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四代秘傳:木葉總選舉 第一章 木葉的黃色閃光

作者:鯤島囝│火影忍者│2018-10-27 18:29:45│巴幣:32│人氣:6176
「看來,我們是因為同樣的理由被叫到這裡來呢,」大蛇丸優雅地與湊錯身,陰涼氣息微微擾動周身空氣,湊身邊彷彿游過一條蛇。「日斬老師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選擇你而不是我呢?我也很想知道。呵呵呵......」





第一章   木葉的黃色閃光

        光裸料峭的山壁上別無植被,只有三張巨大岩相,姿首情態各異地嵌在那裡。從左首起,是一個方頤大口、面目端正柔和的披髮男子,再來是一張眉宇間與之有些形似,但鳳目斜飛、兩頰下顎各有傷紋,戴有護面半盔的嚴峻面目。最後一個濃眉環眼,雖不若前兩個秀緻突出,卻最是剛毅穩重。


        恰與這座巨大顏岩對面數里之處的高地天台上,正藉夕日餘暉眺望這裡的初老男子形容一致。

        這裡是位於「火之國」的「木葉忍者村」,那些是建村以來的歷代村長「火影」,依序是初代火影千手柱間、二代火影千手扉間、以及三代火影——也就是此刻火影辦公室天台之上、悄然遙望「火影岩顏」的男子,猿飛日斬


        自第一次忍界大戰結束、被恩師二代火影千手扉間指定繼位火影,如今已是將近三十個年頭。他今年五十五歲,在位期間要比哪一任火影都還久、年歲要比他們都還長了。這些顏岩並沒有眼珠,如果他們能瞧見現在的木葉,會是什麼樣的表情?這些青壯之年就早早逝去的先人,是不是正如這片不分日昇月落、不論天地如何變色,也不曾別過頭去的臉譜,英魂始終注視著這塊渺小的、微弱的、卻又於亂世危脆之中,努力走在和平安泰之道的木葉呢。

        猿飛日斬一手負背,不知抓著什麼物事;一手則持煙斗輕吐雲煙,兩條矯健身影倏然現形在他身後。

        一個是金髮青年,年約二十二、三歲,一個臉上蒙面、滿頭白髮,護額斜帶,恰巧遮蔽了左目,只露出一隻右眼來;儘管瞧不出年紀,但從身形姿態來看,似乎年歲輩分都比金髮青年還要小一些。

        「三代大人,領主大人順利完成諸國締約,已經平安回返城中。我和卡卡西特來覆命。」先說話的果然是金髮青年,只見他膚成麥色,眉目秀朗,舉手投足間便是個玉樹之質的男子。

        猿飛日斬說了聲「辛苦了」,又手上一拋,原本抓著的那個東西,就這樣輕巧送到白髮少年手中。那是一張狐狸面具。「卡卡西,今天早點休息,明日歸隊,『暗部』還有許多用你的地方。」



        「暗部」即「特殊暗殺部隊」,由木葉最高決策機關「顧問會議」選拔村中最優秀的忍者組成,他們的身分高度保密,負責保護火影、監視國境和國內外情蒐、甚至進行更險惡的暗殺活動。卡卡西恭敬稱是,抬頭起身時,已不復見本來面目,取而代之的是那個形容詭異的狐狸面具。二人正要告退,猿飛日斬卻道,「湊,你姑且留下。」



        卡卡西向青年一禮,旋即瞬身消形。猿飛日斬瞥了一眼青年神色,只是一笑,「你覺得這次的任務讓你來做,有些過分大材小用嗎?」

        青年微笑道,「沒有的事。保護大名與火影同樣重要,更何況這次是為了締結諸國和平條約;大名若有閃失,那麼第三次忍界大戰結束以來難得的和平,只怕又要變成一場空夢。」

        他口吻真誠,毫無虛假之情,「我也很感謝三代大人,同意卡卡西隨同我接下這個任務。『神無毘橋戰役』後,他的同班夥伴只剩他一個人……我愧為人師,一直擔心他不能走出陰影。」

