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純白的阿貝爾2》第八章:特澤萊之梯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8-10-28 00:00:01│贊助:16│人氣:184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景物色彩扭曲上竄,飄散成一片廣闊天空。

  天旋地轉中,初夏的融雪曠野終於定型。

  這是哪裡?

  我原本以為雷洛斯把我傳送到郊外的騎團駐紮點附近,現在看起來卻不是那樣。風中的氣味不同了,日照的角度也不太一樣。

  我久違地打開終魘的定位功能。

  視線感瞬間拉遠,而是用更遠的感覺來看世界,就像把四周環境縮小到可以一眼望盡。

  這裡離巴摩的老家很近,就在秘密山脈與阿茲那大冰原之間,至於離埃德蒙頓州有多遠……我不禁覺得這是某種惡劣的玩笑。

  魔法就算了,法術公式出差錯也太可怕。

  我記得雷洛斯領的是分薪?還比帕諾隊長高?他應該是不大可能出錯的……

  還是等一下吧,如果雷洛斯沒出現,我就直接飛回埃德蒙頓州。

  好久沒從天空跋涉,今天就不鑽陰影了。

  我在附近找到古代的巨岩遺跡,坐到頂端開始等待。

  我和夕雅閒聊,關於她的查書進度、鎮邪手們的欠打、還有我的扮演闢為什麼要這麼真實難道聖騎士都像我一樣閒出病來等等的話題……

  以及討論與米莎的生活方式。

  我真不敢相信我在跟我的食物交談這種事。

  我們看見幾隻被雪鴞追逐的雪兔、三隻高高跳起把頭扎進雪地的雪狐。在雪狐叼著老鼠竄走後,一位優雅的雪龍飛過上空,帶起一陣雪風。

  夕雅忽然轉問:「阿貝爾,你想過這樣下去,米莎還會接受你嗎?」

  「一個怪物的父親?」我聳聳肩,「不好說。她太像娜塔莉了。」

  只可惜我瞞不住了。

  她會知道自己想要的父親不僅不是生父,而且是黑色的大怪物。

  成分跟功能還很不科學。

  「或許米莎也會給你一耳光。」夕雅期待地猜。

  「所以這孩子超像娜塔莉的,對吧?」我低笑。

  不遠處一面有稀疏小灌木的山坡,太陽傾斜低垂在坡脊後的天空中,雪地上有些許雪衣藻,像一片不會綻放卻盛開的花圃。

  直到地衣被日光染上金紅色,白雪起伏的山坡低處出現法術公式的網路。

  它延展變化,計算、輸出、完成結果。

  傳送陣出現了。

  雷洛斯面具下的半張臉就像冰雪大陸的萬年堅冰,把所有的情緒都凝固在裡頭,長罩衫飄揚,離鞘的銀色細劍拿在手上。

  追來的護衛抬頭,即使隔著面具也能感受到他強烈的視線。

  接下來的情況有點像是相看無言。

  他要像暴打鎮邪手一樣暴打我,還是用那些護衛手段把我逮回去?

  「雷洛斯。」我先開口。

  「您安然無恙吧?」雖然在問,雷洛斯卻彷彿很肯定。

  「我很好。」我往前一滑,從巨石上飄下,輕輕落到雪地上。

  反正他都知道了,我也不藏了。

  坦白以後感覺異常好。

  或許這樣的事早幾年前就應該要做。

  雷洛斯問:「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並走過來,一手按到我的肩上轉動我,好像在檢查我有沒有受傷。

  「回曉光城,把事情處理完。」然後帶著女兒遠走高飛……

  噗紮。

  夕雅發出驚叫聲。

  我低頭,看見插進左胸的細劍剩半截。

  按在我肩上的大手一個用力,細劍轉了半圈,深色血噴薄而出。

  ——雷洛斯受僱於教皇,擔任著最終防護線,目的與護衛隊一樣是看住我以及不讓我受到麻煩困擾。

  但他卻把我挪到荒郊野外後一劍殺了我?

