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歡迎加入夢碎小隊!》9.「假作真時真亦假」

作者:飛空動煙雪│2018-10-25 23:20:00│巴幣:40│人氣:720


潮濱市是一座沿海打造的高科技都市,為了完全利用海水資源,設有海水淡化、直接利用、以及化學資源等三大體系的先進設備,歸功於無人駕駛的電動車功勞,道路上完全沒有醜陋的路牌和交通號誌,治安方面配備了超過一萬台機器警察負責巡視鎮守,不僅有單軌的高速列車來往運送物資,堪稱是貨真價實的智慧都市。

Dream Land計畫還沒有正式展開前,人們都是仰賴著全能的自動車,透過增強虛擬實境系統的裝置,隨時都能在街道上展開刺激有趣的線上射擊遊戲。雖然科技的領先減少了耗電量與光害,但是地球毀滅的日子依舊是不可避免的到來。

現在的海灣受到嚴重的汙染,濁沙與垃圾在海水中到處飄來飄去,唯一存活的生物大概只剩下突變後的大嘴鯰魚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髒水中游動,為了生存它們什麼都會一口吞下。

就在通往海灣的排水管道中,一隻青蛙靈巧的躲過巨大鯰魚的血盆大口,自由自在的踢著水,它睜著圓滾滾的眼睛慢慢溜進研究基地的內部,最後呱呱兩聲跳上岸,驚動了三名在附近巡守的機器警察。

發現異狀...機器警察的單紅眼不停轉動,它還沒有來得及與警報系統連線,青蛙的嘴裡冷不防吐出三枚鋼釘。

這三枚鋼釘迅速的插入這三名機器警察的紅眼當中,只見一陣電流通過,機器警察的系統受到重擊而動彈不得,這時尾隨青蛙的弒君一踏上岸,身形俐落的拔出光劍,立刻發招流星閃擊,有如一道轉眼即逝的流星,瞬間斬殺這三名機器警察。

從排水管道潛入,真是個好主意。水彩摘下蛙鏡跟著上岸,用手槍發射了三枚假信號Dummy,這是為了避免觸動警報系統的措施,Dummy會替代損壞的機器警察在附近繞來繞去,但這假信號只能維持三十分鐘的時間。

只見水彩一腳踢飛機器人的頭顱,順邊把腳上的蛙鞋脫了下來,露出了雪白細緻的腳趾,都是些不堪一擊的小嘍囉。

接下來恐怕就沒這麼順利。

不要這麼悲觀,呱呱,接下來也要麻煩你了!水彩呼喚著青蛙型的迷你機器人,這隻機器人具備水陸兩棲的功能,還能發出聲波來感應環境,非常適合用來執行偵測任務。

弒君看著青蛙機器人一步又一步的躍入研究基地的通風管道,它感應的地圖會直接顯示在兩人頭盔內的屏幕上:這簡直就是巫師招喚出來的使魔。

趁現在來換裝備吧。

水彩說著說著就開始脫潛水裝,當然,裡面是真空的...

弒君看見水彩完全不害臊的在他面前擦拭全身,只好走到前面一點的物資箱旁找掩護:妳真是不忌諱,上次不是會臉紅嗎?

水彩了然無趣的白了弒君一眼,伸手捏起自己翹得高高又濕淋淋的臀部:潛水衣裡面本來就不用穿內衣褲,是說肉太多了有時候也挺困擾的。

妳的肉也就長在屁股和胸上。弒君無奈的進行換裝:妳肯定不曉得這樣的舉動會讓人噴鼻血。

我的身材不賴吧?水彩可愛的吐吐舌頭,接著一臉平靜的說:你知道被聯邦政府抓到的俘虜們在被強行送進Dream Land之前,也會被迫一個個脫光光,再被水柱沖打全身,一群人光溜溜的,沒有人會刻意盯著妳看喔?

弒君心想自己能欣賞到美少女玲瓏有緻的身體也是一種享受,但是水彩的語氣中似乎透露出一段說不出的辛酸過往,這讓他難免在意起來。

...

水彩揮揮手,她已經換上了太空裝般的生存服,手裡拿了一把雷擊步槍: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用多說,還是專心把任務完成吧。

研究基地的人馬應該不只這些...說不定呂布也在這裡?

呂布?水彩倒是意外的瞪大了眼睛,你說的是真正的呂布? 三國演義裡面那個三英戰呂布的呂布?

雖然我的資料顯示這段故事是虛構的,不過我們講的是同一個呂布沒錯。

該不會是複製人吧?

弒君沒有否認這個說法:不知道,但是既然我能存在於世,那也許呂布也可以,所以這次希望能獲取一點關於研究古代人的情報。

水彩擺動著用藍色髮帶繫起的長髮,面帶微笑打開安裝在步槍上的手電筒:真是可怕,也許下次我可以期待成吉思汗變成敵人了。

這個時候呱呱已經沿著管線繞了研究基地一圈,基本上利用回聲定位畫好了地圖,兩人可以從最短的路徑通往連接機密資料庫的終端機房。

小心為上。弒君回想著呂布近乎無敵的戰鬥力,一時之間心裡竟然有些憂慮。

如果真的遇上呂布,他該如何在保護水彩的情況下全身而退?

