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純白的阿貝爾2》第十二章:寄以過去之花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8-11-03 00:01:30│贊助:4│人氣:165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雷洛斯的懷錶的外殼做工非常普通,樸素並且沒有任何裝飾,表面的斑駁昭告著它是歷經過長久時光的古董,保養得宜。

  輕輕打開,沒有什麼陷阱出現。雷洛斯大概認為有能力從自己這裡拿走懷錶的人沒道理被陷阱阻止,所以沒有設吧?

  內部看起來像普通時鐘,上頭有三根指針,材料是破碎的綠水晶、揉碎的蜂窩、和一株乾草莖。我睜開另一雙眼查看,那株乾草莖原身是死去的月光花。

  錶面雖然像普通的時鐘,其實內部沒有實體。

  那是數不盡的法術公式,交織成一片宇宙星雲,壓縮在錶內。

  因為法術公式過於密集,所以看起來像一面發光鐘。

  這個懷錶只有殼是真正的懷錶。

  我們交戰後的第二天,我離開早餐車回到內城宅邸檢查巨精靈的情況,在我想出辦法餵食他之前,他就醒了。

  我坐到床邊放下粥,對雷洛斯說:「你一直在說夢話。」

  雷洛斯遲緩地摸到頭上的繃帶,再次把眉間的溝壑皺出來……

  他當時被我按著頭砸到雪地上(我身為終魘不吃人時的老習慣),能活下來,也許該歸功於巨精靈的編髮傳統,與被動型的護身法術。

  幸好他沒有殉職(還是罹難?),如果黑帝斯因為身有他契約的巨精靈掛掉而來找我算帳,我只能下線去找邪神喊救命了……

  雷洛斯在模糊的視線中適應,好像把我看成了誰,認出我之後,略顯失望地把頭轉回去。

  「……怎麼沒殺了我?」

  「我們得好好談談。」

  我把懷錶放到床上。

  雷洛斯嗤之以鼻。

  「所以你要對我傳教?」

  我故意順著話開玩笑說:「神職人員動口擅長過動手。」得到巨精靈冷冷的一眼。

  他從棉被中伸手摸到懷錶,觸碰後鬆了一口氣。

  看著他的舉止,我靈機一動問道:「裡面有一株月光花的乾莖。你說過的『月光』,指的是『月光花』嗎?」

  月光花的原產地是巨精靈的起源地,在西方一個叫做特澤萊的山谷中。從看到懷錶中的乾莖以後,我開始覺得這個可能性最大。

  除了黛絲信徒,只有巨精靈說的「月光」會意有所指。

  他冷淡地飄出聲音:「是或不是,又如何?」

  我捧起雙手,凝聚多餘的陰影之光到掌心,它變厚像汪銀色的反光水面。

  雷洛斯注視它的眼神靜止了,眼底好像重新出現靈魂,那樣子的光亮就像娜塔莉在窗台上終於等到我。

  我壓下回憶,解釋道:「這只是一個恆魔法,沒有什麼用途,除了光線特殊。就算陰影之光的來源是月光花,也不見得是曾經屬於你的那朵。」

  我以為雷洛斯會繼續拒絕合作,他卻在沉默一陣子後鬆口,語氣既無力也疲憊,「我知道是它。那天見到你時,我才發現原來我還認得出它。」

  我的感官告訴我雷洛斯沒有說謊。

  「陰影之光在最初的時候是在你的手上?」

  「對,萊雷只是從我這裡撿走,因為我當時……」

  雷洛斯掐死了接下來的話。

  ——當時發生了什麼?

  房裡的寂靜逐漸沉重,見他不打算繼續說,我只好把過去的事先放一邊,回到如今的問題上。

  「你見到我以後才臨時起意搶奪,拋棄一切顧忌,顯然在那之前你沒想過會再見到它,為什麼如今想拿回去?」

  雷洛斯在被我擊倒以後放棄反抗。

  或許,他真正想奪回來的東西根本不是月光花?

  還是沉默,雷洛斯像聽不見一切的老人躺在床上,各方面死沉著。

  過了好久以後,發現我不打算離開,而且可以一直耗下去的時候,雷洛斯認輸地說道:「因為我突然發現我太想念它……」

  想念?

