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純白的阿貝爾2》第四章:餐桌等的人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8-10-24 00:16:43│贊助:8│人氣:159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近日阿貝爾被爆出的「女兒」在曉光城引起轟動。

  比起在意「醜聞」,更多人在意的是「什麼誰是那個幸運兒?」、「嗚嗚嗚嗚我是不是沒機會了?」、「期刊出清」、「突發本」……

  少女們個個成了落湯雞,而少年們個個昂起了腦袋……

  但在看見米莎的容貌後,他們也成了落湯雞。

  女兒長得真是像母親(雖然沒誰見過她)。

  結案。

  這些事傳進每一家的圍牆與話題,家人們在餐桌上對著孩子開玩笑,包括阿貝爾(或他女兒)的戀慕者,勸女兒們放棄,並勸兒子們上進。

  羞澀與吵鬧混合成比食物熱氣更動人的氛圍。

  西梅農家的餐桌則一如多年來冷清。

  夫婦擺好碗盤,心照不宣的小動作,就是往空位撇上一眼。

  這張桌不大,四四方方,能在中央擺上一盆植栽或兩個燭台,還記得那年砍下這顆松樹的時候,女兒在雪橇上蹦蹦跳跳,從木材上遠眺。

  如今這張四人桌卻彷彿連兩個人都容不下。

  挑高的天花板有一根粗木樑,上頭垂下長吊燈,把環境照得溫馨柔和,通往二樓的樓梯上方是黑暗的,二樓已經很久沒點燈。

  老婦從廚房緩步出來,手上端著烤土豆與燉肉,香氣薰滿房屋。

  方桌上有三文魚、烤土豆、牛肉塊、麵食與沙拉。

  老婦永遠多做一人份。

  丈夫沒說什麼,隔桌握住妻子在桌面上的手,與她一起祈禱。

  無聲結束後,夫妻倆各自盛盤。

  門鈴響了。

  婉拒妻子的起身,丈夫往門口去,老婦則拿起他的盤子替他裝土豆。

  丈夫拉開門說道:「我說過了我不打算賣房——」

  柔和的微光點亮黑夜,當中站著一位被霜雪與墨描繪的男人。

  阿貝爾.薩普特見到老翁,有些低聲下氣地微笑。

  「晚安,西梅農先生。」

  喬瑟夫立即把門甩上。

  他轉頭朝聽到巨響而出來的妻子說:「芭芭拉,拿我的斧頭來!

