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純白的阿貝爾2》第五章:祝好夢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8-10-25 00:23:40│贊助:10│人氣:181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在西梅農家的晚餐後,我才發現不是他們不願意看我的信,而是因為信箱中塞滿了各類信件,看起來被放棄收拾,受風雪摧殘。

  我瞄了一眼,全是連我也看不明白的法律信函。

  拜訪之初,喬瑟夫開門前曾說「不打算賣房」,失去功用的信箱也證明了有些人存有覬覦之心。我本來以為事情在我把那個木栓按回去以後,西梅農家不會再因為危房而疲於與各方交涉……

  直到秘書官安森來向我報告,最近有些房地產業務員與相關公務機關老是要見我,雖然都被安森擋了回去,但他擋不住公文與信函。

  「他們為什麼會來找我?那是西梅農家的房子,而且危房問題已經解決。」

  除了安森,他還帶來一位熟悉這方面的朋友。

  「您好……是這樣的,由於西梅農夫婦把房子登記在女兒:娜塔莉.西梅農的名下,但她已經過世,房子照律由女兒繼承,雖然米莎貝兒尚未成年,房子可由監護人暫管,可是……她並沒有正式戶口。」

  「所以米莎在行政系統中不存在,導致現在房子沒有切確主人,有些人覺得可以算在我頭上?」即使我和娜塔莉沒有婚姻關係,只是有個「私生女」?