        「那麼這趟你的感想如何?」

        青年欣慰中還有幾絲傷懷,「他比我想得還要成熟堅強。我很驕傲。」

        「同樣是曾為人師,我明白你的掛心。」猿飛日斬話鋒一轉,「可是湊,逝者已矣,繼續在亂世求得一條生存之道,是我們這些留下來的人,更重要的使命。」

        青年換上莊重正色,「是的。因此我想您此次派我護衛的用意,是要讓我為木葉眼觀八方,見證新的和平時代。」

        「還有最要緊的,」猿飛日斬道,「讓大名先見你一面,再加上你『黃色閃光』的威名,只要我替你在村中做好安排,你從大名那裡拿到『第四代火影』任命書,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這人正是在剛告落幕的第三次忍界大戰中,以頂級時空間忍術「飛雷神」揚名天下的「木葉黃色閃光」——波風湊。他威名極盛,「飛雷神」絕技令他穿梭敵陣千軍萬馬之中,取人性命,衣不沾血,甚至讓敵人做出「凡遭遇木葉黃色閃光,可棄任務逃生」的命令。

        只是湊沒想到,在成為四代火影之路上,三代火影會替自己做到這個地步,不免一愣。

        「不錯,你尚且是自來也的弟子,我的徒孫;本來下一個火影,怎麼排都輪不到你。」猿飛日斬重行吸啜起煙斗,「我這樣說自有我的打算,但是你的意思又怎麼樣呢?木葉舊時代的路已經走到頭,火影顏岩,也許久沒有刻上年輕人的容顏了。」

        猿飛日斬雙眼忽然併射精光,犀利之色一閃而逝,「有想過火影岩刻上你的面容嗎,湊?」

        波風湊仔細斟酌片刻,終於誠實地道:「成為火影,是我從小至今的夢想,不曾改變過。但我並不是為了留名在岩上,而是為了木葉永遠的和平。」

        「木葉已經和平啦。」

        「當初會建立木葉忍村,就是為了用和平解決問題。因此,木葉比起其他諸國的忍者村,遷入最多的異姓氏族,甚至收容亡國遺民......也由於這個緣故,木葉內部的衝突,一直都沒有真正化解。」波風湊說到這裡,臉上難掩鬱色,但沒有絲毫退縮之意。「過去戰禍不斷,我們沒有辦法專心協調村內矛盾;現在天下太平,化解村中的偏見和仇恨,更是刻不容緩──」

        波風湊湛藍目光與夕日餘暉交映,自然流露璀璨的仁者悲心,「誤解跟仇恨,不能成為木葉的遺產。我不能再讓任何一個木葉的孩子,繼承那種東西。」

        眼前的人年歲尚輕,對木葉的前景卻看得通透,識見與胸懷更是早已超過許多鬚髮盡白的長者,這樣的器量和目光,是比登峰造極的忍術更為難得的事物。猿飛日斬暗暗動容,心想果然沒有看錯人,也知道波風湊即便作為忍者的戰鬥經驗豐富,但在政治上還很單純,木葉的暗流自己甚且窮盡半生,還不能顧得周全穩妥,他更是下定決心要藉這次機會急流勇退,為這個年輕人鋪好進場的道路。

        於是猿飛日斬走上前拍拍波風湊的肩膀,大有交託之意。「我既然已經知道你的志向,這段期間不要輕易聲張。我會安排。」

        波風湊離去之時,與一名長者在走廊相逢。這名男子幾乎半張右臉纏上繃帶,下頦有「乂」字傷痕,嘴角下垂,形貌冷酷難近,整隻右臂裹在寬大外袍中,不知是傷是殘。波風湊識得來人,得體合宜地行禮,「團藏大人。」



        「湊,任務辛苦了。」他深重眼袋下的眼珠,不動聲色地打量他幾眼,「我聽說把卡卡西從我這裡調走,是跟你去執行任務。怎麼只見你一個人?」

        「三代另有話與我說,讓卡卡西先休息了。」湊以完美的社交辭令應對,不過份親近,也不令人感到疏遠,「卡卡西一如往常表現優秀,明日就會回歸暗部,請放心。」說罷道了晚安,便即告退。

        培訓「暗部」成員的,正是這名叫做志村團藏的深沉男子。他一手成立三代火影默許的地下組織「」,作為補充「暗部」的新血來源之一;「根」的存在,除了顧問會議成員,在木葉無人知情。他與猿飛日斬都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間一手調教出來的部下,更是如今木葉最高議事機關「顧問會議」的一員。他只是側身望著波風湊遠去的背影,沉默與廊上陰影交融,不知有何思量。