  門鈴聲再度猶豫地響起,喬瑟夫手上也拿好了砍斧,隔門罵道。

  「你再不走,你的醜聞就不只一件了!」

  「西梅農先生、西梅農夫人,請讓我見你們一面。」

  聽出是誰的聲音後,芭芭拉沉重地說道:「我們這輩子都不想看到你。」

  門外的阿貝爾鍥而不捨地更加低聲下氣。

  「我真的必須見你們一面……娜塔莉回來過了。」

  門馬上開了,喬瑟夫放下舉著的斧頭,芭芭拉雙手摀嘴。

  「你說的是真的嗎?她在哪裡?」

  阿貝爾欲言又止,沉默一會兒才往旁移動腳步,露出身後的人。

  芭芭拉顫抖地擦著門框走出來,舉起雙手像要去捧對方的臉。

  她問道:「小娜?」

  懷裡抱著包袱,身披全新防雪披肩與毛帽的女孩抿嘴,目光閃躲。芭芭拉看著女孩,開始有些清醒過來。

  因為娜塔莉沒有黑髮黑眸,也不可能是當年的少女了。

  阿貝爾略低著頭,聲音柔得像在道歉。

  「我有事得和你們談談。」

  「進來。」喬瑟夫丟下一句話,把門敞開。





  室內充滿晚餐的香氣,我原本以為老人會比較早吃晚餐,西梅農家卻仍舊保持著以前的飯點。米莎貼在我身邊,緊緊捏著我的袖口。

  客廳看起來和二十年前差不多,換上了些新擺件,其他的則舊了一些。

  芭芭拉把每扇窗戶的簾都拉上,喬瑟夫則坐進自己的單人椅。

  他手上還是拿著那把斧頭,鬍鬚掩埋的嘴唇說:「坐。」

  我正要動,米莎就扯住我。

  發現女孩的目光,喬瑟夫轉而把斧頭放到椅子後。

  我和米莎坐下,首先說:「娜塔莉兩周前回來了,她來找我後又走了。」

  「她是誰呢?」芭芭拉也坐下,盯著米莎,聲音哽咽又蒼老。

  「這是米莎貝兒。娜塔莉帶著她一起回來。」

  「那麼小娜呢?為什麼小娜還是沒有回來?」

  我正在思考要怎麼開口,米莎就平靜地說道:「母親上個月過世了。」

  壁爐中的柴火發出輕響。

  芭芭拉猛然摀嘴,最後嗚咽傾瀉,變成嚎啕大哭。

  火光在喬瑟夫的臉頰上跳動,他凝肅地一動也不動。

  「為、為什麼……她是怎麼……」老婦邊哭邊問。

  雖然米莎沒有明說,但我無法克制地認為娜塔莉可能是自盡,也許原因是我、也許是那次見面,無論是什麼,娜塔莉都沒有回到家門中。

  這可能對老人們來說才是最大的傷害。

  「她走得安詳嗎?」喬瑟夫問。

  「母親很好。」米莎安撫老人們,接著又說:「還讓我找到了父親。」

  喬瑟夫的目光馬上刺到我臉上。

  如果不是米莎在這裡,我懷疑他會馬上再拿出斧頭來。

  芭芭拉擦淚道:「最近聽說你有女兒,但我們沒想到是娜塔莉的孩子。」她看了米莎一眼,眼中有慈愛與喜悅,好像剛才那陣眼淚把悲傷都洗去。

  「她長得好像小娜,幾乎一模一樣。」

  「我還有父親的頭髮跟眼睛!」米莎沾沾自喜地說。

  老人們端詳我與米莎,露出了最近所有人臉上的那種「茫然的恍然大悟」。

  「我……」我不是你的父親。

  米莎剛失去母親,老人們也剛失去女兒,真話太傷人,也像推卸。

  或許再過一陣子吧……

  米莎看見我止話,雙手放上我的手臂,眼神閃亮亮的。

  「母親帶我見了父親,可是什麼都不告訴我,所以埋葬她之後,我就自己來找父親了。」她告訴老人們:「我現在和父親住,他對我很好。」

  我接話道:「我發現娜塔莉好像沒有帶米莎回來過,我認為你們得知道這件事。」

  今天能讓米莎的祖父母接受她是最好的,只要這孩子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關於她生父的事我會比較好開口,醜聞放到那時候再解決也沒關係。

  「……小娜現在在哪裡?」喬瑟夫低聲問。

  米莎說:「我把骨灰罐寄放在教堂。」

  「那麼,米莎貝兒……」喬瑟夫放緩聲音問她道:「我想告訴你,我歡迎你回來這個家,你可以住在這裡。你是我們的家人,這裡會有你的一席之地。」

  米莎搖搖頭,微笑說:「我已經決定要待在父親身邊了。」

  我轉向她,輕按她抓我的手腕。

  「米莎……這裡才是你的家。」

  「難道是因為你現在有新的愛人嗎?我會打擾到你?」

  「不,我沒有任何妻子與情人,是我給不了你應得的,騎團長的工作會讓我無法時常看顧你——我不想讓你每天都坐在空餐桌旁。」

  米莎看著我,手勁變大。

  「那又怎樣呢?我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遇到我的父親,而現在只是空餐桌而已。」

  「那正是我拒絕你的理由之一。我知道空守餐桌是什麼感覺。」總是在等教父端著食物出現,或是從門外進來。明明知道他不會出現,但我還是坐在餐桌旁。

  我過了很久才習慣把去餐廳當成習慣。

  芭芭拉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對了,米莎貝兒……你吃飯了嗎?我剛做好晚餐,有你母親喜愛的三文魚……」她的雙眼充滿期盼的淚花。

