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玻璃星》卷二 謠之八 自由為何物(2)

作者:亞米珞│2018-10-16 15:03:47│贊助:12│人氣:351






  「真是稀客,沒想到你這種人居然會來這個地方。」

  休館時段小歇過後,一睜開眼,南那看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一張蒼老面容呈現在他眼前。

  對於不請自來訪客的行為,他絲毫不受驚嚇,反倒神情淡然丟了一句話給對方。

  「怎麼?不歡迎老朋友?這裡是怎樣,連個像樣的招待都沒有?」

  老男人挑起一側眉,伸直腰桿翹起腳來,神情不屑地二度環視休息室。方才一入內就對這裡的裝潢頗為不爽,現在看來更是不爽。

  南那發出呻吟,按著發痛的腰緩慢從躺椅上坐起身,理了理凌亂白髮。

  「……我倒想問你是怎麼跑進來的。」

  「爬窗進來的。」

  豎起拇指指向後方敞開的窗戶,老者無視對方無語神情,自動地拿起紙箱內的杯水來喝,動作自然到簡直像是把休息室當自己家一樣。現今的世道,睡覺不關窗,不怕哪天被人送上天?嘖,虧這傢伙還能睡得這麼毫無防備。

  「架上怎麼都沒有一本像樣的書,史書、古文獻,一本都沒看到究竟是怎樣?你別隨便把我原本放在這裡的書移位!」

  「你說得那些燒到只留一點殘渣。」

  老者聞言一臉不可置信。

  「你說什麼?你把它們燒了!那可是……」

  那些可不是說燒就燒的東西!

  「那種錯誤歷史不要也罷……不過,殘餘的那幾頁不管我怎麼燒都無法完全燒毀……像是被過去的力量保護一樣。飛羅,你怎麼看這件事?」

  南那意有所指地撇了對方一眼。飛羅板起臉,以有別於指責的迴異目光回敬對方

  「空靈?」

  南那隨意拋了個問題給飛羅。

     「誰知道。」

  對於他的疑問,飛羅聳了聳肩。

  那些小不不點可沒那種討人厭的力量,更無法使用。黑與白,終究勢不兩立。

  「不過那些小傢伙還真好玩,怎麼玩都玩不膩。」

  一改嚴肅神情,飛羅嘴角勾起一道漂亮弧度。

  大抵知道對方在說什麼,南那不由得可憐起那些孩子。

     「把人倒吊半空中、讓人飛到一半被繩子勾到摔下懸崖、半夜裝鬼嚇人,甚至還在房間內放濕海綿墊,讓人摔得四腳朝天……這種惡劣遊戲何時才要停止,一個沒弄好,可是會出人命的。」

  飛羅聞言哼了一聲。你犯下的滔天大錯害死的人還不夠多嗎?

  談論起那些小傢伙的話題,仍不見這個人表露多少情感。唉,可憐的孩子……被利用的真是徹底。

  不過要說他們是孩子……嘛,真說起來也只是皮囊的問題……

  「……」

  「找孩子何必這樣玩?像個和藹可親的老人家單純和孩子接觸不也很好?」

  「你管我。」

  ……他就算玩也沒你玩得徹底。

  「要是用你說的方式玩就太無聊啦,不符合我的個性。」

  「惡作劇也該有個限度,那孩子好歹也是你的……」

  「我的什麼?」

  飛羅狠瞪了對方一眼,接著啜了一口水。

  「飛羅……你啊,從年少時期就老是做些瘋狂的事情,多少人因那件事而喪命。現在……還得勞煩孩子收拾爛攤子,唉……」

  「話是這麼講,但鷲你不也幫助我保守秘密了嗎?況且……」

  那些錯誤根本不是自己犯下的,全都是受到這傢伙的操弄,要不是他的關係,過往現今的犧牲者與受害者還會多嗎?

  然而,延續至今的種籽,究竟還得潛伏多久?

  「你啊,真的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

  南那輕笑地搖了搖頭。

  「沒變是嗎……嗯,或許吧。」

  世上沒有永恆不變的事物。不論是你還是自己……

  「話說回來,你的翅膀又惡化啦?」

  「年紀大啦,再說翅膀畸形是天生的,和你又沒關係。」

  「是、是。」

  「不過有你這種朋友到底是好還是壞?」

  飛羅聞言輕笑幾聲,將目光移往窗外的那片橘紅色天空。

  「那種事,誰會知道。」

  因與果,究竟會持續何時?

