,只是輕輕抿助下唇,鎖緊秀眉用狹長的眼瞪著他,想要瞧出一個企圖。

  他們面面相覷,僵持彷彿持續了半世紀。

  或許被堅定不移的眼神打敗,在幾不可聞的嘆息中,闕之珩挪開身軀,為他打開大門。

  昏暗的單人病房裡,一盞檯燈映照出床上人兒蒼白如紙的側臉,正聚精會神閱讀著什麼,是那本闕之珩擔綱封面的時尚雜誌。

  「寧寧,你怎麼還沒睡?」

  闕之珩啪地打開燈,少女立刻抬起頭。

  消瘦的臉頰隱隱凹陷,而纖細得彷彿一扳就會折斷的手臂,看得李哲熙心頭揪緊。

  不過,一雙透水似的雙眸,鑲在巴掌大的臉蛋上顯得渾圓碩大,巴眨巴眨地,轉盼流光。

  他忍不住感嘆,若非病魔纏身,眼前的定然是個亭亭玉立的俏姑娘。

  「咦?咦!」見到意料之外的人物,少女難掩震驚,忽然朝李哲熙大叫一聲,「李哲熙!是李哲熙!」

  被過於炙熱的眼神網住,李哲熙一時反應不及,被衝上來的少女緊緊抱住。

  「哇!真的是本人!」少女抬起臉,骨碌碌的眼眸溢出興奮。

  就在李哲熙不知所措時,一旁的闕之珩輕聲嘆息,扳開緊抱在腰上的細臂,替他解了圍。

  不過那無奈中失笑的眼神,好似早就預料到會發生這種事。

  李哲熙忽然覺得自己被坑了。

  「好了,寧寧你太興奮了,對心臟不好。」

  「哥!」闕寧嗔了一聲,不悅地噘起嘴,「我就興奮一下下而已嘛!見到偶像本人,是人都會這麼興奮啦!」

  偶像?李哲熙愕然地看向闕之珩,對方立刻扭開臉。

  「我是你妹妹的偶像?」

  「是、是的!我是你的粉絲!」闕寧表情有些緊張,從抽屜裡拿出他去年發行的寫真集,露出靦腆的笑靨,「李、李哲熙……可以請你簽名嗎?」

  接過麥克筆,李哲熙忍不住衝著闕之珩揚起嘴角,像是發現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闕氏兄妹一個激動、一個無奈的眼神下,他在寫真集封面簽上名字。

