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GL長篇】願者上鉤08-客人

作者:馥閒庭│2018-11-01 08:55:53│贊助:46│人氣:209
雪瑤站在門口,但是周圍一個客人都沒有,路人對她指指點點,猜測胡扯她的身世。
 
有個小孩在她面前跌倒,雪瑤順手扶起來。
 
但小孩的娘親卻拼命似的衝過來,抱著小孩像是她會咬人似的離開。
 
雪瑤有點無奈,曾經她也站在人群中,對著賭場這種地方指指點點,甚至認為裡面的姑娘都不乾淨。
 
但事實卻跟她想的不同,至少永盛的賭場,那些侍酒姑娘可以跟客人調笑,卻不可以上床,如果發現,就會直接將人賣到對面的妓院。
 
「我們賣的是酒水,賭博、說笑、調情都只是手段,想要做皮肉生意,去妓院。」申屠雲說。
 
雪瑤曾聽別人說,申屠雲是永盛的掌事人選中,最膽大妄為,卻也最嚴格的主。
 
在她面前沒有人情,只有規則。
 
很快的,她待滿一個月了,哥哥說過,一個月後去酒樓。
 
她心裡害怕,一個月後,若哥哥沒來怎麼辦?
 
但她有別的選擇嗎?
 
沒有,她甚至連插秧都不會,還有十年的合約在永盛。
 
她只能乖乖的工作抵債,甚至心裡有個聲音問自己,為什麼要替哥哥做這樣的事情,但她很快將那種憤怒壓下去。
 
那是她的家人,為家人出頭不是應該的嗎?
 
因此她認命地站在門口,必要時,她還要跪在地上,讓人當人肉墩子,給人踩著下馬車。
 
「看來你的新寵很認命呢!」一個麗人站在樓台邊,看著門口那個身影,她端著酒笑。
 
如果有人抬頭看,可能會很驚訝,怡紅院的頭牌花魁,玉旖梅,竟然出現在永盛賭場的雅座。
 
而申屠雲則坐在雅座內的賭桌前,認真的看著荷官的骰盅。
 
「所以呢?」申屠雲挑眉,她把一塊玉片丟到某個圖案上,下注。
 
桌前的荷官打開碗,收走了玉片,代表申屠雲賭輸了,但她也沒有任何惱怒。
 
發現申屠雲根本沒在注意窗邊,玉旖梅轉過頭來到她的身邊。
 
「這麼認命的玩具,還有趣嗎?雲?」玉旖梅湊近申屠雲,親吻她的頰。
 
「有不有趣跟認命無關吧?輪到你了。」申屠雲看著牌桌說。
 
「自從上次之後,雲,你對我都沒有好臉色了!」玉旖梅嬌嗔,隨便拿塊玉籌碼丟到圖案上,她並不在乎輸贏,而是在乎眼前的女子,申屠雲。
 
這個曾經跟她有過一點緣分的女子。
 
兩張美麗的面孔相對,申屠雲卻沒有任何動瑤,她看著玉旖梅,現在,她們只是生意上的交流。
 
申屠雲轉過臉,她不快的說:「被你玩弄,誰會有好臉色?」
 
看著她美好白皙的脖頸,玉旖梅舔唇,身為頭牌,她早就知道情慾的美好,男人、女人都是一樣的,拋掉道德的束縛,她比誰都瞭解墮落跟愉悅。
 
「多少男人求我玩弄,我可都推掉了,雲…」玉旖梅笑說,她幾乎要貼著申屠雲的面前,看著她,眼神祈求,「我不能有一次後悔的機會嗎?」
 
玉旖梅貼著申屠雲輕聲地問,在申屠雲的眼中,只看到了不為所動,她微笑。
 
當不能哭泣時,就只能微笑了。
 
而聽到玉旖梅說的話,申屠雲只是將自己的籌碼推放到某個圖案上。
 
莊家開了碗。
 
通殺。
 
這是申屠雲的回答。
 
玉旖梅看著牌局,丟了手上的籌碼「不玩了,論賭,我就沒贏過你。」
 
「是嘛?」申屠雲看著自己手上的白玉籌碼,沉思著一些過往。
 
不同於現在的長型玉片籌碼,她手上的白玉籌碼,反而是雕刻如玉環般,但更小巧,連她這樣的女子也能一手拿十幾個,外圓內空,上面有著玉意美好的金蟾折桂等花紋,握在手裡不重,連她這樣的千金小姐也可以輕鬆的拿起。
 
