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短篇】享受孤獨或忍受寂寞

作者:業精於芹│2018-11-04 22:25:00│贊助:20│人氣:759
享受孤獨或忍受寂寞
  泰戈爾吧,她記得這個名字,也記得她在網路上面所看過的那一篇文章,看起來有些孤單的句子。有時候望著新來的那位同事的背影,她也會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一句話──儘管那是與她所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相反的一句話──那比較用來形容黑森夕一自己。
 
  一如往常地拿著從茶水間裡的自動販賣機投幣取得的黑咖啡,在工作間的閒暇時間,黑森總是會走到鮮無人煙的角落一個人望著外頭的藍天,以及那自地面裊裊升起的灰黑色煙霧發呆。罐裝的飲料並不這麼好喝,其實公司附近就有一間便利商店,更甚至有間飲料店可以讓她去買飲料了,但那些地方實在是人多,一小時的休息時間並不夠她這樣子來回。
 
  當然有另一個原因是,在這麼動盪不安的政府、城市、區域,為了要壓制可能會竄起的社會危害團體,作為組織最強的戰力,她總是會被突然叫走──儘管可能是她的休息時間,或是假日。
 
  啜飲一口苦悶的咖啡,就像是在呼吸著這間公家機關裡面工作帶來的冷漠與安靜一樣。遙望著窗外的人群,密密麻麻的一片就像是螞蟻在地上爬一樣,只是人類的生命看起來並不如螞蟻那般廉價。
 
  儘管,有時候,人類是那麼、那麼地沒有用,又是那麼地脆弱。
 
  手機響了起來。單調的音樂在耳際響著,除了自己以外這個空間就沒有其他人,也因此她並沒有多作掩蓋。纖長又充滿骨感的手指掏出了螢幕,半導體螢幕上顯示著公司上頭的名字。黑森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即便自己是站在所有人的頂端的人,在現實沉重的壓力下也不得不低頭。
 
  真是委屈啊,自己。
 
  「喂?」她沒好氣地接起了電話。
 
  「立野那邊出了點狀況,去看看。」
 
  立野鏡。黑森微微皺起眉頭,這幾天都沒看到她原來是因為出了任務嗎?「嗯,位子在哪?」
 
  「目暮等等會給妳。先去換下衣服吧。」
 
  黑森沒有多作回應,僅僅是應了一聲「嗯」之後對方就掛了電話。她將空空如也的咖啡拋進了旁邊的鋁製垃圾桶,碰撞的聲音清脆得很,空空的空間迴盪著金屬的聲音,而唯一的人影已經消失在下一個心臟跳動的瞬間。
 
 
 
  忘記是誰說的了,也忘記具體的內容。
 
  但是立野鏡非常、非常地印象深刻,對那一句話。
 
  她不是個會主動接近別人的人,也不是個會表達自己意見的人。對別人來說,她就是個不太說話的娃娃,擺在那邊沒有甚麼功用。在會議時表決派不上用場,隨便一個人的兩句話就能讓她改變心意,唯一一個作用大概只是戰鬥的時候特別可靠吧。
 
  來到這個單位不過幾個月的時間,自己的孤僻個性似乎就給自己添了不少的敵人──以及愛慕的視線。說起這個,那樣愛慕的看著真是給她帶來了不少麻煩。
 
  拿著自隔壁便利商店裡買來的便當,立野一個人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隔壁坐著的是這個單位最強、不,也許可以說是整個世界最強的人吧?不過每一次的午餐休息時間她都會消失,剛開始會有人問著她的行蹤,似乎是因為總會有工作沒有做完就跑去休息了的緣故。
 
  不過,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強大吧,她從來從來都沒有把那些話聽在耳裡。不如這麼說吧,只要不是令黑森沒有工作做的事情的話她就不會聽。如此任性的一個人與自己幾乎可以說是天差地遠,而自己卻又被那樣的魅力吸引著。
 
  「啊,妳就是新來的人啊?」
 
  「嗯、是的,請多指教。」
 
  第一次見到那個人,自己從來沒有懷疑過對方的性別──這麼開朗又活潑,而且如此英俊的人肯定是男的吧?
 
