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不寂寞的旅人(萬聖節短篇2)

作者:七咲千影│2018-10-31 02:32:43│贊助:4│人氣:116
不寂寞的旅人




  叩、叩、叩。

  我以骯髒的手敲著某一戶人家的大門,但因為沒有人前來應門,於是我又不死心地再敲了三聲。

  叩、叩、叩。

  然而這次沒多久,木門便緩緩地開啟了,彷彿是帶著一股不得已的無奈似的,這家的主人一臉麻煩地走了出來。

  「有什麼事嗎?」

  中年的男主人禮貌性地問著,視線上也不斷地打量著我的外觀。

  「不、不好意思……請問,可以施捨我一點食物嗎?」

  我將老舊的破碗稍稍地往男主人的方向一伸,想不到他就像看見什麼噁心東西似的,往後退了一大步。

  「滾開!我這裡沒有可以給你的東西,一大清早就來這裡給我觸霉頭。」

  自顧自地說完後,木門便再次狠狠地關上了。

  不過我並沒有因此而氣餒,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所以我又拖著渾身使不上什麼力的身子,前往了下一戶。

  「我家只有這些快要發霉的麵包,要不要隨便你了。」

  這次隔壁戶的太太,將原本是要成為垃圾的麵包給了我,儘管這對一般人而言是幾乎毫無價值了,但卻是能讓久久才能吃上一次東西的人,又能撐上幾天的生命線。

  「謝謝妳,這位好心的婦人……。」

  「好啦、好啦,你趕快走啦。」

  接著我又繼續哀求了幾戶人家,得到了一些前夜吃剩的食物,或是一些已經被倒成一桶的廚餘,總之大多都是一般人已經不會去食用的東西。

  本來以為在這個城鎮裡,即便有著無力少年的可憐外貌,也博取不到太大的同情,但直到我敲到了一家住著一位怪人的屋子,我這樣的想法才有所改變。

  「這樣啊,我正好在準備早餐,小弟弟你要不要進來一起吃?」

  女性的話語帶著一份溫暖,而溫暖的心意也化為了具體的行動,她不在乎周遭異樣的眼光,對我這樣骯髒的人敞開了家中的大門。

  「不、不用了,可以的話,分我一點食物就足夠了。」

  「沒關係啦,反正家裡面也只有我一個人,進來吧。」

  本以為那只是心意上的一種客套話,因此才特地試圖找個台階給她下,但她卻毫不顧忌地牽起我汙穢的手,將我帶到了自家之中。

  女性的住家不大也不豪華,但是無論是家具的擺設陳列,還是她的待客之道,都給人一種十分溫暖的感受,彷彿這裡就是自己的歸屬般地感到安心。

  藍髮的女性有一張不太雅觀的臉龐,五官的不和諧讓她不會被人稱作漂亮,甚至可能會被說為醜陋。

  但是儘管如此,當她的臉面對著我微笑時,我卻不會感到厭惡,反而會想一直看著這樣的一張臉。

  「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一直叫你小弟弟也不太方便。」

  「傑克。」

  「很高興認識你,傑克,我叫荷莉。」

  語畢,荷莉又繼續專注在早餐的料理上,過了一陣子後,一桌豐盛的菜餚便布滿整個餐桌。

  「我、我真的可以吃嗎?」

  「哈哈,當然啊,再說你不幫忙吃的話,我也會很困擾的,這麼多東西我一個人可吃不完呢。」

  就這樣,我在荷莉的邀請下開始品嘗這豐盛的一餐,儘管桌面上的菜肴都是些家常菜,但這對一個要在路邊乞食的人而言,根本是不可多得的食物。