「不是嗎?」玉旖梅笑說,看著她把玩那些白玉片,她拿了一片起來端詳「這新籌碼倒是挺精緻…」也是她被請來的原因,申屠雲打算更換籌碼,需要她幫忙宣傳。
 
「我輸過啊!」申屠雲卻打斷她說,她走到玉旖梅面前,將她手上的那枚籌碼拿起,貼著她的唇。
 
「輸了你。」申屠雲說完隔著白玉片吻了玉旖梅。
 
玉旖梅沒有動,只是愣愣地看著她。
 
申屠雲轉身撈過一堆籌碼,放在她手裡,輕笑地說:「好好玩。」
 
說完,她便離開了。
 
玉旖梅則看著手上的籌碼,苦笑。
 
她總是自命自己瀟灑自在,但在離開了申屠雲,她才發現自己的感情,但申屠雲是個不回頭的人,就像現在。
 
留下了一堆回憶的籌碼,但對她這個不懂得賭的人來說,只是在牌桌上慢慢將籌碼還回去而已。
 
她什麼都沒有得到,因為她知道自已必輸。
 
看著手上那枚玉籌碼,兩人的口脂在玉的兩面留下胭脂的朱色,但留下吻印的女子,卻已經離開了。
 
留著,只是徒增傷心吧?玉旖梅無奈地想。
 
雪瑤站在永盛門口,舉著木牌招客。
 
但是她站了一整天,卻沒有半個人進來。
 
正在沮喪時,一個漂亮的女子吸引了她的目光,只見那女子打扮華麗,一頭金釵,顯眼非常,而且剛剛她還坐在窗邊,跟申屠雲的互動也讓雪瑤盡收眼底。
 
這女人有些眼熟。
 
她又細看了一眼,雪瑤想起來了!她就是申屠雲要自己靠著的原因,甚至申屠雲也因為這個女人,要自己抱她回房間。
 
所以這個女人跟申屠雲,是那種關係?
 
聽說,申屠雲有追求過一名妓女…
 
就是這個女子嗎?
 
雪瑤並不覺得女子對食很噁心,或者說,她的腦袋想不了這樣多,她專注一件事情時,就不在乎其他。
 
玉旖梅走到那個雪瑤面前,上下打量她「之前就是你抱著雲的,對吧?」
 
雪瑤點頭,也打量這個媚人的女子,申屠雲是想讓這個女人吃醋?
 
雲?
 
好親密的叫法,這個女人跟申屠雲的關係很深吧?
 
玉旖梅聽著一旁的小丫頭說話,一會她對著雪瑤微笑說:「聽說你缺錢?」
 
雪瑤點頭「對。」
 
「這個,是雲給我的,你想要嗎?」她手上的,有一枚白玉籌碼。
 
白芋籌碼,那是一千貫錢!
 
雪瑤有些分神的想,因此她說話也很簡短「是錢,想要。」
 
玉旖梅微笑,她走過去到雪瑤面前說:「小姑娘,你想要我可以給你。」
 
「條件呢?」雪瑤不相信眼前的女人會無償地給自己,那是一千貫錢耶!
 
玉旖梅帶著微笑說:「讓我的人,打兩巴掌,我就給你,如何?」她看向門口。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她故意朗聲的問:「雲,打了你的看門狗,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眾人都聚在門口看著兩個女人,難得可以看到兩個女人在滿是男子的賭場有這樣的吵架。
 
而且還是傳聞中,申屠雲追求過的,怡紅院頭牌,玉旖梅。
 
「請便。」申屠雲說,她還是溫靜的模樣,對玉旖梅的態度永遠這樣溫和。
 
但永盛賭場卻躁動起來,這是難得一見的餘興節目阿!
 
只見門口的那三個女子,各有立場,似乎要有一場口角,許多人都停下腳步圍觀。
 
申屠雲優雅卻變化莫測,玉旖梅美麗卻妖嬈邪媚,而那個雪瑤冰冷卻耿直純真,三種風情各異的女子,足夠那些說書人編出許多故事,跟那些公子哥當談資了!
 
申屠雲一點沒有打算阻止別人的圍觀,她甚至微笑的拍手「旖梅,那可是永盛新的籌碼,僅有百枚,你確定要送?」
 
她這樣一說,馬上有人想要一睹那籌碼的模樣。
 
玉旖梅則是嬌嗔「雲,你這話是打算維護她嗎?」
 
「有什麼好維護,只是員工罷了。」申屠雲無所謂的說,她看著雪瑤「雪瑤姑娘,既然你想要賺錢,就去院子,別堵著門口,擋著我的財神爺。」
 
申屠雲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是。」雪瑤則點頭,乖乖走進院子,後面是玉旖梅跟其他看客。
 
挨兩巴掌可以拿到一千貫錢,她想賺!雪瑤想。
 
因為媽媽跟姊姊的名字,還在申屠雲手上,她勸自己,就只是丟個臉,沒關係的,雪瑤勸自己。
 
玉旖梅則是眼神環顧,看著都是人的小院,卻沒有申屠雲的身影,她不快的揮手,叫了一個大漢出來,她邪媚一笑「安大哥,應該不用我交代吧?」
 
那個大漢了然似的點頭上前。
 
看到那山似的魁武身形,雪瑤或者說…趙如凡只能咬牙。
 
也是,玉旖梅這樣嬌貴的女子,打自己根本就不痛,她既然會因為自己抱了申屠雲而有反應,肯定要自己難堪。
 
一貫錢果然很難賺!
 
