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賤客】 二、今天晚上和狗睡!

作者:走路跌跤│2018-10-21 10:26:08│贊助:16│人氣:238
  「看我的!再一發!」

  這是一幅詭異的情境,在半夜一處山丘上的葬地,被稱作慕易的年輕人邊以愚蠢又輕浮的吶喊邊在別人家的祖墳不斷開槍。

  終於,子彈罄盡,數十墓碑被他射得千瘡百孔,強大的衝擊力道將一些石片石礫徹底粉碎,飛散成濃濃的粉塵,將那位林家爺爺的屍身掩去。

  夜色濛濛,月光被濃厚的雲遮擋,只剩幾束微光穿透雲層照下。

  慕易將手中的槍隨手一丟,取而代之出現在手中的,是幾張微皺發黃的紙,及一柄長度不過寸許的銀色短刃。

  臉上本帶著輕鬆笑容的他微微瞇起眼睛--因為他知道有一句話叫做瞇瞇眼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呃不是,應該說,將石碑打碎是他的本意沒錯,這是為了讓行動敏捷的他能夠更加無拘束的活動,同時將掩蔽物全數摧毀,減少一切可能產生的變數;但這情況下也等同被封鎖了視力,因為最初那一槍的擊發除了單純的求爽以外,其實年輕人瞄準的是那傢伙的眉心--可惜那具長毛屍明顯有了不凡的行動能力,閃過那發子彈後便隱遁而去。

  那麼,在沒有任何遮蔽物的情況下,會在哪裡呢……

  慕易心裡清楚,林家這具屍身已經不是單純的詐屍,而是屍變了……這類平常只出現在神怪小說裡的戲碼竟然在現實中發生,雖然如今的他倒也不怎麼意外,畢竟他也勉強算是這方面的專家了。不過和屍體打交道還變成專業的,這本來也並非他所願……

  沒辦法,身不由己啊。

  就在慕易還在思考的此刻,一股陰冷的風劃破他右方的灰霧粉塵,一隻萎縮但長滿白毛的手從那透明的縫隙中急探而出,手指前端的指甲已然變成紫黑色的長爪,離慕易不過十數公分。

  但年輕人彷彿早有所料,只是微微一偏,那隻黑爪擦過他的右肩,精準的只劃破了他的衣物,轉眼,慕易反手一握,短刃拉著一條刁鑽的軌跡揮出,由下而上迎向正要收回的黑爪。

  金鐵交擊之聲。

  短刃架在黑爪中間,年輕人睜開眼,冷冽的神色將他本帶給別人那輕浮的氛圍完全抹滅,他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嘲弄混雜著他譏諷的語調,與前一刻判若兩人。

  「不過是個剛成形的白殭,別他媽在那裏囂張啊。」

  就在黑爪欲掙脫短刃的阻截同時,突然一股惡臭由上而下,帶著令人作嘔的死屍臭味和血腥味道,一顆乾瘦的頭顱朝慕易的頸部靠近,那長毛屍一個張嘴,上顎和下頷拉出一個誇張的幅度,裏頭冒出的汙黃尖牙正要刺穿年輕人的皮膚--卻就這樣僵在了半空。

  因為慕易空出的另一隻手,已然在看不清的情況下直接貫穿了屍身的胸膛--掌心內,幾張黃紙散開,成一朵盛開的蓮花。

  「其實我是不怎麼喜歡蓮花的……但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實在沒辦法折一隻紙鶴給你。」

  他垂下眼簾,剎那間,璀璨耀眼的金色光芒在屍體內湧現--

  如同直貫天際的極光一般,放射的金芒一束束穿透了煙塵,直射夜空,渾厚的雲層彷彿被刺穿了幾個孔,原本潔白的月光映著這樣的光華,默默撒下。




--




  「吼吼,五十萬,五十萬啊哈哈哈哈嘿嘿呼。」

  黑髮黑瞳的少年正雙目放光的看著手中的銀行卡,嘴角拉扯出幾條晶瑩的絲線。

  「所以我就說啊,這行真他媽的好賺,要是每家的祖墳都風水錯位或陰邪入侵那該有多好……」

  突然間,他猥瑣的聲線被一個頗有朝氣的女聲蓋過。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沒半點節操啊。」