  「話說傑克,你這麼小一個孩子,為什麼要流浪街頭?你的爸爸和媽媽怎麼了嗎?」

  她一邊仔細地觀察著我的模樣,一邊對我關心道。

  「沒、沒有啦,荷莉姊姊不用太在意,我吃完這一餐就會離開了。」

  聽到我這麼說的荷莉似乎不太滿意,露出了一副有些糾結的表情,而我則只是裝作沒注意到地繼續吃著美味的食物。

  「這樣的話,你要不要在我這裡住幾天啊?」

  「唔……?」

  突如其來的提議,令我還來不及反應該說些什麼,她就又興奮地繼續說下去。

  「對了,等我拿到薪水之後能幫你買幾件衣服,等你體力恢復之後,再打扮得體面一點的話,相信你一定也能夠找到一份工作,到時候就不用在街上乞討了!」

  「但是那樣……不太好吧?」

  「怎麼會呢?順利的話不是皆大歡喜嗎?」

  她的頭側著一邊,面露不解地問道。

  「雖然我的年紀比你小,可是這樣隨便讓不認識的男性住進來,附近的人也會閒言閒語的吧?」

  「哈哈哈,看不出來傑克你竟然會擔心這個問題啊。」

  「不要笑啦,我是很認真在說耶。」

  不知不覺,感覺和荷莉說話時,我整個人的步調似乎都被打亂了。

  「傑克,謝謝你還這麼替我擔心,不過你也看到了吧。」

  說到這裡,她伸起了自己的食指指向自己的臉。

  「我的臉長成這個微妙樣子,雖說還不到怪物的程度,但也可以說是一張醜陋的臉了,何況我的身材也不是說很好,我早就覺得這一生不會找到伴侶了,所以沒關係的。」

  自嘲的話語,加上那張混著些哀傷的微笑表情,看得不禁連我都會感到有些心痛。

  「荷莉姊姊,妳是不是討厭自己這樣的外表?」

  「嗯?怎麼會,雖然我以前的確曾經埋怨過自己的外表,可是也多虧了這些因素,我體會到了很多事情。」

  荷莉的表情,隨著口中的話語,宛如是表達自己的心境歷程般地,逐漸轉為發自內心的溫柔笑容。

  「它讓瞭解到了,外表並不是我的全部,即便是這樣的我也有人願意對我笑容以對,即使是這樣的我也能活下去,只要我用心去關心或幫助他人,無論我的外表如何,像傑克這樣願意關心回來的人也是有的,雖然可能不會有人願意用一生陪伴這樣的我……。」

  她滿意地閉上了雙眼,靜靜地醞釀了幾秒鐘,接著才又繼續開口說道。

  「但是這樣就夠了。」

  最後她露出了一抹彷彿帶有光芒般的笑容,而這耀眼的畫面也深入了我內心的某處。

  「荷莉姊姊……。」

  「好了,我也差不多該出門了,傑克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吧,碗盤我回來會再收拾的。」

  不等待我雜亂的思緒理出一個答覆,荷利說完後便匆匆地離開了。

  「看來妳果然還不明白呢,不過……。」

  這時我的內心中浮現了一個有趣的主意,同時也確立了這次尋找的目的地。

  「呼呼呼……。」

  不知道已有多久,我的心裡沒有像這樣高興雀躍過了,興奮得都竊笑了出來。

  之後我將餐盤洗乾淨收拾好後,不待荷莉返家,便一個人獨自離開了……。



  荷莉的一天是從在餐廳的工作開始的,這間餐廳是城鎮中大多數居民會前來用餐的地方,裡頭還設有一個木製的吧檯,因此店內用餐時間的氣氛十分地熱絡。

  然而在這種環境下工作的她,難免也會受到周遭人閒言閒語,而這時她那不光鮮的樣貌,偶爾就成了酒客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昨天啊,我看到荷莉那傢伙,好像讓那個乞討的小鬼進到家裡面去喔。」

