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自由象限大亂鬥

作者:邪惡布丁│2018-11-01 22:02:49│贊助:12│人氣:343
自由象限大亂鬥

今天要來講一個故事,是關於一群人為了爭奪達人勳章,所展開的一場大亂鬥,兩組人馬,十四位新人,以及在這場大亂鬥之中,存在著特別的機制。

靈感,存在於巴哈姆特這個世界一種特殊的能量,就如同空氣一樣,看不見但卻又不可或缺,而某些人卻能使用這股能量,驅使自己體內某種力量。

而達人勳章這樣特殊的存在,據說是能夠實現任何願望的萬能許願機,同時還能夠提供幾近無限的靈感。

但為了召喚出達人勳章,需要大量靈感,為了達成條件,所以『祂』創造一種職位,而他們身上蘊含的靈感加起來,足以開啟那條通道,而那群人被稱為『達人』。

達人,存在於過去、現在、未來,甚至是其他時空的人們,他們通過了巴哈姆特的考驗,獲得了所謂達人的稱號。

而參加這場大亂鬥的新人們,必須要先獲得達人勳章的認可,取得三枚好棒棒點數,獲得三次強制命令達人的機會,並召喚出屬於自己的達人。

為了爭奪達人勳章,新人們必須令擊敗其他新人和達人的隊伍,令自己在這場大亂鬥之中,存活下來。

有些人是為了增加人氣,有些人為了獲得GP,有些只是為了證明自己,不管如何,各路人馬聚集在一起,準備展開廝殺。

#

「我問你,你就是我的召喚我的新人嗎?」

「……什麼?」

月光從窗子透入,映照在屋內的兩人身上,雖然看不見面具下的那張臉,但可以從聲音判斷出,在下方是位少年,而這時,他的視線轉移到屋外。

「外頭還有其他敵人,我先去將他們驅逐!」

「等一……哇!」

天口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風壓襲來,她的身子如同一團紙球般,瞬間被狂風吹飛,在地面上翻滾數圈後,才終於停止下來。

「好痛……」

她的身上各處充斥著傷痕,不論是剛才翻滾造成的,又或者是被追殺時造成,而現在她的思緒一片混亂,無論突然間被追殺,又或者是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面具男。

天口蹣跚的用手撐起自己的身軀,頭頂上如同兔子般的耳朵躁動著,外頭空氣撕裂、岩石崩壞、拳頭摩擦的聲響,從剛才開始,不停地灌入她耳中。

透過身後短短的翅膀拍動,她好不容易從地板上站了起來,接著她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吵雜聲不斷的屋外,而映入眼簾的景況,更讓她陷入混亂當中。

光頭,法杖,袈裟,一名穿著灰黃色袈裟,滿臉笑容的老者,正與剛才突然出現在她眼前的面具男,纏鬥在一起。

拳頭揮出,法杖揮下,兩者撞擊的瞬間,氣壓以此為中心爆發,這股能量如同海嘯一般,襲向周圍的一切。

「哇啊啊啊啊啊!」

衝擊再次將她掀翻,整個人直接被撞向身後的房屋,疼痛瞬間讓她的模糊了她的雙眼。

「嗚嗚!倒是怎樣啦!」

眼淚從眼眶中泛出,她將頭低下,埋入雙腿之間,想逃避眼前發生的一切,突然刷的一聲,暗器無聲無息地刺入牆上。

「慢了一步,這樣十四個新人和達人就都到齊,原本還想趕在之前殺掉的……」

聲音從暗處傳來,看著刀刃刺入的位置,天口馬上明白道,剛才的攻擊,是想直接取走自己的性命。

「等一下!妳想要做什麼?妳是誰啊?」

看著從暗處走出來的身影,天口緊張地問道,而在她的眼前是,一名外貌如同女高中生的少女,但她四肢上卻滿是刀痕,以及臉上毫無情感可言的神情,天口馬上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人,是沒辦法溝通的。

「……殺掉吧。」

「欸?」

身影消失,轉眼間,天口的視野被金屬的光澤所阻擋,刀刃推入她的眼窩,並直接刺入牆中。

「……嗯?」

刀刃在牆壁抖動著,刺痛感一路傳回江成亮子的手中,她甩一甩麻痺的手臂,四處張望著。

「去哪了?」

在注意到天口遭受攻擊後,面具男注意力一轉,而下一秒,伴隨著一聲巨響,法杖在手肘的阻撓下,靜止在半空中。

「陪老夫一下吧,年輕人!」

「嘖!」

面具男的行動被老者擋下,兩人的身子僵持了幾秒,隨著面具男的手臂向前一甩,而他的身子則像羽毛一般,輕鬆的落回地面上,但落地的同時,迎接他的是,朝他門面襲來的拳頭。

「年輕人,冷靜一點。」

老者不慌不忙地說道,並接著以超乎常人的動作,避開了拳頭,同時做出了反擊。

法杖向前突刺,面具男一個反應不及,當場被打翻在地,戴在臉上的面具則彈飛到遠處。

「這樣就結束了嗎?年輕人?」

面具男在倒下的瞬間,反手一撐,接著身子在空中轉向的同時,直接往老者的腹部踹下。

「呃……」

老者臉上浮現痛苦的神情,突然間一道陰影將兩人籠罩,惡寒爬向他們的背部,兩人幾乎是同時做出相同反應,將對方當成踏板。

兩個身影分開的瞬間,巨劍砍下,地面當場被斬成兩半,裂縫像是不知節制般蛇一樣,一路向前爬行,而最終,不遠處的房屋受到衝擊的,倒塌下來。

塵埃落定,巨劍的主人從後方顯現,但讓人不敢置信的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兇,是一名披著一頭長髮,外貌如同小學生的幼童。

「喂!光頭和尚,這傢伙應該是你們這組的吧?他剛剛似乎把我們的新人一起幹掉了!」

失去面具的面具男,露出了隱藏在下面的面貌,而眼前的小學生的身影,投影在他黑色的瞳孔上,但卻映照出一股混沌的氣息。

「我家的新人可沒這麼容易就死掉的,還有……吳郭魚,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啊?」

老者突然對著空無一人的方向喊著,隨著此話一出,周圍的空間像是扭曲,人影憑空出現。

「反正都是虛構的有什麼關係,這都是為了打而打的大亂鬥,沒有存在的意義。」

分不清性別的聲線,從魚鱗斗篷下方傳出,隱藏在下方的一抹微笑,讓人搞不清他在想什麼。

「在說什麼東西啊,魚腥味?」

他臉上浮現一臉不屑的模樣,而他的視線,則不停的搜尋著,不知掉落何處的面具。

「……」

而這時,手持巨劍的小學生,口中不知道在碎念什麼著,而還沒來不及了解話中的意思時,吳郭魚斗篷下的嘴角再次勾起。

「可以喔,十一!去吧!」

電光火石間,巨劍至地面上拔起,嬌小的身軀,彷彿不把巨劍的重量當作一回事,徑直的砍下。

面具男一個側身,地面在他身旁當場崩裂,劍刃刺入地面的瞬間,拳頭揮出,但下一秒,劍身衝撞,如同打蒼蠅一樣,面具男直接被拍飛至空中。

「咳……」

面具男口中咳出鮮血,他沒來得及恢復姿態,直接墜落至地面上,而身子在到接觸地板的的同時,重摔了數圈後,才停止下來,隨即整個人倒在地板一動也不動。

不管他的死亡,十一開始在原地旋轉,雙手抓著巨劍的劍柄,甩動著那巨大的鐵塊,周圍的空氣朝漩渦中心流動著。

「這年頭的年輕人,都不懂敬老尊賢了……」

老者嘀咕著,雙腳一踏,地面隨之撼動,緊接著甩動手中的法杖,狂風捲起,如同扇葉般的巨盾形成。

巨劍捲起的龍捲風,法杖構成的巨盾,劍與杖的攻防,兩者接觸的同時,暴雨般的衝擊四散,但周圍的建築,承受不住這股力量的,當場化成粉塵。

雖然巨盾擋住了龍捲風的前進,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下,老者的手逐漸慢了下來,上頭也逐漸浮現縫隙。

