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夏殤/短篇】款冬之蕾(附原創歌曲:款冬花)

作者:香附子│2018-11-01 07:49:59│贊助:50│人氣:893

款冬花一曲是我自己作曲譜詞, 絕對適合邊聽邊看喔




款冬之蕾



  「你知道嗎?國新哥。」



  波光粼粼的溪流旁,我一如既往和表妹筱莉走在朝向後山坡的道路上。

  她紮在馬尾上的細長娟白髮帶隨著淅瀝風動翩翩起舞,晚霞昏暗,鑲在天頂上的半月此時逐漸顯目,而明亮的太白星也在我不知曉的時候綴上天陲。

  倏地,這座小鎮迎來了夜暮。

  筱莉扶上我的手臂,再次展開她的話語。

  「那座教堂,曾經住著一位老爺爺。」她踏著輕快的步伐,以宛若舞蹈般的姿態在我身旁婆娑:「他知道很多學堂先生都不曉得的事,也替我治療過很多次皮肉上的傷口。」

  「所以,我們是來找他的嗎?」我不經意地問起。

  她莞爾,雙手在身後悄悄勾上。

  「國新哥,你明白的,那裡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了。」

  「我知道。」



  那棟殘破不堪的小教堂,是梅山鎮居民的墳場,它屹立在無人造訪的後山坡上,像座紀念逝者的石碑。

  即便它的屋瓦與馬賽克玻璃大半已碎落至地。

  夜聲響動,在山林間嘈雜起來,蟲蛉鳴叫不斷,卻在腳步接近時銷聲匿跡。而螢火是持續的,它們在周圍空間圍繞飄盪,偶爾山風蔌蔌,熠熠光點間產生了推往一定方向的軌跡。於是空氣的流動便被目視出來。

  筱莉是屬於夜晚的女孩,從她與晚風氣息的契合可察覺到這點。

  縱使她不會像螢火蟲般綻放光亮。

  只是,她那頭淡色偏黃的秀髮,在月光映照下還是格外顯眼。筱莉似乎感受到我的視線,她歪過頭來,髮帶也連帶造成漣漪。

  在夜中才會如此絢麗的她,笑容猶如花田裡的蝶。



  「有人說死亡是平等的,國新哥,你聽過這樣的話吧?」她這樣問我。

  「聽過。」

  「你覺得呢?」

  「我想應該是吧?畢竟大家都得面對。」

  聽我回答,她並沒有再對此多說什麼,只是從手上的籃子裡,挑出一顆看似乾燥果實的東西。

  但出發前筱莉已經跟我提過了,那並不是什麼果實,而是曬乾的款冬,是作為藥材用的。

  「金黃色的頭髮。」

  她看著手中的款冬這麼對我說。

  「他是個來自外地的牧師,比我娘更早來到這座小鎮,他的髮色比我的還要更加偏淡,他說他才五六十歲,可是外表看來感覺早就七八十不只,所以我才喊他老爺爺。」

  講到這,她微微輕嘆。

  「他勸我不要老去找他,但我始終聽不進去。」

  「妳後悔嗎?」

  「不會。」筱莉邊回答邊搖了搖頭。

  我聳聳肩膀,露出無奈的笑容。

  「那麼,我想他也知道妳不會聽進去的。」



  兩條軟韌的樹枝遮擋住我們前去的道路。

  我抬起它們,並舉高了手,待筱莉從我胸前鑽過,接著我也跟在她身後,踏入了破敗教堂前的那襲曠地。此地螢光與鬼火夾雜纏繞,糾結不清,它們在仲夏夜晚中都是冷的,如同筱莉臉上的神情。

  她在一塊木製的小墓碑前蹲下了身,掏出一塊沾了溪水的布,默默為墓碑擦拭。

  這是我已經看過不知多少遍的場景。

  「是他嗎?」

  我問,她點了點頭,我本以為一段沉痛的故事會就此從她口中展開,然而並沒有,她還是蹲在墓碑前,細心為它抹去灰塵。

  「沒有人救助他,從來沒有。」筱莉說出了結果,省略了過程:「幾天下來的暴雨使我沒辦法過來,等到雨變小了,他也死了。」

  「今天。」我嘆了口氣:「是他的忌日?」

  「是我發現他死去的日子。」

  言下之意,是不一定是忌日了。

  「總之,我親手埋了他。」她把抹布揣回懷中,站起身來,目光眺望著無垠的夜。

  「土從他面黃肌瘦的臉頰滑落了,從他腐爛纖弱的手臂,從他軟弱無力的雙腿,從他殘破不堪的鞋子上滑落了。當沙土灑下時,經過他半睜的眼,半張的口,沒人知道此時發生了什麼,當然也不知道那時發生了什麼。死亡是平等的,有人這麼說過,國新哥,你覺得呢?」

