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先分屍再拼貼

作者:Hsin│2018-10-19 17:47:51│巴幣:32│人氣:220

  坐在圖書館裡,頭痛地將投影片做到一個段落,因為實在過於浮躁,於是把公事先擱置在旁,轉而開始寫小說。

  總覺得如果再不下筆寫我就要爆炸了,從中心開始潰爛,因為自我否定是世界上最劇的毒。負氣的狀態下寫作不會是什麼好事,於是我強迫症發作地又從前一天寫的段落開始反芻,反覆讀上一遍兩遍三遍,試圖進入角色的狀態,試圖不只是理解而是同理,試圖不只是同理而是成為她。

  如果說寫散文是把自己赤裸裸攤開,那麼寫小說就是先分屍自己再拼貼到不同的角色上,打破再重組,再怎麼樣也不會是原本的那個我,但又確確實實是從原本的我所長出來的思想、情感與行動。先分屍再拼貼聽起來格外驚悚,而且前提是要先殺死自己才有辦法分屍,不然就變成活體實驗了,我覺得再這樣演變下去好像會變成兒童不宜的一篇文章了,我明明就是個從不看驚悚故事的人類耶。

  其實這年來逐漸理解到自己的寫作模式還很不成熟,尤其是虛構創作。很大的原因要感謝一路上給我心得與建議的讀者,還有半被逼迫的評文者,讓我能以比較客觀一點的方式看待自己的作品還有創作方式。一開始寫小說像在疊積木,想到什麼就一塊一塊疊上去,又像是初階的靜物素描,把想像的畫面和動作一股腦兒笨拙描邊。逐漸學會怎麼架構劇情骨架,也慢慢學習鋪陳和營造高潮,學習引人入勝,學習在論述故事的主旨以前要先想辦法留住讀者。

  我是個玻璃心,每次收到稍微嚴格一點評論自信心就會嘩啦啦碎一地,但我後來發現我最大的弱點是角色,是人物。正因為知道自己不擅長世界觀架構,所以對於政治、經濟、民生等相關的評論我都能夠欣然接受,但是我卻難以忍受讀者針對角色的批評。因為把自己分別承裝在不同的角色裡,自以為藏匿得很好,自以為這樣能夠分散得了受到質疑時的傷害,但卻不是如此。我相當害怕我寫的角色並不真實,但我或許更害怕的是他們過於真實,一旦跨越了虛構的那條線彷彿傷害就直接撲面而來,彷彿他們受的傷我也同等承受。

  有時我懷疑這是健康的寫作模式嗎,這樣一來虛構的小說是否就失去了其意義?把生命的能量投注在虛無的事物上,企圖具體呈現我某一部份的所思所想,然而當這些價值遭受質疑或不屑一顧,那麼連同這些負面的能量我也必須概括承受。這是非常矛盾的現象。一方面我迫切期待這些被我分割出來的吶喊能透過文字而傳遞,另一方面我卻又為了潛在的批判而擔驚受怕,由此衍伸出的更是渴望讀者的這個永恆難題。時常讀到抒發類似感慨的創作者的文字,最終當然沒有結論,大多只能止步於精進文筆,以受眾為導向學習如何寫出吸引人的故事,或者調整心態,全神貫注只為自己而寫。然而這兩個選項是相互抵觸的,至少對我而言。

  如果缺乏非常強烈的動機,我是連三千字短篇都擠不出來的。那個動機是什麼,還會是什麼?我不要寫任何人都能寫都體驗過的東西,因為我徒然追求的一直都是日常經驗裡的某些片刻,某些令我的時間遲滯的片刻,那會是奇異的觸動,會是迂迴的論證,會是只屬於我的經驗消化而成的結晶。而我想要讓這些片刻留存下來,想要藉此向世界證明我存在過的痕跡。或許這真是一種病。

  在圖書館敲打著鍵盤的時候我眉頭深鎖,在寫那兩大段獨白的時候我的喉頭酸楚得不行,我很困惑,噙著淚水像在反覆經歷著過去對自己的質疑,然而書寫並沒有拯救我,就像單方面的訴說並沒有拯救她。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即便什麼話也沒有說,但是知道有一個人在那個當下選擇陪伴在身旁,那便是最大的救贖。真的就只是這個片刻發生的轉變,她笑顏逐開的時候我也笑了,獨自馱著那些跌宕起伏又過於濃烈的情感太久,最後需要的就真的只是一個輕輕的擁抱而已。屏棄語言的迷障,屏棄理性的辯護,留下的是這樣淡泊雋永的寧靜。

