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藏傳佛教源流概說:從苯教、佛教到格魯派形成 作:李志武

作者:玄都之王│2018-10-12 19:53:01│巴幣:2│人氣:313
  基督教、伊斯蘭教和佛教,被稱為當今世界三大宗教。各大宗教在不同的國度與地區,皆有其不同的宗教派別。藏傳佛教,俗稱喇嘛教【注1】,是佛教在我國的一種民族形式與地方形式。藏傳佛教是外來佛教與當地流傳的一種原始宗教苯教經過長期相互鬥爭、融合的產物。這是主要在我國藏族地區形成和發展起來的宗教派別,其信眾在我國主要是藏、蒙古、土、裕固、納西等民族。主要分布於西藏、青海、新疆、內蒙、甘肅、四川、雲南等地區。此外,藏傳佛教還流傳於不丹、錫金、尼泊爾、蒙古及蘇聯的希裡亞特等地區與國家。

  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原名悉達多,大約在公元前565年出生於迦毗羅國(今尼泊爾境內),從三十五歲起,逗機說教,開化演教,後被虔誠的信徒們尊稱為「佛」。佛教一開始僅在印度等地廣泛流傳。它宣揚神靈不滅和因果報應等唯心主義學說,教育人們要忍受苦難,安分守己,不要反抗、造反,要修來世,幻想苦盡甘來、有所成就。公元前一世紀,佛教傳入中國,一時間廣為流傳,佛教寺院遍布全國各地。到公元七世紀,佛教又從中原地區流傳到西藏地區。西藏吐蕃王朝贊普(國王)松贊干布於公元641年左右先後與尼泊爾尺尊公主(拜木薩)和唐朝文成公主聯姻。兩位公主皆來自佛教盛行的國度,篤信佛教,是佛教門下的虔誠信徒。在她們的影響下,松贊干布亦皈依了佛教。同時因有了統一的藏文,開始翻譯佛經。以後的幾代贊普還在其領地內修建了一些佛教寺院。公元716年,贊普赤松德贊還派遣七個貴族子弟剃度為僧,成為藏族歷史上的第一代僧侶。到公元八世紀末期,贊普赤祖德贊更下令大力支持佛教,賜給佛教寺院大量農田、牧場、屬民、奴隸,並明文規定,每一人出家,由七戶平民供養。到公元838年,朗達瑪繼任贊普,在一部份貴族支持下,興苯教,滅佛教,封閉佛教寺院,解散僧眾,強令他們還俗,佛教勢力受到很大的摧殘。但盡管有一大批僧侶還俗;而不願還俗的僧侶卻逃到青海地區,使佛教又得以在青海地區發展起來。

  吐蕃人原先信奉「苯教」,即苯波教,俗稱黑教,這是在古代西藏盛行的一種原始宗教。最初僅流傳於後藏阿裡地區,後來傳播到西藏各地及青海等地區。此教崇奉天地、山林、水澤的鬼神精靈和自然物,重祭祀、跳神、占卜、禳解等。佛教初傳入西藏時,苯教曾與之進行了長期的鬥爭,在吐蕃王朝與佛抑苯的情況下,苯教勢力逐漸衰弱。後來苯教為了生存,為了適應它所依附的社會的需要,它按照佛教的模式來適應形勢的發展,一部份佛教經典被改造成苯教經典;苯教原來的巫師,也變成了僧侶。佛教在同苯教的長期鬥爭中,亦為了順迎民心,立足本土,吸收了苯教的一些神祇和儀式,教義上以大乘為主;大乘中顯密俱備,尤重密宗,並以無上瑜伽密法為最高修行次第,崇信「喇嘛」(上師),形成藏密。這樣,佛教與苯教經過了長期鬥爭、融合成以後的佛教,它吸收了佛教的基本內容,同時亦兼採了苯教的部份形式,形成為當地入更願意接受的一種新的宗教派別,這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藏傳佛教」。藏傳佛教有許多獨特之處,如有統一的藏文及譯為藏文的完整的三藏教典,有嚴密的寺院組繳和學經制度,重密宗,僧侶食葷,並有活佛轉世制度,學法僧侶進行辯經以及完整的寺院教育制度等,尤其是有譯為藏文的完整的三藏教典,是其他教派不能與之相比的。

  西藏佛教整個發展過程分為前弘期和後弘期。前弘期即佛教發展的第一個階段,始於七世紀中葉吐蕃王朝的松贊干布時期,止於九世紀赤祖德贊末年,歷時約二百年。此階段又分為三個時期:松贊於布為初興時期;赤松德贊為建樹時期;赤祖德贊為發揚時期。在此期間內修建了桑鳶寺等一批寺院,建立了僧伽制度,翻譯了主要的佛教經典。從赤松德贊時期起,佛教壓倒苯教,占了統治地位。從規定「七戶養僧」開始,僧侶遂參與吐蕃王朝國政,對侮辱三賓(指佛、法、僧)處以重刑,佛教勢力達到高峰。至朗達瑪繼位,唐會昌元年(841年),大事滅佛,西藏地區的佛教幾全被滅絕殆盡,前弘期至此宣告終結。