  「是昨天一大早就挨家挨戶在要飯的那個小鬼?幹嘛讓那種髒兮兮的小鬼進到家裡,她不怕家裡都被弄髒嗎?」

  午後時刻便喝起酒來的大叔,自然地拿最近發生的事情當作下酒菜聊了起來。

  「說不定她家原本就髒到不行,要不然怎麼會有那張臉啊,啊哈哈哈。」

  「對、對、對……你這句說得不錯喔,哈哈哈。」

  就在兩人聊得正高興時,正巧往吧檯方向走的荷莉,即便不願意也聽到了自己被消遣的話題。

  「是荷莉啊,抱歉、抱歉,只是開玩笑而已,妳別介意啊。」

  「我知道啦,我又不是第一天在這裡工作,倒是大叔你們也別喝太多了,天都還沒黑就喝到爛醉不太好喔,身體也是要顧的。」

  回到吧檯的荷莉不以為然地回應道,儘管是面對這些嘲諷她外貌的人,荷莉仍然會予以一些關心的話語,感覺這並非是身為店員的職業身分所致,而是源自於她本性的性格。

  笑著將餐點端往其他桌的荷莉走遠後,兩名大叔又繼續熱絡地討論了起來。

  「不過說真的啊,要不是那張臉的話,荷莉這個人真的會是一個不錯的妻子。」

  「喔喔,所以你現在是想討她當老婆,才故意在這邊冷嘲熱諷的囉?」

  「別、別開玩笑了,我可不想每天睡醒都被嚇一次。」

  「哈哈哈,這句說得有理,我們再乾一杯。」

  於是就這樣,大叔們的酒宴在以荷莉為中心的話題下,愉悅地持續下去。

  夜深後,荷莉便準備要迎接下班的時刻,而就在她準備收拾東西回家時,老闆悄悄地靠了過來。

  「荷莉,今天真是抱歉,讓那些酒客這樣嘲笑妳,如果妳覺得不舒服的話,下次我會親自去念一念他們的。」

  年邁的老闆倍感歉意地說道,而荷莉只是笑了一笑地這麼回應他。

  「老闆不用太在意啦,而且如果我的話題能讓這裡更加熱鬧的話,能有這樣的貢獻我也很開心。」

  「但是……。」

  「沒關係啦,我又不是今天才有這樣的外表,何況這也不是誰的錯啊。」

  「好吧,既然妳都說到這樣了,倒是之前妳讓他住妳家的那個男孩,後來相處得如何?」

  看到荷莉一臉不好意思的表情,老闆也不再繼續說下去,這次則是將話題轉到了昨天的事情上。

  「唔……昨天中午我送飯回去的時候,回到家裡時,他就已經離開了,我想大概是不想再給我添更多困擾吧。」

  「這樣啊……我本來想等妳幫他打理打理後,讓他在我們店裡做事的,雖然很遺憾,但也沒辦法了。」

  「謝謝老闆的好意,其實可以的話,我也滿想再見見傑克,感覺我們應該能成為不錯的朋友才對,那麼今天就晚安了。」

  語畢,荷莉便走向外頭有些寒冷的街頭。

  冰冷的街道上,一戶戶家中的燈光溫暖地照耀著這條路,但是卻溫暖不了荷莉心中某種缺憾,飄在夜空中的我,看著她緩緩走向自家的背影,有著這樣的感覺。

  從破爛衣服的懷中,我掏出一個懷錶,看著上頭指針所指示的時間,等待著開始行動的時機。

  在荷莉終於也躺到床上之時,我興奮地將懷錶轉到了背面,在另外一個錶面雖一樣有著一根指針,但上頭的圖樣卻截然不同。

  「玩笑爾等夢境。」

  我一邊說著一邊按下懷錶上頭的鈕,指針便順時從天使的圖案指向了另一邊的小丑圖樣,而這個平凡的城鎮也就此頓時走樣了……。



  隔天的早晨,城鎮的人們不約而同地在同一時間清醒了,而當他們帶著睡意準備在鏡前整理儀容時,鏡子裡所映照出的東西都令他們嚇傻了。

  有的人在鏡中看見了醜陋的巫婆,有些人則是見到狼人或者科學怪人,甚至是出現擁有四肢站立的蝙蝠。

  然而更可怕的是,並不是這些怪物入侵了他們的城鎮,而是鎮裡的人們一個個都成了妖魔鬼怪。

  驚慌失措的民眾們,一個接著一個從家中跑了出來,街上儼然形成一片百鬼夜行的光景。

  在如此異樣的情境中,有人尖叫也有人直接對他人露出敵意,接著很快地便出現了逃竄及廝殺狀況。

  可是如此的情況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很快地,他們便發現自己無法藉由任何力量或武器傷害其他人,於是出於無可奈何之下,這群鬼怪鎮民便又試圖回到他們一天的正常作息當中。

  從頭到尾看著這有趣地發展的我,很自然地運用了這異常狀況,讓原本的我順利地融入鎮民之中,而第一個想去的場所便是荷莉所工作的酒吧,一方面也是為了在第一線看到那一份驚喜……。

  在吧檯上,有著幾名習慣性地坐成一排的怪物,即使樣貌有所改變,但他們平常習慣仍沒有改變,其中一個科學怪人便對著吧檯裡呼喚了老闆出來。

  然而在今天這種日子裡,從吧檯裡走出來的,自然不會是平時年邁的老闆,乎應喚聲而出的是一具看起來相當驚悚的白骨,而身上則是穿著黑色的西裝以及白色的圍裙。

  「歡迎光臨,請問螺絲頭先生要來點什麼。」

  從位置上來看,老闆當然了解現在眼前的怪物是什麼人,但他卻仍以稍微壞心眼的方式向他問道。

  「你說什……啊啊,算了,總之就跟平常一樣吧,骨灰老頭。」

  要是平常的話,肯定會一拳揍上去的大叔,一看到老闆也是一副身不由己的模樣,他便也就只是簡單回嘴幾句,便開始了今天酒吧裡的大叔聚會。

  「想不到老闆竟然是變成那種死人骨頭,說起來也真是搭配啊。」

  「對啊,先不論今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但是看你平常那副色瞇瞇的表情,難怪會把你變成狗嘴。」