  雖然故事還沒結束,我卻覺得光是這個片刻就很足夠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667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阿澄
1.妳的描述讓我想起動畫-不起眼的女主角培育法-中有一幕,學姊要男主在眾女角中做個決斷,但他不是直接問:選我還是選她,而是寫了多結局的劇本,讓男主選一個結局.可能,作家特質的人就是喜歡這樣很隱諱的表達一些東西!
2.遊戲業有個現象,很受歡迎,很賺錢的遊戲,玩多了就千篇一律,因為大公司看準了客戶喜歡甚麼要素,就加進去,所以就像個大雜燴,失去了靈魂,反倒是由兩三個人製作小品遊戲,想要傳達的東西,簡簡單單,卻讓玩家受到感動.
3.期望自己看見的被理解,希望有人可以懂那奇異瞬間的感動,於是世界產生了美學的概念.
4.又像是告白又像是百合的是甚麼???

10-20 20:03

Hsin
1. 我很喜歡《不起眼》!尤其對學姊很有共鳴,大概是因為都是文字創作者吧,雖然她有時候有點可怕XD 那個選結局的橋段真的安排得很有巧思,我自己也很喜歡這種隱晦的表達法~

2. 我覺得許多玩家也是很矛盾吧,明明就知道許多遊戲是大同小異,卻還是一個接著一個玩。或許這個現象也不只有在遊戲業裡,先不說以文字作為媒介的小說,電影也是、動漫也是,一個產業久了總是會有固定套路與格局,就連經典文學也會有「英雄之旅」這樣的結構。你提到的「靈魂」是很有趣的概念,我想應該可以說是每套作品的核心價值。我一直覺得一個好的作品,即使劇情老套,但你就是能夠從中得到觸發,因為它是作者(無論個人或團隊)為了某個原因而創造出來的,一切故事都從一個簡單的原因出發,延伸,打轉,像是蠶絲一樣一次又一次地纏繞包覆,最後成為堅實的質地。

3. 我喜歡這個對美學產生的詮釋!大概也是為什麼每個人對於美的理解都略有差異吧。

4. 又像是告白又像是百合XD 這個問題我看了好久喔哈哈哈,或許真的又是告白又是百合吧~~~

謝謝阿澄的留言:310-22 17:08
多感少女❤玉❤
三千字嘛......很厲害的界限了,我或許連一千字都做不到。偶爾很想寫點什麼,可當筆記本、Word打開的時候,靈感彷彿又因此蜷縮到內心的陰暗角落去了,卻又在我將睡之時出來溜躂。

有時候......有時候,我也會因為腦中某些情節感到喉頭一緊,苦澀難耐,像卡住似的,無論如何喝水亦嚥不下去的異物感。

我私人覺得:「小說角色或多或少都參雜作者的一部分人格,即便本人沒有意識到的那部分。」

雖然如此說會令我顯得自私、不顧及別人的感受,但我仍舊很羨慕你,能在自己感到痛苦時利用文字作為發洩窗口,不像我,精疲力盡的回到家裡,除去看些影片,連半點心思都未放在小說上了。也許......也許,我這樣說不過是為了使自己沒寫小說的罪惡感略輕一些吧。

呵......多話了,還請見諒。

10-20 21:30

Hsin
會提三千字純粹是因為,這是我認為創作一篇較為完整的故事所需最小的篇幅,當然這是我自己的標準啦。長篇跟短篇的困難之處真的差很多,對我來講短篇甚至要更難一點,都說精煉最難,這點無論是學術文章或者是文學作品,似乎都有點道理在。

文中特別區分了以真實為前提的散文,還有以虛構為前提的小說,我困惑的地方在於我能夠很真地寫出一篇散文,卻只能同樣真誠地寫出一篇小說,而我不清楚這樣是否違逆了小說的創作原則(倘若真的有)。我很佩服有些作者能夠做到內斂,能夠在同一篇故事裡同等地寫出相異甚至相對立的價值觀,能夠在描繪情感時觸動人,卻能讓人難以辨別哪些是作者的親身經歷,哪些只是揣摩。也許對讀者來說,小說的真假並不重要,但偏偏我又是玻璃心的作者(QQ),把太多自己放進角色裡,就會相對難以持平看待評論。總之,其實整篇文章就是對自己的小小檢討,真的是很難搞的作者XD

不會多話,我很喜歡看到你有感而發的留言,也很享受這樣的交流,希望你也樂在其中:)10-22 17:20
鯤島囝
來小屋蹭Hsin的靈壓!我決定從第一篇開始慢慢回頭把這段時間漏掉的小屋糧食吃乾抹淨^皿^
第一篇看到這標題嚇到XDDD幸好內容的畫風還是HsinXDDDDDD

