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GL長篇】願者上鉤11-坦白

作者:馥閒庭│2018-11-08 07:40:36│贊助:46│人氣:247
膽戰心驚的滋味並不好受,雪瑤也就是趙如凡心想。
 
但是為了娘跟姐姐,她無數次從夢中驚醒,想著自己就要拉住她們的手,她們卻消失了。
 
賣身給永盛的名單,她已經買通帳房先生看過,沒有母親李金花跟姐姐趙如全的名字,恐怕用的化名。
 
她不能再等了,拿著那兩千貫錢,被發現也沒關係,她只想找到自己的家人。
 
但是當她要找申屠雲時,卻聽到她已經回本家的消息。
 
她咬牙瞪著空空的房間,最後,自己還是什麼都不能做嗎?
 
整整兩個月,她等到的只有申屠雲的口信,指示著永盛賭場,她卻不見人影。
 
她坐在酒樓,除了等待申屠雲她也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滲透申屠家?
 
偷溜進去?
 
不可能,她不知道申屠家族在哪,她只能等待申屠雲,只有她才是自己的蜘蛛絲。
 
但她沒有想到,這一等,就是從秋涼的八月,等到了一月開春,她沒想到自己會這樣想念一個女人,到了望穿秋水的地步。
 
終於等到了申屠雲的馬車,雪瑤站在人群中,眼神熱切地看著彩香走了出來,然後她被點名,在眾人的面前。
 
「雪瑤。」彩香喊。
 
雪瑤走上前「彩香姐?」
 
「去抱小姐下車。」彩香吩咐。
 
雪瑤點頭,她走進馬車看到的,是申屠雲更加精緻的衣著,還有更憔悴的容貌。
 
她走上前,抱著申屠雲下了馬車。
 
比起上次,她的體重沒有什麼減輕,但人卻更憔悴了,看著申屠雲臉上,連水粉都蓋不住眼下的青,她有著一點惱怒。
 
她不最嬌貴的千金小姐嗎?
 
怎麼連睡覺都不好好睡?
 
不對!我幹嘛心疼這女人?
 
雪瑤皺眉,我現在最該做的,是問出媽媽跟姊姊的下落才對!
 
到了申屠雲的房間,雪瑤熟悉的把申屠雲放到床上,然後才說:「我有錢了。」可以跟你買娘親跟姊姊如全的消息。
 
申屠雲閉著眼嘆息一聲才說:「知道了。」
 
隨著她的吐息,濃郁的香氣吹到雪瑤臉上,這香味讓她皺起眉,但思緒還沒組織出一句話,申屠雲已經打發她了。
 
「明日再說吧。」申屠雲說,她現在只想好好睡一場。
 
「好。」雪瑤看著申屠雲躺到床上,替她卸了釵環。
 
她看著拿下來整個人輕了一圈的申屠雲,戴著這些有什麼用?
 
拆了髮,那一頭黑絲散了下來,申屠雲的眉頭鬆了,雪瑤替她蓋好被子,看著她疲憊的模樣,輕聲的說:「你真奇怪。」
 
感覺申屠雲不愛戴那些東西,但又不得不戴。
 
但她並沒有要申屠雲的回答,只是自己關上門,跟彩香打了招呼後離開。
 
而床上的申屠雲聽到她離開後,露出一個虛弱的笑,然後才閉眼,沉入夢鄉。
 
隔天,雪瑤進了申屠雲議事用的房間,今天她的打扮樸素了些,但比起一般的人家還是華貴無比。
 
「你有錢了?」申屠雲問。
 
「有。」雪瑤點頭,她把錢袋放在桌上「兩貫,我要姐姐跟娘親的消息。」
 
一旁的彩香叫人過來點,申屠雲只是看著她「這錢…」
 
「是我存的。」雪瑤說。
 
申屠雲點頭,讓彩香把錢收下「走吧!」她說。
 
兩人走出了房間,七彎八拐的走到別的街道,來到一間小商鋪,雪瑤看到申屠雲對著管事秀了一個牌子,管事點頭行禮後,兩人走進了商鋪。
 
地下居然開闢了一個靜室當賭場,這女人怎麼去哪裡,都有賭場給他經營,雪瑤忍不住的想。
 
「你娘跟姐姐的名字知道嗎?」申屠雲問,但她其實還有些頭暈,回到本家,對她而言是一種折磨。
 
不管是肉體還是精神上,因此,來到永盛,她反而因為可以鬆泛一下,身體反而虛弱了起來。
 
「我知道。」雪瑤看著眼前的申屠雲,她知道自己走路像極了女鬼嗎?
 
這種步伐虛浮的走法,讓雪瑤主動伸手牽著申屠雲「你走路還在飄呢!你到底去做什麼了?」不是錦衣玉食的小姐嗎?
 
為什麼她一別半年回來,人卻更瘦了?
 