「我這把老骨頭啊……」

伴隨著清脆的金屬聲,老者的身影從原地彈開,身子在空中翻滾數圈後,落回了地面上,而落地的同時,他將手中的法杖刺入地面,而右手拳頭擺在了腰間。

「直拳!」

直拳,是他經過多年鍛煉,爐火純青的直拳,據說能夠直接將大樓的樑柱打穿,而這一拳,從他的手中揮出。

但當這一拳揮出時,除了一股旋風產生外,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欸?奇怪?」

「喂!你想把這附近夷為平地嗎?」

他還沒來得及釐清時,身後的聲音叫住了他,他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重新將面具覆於臉上的面具男,站在了他的身後,同時手還抓著他的肩膀。

「想想房貸還沒繳完的上班族,無毛老頭!要揮拳,就往天空揮。」

「往天空是能打中什麼東西?」

「那就讓目標自己到空中就好了!」

面具男如此回應道,接著他放開了抓住老者的手,下一秒,他一個箭步,腳步急煞,整個人停駐在吳郭魚的面前。

「什……」

「來!飛高高!」

面具男二話不說的,直接抓住吳郭魚向上一拋,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他的身子已經遠離地面數公尺的距離。

就在這時,十一停止甩動手中的巨劍,接著一個跳躍,在空中接住吳郭魚。

「笨蛋,別……」

吳郭魚的話還沒說完,強烈風壓從下方襲來,他低頭一望,老者已經完成出拳的動作。

「直拳!」

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吳郭魚和十一隨著拳頭揮出,和雲層一同消失在夜空之中。

「我想應該沒幾個人,能夠擋下這拳吧!不是嗎,拋棄帝國的帝王?」

「喔?你這小子猜到我的身份啦?」

老者露出狐疑的笑容,接著轉過身看向了面具男,而後者的笑聲,從面具下流瀉而出。

「呵!看到那個拳頭,有誰會認不出來,我好歹也是在世界各地旅行的冒險者,總不會不知道活生生的傳說,帝王『大帝』?」

「既然你都猜出我的身份,那不如你也告訴我,你的身份。」

大帝笑著回應面具男的猜測,但他只是搖搖頭,接著擺出了應戰的姿勢。

「我只不過是個不值得一提, 隨處可見的冒險者罷了。那麼……你還要打嗎?『磚』?」

青筋這時從大帝的額頭上爆出來,這時他再次擺出了出拳的動作,而這一次,他對準的是,面具男所站的方向。

「喔呵!你這小子,是知道會惹火我,才這麼說的嗎?」

「獅子的鬃毛、火龍的逆鱗、獅鷲的羽毛、校長的禿頭,這類的東西我都拔過,有什麼不敢的?」

「……是嗎?那麼你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呵!我就喜歡這種刺激的感覺!不知道被和尚超渡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面具男將雙拳擺在胸前,腳步微蹲,而大帝則持續擺著出拳的動作,從周圍空氣流動的走向來看,能夠感覺到,這一拳將會直接毀滅周圍的一切。

「等一下!」

聲音將瞬間將劍拔弩張的兩人,拉回了現實,他們同時看向聲音的源頭,在那裡,天口渾身是傷的站在那裡,而她手中,還拖著已經失去意識的江成亮子。

「喔?沒想到,我家的新人竟然反殺成功了?那麼你要怎麼做呢?」

「……」

大帝放下了出拳的動作,接著將雙手高舉過頭,放棄了一切攻擊手段。

「原本以為只是一個小鬼而已,沒想到竟然還懂得抓人質,這樣就結束了!」

面具男向前踏出一步,拳頭已經擺在了他的腰間,準備一拳把大帝打倒在地,但下一秒,被天口帶著哭腔的聲調打斷。

「等一下啦!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我原本在逃避她的追殺,結果不知道為什麼,房子突然倒了下來,我剛好發動『穿透』以後,才躲過這一擊。」

「然後我看到她被建築物的碎片壓在底下,才把她挖出來,我根本沒有對她怎麼樣!」

天口跪在地上,哭了起來,而大帝和面具男則面面相覷,後者則趕緊將手收回,慌張的胡亂揮舞自己的雙手。

「妳先不要哭啦!我知道妳什麼都沒做!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都是我的錯!啊!我不知道怎麼應付這種事情!」

在面具男還沒注意到時,大帝一個箭步,身影突然從原地上消失,而等到他再次出現,他已經出現在天口的面前。

等到面具男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大帝將手伸向了天口,並將失去意識的江成亮子,扛在了肩上。

「好吧,這次就算我們輸了!看在你的新人救了我家的新手的份上,這次我就不對她動手了,但是如果你再隨便亂說話,你就完了。」

「身為一位帝王,外加和尚,你的心胸就不能和你的肚子一樣寬大嗎?」

大帝無視面具男的話,瞥了眼一旁的天口,接著一個跳躍,身影逐漸從他們的視野中遠處,現場只留下了,彷彿被飛彈轟炸過的景況。

「他走了是嗎……」

面具男看著大帝逐漸遠離的背影,突然間整個人半跪了下來,鮮血從面具的縫隙間流下,天口見狀,嚇得趕緊來到他的身旁查看傷勢。

「哇啊!你沒事吧……呀啊!你怎麼吐了這麼多血啊!」

天口才剛來到面具男身旁,映入眼簾的是,一整片被鮮血染紅的衣物,她當場被嚇得不知所措。

「沒事啦,只是斷掉的肋骨好像刺到肺部了,痛死了!那個蘿莉小鬼力氣有夠大的,不過只要睡一覺就沒事了……」

「這種情況怎麼可能只睡一覺就好了!而且我是在做夢嗎?剛才那些人到底是誰,然後你又是誰?」

看著天口慌張的模樣,面具男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接著把披在身後的外套,包紮在自己的胸口上。

「不要一次問這麼多問題,一個一個慢慢來……怎麼感覺肋骨好像刺的更深了。」

天口的腦袋有些混亂,雖然有許多事情想問,但她首先深吸了一口氣,等到自己的心情平穩下來後,開口問道。

「……那麼請告訴我,我到底被捲入什麼事情了?」

「嗯……該怎麼解釋呢?大概就是所謂的『新人』,也就是想妳一樣的人,召喚出所謂的『達人』,也就是像我一樣存在的人,之後要互相廝殺,而活到最後的人,就會獲得類似萬能許願機的東西。」