        漩渦氏居所,今晚燈火通亮,聲聲笑語隨蒸騰飯香曳灑出來。



        「你這趟又快兩個月不在家,錯過不少好事的說。」波風湊的妻子──漩渦玖辛奈,一頭火色秀髮明媚燦亮,有如其人,歡喜之情溢於言表,一張嘴停不下來,彷彿要把丈夫不在家期間所有的話給講完。「日向家二當家的公子滿周歲,辦了好盛大的比武大會;奈良家的夫人也得了一個兒子,美琴更是快要生了。」



        玖辛奈歡天喜地的給波風湊添菜,「現在真的有戰爭結束的感覺的說!幾乎家家都有喜訊──我正打算帶些水果去看美琴和鼬,你明天沒事吧?要不要一起來?喂──你有在聽嗎?」

        「對不起。」湊從滿腦子考慮中回過神來,連忙扒幾口飯衝著妻子笑,「飯很好吃,謝謝你,玖辛奈。」

        「怎麼心不在焉的,」玖辛奈沒有著惱,只是瞪大一雙明燦亮眼,十分關心,「是因為工作被三代電了嗎?不要放在心上,你一直都很優秀,三代對你嚴格一點也是難免的說──」

        「嗯......」波風湊很明顯沒有把句子完整的聽完,「木葉建村以來,所有的努力、所有人的血汗跟淚水,都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

        玖辛奈聞言不免喪氣,往後靠在椅背,手指在胸前捲著自己火焰一樣的紅髮。「好啦。我明天再去看醫生,問看看怎麼調排卵期,跟你在家的時間盡量配合──」

        波風湊一愣,「你在說什麼?」

        玖辛奈歪頭,「我們不是在說生小孩的事嗎?」

        兩人少年時即結為夫婦,然而儘管都還年輕,多年以來玖辛奈的肚子卻始終沒有半點動靜。

        「不是啦,我說的是……」波風湊失笑,緩緩放下碗筷,傾近妻子耳盼悄聲說,「三代大人今天問我,有沒有意願做四代火影。」

        波風湊搶在妻子失聲驚呼出來之前,笑著豎指壓在唇上。玖辛奈無法壓抑激動,雙手摀嘴瞪著丈夫,悶聲驚呼不絕,末了乾脆直接撲到丈夫懷裡。

        夫婦笑著抱在一起左右搖晃,波風湊正一面想,快兩個月沒回家,玖辛奈抱起來怎麼略有點骨感,又一面笑道,「對不起,我可能會比你先做火影。」

        他這話說的是,二人幼時於忍者學校初識,玖辛奈在轉學第一日上的自我介紹。因為說了要成為木葉第一個女火影這樣的豪願,還有滿頭火紅的髮色,而被同學恥笑「西紅柿火影」。當時波風湊為了化解玖辛奈的窘境,也站起來出言響應,『我也是。我也想要成為被所有人認同的火影。』卻被當時的玖辛奈賭氣地回了一句,『你長得比女孩子還要秀氣,當火影怎麼靠得住!』

        「說什麼傻話,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你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玖辛奈此刻想起從前情景,更是笑得兩腮酡紅。「我們兩個有一個人做火影,就是一口氣圓了我們兩人份的夢想。」

        夫妻心意相通,情意更濃,此生能有一個人悲己所悲,樂己所樂,夫復何求?胸口都是流過一陣溫暖甜意,然而狂喜之後,又雙雙沉默下來。玖辛奈靠在丈夫頸窩,溫柔地撓著他後髮,「湊,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去告訴誰這件事嗎?」

        波風湊抱著妻子輕輕搖晃,垂眼斂去閃過心口的一瞬刺痛。「我知道。」

        兩人想到的是兩年前,在第三次忍界大戰中捐軀的那個孩子。宇智波帶土,是波風湊所帶的第一批下忍學生之一,也是他第一個戰死沙場的未成年部下。宇智波帶土死於慘烈的神無毗橋襲擊戰,此役最終由波風湊壓制前線攻擊、所率小隊完成摧毀神無毗橋、破壞敵人補給線的任務,為木葉打下勝利的一仗,更直接影響大戰終結。



        然而帶土卻連全屍也無法回收。他死前將宇智波一族獨有的「寫輪眼」贈與卡卡西,使得在惡戰中已失左目的卡卡西重獲光明,更透過帶土的寫輪眼,得到宇智波一族絕不外傳的究極瞳術。