但雪瑤還是上前,只見那個大漢完全不容情,一個手掌就有她的臉大,而且揮舞起來虎虎生風。
 
「妹妹,你可別怪我,不過麻…」玉旖梅冷笑看著周圍。
 
果然!沒有申屠雲的身影。
 
玉旖梅這才對著雪瑤說:「既然雲對你也沒什麼興趣,我讓安大哥用五成力就好,否則打死了你這條看門狗,恐怕雲也會兩三天才發現。」
 
雪瑤不得不說,玉旖梅想要激怒人時,真的很會踩人痛腳,幸好她對申屠雲並太深的喜歡…等等她喜歡申屠雲?
 
並沒有吧?
 
她只是想要從申屠雲身上拿到娘跟姊姊的消息而已。
 
雪瑤給自己打氣。
 
她仰頭,咬緊牙關,任由那個大漢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
 
啪!
 
清脆響亮的一聲,之後是強大的耳鳴,然後才是臉被抹上辣椒油似的火辣!
 
痛!雪瑤蹙著眉。
 
「嘖嘖,看看這小臉都紅了,小姑娘,是你自己想賺錢的,你應該不會怪姐姐吧?」玉旖梅笑問。
 
明明是她要羞辱自己,卻把話講得這樣好聽,配上她那一把黃鶯出谷的嗓音,那柔軟的身段跟臉,哪個男人想為她出頭,都先酥了,哪還記得對錯?
 
「是我自己想賺,快點吧!」雪瑤說。
 
一旁的大漢在玉旖梅的眼神下,又甩了一巴掌,這下子,雪瑤臉頰兩邊都腫的通紅。
 
玉旖梅看了周圍,又看了二樓,都沒有看到申屠雲的身影,她才滿意的笑,把一塊玉片丟到地上「拿去吧!」
 
雪瑤卻沒有撿「不對!」
 
「怎麼?還嫌姊姊手髒?」玉旖梅抱著手臂笑說。
 
一旁有人訕笑起來。
 
「圓的…還有紅印的…才對!」雪瑤堅持地說。
 
玉旖梅這才拿出剛剛她拿在手上把玩的那塊「你要這塊?」那是申屠雲親過的,兩面都有胭脂的紅印。
 
雪瑤點頭。
 
玉旖梅不甘心的把那玉片扔在地上,卻被雪瑤撲過去接住。
 
看著雪瑤寶貝的模樣,玉旖梅啐了一口,轉身離開。
 
一場鬧劇結束,但永盛賭場卻剛開幕,時辰銜接的剛好,有管事將客人招攬至賭場。
 
今晚的永盛,因為這三個女人的戲碼,收益暴增,這讓申屠雲帶著少有的笑容。
 
她吩咐人送了上好的傷藥跟大夫去看雪瑤。
 
「小姐,真的不去看看雪瑤姑娘嗎?」彩香問遲疑地問站在柱子後的申屠雲。
 
申屠雲對彩香搖頭。
 
彩香這才放下手中的刀,這也是申屠雲吩咐的,如果雪瑤第一巴掌就挨不住,第二巴掌那個大漢要打,她會丟出手中的冰刀,打過人後冰會碎掉,讓人找不到證據,而那個大漢吃痛,也會緩了勢頭打起來比較不痛。
 
但申屠雲卻沒有讓她丟。
 
「我只是不想讓賭場有死人。」申屠雲說,她走進永盛,挑了一桌入座。
 
依然是有輸有贏的局勢。
 
申屠雲微笑。
 
雪瑤輸了皮肉傷,但永盛贏了收益。

--------------------
--------------------
*人肉墩子:就是跪在地上給人當踩腳墊,古代的客戶更上帝QAQ

第三者出現啦!

第一次寫三個女角的,玉倚梅就是之前的那青樓女子~

如凡:老婆親了別人怎麼辦?(((゚Д゚;)))
馥某:頭頂上春意盎然嗎?(๑•̀ㅂ•́)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06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小說|百合|女女|原創|長篇|愛情|古代

留言共 5 篇留言

退隱的緣~/銨銨
有這麼好賺的錢我也要!(被拖走)………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9/0a11516d1b7937a1819078bcfbc8286b.PNG?w=300

11-01 10:45

馥閒庭
就像某想被錢打 XD11-01 23:54
黑神
簡單來說就是現在『奧客』吧?WWWWW

11-01 16:18

馥閒庭
是有那麼一點像 XDD11-01 23:54
星夏&夜雅+一隻葉喵
客人>上帝[e39]

11-01 17:57

馥閒庭
差不多意思 WWWWW11-01 23:54
小松
老婆親了別人怎麼辦?當然是原諒她啦(*゚∀゚)(一頭綠(被打

11-01 18:14

馥閒庭
馥某:這這這這這是安全之吻啊!(((゚Д゚;)))
如凡:喔~(收刀11-01 23:56
小馬
申屠雲還真是鐵石心腸呀!

11-01 21:58

馥閒庭
傲嬌~11-01 23: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長篇】甜不知恥17... 後一篇:【GL長篇】甜不知恥18...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25951616喜翻小說的各位
歡迎來我家逛逛看看小說ww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