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變裝派對】【童話故事】派對﹝7﹞

作者:艾利斯│2018-11-04 21:01:21│贊助:8│人氣:148
  
  牽牛發現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原來這個世界無時無刻都是夜晚。

  城堡前的舞會結束後,暫時借住在阿仁公司的牽牛一覺醒來發現天還是黑的。後來被阿仁告知這世界都是這樣。牽牛還發現阿仁似乎對「白天」這東西沒有概念。

  第二件事是──治先生和公主消失了。

  不管是治先生的家還是任何他可能會去的地方。這整個派對牽牛和莉莉都找過了,就是沒發現治先生和公主。

  對於重要的朋友突然消失的阿仁、小田、娃娃夫人也各自展開尋找的行動。

  「果然這裡也沒有嗎?」

  莉莉擔憂地看了周圍一圈,但這裡除了五顏六色的玫瑰和讓它們更鮮豔的月光外,什麼也沒有。

  跟著莉莉一起來到玫瑰園的牽牛也沒有發現任何有關治先生的線索。

  重新回到城鎮的他們走進了治先生的家,但房子裡還是沒有任何人回來的跡象。

  「治先生到底去哪了?」

  莉莉的表情像是迷路的孩子。

  「會沒事的。」

  牽牛也只能說著自己也無法保證的話。

  本來迷茫地看著窗戶的牽牛,發現窗外似乎有什麼在飛舞。他將窗戶打開後,看到的是一隻金色的蝴蝶。

  牽牛想起了治先生和公主在城堡上跳舞的模樣,以及一群蝴蝶飛舞的畫面。

  或許這蝴蝶是線索?彷彿要印證牽牛的話般,蝴蝶靜靜地飛進治先生的家裡。然後,牠停在治先生常坐的一張椅子上。

  跟著蝴蝶行動的牽牛,引起了莉莉的注意。

  「怎麼了嗎?」

  走到牽牛身邊的莉莉問道。

  牽牛默默地指著蝴蝶。在發現是蝴蝶後,莉莉趕緊十指緊扣,瞇著眼念念有詞。牽牛猜想莉莉大概是在許願吧。

  牽牛決定乾脆直接問這隻蝴蝶。

  「你……能帶我們找到治先生嗎?」

  像是真的理解牽牛的話般,蝴蝶突然拍了一下翅膀。

  「牠聽到我們的願望了嗎?」

  莉莉集中注意力在蝴蝶身上,怕牠忽然消失般。

  牽牛又向蝴蝶問:「你能替我們帶路嗎?」 

  這次蝴蝶拍了翅膀兩下後,從椅子上飛到窗戶外。慌忙跟上蝴蝶的牽牛和莉莉,趕緊走到外頭,發現蝴蝶竟然在空中打轉,像是刻意在等待他們。

  跟著蝴蝶的步調走,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小鎮的入口。

  牽牛發現阿仁和小田還有娃娃夫人正站在前方朝著他們揮手。先一步跑向前的莉莉說:「大家怎麼都在這裡!?」

  「我們都是跟著一隻蝴蝶來的。你們兩個也是嗎?」

  阿仁撓了撓自己的短髮看著他們倆。

  牽牛和莉莉點頭。

  這段時間阿仁也辛苦了,也多虧他的動物們一起幫忙尋找治先生。當然,小田還有娃娃夫人也出了不少力。

  「這隻蝴蝶能帶著我們找到治先生。」

  莉莉指著飛舞的蝴蝶。

  蝴蝶在莉莉身邊轉了兩圈,然後停在她修長的食指上。

  其他人覺得不可思議地看著蝴蝶。

  「那我們一起去吧~」

  娃娃夫人開心的像是要去郊遊。

  「不了,我去就好。因為不確定會花多少時間,也不知道會走多遠。」

  牽牛搖了搖頭說。

  牽牛認為自己在城裡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能做。所以,基本上沒有任何牽掛的他是最適合的人選。