        戰後波風湊與玖辛奈夫婦登門拜訪帶土的親人。帶土只有一個雙目已盲、相依為命的祖母,平日裡照顧家中果園,帶土還在的時候,總會幫著祖母到市場上兜賣西紅柿。

        那天祖母哭得肝腸寸斷,不住口的痛罵木葉的忍者全是無恥小偷,偷了他兒子媳婦,連孫子的眼睛也不放過。『我不指望帶土給我盡孝,我活不久了,只想趕緊告訴他,我們宇智波一族寫輪眼的全部能力啊!』帶土的祖母曾是優秀的忍者,然而在木葉建村後的幾次忍界戰爭中,因為徹底施展寫輪眼的禁術而全盲了。她的子女都折損在第二次忍界大戰,本來還對苦苦養大的帶土,寄有一線傳承寫輪眼祕密的希望,然而這些全隨著波風湊帶來的惡耗破滅了。

        『您不是帶土的老師嗎?您為什麼要讓還只是中忍的帶土,去執行這麼危險的任務?您為什麼不跟在他身邊!』祖母的悲痛指控令波風湊啞口無言。師生兵分兩路並不是錯誤的決定,但是他又怎麼忍心告訴帶土的祖母,帶土為了拯救同伴,幾乎差點讓任務失敗。瞬息萬變的戰場上,隨時考驗的是智慧和人性,而這兩者往往難以兼顧。在行動的結果塵埃落定之前,沒有人能知道解救同伴放棄任務,和執行任務放棄同伴,哪一個才是是正確的。

        帶土選擇救同伴,救了卡卡西,而卡卡西完成了任務。

        難堪的痛斥引來越來越多的街坊聚集圍觀,祖母悲慟難抑,隨手亂抓,抄起西紅柿就往他摔來。『還要死多少個宇智波的孩子,讓你們做戰爭英雄!』悲憤絕望的老人嘶聲悲鳴,每一下都打得既重且準;能夠閃過敵陣漫天苦無的黃色閃光,卻躲不開盲眼老婦丟的任何一顆西紅柿。『至少把我孫子的眼睛,還給我啊!』

        若是將寫輪眼送還,不只是辜負帶土臨終贈友的遺願,更是徒勞地讓卡卡西又成為身殘的忍者。然而對連孫子的遺物都拿不到的老祖母來說,又何其公平?這麼兩難的情境,不應該讓卡卡西面對;令過於年少的帶土枉死的責任,應該由成人來承擔,而不是創傷難癒的卡卡西。波風湊暗自慶幸他婉拒卡卡西同行,這樣的難堪與責備,只需要自己承受。

        玖辛奈不忍丈夫蒙受無端誤解,想要幫忙解釋幾句,波風湊卻抬手止住她,打罵中默默地在祖母面前正坐跪地,除了道歉,沒有一字辯解。玖辛奈見狀,目眶盈淚,也毅然跪在丈夫身邊,『我是你的妻子,不管怎麼樣都跟你一起。』

        聚集的街坊中多是宇智波遺眷,波風湊為人溫和謙恭,名聲極好,但這次也沒人幫他講話。有人尖酸刻薄的說,人死了才在這邊惺惺作態,反正木葉恨透了我們宇智波,多死幾個也無關痛癢;比較厚道一點的也會講,道歉有什麼用,老太太的孫子能活過來嗎?不如想一想以後老人家一個人怎麼辦。

        最後是木葉警務隊隊長的妻子——宇智波美琴,也是波風湊和玖辛奈學生時代的共同友人,在家中聽到這件事,匆忙背著一歲多的鼬就趕過來。

        美琴來到的時候,夫婦倆形容早已十分狼狽。她先是表明警務隊長妻子的身分,安撫祖母入內休息,也請波風湊夫婦暫時不要來探望遺眷。『帶土奶奶我會幫忙照顧,你們也先保重自己。』美琴蘭質蕙心,深知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沒用,『戰爭剛結束,很多人失去親人,需要時間平靜。』

        波風湊夫婦將帶土視作自己的孩子,帶土早逝,怎麼可能不比他祖母傷心?圍觀人群中少不了酸言酸語奚落,說忌憚我們宇智波,打仗又依賴我們宇智波,這下好了,我們宇智波就是成了屍體也能讓木葉物盡其用。也有不少人插不上手,但低調上前來寬慰波風湊,說謝謝您救了木葉,結束戰爭;請不要太自責,不是您的錯。