水彩似乎查覺到這點,洋洋得意地豎起食指,故作輕挑說:先說好了,如果遭遇危險,我們必須分開來跑,我會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你可要自求多福。

弒君搗蒜般點頭,劍弧如孔雀開屏般向左右晃動,立刻摘走了機械人的腦袋:到時候由我拖延時間,我們都知道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以前在執行暗殺任務的時候向來如此。

水彩直嘆氣,跟著放出Dummy來偽裝成機器警察的訊號:...該說是直率還是單純? 真的一點也沒有幽默感。



潮濱市的高速道路上,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不停把弄著乾燥後的蛇蛻,他突然說:立刻折回研究基地,快!

擔任司機的機器人卻說:幻蛇,賽拉斯大人希望你盡快去見他。

我很快就會趕上。斗篷下的人影似乎想起什麼,他驀然抬起佈滿鱗片的眼皮,露出了一對黃色的深邃大眼,替我轉告賽拉斯,我想起了一件事還沒有完成。



在水彩的帶領下,兩人輕而易舉的得到正確的密碼,繼續趕往研究基地的終端機房,弒君雖然是技術高超的劊子手,但是水彩的駭客本領更是驚人,此時她有如一名熟門熟路的盜賊,食指輕鬆的在平板電腦上滑來滑去,不過片刻便破解了設下重重關卡的警備系統。

弒君讚嘆在心,徐舒穎曾經比喻過,操作系統就像是一棟高樓大廈的管理機制,假如有小偷想要入侵其中一間房間,他就必須走小道,而且這名小偷如果不清楚這套管理制度,就絕對不可能進入大廈。

說起來,妳不能從外面的電腦進行破解工作嗎?弒君覺得有些喘不過氣,摘下頭盔問道。

水彩也跟著拿下頭盔,回過頭來打量弒君的表情,她笑靨如花的說:呵呵,看來夢碎小隊的新手導引做得還不錯,對一個古代人來說已經算是很不錯的提問了...聯邦政府的操作系統是屬於封閉型的,就算入侵也只能觸碰到外圍網路上比較不重要的資料庫主機。真正有價值的機密資料只有特定的終端機能和主機連線。

兩人繼續前進,通往終端機房的走廊兩側有無數的Dream Land,每一名躺在冬眠艙裡面的人都露出幸福的笑容。

弒君忍不住去想,一輩子活在幻想世界的人生真的快樂嗎? 可是對於飽受生活壓力的人們來說,是不是Dream Land才能把他們從無盡的痛苦中解救出來?

我恨這些害人的東西!水彩有著截然不同的想法,就算是陽光直率的她,眼眸登時出現了露骨的恨意,簡直就像是成千上萬的透明棺材...只是活活變成實驗用的白老鼠...

弒君能體會她失去親人的痛苦與悲傷,Dream Land固然是不可原諒的卑劣行徑,也不希望水彩因為復仇之心而失去理智,他目光溫柔,卻又極其簡約的說:我等妳冷靜下來。

...水彩感受這股熾熱如火的恨意,她慢慢閉上眼睛,但誰也看得出她無法壓抑內心的憤怒,只見她咬牙切齒的說:我一定會救出水依,而且還要查出聯邦政府的真正目的,事情的真相絕不如表面上這麼簡單!

弒君對背後的真相同樣感到好奇,卻百思不得其解,聯邦政府完整的研究過程就算絞盡腦汁也無法想起,他眉宇嚴肅,伸手握住光劍的劍柄,小心翼翼的保護情緒激動的水彩,直到少女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

「讓你見到丟臉的一面了...水彩嘴唇一動,正想說些什麼,卻不經意發現弒君不僅身形修長、面如冠玉,還有著一對細長的眉,她忍不住仔細凝視弒君的雙眼,其中分明有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氣,但是殺氣之中卻又有股柔情,莫非活了千年以上的劊子手都長了一張能欺騙小女生的清俊臉孔嗎?

我是笨蛋嗎? 水依還在等著我呢...如此心想的水彩搖搖頭,努力打起精神,她快速的操作終端機與平板電腦,開始下載資料庫的檔案
1%...3%...6%...

兩個人、四隻眼睛同時盯著螢幕上的數字緩慢增加,內心都恨不得時間過得快點。

弒君...弒君...

什麼聲音? 是什麼樣的聲音能喚醒記憶深處願意一生守護的情感?

我好想你...好思念你...我好冷,你為什麼不在我的身邊?

弒君聽見熟悉的呼喚聲,謹慎的查看四周,霎時發現了一道不應該出現在未來世界的身影,內心震撼的他再也無法留神在其它事物上。

一名頭戴皇冠的華服少女快速掠過他的眼際,目光空洞幽暗,然後一聲不響地消失在走廊轉角。

殿下? 殿下! 回答我!弒君心神大亂,不顧一切的快步追上,腳步踏入暗道竟渾然不察。

這不可能! 殿下已經...