  「這樣吧,我晚點再來。」我起身說。

  希望那個時候,米莎會改變主意。

  「你要把我留在這裡?」

  「我就在附近,晚點會來接你。」

  我走到玄關,米莎緊緊跟上,手指又捏著我的袖口。

  「你為什麼這麼堅持讓我留下?你也是我的家人不是嗎?」

  我小聲對她說:「去和他們吃一頓晚餐吧。」

  米莎擠過來,把我堵在門口。

  「那你呢?」

  我再度壓低聲音。

  「你的祖父母並不喜歡我。」

  「那我就——」

  「就當作為了你的母親。」我低聲說,輕摸她的頭頂一下,不過做得很不自然。米莎不是我的女兒,我沒法順從地扮演父親的角色。

  我輕輕撥開女孩的手,出門走下台階。

  護衛從籬笆外探頭看見我,打開籬笆門。

  米莎露出要哭的神情,在我以為她會像在騎士團一樣大鬧前,這女孩就默不吭聲地轉頭進屋了,我聽見她把自己砸進沙發中。

  我向西梅農夫婦道別,並且誠心低下頭。

  我想起二十年前潑在頭上的濕漉茶水,想起娜塔莉鬢上遠去的風信子,鎮邪手朝我刺來的銀刃,還有等待我回去的黑暗。

  「我兩個小時後過來。」

  「等等。」芭芭拉走下台階到我面前。

  我以為她會趁著米莎看不到的時候給我一耳光。

  「你愛娜塔莉嗎?」眼神蒼悲的老婦問。

  娜塔莉死去後的早晨,我想過這個問題。

  我仍然我不確定我對她的情感是愛,因為一年又一年看著世代交替,生命出生、死去——我總是太習慣了

  所以我回答道:「我對她的感覺一直沒有變。」

  芭芭拉雙手交握,指腹磨著自己的皮膚,好像在看我腳前的地面。

  「那你為什麼離開她?還是你至今把她當作眾多追求者中的玩物之一?」

  「不……」我準備好迎接一耳光,「是她自己選擇離開,並且將我拒之門外。」

  芭芭拉交握的雙手劇烈發抖,臉部由於激動的情緒而抽動,「你敢用神與聖職之名發誓……你沒有主動離開娜塔莉?」

  我張嘴,發現自己說道:「二十年前我買下一棟房子。」


  「曉光城最美的地方?當然是城西,可以看見曉光城沐浴在曉光中的全景!」


  「就在城西,什麼也不缺的三層樓……」


  「我認為最好的房子有地下室、大庭院、閣樓!」


  「不僅有花園,還有裝潢好的溫室……」


  「薩普特巡守,我將來要種上這麼多的風信子,各種顏色都要!」


  娜塔莉朝雪地描繪著夢想,轉頭朝我笑。

  我無法控制表情化開,明明好想哭,卻只能用思念教父的方式——作出笑容——來為那年我錯過的一切機會感到悲痛。

  「假如娜塔莉沒有走……」

  假如我那時候就知道娜塔莉會接受我,我就不會用沉默來回答她,我會告訴她我們可能得用領養的方式才能有孩子,也得在我的容貌謠言四起前離開曉光城。

  用力閉上眼,卻眨不出淚珠。

  「我會放棄聖騎士冊封。

  並為這個家庭駐守直到後代獨立與娜塔莉死去。

  一個擁有平凡家庭的信徒——就像教父一樣接受我——是比作為只有信徒生活的聖騎士,更加令我憧憬的人生。

  西梅農夫婦沉臉不發一言,但我寧願他們打我一耳光。

  小風經過我身邊,芭芭拉走去把護衛打開的籬笆門推上。

  「既然米莎希望你留下來,那就進來吧。」她說。

  我以為我的聽覺出了差錯。

  我看向喬瑟夫,他靠在門邊,唇線抿成一條線,偏頭示意我進門。

  芭芭拉凝視我,眉間的溝壑與神情一樣深且沉默,再次說:

  「進去吧,把餐桌坐滿。」

  「我……呃,還有工作……」

  芭芭拉忽然提起:「他不會真的去使用那把斧頭的。」

  我還想婉拒,喬瑟夫突然間橫眉怒目,發出質疑聲:「嗯?——」

  有生以來第一次,我認慫了。

  花了一小會兒驅動步伐,走回階上,入門。

  「這就對了,阿貝爾.薩普特。」喬瑟夫點點頭,帶上門。「這就對了。」

  我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米莎對著我笑,走來拉住我的手。

  娜塔莉的遺物在客廳,那些東西在所有人的沉默中被米莎放到沙發上,只是一些洗乾淨的衣物與物品,陌生得令人不敢相信,連西梅農夫婦看著它們也無法辨認出一絲熟悉。

  因為娜塔莉真的離開太久了。

  芭芭拉端起食物拿進去廚房,我忽然間感到很生疏。

  ——並不是因為正站在一間充滿活人氣息與食物香氣的溫暖屋中,而是上次我看見有人在這種環境進入廚房,還是在教父家的時候。

  我會跟進去,或幫他拿盤子。

  我現在就像二十二年前剛入城,生疏得不知道怎樣做才正確。

  我應該要失禮地坐下,還是失禮地跟進去廚房?

  我以為我大概不會再被這種難題給沖刷……

  外套忽然被扯了扯,我轉頭,米莎站在我身後,雙手往前抓著我的衣領。

  「父親,你在發什麼呆?」

  「你這是在幹什麼?」

  「幫你脫外套啊。」

  我自己脫了外套。

  不知道為什麼,米莎的表情變得很不高興。那股生疏感再度沖刷上來。

  米莎拿走我的外套,自作主張掛到衣帽架上。

  雖然是外套,畢竟還是神職服裝,就算沒有配全徽飾,它還是又沉又莊重,和其他衣物超級格格不入,連喬瑟夫看到這畫面都抽了兩下眼皮。

  「父親下次穿其他外套吧,老穿這種衣服太嚴肅了。」

  「我只有這種衣服,這件已經是最輕便的了。」

  「你的衣櫥中全是制服?」

  不然呢?教廷不會給我便服啊。

  喬瑟夫氣得對我冒出一句:「你活在天國嗎?」

  我以為他終於要拿斧頭砍我了,米莎卻聞言笑出聲。

  「喬瑟夫,這個。」芭芭拉走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密封罐,交到丈夫手上。喬瑟夫的表情馬上變得更臭,接著眼神挪到我身上。

  他毫不猶豫朝我舉起密封罐。

  嗯?難道是要我幫忙烹飪?

  可是這個包裝我認得,它不是烹飪在用的。

  我們互看著,喬瑟夫終於受不了地再次說道:「你真的活在天國!」然後站起來,繞過桌子——我開始認真思考他這次是真的要砍我——抓起我的手,把密封罐砸進我的掌心。

  「你不知道當女人朝男人拿出有瓶蓋的東西,就代表她打不開嗎?」

  「很抱歉,我以後會學起來。」我馬上乖乖扭開密封罐。

  芭芭拉的動作非常快,拿出處理好的現成食物,桌面滿多了,連中央的陶瓷娃娃擺飾都被撤走,我和米莎的位置也放上餐盤與餐具。

  四方型的餐桌,西梅農夫婦面對面,我和米莎也面對面。

  喬瑟夫首先將雙手放上桌面,掌心朝上,芭芭拉也是。我知道意思,這是家庭祈禱,所有人握著旁邊人的手。

  只有米莎好像不知道這是什麼活動。

  我示範給她看,結果我的體溫嚇得夫婦倆人的手抽了一下。

  我告訴米莎道:「如果你不習慣一起祈禱,你可以張開眼睛看著我們就好。」

  「不,我要搞清楚你們都在幹嘛。」米莎馬上左右握住西梅農夫婦的手,並閉上眼睛。

  喬瑟夫說道:「我們親愛的父:過了二十年,我們的家庭終於團聚了。願您憐愛前往您身邊的娜塔莉.西梅農,給她天國的一席之地。代我們告知她,我們會使歸家的米莎貝兒此生平安快樂、健康無憂。另外很不幸地……我想請您幫助阿貝爾.薩普特。好了。」

  放開手後,我很疑惑為什麼喬瑟夫要神幫助我。

  是關於娜塔莉死去帶給我的情傷?