  「哈哈哈,對、對、對。」

  縱使各自的樣子不同了,大叔們拿來當下酒菜的話題仍沒有什麼進步,因此很快地就有人切入了我所期待的內容。

  「我說啊,連老闆都變成那個樣子,不知道荷莉那張臉會變成什麼耶。」

  「喔喔,你這麼一說,我也好奇起來了,看看時間也快到她來餐廳的時間了,不知道能不能認得出來呢。」

  「哈哈哈,那還不簡單,最恐怖的那個一定就是她了。」

  態度一如往常的怪物大叔們,一邊暢快地飲著啤酒一邊等待著荷莉的到來。

  接著正如他們所預料的,沒多久便有一名穿著黑色禮服的女性走進了店裡,不可思議的是,她身上還保有正常人的四肢,唯一特別的是背上只有一邊的白色羽翅。

  儘管女性和其他人相較之下較為正常,但她卻在臉上掛著一個白色的面具,彷彿顏面有什麼不可見人的模樣似的。

  女性畏首畏尾地走向吧檯,並且緩緩地對老闆開了口。

  「老闆對不起,今天早上起來被自己嚇暈了,還搞不清楚是夢還是現實,所以才晚了這麼久才來。」

  「喔喔,原來是荷莉啊,虧你這樣還能看出是我。」

  老闆再一次看看自己的模樣,然後備感驚訝地語道。

  「這麼一說,老闆的樣子也很嚇人呢……不過,大家好像都維持平常的舉止作息,感覺其實也沒有那麼難認。」

  戴著面具的荷莉說完後,望了一下身旁的吧檯,不禁小嘆了一口氣。

  「大叔們今天也這麼早就在這裡喝起來了啊,昨天不是才提醒你們要注意身體嗎?」

  見她神態自然地這麼說道,大叔群便都一臉傻眼地盯著她看。

  「妳……荷莉,妳也認得出我們是誰啊?」

  「認識我們十年以上的老闆就算了,荷莉妳不是才轉外場工作一個月而已嗎?」

  大叔們一個接著一個驚嘆了起來,但只見荷莉不只能認得出這群怪物集團的身分,還能一一叫出名字來。

  「哈哈,不然你們以為我為什麼把她從內場換到外場來,荷莉本來就是對人很細心的性格。」

  即使是骸骨的模樣,卻仍能看得出老闆笑著自豪地說道。

  「我還以為是因為她做的菜有什麼問題……。」

  「笨蛋啊,你哪時候在這裡吃過不好吃的東西了。」

  就在大家還在討論著這些事情時,一名大叔忽然點出了令眾人在意的點。

  「不過今天這種日子,妳怎麼還戴著那種面具,反正所有人都這副模樣了,就讓我們看看妳的樣子嘛,何況看妳身體的狀態還比我們正常一點,雖然有翅膀……。」

  卑劣的好奇心促使著他們,不只是吧檯的大叔,其他常客也紛紛朝荷莉的顏面投以視線,而他們所期待的都是一張醜惡如怪物的面容。

  「不、不好啦……那樣我會很不好意思,我還是維持這個樣子就好了。」

  「別那麼小器嘛,讓我們看看妳變成什麼樣子啊。」

  就在一個有幾分醉意的大叔趁著老闆回內場,上前試圖想拿下荷莉的面具時,我迅速地上前以白手套拍掉他失禮的手,並一手牽住荷莉懺斗的手。

  「這位大叔,請妳不要對我選中的慶典舞伴動手好嗎?」

  「你這個蕪菁頭是誰啊?別以為這種日子就可以隨便挑釁人喔!」

  「大叔先冷靜點,我立刻就告訴你我是誰。」

  感覺到氣氛有些險惡的我,將穿著黑色燕尾服的身子站上了吧檯上,並開始大聲地說道。

  「恭喜各位!這次有幸參與本人所舉辦的慶典,而慶典將在今晚城鎮的中心街道展開。」

  無視於部分已經有些不知所措的怪物,我拿起頭上的黑色高帽,並且露出喜悅的表情又繼續說下去。

  「無論各位意願如何,屆時本人都會把各位召喚到街道上,所以不要想著躲起來了!」

  開始意識到關於今天的異常,我就是罪魁禍首的怪物們開始對我怨聲載道,也逐漸開始拿起餐具往我身上丟,但是……。

  「沒用、沒用的,相信一定有人今早就試過那些傷害別人的手段,但是在今天之內,任何致人於疼痛的行動都是無效的,所以還是乖乖地聽我把話說完吧。」

  笑著拍掉身上的髒汙,我不在乎怪物們臉上憤怒表情地又繼續開始講解。

  「雖然各位沒有決定權,但本人保證今晚的慶典會讓各位感到愉悅,就像這個樣子……。」

  我從袖子裡抽出一支枴杖,將眼前大叔們的空酒杯一次勾起來,全都拋向空中後,接過我手的杯子再一一丟回大叔們的眼前,剎那間空了的啤酒杯,瞬間滿溢出金黃色的飲料。

  看見杯子裡的啤酒宛如泉水般湧出,大叔們皆以怪物的模樣表露出一臉啞然的表情。

  「最後,我的名字就叫作傑克,是將把今天烙印在各位心中的流浪者,好好記住了,怪物們!」

  語畢,我牽起了荷莉的手,並轉向面對身後的老闆。

  「今天就請你放荷莉一天假吧。」

  「沒問題,我其實也正好覺得荷莉需要放鬆一下。」

  聽完我剛才解說的老闆,依然保持著平常的冷靜姿態回答道,宛如早已對這種怪事見怪不怪了。

  「謝啦,那麼就今晚再見了各位!」

  說完後,我和荷莉的身體都逐漸透明化,直到完全消失在開始一片譁然的酒場中……。



  「傑克……你就是前天的少年吧?」

  當我們回到了荷莉的家門口,她一個勁地直接向我問道,已經連讓自己回到這裡的手法都不在意了。

  「不、不、不,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前天的少年就是我,而妳現在所看到的姿態,才是我最原本的模樣。」

  一邊說著,我一邊將拐杖變成啤酒杯並豪飲了一口。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把大家變成那個樣子?」