  是否迎來終結,終究要看那傢伙會做出何種選擇……

  一切,都別重蹈覆轍才好……
  
  
  ◇
  
  
  緩緩睜開雙眼,刺眼亮光讓他猛地閉上眼睛,待暈眩感退去,他再次微睜開眼適應光線。

  映入眼簾是幾乎與雪白天花板相連般銅色簾幕。艾利希微側過頭,看見那堤趴在床緣休憩。

  「……那堤?」

  話剛出口,艾利希發現自己的聲音如蚊子叫般細小,喉嚨因乾燥而疼痛。

  正準備起身時,火辣辣的劇痛疼得他呲牙咧嘴,過會兒痛意稍退盡可能小心放鬆身體。

  感覺到床鋪傳來震動與呻吟聲,那堤猛地睜開雙眼,抬起頭對上自家兄長的目光。

  即使感受到對方強烈情緒波動與疑惑,此刻的那堤腦中一片空白,一反淡漠冷靜形象,徹底慌了手腳,站起身驚慌地到處搜尋通知鈴,完全沒發現他要找的東西垂掛床頭給一部份枕頭遮蓋半截。遍尋不著的那堤,只差沒原地轉起圈圈。

  只能說,處在慌亂狀態,物品擺放再怎麼明確清晰,都極有可能被忽略。

  最後臨床家屬完全看不下去好心幫忙按鈴通知醫療師,才舒緩那堤的慌亂狀態。

  半晌過後,那堤回過神,想到剛才的舉動,讓他忽然有種想找洞埋的羞恥感。

  「……那堤,你終於學會怎麼搞笑啦?」

  面對目睹全程自家兄長的調侃,那堤橫了對方一眼,瞬間變回淡漠模樣。

  「……」

  見狀,艾利希輕笑一聲,因身體微震痛得皺起眉,淚水在眼眶打轉。

  那堤愣了一下,神情略顯驚慌,險些重演剛剛的糗態。

  撇見那堤的表情與僵硬舉止,艾利希安慰對方同時也說服自己短時間的疼痛不會持續太久。

  「沒事,只是有點痛而已……」

  聞言,那堤完全看不出他哥所謂「有點痛」的程度。艾利希的話語讓那堤的緊繃感逐漸舒緩。

  「……」

  「……」

  待疼痛稍退之後,兩人就這樣一躺一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艾利希嚥了嚥幾口唾液簡單潤喉再次開口,才打破尷尬沉默氛圍。

  「那堤,你知道這裡是……」

  那堤調適好情緒後,坐回床旁椅上。

  「這裡是醫院……你昏迷了一個星期。」

  聽見自家弟弟的回答,艾利希微皺了一下眉,昏睡前的記憶逐一浮現於腦海。

  「……西司……西司他還好嗎?他現在狀況怎麼樣?」

  那堤垂下頭,抿了抿唇,緩緩回應。

  「我一個禮拜沒有看到他……不曉得他現在的狀況。」

  他沒有說實話,期間西司和珞有曾來此探望好幾次,但都被他趕回去了。

  艾利希故作落寞模樣,他隱約能從對方的話語與神情了解一些事情。

  「這樣啊……」

  艾利希頓了頓,將話題轉回對方。

  「你一直在這裡照顧我嗎?」

  那堤點了點頭,不發一語。

  一想到光是些微動作,都會讓自己痛到頭皮發麻、理智線近乎斷裂。未來一段時間都得處於這種狀態……嗯,不過作為忍痛訓練倒是還挺不錯的。相較於那堤的擔憂,艾利希本身思想還挺放得開的。

  樂觀是一天,悲觀也是一天,與其埋怨,不如讓自己過得快樂舒服不也很好嗎?

  「謝謝你……嗯,雖然我很想摸你的頭,不過以我現在的狀況來看……還挺有挑戰性的。」

  「……」

  過沒多久,醫療師前來為艾利希作了一系列診視,經過醫療師評斷,艾利希的傷勢至少得花三個月的時間才會復元,加上復健治療,大抵需花近六個月時間才能回到原先狀態。

  醫療師離開後,兄弟倆再度陷入一股微妙氣氛當中。

  「……」

  那堤握緊置於大腿上的拳頭,不一會兒鬆了開來。

  雖然艾利希不曉得那堤現在心緒為何,為了盡量避免對方朝負面方向邁進,他強忍面龐、頸部與喉嚨的疼痛,勾起一抹淺笑,語氣輕柔地說著。

  「看來實行計畫的那一天要延期了。不過往好的方向想,至少我們有不少時間可以自我探索。」

  「……」

  「人生只有一次,果然還是會想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默默聆聽自家兄長的話語,那堤覺得對方現在的模樣完全不像是重傷病患會有的表現。

  那堤深吸一口氣,對方的言詞很明顯是在向他傳達什麼。即使了解,心情依然毫無好轉的傾向。

  「……但要是失敗了呢?」

  原以為那堤聽到這種話題會不願回應。看來那堤也沒有自己想得那麼過度包裹自己。

  有時他真的很討厭學習,透過這次在鬼門關前走一遭的經歷,他不得不承認他們依然身處名為「人生」的課程中多元學習。

  「人生不是只有成功才是一切。而是你在這當中學到了什麼。」

  「……」

  「每個人都有遇到困難的時候,追尋自我與原諒都是人生一大課題。」

  那堤聞言沉靜半晌,往窗外望去,輕語。

  「但是……失敗是很不甘又羞恥的事情,我只想成功不想失敗。」

  撇見那堤逆光的側臉,艾利希移開視線仰望天花板。這種想法他也不是沒有過,但是越是拘泥於這種念頭……

  他輕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語重心長地開口。

  「一昧追求成功只會讓自己的視野變得狹隘。失敗就不同了,透過它我們獲得經驗,可以檢視自己的不足,越是想追求某件事,填補不足的慾望更是明顯……而且,跌倒的時候,說不定還能在跌落處找到不少好東西。」