        最後人潮散去,只剩夫妻兩人。波風湊擋在妻子前面,挨上最多西紅柿,玖辛奈幫丈夫擦掉臉上身上爛碎的猩紅汁液,喃喃垂淚,『我們兩個,有我一個像西紅柿不就好了......』

        波風湊緩緩按下妻子的手,收入掌中緊緊相握,『你不是說過,希望我們以後的孩子,就跟帶土一樣嗎?』他的嗓音依然平靜,『開朗,正直,為了自己的信念而活──』

        『就算腦袋不靈光也好,愛逞強也好,卻能心繫夥伴,充滿毅力──可我現在不願意了。』

        『我不要我們的孩子像他。我想要帶土,現在就好好的在這裡啊。』從來都將情感克制得極為內斂、不曾在人前失態的波風湊,緊抓妻子的手勁暴露了內心的狂風暴雨,在陰影中低垂滑落的兩行清淚,更是無法壓抑的悔恨哀傷,『不需要失去親人就能得到的和平,到底在哪裡?』

        從那以來,如今已經又快要兩個年頭過去了。夫婦二人孝養帶土祖母到最後,卡卡西也加入暗部,因帶土的寫輪眼更加活躍。兩人隔日一早便去村中公墓,帶土只有衣冠塚,碑上所刻過短的生卒年,不論什麼時候看,都刺目得讓人心酸。見帶土碑文周遭沒有雜草,顯然有人勤勞養護,他們不需相詢,也知道是誰來過,於是簡單灑掃一番,就在帶土墓前獻花默弔。

        然而還沒能待上多久,一抹灰色身影便悄沒聲息的來到夫婦身後。

        那人頭戴狐狸面具,屈身半跪、不發一點聲響,波風湊光憑這人所懷查克拉的氣息,就知道來人是卡卡西。「湊老師,三代大人有急訊,召您出席顧問會議。」

        夫婦倆相視一眼,都對三代火影所為何事,大概心知肚明,卻沒想到這麼快。波風湊說明白了,會立即前往,卡卡西便瞬身消失。湊歉然,「玖辛奈,抱歉不能陪你去了。請代我跟美琴、鼬和富嶽大哥問好。」

        玖辛奈笑著揮手趕他,「快去,別讓三代等。」她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湊,我們今天晚餐去一樂拉麵吃外食吧?」

        湊知道妻子最喜歡吃一樂拉麵,從少女時到現在,口味從沒變過。他沒有多想,只是笑道,「好。我們就約那邊見。」

        ※        ※        ※

        今日的木葉警務隊隊長宅邸,有貴客來訪。現年三歲的一雙眼睛黑白分明,面目雖仍稚嫩,卻與他母親一般秀麗嫻靜;又神思清明,已經懂得幫孕中母親接待客人。他拉過坐墊鋪好,乖巧地請客人上座,「玖辛奈阿姨,請坐。」

        「鼬好棒~~~!好可愛、好有禮貌的說!」玖辛奈心花怒放,看起來恨不得將鼬抱緊處理。她又羨慕又感嘆,「美琴,每次看到鼬,都覺得小孩真的長好快!」

        美琴撫著明顯的肚腹微笑,「我第二胎都要生了,你還不快點?」

        「人家也很想趕快生一個嘛!醫生說我跟湊都沒問題,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直沒有的說......」玖辛奈黯然之色很快退去,對美琴的肚子燃起更多關心,「醫生有說什麼時候嗎?」

        「下個月就是預產期囉。」美琴寬慰,「現在沒有戰爭,湊又是村子的英雄,請三代大人不要什麼任務都給他接,讓他在家裡多陪你。」

        「這次不是任務的說,」玖辛奈開始喜滋滋地幫著美琴洗切水果,「昨天湊就回家了,本來今天要一起來看你。但是剛剛說顧問會議有事情找他過去。我想,接下來待在家裡的時間應該會比較多。」

        「顧問會議?......」

        美琴若有所思,鼬自動自發地拿來盤子餐具,玖辛奈直誇他乖巧懂事,要他們母子多吃點。美琴看著這個全無機心的友人開朗快樂的模樣,也忍不住跟著微笑,同時又為了某個突然升起的複雜心思,感到無端憂愁。