  但是現實沒讓她滿意過。
 
  「立野?妳有看到黑森嗎?」
 
  是三鄉前輩。立野轉動自己的視線,冰藍色的冷漠雙眼直盯著眼前的高大男子,「沒有。請問怎麼了嗎?」
 
  「啊……那還真是麻煩。突然有點緊急事件要她去處理,但是休息時間我們都不知道她在哪裡──妳知道的,她可以破壞攝影機,有時候心情好就只把攝影機裡的自己消除掉。」
 
  「是的?」
 
  「上頭說可以找別人來替代,我不適合戰鬥,其他人又去吃飯了……妳吃完妳的便當了嗎?」三鄉目暮的表情充滿著歉意,他微彎著腰如此問道,完完全全沒有一點前輩的樣子。
 
  跟黑森前輩那樣從容到有些目中無人的樣子完全是大相逕庭。立野如此想著。
 
  不過,其實大家都知道的,立野鏡這個人冷漠到極為討人厭,講話又敷衍,除了戰鬥會適時掩護隊友與擅長多方面的運用能力以外,幾乎找不到優點──而在戰鬥這個優點之外,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優點就是她不會拒絕任何臨時的任務。
 
  而正是因為如此,三鄉目暮才會找上她的吧。
 
  立野沉默半晌,凝望著桌上放著的便當,雙倍的起司燻雞焗飯已經有些冷掉了。「嗯,我會去的。請告訴我位子吧,三鄉前輩。」她如此說著,套上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稍稍整理了一下桌子後站了起來。
 
  三鄉一瞬間的歡喜表情馬上就被壓抑下去,不過立野當然有準確地捕捉到那點變化。他不適合戰鬥的原因,有一些也是因為這點吧。
 
  「在A區Y街上的銀行。麻煩妳了。」
 
  立野垂下眼簾,低低點著頭的幅度有些難以察覺。
 
  長長的白色外套在風中搖曳,三鄉目暮看著她的背影覺得有些瘦弱,更多的是孤單一人的寂寞。
 
 
  「你也說一下到底人在哪裡啊!」黑森無法控制自己朝著手機內怒吼的衝動,儘管對面的三鄉也是非常的無奈:「我跟她說A區Y街的銀行,但是過了一陣子她整個人就消失在裝置上了;我收到的最後一個通報是請求支援。」
 
  黑森不滿地嘖了一聲,飛越在屋頂上的時候帶來的風過去會給她快感,此刻卻只能給她煩躁。她翻過一個又一個鐵製的屋頂,金黃色的雙眼直直望著前方。
 
  明明以前並不會這樣的。高速的移動中,黑森如此地想著。
 
  過去的懦弱自己已經拋頭換面,儘管外表看起來仍是那樣愛打鬧愛開玩笑的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冷漠、冷酷,對夥伴更是毫無同理心。為了完成任務,她甚至可以親手殺掉給自己帶來麻煩的同夥。
 
  正因如此,她才會如此地被人畏懼吧。出任務自己出,平日走在走廊上也會被有意地避開,她全都知道,也都很清楚。但也因為如此,她很少有任務失手,更少有被感情糾纏的時候。
 
  真正的強者必須像她這樣在戰鬥中拋棄所有不該有的情緒與感情。
 
  ……但一切都變得奇怪了。她弄不著腦袋,更想不透自己在想些甚麼。只知道那個叫立野鏡的女人,吸引了自己的目光。
 
  一見鍾情,這麼形容的吧。
 
   飛越在屋頂上,黑森怎麼也揮不掉心中的煩躁感。
 
  ──然後,終於看到了已經因為戰鬥而變得破爛不堪的銀行。四散的鐵塊與冰柱,大吸一口氣會吸進滿滿的冰冷感,如同深沉的大海一樣,看上去極為平靜,而身在裡頭卻又會奪走人命。
 
  黑森降落在地上。白色的外套一個人孤孤單單地躺在地上。有冰塊的碎漬,同時也有鐵鏽色的痕跡。
 
 
 
  冰冷,沉重。
 
  身體無法支撐自己再使出任何一根冰柱。失血的身體無法承受自己再移動一次。立野鏡知道現在的狀況非常、非常的不利於自己。她喘著氣,感覺失血而導致意識模糊。視野黏在一起,景象如同馬賽克一樣模糊不清。
 
  腰間不大卻也不小的劃傷仍在流著血,渾身上下的小擦傷很多、很多。疲倦的身體在跟自己抗議著,卻又因為眼前的敵人而被腦袋逼迫無法休息。她背靠著牆,半睜的眼眸無法掩蓋盼裡亟欲休息的渴望。
 