  「我......」

  咄唶間我無法回答她,或是說出任何的話。

  對於這個屬於夜晚的女孩,這個受過鎮民欺凌的女孩,這個比起生日更擅長記下別人忌日的女孩,我稍稍感到懼怕。

  不過等她回過頭來,我看到的是張堅毅的笑容。

  筱莉掏出所有的款冬,捏碎後撒在墓碑周圍,一隻流螢稍稍晃過她的臉龐,照出了一雙柔弱眼眸。

  儘管夜色昏暗,卻是我最清楚觀察她雙瞳的一次。

  然而正當我以為她即將和我歸去之時,她還是開口了,筱莉雙手小心翼翼捧起一枚螢火,它卻旋即逃離。

  斯須之間藏進了黯淡無光的小教堂。

  正如筱莉將自己雪藏在夜中。



◎ ◎ ◎ ◎ ◎ ◎ ◎ ◎ ◎ ◎ ◎ ◎ ◎ ◎ ◎ ◎ ◎ 



  金黃色的頭髮。



  慘白的皮膚,碧藍的雙眼,使他被鎮裡的人們敬而遠之。

  我的髮色也明顯偏黃,但遠不到他這般程度,雖然我因此受人欺侮,至少還被當作是個人看待。

  而他,是沒有人敢去接近的。

  他的名字我始終沒記起來,我只記得他告訴我他是一位牧師,所以我就這樣稱呼他,或乾脆叫他老爺爺。

  但什麼是牧師呢?和學堂先生有什麼不同呢?

  牧師,是為了宣傳神的話語而存在的,他這麼對我說。

  這可真了不起。

  那麼,神有說什麼話嗎?我問他。

  「祂愛著我們每一個人。」

  老牧師這樣對我說。



  騙人。



  神既不愛我,也不愛老牧師。

  我們因與眾不同的外貌而遭到鎮上的人排擠,神一定看見了,老牧師沒東西吃也沒人願意施捨,神一定也看見了。

  而祂卻沒給予任何援助。

  老牧師在教堂旁種了一排又一排的藥草,我勸他種些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但被他拒絕了,他告訴我的理由,我無法理解。

  「我種了食物,自己吃了,救不了他們的靈魂。但我種了藥,死去了,或許還能拯救他們的肉體。」

  即便他這麼說,偶爾當我拿來些許剩菜剩飯時,他的吃相還是好比餓了三天的狗。

  對於平常找蟲子吃的他來說,臭掉的飯菜也宛如珍饈吧。

  我不懂為什麼這樣的人還硬要說神是愛他的。

  但老牧師說,神一直以來都在陪伴著他。

  當他漂流至此,發現這座荒涼的小鎮竟然有這棟小教堂,即使是人去樓空殘磚敗瓦的建築物,他仍感到雀躍不已。

  而當他發現教堂中竟還留下一本黑書的時候,他說他當時喜極而泣。

  這叫聖經,老牧師說,是神的話。

  那麼,神說了什麼呢?我這麼問。

  「祂與我們同在。」

  他回答。



  又是謊言。

  無論是愛還是陪伴,一切都是謊言。

  但我不認為老牧師是有意騙人,他是梅山鎮裡過得最辛苦也最悲慘的人,除了我以外幾乎沒人願意與他接觸,也許是這個原因,才讓他產生了幻覺。

  每當鎮裡有人死去,搬運到小教堂前的空地埋葬時,他總是站在遠處凝望,眼神中充滿關愛與不捨,彷彿死去的是自己的親人,可實際上,他從未在之前看過下葬的人。

  他把手按在書上,喃喃自語。

  可憐的老牧師。

  藥草田裡,一株結蕾中的款冬被他移植到剛埋在下葬逝者的土上,他說這並非思念,而是祈求神按著死者的善良給予寬恕。

  這樣一來,死亡就是平等的了。

  雖然我並不清楚他話中的含意,不過第一次,我也學他默默握起了雙手,跪坐在墓前靜心祈禱。

  當我睜開眼時,日頭已過了天頂,霎時間心曠神怡。

  那就是所謂的愛嗎?

