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烏托邦】旅行 第十一站 森之心—秋燈

作者:銀狼(Silver)│2018-10-29 19:55:25│贊助:14│人氣:481



森之心 秋燈


  「有推薦什麼給心累的旅人?」

  「泥土加肥料,再加點水跟雞蛋十分的營養。」

  我說來到森之心的旅人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

  由於突發的行程,我跟八還有米爾狐先暫時分開行動。先是回了席燈一趟去辦了點事情,繞了點路來到了森之心。這是我原定計劃的下一站,就算不順路我也要這麼辦。

  這個國家從我一踏進的那刻就一直感受到這裡原始的氣息。別說看不見一棟灰色的建築了,就連地上我踩的地板不是綠就是土。跟那處處都是鋼鐵跟水泥的斯莫克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打聽一下後才發現,他們確實很不合咧。

  基於這原因,我在踏入國界之後就把耳機收起來,手機也沒多拿出來。買了一份紙本地圖後到處亂逛,最後來到了這家名為「燈」的咖啡館。

  我無法確定那個咖啡館是在樹裡面,還是樹長在它上面,把根伸下來、像章魚一樣包覆整家咖啡館。基於不破壞自然的關係,我想應該是樹長在上面,而不是把樹鑿空。我推門走進去,看見了幾個水果從面前飛過。定睛一看,那是果子鳥。右手邊就是吧台區,一個深紅色毛髮的獸人青年閉目養神的在擦杯子,跟我說了聲「歡迎光臨。」

  店裡沒有其他客人,我隨便找個位子放下行囊,癱坐在椅子上。因為安靜所以我也懶得起身去吧台點飲料了,動也不動的直接用一般音量與店員來了以上的對話。

  轉頭看向吧台的方向,青年睜開一隻金色的眼睛看著我。好像在問我要不要來一杯。

  鬼才喝。

  「有沒有茶類?」

  「有,稍等。」

  青年沒有問我要什麼茶類,逕自從吧台走出來,到了牆邊的一個木櫃那邊。拉開幾個抽屜,拿出些茶葉放進壺子裡。他身後有條長長的棕紅狼尾,表明了他的血脈。走起路來聽不到聲音,有隻果子鳥還飛到他的肩上休息,但他不為所動,瞧都沒瞧一眼。

  五分鐘後,他端著一個托盤過來。上面是一個茶壺跟一個杯子。茶都還沒倒出來就聞到一股蘋果混著薄荷的香氣。透明的茶壺裡是清澈的綠色液體,並沒有放水果之類的進去。說了句「慢用。」之後,青年就回去吧台那裡了。

  給自己倒了杯、喝了口。讓嘴巴與喉嚨都是香氣之後繼續倒在椅子上,看著天花板發呆。結果沒多久之後一隻全頭那小的芒果果子鳥飛到我的額頭上停下來,啾啾叫的低頭看著我。然後我舉起手……用食指把牠彈飛。

  我沒有很喜歡吃芒果,太甜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對果子鳥。」青年的聲音從吧台傳來,我看不到他在做什麼,應該還在擦杯子吧。「一般人都會把牠們捧下來摸一摸,逗一逗,再給個吃的餵食牠們。倒是沒見過像你一樣把牠們彈飛的。」

  「我不玩食物。」

  「……你吃過喔?」對方明顯頓了一下。

  「沒,但這不是食物嗎?」我看很多人都有養。不是備用糧食嗎?

  「這不是。」

  接下來我並沒有與他繼續對話,就只是軟在椅子上休息。我閉目養神了一段時間,大概半小時吧,身邊的聲音感覺有點熱鬧。我看見一隻青蛙待在一條懸空的披風上,那連帽的位子剛好很適合待在那。而風則是在店裡飄來飄去,跟那群果子鳥玩。

  總和一下現在的畫面是一個青蛙待在一個會飛的披風的連帽,周圍有幾個會飛的水果在跟他們玩。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覺得這家店的茶加了大麻,讓人喝了會出現幻覺之類的。

  雖然說看起來很熱鬧的樣子,但並沒有非常吵雜。我也就倒回椅子上,拿出一個日記本看著它繼續發呆。幾秒之後,有人跟我搭話。

  「你知道,旅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兩樣獨特的點。幾個月前來個一個我目前覺得最奇特的旅人,是個紫色頭髮的女人,邊看書邊咬著吸管喝飲料,結果把吸管咬爛了。」獸人青年走過來,端著一壺熱水,倒了點進我的茶壺裡。一雙金眸看著我說:「她跑來櫃檯跟我賠不是,我直接回了沒關係。後來我想來想去覺得奇怪。」

  「店裡吸管都是鐵吸管啊。怎麼咬的?」

  這人聽起來有點耳熟。

  「這也不是惡作劇,她之後我去收拾桌面,確實有個被咬爛的鐵吸管。」把壺子放桌上,他徑自走到我前面的椅子坐下。像是很有聊天興致的身體向前傾,手肘靠在大腿上。「而你也不惶多讓,披著一個有生命的披風跟養了一隻會唱個的青蛙。」