  教皇不需要用這種手段(更不是他的行事風格),在剛才聖宮中的事後,我還以為雷洛斯是徹底站在我這邊的……

  暗殺聖騎士長通常是宗教戰爭的前奏,想到其他人身邊可能也有殺手,我就一陣惡寒。

  我抓上雷洛斯的面具,扯下它。

  淺膚臉上的雙眼偏大,有彷彿滿溢的大圈虹膜,眼珠像鑲了彩色寶礦的蛋白石,再加上妖精耳、兩米的身高……

  「巨精靈?」

  雷洛斯眼中毫無波瀾,那雙湖面結冰顏色的眼珠不管看進什麼,映到其中都是了無生氣的色彩。

  細劍在我的心臟中又轉了半圈,剜出一波血,沿著劍刃流在護手上滴落。

  「你應該要死了。」雷洛斯靜靜地說,目光放在我胸口,彷彿被惑住。

  夕雅慌忙地不斷呼喊我:「阿貝爾……你、你撐住,趕快放我出來,我帶你跑……」

  雷洛斯把我的聖徽扯下,扔到初夏的薄雪上,用濕泥掩埋夕雅的聲音。

  凶器在體腔中攪動,但我擔心的只有其他聖騎士長。

  「你也要對其它騎團長……」

  「不,我只是來找你的。」

  「薇拉與席拉呢?」

  同樣是新護衛的兩位魔法師雖然感覺跟雷洛斯沒有交集,但他們是同時受雇的,讓我很擔心官邸中的湯瑪士。

  劍刃抽出,我被甩到雪地上。

  變成前任護衛的雷洛斯第二次說道:「你應該要死了。」低唸一句看來沒有這麼簡單,迎風走向我。

  我翻身,慢慢從雪上爬起來,問道:

  「什麼時候開始,薩白帝會教導巨精靈謀殺了?」

  垂在雷洛斯腳邊的劍滴著血,雪中傳來夕雅的嗚咽聲。

  「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決定的,跟祂沒關係。」他用拇指撬開掌中的懷錶外殼,平淡的聲調重複道:「是我自己……」

  「我對你做過什麼?讓你如此記恨?」

  難道是終魘以前做的?

  可是我完全不記得我認識雷洛斯,終魘的記憶庫清晰完整,只要我不記得,這件事就肯定沒有發生過。我甚至不曾聞過他的氣味。

  「你有一件原本屬於我的東西——月光。」

  一說到月光,雷洛斯卸去疲憊,氣勢凌厲起來。

  「我沒有拿過你的東西,甚至沒有見過你。」

  雷洛斯忽然唸出我的姓氏:「『薩普特』。」眼神像望穿了重重時空,看向記憶中的過去,「本來以為只是剛好重姓,後來我確定它們是同一個姓氏了。」

  「你一定認錯人了,而且我怎麼可能擁有『月光』?」

  「現代話是『萊雷.薩普特』,但你與他肯定沒有血緣關係,在你體表上覆蓋的那層光也不是什麼神賜天賦,騙不了任何一位巨精靈……把月光還給我。」

  教父給我的饋贈是個恆魔法,可以延展成體表光。

  雖然發光,卻不是實質意義上的光,而是「陰影之光」,使我不需要以黑霧遮掩就得以走在光下。

  黑暗就是無光,就像寒冷只是無熱。

  以發光的陰影來遮掩無光,我就能躲在這層面膜的光下,同時在別人眼中顯現形體(只是人也會發亮)。

  「你要月光,不一定要殺我。」

  「你不會給,而我厭煩等候時間流逝。」

  彷彿立體藍圖的主陣被亮出,懷錶系統供主人發動和臨時編寫算式。

  雷洛斯把武器送進一串法術公式中,附著運行中的算式效果再抽出,整把劍變長成吻合他體型的長度,纏繞的法術特效看起來不只能砍傷人那麼簡單。

  我拍拍雪泥,站起來,血流出掌心的劃傷,逐漸凝成歌唱之弓的外型,在兩端纏繞出一條細絲,朝彼此延伸相連成弓弦。

  左手握好血弓,用右手抹胸拉弦,一支血箭矢在弓上凝結,低指地面。

  東西是教父送我的,他的本名也不是萊雷,雷洛斯肯定誤會了什麼。

  我想爭取不與雷洛斯用這種方式解決,用商量的語氣道:「你是巨精靈,並不缺時間。月光對你如此重要的話,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想辦法用其他方式幫你呢?」