        ※        ※        ※

        木葉的顧問會議,是村中最高層級的決策組織,成員由三代火影猿飛日斬,以及與他同期的長者志村團藏、轉寢小春、水戶門炎共同組成。他們都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間的部下,也是自二代火影歿後,就維持著木葉村中政治均勢的人。

        在經過昨晚與三代火影的談話後,湊以為他被叫來顧問會議,是一件很單純的事情。

        直到他在門口遇到大蛇丸。

        「大蛇丸先生,」大蛇丸是三代火影的弟子,更比湊長了一輩。因為傑出的忍術研究,而備受村中忍者敬重。然而近年大蛇丸越來越深居簡出,行蹤也越來越詭秘,表面上三代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湊隱隱察覺,這對昔日師徒似乎因為某種緣故漸行漸遠。大蛇丸竟從顧問會議中出來,湊儘管意外,依舊行禮如儀,「許久沒有在這裡見到您了。」


        「看來,我們是因為同樣的理由被叫到這裡來呢,」大蛇丸優雅地與湊錯身,陰涼氣息微微擾動周身空氣,湊身邊彷彿游過一條蛇。「日斬老師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選擇你而不是我呢?我也很想知道。呵呵呵......」

        大蛇丸意有所指的短短數言,湊立刻明白,情況變得複雜了。果然在通傳裡面之後,房內的爭執迅速平靜下來,三代喚他進入,他首先看到四名長者列座在前,左起依序是三代火影、轉寢小春、水戶門炎、志村團藏,三代火影座位則恰與志村團藏分處兩側。氣氛有些微妙。



        猿飛日斬最先說話,「湊,今天叫你來,是因為顧問會議有些話要問你。你仔細想清楚了,再好好回答。」

        三代一開口,提的不是選任四代火影的事,「仔細想清楚了」這句話,更是十分委婉的警示。善者不來,會無好會,這場問話不是三代的意思,而是另有目的。

        水戶門炎是形容嚴正不苟的男子,他肅穆說道,「老朽首先再次代表顧問會議全體,恭喜你完成護衛大名的任務,順利回返。」

        「這是我份所當為的事,也是托了各位的福。」湊心想,這種客套話大有先禮後兵的起手式,就不知道接下來話題將指向何方。

        「那我們就開門見山,」水戶門炎推了推眼鏡,「你在這次的任務中,有見到『雷之國』『雲隱村』的雷影之子──艾吧?」

        艾,是膚色黝黑、體格碩壯的上忍,更是使用「雷遁」的高手。湊與艾在第三次忍界大戰中因分屬不同陣營而曾經為敵,對這個人不僅是名號還有實力,都不陌生。這個問題打算問出什麼結論呢?見三代沒有其他表示,湊誠實以答,「是的。」



        「你們有任何接觸嗎?」

        湊揣摩水戶門炎的用意,謹慎回答,「我們都是大名的護衛,為了場地維安,討論過工作上的事。」

        「他是雷之國大名的護忍,你是火之國的人,保護各家大名就好,有什麼事情需要討論?」志村團藏冷不防開口,「雲隱一直是木葉最大的敵人,大戰才平息不到兩年,你就與雲隱的人私下往來。你是什麼居心?」

        問難來得又直又快,水戶門炎眉頭一皺,就連轉寢小春也道,「團藏,你太嚴厲了。湊不是疑犯,我們也不是為了審訊他才請他過來。」

        僅僅片刻齟齬,湊對於這是什麼狀況,大概猜得八九不離十。水戶門炎只是傳聲筒,那些質疑多半是志村團藏的意思;轉寢小春一向處事明理,是兩不偏幫的中立角色。可是為什麼志村團藏會突然針對自己?三代火影和志村團藏漸有不和,是顯而易見的事,自己因為師承的緣故,於公於私都與三代比較親近,被當作三代的派系也不難理解。志村團藏的不善,恐怕更和三代有意選自己繼任四代脫不了關係。

        但是這件事情,他除了玖辛奈,並沒有跟其他人提起;三代也不會聲張,志村團藏究竟是怎麼得知這件事情?難道他心中另有屬意的人選嗎?