  ……或是因為我這裡沒有人會拿出斧頭。

  曉光城的城市完善先進,又是宗教中心,更不會突然間有奇怪的東西(除了我)晃進來,加上留居的資格難以取得,所以房地非常值錢。

  私生女的事導致我的聖職長位搖搖欲墜,比起一個擅長斧頭的老人,快倒台的聖騎士似乎更好對付,還可以用醜聞當助力。

  安森的朋友說:「恕我多言,如果您要解決這件事,您得讓米莎貝兒小姐解除黑戶,或澄清關係。」

  ——正式承認醜聞為真,以監護人的身份管理房子。

  ——或正式撇清關係,直接清淨。

  我回應道:「謝謝你們,我會處理。安森,把相關公文與信函集中,找副官直接送來給我。」

  安森與他朋友互看一眼。

  「要我為您找發言人過來嗎?」

  「不,我先看看有沒有別的方式處理。」

  我現在不是終魘,不需要暴力二選一。

  安森學他朋友說道:「也恕我多言。您的工作太多了。」

  其實不會影響到其他公文,因為我的記憶方式是直接把當下所有感官資訊完整收錄,要找什麼只要回想就可以了。

  「我只是先過目,事後再議。」

  而且最關鍵的危房問題已經解決,那些人現在的動作就只是唯恐天下不亂,仗著醜聞與老幼想得到房地。大概是一些兼差的野外職業在搗鬼,做完事拿完傭金就會消失。

  安森又問:「如果相關人士來訪,您要見他們嗎?」

  「暫時不見,另外傳口信給所有人員,別告訴米莎這些事。」

  西梅農家的晚餐後,我與米莎貝兒的關係有了顯著進步。她和護衛隊不知何時串通好,總是卡在休息時間中前來與我聯絡感情。

  也就有了我們一同上街的行程。

  米莎用為自己添衣當裡由,堅持要我陪同,結果卻把我拉進了男裝店,把店長手上的量尺給嚇掉在地。

  在她的堅持下,我多了十幾套便衣、相關的配件與鞋襪,而且大多款式來自女孩們手中的精心設計。她們在護衛隊的防護外舉高紙張,大聲向米莎推薦。

  同樣在外圍的記者總是朝我喊道:「米莎貝兒小姐是您的女兒嗎?」

  留影相框以及我的法術防護一同劈啪響。

  我裝作聽不見那些吵雜。

  開庭日期通知已經寄達。

  由於聖戰部的騎團長們不能互毆,又沒有像主教部那樣的管理部門,所以如果要處理我,將由聖宮(教皇殿)指派各部人員來組成法庭。

  最近會有調查人員與律師來找我核實實情。

  我可以用娜塔莉的證言否認醜聞。

  可是……


  一個擁有平凡家庭的信徒——就像教父一樣接受我——是比作為只有信徒生活的聖騎士,更加令我憧憬的人生……


  西梅農家的晚餐後,我常常回想那時的心聲。

  我本來以為自己站在《迦斯蘭》的城牆上……

  來這裡除了追求人生,也想實踐與所有人同樣角度的信仰——不再近在咫尺、親切熟悉、或是習以為常。

  但在作為「聖騎士」之前,我是想作為「人」。

  這是我來世界上原本的追求啊……

  米莎很快樂,大步走動裙襬紛飛的模樣一如娜塔莉,喜歡甩動長髮再抹順,我最常看見的畫面就是她笑著回頭來拉我的手。

  在冰淇淋車旁等待時,米莎說:「父親,大家說你可能要做不成聖職長了。」

  我接過她遞來的豪華版造型雪糕,上面有個栩栩如生的我,用紅糖漿畫成第七騎團正裝,再用彩色巧克力做出各式配件。

  聽說這款雪糕賣得很好的原因是耐舔。

  無法理解。

  「可能吧。」我回答。同時不知道該從雪糕的哪裡開始下口。

  「你不在乎嗎?」她一口咬掉阿貝爾雪糕的頭。

  我想了想,再度回道:「可能吧。」

  我會成為聖騎士最初的理由,只是以為有射不完的箭靶,不然當神父、牧師、神官、甚至祭司都有可能……

  「如果不當官了,應該會很麻煩吧?」

  「怎麼會呢?至少我的桌上不會有公文了。」

  而且還可以直接回去當終魘。

  「聽說當官可以做很多方便的事情啊。」

  「越高的位置規矩越多。這些就是例子。」我彎起手臂,拇指朝後一插。

  我感覺到護衛們撇來死灰的眼神。

  「父親不在意嗎?地位和名聲——不可能沒有怨言吧。」

  「沒有,倒是想起了一些事。」

  「是什麼?」

  「當初來這裡的裡由。」

  我終於找到下口的位置了,咬掉阿貝爾的紅披風。完全不甜,差評。

  「我也是哦。」米莎手上的阿貝爾已經被舔光衣服,而我終於知道這款沒多好吃的雪糕為什麼賣得好了……

  米莎興致勃勃地打量著雪糕芯,說:「我也把當初來這裡的裡由忘了。」

  「米莎。」我小聲問道:「你……想不想聽聽看我的心跳?

  「然後學母親打你一耳光?」她嚼著阿貝爾問。

  「……她有告訴你她打我的理由嗎?」

  「我還小,不想理解大人的世界,尤其是男女關係。」

  「米莎……如果我失去官位,一切就不會再像如今一樣了。我會一無所有、名聲敗壞,我無法預測你之後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假使你依然決定跟著我。」