  他看著阿仁說:「阿仁,你可是有工作的人喔。」

  「也是啦。」

  阿仁心裡過意不去地嘆了口氣。

  「娃娃夫人,小蘭跟小弘還有其他孩子可是在家等妳回去呢。」

  「可是……」

  「孩子是很重要的。」

  聽到牽牛這麼說,娃娃夫人不安地默默頷首。

  「還有,小田。有件事想拜託妳。可以幫我在城裡再找一下治先生嗎?我怕還有遺漏掉的地方。」

  「沒問題!我會跑整個城鎮一圈的!」

  一直原地跑步的小田向牽牛比了個「Y」。

  「至於妳……」

  環視眾人一輪的牽牛最後看向莉莉。

  「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去的。你知道的吧?」

  莉莉瞪著牽牛。

  牽牛苦笑。反正自己肯定阻止不了她的。

  「對了,這個給你們。」

  娃娃夫人將兩個小飾品各自交給牽牛和莉莉,「早就想送你們了。就當作護身符吧。」

  牽牛拿到的是牽牛花形狀的小飾品,莉莉的則是茉莉花形狀。看來這兩個飾品都是娃娃夫人親自做的。

  「要平安回來喔。」

  這麼說的娃娃夫人像個大人。牽牛和莉莉向她道謝。

  「抱歉。我沒什麼好東西能給的。」

  阿仁將自己的深紅色領帶拿下,然後套在牽牛的脖子上,「這條是陪伴我最久,也是我最愛的一條領帶。你們倆可要回來還我喔。」

  「那我給這個!」

  將自己的黑色慢跑鞋脫下來的小田,把鞋遞給牽牛。

  「……妳給我,我也穿不下啊。」

  牽牛稍微比對了一下他和小田的腳,果然牽牛的腳大多了。

  「沒問題,穿得下去!」

  在小田的催促下,牽牛將腳上跟阿仁借的皮鞋脫掉後,半信半疑地將腳套進鞋裡,沒想到慢跑鞋突然變大了,還剛好合牽牛的腳。

  牽牛心想,幸好這雙鞋似乎是男女都適合的款式,所以穿在他身上也不會太奇怪。

  而且對於鞋子會突然變大這件事,牽牛已經對這情形見怪不怪了。畢竟,這裡是派對嘛。

  「那鞋子要還我喔!」

  只剩一雙襪子的小田雙腳還是不停地踏著。

  最後,在和他們道別一次的牽牛和莉莉就這樣跟著蝴蝶踏上尋找治先生的路。

  在黃色月亮的陪同下,牽牛和莉莉走上了當初兩人共同走過的那條路。

  大概就是那裡吧。牽牛看著一旁的草坡想起自己就是在那裡被莉莉搭話。

  「我就是在這裡叫你呢。」

  這麼說的莉莉,看來也和牽牛想起同件事。

  感覺在思考著這裡究竟是夢還是異世界的自己,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雖然嚴格算起來,牽牛在這還過不到兩天。大概是這中間發生太多事了吧,才讓牽牛有在這生活很久的錯覺。