  「吵死了剩女。」

  「……你再說一次看看,今晚就和小花一起鋪報紙睡地板。」

  「明豔又美麗動人的慕璃姐啊,您今天看起來特別的年輕呢,讓我都忍不住心癢癢的,這就是禍水級別的女人魅力嗎?」

  「……你這句話難得的沒有半點語調起伏呢。」

  一間小套房裡,身穿高中制服的少年露出他慣有的諂媚笑容,直盯著坐在沙發上喝著蘋果西打的女性看。

  她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一頭長髮直至腰際,豐滿的上圍將棉衫撐得滿滿的,臉蛋小巧精緻,大大的眼彎彎的眉,穿著短褲翹起了修長卻充滿肉感的白皙大腿,模樣的確是十分誘人。

  「我親愛的弟弟,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被稱作慕璃的女性被少年那噁心卻意外不帶半點慾念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邊放下手中的鋁罐邊嘆了口氣。

  是的,雖然慕璃有些不願意承認,但眼前這個模樣清秀卻舉止頑劣的少年,正是小了她十三歲的弟弟。

  「慕璃姐,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什麼打壞主意呢,我可是業界著名的誠實可靠小郎君。」

  少年撇了撇嘴,也抓起桌上另一罐未開封的碳酸飲料。

  「可靠勉強還算貼切,誠實嗎……林居正那傢伙,你本來不是說只收二十萬嗎?」慕璃苦笑著,「結果呢?」

  「我只是跟他酌收了些許工本費。」少年轉而露出一個樸實的笑容,「慕璃姐,妳想想,子彈要錢,對吧?衣服要錢,對吧?符紙也要錢,然後消滅那隻白殭的想法和創意也算是我的智慧財產,這些都要錢,沒錯吧?」

  他在女性漸趨無奈的目光下繼續搖頭晃腦地說著,「還有啊,抹殺白殭大概只有我能處理得這麼乾淨漂亮,為那個林什麼的減少了那麼多損失,我只多收取了一點點點點點點點的費用,並不為過吧?」

  「就一個白殭,能跟別人勒索到五十萬你也是絕了。」慕璃止不住苦笑,早知道後來就不要做無謂的擔心開車回去接他了,聽這個厚臉皮的傢伙在後車座上不斷對副駕駛座的林居正先生進行洗腦和吹噓,最後恬不知恥的開始討價還價--這油條和用心險惡的程度,完全看不出是個剛要滿十七歲的高中生啊。

  對了……高中?

  慕璃突然明白為何剛才少年會用那樣諂媚的笑容看著自己了,明天星期六,這小子肯定想要她開車帶著去某個地方。

  明明不用如此的,這孩子總是不肯真正的信任別人,都搭檔三年了,還總是一副客氣又見外的樣子……究竟誰能夠真正走入他那戒備重重的心房呢?

  更別提自己還是他的姊姊,就連對待家人也是如此……何必呢?

  慕璃突然升起一股憐惜的情緒,輕聲說了一句。

  「想要我帶你去那裏吧,沒問題的。」

  少年聽見這句話後愣了愣,微微瞇起眼睛後,接著又露出那個輕浮又愚蠢的笑容。

  「怎麼突然變這麼溫柔啦,是不是發現已經三十歲的自己再不努力賺取女子力就永遠都嫁不出去了?」

  慕璃覺得剛升起那股情感的自己真是個白癡。

  「……慕易,你知道嗎,我還沒有滿三十,是二十九歲又十六個月喔。」她用一個溫婉的笑容輕輕說著,但少年明顯沒在注意,喝了一口飲料便隨口應了句。

  「三十歲又四個月,別認不清現實啊剩女,再過八個月你就是愉快的三十一歲了呢。」


  「碰!」


  「……啊啊啊啊啊!!不,別!慕璃姐你是永遠的十六歲比我還年輕啊不要關上房門我不要睡客廳地板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就給我乖乖地陪著小花睡吧!」

  「……」

  最後,名為慕易的少年落寞的在客廳椅子上打起瞌睡,腳邊停著一隻鬆軟可愛的博美。

  而大約半個小時後,慕璃打開房門,看到這樣的情景又是一個苦笑,拿了張毛毯輕柔的替少年蓋了上去。

  「……你就只有這個時候,才真的像個男孩啊。」

  「那麼明天我們就一起去看看你一直在念叨的小女友,現在究竟過得如何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685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cjo402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賤客】 ... 後一篇:[達人專欄] 【賤客】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5162 2=4-1=3
骯,想好久的登場角色列表終於有心搞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