  被面具所遮掩的面貌無法窺釋出情緒,但她的語調飽含著各種疑惑。

  「當然是為了讓所有人都能拋開既有的軀殼,這樣才能好好享受這場慶典啊。」

  啜飲一口酒後,我摸著自己的蕪菁下巴解釋道,但接著她又還以了更多的疑問。

  「你到底是什麼?又為什麼要辦慶典?而且為何偏偏只有我……。」

  「總之妳今天就別想那麼多,好好享受這場慶典就對了,就當是讓自己放鬆一次吧。」

  儘管我都如此勸說了,荷莉仍無法釋懷地低著頭,看見她如此消沉的我便抓起了她的手。

  「光用想的也沒用,難得的假日就一起去看看街上不同的光景吧!」

  「等一……。」

  我將酒杯丟向空中,令其實體消失得無影無蹤,接著便牽起荷莉的手,大步大步地逛起這變了樣的街道。

  逛街的同時,我不忘向城鎮的居民們宣傳今晚的慶典,雖然不出所料地,多數人的表情都是一臉困惑又或者是一臉黯然。

  「這個城鎮的人還真陰沉啊……。」

  我困擾地搔著自己的蕪菁頭感嘆道,而一旁的荷莉也輕嘆了一口氣。

  「畢竟一覺醒來就變成這個樣子,任誰都會感到消沉吧?」

  「不過酒鬼的大叔們看起來就沒什麼影響。」

  「別看他們那樣,其實從喝酒的模樣就能看得出來,只是想藉酒來忘去這種奇怪的狀態,平常的話,他們才不會喝得那麼快醉。」

  「是這樣嗎……?」

  就在我還在為這件事情感到疑惑時,眼前便看到了一個正試圖將花盆搬進店裡的巫婆。

  巫婆發綠的皮膚及瘦弱顫抖的雙手,這些都給人一種她做這件事情十分勉強的感覺。

  「大嬸!讓我來幫妳吧!」

  我都還沒有開口對荷莉說什麼,她便反射性地上前打算要幫這個忙。

  「謝謝了……可是妳是誰?」

  「我是荷莉啦,芙勞大嬸已經把我給忘了嗎?」

  「啊哈哈……抱歉、抱歉,現在大家都變了個樣,我已經連誰是誰都分不太出來了,不過虧妳這樣還能看出我是誰呢。」

  巫婆的反應就和那些酒鬼大叔們一樣,都對能立刻認出自己身分的荷莉感到不可思議。

  「畢竟這一帶的花,經常都是大嬸送的吧,而且搬花盆的動作也一模一樣呢。」

  在荷莉的幫忙下,拖車上的花盆才終於都順利地搬進了店內,而此時巫婆也提起了那個令人在意的問題。

  「不過荷莉啊,妳的臉為什麼要戴著面具,反正今天大家都是這個樣子了,也沒必要刻意遮掩吧?」

  「啊,這個是因為……我會比較難為情啦,所以想保持這樣就好了。」

  荷莉有些扭捏地說道,但巫婆仍是一臉不解的表情。

  就在她又打算深入詢問時,我便輕快地插入兩人的對話之間。

  「這位大嬸,今天這個城鎮將舉行一場盛大的慶典,晚上請務必要和大家一起同樂,荷莉和我還有點事情,先告辭了。」

  「這、這樣啊……總之,謝謝妳了啊,荷莉。」

  「不會,大嬸也別太勉強了,今天這種狀態也不適合工作,我想還是等恢復原狀再做比較好喔。」

  道別配著關心的話語說完後,我和荷莉便又繼續行走在街道中。

  「剛才那個大嬸,跟妳很熟嗎?」

  走了幾步路後,我這才緩緩地向她問道。

  「以前我曾經到她的花店應徵過,但是被拒絕了,後來因為老闆每隔一陣子會叫一些花,所以滿常會看到她的。」

  「不過從剛才的對話來看,她好像也認識妳。」

  聽到我這麼說,荷莉忽然自嘲似地笑了兩聲。