  雷洛斯說得緩慢無比:「……彷彿穿梭回當年最好的時光,在看到機會以後,鬆懈了心智,縱容自己,盲目地以為某些東西還能奪回來。」

  「你真的需要它嗎?無論有沒有陰影之光,往後的事情會有變嗎?

  雷洛斯了無生氣地閉眼。

  「不會。但那不代表我會放棄把它拿回來。」

  「因為想要一個安慰?」

  「對巨精靈來說,安慰與自殘沒有兩樣。這該死的年歲。」

  時間洪流總將任何安慰化為甜美的利刃。

  就算陰影之光能為雷洛斯帶來一部份的救贖感,但我不能、也不想給他。陰影之光不僅賦予我走在人群中的機會,也是教父的最後痕跡。

  「一旦失去陰影之光,我就不能在陽光下行走了……所以我不會表明要給你或是不給你,因為它同時也是一份重要的遺物。」

  「它在天蠍座剛開始時,就是個遺物了,我的,還有……」他在當時的事上又嗄然而止了,轉而說:「無論你怎麼找藉口,月光於我同樣重要。」

  空氣再度凝結。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要讓那位叫做萊雷的人撿走呢?

  情況很麻煩……

  雷洛斯不知道為什麼被黑帝斯罩著,導致我不敢對他做什麼……但我也不能放著他不管,無論我有沒有把陰影之光給他,有死意的巨精靈都活不久。

  而我來到世界上最避免引發的就是與我職責無關的死亡。

  就算教廷不追究我在鎮邪手前的自白,眾神一定會徹底追究這件事(尤其是黑帝斯),我也必須立刻從曉光城消失。

  除非我今天和雷洛斯有一個暫時延緩事件的共識,否則他肯定還會再搶第二次,而且手段不會比上次好。

  我完全不想要新的退休姿勢是逼死一個巨精靈。

  我用比較慢的速度說話,嘗試與他建立商量。

  「如果知道過去的事情有助於我們之間的情況,我覺得你應該說出來……我不想奪取你的生命,無論我有沒有讓你得到想要的東西,最終結果都會是造成的。」

  雷洛斯冷笑,連目光都懶得給我。

  「你彷彿很肯定我左右都會死。你怕良心作祟?」

  「如果一個巨精靈開始對一切失去興趣,誰都知道後來會發生什麼——對,我不想承擔你的死亡,我承擔不起,更不想要看到巨精靈這樣子。」

  最根本上,我是個神職人員,如果有人無路可走,我就負責打開門。

  就算對方是謀殺我未遂的前任護衛巨精靈。

  ……當然啦我自己也有路可走就好了。

  終魘自首的事情還沒有下文,我不能有更多麻煩。

  雷洛斯的觀點也差不多,「與其擔心我,不如擔心曉徽教廷。我現在已經不能阻止鎮邪手做什麼,教皇也不能。如果你要與那個假私生女逃跑,現在是好時機。」

  米莎貝兒……雖然才短短一日,卻發生很多事。

  「不,正好相反。帕諾在我被傳送走以後回到第七騎團求援,湯瑪士帶著騎士團出動保護我,導致現在沒有人敢做什麼——神軍自古累積的威名不小。」我說完,竟然覺得有些慶幸。

  任何職業都會導致我走上另一條完全不同的結局,除了聖騎士長。

  有被救了一命的感覺……

  雷洛斯聽完,敏感地察覺到一件事。

  「你並沒有提到那個假私生女。」

  「對,沒有。」我承認道:「帕諾的求援讓米莎察覺到一些我在隱瞞的事,於是她選擇離開還我一個清白,醜聞的事結束了。」

  消化完情況,雷洛斯因為怒火開始有了精神。

  「你根本就不在乎醜聞,否則就不會認下那個女孩……現在你卻讓她還你一個清白?」他勾起嘴角,恨恨地笑著,「也對啊?畢竟你是這樣的生物。」

  我點頭,平靜地坦承道:「正是因為我是這樣的生物,所以我更加努力地在活著……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有如今的模樣;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沒有把那孩子追回來。」

  好像有座火山在巨精靈冰冷的眼眸中爆發,他的手衝出棉被扼住我。

  雷洛斯頭上的繃帶開始滲血,突然失態地朝我大吼:「為什麼你明明有機會卻要放棄?多少人想沒有遺憾卻辦不到——你看不起普通的生命嗎?