  現在的牽牛覺得似乎不必那麼急迫地想回去原本的世界──或著是說從夢中醒來。

  他們跟著蝴蝶走到玫瑰園,然後再穿越玫瑰園走到更後方的一座森林裡。

  「這、這裡我可沒來過啊。」

  莉莉緊張地說。

  牽牛也感到不安。現在他們只能將希望放在前方恣意飛舞的蝴蝶了。

  由於森林裡過於昏暗,視野不佳的牽牛還差點被地上的樹根絆倒。

  「真拿你沒辦法。」

  莉莉對著牽牛伸出手,「我們牽著走吧。」

  牽牛毫不猶豫地點頭。他發現莉莉的手傳來堅強的溫度。

  在這座只擁有黑暗與寧靜的森林,牽牛以為他們連時間都失去了。但這想法在他們走出森林後立刻消失。

  走出森林的牽牛和莉莉面對的是一個類似礦坑的通道。通道裡沒有一絲光明,裡頭的黑暗像隨時會出來將他們併吞。

  「真的得進去嗎……?」

  牽牛對這通道感到不放心。

  但蝴蝶在通道前飛舞著,像是在告訴他們:「我們得進去。」

  「走吧。」

  雖然莉莉的臉色緊繃,但她還是握著牽牛的手邁出步伐。

  一進通道裡,果然照牽牛所想的是一片漆黑。唯獨只剩前方的蝴蝶在散發著金光,還有稍微習慣黑暗後能看清楚點莉莉的側臉。

  順著通道走了一會,牽牛發現前頭傳來亮光。

  「那裡是出口!」

  興奮的牽牛和莉莉奔向前方的光芒──

  「這裡……是哪裡?」

  走出通道的牽牛眼睜睜地看著眼前的景色,心中湧現奇怪的熟悉感。

  天空是一片渾沌,灰的模糊不清,連一片雲也沒有。眼前則是個擁有五層樓高的大型建築,但建築卻不是派對的歐洲風格。那比較接近現實世界裡,牽牛所看到的一般建築。

  從驚愕中回神的牽牛看向他身旁,發現莉莉竟然不在他身邊。

  「莉、莉莉?」

  不管牽牛怎麼叫喚,都沒有人回應他。

  牽牛想轉頭回去通道,但前方已經沒有那通道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濃霧。

  濃霧像是要把牽牛隔絕開來般,不讓他向前一步。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這片濃霧的牽牛決定走進去,他覺得莉莉說不定就在這片霧裡。

  此時,帶路的蝴蝶飛到牽牛面前。

  不斷的左右來回飛舞的蝴蝶像是在跟牽牛說:「不可以前進。」

  「不是前面嗎?」

  牽牛向蝴蝶問。

  在空中轉了一圈的蝴蝶飛向牽牛後方,這次牠在牽牛與眼前的建築物反覆來回。

  「莉莉在這裡面?」

  聽到牽牛這麼說,蝴蝶像是在點頭般上下晃動地飛舞。

  牽牛先觀察了一下四周,才瞭解這份奇怪的熟悉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似乎正處於一所學校。

  腳踩著的是柏油路的跑道,周圍的籃球框還有排球場顯示他人處於操場上。

  但這所學校並不是牽牛現在所待的學校。不管是這操場還是眼前的大樓都不是他的學校裡的建築。

  牽牛決定先進去大樓一探究竟。

  「帶我去找莉莉吧。」

  牽牛說。

  蝴蝶上下晃動後,向著大樓飛行。

  走進大樓裡,牽牛再次確定這是一所學校。他先是經過了一間教職員辦公室,然後跟著蝴蝶來到二樓又看到了「三年一班」、「三年二班」的牌子。到了最高樓層後,他發現有個人站在走廊上。