  「呵呵,你也知道我的長相比較容易讓人留下印象,所以這種情況就比較方便一點。」

  從她的話語中,我可以感受到她似乎仍沒有辦法理解最重要的那件事,這也令我想讓對這個城鎮開的玩笑更有價值點。

  接著在又走了一段路後,我們便看見一名拿著一束花,且顯得畏畏縮縮的大蝙蝠。

  見到這種情況,可想而知地,荷莉便又上前伸出了援手。

  「你是住在三號街的漢克吧?在這裡做什麼啊?」

  「我是漢克沒錯,妳是……?」

  「我是在你常去的那家餐廳工作的荷莉啊,記得嗎?」

  「喔喔,我想起來了,可是妳怎麼……。」

  「因為我看過你緊張或害怕的時候,就會像那把身子縮成一團,所以我認得出你來。」

  這次不等對方將話問完,荷莉便迅速地化解了他的疑惑。

  「回到正題吧,你在這裡是因為害怕還是緊張呢?」

  「其實……我昨天約了女友出來,原本想要藉機求婚的,可是妳看我的樣子……。」

  比起醜陋,應該說是相當嚇人的大蝙蝠,一邊展示著自己異樣的外表一邊說道。

  「別擔心啦,如果對方也是真心愛你的話,就算你是這副模樣,她也不會因此而討厭你的啦,不過我想她的樣子應該也變了,你還認得出來嗎?」

  「唔嗯……我想應該是站在那邊,有著尖牙的吸血鬼,我們是約在那裡的,而且她的習慣動作我看得出來。」

  他指著站在街道中心石碑下,長得一臉凶相的吸血鬼,十分確信地說道。

  「那你能接受她變成那個樣子嗎?」

  「我、我想我可以的……。」

  「那就對啦,兩個人相愛的話,是什麼樣子就不重要了,快點去吧。」

  荷莉拍拍大蝙蝠的背激勵他的身體,而大蝙蝠也點了點頭示意感謝,接著便一步步朝著石碑下的吸血鬼前去。

  「我想他沒問題的,走吧。」

  離開剛才的兩人沒多久,荷莉便又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啊?」

  我彎下略高的身軀,以大大的蕪菁頭向她詢問道。

  「沒有啦,只是覺得要是也有人能夠愛我就好了,雖然以我這個樣子,這算是滿奢侈的願望喔……。」

  「哈哈,原來妳是在羨慕這個啊,妳剛才不也說過了嗎?相愛的話,是什麼樣子又不重要。」

  「那是因為之後會恢復原狀啊,到時候他們就不用在意這點了。」

  「所以……妳不希望我讓現在的城鎮復原嗎?」

  我撫摸著自己圓滑的下巴,露出壞心眼地笑容問道。

  「當然不是啊……只不過是,感覺到自己原本的長相就像這些怪物這樣而已。」

  「哎呀、哎呀,都這種情況了,妳怎麼還在介意這個啊……。」

  「說、說得也是呢,不過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夠了解自己的長相吧……。」

  看著荷莉越說越消沉,於是我便不再多說什麼,繼續齊步走在街上,等待夜晚的來臨。

  而這一路上,荷莉仍然幫助著那些已面目全非的住民,彷彿在她的眼裡,這些人就跟平常自己所熟悉的模樣沒有兩樣。

  就這樣,夜晚終於降臨在這個城鎮中,我在呈現一排的建築上,掛起了蕪菁做的蠟燭燈籠,每條路道的中央都放著一張長得不可思議的桌子,桌子的白布上放滿各式各樣的料理及酒品,各種樂器也在無人使用的狀態下,開始奏起愉悅的音樂。