  我無法出聲,於是離開身軀,在聖騎士上方凝結出本相。

  雷洛斯看向我,笑容更加猙獰了。

  我用終魘直達冥河的黑色大口說話:「我永遠不會看不起生命,那是我求而不得的夢想,直到如今我也不敢確定地說我也擁有了,即使我已經在這裡創造多年的生活。

  「但你卻任由米莎貝兒再度流浪?」

  「我今天有機會去把米莎追回來,領養她、告訴她我還是願意拋棄一切,但米莎決定向我拿取一些東西換來這個結果,強行扭轉,會感到滿意的只有我。

  雷洛斯把我的脖子捏得咯咯作響。

  「那是在做傻事!『為了對方好,所以我要犧牲我自己』這種觀念愚蠢而且沒有意義,到底為什麼你甘心接……」雷洛斯的手滑下,傷勢讓他進入痛苦的半昏迷。

  我回到身體,用蠻力把止痛藥與水強制餵給他。

  雷洛斯會這麼激動,是想起了類似的經歷嗎?——有人為了雷洛斯犧牲了自己?

  他的痛楚看起來緩解以後,我提議改時間繼續。

  「你想要下次聊嗎?最近暫時不會有人過問你的行蹤。」

  雷洛斯虛弱地問:「你不好奇我和迦翡拉十三世的契約?」

  從教皇在接見室中的反應來看,我也覺得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他,不過……

  「如果我需要知道,史賓賽爾會告訴我。」

  他還是我的教皇,我也會一直將他作為教皇來看待。

  我比較擔心的是雷洛斯該怎麼跟教皇交代。

  相反的,他很有可能豁達地承認他捅了我一劍。

  不為什麼,只是這個巨精靈好像什麼都沒在怕。

  離開前,雷洛斯叫住我。

  「……我的夢話。」雷洛斯突然問:「我說了什麼?」

  「你在呼喚一個名字:『阿古塔斯』。」

  巨精靈聽到這個名字,痛苦地閉上眼,翻身。

  「你休息吧。」我離房。

  為了米莎而寫的人生劇本再度被我從保險櫃拿出,裡頭包含遺囑、房產文件、幾把鑰匙。

  在原處等著離家之人的地方,我覺得那就是家,不管那是不是人最終想待之處。

  所以,我要確保米莎隨時回來曉光城有一個容身之處,不管我在不在這裡。

  修改文件的時候,我看向拿筆的右手。

  似有若無的朦芒覆蓋其上,就像太陽折射在月球上的光暈,照亮陰影,卻不會抹除。



  「阿貝爾你瞧,陰影也能有光。在白天之外,陽光依舊照耀。這世界上的界線從來不分明。」

  「為什麼教父會知道呢?教父看不到世界法則啊。你沒有我的這種眼睛。」

  「所以啊,我不斷盯著它,嘗試看出什麼來。」

  「會成功嗎?看到真正的答案?」

  老人蹲下來,輕攏孩子的肩,微笑。

  「答案是個多面體,從什麼角度看都不正確。」

  「聽不懂耶。」

  「沒關係,因為我也還在搞懂中,哈。」



  恆魔法受外力影響最低,可以長久存在,只要不強制毀掉,就會始終如一地運行下去……它或許是唯一能陪終魘到永恆的東西。

  ——在我完全忘卻天蠍座兩百年的春天曾有一位老人為一隻終魘撐傘,並把它養育成名為阿貝爾.薩普特的聖騎士之後——恆魔法就是這件事僅存的證明。

  對,我會忘了教父。

  終魘的記憶雖然完整且永遠清晰,但不會一直擠在同一個位置,逐漸脫離的時間細節會被收進法則縫隙的紀錄庫,那是有備無患的最後手段。

  總有一天,我會忘卻教父,更不會去找回記憶,就算動用紀錄庫也不會翻向那部分,所以我的永恆中不會有教父的參與。


  我會拋棄教父


  那維亞說永恆是一處狹窄的空間,只容一物獨處,那物就是終魘……我明明可以作到目空一切,因為那是起初的天性:以萬物為芻狗。

  但我不知何時看到生命這條路,再也不想作一個旁觀者。

  人們活著以追求得知自己為什麼活著。

  目前為止,那個多面體還在增加。

  夏天正式開始了,夜晚越來越明亮,今日的太陽彷彿已經落不下去。