  「你這麼說,是終於承認我是你的女兒了嗎?」

  「你可以選西梅農家,也可以選我……我會尊重你的選擇。」

  要是米莎選我,我就不翻供,看顧至她死;要是她選擇回家,我會翻供並把所有財產留給她,提早回去當終魘。

  她開口之前,我再度說道:「米莎,要想清楚。」

  「母親後悔沒有選擇你,而我是世界上最像她的人。」米莎看著阿貝爾笑,「我不在乎苦日子或其他人對我的觀感,對這世界的熟悉也已經足夠到認知沒有事情絕對美好。」

  「但是米莎……如果你選我,你會得到兩個答案,而你可能不會喜歡。」

  一個就是我的不正常,順帶證明我並非她的生父。

  「不知道會死嗎?」她問。

  「不會。」

  「那就不重要了,不要讓我知道唄。」

  米莎含笑攏髮到耳後,無意探究任何事

  回到官邸後。

  午間辦公時,我看著發言人擬好的澄清稿許久。

  身後窗外枝頭上的倒影照在辦公桌上,有小鳥在公文上歡跳,新芽與嫩葉搖阿搖,像極了娜塔莉鬢上的風信子。

  我結束人生本來的目的是為了不讓終魘的身分被發現,現在卻先發現,人生好像這時才正要開始……一段還來得及的新生命。

  人們冀望來世以作為今生的藉口,而我深知來世不存在,也不打算再開啟一次這樣的人生——生命珍貴之處在於只有一次

  人生是一場追逐的大夢,誰也帶不走,包括永恆的

  終日煩惱兩全其美的退休姿勢,既希望能不打破聖騎士宣誓,又希望能結束一切,反而把我自己逼上城牆……完美的選擇並不存在。

  信仰是活的,甚至能讓死物的終魘如今活在這裡。

  活就代表還能改變,不像終魘永恆如初。


  我現在不是終魘,只是個想活著的阿貝爾。


  今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我先枕著聖飲者把所有的房產文件全部回想一遍。

  雖然還沒開庭,但不妨礙我解決西梅農家房子的事情。

  夕雅知道我在煩惱什麼,隨口扯了一句米莎給她的靈感。

  「她說得對,你官位這麼高,做事應該很方便啊。」

  「你是說聖職長的職權?」

  「不然呢?」

  關於行使聖職長的職權,我都做了十八年怎麼可能會不懂!

  聖騎士只能捍衛神,這點在我或基層身上都一樣,聖職長只是讓我可以訓導信徒,還有作相關決策而已。

  聖騎士平常看起來雖然很沒用,可是地位堅穩。

  教義上來說,聖騎士不歸教皇管轄。聖騎士是神的騎士,專門捍衛神與鞏固信仰,如果騎團長判斷教皇觸犯這點,甚至能直接起兵殺進聖宮,前例不少。

  所以就連宗教裁判所都被撤掉的現代,聖騎士依舊屹立不搖地當著花瓶。

  因為沒有人想動聖騎士,也不想要聖騎士動起來。

  「難道你要我放話說:敢動西梅農家的人都是神的敵人嗎?」

  「對啊!這樣誰還敢動他們?」夕雅看了一會兒書,闔上它瞪我,「等等,你真的知道什麼叫做『行方便』嗎?」

  我想了想,回答她道:「不要做麻煩的事?」

  ……




  「有事嗎?」斯奈克沉著臉,用輕柔緩慢的聲調問我。

  他甚至懶得問我是怎麼溜進來的。

  我這次不算甩開護衛,反正斯奈克也不會去查我的不在場證明,所以我假裝上廁所,偷跑來了第二騎團,趁斯奈克孤身前往廁所的路上,在角落堵到他。

  在聽了夕雅對我解釋什麼叫做「行方便」以後,我才發現我當官當得太乖了

  當我需要做點事時,卻發現不知道該怎麼辦。

  「您好,蒙特麥斯聖長。」我給斯奈克一個最帥的燦笑。

  他的心臟蹦蹦蹦好幾下,彷彿是個抓狂的人在拿頭撞牆,而且轉身就要走,但我怎麼可能讓他得逞?

  於是斯奈克一轉頭,卻差點撞到我身上來。

  斯奈克嚇了一跳,回頭瞪我剛才站的位置,接著再轉回來。

  「你是怎麼……」他連敬語都忘了用。

  「您好,蒙特麥斯聖長,介意我請教您一些事嗎?」

  「如果您想談的是聖座會議的事,我只會告訴您那是我最堅定的決定之一,您現在想拉幫結派也太晚了點……」

  「對,那天確實遺憾。」我也有點扼腕。

  斯奈克看著我更不爽了,深似海的陰暗神情再度問:「所以您有事嗎——薩普特聖長?」說得更輕柔但又咬牙切齒。

  「是這樣子的……」

  我開始向斯奈克說起我對於騎團長行使權力的疑惑。

  大概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情況變成這樣,再加上我把聖光面膜發揮到最燦爛,斯奈克被我卡在牆角挪不動腳步,只能用一種想拔劍的表情聽我把問題問完。