  「你錯了。」雷洛斯的法術公式不斷從懷錶中彈出,腳下有層層同心圓環彼此轉動,懸空的程式鋪天蓋地,構築成一片屬於他的戰場領域。

  巨精靈的眼神死灰。

  「我缺時間,缺到恨不得時間倒流。」

  細劍突揮,一道利風割開雪面瞬間切至我眼前。

  弓上的利箭疾射而出,重新拉弓的同時凝出新血箭,密集的連珠矢把那道利風攪散成一陣四散的狂風。

  一支血箭矢在雷洛斯頰旁射斷髮絲。

  我再次勸道:「雷洛斯,時間不會倒流,但也不會停下,不要因為衝動而做下你將來會後悔的事。」

  「我已經做過了。」

  雷洛斯舉高劍,三圈法術公式從系統中彈出,在我頭上旋轉放大,腳下也滑來一圈法術公式,像是個靶點。

  我的瞬間視覺讀出上層算式寫的是以溫差集水,中層是電流短路,下層是減掉氣壓,從地面吸起雪風,無腦地反覆重算,累積結果。

  法術公式的位置太遠太高,在我上去刪光之前就會發動。但我並非無處可逃,只需要一個陰影作為無光空間的入口就行。

  麻煩的是:四周開闊的地面沒有陰影,而我不能藏進自己的陰影。

  法術上層算出的水與下層吸入的雪激烈碰撞,中央的算式不停算著短路公式,催化出縮小版的雲中電。

  我雙手握住血弓,敲擊至地面前讓它化成一把大錘子,砸出翻滾的塵土與砂石,驚險地在閃電劈下之前鑽入當中的陰影,棲身無光。

  雷洛斯波瀾不驚。

  「你也有無可奈何的狀況,我會找出來。」

  我從無光窗口找到地面上的聖徽。

  雷洛斯被夕陽拉長的身形也在附近,我從他腳邊竄出,低頭險險閃過一道劍光,在雪面上滑遠,把撿回來的聖徽放進傷口中,用血做出保護殼。

  抬頭的同時,雷洛斯又組好法術公式。

  算式們寫得非常精準,彼此相依作用。

  我本來以為雷洛斯會用薩白帝的法術公式,那應該是所有巨精靈的首選,卻一直沒看見。目前為止使用的似乎都是他自己創造的算式,偶爾有我認得的出現,卻又與我所熟知的大不相同。

  法術公式再度攻擊,但目標不是我。

  利用氣壓差高速飛行的劍光切除附近所有景物。

  像是矮灌木與好不容易探出雪面的花草,連裸岩與巨石遺跡也遭到破開,被密集的劍光打成舖滿地面的碎石。

  正上方有一個照明法術不斷在算「+1」,複製得滿天都是,持續聚集成球體上升,模擬成一顆小太陽,使我和雷洛斯附近所有景物的影子變成赤道位置正午時的無影狀態。

  他已經摸出可以限制我移動的區域的方法了。

  雖然我可以化成終魘用黑霧型態鑽進微型陰影,但出口不是雷洛斯腳邊的陰影就是其他微型陰影,我如果不打算逃跑,就只能從雷洛斯有準備的地方出現,然後再次被逼進陰影。

  再次取血做出工具,這次是一把大鏟子,裝作我隨時能從無光前往遠方。

  「雷洛斯,你就不擔心我直接跑了嗎?」

  「我不介意換戰鬥地點,反正你必定會回曉光城。」

  ……身為一個不曾被威脅過的終魘,來到這裡以後我總覺得我竟然開始習慣這種事了。

  我拋棄紅鏟,乘上黑霧,快速朝雷洛斯飛掠,用手掌迎向觸手能及的法術公式,把它們徹底取消。

  雷洛斯需要用劍寫程式還有滑動窗口,快速近身戰應該會是我占優勢,畢竟致命傷殺不死我。

  法術太多而我手短,刪的速度與雷洛斯產出的持平,抓住我鞭長莫及的缺點,雷洛斯準備的瞬發式法術越來越多。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浪費時間繼續準備法術,我已經竄到他的身前,用掌心的血凝出平底鍋(時間太短只能做出這東西)揮向他的腦袋。