  那是一位身穿制服且留著長頭髮的女學生。女學生背對著牽牛,所以牽牛無法看到她的臉。她略為駝背的背影,給人一種渺小、陰鬱的形象。

  牽牛本來想向她搭話,沒想到一跨出腳步,那位女學生就走進她身旁的教室。

  迅速跟上前的牽牛打開了這「一年五班」的教室門。但昏暗的教室裡頭只有課桌椅和黑板,完全沒有那位女學生的身影。

  迅速掃視一圈教室的牽牛發現窗戶有了變化。

  原本黑到只能倒映出牽牛的窗戶就像電視機被開啟般,突然出現畫面。

  在一片片被分割的玻璃中,畫面裡出現了一個場景。

  場景是在室內。那裡有幾張沙發和一張桌子,大概推斷得出是在客廳。

  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女人只是面無表情待著,沒有任何動作。

  客廳裡的落低窗打開了,從陽台走進來一個男人。似乎是剛抽完菸的關係,那男人拿著一個菸灰缸。

  仔細一看,從落地窗還能看見外頭的高樓大廈,或許這是個公寓。

  將菸灰缸放在桌上的男人開口。

  「考慮的如何?」

  男人說。

  但女人沒回話,男人嘆了口氣說:「我已經有家庭了。我們之間不可能的。」

  「那……我肚子裡的孩子該怎麼辦?」

  終於開口說話的女人聲音乾澀。

  「那東西只能拿掉了吧。」 

  男人想都沒想就開口,他接著說:「錢我會出的。然後我們就不要來往。」

  看見女人又不說話,男人不高興地翹起二郎腿。

  似乎是發現到桌上放著張紙,男人將紙張拿起來。

  「這是什麼?」

  「那是……名字。如果小孩是女的就叫小蘭……男的就叫小弘……」

  女人語氣怯弱。

  「無聊。」

  將紙張撕碎的男人從沙發站起來走向玄關,那背後是女人摀著臉哭泣著。
 
  畫面就這樣結束了。

  錯愕的牽牛還沒來得及發出疑問,窗戶又出現了新的畫面。

  這次的畫面是在一間病房裡,病房的牆壁貼著某間醫院的護理知識海報。而病床上坐著一個腳包著石膏的女孩。站在女孩身旁的是位身穿白袍的男子。那大概是醫生。

  「田同學。我剛剛說的話妳有聽到嗎?」

  醫生說。

  但病床上的女孩像是聽不進任何聲音。她面無表情地緊盯著窗外。

  「因為妳膝蓋所受到的運動傷害,」

  醫生停頓了一下,「所以,我建議妳往後別在跑步了。雖然很抱歉,但身為醫生我還是得這麼說。」

  語畢,醫生轉身走出病房。

  隨著醫生離開,被寂靜填充的病房,突然出現一句話。

  「不能跑步的田徑選手還有什麼意義嗎?」

  那是女孩的低語。

  她緊抓著被褥的手顫抖著。


  然後畫面跳轉──
 

  這次是在某個陰天的公園。

  坐在公園涼亭裡的男人穿著筆挺的西裝,深紅色的領帶好好地紮在他脖子上。一旁放著他吃完的某家平價便當盒。

  「我在這裡當然沒問題啊。媽,那妳呢?」

  男人面露微笑地講著電話。

  「公司?公司當然還不錯啊。上司和同事都對我還不賴啦。哈哈哈。」

  在報紙的徵才廣告上畫著圈圈和叉叉的男人接著說:「放心啦!等我在這邊工作穩定了,就回老家一趟。嗯,那就先這樣了,幫我向老爸問好。掰掰。」

  掛了電話的瞬間像是喪失了什麼般,男人嘆了口氣。

  「我……究竟要維持這樣多久……」

  男人抬頭看著天空。

  開始下雨了。

  
  畫面跳轉──


  出現了一面鏡子,鏡子前有兩個人。

  一個坐在椅子上,另一個站在背後。

  「大家都反對我們在一起呢。」

  坐在椅子上的人說。

  那是個留著露出脖子線條的短髮的人。

  「無所謂。這種感覺我習慣了。」

  另一個留著長髮的人說。

  「習慣被反對?為什麼?」

  「從以前開始我的父母就反對我做髮型師。」

  長髮的人撫摸著另一個人的頭髮,他接著說:「他們希望我能接手家裡的公司。」

  「那如果……我是女生。是不是大家就能接受我們呢?」

  短髮的人說。

  「別說傻話了。你就是你,我就是喜歡這樣子的你。」

  像是要澆息另一個人的不安,留著長髮的人露出陽光般的清爽微笑。

  
  畫面再次跳轉──

  
  教室裡,課堂上的老師教著黑板上的數學公式。在教室的角落位置,有個留著黑色長髮的少女正抄著筆記。

  突然,有個紙團丟到她的桌上。

  她打開紙團一看,上頭只寫了兩個字──「噁心」。她慌張地抬起頭看了一下周圍。沒想到這動作卻惹來了無數笑聲。她推了推自己臉上的眼鏡,將頭擺得更低。她利用著能遮到眼睛的瀏海,希望不要有人注意到自己。