  最後我將所有的人召喚到了城鎮的中央廣場,也就是這個慶典的主場。

  正當所有人都還在為這突如其來的盛會感到茫然時,我站上了中央的石階高台。

  「今天這個慶典,各位就不必拘束什麼禮節了,好好地吃喝玩樂就行了,我保證當最後一支舞跳完時,大家都能恢復原有的平靜,所以玩樂吧!」

  起初大家都還有些拘謹,加上各自都還是怪物的模樣,因此讓這場盛會看起來有些彆扭。

  可是隨著時間的進行與音樂的渲染,鎮民們慢慢開始不在意起彼此的外表,逐漸在這場慶典中放縱自我,有的人群大吃大喝,有的人群隨著音樂起舞。

  很快地,整個城鎮的人便都陷入了一陣歡愉之中,彷彿都忘了自己的異狀。

  「荷莉,看到了嗎?就算每個人都是這種怪物的模樣,只要敞開心胸也能一起同樂喔,哈哈哈。」

  「那是因為大家早就都認識了吧,而且你也說過等最後一支舞跳完,會讓他們復原。」

  「妳這麼說也沒錯,現在或許是這個樣子吧,但是當他們經歷過這次,變成那種慘不忍睹模樣的經驗後,多數人一定能夠理解,無論外表這層皮是什麼樣子,真正重要的還是裡面包著的那個人。」

  我得意地向身旁的荷莉說道,而她則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該不會只是為了跟我說這些,才把這個鎮弄成這個樣子的吧?」

  「啊哈哈,當然不只是這樣啦,這也是為了要好好享受這種派對的氣氛,才搞得這麼盛大囉。」

  「傑克,雖然我不知道該說你是有病還是貼心,但是……謝謝你。」

  語畢,荷莉便緩緩地摘下自己的面具,而在那面具之下的是一張宛如天使般美麗的臉孔。

  「可是為什麼只有我是變成這個樣子?」

  她小心翼翼地不讓旁人看見自己的模樣,同時不解地向我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好,因為打從我第一次見到妳時,妳讓我看到的就是這副模樣……。」

  我的回答依然沒有讓荷莉臉上的疑惑消逝,於是我便從衣服的袖口中掏出一面鏡子,當鏡子指向她時,映照出的是荷莉的原貌。

  「對我來說,無論妳是這樣還是那樣,妳都散發著一道發自內心的閃耀光芒,而妳的外表其實就跟內心一樣美麗,所以不要再因為自己的長相感到自卑了,相信總有一天,妳會找到一個願意用一生愛妳的人。」

  荷莉眼睛瞪得豆大地看著我的蕪菁頭,待我說完這些話後,她這才笑了出來,並且再次戴上白色的面具,而此時她身上的羽翅也不再是片翼,是能夠展翅高飛的雙翼。

  「哈哈,果然還是要像愛別人一樣地愛自己,妳的心才能自由自在地飛翔啊。」

  「唔嗯……真的謝謝你,傑克。」

  「那妳願意陪我跳支舞嗎?」

  看見荷莉終於了解我想表達給她的訊息後,我伸出了邀請她一同共舞的手,而她也毫不猶豫地回應了我的邀約。

  之後我們在這場慶典中,不知道與多少種怪物一同共舞了好幾首曲子,一直到所有人的精疲力盡,這場盛會才落了幕。



  天色一亮,所有的鎮民們又再一次同時迎接新的一天,這一天沒有自己變成怪物的痕跡,也沒有盛會所留下的影子。

  走上街的人們一個個臉上都掛著茫然,雙眸看了看自己的身軀,接著又瞧了瞧其他人的樣貌,最後才得到了一個最能釋然的結論,那就是做了場漫長的夢境。

  人們再度奔波於自身的生活中,一切雖然看起來都像往常一般,但變化卻早已一點一滴地開始產生了。

  早上起床站在鏡前的荷莉不再沮喪,儘管她的容貌依然不美觀,可是在她的心中卻也能坦然面對這張臉孔了,而鎮上拿荷莉面容來說笑的人,也著實減少了許多。

  我一邊望著這樣的街景,一邊轉換了自己的樣貌,化為一名骯髒且醜陋的老人。

  叩、叩、叩。

  我試著敲響曾經被我敲過一次的大門,而這次懶散的屋主有了較早的回應。

  「有什麼事……唉……。」

  話還沒說完,一看到我拿著一個破碗,中年的男主人便理解了是怎麼一回事。

  「連續兩天還真是衰啊,我家的門可不是給你們這種要飯的人敲的啊!」

  「對、對不起……但是……可否施捨一點……。」

  「沒有!我這裡沒有什麼可以施捨給你的飯菜!」

  木門再次重重地關上了,可是這次正當我緩慢地打算前往下一家去敲門時,這一家的木門卻又再次開了起來。

  「雖然沒有飯菜,但是糖果餅乾還有一點,要吃的就拿去啦!」

  男主人害臊地將餅乾糖果推給了我,而剎那間我也再次化為了蕪菁頭時的外貌。

  「哈哈哈,幸虧你即時良心發現,要不然我今晚可能又要再作弄你們一次了!」

  我將餅乾和糖果放進了提籃中,並且趁著周遭還沒什麼人時對男主人說道。

  然而看見我異常模樣的男主人,卻是嚇得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怪、怪物啊!怪物又來了!」