「難道我只想和別人和平相處,偶爾吃個大餐,這樣活著也不行嗎?」

看著天口有些天真的發言,面具男搔了下臉,雙手把在胸前,口氣凝重的回應道。

「就算妳不去和別人爭奪,但是還是會發生像今天一樣,有人會想來將妳殺掉的事情,妳已經被捲入這個事件了,逃不了了。」

「……」

天口萬念俱灰的低下頭,原本樂天的性格,也無法令她的心情有所好轉,而就在這時,一隻放在了她的頭頂上。

「不過呢……既然妳把我召喚出來了,那麼只要我還活著,至少不會讓其他達人傷害妳的,但是妳至少要有保護自己的覺悟在。」

語畢,面具男向天口伸出手來。

「我叫做邪惡布丁,是一位默默無名的冒險者,那麼妳的名字是?」

「我叫做天口!」

天口握住了邪惡布丁的手,而就在這天,一名新人和達人完成了契約,同時,大亂鬥所需的十四位達人和新人,也都到齊了,大亂鬥正式展開。



伴隨著一聲巨響,天口的意識回歸現在,她整個人躺在地板上,仰望著混濁天空,而不久前的記憶,如同跑馬燈般從眼前掠過。

「為什麼會突然回想起幾天前的事情,是我快要死了嗎?」

天口全身吃痛的,從地板上爬了起來,並撿起躺在她的身旁的一只面具,周圍被由向日葵所構成的花海所環繞,但她卻沒有閒情逸致去欣賞。

「明明當初說要不會讓別人傷害我,結果現在……」

她疲倦地望向聲音的源頭,而一場激烈的戰鬥在她眼前展開,小刀擲出,陣陣漣漪在綠色黏球上抖動著,隨即上頭突然浮現一張哭臉來。

「喔!好痛喔!你丟的刀子在我身上,和妳身上的刀疤,一樣多,好痛!喔,等等!我根本不痛不癢!而且根本連傷痕都沒有!」

多多史萊姆發出一陣狂笑來,並輕鬆的躲過了襲來的小刀,接著原本插在體內的刀刃一轉,直接擋下了刺向他體內核心的利刃。

「怎麼啦?難道因為我沒有肢體的關係,這麼無力的攻擊的是怎樣?來啊!我給妳砍我的機會!」

語畢,多多史萊姆身上長出疑似人類肢體的器官,綠色的腳趾在上頭扭動,霎那間,數枚飛刀掠過,當場,綠色的黏液球碎裂。

「啊啊!我的腳啊!我的身體啊!」

多多史萊姆口中發出哀嚎聲,但其聲響,完全被江成亮子無視掉,她伸手從短裙下抽出小刀,刀尖對準了岩石般的核心,毫無猶豫地刺下。

就在刀尖刺穿黏液,觸碰到核心的前一刻,江成亮子突然放開了手,同時腳步向後一蹬,瞬間拉開與多多史萊姆之間的距離。

下一秒,黏液從她的臉龐邊擦過,江成亮子立刻退後數十步的距離,直到在觸碰到花海的邊緣為止,而她定神一看,數十條觸手在空中揮舞著。

「哎呀呀!竟然躲過了?難道妳的實力都用在逃跑上嗎?」

多多史萊姆發出訕笑聲,而這些嘲諷的話語,一句話也沒有進去江成亮子的耳中,她摸一摸身體的各處,確認身上武器數量。

「刀片五片、摺疊小刀三把、戰術小刀兩把……」

在確認完以後,江成亮子立刻從背後抽出一把摺疊小刀,再次與多多史萊姆對峙,而她的視線則在他身上來回掃視著。

「喔喔!不要跟我說,因為敵人是沒有肢體的傢伙,才一直打不贏喔!」

多多史萊姆蠕動著翠綠的身軀,刺在上頭的刀械,隨之起舞,突然,江成亮子再次拋出摺疊小刀,並往他的方向奔去。

「不躲了嗎?我要把妳的身體玩弄個體無完膚!」

多多史萊姆整個身體散開,如同一張大網子般,迎向了江成亮子。

「沒事吧……」

突如其來的聲音,將天口注意從兩人間拉了回來,緊接著一把蔚藍的雨傘,映入她的眼簾當中。

「沒事……」

天口回應汪界的問題,而這名穿著運動服的男子,則在點點頭表示後,再次開口道。

「是嗎,那就好……那麼請妳繼續吹奏口琴吧,這樣多少能夠抑制花海的侵蝕……」

汪界短暫地提醒道,接著他的視線轉移,將注意力放在,不遠處的一朵巨大,且長滿利牙的向日葵上,上頭還不時吐出一顆顆向日葵種子。

「竟然要我們新人獨自對付一棵巨噬太陽花,這也未免太困難了吧,雖然他們說,會讓太陽花暫時停止動作,不過也要我能撐到那個時候啊。」

汪界在心中抱怨道,接著握緊了手中,能夠一次收拾掉巨噬太陽花的殺手鐧。

「講完話了嗎?」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站在他們前方幾公尺距離的男子問道,而他的身影即使在花海之中,也不讓人覺得怪異,反而融為一體,一身翠綠的旗袍,外頭套著一件白袍。

芭蕉葉雙手放在胸前,無視一旁持續纏鬥的多多史萊姆和江成亮子,以及逐漸侵蝕周圍環境的花海。

「明明是同隊的……」

「到現在還在分什麼隊伍?而且身為一位新人,你的達人空誠已經死了,你早就該從大亂鬥的舞台退場,為什麼現在還要出現在這裡?」

汪界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從身後抽出了另一把,帶著金屬光澤的雨傘,尖端指向了芭蕉葉的位置。