  老牧師笑了笑。

  可能吧,他說。



  不久後,款冬開了金黃色的花,有如他的髮色。



  每一具遺體運來這邊,他都做了同樣的事。

  村民們知道老牧師有在這裡種植藥草,常常會過來摘取,老牧師知道他們不想接近他,所以總是遠遠看著。

  採走了藥草,大家什麼也沒留下,拍拍屁股離開。

  我為此感到不平。

  他們知道老牧師是為大家種植這些藥草的,他也不吝嗇與人們分享,但為什麼沒人願意留下些什麼呢?為什麼沒人關心他活得如何呢?沒人知道這樣下去老牧師也會死的嗎?就沒任何人在乎嗎?

  我跟娘這麼說,她只皺起眉角,搖了搖頭,接著便去廚房洗碗了。

  雨天的時候,水滴翛翛落下,這樣的日子會使後山坡的小徑變得泥濘不堪,溪水漲上隔絕整座梅山鎮與那座教堂。

  神是否也像這樣與人們隔絕開來呢?我不曉得。

  我只知道老牧師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咳嗽彷彿在他肺裡生了根,孱弱的身軀總是要面對那一次又一次對於胸腔的重擊。

  憑他一人已無法看照整片藥田,所以我經常會陪他一起照料。

  有時,也會帶些吃的過來,通常是我瞞著娘搜進布包裡的。

  他只能邊喘邊進食,話也漸漸少了。

  但他還是勸我不要再來找他。

  老牧師知道我被鎮上的小孩欺負,他從前就經常為我治療四肢與臉上的傷,他覺得那是他的錯,他以為只要我不要再與他有所瓜葛,我就不會遭殃。

  可正如鎮民疏離他。

  我也打從一開始,就不被接納。



  許久過去了。

  原先種植在田裡的款冬,一一移到了墳地上,結滿一叢叢的蕾苞,卻沒有幾株能成功開花。

  即便我們再怎麼祈禱,也是如此。

  神說什麼?我又問。

  老牧師帶著慈祥笑容凝望我的臉,要我站到他的面前去,他把手放在我的頭上,讓我閉上眼睛。

  他喃喃唸著我不曾聽過的語言,莫約一刻鐘,才放開了手。

  款冬開花了,猶如幻境。

  我在墳場跳起了舞,在田中跳起了舞,在小教堂內跳起了舞,因為我確實聽見了,縱使聽不懂我還是聽見了,那就是神的語言吧?

  一切豁然開朗。

  老牧師始終有著信心,有著愛,所以他成為了替神傳話的人,因為他自己本身,就活出了神的樣式。他告訴我的不僅僅只是言語,還有他的生命,他極力傳達給我的,正是一份不求回報的愛。我無法像他一樣,一定是沒辦法的,可就算是這樣,我也確信他之前對我說的絕對不是謊言。

  在酖紅晚霞的映照下,我揮手向他道別。

  當晚,夜雨降到地面。



  暴雨傾落,沒有間斷。



  我拿著放在墓場裡的鏟子,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挖了個洞,將他腐爛水腫的軀體拉進去,最後蓋上沙土。