  「為什麼要來問我?」他就差沒說哪有騎團長問騎團長這種問題的。

  「呃……我跟您比較熟。」我厚臉皮地說。

  斯奈克的臉終於扭曲了。

  表情猙獰了幾秒,斯奈克最後對空嘆氣道:「騎團長讓您當二十年有夠浪費——一紙公文發給那些蒼蠅,說他們的行為令神蒙羞,他們就會住手了。假如他們不是信徒的話……」

  「假如不是的話?」我聽得感覺有點大開眼界。

  他抬高下巴,不屑的低嗓音說:「您可以直接宣告那是您妻子的家,當然前提是那個位置不是空的——您到底有沒有看過相關法典?」

  房地產問題跟曉徽信仰沒有關係,所以我看的書不包含那一塊。

  再說身為一隻永恆的終魘,在記憶中收錄房地產法典到底能幹嘛?

  「您該不會認為跟聖騎士沒關係的書就可以不用看吧?」

  「……。」無法反駁。

  「如果您看了,還需要來問我嗎?」斯奈克彎起嘲諷的嘴角。

  有道理。我找個時間把圖書館的書都看完吧。

  「如果我看了,我們就沒機會聊天了。」我慶幸地嘆氣。

  「曉徽在上,我們不可能聊天。」他毫不留情地鄭重道。

  「曉徽在上,祝您今天壟罩在曉光下。」我抬腳離開,開始思考可以在公文上面寫什麼。聖職長大概做不久了,趁影響力還在,得趕快進行。

  等到把房子處理好後,就正式宣布米莎是我的女兒、是年輕時犯下的錯,於是決定退位去彌補。最好法院願意提早開庭,讓我早進去早拔官。

  「薩普特!」身後的斯奈克喊:「你對我說實話,那是你的親生女兒嗎?」

  我走向高牆下轉角的陰影,對斯奈克揮揮手。

  陰影壟罩,我在他的目光外進入黑暗。



  當晚,我在米莎熟睡的床鋪邊跪下閉眼,使用床沿祈禱。

  直到陽光迷濛地在地平線外睜眼,我才結束禱告。



  曉光壟罩曉光中的風景就跟娜塔莉說的一樣美……



  離開前,我真心地在孩子額上一吻。



  「祝好夢。」




  「聖長?」

  隔天早晨集合時,帕諾好像發現了什麼,訝異地看著我。

  我暗自注意了一下……

  呼吸習慣:有。暖暖包:塞滿了。冷手:已用熱水燙過。

  「怎麼了?」我回問。

  「您看起來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幹嘛,說得好像我變老了!

  親愛的帕諾,或者你的審美免疫快不行了?

  帕諾接著說:「您看起來心情很好。」

  「那當然,今早的陽光真美,不是嗎?」

  護衛隊聞言同時轉頭看窗外——我瞬間驚覺機不可失!