「的確,就算知道這點也沒有用……」

話語一落的同時,銃器就位,一聲槍響下,魔彈從槍口脫出。



黑影劃過大腿,鮮紅的血液一湧而出,他痛苦的用手摀住傷口,但隨即,他不顧大腿上的傷口,馬上從原地跳開。

漆黑的棍狀物落下,從他的頭頂上掠過,而在觸碰到地面的同時,地面當場崩毀,雖然他勉強躲過了這一擊,但隨即一個不留神,整個人摔倒在地。

「真是沒想到啊!達人竟然會在我們這群新人面前這麼難堪!」

邪惡布丁整個人趴在花海當中,鮮血從他的右手臂上,一路滑落地面,更為這片大地添增了一點繽紛。

「你這傢伙,竟然對已經被淘汰的新人,做這種事情……」

而擋在這名達人面前的,不是什麼傳說的英雄,也不是以一擋百的戰士,更不是足以毀天滅地的怪物,單純是兩名新人罷了。

「原本只是想拿來當成炮灰,沒想到竟然超乎我的想像,不過也不意外,這裡出現的新人,都是接近達人的存在!」

狂妄的笑聲傳入邪惡布丁的耳中,從額頭流下的血液,已經模糊了他的右眼,他只能用僅剩的左眼,注視著他放聲大笑的身影。

魚鱗、斗篷、笑容,映照在他眼裡的是,早該在第一場戰鬥中,就被大帝的拳頭給消滅的吳郭魚,但不同的是,他的頭頂上多了朵向日葵。

「我原本早該被淘汰,靜靜的等待死亡的到來,沒想到的是,這傢伙竟然寄生在我的身上,但是我竟然適應了,甚至反過來控制!」

吳郭魚將視線移到了腳底下踩著的地面,尖牙、毒氣、種子、向日葵,一株與天口一行人對付的向日葵相同的植物,正不停地扭動著。

「呼……呼……」

口中吐出沉重的喘息聲,他的視線轉移到了巨噬向日葵上頭,原本計畫要用自己的能力,直接讓巨噬向日葵,連同整座花海消除能力,但現在,前方卻出現兩個阻礙。

黑髮、血瞳、夜族;紅髮、赤瞳、血族;兩位新人擋在了他的前方,一個擁有無止盡的黑暗,而另一個則散發的血腥味,但同樣的是,那寄生在頭頂上的向日葵。

小兵和仁子,兩個都是自己召喚的達人已經退場,早就從大亂鬥中淘汰的新人,但現在,他們卻出現在這裡,並將邪惡布丁逼入絕境。

「果然……我應該去學個遠距離的攻擊手段……」

邪惡布丁露出苦笑來,身體各處已經殘破不堪,如同在風中的一塊破布般,隨時有可能在空氣中瓦解。

即使是這樣,他們也沒有打算就此放過他,影子落下,邪惡布丁一個側翻,黑影貫穿了他後腦勺後方的地面。

緊接著血霧湧現,將邪惡布丁還沒反應過來,身軀被吞噬其中,他立刻從地面起身,但不給他時間反應,肩膀處傳來溫熱感。

邪惡布丁回頭一樣,仁子的臉出現在他身後,她的身影與血霧融為一體,利牙直接刺入他的肩膀,痛楚瞬間衝擊著他的大腦。

但這時,他的臉上卻浮現了笑容,突然,右手反手一抓,沒有實體的血霧,被他緊握在手中。

「抓到了!」

血霧凝聚,仁子的身軀隨之出現,邪惡布丁的身子一轉,在拔除她頭頂上的向日葵的同時,直接將她的頭撞向地面。

「先給我睡一下!」

衝擊當場讓仁子失去意識,但緊接著,影子從地面爬上了他整隻手臂,當場令他困在原地,動彈不得。

小兵見狀,手掌一握,周圍的黑暗匯聚成一點,緊接著一把巨大的劍形成,隨後他伸手一指,劍鋒指向了邪惡布丁。

下一秒,巨劍彈出,花海當場出現一條筆直的道路,阻攔它的一切事物,全都被斬了開來,命中目標的同時,骨頭連同肌肉分離。

「什……」

小兵的口中剛冒出驚訝的口吻時,一隻手掌握住了他的頭部,渾身是血的邪惡布丁,用他僅存的手,將小兵的頭直接按入地面。

「噗!」

「咳、咳……」

衝擊反饋至邪惡布丁的身體當中,口中當場吐出血液來,而失去右手的他,不理會自己身體的狀況,直接奔向了巨噬向日葵的位置。

「不愧是達人,受到這種致命傷,還能夠移動!」

看著邪惡布丁幾近崩潰的身軀,吳郭魚如此評價著,但就在他的手即將碰觸到巨噬向日葵時,雙腳突然失去了知覺。

「嘔!」

鮮血再次從邪惡布丁身上湧出,但這一次,口中已經不再有東西流出,而他的視覺逐漸模糊起來,只能微微看出,貫穿自己腹部的枝葉。

「竟然……」

大帝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但他也沒有餘力去關心其他人,手中的法杖擋在了襲來的巨劍,緊接著一個箭步,躲過了從一旁竄出腸形生物。

「我以好棒棒點數下令,十一!就算骨折了,身體再也動不了,也要擋下眼前的傢伙!」

吳郭魚手背上的紋路,發出了紅光,隨即一股力量湧入了十一的體內,她突然間大吼一聲,巨劍再一次揮下。

「這是什麼力量!?」

大帝還沒來得及感到驚訝,整個人被彈飛數公尺遠的距離,途中,整片花海激起波瀾來,而手中握著的,經歷無數次戰鬥的法杖,竟然微微的彎曲變形。

「怎麼不用當時差一點把我殺掉的『直拳』呢?還是說因為你的新人都不理會你,導致你身上的『靈感』,都幾乎流逝,能夠使出的能力只剩下一次?」

由於連續不斷的戰鬥,大帝身上的靈感一點一滴的流失,再加上身為新人的江成亮子,幾乎都不理會自己,導致沒有任何機會補充靈感,而他身上剩餘的靈感,最多只能在使出一次直拳。

「真是……果然要一次對付兩位達人,還是有點困難。」

大帝用法杖撐起身子,接著雙手往後方一擋,腸形生物當場被停在了半空之中,接著他不顧刺穿他手掌的尖牙,一把將其抓住。

下一秒,青筋從大帝的額頭上爆出來,雙手朝前方一甩,芽豆靈那龐大的身軀,竟被他抓了起來。

芽豆靈在空中滯留不到一秒,大帝的身子一轉,直接將他砸向地面中,當場,整片大地連同上頭的花海掀翻。

「痛死了!」

「三小!這條大腸會說話!」

突然,一股寒氣爬上大帝的背脊,他連想都沒想的,將法杖往身後一擋。

「嗚!」

後腦勺受到劇烈的衝擊,大帝甚至一度失去意識,而緊接著伴隨著一陣聲響,裂痕爬上了法杖,同時骨頭的碎裂聲,也從十一的手臂上傳來。

十一不顧已經骨折的雙臂,再次揮動起手中的巨劍,而就在這九死一生的關頭之際,大帝以戰士的本能抬腿一踢。

劍身受到衝擊的,偏移了落下的位置,從大帝的身旁掠過,直接斬向芽豆靈。

但觸碰到芽豆靈的同時,巨劍彈開,十一一個重心不穩的向後倒下,大帝沒有放過這微小的空隙,瞬間拉開與他們的距離。

「呼!上次被逼到絕境是什麼時候?」

看著眼前毫髮無傷的芽豆靈,以及再次從地板爬起,彷彿身上受到的傷,都是虛無的十一,大帝露出苦笑來。

接著大帝將法杖向前一指,眼神與十一對上,雙方互看數秒後,身後的地面同時崩塌,巨劍與法杖交錯。


鐵傘散開,形成一張巨盾,緊接著魔彈衝擊著傘面,震動一路傳入汪界的手中,他咬緊了牙關,奮力的向上一甩。

魔彈順著傘面的曲線,從上頭彈開,緊接著,槍聲再次響起,第二發、第三發魔彈,接連從槍口脫出。

衝擊再次傳入汪界的骨子中,他一陣手麻的放開手,整個人踉蹌的半跪在地,身子直接暴露在槍口前。

而下一秒,板機扣下,魔彈從槍口彈出,一路筆直地撕開空氣,襲向汪界的心窩。

就在魔彈貫穿汪界的前一刻,藍色摺疊傘揮下,魔彈像是憑空消失般,從傘面上消失,緊接著,傘頂對準了芭蕉葉。

「喔?」

芭蕉葉眉毛揚起,意識到汪界接下來的行動的他,手中的銃器再次冒出硝煙,而另一隻手則默默地伸進口袋中。

能量匯聚在摺疊傘上,一聲槍響下,半透明魔彈從傘頂的位置脫出,同樣的魔彈,走在相同的路徑上,兩者相撞的同時,爆炸的能量連同煙霧擴散。

狂風的肆虐下,讓芭蕉葉不經意地瞇起雙眼來,但這時,他突然反手握住銃器,霎那間,煙霧被切開,鐵傘由上而下,揮向芭蕉葉。

而就在,鐵傘距離芭蕉葉頭頂數公分時,靜止下來,汪界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景象,槍托介入其中,硬是擋了下來。

「怎麼?難道你認為單手開槍的人,臂力會弱到哪裡去嗎?」

芭蕉葉如此問道,但汪界沒有回應他的問題,只是持續加重鐵傘的力道,這時,芭蕉葉的另一隻手抽出,金屬的光澤映入汪界眼中。

伴隨著硝煙飄散至空氣中,鮮血從汪界的頭顱灑出,但芭蕉葉卻皺了下眉頭,緊接著腹部受到重擊。

一隻腳鑲入芭蕉葉的腹中,他吃痛地退後數步,汪界見機不可失,拉開了與芭蕉葉之間的距離。

「我見過那把槍,那是睡星的『人生重來槍』,為什麼……會在你手中?」

汪界不顧剛才被槍枝炸掉的右耳,任由鮮血流下,開口向芭蕉葉問道,雖然說自己大概,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你自己也應該很清楚吧?」