申屠雲有些好笑,她問雪瑤:「怎麼?關心我?」但人卻靠在她的身上,有人願意照顧她,她也不會客氣的。
 
「怕你死了,我的線索斷了。」雪瑤說,得到申屠雲幾聲銀鈴似的輕笑。
 
申屠雲故意說:「我喜歡你。」等雪瑤轉頭看著自己,才壞笑的接下去「…的誠實。」
 
但她卻沒有注意到,剛剛雪瑤轉過來時,臉上表情,還有之後的收斂的沉默。
 
雪瑤皺眉,她不該相信申屠雲,她嘴裡沒有一句真話,雪瑤勸自己。
 
兩人又往商鋪的裡面走,來到一個房間,申屠雲讓雪瑤點起燈。
 
裡面的擺設表示這是帳房。
 
「這裡是我的私產,這間則是我的帳房。」她拿出一疊帳本「這是全部人的名單。」
 
雪瑤點頭,她翻過了每一頁,除了人名還有年齡特徵等,但厚厚五本的人名,卻沒有她娘跟姐姐的名字。
 
她沮喪的搖頭,她知道了娘跟姐姐用的化名,但不管是化名還是本名,她都沒有找到。
 
「那恐怕…你娘跟姐姐在本家的紀錄了。」申屠雲說,她讓雪瑤寫下她們的名字。
 
「五日後,我會回去本家,到時候你再跟我回去吧。」申屠雲說。
 
但她剛說完話,上面突然傳來震動聲,申屠雲皺眉,吹熄了蠟燭,並用手勢告訴雪瑤。
 
現在必須安靜,不要動!
 
「你要去哪?」雪瑤趕緊拉住她,兩人在走道的最底,但是帳房鎖上了門,她只來得及把申屠雲壓在門上,兩人一起屏氣凝神聽著頭頂的動靜。
 
「過來,噓!那些官爺過來查看,是否有人過來私設賭場。」申屠雲悄聲的解釋,但她的氣息卻吹到雪瑤耳邊。
 
雪瑤也靠在申屠雲耳邊的問:「既然本家就是做賭場的,你幹嘛要私設阿?」
 
靠近才發現,申屠雲比自己矮些,但這女人總是能在氣勢上壓過人。
 
「…我討厭人管。」申屠雲卻說「還有你再靠近我,我會想親你。」
 
她故意的,雪瑤轉頭看申屠雲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申屠雲看著雪瑤,她以為自己不敢?
 
她仰頭,用自己的唇貼著雪瑤。
 
雪瑤嚇到,這女人什麼時候這麼重諾,說到做到?
 
不過,但也不是這麼討厭,雪瑤想,美人送上香吻的感覺還不錯,她的唇很軟,身上的香氣在鼻尖。
 
不對吧!雪瑤發現自己居然不討厭,難道她真的被申屠雲迷惑了?
 
「你不躲?」申屠雲問,難道雪瑤能接受這樣親密的行為?
 
雪瑤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她想到一個理由說:「你想做什麼,我不能抵抗,不是嗎?畢竟我賣身給妳十年。」
 
申屠雲沉默了,有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可笑又可悲。
 
她怎麼會以為眼前的女子,會真的喜歡自己,雪瑤看到的,也不過是打扮過後,光鮮亮麗的自己。
 
心裡的黑暗傳來聲音。
 
等她看過那個殘忍黑暗的自己時,她就會知道你是怎樣的人了,申屠雲。
 
昨晚,將她抱到床上時,那個心疼的眼神,只是自己幻想罷了。
 
雪瑤只是盡自己的本分而已,申屠雲,你見過許多別有居心的人,難道還會被迷惑?
 
難道你以為會有人喜歡自己?申屠雲嘲弄的自問。
 
她低聲地對雪瑤命令:「那我命令你,不准動。」
 
對於申屠雲的命令,雪瑤真的不動。
 
申屠雲卻覺得悲哀,她只是受制於我,但只要把手中的掌控放開,誰也不會留在我身邊的。
 
飽含著嗔怨的想法,申屠雲這次直接的親了雪瑤,她伸手抱著雪瑤的腰。
 
這次不是那種調戲似的輕啄,而是一種帶著怒氣與挑戰,她貼著雪瑤的唇,一點點的摩擦然後伸舌,用濕潤的舌尖描繪著她的唇形,然後鑽入她的口中,按著她頭,調戲勾引著她的舌頭。
 
兩人在昏暗的室內,氣息都有些不穩,雪瑤沒有跟人這樣親吻的經驗,只是謹記著申屠雲說的不可以動這件事。
 
但讓她有些喘息的是,申屠雲在親她時,她的另一手,環著她的腰,然後極度曖昧的從她的後背,隔著衣服滑動,從後背的正中滑下去,然後在後腰畫了個圈,然後停在她的臀上。
 
她感覺身體有些軟。
 
申屠雲低聲問:「是為了你娘跟姐姐的消息,才忍住的?」
 
「什麼…」雪瑤過一會才反應過來,她撇過頭「…對。」
 
真的嗎?
 
申屠雲用打量的眼神問。
 
雪瑤看著申屠雲,她有些迷惑,自己怎麼了?
 
她本來就是在討好申屠雲吧?
 