  雷洛斯的劍擋向平底鍋,卻不是用劍身與平底鍋硬拚。劍尖穿過平底鍋邊緣與我的手腕邊,用巧勁借力畫出一個小圓,捲開攻擊。

  細劍並不單純用來寫法術公式而已,他在劍術方面也很純熟。

  我趁機摸向細劍,想要刪除上面層層疊疊的附著法術公式,卻發現自己動不了。

  ——細劍纏上平底鍋後,附著其上的程式發動。

  我彷彿被空間鎖住,或是進入一個吻合姿勢的密閉空間,像個還沒脫模的麵團,被固定在雷洛斯前方,連聲音也發不出。

  他對我勾起嘴角。

  「殺不死的東西我見多了,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把它們關起來,而我正好研究『封印』這種東西很長一段時間。」

  並用劍身拍拍我的臉。

  「你不如看起來的完美,也沒想過怎麼隱藏弱點吧?」

  很遺憾,就算是神,手工也不可能完美……這就是祂們為什麼給我那麼多後門。

  雷洛斯用法術公式懸浮我,挪離地面遠離陰影,從懷錶中滑動法術公式編程,又刪又寫,追加各式各樣的封印完整封鎖我。

  「雖然不明白你是怎麼把月光弄成這樣的,但我早就來不及了,不介意花點時間研究你,就像研究這些封印。」

  困住我的封印複雜又精密,讓我有在世界下看物理法則時的頭大感……對,頭大感。(眾神們認為與其調高沒用的智商,不如給我開法則後門,反正我有一堆時間可以慢慢學聰明。)

  雷洛斯做得對,通常不死的硬傷就是控場,以我來說也一樣——我並非不死或永生,法則神簽訂的是「永恆」。

  當初設定我時,法則神頒布一款條例來確保管理者能夠線上常駐:取消我的內部受制。就算身體出事,但內在的意識不會受影響,讓我隨時能作其它行動。

  例如「重新上線」。

  上次黑帝斯沒有把我堵在下面,想來其它脾氣比它好的神大概也不會那麼做……比起雷洛斯等等要做的研究,或許下去賭一把才是更好的選擇。

  於是,我立刻下線,離開世界上了。

  ……


  這次見到的排班神明是熟人。

  用好理解的方式來說,算是我的代理上司……

  目前輪到邪神那維亞監看世界法則,祂熱情地對我打了招呼,還抱怨道根本沒有地方需要除錯,就算有,祂也不會弄。

  然後什麼原因也不問,非常怠忽職守地直接準了我的上線申請。

  離開前,我總覺得該回嗆某件事。

  「那維亞,祢曾經對我說過『就算你成為神職人員,但你終身都不會是』,我要告訴祢,祢說對了……但我也同樣正確。」

  那維亞依舊是老樣子,開口閉口不離要我接手黑暗神的事情:「所以小貝貝你要把神職副本轉正了嗎?」

  「不,我還沒有要回來——我的人生目標不是做為神職人員,是『與所有人相同角度的信仰』與『活著』。」

  祂馬上猜到我幹了什麼。

  「哈!我就說嘛!『等你存在的時間有我的一點點長,你就會知道我是為了你好』——所以你接下來要當什麼?冒險者?大魔王?街頭雜耍藝人?」

  「我要成為一個父親了。」

  邪神受不了地哈哈大笑,害惡魔們掉出來摔得東倒西歪,祂把它們撿回來塞好,說:「你去找基八(孕育母神)開通生殖功能了?」

  「沒有,只是領養而已。」

  那維亞緩下笑聲,把一串法則丟給我。

  「去吧,好好搞清楚『人生』,等你回來,用永恆體會餘韻。」

  我接住祂給我的法則,找到時間,放進時空中挪動它,回到我剛下線時的位置,與那維亞道別,上線,回到世界上,並選好落腳點。

  我依稀聽見那維亞說:「對了,恭喜你終於找到我給你的禮物。」

  ……

  