芭蕉葉甩動著手裡的左輪手槍,接著將視線放在了汪界手裡的鐵傘上,並接著繼續說道。

「這傢伙……當時和你的達人一同斷後,說什麼自己的達人已經犧牲,總不能自己逃走這種話,在最後賭上一切拖住葵海,甚至還砍下了三棵巨噬向日葵中的其中一棵。」

「不過我真的不瞭解,你回來的意義在哪裡?難道是要繼承他的遺志嗎?」

芭蕉葉說完話的同時,身體微微側向,鐵傘從他身旁掠過,接著他雙手同時往旁邊一擋,手中緊握的兩把槍托,擋下了劇烈的衝擊。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雙臂奮力一揮,芭蕉葉的腳步向後推移數公分的距離,雙腳離開了地面,彈向了半空之中。

汪界準備乘勝追擊時,半空之中,槍口冷不防地對準了他的頭顱,鐵傘散開,數十下衝擊,霎那間全打在上頭。

衝擊爬上了汪界全身上下,不堪負荷的他,口中吐出了鮮紅,雙腿一軟倒在地上,鐵傘與摺疊傘隨之脫離手中。

「呼……我還是不懂,你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不用戰鬥不是一件好事嗎?為什麼還要回來這種地方?」

芭蕉葉不解地問道,但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汪界,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芭蕉葉只是無語地看著汪界,接著槍口對準了他的頭部。

板機扣下,伴隨著一聲槍響,槍口飄起硝煙,鐵塊穿過空氣,筆直地朝汪界毫無防備的腦袋襲來。

突然,一隻手掌以幾近人類極限的速度,擋在了子彈前方,但這一舉動,卻完全無法阻止子彈前進的速度。

子彈貫穿了手掌心,當場鮮紅湧了出來,緊接著整條手臂像是裝了炸藥般,一路從掌心到手肘,全都炸了開來。

汪界的右手臂幾乎全毀,雖然右手已經無法動彈,但卻成功改變了子彈前進的軌道,而這時,他舉起了完好的左手,並指向了芭蕉葉。

「還給你!」

能量從汪界手指上發出,當芭蕉葉感到不妙時,已經來不及了,一發形狀如同子彈一樣的半透明物質,穿過了他的身軀。

「這是……」

對於穿過他身體的半透明物質,芭蕉葉的腦袋閃過無數個推測,但當他看到躺在地上的摺疊傘時,他馬上意識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呵!不錯嗎!」

嘴角邊滑下一絲血水,芭蕉葉接著舉起手,露出印在上頭的好棒棒點數,紋路發出了紅光。

「我以好棒棒點數下令,葵海!將所有人吞噬!」

語畢,芭蕉葉的右手臂炸開,緊接著如同數十枚子彈的轟炸過的衝擊,瞬間傳遍整個身體,芭蕉葉呈現『大』字形的向後倒下,而他的臉上還浮現著淺淺的微笑。

「這片花海……是達人?」

原本汪界以為,所謂的葵海,只不過是一種侵略性極強的生物,沒想到的是,他竟也是這次大亂鬥中的參賽者。

「看來撐不住了,果然……不該逞英雄……」

汪界才剛伸手抓住,躺在地面上的摺疊傘時,花海爬上他的全身上下,轉瞬間,就將他吞噬,而最後,他只留下一絲苦笑。


花海的侵蝕伸向了江成亮子,但連接近她的周圍都辦不到的,直接被她手中的刀刃切碎。

「呵呵!沒想到,那傢伙一下子就被打倒了!不過只要新人不死,達人也不會消失的!」

多多史萊姆斜眼看了下芭蕉葉的方向,接著黏液觸手一擋,刀片鑲入了體內,但下一秒,觸手被戰術小刀,一刀兩斷。

「這種和妳的人生一樣,沒有意義的攻擊,是要做幾次妳才甘心!」

多多史萊姆不耐煩地吼道,但笑意卻從他臉上閃過,江成亮子正準備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時,觸手纏住她的右腳。

江成亮子臉上一閃厭惡的神情,右腳上的黏液瞬間被斬斷,但當她抬起頭時,無數的黏液觸手,以及向日葵的根莖,分別前仆後繼的襲來。

「抓到妳了!」

多多史萊姆的話傳進江成亮子的耳中,但下一秒,碎裂的黏液觸手,與斷裂向日葵的根莖,在空中飛舞著。

「不要碰我!你這鼻涕蟲!」

刀尖指向了前方,上頭還沾著綠色黏液,憤怒的神情從江成亮子臉上浮現,難得出現情緒起伏,這時正在多多史萊姆眼前上演。

「原來妳會說話啊!那我更想知道妳的叫聲是怎麼的了!」

多多史萊姆的話才說到一半,刀鋒掠過,劃過了他如同黏液般的身體,江成亮子手中的戰術小刀,扔出。

鋒利的刀劍切開了空氣,一點軌道都沒有偏移,筆直的襲向巨噬向日葵,而多多史萊姆連眼都不偏一下,撲向了江成亮子。

多多史萊姆的身軀張開,形成一張巨網,江成亮子則揮動身上最後一把刀械,將翠綠的黏液網切開。

當場,巨網完全崩裂,黏液四濺,灑在江成亮子的身上,正當她準備轉頭對付後方的花海時,她才發現,被黏液沾黏住的位置,已經動彈不得。

「我說過了!我要把妳的身體,玩個體無完膚!」

黏液迅速纏上江成亮子的身軀,而她已經沒有任何能夠反抗的機會了,現在她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剛才扔出的戰術小刀上。