  護衛隊在宅邸擺飾的盆栽幾乎都開花了,搖曳著各種綽約丰姿。

  我忽然很想要一盆黑色風信子……

  想法剛出來,我就割開自己的手,把本該用來生成工具的血液模擬出盆栽、風信子,還有兩個坐在花下的女孩子。

  我花了點時間做細部雕刻。太久沒做東西,控制上有些生疏。

  等到作品完成,我它轉換成樹脂材質,再切斷我與這個製造品的連接,用新血液轉換成各種顏料,開始上色。

  我的血用不完,也能完美模擬各種物質,作品按照我的期望畫得栩栩如生。

  一顆黑色的風信子綠葉下,金髮綠眼的女孩與黑髮黑眼的女孩坐著,穿著色彩繽紛的春裙相視而笑。他們的中間有個黑髮黑眼的聖騎士,開心地張著雙手,身後站著一名老神父,溫柔地看著他們,手裡抱著一團黑漆漆的咧嘴笑小終魘。

  結束後,我把盆栽放到壁爐上,再把遺囑和退位文件被鎖在同一個保險櫃中,打理好自己,穿戴整齊,按照原定行程出門,用老路從陰影抵達官邸。

  護衛隊一如往常等在門外進行晚間集合。由於大型活動,六人全到。

  看見我開門出現,他們知道我選了哪邊

  「聖長。」護衛們行禮。

  我照往例問道:「有任何新報告嗎?」

  帕諾隊長手臂下夾著行程表,遞給我回答:「沒有。」

  「走吧。」










之所以大修是因為把整段談話全換掉了
因為連知道星座紀元90%劇情的布拉拉也說他有點看不懂(我寫太深orz)
我也覺得有道理,所以月光的部分進展會更緩慢
之前用的版本就先剁下來留著看之後有那裡可以用
我有兩季可以寫呢!(不要立旗啊!!!!

跟雷洛斯有關係的龍是阿古塔斯
可是他跟這個故事沒有什麼關係
所以不要期待他會出現或啥的(我一堆主線都寫不完了55555

明天要去吃歸寧宴
這才知道原來有歸寧宴這種東西
很想給對方結婚禮物可是我根本沒時間生
以後再給的話會不會多此一舉或被討厭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24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純白的阿貝爾|芽豆靈|小說|奇幻|聖騎士|吸血鬼|星座紀元|宗教|雷洛斯

留言共 1 篇留言

亞空
阿古塔斯OWO!!!
這裡沒出現沒關係,所以說那個番外~

聖騎士長的生活重新上了正軌
接下來就是繼續見招拆招迎接大九節

阿貝爾可不可以直接搬黑帝斯的名義出來主張月光所有權啊W
竟然黑帝斯罩它那就直接找黑帝斯談啊?!

所以萊雷-薩普特終於又出現了,神父和阿貝爾名義上的祖宗

突然發現阿貝爾真的退休後可以做啥了
當個模型師W

接下來晚間行動又是要做啥呢~

歸寧宴啊,不是沒吃過但第一次正式聽到這個名詞呢
個人老媽好像是用另一種詞來稱呼

11-03 01:0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番、番番番番……

搬黑帝斯的名字沒用吧,因為月光一開始就是雷洛斯的wwww
找黑帝斯談會被潑水吧哈哈哈

他退休就回去當gm了啦

目前正在吃歸寧宴wwwwwww11-03 13: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臨時延更(最近隨時生效)...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2》第十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a530大家
不定時更新ACG心得與小說讀後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