  立刻往後一步,倒退進門板在牆上的陰影中——他們看不出來每天都在看的日出有什麼不一樣,於是興致缺缺地把頭轉回來。

  「……。」

  「……。」

  「……。」

  「……。」

  我躲在黑暗中,看見帕諾隊長氣得把文件摔在我頭頂的地板上。

  意外發現新的甩開護衛方案……

  不過我也沒想到他們會真的去看窗外……

  護衛隊立刻開衝。

  由於只是難得逮到開溜的機會,我其實目前沒有想去做的事,於是決定先跟著護衛們,看看他們每次都是怎麼追我的。

  夕雅仗著黑暗的隔絕性,期待地歡呼起來。

  身邊的黑暗像滑膩的涼水,我穿梭在護衛們被朝陽拉長的身影中。

  護衛隊一路衝刺,路過的人習以為常地讓路,紛紛露出一臉「薩普特聖長又跑掉了」的神情。

  護衛隊集體拐彎時都沒有猶豫,讓我覺得他們可能已經把全城內外的捷徑都記下來了……

  裝飾花圃中竟然有一條小道(難道是他們利用休假輪流挖的?),還有被打掉牆壁的房間(竟然連裝修中的房間也算計!),以及洗衣場邊放成階梯式的空木箱。

  護衛隊在僕人們淡然的眼神中踩上箱子翻過圍欄。

  四個人在曉光城郊外的主要幹道上站定,眼前是一望無際的青草雪原,看得清楚第七騎團駐點的出入口與所有出路方向。

  他們拿出某種很高級的望遠鏡,開始遙望。

  帕諾再次把東西扔在我頭頂的地面上。

  「聖長啊!」他聽起來超火大的。

  「老哥!新護衛——」帕瓦忽然提醒道。

  我忽然也覺得不太妙……雖然我可以刪掉魔法與法術,不過再做一次新護衛大概要起疑了,所以趕快回頭,經由被陽光照得又長又清晰的陰影回到官邸中。

  確認附近沒有人或者看得到的目光後,我從馬廄附近鑽出來。

  馬廄一陣大亂,嘶聲不止,某處還傳來有東西被踢壞的聲音。

  大部分動物對我都是這態度,所以馬廄負責人很快得知我的出現,找了過來,並替我牽出雪鹿,外加瞪了我又無人的身後一眼。

  我騎上雷克斯,交代馬廄負責人轉告副團長代替我主持例行訓練後,一本正經地策鹿離開。

  快到駐點出口前,我眼角餘光瞄見官邸屋頂上站著眼熟的人。

  「我出去跑幾圈就回來!」我朝他喊。

  新護衛雷洛斯.爾特諾看著我坦然騎鹿,思考了一會兒,總算判斷出自己現在不用工作,用法術公式傳訊去了(對象大概是帕諾與魔法師們)。

  雪鹿小跑在郊外的無人道路上,我迎著風,忽然間覺得想暢笑。

  然後我也那麼做了。

  「阿貝爾,你在笑什麼啦?」聖徽中的夕雅罵,大概覺得我神經病。

  「夕雅,我改變主意了。」

  「啊?你要把我交出去?」

  你為什麼只會想到這個?把戒心放在正確的地方好嗎?

  「不,我要退休了!」我朝風喊。

  「你他吸血鬼的真的有病!這件事你講了快兩個月,我早就知道了!可是你又糾結因為私慾放棄職責什麼的不是嗎?」

  我對她說:「聖飲者啊,等你活的時間有我的一點點長,你就會知道我的意思!」


  就算我成為神職人員,但我終身都不會是——


  那當然!


  因為聖騎士阿貝爾只會活一次,並死在人生終點!


  而終魘會滿足地回到黑暗中。


  在郊外跑了幾圈,雷克斯和我都很高興,我還給一些結伴上學的女孩們簽了刊物(當然不是簽名,只是塗鴉而已)。

  我很訝異我的偶像效應如此堅固,即使是私生女醜聞也沒有讓這些仰慕者們轉而唾棄我。

  「薩普特聖長,她真的是您的女兒嗎?」她們最後還是期待地問道。

  我簽完最後一本刊物,畫出黑筆塗的終魘笑臉。

  「是的。米莎貝兒是我的女兒。」我說。

  接過刊物,女孩大笑問道:「您畫的是什麼?」

  「我的自畫像。」我得意地說。

  「哼!」夕雅忍不住出聲嘲諷。

  趁女孩們東張西望看是哪個叛徒時,我上鹿與她們道別了。

  例行訓練被我丟給湯瑪士,所以我直接回到辦公室繼續工作,但奮戰的對象已經不是如天高的大九節公文。

  我把發言人遞上來的澄清稿丟進廢紙桶。

  攤平空白公文紙,我祈禱完,將龍羽筆沾上墨水,開始書寫我最後的人生劇本。

  完成後,我在檢查一遍時,視線卻開始發黑。

  不是我的視覺出了問題,而是有法則在拉扯我……

  我聽見黑帝斯火大的遙遠嗓音響起(看來祂終於忙完手上的事情了)。


  「終魘!你給我滾下來——」


  「等等……」我我我可以解釋!