  ──感覺,會死啊。
 
  自嘲地笑了笑,不過身體已經累到連扯起笑容都變得困難了。
 
  身穿黑色外套的對方已經拿著小刀接近自己,那把刀上覆蓋著火焰。冰的弱點是眾所皆知的。每個人持有的能力不同,也許也一定程度地在決定一個人在這個社會的地位吧。
 
  黑森夕一的能力幾乎可以說是沒有破綻,再加上她本身可以稱作是外掛的【幻想真實】,以及她本身擅長從不同角度來運用能力,種種的事情讓她一路爬上屍體疊成的山,成了所有人都知道的強者。
 
  沒有人喜歡一個人。但是要變強,只能夠一個人。
 
  立野吐出一口氣,準備迎接一個人的死亡。準備迎接盛開的彼岸花海。
 
 
 
  轟!的一聲巨響。
 
  伴隨著敵方驚訝錯愕的視線,一頭黑色短髮在風中飄盪,憤怒的金黃色雙眼睜開的瞬間,強大的威迫感在那一刻席捲全場。突如其來的壓力,像是天空壓在自己身上一樣,立野承受不住而滑坐了下來。
 
  「我說……你在對我可愛的後輩打甚麼主意啊!」
 
  沒有聽過黑森前輩這樣子的聲音,更沒有體會過這樣子的殺意。立野一瞬間愣在原地,有些茫然。
 
  「戰鬥是不能有感情的。強大、站在高點的人,只有孤寂一途。」
  「寂寞嗎?當然寂寞啊,妳在說甚麼傻話。但是,世界就是如此殘酷。」
  「這也是為什麼我總是單獨出任務。妳啊,可別傻到來找我組隊啊。」
 
  ──「因為我會拋棄妳的。」
 
  那個笑容好孤單,好悲傷。
 
  「嚐嚐我的憤怒吧──別小看No1啊渾蛋──!」
 
  但是,為什麼妳現在要為了不該有感情的後輩挺身而出?
 
 
  爆炸。
 
  無數次的爆炸隨著小刀而來。
 
  也許是因為身後有著立野鏡吧。一次次的鐵牆像護盾一樣擋在了面前,火焰與爆炸使得整個建築物的結構開始搖晃。
 
  黑森的能力強大在她會運用,有不同的使用方式,以及她的迅捷。
 
  像固定砲台一樣站在原地並不是她擅長的戰鬥方式,更何況是還得分心來保護著自己呢。
 
  只能眼睜睜看著替自己擋下一次又一次攻擊的前輩氣喘吁吁,身上的傷口一次又一次的增加,劃開的割痕令她的外套變得破爛不堪,立野鏡咬著牙痛恨自己此刻的無力與累贅。
 
  多想跟她大喊,請不要管我了,全力戰鬥吧。
 
  但也許是因為許久沒有感受到這樣子的感覺。
 
  如母親一般,如碼頭一般,避風港一樣的感覺令她好想、好想大哭出來。
 
 
 
  戰鬥的最後以敵人死亡告終。立野強迫自己提起精神,奔跑了過去接住那個因為傷口與過度使用能力而往後倒下的身體。前輩迷茫的眼神看見了自己,那雙漂亮的黑色瞳孔中映出了立野的影子。
 
  她微微笑了一下,開口的同時咳出了一些血:「啊……真是令人不省心的後輩……」
 
  「……明明說過會拋棄我的,為什麼要這麼拼命呢?」
 
  感覺眼淚在眼眶打轉,立野抽著氣拼命不讓淚水落下。
 
  「我的心是曠野的鳥……但我在你的眼睛裡找到了牠的天空。」
 
  她微微笑著說,接著雙眼一閉就靜了下來。
 
  立野哭著。一切又回歸了平靜,方才的喧鬧似乎沒有存在過。風仍舊在吹,陽光仍舊亮著。
 
 
  「看到妳,我就想到一句話。想猜猜是甚麼嗎?」
 
  「不想。您可以直接公布答案,黑森前輩。」
 
  「In my solitude of heart I feel the sigh of this widowed eveningveiled with mist and rain.」
 
  那是甚麼意思?立野還來不及問,黑森就被別的事情給帶走。她獨自一個人站在原地,望著因事務而走去的她的背影,細細地咀嚼著。
 
  寡獨的昏,幕著霧與雨,我在我的心的孤寂里,感到它的息。
 
  泰戈爾所說的。黑森夕一並沒有記錯。
 
  畢竟,她可是一直以自己的記性驕傲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46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朝日奈雨香
死了嗎QAQQQ死了嗎!!!

11-05 00:33

業精於芹
沒啦,不用擔心,生命力很旺盛的11-05 06: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p248148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噗浪小段子...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k273426大家
人家有畫畫喇!進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