  一株結蕾的款冬,讓我種植在上面。



◎ ◎ ◎ ◎ ◎ ◎ ◎ ◎ ◎ ◎ ◎ ◎ ◎ ◎ ◎ ◎ ◎ 



  在螢光與鬼火的圍繞下,她開嗓唱起一首悠悠的歌曲。



  「荒蕪棄田間野草藤蔓參差混雜,
   能清晰辨認的是那一株款冬花。
   從許久前便在路邊生長發芽,
   這是株不曾綻放過的款冬花。

   殘缺屋頂透入了晚霞,門外地面鋪滿了碎瓦。
   無人照料的款冬花,仍獨自看守著家鄉。

   別讓車輪壓到路旁那株款冬花,
   我要在葭月末了之時將它取下。
   遍地枯竭僅殘留這株款冬花,
   它若活到月尾我仍會取下它。

   不要傷到那株結蕾的款冬花,
   它的莖葉脆弱無法承受摘拔。
   屋內牆壁依舊光亮像抹上了蠟,
   然而如今只剩我與這株款冬花。

   街道荒涼無息,人聲消逝無影。
   寒風夾帶塵土抹平縱橫路跡。
   無人往來行經,僅有蚊蠅喧鳴。
   簡陋墳塚在蔓草間悄悄藏匿。

   我親手在家人身上鋪滿黃沙,
   默默見證的只有那株款冬花。
   乾涸溪道失了河水也少了蒹葭,
   而守候一旁的只有這株款冬花。

   所以倘若偶然路經請留意腳下,
   別傷害到路旁那株纖細款冬花。
   十一月末了之時我將採收秋芽,
   那時便不會再有任何的款冬花。

   我會永遠留住它的苦澀與辛辣。」



  泬寥夜空下,半月俯視著我們。

  筱莉轉過身來,窍兮凝注我的臉,憂容薤露流逝,她行經我的身畔,帶著夜晚與她的氣息,搔弄我的鼻腔以及瀏海。

  「回去吃晚飯了吧,國新哥。」

  我們的手拉了起來,一如既往。

  「娘肯定已經餓壞了。」



  「筱......」

  「死亡到底是不是平等的,我不曉得。」

  正要開口,她瞥地打斷了我。



  「但如果不是的話,那就太哀傷了。」




款冬花花語:平等公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806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安安
加賴:av220 約床上小伙伴 最刺激的體驗 最貼心的服務

11-01 21:53

安安
加賴:av220 約床上小伙伴 最刺激的體驗 最貼心的服務

11-01 21:53

安安
加賴:av220 約床上小伙伴 最刺激的體驗 最貼心的服務

11-01 21:53

月下七光
看完了,老實說曲子真的很合文章意境
文章用字很平淡,如同有淡淡的花香,
但是其中又埋著一股寂寞的味道,以及跟曲風相同的滄桑
某方面這類文章類型反而不會想要太細的琢磨劇情內容,而是偏重於氣氛的美感
如同拿下眼鏡霧茫茫的看東西一樣,我喜歡這種觀賞

11-01 22:46

香附子
歌詞是為這首旋律譜出來的
但旋律不適合搭配晚景, 感覺有點毛病
不過既然你說很合那就太好了
應該是我多想了吧?11-01 23:11
寒天咖啡飲
想說點回來看一下有沒有改成加長版了,但前三樓留言是怎樣... ...
有夠毀文章氣氛[e27]

11-05 13:03

香附子
想說挺有趣就留著了11-05 14:42
香附子
完整版好了, 因為沒有寫很長的關係還是沒有另外發表11-05 21:28
月下七光
文章的風格一樣是清淡的,如同霧茫茫的拿下眼鏡,
看著的風景,看著的天空,被淚水更加的模糊了般──
或許淚水滋潤了眼睛,可以讓一切都淨化而清晰也說不定
這篇是沁入心坎的,如同略苦而咬入味蕾的悲傷,
是空洞又飽滿,悲痛而喜悅交織,各種矛盾情感奔波而出的感觸
整體而言,敘事很飽滿,用字也很精緻,
但不只如此,胸腔的共鳴感與耳朵的音樂碰撞、相融,
有點鼻酸,有點心暖,用了很多形容詞,
怎麼說,細細來講也無法用言語表達,
若說:是孤寂在凋零的豐富中,頌讚靜謐的恩典
或許可以表達出一點點那種感覺吧?

11-08 21:04

香附子
期中考考玩啦?[e29]
感謝你花時間看完完整版
想不到這麼欣賞, 謝謝喔11-08 21:08
小海豚
不知道款冬是否的香氣是否清淡?不同於月下七光的點評,個人覺得用字不一定要華麗,不過內容卻要紮實。特別是‘回憶’類型的描寫,把一件或者一段印象深刻的話加深描述,比起整鍋淡湯回憶來說比較實在。當海豚回憶起一件事情或者一個人時,總只是記得他對自己留下最深刻的印象。那樣的話,也比較容易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噢!

以上只是純粹點評,共勉之 =)

11-11 17:38

香附子
好喔, 謝謝11-11 17: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Flatsedg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欲哭無淚的... 後一篇:【香附子流評文】第九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gh596482楓谷的玩家
好像機甲不會說很難練阿,這不就200等了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