  「……」

  那堤依然維持相同的姿態,不予回應。

  「那堤?」

  沒有獲得回應的艾利希,睜開雙眼,一臉疑惑地撇了對方一眼。

  「……」

  「可以回個話嗎?」

  「……」

  過了三分鐘,依舊沒有回應。

  他的反應讓艾利希感到有些無奈。

  「你啊……從小就死腦筋,遇到問題總會逃避或死命往前直衝,逃避與面對都是種選擇。我們周邊有許多選項,只在於我們如何選擇而已。」

  語畢,那堤仍然沒有回話。艾利希也沒有堅持一定要對方回應,當他正打算歇息片刻時,那堤終於開口回應,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

  「……我……始終不認為選擇……擁有整體性,那不過是如同砂礫堆砌成塔罷了,總有一天會變回散沙。」

  聞言,艾利希想也不想就直接秒答。

  「我們的生活不也是由選擇組成的嗎?」

  「……」

  「我知道你認為讓我變成這個樣子的人是西司。但是,要是我那天沒有去救他,結局可能就不一樣了。」

  沒有人會想要那種結局。

  憶起當晚珞對西司所說的話。

  對珞來說,西司是他唯一的家人。一旦失去西司,珞……最後會變得如何,做出何種選擇誰都不曉得。

  生與死,悲與喜,不過是眾多選擇之一。看似渺小不顯眼的事物,一旦有了動作,對自身與世界的改變可是很巨大的……果然,生命的多變性真的很有趣,有點了解西司為何老說些人生哲學的話了……

  因為……只有相信自己,世界才會相信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對的,生命亦是。

  「有想做的事情就盡全力去做,不管結果是好是壞,都是經驗和成長,也為了不讓自己留下遺憾。」

  強忍面龐與頸部不斷傳來的抗議,艾利希眨了眨眼睛,將盈眶淚水縮回去,嚥了嚥口水潤喉,同時勉勵自己再說幾句話就能休息了。

  「那堤,你啊……適時的表達很重要,不可以因為某些事就刻意避開。這樣只會失去更多東西。」

  「……」

  「……我就說到這裡了,喉嚨好痛……好乾……我想先休息一下。」

  艾利希對傷成這樣還能說一堆話的自己感到佩服。想做還是能做到嘛。

  那堤轉回頭,看著臉上貼著紗布的兄長。

  「要幫你買飲料嗎?還是喝水?含冰塊?」

  聽見那堤說的話,艾利希頓時感到有點脫力。

  ……他現在看起來像是能喝飲料的樣子嗎?那堤你也太可愛了吧。

  在那堤的目光注視下,被看得很不舒服的艾利希,回了他四個字。

  「……冰塊就好。」
  
  
  深夜時分。

  夜風越過窗戶撫過靜謐昏暗房間與艾利希的面龐,同時帶來了一名訪客。

  本能感受到他人的存在,每個人給他的感受都不盡相同,然而這股存在令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慢慢睜開眼,視線轉往窗邊。

  窗簾在風的吹撫下舞動,一名少年坐在窗台上,透進來的月光遮擋在他身後,看不清他的容貌,隱約能瞧見他那頭飄逸淡藍髮。

  艾利希沒有開口,靜靜等待那人道出來訪此處的目的。

  過了半晌,少年終於開始有了動作。他跳下窗台,隨著縮短雙方之間的距離,少年的面容逐漸顯露出來。

  看清來人的樣貌,艾利希微微睜大雙眼。

  「你怎麼會……」

  話未說完,少年的手掌輕附在艾利希的眼上,沉重睡意罩上全身,意識逐漸朦朧。

  垂首望著青年沉睡的容顏,少年收回手,轉望身後夜中明月。

  室內再次回歸寧靜,心中卻始終未曾安適。

  往日、今日,道路正逐步回復過往……

  ……或許是時候開始改變了,導正扭曲的一切。

  取出衣襟內的墜飾,月光下玻璃珠散發銀白光輝。

  鑰匙,不應存於靈魂,更不應落入他人手裡。

  ……一旦大門關閉,便是迴圈之時。

  可惜,世事不如人願。該來的總會來,該面對的始終都要面對。

  如今,它依然回到自己手中……他過去的一部份……

  但願,一切的一切……

  終能獲得平衡——






《玻璃星》每周二,下午三點至五點間更新。若因事無法更新,會貼出公告。

若喜歡此部故事,歡迎《按GP》、《留言》、《訂閱》。

臉書:粉絲專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637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伊卡 - 懷 ‧ 殤... 後一篇:[達人專欄] 【置頂】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dx8546巴友
今天更新自己的作品,才發現自己超久沒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