  「哥、你最棒了!居然能請李哲熙來!」闕寧抱著多了親筆簽名的寫真集,欣喜若狂地又碰又跳,被責罵方才停止,「我還以為你們像電視上說的不合呢!」

  「我們沒有不合。」李哲熙搶先道,像是覺得不夠,又補充一句,「我們是很好的朋友。」

  闕之珩掃他一眼,沒有出聲揭穿謊言。

  闕寧更興奮了,扯著李哲熙來到一旁的抽屜,獻寶似打開。

  裡頭是闕寧引以為傲的收藏,都是與他相關的周邊:寫真集、擔綱封面的時尚雜誌、第一次主演的電影海報,全都以妥善的方式慎重珍藏著。

  李哲熙深深看了眼站在窗邊眺望夜景的青年,清瘦的背影透出坐立難安的情緒,不知是尷尬,還是害臊。

  闕寧的寶貝裡,有的是工作人員才能拿到的珍稀版,莫非……

  「你這麼喜歡我呀?」李哲熙詢問。

  俏臉浮上一抹緋紅,闕寧用力點點頭。

  「那你哥知道嗎?」

  闕寧疑惑地歪過頭,不明白李哲熙詢問這個的意義,但面對笑容可掬的偶像,再度點了點頭。

  「是嗎……」

  李哲熙無法掩飾嘴角的笑意,轉過身的闕之珩立刻甩了記冷眼。

  實在難以想像闕寧表達對他的崇拜之情時,闕之珩是用什麼表情面對,又是用什麼方式拿到那些珍品。

  他們可是外傳不合,也確實鬧得不可開交的兩個人。

  「寧寧,你該休息了。」

  闕寧不滿地噘起嘴,立刻被闕之珩唸了聲「裝可愛也得睡覺」,倖倖躺回床上。

  見證那副宛如牧羊犬將羊趕回柵欄裡的畫面,李哲熙望著替妹妹蓋上棉被的青年,嘴角不住上揚。

  只見闕之珩口中碎唸著,凝睇妹妹的眼眸卻柔和似水。

  有人說眼睛是最難騙人的,李哲熙赫然發現闕之珩就是那樣的類型,雖然不苟言笑,卻喜形於「眼」。

  他以前都沒發現,這個人的情緒還是很豐富的,只是藏得很深、很深。

  「這麼快就要走了呀?」闕寧沮喪地垂下臉,捨不得偶像這麼快離去。

  「我改天可以再來看你嗎?」

  闕寧猛地抬臉,興奮得小臉脹紅,「真的可以嗎?」

  李哲熙咧開笑容,用肯定的語氣說了句「我一定會再來」,闕寧立刻舉雙手高喊萬歲。

  「哥,李哲熙說會再來耶!可以嗎?可以吧!」

  李哲熙順著闕寧的視線回頭,還以為會得到一記冷眼,卻見闕之珩淺淺一笑,點頭應允妹妹。

  由纖薄唇角瀲開的笑靨,像是一朵悄然綻放的蓮花,他的心剎地漏了個拍。

  注意到他緊盯的視線,闕之珩歛起嘴角,不自在地別過頭。

  「我最近比較忙,你要自己注意身體。」

  「好──」闕寧甜甜地笑。

  直到闕之珩關了燈,李哲熙才大夢驚醒似回神,向就寢的闕寧道聲「再見」,跟上離去的腳步。

  反手闔上門,李哲熙頓時一怔。

  闕之珩正倚著牆,垂著臉靜靜等待他。

  這讓他難掩驚詫。一來他們不合,二來今天是他跟蹤再先,所以闕之珩先走也理所當然。

  但闕之珩沒有那麼做。

  「……搞不懂你在想什麼。」闕之珩輕輕說,狹長的眉宇皺緊,試圖從李哲熙的臉部表情看出個所以然。

  李哲熙扯了下嘴角。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無意間瞥到闕之珩走出酒店,憑著一股衝動跟了上來,最終演變至此。

  「她得了甚麼病?」

  闕之珩掃他一眼,估計覺得他轉移話題的方式非常拙劣。

  許久,闕之珩嘆了口氣,幽幽打破僵持不下的沉默。

  「……後天心血管疾病,是很罕見的病例,只能開刀,但是費用高昂、成功率也很低,國內沒有醫生願意做手術。」

  「很久了嗎?」

  心底一直莫名躁動著,李哲熙忍不住又問了同樣的問題。

  淺褐色的眼眸一閃挫敗,看得李哲熙心頭一緊。

  一個深呼吸後,闕之珩別開臉,輕輕開口。

  「十年了。」

  聲音聽起來是那麼風輕雲淡,可緊抿的嘴唇洩漏出無法掩飾的無助。

  李哲熙想起五年前,他們初次合作並不歡而散的事。

  「這就是你當初下戲就趕著離開的原因?」

  闕之珩一時也無法回答的模樣,讓李哲熙瞬間明白了。

  哪怕到了現在,這個人也沒有改變習慣,只要下了戲還有時間,都會來探望妹妹。

  如同今天,即便遠在陽明山,即便知道抵達時早就過了訪客時間,還是風塵僕僕來了。

  「……那時她的狀態很不穩定。」

  以為不會從當事人口中得到的答案,讓一切昭然若揭。

  李哲熙狠抽一口氣,一時半刻發不出任何聲音。

  這就是為什麼當初闕之珩會說「有些人就算想全力以赴,也力不從心」吧?