江成亮子被多多史萊姆吞噬,原先在刺入黏液中的刀械,這時瘋狂地劃過江成亮子的全身上下。

綠色的黏液球瞬間被染紅,江成亮子連叫聲都來不及喊出來,意識近乎喪失,而在最後映入眼簾的是,碎裂的戰術小刀,以及連一點傷痕也都沒有的巨噬向日葵。


口琴被拍落,原本被琴聲安撫住的花海,這時如同海嘯一般,鋪天蓋地的襲向天口。

「穿透!」

淡淡的光芒從天口身上散出,隨即一整片的花海,將天口的身影完全吞噬。

「怎麼辦?」

花海瘋狂地侵蝕周圍的一切,向日葵的根莖彷彿觸碰不到天口一樣,直接從穿過了她的身軀,而她整個人縮成一顆球,掩埋在花海之下。

「只剩下一個!」

天口獨自一人,看著自己手背上,只剩下一條紋路的好棒棒點數,以及不久前,邪惡布丁交給她的面具,並想起他所說過的話。

「好棒棒點數功能很廣,不外乎就是具有龐大靈感的東西,能夠讓達人完全聽令,短暫時間內提升靈感,以及達成近乎傳送的功能。」

「不過這東西很重要,能夠在遇到危險時,能夠發揮極高的功用,不要浪費在我的身上,反正這東西對我也沒用!」

天口看著手背上的紋路,暗自下了個決定,紋路發出紅光,而原先在她身上的微光,黯淡下來。

「我以好棒棒點數下令,邪惡布丁!」

根莖瞬間纏上天口的身軀,強勁的力道,一時之間令她喘不過氣,這時她發現到,靈感正從自己身上一點一滴的消失,無力感逐漸充斥她的全身。

「絕對要完成自己的目標!」

最後的紋路從天口的手背上消失,同時也宣告了,她從這場大亂鬥淘汰的事實,就這樣,花海吞噬將她完全吞噬。



枝葉從邪惡布丁的腹中拔出,而他則踉蹌地退後了數步,失去力量的他,雙膝跪地,看著自己逐漸透明的身體,他閉起了雙眼。

「啊!這樣就……結束了……」

放棄一切希望的他,靜待著身軀的瓦解,但這時,大量的靈感湧入他的體內,邪惡布丁驚訝的睜開眼睛一看,原本即將化為光點的身軀,卻在紅光的籠罩下,勉強維持住形態。

「我不是說過了,不要浪費在我身上了嗎?」

邪惡布丁露出一絲淺笑,但隨後嘴角落下,僅剩的左手撐在地面,不顧腹上的血流不止的血窟窿,硬是撐起了自己的身軀。

「既然她都賭在我身上,那我怎麼能夠在自己就先放棄了!」

沉重的腳步踏出,每當他踏出一步,身上的靈感就隨著血液流失一點,他已經無法顧及周圍的狀況,只是機械般筆直的向前。

「命還真是硬啊!葵海,吞了他!」

隨著吳郭魚此話一出,花海撲向了流失大量靈感的邪惡布丁,但枝葉才剛纏上他的身體,瞬間像是被火焰燃燒過一般,全部化為粉塵。

「怎麼可能?」

吳郭魚不可置信看著眼前的景況,而他馬上想起,當時第一次見到邪惡布丁與大帝的情況,原先準備使出『直拳』的大帝,卻在邪惡布丁的觸碰下,無法施展出能力。

「十一!立刻去阻止他繼續接近巨噬向日葵!」

在吳郭魚一聲令下,十一轉移了攻擊目標,視線放在了不遠處的邪惡布丁上。

「喂!小鬼頭!不要東張西望!」

十一隨手朝一旁揮下,巨劍應聲擋下了法杖,她斜眼看了下大帝,但接著,金屬裂開的聲響,爬上了巨劍上頭。

「不過看來,我們也都差不多。」

語畢,巨劍崩裂,法杖也在大帝手中瓦解,兩者的碎屑落回地面上,成為空氣中塵埃的一部分。

就在這時,十一放開了劍柄的部分,而她連看都不看大帝一眼,一個箭步,掠過大帝,直奔邪惡布丁的所在處。

「別想……」

腳下所踩的地面隆起,雖然已經反應過來,但已經來不及了,崩毀的碎片連同大帝噴向半空之中,芽豆靈從底下竄出。

「才想說那根大腸躲到哪裡去了……」

大帝正想揮動法杖,這才想起,法杖和巨劍一同化成碎片,雙手早已空無一物,尖牙毫無顧忌吞噬他的下半身。

十一的身影化成一條直線,她所經過的路徑,全被衝擊震開,但其代價是,雙腿的骨頭碎裂。

但在好棒棒點數的命令下,她早已忘卻何謂痛楚,原本就十分微弱的理性,則已經不復存在。

轉眼間,十一已經來到邪惡布丁的身後,腿一抬,往他背上踹了下去,當場,直接將他踩在地面上。

而在感覺到腳底傳來地面的觸感後,十一隨即轉過身,不再理會趴在地板上的邪惡布丁,並準備去執行,吳郭魚一開始下達的命令。

「啊!沒想到像甜甜圈的身體,竟然能讓我又躲過一次死劫。」

聲音從十一的耳後傳來,當她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十一才剛轉過頭,衝擊瞬間將她打倒在地。

拳頭收回,腹部上的血窟窿,與披在肩上的外套破洞,形成一條通道,邪惡布丁轉過身,蹣跚的繼續前進。

「不要讓我浪費力氣,我連身體都快無法維持了……」

光點一點一滴飄離邪惡布丁,而他的身軀也逐漸變得透明起來,但他的腳步卻依然繼續向前走去。

「十一!躺在地板上做什麼?還不快去阻止他!」

吳郭魚朝著地面大吼著,但躺在地板上的十一,身子突然間扭曲了起來,原本小如同學生般的身材,這時突然間變得修長。

「這是什麼……」

看著十一的異狀,吳郭魚的腦筋完全反應不過來,而眼光的餘角瞄到,正向他揮手的邪惡布丁。

「如何?被無名冒險者破壞計畫的感想?」

語畢,拳頭揮下,衝擊傳入巨噬向日葵中,而這一舉動,也令邪惡布丁身上僅存的靈感耗盡,他的身子化為光點,消失在空氣之中。

「一個字,『爽』!」

隨著邪惡布丁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消失,花海瞬間靜止下來,周圍彷彿時間停止流動一般,安靜的無聲無息。

下一秒,整片花海突然間枯萎,隨即化為粉塵,飄散至空氣之中,而身為本體的巨噬向日葵,也停止了一切活動。

「什麼!可惡啊!竟然會被這種傢伙給!」

吳郭魚咬牙切齒地吼道,他從巨噬向日葵上頭跳下,原本寄生在他頭頂上的向日葵,也隨著花海一同枯萎,化為數不清的粉塵。

吳郭魚才剛落回地面,準備逃離現場時,黑影竄出,當場,整隻右手臂飛離的他的身體,魚鱗斗篷即刻發動。

「我們來聊聊吧,吳郭魚。」

仁子用手抹去嘴角邊乾涸的紅潤,赤紅的雙眼在盛怒之下,發出淒厲的紅光,血霧從血姬的身後湧現。

「那個該死的達人,竟然沒把她殺死嗎……」

#

「怎麼會?明明巨噬向日葵還沒被打倒啊!」

多多史萊姆驚訝地看向眼前一片片的花海,一波波的化為粉塵,同時原本被花海吞噬的人們,從裡頭被解放出來。

「咳、咳……」

天口痛苦地咳一聲,肺部正享受著久違的空氣,但她依然因為靈感幾近消失的,躺在地板動彈不得。

因為突如其來的異變,而沒有注意到,還困在自己黏液般身體中的江成亮子,多多史萊姆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岩石裂開的聲音,在黏液中迴盪著,多多史萊姆這時感覺到一陣無力,他這才發現,江成亮子手裡握著的小刀,已經刺入自己的核心裡頭。

「妳這個……」

多多史萊姆咒罵了一聲,觸手纏在江成亮子的腿上,直接將她從體內拔起,才剛脫離黏液牢籠的江成亮子,在觸手的甩動下,砸向地面。

「該死!要趕快……把核心……的裂縫……」

多多史萊姆不去理會,口中吐出鮮血的江成亮子,球狀的身軀坍塌,黏液流向四周,他已經沒有餘力去維持身形。

「集中注意……只要再幾秒鐘……」

黏液如同輸送帶一般,將裂開的核心碎片匯聚,準備將它修復原樣,但這時,刀尖抵在了尚未修復的核心上。

「你……」

多多史萊姆惡狠狠地看向刀刃的主人,江成亮子全身上下都是流著血的刀痕,那是和多多史萊姆對戰後所留下的。

「住手……快住手啊……」

刀尖抵在了核心上頭,而多多史萊姆已經完全沒有餘力去對付江成亮子,只能無力的發出聲來。

但江成亮子無視多多史萊姆的哀嚎,徑直的向下施力,最後,刀刃完全刺入其中,核心當場碎裂成粉。

多多史萊姆再也無法維持型態,直接形成一灘綠色的黏液,同時映在核心上頭的好棒棒點數,隨著核心化成粉末,消散至空氣中。

刀鋒拔出,一甩上頭的黏液,江成亮子將視線放在了不遠處,停止行動的巨噬向日葵,隨後注意力再次轉移。



「呃啊……」

骨頭裂開、肌肉痙攣、神經斷裂,劇烈的疼痛,迫使汪界只能趴在地上掙扎著,當他好不容易將手中的摺疊傘,對準了巨噬向日葵時,金屬摩擦的聲響傳入他的耳中。

「好不容易才走到了這裡……開槍吧!」

面對指向自己腦袋的槍口,汪界放棄了掙扎,閉上眼準備接受,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但這時,銃器移開。