  沒想到,這只是一切的開端。

  午餐時,便當被故意打翻在地上。

  到了放學,就被抓到廁所拳打腳踢。

  女同學們潑了她一桶冷水,還得向她們下跪瞌頭道謝。

  被逼著在全班面前和男同學告白,然後狠狠地被嘲笑。

  沒來由的巴掌、一副副被踩碎的眼鏡、背上的菸痕、周圍的漠視。

  最後,畫面來到了學校的屋頂。

  夕陽公平地照射在大地,卻讓少女的身姿看起來渺小的卑微。

  只有獨自一人的她,這屋頂就像是她的全世界。

  她的身影就像蛋糕上被吹剩的蠟燭搖晃著,一步一步走向世界的盡頭。


  墜落。

  
  「不要!」

  牽牛大喊著。

  窗戶已經恢復成一片漆黑,倒映出牽牛難過的表情。

  「那些都是什麼啊……」

  摀著臉的牽牛希望那些都不是真實的,因為真實太過於痛苦。

  這時,教室的角落傳來了微微的嗚咽聲。

  牽牛一看,是剛剛畫面裡抄著筆記的少女。她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哭泣著。

  緩緩朝她走過去的牽牛怕驚嚇到她般,把腳步放得很輕。他緩緩地朝少女伸出自己的手,想幫她抹去臉上的淚水。

  「孩子,你碰不到她的。」

  突然出現的一句話,讓牽牛停下動作。他轉身,發現是一位令他意想不到的人物。

  眼前是個穿著紅色蕾絲花邊禮服的小女孩坐在桌子上。她兩邊的手肘撐在膝蓋,兩手捧腮,似笑非笑的神情看著牽牛。她有著與臉上的幼稚不相符的成熟與神秘感。

  「派對……主人?」

  牽牛遲疑地說。

  「你碰不到她的。」

  小女孩又說。

  牽牛發現有隻金色蝴蝶悄悄飛到她身邊,然後化為金色粉末消失。

  「為什麼?」

  「因為這裡是那個女孩的過去所建構的地方。」

  小女孩用下巴指著少女。

  「我剛剛看到的畫面也是嗎?」

  「啊~那些是我讓你看的。」

  小女孩捲著自己的白色頭髮,ㄧ副不以為意的樣子。

  「我打算告訴你這『派對的真相』。」

  「真相?」

  牽牛感到意外,他早就無意追尋的真相,現在竟然就出現在他眼前。

  小女孩點頭。

  「妳……到底是誰?」

  牽牛的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女孩絕對不只是「派對的主人」這麼簡單。

  聽到牽牛的問題,小女孩先是睜大眼鏡,然後她露出調皮的微笑開口。

  「『你很溫柔呢。尤其是在這種世道上。』」

  「……老奶奶?」

  看到牽牛茫然的表情,小女孩笑得更開心了。

  「你也可以這麼叫我啦。不過依照你們的角度來看……也能叫我神吧?」

  ……神?

  難以理解。

  不管是眼前的小女孩還是她說的話,乃至於這個地方、派對。牽牛覺得一切都難以理解。

  「所謂的『派對』到底是什麼?」

  「就你所看到的是什麼?」

  「一個每個人都能光鮮亮麗地、快樂地、無憂無慮地……在這唱歌、跳舞。忘記煩惱的地方。就像個真正的『派對』一樣……」

  「沒錯。在現實裡失去了什麼或痛苦地渴求什麼,在這裡就能擁有什麼。這就是『派對的真相』。這裡就是一場美好的『夢』。」

  夢?

  所以睡著後的我,真的是在做夢?

  就在牽牛還在試著消化小女孩的話時,她說:「剛剛那些你都看到了吧。」

  小女孩指著窗戶。

  「這世界的人都是在現實有所挫折的人,而在這世界他們可以做一個期望中的自己。」

  回想了剛剛的畫面,牽牛說:「那這裡是不被現實所接納的人……才會來嗎?」

  「講簡單點,就是害怕現實的人。所以才有資格躲進這夢裡。」

  小女孩面無表情地繼續說:「正常來說,到這世界的人在吃了派對的食物後,會漸漸忘記原本有關現實的事、痛苦的任何事。然後開始享受這裡,擁有他們想要的東西。但是你──」

  指著牽牛的小女孩像是看到什麼有趣的事物。

  「你什麼都沒忘呢!所以我才覺得你很特別。」

  所以,我是因為幾乎什麼食物都沒吃……才能保留著記憶嗎?如果我吃了派對裡的東西,再繼續待久一點,我是不是也會忘記現實的任何事呢?