  芭芭拉開始分菜,喬瑟夫則問我米莎的近況。

  「除了你和米莎貝兒,還有誰與你們住一起?」

  「在官邸還有管家與女僕,或是辦公人員。」

  「就這樣?這些年來你都一個人住?」

  「不,大部分時間護衛都跟著我,他們在我的宅邸有一間休息室。」

  「我的意思是:你總不可能一個人在那兩間大屋子中過上二十年。」

  「……。」正確來說是二十一年。

  看見我的神色,喬瑟夫嘴中央的鬍鬚往上挪,變成想拿斧頭的表情。

  「父親的護衛很厲害。」米莎用盤子接芭芭拉給她的烤土豆泥,「從來沒有人可以溜過防線呢,護衛隊長親口告訴我父親的床上沒有睡過任何人,包括其他的房間。」

  帕諾啊……

  「你在等小娜嗎?」芭芭拉問,也挖了一匙烤土豆給我。

  我把盤子端起來,回答道:「不……只是單純空著。」畢竟娜塔莉選擇離開,我也就選擇放手了。

  芭芭拉分完菜,每個人的盤中都有燉牛肉、烤土豆泥、黑麥麵包、三文魚肉、乳酪、雜糧沙拉、麵食,還有幾片醃肉,而且份量都很多……

  桌上甚至有一鍋濃湯,餐後可能還有甜點。

  只有一次,黑帝斯應該不會找我麻煩吧?——祂會嗎?

  其實我還沒有因為吃太多例外食物而被祂怎麼樣過,總是控制在最少食量。

  米莎對我說:「父親,幸好你最近不節食了,官邸的廚娘有跟我說。」眼神彷彿像在提醒我:不准剩!

  曉徽在上,到底還有多少人跟你說了我的多少事?

  「當然了。」我拿起餐具,唆使自己開始抱僥倖心態。

  米莎聊到很多自己與娜塔莉的生活,包括她們在一座小鎮上靠打雜過活,偶爾前往牧場幫忙,自己能一次叉起多少乾草,娜塔莉總是堅強聰明,誰都討不了她們的便宜……

  話題說來說去,但一直沒有人提到娜塔莉的最後時刻。

  沒有人敢碰那塊。

  米莎催促我加入話題,我只好說了一些近況,而且覺得害場面直接冷掉……因為除了騎士團公事以外,我真的沒有什麼能說。

  今晚沒有餐後甜點,但是芭芭拉堅持要給米莎烤娜塔莉最喜歡的布丁,所以我們繼續逗留。

  在這段期間中,我給喬瑟夫翻譯外文與經文,幫他把物品從高處移去其他位置,還有搬來梯子修好不亮的燈泡,挪正法術芯片,因為夫婦倆實在不適合再爬上爬下,又找不到人幫忙。

  芭芭拉甚至說道:「家裡有男人真的方便很多。」惹來喬瑟夫的瞪眼。

  我一面幫喬瑟夫做事,發現另外半邊的屋子似乎沒有在使用,物品與傢俱被挪出,還用床單拉著封鎖線。

  「那邊?」喬瑟夫指著其中一個柱子上方的橫樑解釋道:「看到沒有,那個木栓鬆了,幾乎整個滑出來,我們又敲不回去。那一半被判為危房,搞得最近一堆人想要低價來收購房子與土地。」