        湊突然想到方才擦身而過的大蛇丸,一顆心沉了下去。

        原來如此,昨天沒有和卡卡西一起離開,只不過與三代大人單獨談話,團藏大人就已經猜到三代大人的意向了嗎?團藏大人近年與大蛇丸先生走得很近,大蛇丸先生高我一個輩分,又是與自來也老師、綱手大人齊名的「木葉三忍」,成名比我還早,團藏大人要支持大蛇丸先生,也是情理之中。

        他不怕解釋誤會,但是在這種時候沾上一點汙名,只怕角逐火影的事情就要失格。於是他以退為進,「這次的護衛任務,除了事關大名安全的事項,我不敢有任何輕率舉動。如果有什麼事情做得有欠周慮,各位顧問大人的指教,我一定用心反省。」

        水戶門炎本來就只是因為耳根子軟,會議前聽志村團藏說了湊幾句,就將信將疑,但原先對湊的印象並不差;此刻又聽他謙卑坦然的言語,心中早已有九分信他,「你一向行事謹慎周全,有什麼需要指教的呢?想來與雲隱的上忍來往的事,也不過是誤會一場──」

        「如果是誤會的話,又要怎麼解釋我的部下『昶』的報告?」團藏攤開一份卷軸報告書,口吻嚴厲,「波風湊,你被指控將木葉的封印尾獸『九尾』的詳情,洩漏給雲隱的忍者,換取雲隱『八尾』的情報──『昶』的偵查向來可信,你有什麼話要說?」





(待續)



寫作筆記

第一章交代主要的人物(波風湊、三代火影等)、人物關係(主角夫婦、與三代火影的關係)和組織「顧問會議」、「暗部」「根」

顧問會議


暗部

故事結構上,一開始就點題湊邁向成為四代火影的主線,顧問會議找碴湊是第一個小衝突,伏筆是「寫輪眼」,也是過去、現在到未來將會引發的問題。



重新整理舊作,才發現我真的超愛玖辛奈,連帶順便喜歡四代。正紅色頭髮和超極可愛的個性我完全沒有抵抗力,四代夫婦簡直就是人間美好的代名詞。很小的時後看完中忍考試就沒追了,長大後有一天在白鹿洞看到四代全家福大海報,正中紅心,從此再掉火影大坑,然後驚訝發現原來四代是鳴人他爸喔XD。可以說沒有四代夫婦故事線,我就會錯過火影。


就是這張海報

文中玖欣奈的語尾口癖「てばね」,是原作人設的一部份,她兒子主角鳴人也有「てばよ」,或許是岸本老師要證明沒生錯的伏筆吧。總之,兩人在原作幼少期都很常出現,成年鳴人比較少聽到了,玖辛奈可能是比較多跟湊的對手戲,我覺得成年玖欣奈的頻率也好高,鳴人在那邊貼吧唷我聽得很煩,但玖辛奈我就愉悅,真是大小眼。我想了很久不知道怎麼翻,我看的網路漢化幾乎全部省略這些口癖,但我覺得這是原作的設定之一也是人物特色,最後選擇用比較台味的語感「的說」,我是希望比較接近中文語感。但不管怎樣,歡迎批評指教其他看法。

好可愛!!!!!!!!





政治話題

本章運用到的真實生命經驗是政治嗅覺,就是能從看起來很普通的事情,觀察出政治訊息的敏銳度。和政治線的記者、大小樁腳、或只是個常泡茶好客的長輩聊天時,常常聽到他們說某個人做了什麼、見了誰,他們自己講得很熱烈,但我們完全不曉得有什麼重要的。我們這夥人裡面我最沒慧根也不怕丟臉,通常是負責問笨問題的人,雖然每次都被洗臉,才驚覺原來可以觀察到很多眉角,我想這樣的能力跟熟不熟悉政治活動知道的人夠不夠多、又打滾多久有關。

這一章表現政治嗅覺的就兩個人,一個是志村段臟(顧問),一個是宇智波美琴(警務隊長妻子),他們都有政治角色,湊和玖辛奈不需要告訴他們什麼,他們就能分別從他們的言行看出局勢有變化(三代的動態),做出他們的推測和行動。我常常覺得政治有趣的點就是在這裡,找出打牌的人是誰、他們又有什麼目的、然後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互動起來會發生什麼事。

有時候聽長輩聊政治真的可以聽出很多有趣的觀察~



下集預告


湊一直都認為跟玖辛奈結婚最棒的事,就是每天都像在約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753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猿飛日斬|大蛇丸|波風湊|旗木卡卡西|火影忍者

留言共 4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3=

美琴都快臨盆了,魔鬼辣椒還沒懷孕的設定跟原作有些衝突吧?