  想到這的牽牛不禁毛骨悚然。因為不曉得自己忘記了什麼,還能毫不在意。實在令他覺得恐懼。

  「不過,對你來說這都無所謂了。」

  聽到小女孩這麼說,牽牛不解地看著她。

  「因為你就要離開這了。」

  「離開!?」

  「嗯!恭喜你和那位女孩找到寶物!」

  寶物?我和莉莉?

  「等你們醒來後,就像做了一場開心的夢喔!雖然會忘記這裡的事,但開心的感覺一定能保存在心裡的。」

  小女孩開心地合起手掌。

  「我們會忘記這裡?」

  這怎麼可以……好不容易有這麼快樂的回憶。

  「當然啊。就像做了一場夢。得到勇氣的一場夢。」

  小女孩繼續說著。像是無視了牽牛的不安。

  「……得到?我們什麼都沒得到啊?我們甚至不知道寶物究竟是什麼……」

  牽牛感到錯愕。

  看著牽牛的小女孩嘆了口氣,她將視線移到腳邊的地板上。那表情就像是「真拿你這孩子沒辦法」。

  深刻的無奈。

  「本來……我只是覺得有些孩子們被痛苦所追趕,所以想創造一個地方……」

  小女孩眨了兩下眼睛,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

  「那個地方能讓他們擁有在現實世界前進的勇氣。然後抱著這份刻在心裡的勇氣自這個夢裡醒來。」

  「妳的意思是……寶物就是勇氣?」

  「嗯。可以這麼說吧。」

  抬起頭看著牽牛的小女孩露出微笑,但牽牛卻覺得那個笑容令人心痛。因為那是明顯擠出來的笑容,不讓人看透真心的笑容。

  小女孩開始訴說著她的希望──

  只要能獲得支撐自己下去的力量就能回到現實世界。我當初是這麼想的。

  但找不到寶物的大家似乎都在這裡感到滿足,沒有人再願意踏出那一步。

  明明身為神的我應該要生氣的啊。

  應該走到他們面前,如此斥責他們:「這裡可不是讓你們逃避的地方!」

  但是我做不到。

  看過他們痛苦的模樣,再看看現在的快樂……

  ……我什麼都做不了。

  但我也無法對著在現實中溫柔又痛苦的孩子見死不救。

  因為每個人都需要擁有被拯救的機會。

  既無法狠下心結束掉這裡,也無法停止找尋難過的孩子。

  造成這種狀態的我自己……

  已漸漸無法維持住笑容的小女孩,就只是落寞地盯著地面。

  「孩子,離開這吧。和那女孩一起。」

  她突然抬頭,以堅定的眼神看著牽牛。

  「我……可以嗎?」

  牽牛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資格,但這時他想起了在派對和大家相處的時光。

  他開始能真心的感受「笑」這回事。

  他不再只是放棄自己,而是試著思考。

  他漸漸地開始享受人與人之間的信賴與認同。

  然後──

  莉莉。

  從一開始就是她帶著自己前進,是她讓牽牛看清周圍與自己。

  「時間不多了,快去找她吧。真正的她在學校的屋頂上。」

  小女孩說。

  牽牛點頭邁出腳步。在走出教室前,牽牛想到有件事必須告訴小女孩──

  「那個,神。」

  「嗯?」

  只轉過側臉的她,牽牛看不見表情。  

  「回到現實後,我一定會認真地活著。」

  最後,牽牛看了一眼她嬌小的背影離開了教室。

  「你……真的是很溫柔的孩子啊。」

  徒留教室裡的小女孩與她安慰的低語。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45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變裝派對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terry60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變裝派對... 後一篇:[達人專欄] 【變裝派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You want it darker~~we kill the flame~~♪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