  我久違地感到意識一晃,沉入熟悉的過去中。







  窗外的樹梢影子在人與桌上搖擺,像即將離開的春天前來揮手。

  敲門聲響起了,但是不可能得到回應。

  護衛隊長輕輕開門,在門縫外輕聲說:「聖長,發言人有事要見您……」

  他等了一會兒,以為黑髮的聖騎士又開溜了,這才完全打開門。

  樹梢上的融冰被光穿透,在趴桌的人身上照出好多亮晶晶的小光球,它們像嬉戲的小精靈與深淵似的黑霧跳舞,光與影子交替映照一切。

  帕諾走過去停在桌旁。

  他從來沒見過阿貝爾會打瞌睡。

  趴桌的男人蒼白得像靜謐的蠟雕,從身上緩緩洩出的黑霧有如墨水煙,結冰所碰到的紙張與家具。帕諾用手搧了搧,黑霧不為所動。

  他在櫃中找到備用的毯子,小心為對方冰冷沒有呼吸的身軀蓋上。










對阿貝爾來說,即使他認為自己已經全心全意地在曉光城過人生。
實際上他確實是在過人生,過的卻是一種模仿來的框架。一搬人偶爾會覺得某些事情以後在做,或下輩子在說,知道真相的阿貝爾明瞭所有人都只有一輩子,自己卻也在找藉口。
他來曉光城是要過人生,即使成為聖騎士,但那維亞說得對,阿貝爾才是做決定的人。而他決定過阿貝爾的人生,而不是聖騎士的。他因為信仰來此地,人生為本,聖騎士雖然重要,但阿貝爾選了前者。因為人生沒有十全十美。
巴拉巴拉,第一人稱就是這點不好,很多事情不能讓角色明白地自己說,都要丟給讀者自己去想。但是反正我也反白了,單純看故事應該不影響。如果不明白的人大概也會來反白吧?

關於十全十美:先前的版本中有讓米莎說到人生沒有十全十美之類的,最終換成目前的。
這章感覺還可以做到更好,可是我知道我拖的東西太多了所以先這樣就好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725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純白的阿貝爾|芽豆靈|原創|小說|奇幻|聖騎士|吸血鬼|星座紀元|宗教

留言共 1 篇留言

亞空
黑帝斯不要這時候來亂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那個斯奈克感覺也會準備搞事

雖然人家還沒當過兵
不過現在的狀況看起來跟準備退伍時一樣很多事?

總之我們的阿貝爾終於看開了(拿手帕)
還管它三七二十一直接認女兒了(再拿一條)

這個退休姿勢肯定不怎麼好看了
但人生本來就是這樣啊~

所以說這邊明明是日常劇卻有夠大起大落的
啊 人生的確也是這樣子

總之帕諾啊啊啊啊啊
這不是真愛什麼才是(X)

10-25 00:4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哈哈哈哈很人生對吧!!!!
所以說我成功了!!!!
人生就是這樣啊!!!!!!

我開始覺得我所理解的日常劇好像比動漫分類的娜種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刪除線

帕諾從第一季開始就霸占女角位欸(幹

是說最後一段有東西忘了補(洗澡時才想到
我去弄一下~10-25 00:5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又三思了好幾次。不放了(喂
有一段一直很想放又沒放主要覺得壞氣氛
嗯,當我沒說過吧(跳走10-25 01: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白的阿貝爾2》第四章...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2》第六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ngrybbhk有緣人
【因果故事】圓仔花找不到,怎麼辦?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5849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