  「那是魔毯。」

  「嗯?」

  我從椅子上坐正,拿起加了熱水的茶壺,給自己倒出一杯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在南托撿到一塊破破爛爛的布,但挺喜歡上面的花紋的,所以織成了披風。後來才知道那是個魔毯。」

  「那青蛙呢?」

  「他某天就突然出現在我的湯裡。」

  「是喔。」

  我可以從椅子底下看到他後方的尾巴在晃。抬起頭跟他對上了視線。那雙瞳盯著我瞧,那張臉沒什麼表情。應該是有動物基因的獸人,那張白淨的臉又斯文的過分。那金色的眼睛像燭火,好似在黑暗中會明亮。

  「你看起來很迷茫。」

  他這句話讓我愣了一下。他一手撐著頭繼續問。

  「失戀了?」

  「……想太多。」

  我看了看手中的日記,把它放到桌子上去。

  「只是一個朋友不久前去世了。」

  「很好的朋友?」

  「也不算非常好。但還不錯。」我說:「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家。 滿臉皺紋、白髮蒼蒼,走不太動了,但頭腦很清楚。」

  「他的妻子在許久之前因意外過世,在他面前。」手指摸了摸把手,緩緩的說:「在那之後他就無法闔眼了。據他所說,做夢都是惡夢,所以睡不著。」

  「這聽起來還真的挺糟。」秋燈舉起手搓了搓他額前的紅色瀏海,平靜的回應我。

  「是啊……注意力不集中。尤其他是個能力者,可以使用雷電。」想到這,我不禁想去揉揉自己的小腿。被電過呢。「這造成他偶爾會失控的情況。像個未爆彈,爆出幾道閃電劈人。」

  「你被打過?」他放開瀏海看著我問。

  「有,痛死了。」

  「然後呢?」

  「上個禮拜我人還在席燈,參加了他的葬禮。上上個禮拜他還活著,只是身體似乎到達臨界點,長期不睡覺聽上去就痛苦。」看了看手中的日記,說:「再怎麼失眠的人都會被壽命闔上眼吧。」

  「人終會一死。」青年簡單的表示。一手撐著頭聽我繼續說。

  「重點是怎麼死。」我搔了搔頭,發現頭髮上有一片葉子。用手指把它夾下來,湊到眼前看了看。然後鬆開了手指,任它飄落。

  「看是像片落葉隨風飄,還是如隻螞蟻陷泥沼。」

  「死亡就像永眠,你同意這句話嗎?」我看著青年問。他點點頭。我又說:「那、睡不著的人呢?」

  「你可以想像睜著眼睛死去會是什麼感覺嗎?」

  「聽起來不會是安詳的死法。」他身子微微向前傾,想聽接下來的事。「結果呢?」

  「找了個人一起幫忙,還真費了不少功夫。」我不自覺的伸手揉揉自己的右小腿,然後脫下靴子,讓右腿抬起來踩在椅子上,好讓下巴可以靠在膝蓋上,看向前方的人。「介意我這樣坐嗎?」

  「腳乾淨?」

  「沒有潔癖但我很愛乾淨。」

  他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話說回來,跟那本日記有什麼關係?」

  「我寫給他的。當他老人家睡不著又只能待在床上太無聊,所以特別寫給他的。」

  「所以,這就是你一副很迷茫的原因。」他勾起一個淺淺的微笑。「你不知道要不要寫下去?」

  ……

  這人很聰明。

  「旅人見多了。」他攤手這麼說。然後轉頭看向旁邊,風像個魔毯一樣—雖然他本來就是—上面載了好幾隻果子鳥外加一隻青蛙,在店內飛來飛去。好似一群孩子在玩雲霄飛車似的,啾啾叫跟呱呱叫的好開心。「你都把情緒寫在臉上了,不過你好像也沒有隱藏的意思。所以,我當你其實是想找人聊聊。」

  「……可能吧。其實我並沒有想太多。」但或許下意識真是如此。

  「這個、我能看嗎?」那青年指指日記本問我說。

  我想了想,說:「可以啊。」然後問:「你的名字?」

  「秋燈。」

  「弦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777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阿欷
秋燈,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摸下巴
是說弦林對果子鳥也太沒有愛心了吧,彈飛也太兇殘

10-29 20:53

銀狼(Silver)
嘿,丟,就4辣個秋燈
果子鳥能吃(X10-29 21:15
小僧( ゚இДஇ゚)゚
在一起

10-31 19:16

銀狼(Silver)
這是清水11-01 09: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妳... 後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er227942914兔子
【貓咪學園】遊戲製作團隊,製作徵才!徵繪師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2465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3: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