「你這是在憐憫我嗎?」

「我只是給你機會罷了,反正你成功了,我也沒損失。」

芭蕉葉擺出了請的姿勢,汪界原先還在懷疑他此舉的用意,但當眼前的巨噬向日葵動了起來,汪界也管不了那麼多。

能量凝聚在傘頂,摺疊傘也隨之顫抖,那是汪界從之前的戰鬥受到的傷害,一路累積到現在,而現在,即將釋放出來。

氣流改變,旋風襲來,能量爆發,光柱從傘頂噴射而出,毫無保留地全部釋放出來,當場,貫穿了巨噬向日葵。

巨噬向日葵這時垂了下來,並停下了動作,在龐大的能量橫掃而過,近乎有大半個身軀消失,陣陣的白煙從斷面處冒出。

「呵!難怪你會讓我試試看……」

汪界無奈地笑了,眼前的巨噬向日葵再次動了起來,同時,斷面處蠕動,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它已經開始再生。

「很遺憾,看來……」

刀鋒砍下,金屬的光澤映照著芭蕉葉的容貌,幾乎是用本能反應,瞬間從原地跳開。

「欸?」

「啊!」

兩人幾乎是同時喊出來,畢竟眼前的景況,很難用短短幾個文字形容。

江成亮子介入兩人之間,手中的小刀劃下,芭蕉葉從原地跳開,右手脫離了他的身軀,鮮血汪界身上湧出。

「妳這瘋子……」

汪界的話才剛說完,就因為前面戰鬥累積下來的疲勞與痛楚,以及江成亮子的行為,整個人當場失去意識。

「……」

芭蕉葉警戒著,畢竟你永遠猜不到瘋子的下一秒會做什麼,江成亮子手中拿著汪界的右臂,轉頭看向巨噬向日葵的方向。

右臂化為光芒,進入了江成亮子的體內,等到芭蕉葉意識到時,她已經化為一道光,從芭蕉葉的眼前消失。

刀刃掠過,整株巨噬向日葵飛向半空中,它還沒來得及重生,黑影已經走完全程,刀痕瞬間爬滿了上頭。

「這地方可不能待了!」

眼見巨噬向日葵那龐大的植株,在空中瓦解成碎塊,芭蕉葉當機立斷,從現場撤退。

同時,江成亮子輕盈地落回了地面上,巨噬向日葵的汁液與碎塊如同雨點般落下,從空中灑向了四周。

看著芭蕉葉逃跑的方向,江成亮子原本還想繼續追擊,但過度使用能力的她,一陣踉蹌,倒在了地上。

#

斗篷之下的吳郭魚,不停地咒罵著,他正要移動雙腿,逃離血霧的侵蝕時,他突然發現,身體竟然動彈不得。

「不要逃跑嘛!難得現在大家都有空,我們就來聊天吧!」

聲音從耳後傳來,魚鱗斗篷被一把掀起,小兵的手接著緊緊地抓著吳郭魚的肩膀,而他的臉上浮現笑容。

「對啊!我們還有很多事情可以聊一下,例如不久前,還長在我們頭上的向日葵。」

仁子從遠方走了過來,同時還指了指自己的頭頂,血霧如同一匹狼一樣,虎視眈眈地盯著吳郭魚。

「呃……」

指甲從吳郭魚的臉龐劃過,鮮血順著傷口滑下,而這時,影子被小兵控制住的他,依然還沒『適應』小兵的能力。

「就快了!」

「什麼?」

小兵還不理解他所說的話代表的意涵,臉上迎來一下重擊,吳郭魚已經適應住小兵的能力,接著手一揮,周圍的血霧散去。

這時,吳郭魚的雙腳一軟,跪在了地上,原先他還以為是用力過度導致的,直到他看到自己散落一地的雙腳。

「不要隨便對淑女揮拳相向。」

劍刃連接著仁子的手臂,上頭還殘留著未乾的血液,緊接著血霧散去,手指重新回歸上頭,而小兵也隨之靠了過來。

一邊是永無止境的鮮紅,另一邊是深不見底黑暗,雖然顏色和形態都不同,但卻都有相同的目。

「可惡啊!那該死的面具混蛋!」

吳郭魚怒吼一聲,影子和霧氣襲來,意識被拖入黑暗之中,身軀化為血霧的一部分,自此,吳郭魚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還不快鬆口!」

大帝死命地抓著芽豆靈,那滿是尖牙的血盆大口,他瘋狂地噬咬著大帝的下半身,而在此同時,巨噬向日葵已經再次展開行動,花海重新綻放。

突然,芽豆靈身子一震,停止了一切動作,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大帝立刻一躍,趁機從他的口中逃出。

大帝落地的同時,芽豆靈以龐大的身軀衝撞過來,他一個箭步,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但這時光芒籠罩在芽豆靈的身上,還沒來得及進行下個動作,身子化為光點,消失在空氣中。

「他的新人被幹掉了嗎?」

大帝無語地看著飄向空中的光點,接著反手一揮,一陣刺痛傳來,手肘與襲來的拳頭相交。

而出現在大帝面前的,是一名披頭散髮的女子,她全身各處關節扭曲,同時身上散發和芽豆靈一樣的光芒,雖然外貌幾乎跟以前完全不同,但經過多次交手,他馬上就認了出來。

「大『姊』,不要鬧了,雖然不知道妳為什麼突然長『高』,不過妳也快消失了,就不能讓我好好處理掉那株向日葵嗎?」

「敢再吭一聲『高』試試看!又不是老娘自己想長這麼高的!」

十一突然間歇斯底里的大吼,神情完全陷入瘋狂,她向前撲向了大帝,但被他一把抓住了脖子。

「妳新人已經死了,再過幾秒鐘,妳就會消失。」

大帝對著持續吼著的十一說著,看著她依然抓狂的模樣,直接將她向上一扔,並接著擺出了出拳的動作,同時光芒也包圍了大帝的身軀,光點逐漸飄散至空氣中。

「不過等一下我也會去陪妳的!」

語畢,拳頭揮出,十一當場整個人灰飛煙滅,衝擊持續前行,連同軌道上的一切,瞬間將巨噬向日葵連根拔起。

最後一株巨噬向日葵連掙扎都來不及,隨著衝擊一同粉碎,原本侵蝕環境的花海,也化為光點的一部分,消散至空氣中。

「看來……這場大亂鬥中,沒有所謂的勝利者……」

大帝有些感慨說道,隨後身體化為光點,飄向空氣中,原本混沌的天空,也隨著最後一名達人消失,恢復了原來蔚藍的樣子。

#

「這樣就好了……」

汪界對著眼前一座座小土丘說著,隨即將手中的鐵傘刺入其中一個,並露出哀傷的神情。

雖然說,這裡有接近一半的人們,是存在於過去的,但是汪界還是覺得,這樣子還是比較好。

天口從汪界身旁經過,並在其中一個小山丘上,放下了一只曲棍球面具,那是某個無名冒險者遺留下來的物品。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汪界看著蹲在地上的天口,天口沒有立刻回答,只是一直盯著那只面具看著。