  大概是當初沒有敲緊,又遭遇到小地震,木質的房屋支架上有個搖搖欲墜的木栓,彷彿隨時能掉出來,角度還有點歪。

  「我想我能處理。」我把梯子挪過去。

  喬瑟夫提醒道:「連軍隊來挑戰的壯漢都動不了它哪!」

  我倒是不擔心,只需要力氣的話,這很好解決。

  我的力道在法則中是意願性的物理,只要我想,就沒有達不到的力道,例如舉起斷龍石,或者撫過陷阱絲線卻不觸發它。

  我爬高,抓著木栓扭了扭找到角度,扶好梁柱輕鬆一按。

  喬瑟夫看得目瞪口呆。

  我對他說:「它鬆得差不多了,反而很好壓回去。」

  喬瑟夫開始低聲自言自語,不知道是在對誰囉嗦,走到廚房附近的時候,還和芭芭拉吵了好幾嘴。

  「你會讓我們的孫女蛀牙!」喬瑟夫抗議。

  「你以為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刷牙這種事嗎!」芭芭拉用拌勺指著丈夫。

  米莎在一旁笑到不行,靠到我身上來,並分給我一個水果烤布丁。

  喬瑟夫開始搬救兵,朝我大聲說:「那裡那個聖長!快來告訴這個女人過甜的食物是不是對身體不好!」

  我老實承認道:「我每天的熱巧克力都塞滿棉花糖,沒資格置喙。」

  米莎因為喬瑟夫凍結的表情笑得更大聲,廚房裡的芭芭拉用勝利的姿態對著喬瑟夫數落回去,喬瑟夫則開始數落我,米莎轉而大力支持我的「教育方針」……屋中吵成一片。


  喧囂中,我恍然清醒。


  赫然發現自己置身於「家中」。







  離開前,芭芭拉吻了米莎好幾次,翻出一雙新買的男用手套塞給我,因為我的體溫給她太過深刻的印象,她甚至抱怨道:

  「你的化妝品中沒有腮紅嗎?」

  「我沒有化妝品……」

  「你得去買幾套能看的衣服才行,整天穿得像個聖騎士幹什麼?」

  「我確實是聖騎士啊……」

  護衛隊都躲在車中取暖,我對他們感到很抱歉,明明知道他們是責任制下班,還在這裡逗留到這麼晚。

  回程時,帕諾在米莎睡著後,對我說我應該常回來看看,我點點頭。

  今晚的工作果然也堆得老高,我熬夜處理完了,反正不睡對我沒影響,而且也能幫夕雅的疑問解答,加快她的查書速度。

  米莎今晚首次沒有夜哭,但我還是下了一個好夢給她。

  晚餐之後我一直隱約聽到水聲,想必冥河那裡黑帝斯氣得不行。

  可是、可是就算時間重來一次,我還是會吃掉那個水果烤布丁!

  那是我沒攻陷過的品項啊……



  與妻子在籬笆前目送阿貝爾.薩普特的馬車離開後,喬瑟夫聽到葉叢聲響,回頭發現趴在圍牆上看熱鬧的鄰居。

  喬瑟夫一個提氣吼道:「看什麼看?我的女婿很好看嗎?」

  鄰居縮回牆後,聲音飄來。

  「廢話……那是阿貝爾.薩普特欸。」










喬瑟夫的斧頭讚,終魘表示怕.jpg

娜塔莉的部分延伸得比我以為的長
但實際寫下去,幾次更改分支後發現它是比我原設中更好的發展
比之前打打殺殺的那種辦案好多了,雖然好像又開始偏離日常劇變正劇...
也許就不該勉強自己去寫根本不是自己風格的路線呢...

西梅農夫婦叫住阿貝爾的部分換了很多種版本
雖然沒有做到非常完美的轉換過度
但目前看來問題不大
談話的內容也改良很多
終於有辦法寫到一點點普通人對阿貝爾的互動,真是開心阿
希望這部分在第三季可以更多一點,或第四季?

對了,因為娜塔莉是法國名,所以乾脆又弄了法國姓了
夫婦兩人也是法國名,骰了有夠久的生產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716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純白的阿貝爾|芽豆靈|原創|小說|奇幻|聖騎士|吸血鬼|星座紀元|宗教

留言共 1 篇留言

亞空
直接找上祖父母啦WWW

人家覺得嘛
阿貝爾你直接濫用法權改造一下米莎的血統吧W
雖然應該不必這樣做也行,口頭認親就好
不要等再次溜走才後悔,直接住下來吧

總之這一定是大九節後的最完美退休姿勢(蓋章)

被一團神找麻煩什麼的以後再說!

這章很日常很棒啊OHO
就是有點八點檔?

啊 結果護衛全部守在屋外等晚餐吃完嗎W
再次辛苦了

啊就真的很好看啊WWW

10-24 00:3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其實阿貝爾希望大九節以前開溜XD
當然啦通常計畫趕不上變化
雖然我習慣故事寫到一半的時候就先把結局寫好了
總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wwwwwwww

超八點檔的我都想掐死我自己了
果然不能亂寫女角,尤其是前女友
矮額這怎麼會是我在寫的東西討厭(滾來滾去

護衛...嗯,車裡等
幫QQ

沒有更好看的,曉光城觀光招牌之一,不服來辯(根本錯誤用途10-24 00: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白的阿貝爾2》第三章...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2》第五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夥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