趙如凡,你忘了自己為什麼要到申屠雲身邊嗎?
 
頭頂傳來人的腳步聲,雪瑤只能沉默。
 
過一會直到腳步聲離開,申屠雲的手從她身上收回,她才回神,強押下心裡的感覺,她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女子。
 
尤其是申屠雲這種,膽大妄為,絲毫不把禮教跟道德放在心裡的女子?
 
兩人走了出去。
 
她還是拉著申屠雲,然後兩人往永盛賭場的方向去。
 
似乎應該說什麼,可是雪瑤忘了,她滿腦子只有疑問,申屠雲為什麼親自己?
 
為什麼自己不反抗?
 
可是女子間的相處本來就比較貼近,那她們這樣,也還好吧?
 
但趙如凡心裡又有聲音問自己,你在替申屠雲找藉口?
 
但還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想法,她們已經走到永盛的門口,而有個女人又跪在永盛的門口,當那個女人看到申屠雲時,眼神一亮的模樣,像是野狼看到了肉。
 
這讓雪瑤很不快,她擋到申屠雲面前,卻被她拉住手。
 
申屠雲的動作卻安撫了雪瑤,卻也讓她有些混亂,難道她真的喜歡申屠雲?
 
站在申屠雲的房門口,她有種恍然的感覺,半年前,她是房間裡的人,而彩香站在門口,現在輪到她站在門口。
 
那房間裡面的人呢?
 
難道也會在申屠雲面前脫下衣服?
 
她有些不快的想。
 
「雪瑤。」申屠雲的聲音從房裡傳來。
 
雪瑤進了房間,看到那個女人已經快貼到申屠雲面前,而申屠雲則是皺眉。
 
「雪瑤,把她丟出去!」申屠雲說。
 
雪瑤點頭,她上前拎起那女人的領子,但那女人很快地轉頭,隨著她的動作就是一陣刀光劃過她面前,這女人會武!
 
雪瑤想,她剛制住那女人,卻突然有人從窗口鑽了進來,要攻擊申屠雲,她把這女人往那個人推,那個人卻不閃不避的,將手中的長刀直接刺穿女人的胸口!
 
還要刺往雪瑤跟申屠雲的方向。
 
但雪瑤動作更快,她護到申屠雲面前,隔著那個女人的身體,將那個人踹了出去。
 
一擊不中,那個男人被踹到旁面,對面的樓台一陣銀光,有人拿武器在瞄準申屠雲!
 
雪瑤意識到後,她將申屠雲整個人拉到自己懷裡,將申屠雲壓在牆邊,自己則護著她,看著窗口。
 
申屠雲看著剛剛自己站的位置,現在已經有了三枚弩箭。
 
如果不是雪瑤動作快,恐怕現在申屠雲已死。
 
但還沒反應過來,地上的男人卻又趁勢爆起,攻向自己。
 
「後面!」申屠雲說。
 
雪瑤反身,卻發現自己沒有任何武器,她舉起手抵抗,卻被劃了兩道,但她一腳往那個男人心口踹。
 
碰!
 
男人撞到牆上,頭在牆上敲出了血,不死也暈過去了。
 
這才結束了這場混戰。
 
雪瑤喘息著打量附近,確定沒有事了,才鬆了下來,她離開了申屠雲面前,這才發現她雪白的衣服上,被自己的血染紅。
 
「你受傷了。」申屠雲說,她吩咐「下去包紮吧。」
 
「你不問那些刺客從哪來嗎?」雪瑤看著她習以為常的模樣。
 
「沒什麼好問的。」申屠雲卻搖頭,想要她死的人很多,身為申屠家的人,想要她死的更多。
 
「那些刺客,他們想要殺你。」雪瑤說「不問是誰派來的嗎?」
 
「想要我死的人很多,不差這一兩個。」申屠雲搖頭,她看著自己沾血的衣服,她比較煩惱的,是又要換一套衣服了。
 
--------------------
--------------------

親了WWWW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81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小說|百合|女女|原創|長篇|愛情|古代

留言共 4 篇留言

黑神
在到學校之前看完

11-08 07:47

馥閒庭
早安~ (?11-08 14:56
退隱的緣~/銨銨
武功高強啊!還好刀上沒毒?(舔) X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9/0a11516d1b7937a1819078bcfbc8286b.PNG?w=300

11-08 11:04

馥閒庭
有毒應該先斃命了 (X11-08 14:56
黑神
早上看太趕,大致上看下,到現在才有時間好好看完啊~((太趕是因為只差一段路跟一個轉角WWWW
不早了XDDDD

11-08 16:33

馥閒庭
wwwwwwww11-10 13:40
星夏&夜雅+一隻葉喵
哦哦哦哦!調戲![e16]

11-08 18:20

馥閒庭
嘿嘿嘿~ (*‘ v`*)11-10 13: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甜不知恥21... 後一篇:【GL長篇】甜不知恥2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WII5000藝術家
自己的創作理念:「虐心是藝術,虐到嘴及胃中充滿苦鹹味後,所嘗的糖更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