  「啊哈哈哈,這個反應才對嘛,可別忘了我啊,人類。」

  我對男主人行了個禮,並迅速地消失在他的眼前。

  「我的名字叫作傑克,是個愉悅自由的流浪者。」

  留下這樣一句話,迴盪在男主人的耳中,而自那一天起,這個城鎮也開始散播起關於我的傳說。



  行走在迷霧之中的我,踏著腳步往連我都不知道通向哪裡的地方前進,不過這並非是因為我迷路,而是感覺只要不斷地走下去,我就會遇見“她”。

  然而這次意外地,走了沒多少步,我便看見了那嬌小的身影,她一如往常地拿著一把短鐮刀,紅色的斗篷下藏著一頭褐色的長髮。

  在這一片迷霧之中,小女孩就像走在自家一樣地行走自在,而察覺到我存在的她,也慢慢地朝我走了過來。

  「嗨,我們又見面啦,小鷺。」

  我一派輕鬆地向她打了聲招呼,而她的視線只是不斷地打量著我身上的東西。

  「希望叔叔今年有準備比較好吃的東西,又是像去年的那種麵包的話,小鷺今年可不會再把燈籠給叔叔。」

  「放心、放心,今年的東西妳一定會滿意,不過如果不給我燈籠的話,是不是代表妳那裡終於有收留我的打算了呢?」

  摸著我自己蕪菁頭圓滑的下巴,我露出壞心眼的笑容向她問道。

  「駁回,如果收留了像叔叔這樣擾亂秩序的存在,小鷺的工作量就會更大了。」

  「真無情呢,叔叔會很傷心的呦。」

  「……。」

  似乎已經有點受夠我的玩笑了,小鷺面無表情地盯著裝出可憐模樣的我,而這也著實令我尷尬了一下……。

  「一本正經這點還真是沒變呢,拿去吧,這是今年給妳的伴手禮,我的燈籠就快熄了,快把新的拿給我吧。」

  我將裝滿餅乾和糖果的提籃遞給了小鷺,雖然她只是毫無反應地收下,但我能看得出她眼中閃爍著幾分喜悅。

  待她確認完籃中的東西後,她便從斗篷中拿出了一顆雕了顏面的南瓜給我。

  「不是蕪菁嗎?」

  「小鷺覺得偶爾也該換點素材,南瓜……比較可愛。」

  附帶地敘述完自己的感想後,小鷺將一柱點了特殊火焰的蠟燭放入其中,並將南瓜交給了我。

  「哈哈,那就來換一換新的視野吧。

  我將蕪菁頭給摘下來,並換上了南瓜頭,感覺全身又湧起一股踏上新旅程的力量。

  「那就明年見了叔叔,希望明年也能給小鷺比較像樣的東西。」

  「是、是、是,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

  揮揮手道別後,我帶著在慶典上與荷莉共舞的美好回憶,愉快地踏上了前往下一個落腳處的旅程,那是一段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需要走多少步才能到達的地點,但可以確定的是,慶典的回憶足夠讓我的這段旅程不會感到寂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793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湛藍琴海
很奇幻、也很溫暖的故事。

我還記得上次的萬聖節短篇,雖然內容記不太清了,但看到熟悉的小鷺,我就跟上篇產生了連結。不過這篇也可以獨立看就是了。

仔細想想,七咲的故事非日常居多,而且通常有好結局,就是所謂的溫暖的光芒吧。我也相信,七咲有自己的光,才能寫出這樣的文章。只要相信自己,你就會發更多光。就如這篇作品表達的,內涵比什麼都重要。

誠心祝福。

最後問一下,「玩笑爾等夢境」,是指玩笑你們夢境?還是這只是一句沒特別意義的咒語而已?

11-04 00:09

七咲千影
設計上也是讓它可以獨立看,只是人設關係上稍加利用做個彩蛋而已,除此之外是沒太多共通性。

好結局大概就是一種習慣吧,畢竟感覺上即使中間有怎麼樣的挫折,只要努力下去總有一天可以看到光芒,我是比較喜歡這樣的感覺。

謝謝你對我的肯定,但是我並沒有想成為光芒的意思,只想要當個影。

最後,那句就是玩笑你們的夢境的意思,只是想要一句咒語而已。11-04 01: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x2000a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份問卷... 後一篇:(翻譯練習)梅露可物語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y970347給大家
我的小屋裡有新的PVC開箱文,歡迎大家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