可是,如果菲雅也透過聯邦政府的科技而甦醒呢? 雖然千萬分之一的機率終究不是零,但這份微乎其微的渺茫卻會被懷抱希望的人給無限放大。

與此同時,水彩的目光也被另一道人影給吸引住了,她情急之下早已顧不得傳輸的資料,嘴裡不斷呼喚妹妹的名字:水依! 水依!

姐姐,我想和妳永遠在一起...

妳在哪裡? 妳逃出來了嗎?水彩揉揉有些酸澀的眼睛,妹妹的聲音略帶顫抖,聽起來好像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但又確確實實的傳進了水彩的耳中。

姐姐,我在這裡...

現在就來救妳!水彩反射性的回頭看了看原先空蕩蕩的走廊,但見一道白綾繞過水依的脖子,將失去四肢的身軀懸在半空中,但水依既失去了四肢,又該如何上吊?


就是這裡。徐舒穎把星嘯的機體收入紅寶石項鍊中,不等機器警察發難,就已經搶先拔出手槍,砰砰砰三聲貫穿它們醒目的紅眼,全無虛發。

一路追查弒君的訊號,想不到竟然來到聯邦政府在潮濱市的研究基地,他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難道也是為了追查他的來歷背景嗎?徐舒穎尋思間,又開了一槍擊斃在不遠處巡視的機器警察。

豈料地面突然裂出一條大縫,她措不及防之間身體向下墜落,但她很快的用雙手護住要害,並在落地的同時打了幾個滾,幸虧陷阱與上方的高度落差不大,身體並無大礙。

這裡是...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傳來一陣腳步聲,徐舒穎快速打開戰術手電筒,瞬間照出金黃色的輝光,一名恐龍頭的外星人如夢如幻的出現在她的眼前,但外星人沒有幾步,猙獰的外表漸漸轉化成了一名少年。

...徐舒穎驚訝的向後退了幾步,雙肩劇烈顫抖,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她痛苦的抓著髮絲,似乎正在想辦法憶起斷斷續續的記憶片段,許多尚未被洗清的畫面不停在她腦中盤旋。

十年前的記憶又鮮明卻又朦朧。

當年她還住在大學城的柳樹街,那時家裡的門鈴響了數次,她卻沒有勇氣打開門禁,但是能傳遞聲音的對講機倒是亮起了綠燈。

徐舒穎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因為半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默默的等待那個人開口。

「徐舒穎,很抱歉...是我單方面失約了,希望妳能原諒我。」

......

徐舒穎沒有任何答覆,或許她只是想多聽聽那個人的聲音,她的內心也還有好多話想告訴他。

「我想好好向妳解釋一切...妳還在嗎?」那個人的聲音從對講機傳出,似乎在輕聲訴說內心的遺憾。

...文亮,我在。

「是我! 沒錯,就是我! 在爛泥巴裡面打滾也好! 一起打殭屍古堡也好!」那個人遏止不住內心的狂喜,激動的向對講機大喊:「我是有點笨...吧! 老是忘記時間和約定什麼的,但我想好好珍惜妳,請妳再給我一次機會!

「文亮不會再欺負人了嗎?」徐舒穎雙手抱胸,故意用擔心的語氣問。

「不會的!

...不會再把我一個人丟在商場裡面了嗎?

那當然!」那個人再次慎重承諾。

「那...徐舒穎滿臉通紅,在短暫的沉默之後,她不知從哪裡生出的勇氣,柔情似水的問:「文亮喜歡我嗎?

「當然!

「啊...」徐舒穎倒吸了口氣,不知道是喜出望外,還是羞得無地自容?

天啊,自、自己都說了些什麼? 不過也許,那就是深深愛上他的瞬間吧?

...你是...!!徐舒穎已經對外界毫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有眼前的人影。

妳不是一直在找我嗎?

裴文亮慢慢地從黑暗走出,似笑非笑的說...

舒穎,好久不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734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血練天
文亮終於出場啦!
只不過感覺哪裡怪怪的,好像文亮會對舒穎做什麼事的樣子。

10-26 00:04

飛空動煙雪
似乎很明顯了呢,畢竟真正的V還在宇宙中尋找拯救母星的辦法...10-29 00:58
香蕉王

10-26 00:07

飛空動煙雪
這段很喜歡,有夢中的美好也有一種美夢即將崩壞的恐怖10-29 00:59
閃銘
不~這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文亮~

10-26 05:59

飛空動煙雪
外表看起來非常像,但是裡面就不知道了呢10-29 01:00
阿龜
看來政府對入侵者很了解,利用了對重要的人的思念,大家都危險了吶……

10-26 08:28

飛空動煙雪
聯邦那邊也要出現高手了,不能總是讓舒穎她們打小怪(機器警察)[e12]10-29 01:00
小刀
我怎覺得三個人看見的都是幻像?太不可思議了,這其中必定有詐!

10-26 11:24

飛空動煙雪
畢竟無三不成禮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10-29 01: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歡迎加入... 後一篇:[達人專欄] 《歡迎加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番外故事以更新,鶇迎接眾人為他準備的好鶇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