  善良單純的巨精靈通常作為活膩的種族而廣為人知。

  活膩不是貶意,由於當年神明之間的一些摩擦殃及池魚,使巨精靈的壽命設定變得非常長。如果巨精靈找不到事情來打發漫長的時間,會開始做出一些令人為他們擔心的舉動來……

  但任何巨精靈都不會做的舉動,就是謀殺。

  無關價值觀,只是天性如此。



  被我掐著咽喉按在雪中的雷洛斯不知為何沒有反抗。

  一管黏稠的細血從髮鬢蜿蜒出來,順著巨精靈銳利的眉峰緩緩爬行,血色在他的銀髮中像一株盛開的曼陀羅。

  「你放棄薩白帝了嗎?」我問。

  「不,我只是想放棄我自己了。」雷洛斯艱難地飄出聲音。

  「四方巨精靈在薩白帝與四方樹照護之下的千年時光,不是為了讓你迎來這種下場!」

  「遺憾的是……我並沒有那麼堅強。」

  我加重手中的力道,失態地大吼:「雷洛斯,不要胡亂想像死後的世界,那裡與所有人口中的描繪都不一樣!」

  雷洛斯的眼皮低垂下來,眼神像結冰,生息低微。

  「不管那裡有沒有薩白帝、有沒有愛,或是其他東西……我更期望的是:那裡什麼都沒有,包括我自己。」



  很稀奇。一個不想活的巨精靈,原因不是終於活膩。

  對了,還有他一點也不單純善良愛好和平。見鬼的巨精靈。

  雷洛斯由於腦震盪還有出血而昏迷了。

  我考慮過把他扔在荒郊野外,卻很在意他說的「月光」,還有那位叫作萊雷的人。所謂的月光指的好像是教父給我的陰影之光。

  我和他終究還是得談談……口頭上的那種。

  所以我仿照藏夕雅的方式,把細劍還有懷錶藏進鈕扣,再把巨精靈藏進袖扣,化為終魘鑽入一顆草的陰影中,從所有相連的影子中找到曉光內城的宅邸,從臥室出現,再把雷洛斯扛上我的床。

  我倒拍聖徽把夕雅倒出來。

  「你沒死!」聖飲者衝上來一個熊抱,埋在我胸前哇哇大哭。「那個護衛呢?」她轉頭找,看到床上重傷的雷洛斯,立刻啐了他一口,轉回來。

  然後破涕為笑的表情緩緩朝第三個方向發展……

  「不對啊?你沒死?」

  我抓起她的手腕,把她的手指塞進心口的劍傷中。

  她抽了一下手。

  「你幹嘛——好冷!……等等,我摸到的東西是?」

  「是沒在跳的心臟。你肯買單我是黑死夢了嗎?」

  夕雅暴退,撞上牆角,蹲在那裡開始抱頭發抖,開始講一些亂七八糟的自言自語:「我的錫酒杯,我是不是在曉光城餓暈了結果做了好長一段不現實的夢?」

  我把她抓起來推進浴室,送她三個命令字:「『裝熱水』。」

  呆滯的聖飲者彈起來,手腳俐落地找到臉盆開始接熱水。

  我再加三個字:「『熱水袋』。」然後踏進陰影,在護衛休息室找到急救箱,直接回到臥室床邊,把書上的急救手法想起來,為雷洛斯止血包紮。

  救治告一段落,棉被中也塞滿了熱水袋保溫。忙碌完,我突然想起一個好久沒用過的舊手段……

  一面收拾,我朝雷洛斯睜開我的「另一雙眼」。

  夕雅直接嚇暈過去。真沒禮貌。

  我看見的資料寫著雷洛斯的全名是「雷洛斯.安德利斯爾特諾.菲爾」——「菲爾」是東方四方樹的名字,也代表雷洛斯的家鄉。

  這傢伙生於天秤座七百五十九年。

  ……曉徽在上,他年紀竟然比我大。

  等等,如果雷洛斯如今一千兩百四十歲,那為什麼他看起來卻是三百歲?

  在我看來,他的外表「三百歲」毫無偽造、貨真價實,但依照出生年份的話,現在應該是一千多歲的中老年了,不該一臉年輕。

  一串資料看下去,有一份來自神的保密契約。

  ——我有黑暗神職的副本,在神位空懸的狀況下,邪神算是目前黑暗體系最高位階的代理者。雖然我平常在做的都是本身的「管理者」工作,不過在非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可以暫代神職。

  我沒有動用黑暗神權限來查看契約內容,因為上頭的屬名讓我的好奇心直接消失——薩白帝。

  祂是巨精靈神,我並不意外,但附加簽署是黑帝斯……

  薩白帝究竟幹了什麼天崩地裂的事情,竟然需要黑帝斯來幫祂擦屁股?

  這個渾水看起來很深,考慮到神祉之間的破事誰沾誰倒楣,所以……

  所以我先去處理其它事吧!