  回想五年前合作時,闕之珩在拍攝階段時不時出戲、顯露倦怠的模樣,一切都獲得了解釋。

  李哲熙可以想像,為了治療罹患罕見疾病的妹妹,闕之珩肯定已經筋疲力盡。

  然而,醫藥費就像是隻貪得無厭的吸血鬼,毫不留情汲取這個人所有辛勞。

  所以闕之珩沒有經紀人,甚至和老闆爭執分成比例,因為每一分工作報酬,最終都投入了無底洞。

  「她是我唯一的家人。」闕之珩輕輕說,眼底盈著說不出口的苦澀。

  歉意宛如浪潮般將他吞沒,望著顯露疲態的闕之珩,李哲熙渾身上下的氣都像堵在胸口,悶得發慌。

  他動了動唇,慚愧地什麼也說不出口。

  事到如今再道歉,似乎也太遲了。

  那時他自以為是的責備,以及隨後的效應,已經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抱歉。」

  無地自容的歉語在冷清的走廊裡迴盪,也將盈滿心底的愧疚放到最大。

  闕之珩愣了下,一時間不聲不吭,面色平靜諦視著滿臉悔愧的男人。

  「我沒想過你會道歉。」

  李哲熙心一緊,勉強扯起笑,「我也沒想過,但是……」他再次道歉。

  他很清楚,區區兩次道歉根本無濟於事。

  相反地,腦海裡湧現更多曾針對闕之珩的無禮行徑。雖然他從未在公眾場合批判闕之珩,私底下卻詆毀過無數次。

  思忖至此,李哲熙羞愧地垂下頭,恨不得找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無所謂的,就算被你誤解,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闕之珩輕描淡寫的語句,無法緩解堵塞胸口的壓抑感,反而讓李哲熙心底更過意不去。

  「我……」

  「你很笨耶!還不趕快幫他介紹醫生!」

  氣急敗壞的嗓音突然在耳畔響起,渾身血液彷彿瞬間逆流,一下將李哲熙抽離愧疚的情緒。

  「快點啊!」惡魔不耐煩地催促,「只要你拯救他最在乎的妹妹,他肯定會感動涕零地愛上你吧?」

  李哲熙渾身一顫,闕之珩眉角隱約一抽,低低問了句「沒事吧」。

  「我……」

  見他欲語還休,惡魔急不可耐的聲音再度迴盪。

  「別忘了我們的交易!」惡魔提醒道,用更為嚴厲的口氣反問他,「還是你已經不打算活下去了?」

  受到惡魔花言巧語的蠱惑,李哲熙回望一直等待他把話說下去的人。

  「我想幫你。」他撓撓頭,極力掩飾眼底的不安,「我有個同學在德國心臟中心,或許能介紹醫生給你。」

  闕之珩瞬間瞪大眼,薄唇下意識敞開,卻又迅雷不及掩耳闔上。

  一瞬間幾乎要衝出眸子的期待,如退潮的海水般向後捲去,不給半點時間讓人探究。

  闕之珩微微一笑,眼底藏著心不在焉。

  「嗯。」

  李哲熙沒發覺闕之珩異常冷靜的反應,只覺得無法呼吸。

  滔天的罪惡感宛如猛然槌入的釘子,狠狠刺入胸口,光是與闕之珩面對面,便隱隱作痛,彷彿再也拔不出來了……

  ──────────────────────────────────────────
  下篇連結:
  ──────────────────────────────────────────
  後記:


  今天就不懟自己了,畢竟怨懟是無法改變任何事情的,還不如趕快把功課上的事情幹了,然後繼續努力。

  不過說真的,期中周包括前後怎麼能忙成這樣啊,感覺事情全積在一起,做都做不完(扶額

  所以這裡就祝福同樣深陷於苦難中的夥伴們,無論是工作或讀書都加油。

(點圖進入FB粉絲團)

  最後謝謝大家!星期一、四、六,正常情況晚間7~9點,我們再見//

  有空或是有話想跟梅勒分享,請務必在底下留言(或是私信也行),我都會看到也會盡量回復,希望能多多聽見讀者的心聲以及鼓勵(*゚∀゚*)~


梅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86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勒|系列|長篇|連載|自創|BL

留言共 1 篇留言

虛無
啊......我明白你所謂人物個性揣摩不良的問題,這篇裡面的內容很明顯了

不過這個狀況只能靠練習來克服,得慢慢來



但是考慮到你之前就已經注意到描寫上的可進步之處,我對你有信心

11-09 15:57

梅勒@糖門梅在此
就像我說的,那時寫作的心態有非常嚴重的偏差,並不是以「主角」(人)為根本,而是以「我想寫、我想安排的」為基礎,現在自己看也覺得滿慘的哈哈XDDD
我爸老唸我:「欲速則不達」,當時我那心急的態度肯定會使自己連原本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結果、果真如此。
而且當時居然沒看出這麼嚴重的缺陷,想必被逼得很急XDDDD
(就算現在吶喊這不是我要的李哲熙!!!,也太遲XDD)

謝謝虛無啦~~~
我應該暫時不會開新稿,而是把這篇翻修一次XD
我果然還是很喜歡這兩個角色和這個題材,想要寫到能表現李哲熙在愛與彼此生命價值間掙扎的程度,也想要重新補全惡魔、惡魔契約的設定,而不是把它當作一個元素。11-09 2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tina0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連載...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連載...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smine18各位大大們
大家都曾經『走過』吧,歡迎閱讀『走過』 也來看看其他的創作ㄛ,各位請多多指教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1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