佐助跟鳴人不是才差沒幾個月?

如果鯤鯤有埋其他的梗,就當我沒說吧。

10-27 19:20

鯤島囝
哈哈哈哈你太強看的超細!不管是原作還是這篇!這個問題真的超重要的!

原作佐助7月生,鳴人10月生,兩人差三個月沒錯,但是!!!我寫這篇故事的時候看錯資料,把佐助抄成11月、鳴人5月,我當時也覺得佐助要馬天蠍要馬射手很合,鳴人金牛很盧也挺像的,我就這樣將錯就錯的設♩定♩錯♩了!我應該要把這點補充後記說明~~~是連我自己都忘記了,感謝你的發問!

故事的時間是11月,美琴即將臨盆,而隔年五月加總起來差不多七個月,然後11月前湊又出差兩個月不在家——這樣差不多九個月將近十個月對吧? https://emos.plurk.com/96d4a7edbd2a21813e5921a4daa29225_w48_h48.gif
10-27 20:58
大帝
關於你提到的政治嗅覺這種東西,其實我覺得這反而是魔鬼,很容易讓人不小心沈溺於其中。當人覺得自己找到一個線索,開始以這個線索為標準去解讀其它的消息,透過這種解讀方式,很容易可以將整個結論導向自己所希望看見的方向,殊不知自己的盲點在哪裡。

我想當年therookie的那個「北連中胡」大家應該還記憶猶新,每次選舉我們都會看到一堆有著內幕的人做出了完全錯誤的推測。

到頭來,我覺得分析政策、思考對錯、思考這人是否可信,還是比研究這種消息重要多了XD

10-27 19:48

鯤島囝
therookie!那個簽名檔可以笑超久XDDDDD

其實我大概可以理解當初為什麼要用「政治嗅覺」這個字眼,這不是什麼學術專名的概念,只是我發現有些人很有政治敏感度,從某些線索就能【觀察】出某些政治訊息,我就舉具體的例子,我曾經在民代辦公室實習打工,有一次聽到助理姊姊們講話的內容,大概是看到某委員會對立陣營的召委下週議程排得有點特別,當時辦公室在追一個開發案,他們討論後猜測可能是該召委要排行程去該案當地開記者會背書,反應給老闆,老闆當時是召委之一,馬上改當週行程,搶先把官員揪到地方去現勘,在地的學者專家和民眾趁機完整的陳情和論述開發衝擊,拿下了該議題很關鍵的新聞曝光。這個例子就是助理姊姊們發現敵人行程有貓膩、推測他們可能要動員地方的角頭帶開發很好的風向,所以搶先一步讓老闆出手,這件事情一直讓我覺得很酷而且很厲害,也是我第一次政治敏感度的啟蒙。

至於運用到故事中,就是志村團藏「手下的卡卡西被三代火影調去和湊一起出任務,回來之後卡卡西沒事了,但湊竟然被留下來密談,如果三代火影要問任務的話應該兩個人一起留下來問才對」,然後是宇智波美琴感覺「湊被顧問會議突然找去不單純」,這兩個人都是從三代的動作察覺到可能暗含的政治訊息,下一章就會收圓這段安排。

所以,我覺得你說的沒錯,然後像therookie那種確實也是一種政治嗅覺,但是根據不同人得到的情報、觀察的思考框架,蠢一點的就是therookie,經驗豐富的就像我那兩位助理姊姊了。10-27 21:58
翻譯太難之屋
這個圖量.....老師你說說你花了多少時間重看動畫截圖XD

10-27 23:29

鯤島囝
哈哈哈被抓到XDDD
我暑假有一週完全自由的時間完成這件超二的事XDDDD10-27 23:36
必殺克
卡第二章

10-28 01:14

鯤島囝
謝謝捧場!這作品是雙日更,所以下週一歡迎再來奉茶!
也歡迎提問隨便聊^^10-28 08: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idealist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木葉總選... 後一篇:功過難抵、一生蒼白無力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ingh21福爾摩沙英雄傳
滿口髒話的傲嬌女海賊和鄭家後裔同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