  把夕雅塞回聖徽,再把雷洛斯反鎖房內,先回官邸一趟。

  終魘的真身已經被發現,教廷的處置應該很快就會下來。

  場面可能會有點嚇人,我最好先幫騎士團打個預防針,順便盯著湯瑪士接位,而且我出現在官邸也能讓教廷知道我沒有失蹤。

  我不是邪物,也不是夜族(雖然不知道鎮邪手要不要買單),應該不至於因此被送進鎮邪地牢,但是和一堆人喝茶應該免不了。

  得趕緊把米莎送到城西的房子去。

  我熟門熟路地從馬廄離開陰影。

  要說為什麼每次都是這個地點,第一:通常沒人。第二:期望哪一天動物們對我的反應不要那麼激烈……看看黑珍珠跟雷克斯做得多好。第三:眾人對我挑的這個地點習以為常。

  我開始等騷亂發生。

  好安靜。

  我從馬房探出頭,整個馬廄一片空曠,滿地蹄印與腳印。

  再往窗外一看,那根快兩百年沒移動過,代表聖騎士出征的戰旗不見了。



  他吸血鬼的我的騎士團呢?











原定標題是「陰影之光的原主人」
可是阿貝爾還不確定這件事,所以就改成了「特澤萊之梯」,就是月光。
會用「特澤萊之梯」是因為這個章節名是我從後面的章節掰下來的,實在是很想找到地方用
舊版雷殘過的姿勢都完成了
很高興這次雷洛斯沒有又搶走主場(大概吧

我前幾天畫了一下阿貝爾的神職軍裝,畫完差點舔下去
制服是比裸體還要糟糕的東西...

這章沒有太多變化,資訊量整理遷挪了而已
只是多了關於法術公式比較清楚的戰鬥方式(雖然我一堂物理課也沒上過
還有放出阿貝爾初步的戰鬥方式
班叔說能力越大責任越重
套到終魘身上簡直無違和
完全不能隨便殺東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758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純白的阿貝爾|芽豆靈|小說|奇幻|聖騎士|吸血鬼|星座紀元|宗教|巨精靈|雷洛斯

留言共 3 篇留言

亞空
這次真的氣場控制得很好
外加中途黑帝斯的登場完全鎮住場面

總之雷洛斯的氣焰被壓下去的感覺
同時結尾瞬間回歸搞笑日常WWW

啊、另外這是建立在阿貝爾開掛輾壓,外加身體本來就不是正常人
所以能做到的(非)日常吧

然後接下來各種疑惑也越來越多了
從教皇知道阿貝爾的程度到神的介入

月光到底又是什麼

話說如果下線的時候不是見到養父黑帝斯
而是見到薩白帝WWW

10-28 01:0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嚇得我回去看了一遍!
明明見到的是鄰居兼保母邪神那維亞啊wwwwww
雖然在這部故事只想稍微帶一下世界線,用到的章節卻很多…嗚嗚嗚嗚
對啊,阿貝爾戰鬥能力其實就那樣,大多開後門,因為他主要能吃到目標最重要
粗暴簡單,但是很作弊XDDD

見到薩白帝喔……那是個連終魘都可以欺負的神呢(x)10-28 01:10
亞空
啊 突然在這打錯名真是不好意思W

10-28 01:1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沒關係在這點上我覺得要反省的是黑帝斯……(?)10-28 01:18
亞空
話說阿貝爾的權能(或者說超能力)

陰影漫步
物理操控
法術破解(但效率很差)
夜族(食物)強制命令
時間操控
重新上線
生命永恆
資料查閱(權限:代理神)

人家目前就看出這些了W
不知道那維亞新給的是啥
和禮物?

10-29 00:1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說是法術破解,其實更像「直接刪掉世界末端」,彷彿有一個delete鍵,可是一定要去按下才會有用。
效率差沒辦法,就像核武器按鈕啟動也很麻煩一樣(?)
物理操控只有他自己本身的重力還有力道,重力能力為了方便移動
時間操控不是能力,那是那維亞給他重新上線的附屬功能,就像開傳送點一樣。這就是為什麼後臺要有神值班,因為阿貝爾搞不了世界下的法則。
與其說是超能力其實根本就是gm功能XDDD10-29 0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白的阿貝爾2》第七章...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2》第九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50149大家
繪圖創作更新囉~歡迎大家來看看~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