這篇基調是抒發糾結,那我先來講點輕鬆的好了,我昨晚夢到我在這裡閒逛,看到你寫了一首詩,文中頗合最近我工作上的感慨體悟,猛然驚見藏頭竟然對我指名道姓(不是鯤島!是本名!!!),整句話是【OO你年底為何不出來選】,語氣之凶狠讓我瞬間感到上愧祖宗十八代,下欠子孫一屁股債,無地自容又心驚之餘,正想著「我...我雖然沒辦法選,但我也是在努力啊」就醒了,醒了之後呆看被我貼了台灣地圖的天花板,低迴不已,思考人生。嗯,這不是Hsin,是鯤島的潛意識化身為Hsin,要本尊莫忘志氣,然後趕快去關心朋友。

扯遠了,拉回本篇主旨(・ิω・ิ)

我竟然是因為這篇告解,才明白你真正的難過,不是因為喜歡的、自己所創的角色被批評討厭,而是因為角色都有部分你自我的投射或變形,儘管不能視為你,但都是來自你的一部份,因此當角色被批評討厭,就如同對你的否定。

我也不曉得這可以如何開解,或許也並不需要開解,開解了,你創作的本質也就變了。所以我姑且來回應「分屍與拼貼」,這用來形容你從個人經驗與感悟提取創作養分,真的很貼切,只不過我在想,就像每個角色都有你的一部份,也必定都有來自你對不同人的理解,才會創造出那些獨立的角色。我本想說如果就把角色當別人呢?但這是我的作法,雖然我可以清晰的認識哪些角色的哪些特質確實是取用我的哪些特質,但對我來說他們都已經「不是我」,所以對角色的任何正反評論我都自在,喜亦同喜,討厭就由他去討厭。不過我又想,如果你會這麼想就是鯤島而不是Hsin了。

10-25 09:46

Hsin
蹭靈壓XD 看到第一句話就笑了,果然是久久不見的鯤味!!
話說每一篇都看好像也是個浩大工程⋯⋯我稍微看了一下,上次在小屋看到鯤島居然已經是【創作】的兩頁前了!!!不過有一大半都是孤單的連載啦~自從只在Ep更新後,我的巴哈就變得很冷清了QwQ

看完你的夢境第一個想法是,我到底是怨念多深還具現化到你夢裡面XDDDD
說到年底我就嗚嗚嗚,自從投完2014年的選舉後就再也沒碰上大選人也在台灣,因為假期關係也很難買機票飛回去,所以你們在台灣投票的人們已經勝我千千萬萬倍了!!10-27 22:50
鯤島囝
所以如果這樣呢,把所有的作品回饋再區分「你的讀者」和「不是你的讀者」。是你的讀者,代表是能從作品讀出你真正想傳遞的訊息,那是知音。不是你的讀者當然讀不到,也當然會在跟你不共頻的情況下,盡量用他們的方式來理解作品,這樣的評論也不會沒價值,只是你不妨將他視為是另一種我們無法自己長出來的視野,沒必要用來評價自己,需要的認同也不會來自這裡,僅僅是知道「喔喔原來作品可以被這樣檢視」就好了,我們需要的認同,或許都只能來自會認同我們的人。

我不會認為這樣仍是侷限在同溫層,一個真正不敢跨出同溫層的人,是沒有勇氣去接觸檢視作品完全不同角度的回饋的。所以我覺得你已經是非常開放、非常勇敢的創作者了,你只是經常在黏玻璃,但那只是在練習「復復修」嘛。在我心目中你已經是位修復咒大師了>w^

最後補回你在《選舉》的留言,當時因為許多因素沒能處理好作品和發布,所以鎖舊文,完整作品在重新取得授權後會在小屋重開載~~~謝謝你當時的捧場!完全有抓到笑點我開心XDDDDD

10-25 09:47

Hsin
真心覺得鯤島是我的重要心靈導師之一:p
其實很多道理自己也清楚,但真的要做到不受傷害,我覺得還是得一步步去適應、習慣。活到這把年紀也差不多理解自己就是易感的體質,同理心氾濫,跟自己切身相關的事就更不用說了。每一次的抒發都是一次自我鍛鍊的過程,不過雖說是這樣,會貼出來也是一個到處找拍拍XD 在這樣的文章得到回應也尤其開心。人其實就是這樣,很多東西是只有自己能夠消化,別人幫不上忙,但一個支持的聲音卻也能大大鼓舞心情。

你突然消失就算了怎麼可以不把文章貼完~~~(大哭)就像是追網路上長篇常常追一追就斷頭的哀傷感⋯⋯不過期待重新連載!10-27 22: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語言圖像的力量... 後一篇:提著南瓜燈的影子(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最近待在家是最好的選擇,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