「……我應該會繼續過以前的生活吧,畢竟我一開始就沒有想加入這場大亂鬥,而且那傢伙一直在避免讓我碰到其他新人或達人。」

「那你呢?」天口反問汪界。

「……我很想把睡星的人生重來槍奪回來,但是如果這樣做的話,只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話說……你知道江成亮子去哪裡了嗎?」

對於天口來說,雖然江成亮子是一開始襲擊她的瘋子,但畢竟不久前才合作過,所以還是有些在意失去蹤影的她。

對於汪界來說就不同了,他抓緊自己的右肩,幾乎快掐出瘀血,而原本處在那裡的手臂,則已經蕩然無存,但畢竟,天口沒有看見當時的情況,汪界臉上沒有浮現任何表情。

「不知道,不過我想像有聽到她說,要去尋找某個曾經在這片大陸的帝國遺址。」

「……是嗎?果然到最後,她依然是個我行我素的人。」

天口露出一抹淺笑,接著兩人陷入一片寂靜中,之後他們有默契的同時起身,並轉身離開了此地。

「雖然和達人們生活,得到了不少東西,但這是場沒有勝利者的爭鬥……失去的太多了……」

「……是啊。」

在兩人離去後,一道身影隨後來到小山丘前,手裡還握著一盆盆栽,裡頭種著一株微小的向日葵,隨著微風吹過而搖曳著。

「真是無聊……竟然在這邊架設墳墓?」

他無趣的看了下周圍,接著他走到其中一個小土堆前,蹲了下來,在上頭放了樣東西,那是一把漆黑的左輪手槍。

「不過呢……他們說錯了一件事情!」

仔細一看才發現,盆栽中的向日葵,並不是隨著風搖曳,而是自己在蠕動,手背上的紋路,發出淺淺的紅光。

「這場爭鬥是有勝利者的!」

#

出場角色:


【本留言參加自由象限文章交流互助計畫】

===================================

作者的碎碎念:

終於寫完總計18000字數左右的小說了……(咳血

我就連其他小說都沒寫過這麼多了,頂多一篇到五千字而已,結果害我現在覺得一篇三千字的小說都沒什麼……(咳

這是自由象限公會舉辦的活動,就是一群人自創角色,然後把他們放在一起,看他們拼個你死我活的大亂鬥……

然後呢,有個北七同時又參加了另一個公會舉辦的小說接龍,而且期限在這個星期天(雖然搞定),再加上,下個禮拜是大學生的期中考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12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由象限

留言共 5 篇留言

江成亮子
十一wwwwwwwwwww
每一篇我都在找十一wwwwwwwwwwwwwwww
找到然後爆笑一陣再從頭開始看(喂


然後謝謝布丁把我寫得這麼帥XD

11-01 22:15

邪惡布丁
你給的這種設定,就是要這麼帥才有發揮的空間啊!11-01 22:44
汪界
我的汪界好好的活躍一番了,感謝布丁的支持

11-02 11:46

邪惡布丁
能夠反殺的能力,就是要用在這個時候11-02 13:17
血姬の仁子
至少我參與了聖杯戰爭,還被霸氣抓住了我的自然系果實!

想了一陣才理解,芭蕉葉便當之後為什麼花花還在,寄生在其他新人身上也可以就是了?!結果後來又被打臉原來芭蕉葉還活著,可…可惡

史萊姆跟亮子的部分蠻用心的,亮子透過斷肢強化,而史萊姆沒有四肢還嘲諷她,不過史萊姆怎麼知道她的能力的?!然後明明以為要狠狠地玩弄一番,結果居然直接被放血,木有理由r

結果亮子又復活狠狠地打了我的臉,可…可惡

「不要隨便對淑女揮拳相向。」有夠還原!!!!!!!好diu哦,連變形跟還原都詳細寫出來了,先不說被壓在地上舔地板,真是有夠感恩耶!!!

另外對人物搭配有些疑問,天口-邪惡布丁、汪界-空誠、吳郭魚-十一、江成亮子-大帝、芭蕉葉-葵海、仁子+小兵-睡星+()?!多多史萊姆-()?!

不過仁子+小兵不是喪失達人的新人了嗎,這樣新人有8人呢!達人6人少了1人?

然後又回頭確認了下,卻發現芭蕉葉講了這樣的話:「這傢伙……當時和你的達人一同斷後,說什麼自己的達人已經犧牲,總不能自己逃走這種話,在最後賭上一切拖住葵海,甚至還砍下了三棵巨噬向日葵中的其中一棵。」

所以睡星也是新人嗎?!

大概是這樣,算起來新人9人;達人5人。不知道是不是我對劇情的解讀有什麼問題,不過通篇流出一股Fate/Zero的味道呢,EX咖哩棒

很多橋段蠻用心的,不過換場沒有特別分隔開+上偶爾會有使用「他」來代稱,蠻容易讓人不小心誤會劇情的xD有點可惜,不然這樣緊湊的劇情下如果我沒有因為誤會或不解特別再回去確認的話,我覺得觀看體驗會蠻好的!

最後私心一波,真的把血姬寫得很優!包括少女心已經毫不留情的暴力,超愛!!!

【本留言參加自由象限文章交流互助計畫】

11-04 20:00

邪惡布丁
因為這篇本來就是以聖杯戰爭為出發點寫出來的劇情XD,各個戰鬥場面,也都是以fate 系列為參考基準,雖然劇情是以我沒看過fate /ap(人數)為主

至於你說的達人和新人配置,如果以新人也成為職階的話:

天口(Caster) — 邪惡布丁(Berserker);吳郭魚(Caster) — 十一(Berserker);江成亮子(Assassin or Berserker) — 大帝(Lancer);芭蕉葉(Archer) — 葵海(Caster);多多史萊姆(Rider) — 芽豆靈(Rider);汪界(Saber) — 空誠(Saber);小兵(Assassin)、仁子(Assassin or Berserker)、睡星(Archer)的達人沒出場

代稱的問題嘛……畢竟這是我很少數一次出場這麼多角色的關係,而且字數也是第一次這麼多,自然有很多地方無法兼顧,這裡就請多包涵11-04 20:26
血姬の仁子
原來是14位新人……等等!現在看只有9位!難道是還沒出場就去了嗎xD

完全忘記大腸的存在,囧

葵海C職,應該括弧直接元帥,霸氣!

真要我分,我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職階耶,這種奇奇怪怪的只要可以丟東西好像都會莫名其妙成為Archer?!不過還是Assassin或Berserker感覺帥多了

11-04 21:25

邪惡布丁
如果把所有人的故事寫出來,肝臟和字數都會爆掉,所以只寫第一戰和最終戰11-04 22:10
獨行
好酷的背景設定,把巴哈小說圈的特性都寫出來了呢www

大大的角色使用得很好,每個角色都個性鮮明,個人尤其讚賞多多史萊姆的利用,能夠跟暗殺者纏鬥不已,超出一般對史萊姆的砲灰概念。

11-19 12:45

邪惡布丁
不不不!這年頭要出現很弱的史萊姆也很少見吧,從美好世界的劇毒史萊姆到轉生成史萊姆,這些史萊姆都是怪物級的生物,要說為什麼史萊姆很弱,這是勇者鬥惡龍的鍋(指11-19 13: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edward10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紅焰幻想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合作】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eliakei0707全世界的人類
天竺鼠車車完全是動畫番的黑馬,歡迎大家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