  西藏佛教後弘期是佛教在西藏、青海以至整個青藏高原恢復發展的階段。經過贊普朗達瑪滅佛後,西藏佛教的發展中斷了一百多年。到宋大宗太平興國三年(978年),佛教在西藏再度興起,分別從青海和西藏阿裡兩路傳入衛藏地區,這就是歷史上所說的下路弘法和上路弘法。藏傳佛教就是在後弘期中產生和發展起來的。後弘期中新譯經論甚多,卷帙浩繁,可謂經典完備。十四世紀後半葉,藏族學者更編成佛教經律論總集《藏文大藏經》。

  青藏高原上各地封建割據勢力幾乎從一開始就具有僧俗聯合,政教合一的形式。早在吐蕃王朝時期,寺院就擁有大量屬民和生產資料,享有種種特權,不少僧侶還掌握過政權。藏傳佛教產生以後,與地方勢力緊密聯合,形成了以寺院為中心的星羅棋布的大小「王國」,它不僅是封建地方割據的政治中心,也是農牧業生產和手工業商業的中心。在這種僧俗聯合的封建地方勢力不斷分裂和兼並的過程中,從十一世紀以後,因對佛教教義的不同觀點,以及修行方式和傳襲系統各不相同,從而形成許多藏傳佛教的教派。早期主要有寧瑪派、噶當派、薩迦派、噶舉派等。十五世紀中葉開始,新興的格魯派在清朝的扶植下,冠於藏傳佛教之首,掌握了西藏政教大權。

  寧瑪派:十一、十二世紀時,西藏僧侶中有被稱為「三索爾」(即同屬索爾家族的三個人)的索爾波且、索爾穹·喜饒扎巴、濯浦巴等共奉蓮華生為祖師,依其入藏所傳密咒和所遺伏藏修習傳承,遂成一派。當初並沒有派名,後弘期其他教派產生後,因其遵循前弘期的舊密咒,故稱其為「寧瑪派」。「寧瑪」,藏語意為「古舊」,即舊派。又因該派僧侶戴紅帽,故亦稱為「紅帽派」或「紅教」。其根本密典為「十八部怛特羅」,但通常奉行的只有八部,即:一、文殊身;二、蓮華語;三、真實意;四、甘露功德;五、橛事業(以上稱「五部出世法」);六、差遣非人;七、猛咒咒詛;八、世間供贊(以上稱「世間法」)。其教法以大圓滿法為正傳。此外,無垢友弘傳的幻變密藏和心部等密法,蓮華生弘傳的金剛橛法,默那羅乞多弘傳的集經等無上瑜伽部密法為該派的特有密法。其經典傳承分為三系。索爾波且(意為大索爾,公元1002年至1062年),本名釋迦逈乃,又稱鄔巴壟巴,是第一個系統地把寧瑪典籍整理出來的人。他的弟子很多,其中最好的有四人,索爾穹就是其中的一個。他把所學的全部密法傳授給索爾穹·喜饒扎巴。索爾穹(意為小索爾,公元1014年至1074年)是索爾波且養子,又稱嘉臥巴或拉結欽波(意即大醫師)。他的弟子亦很多,主要的有被稱為「四柱八梁」。而繼承其教法者是他的最小兒子濯浦巴,名叫釋迦僧格(公元1074年至1134年)。到十三世紀,這一系的繼承人釋迦斡普把「掘藏」所得的「才曲」(意為「壽水」,似經書名),托元朝的使者呈獻給元世祖忽必烈。忽必烈封了他一個「拔希」的名號(這個詞來源於漢文的法師,在藏人眼中這是和帝師階層相等的一個封號)。在稍晚一些時候,又有雍頓巴(公元1284年至1365年)進京受到元帝室的知遇,奉命到內地一個遭到旱災的地區去求雨。此外,還有一個名叫桑結扎的人也會進京謁見元帝,元帝封賜給他大量土地。另一支系由與索爾波且同時的絨·卻吉桑波所傳,主張大圓滿法。再一支系是以部份伏藏傳承為主,兼弘「三索爾」傳承的典籍,以娘·尼瑪俄色、古如·卻吉旺秋、扎西多吉、居美多吉為代表,以父子承襲或轉世形式相傳。寧瑪派以分散發展為主,與地方實力集團關系不甚密切。到十六、七世紀才有較具規模的寺院。後來,在達賴五世阿旺·洛桑嘉措的支持下才得到發展。著名寺院有西藏的多吉扎寺、敏珠林寺、四川西部的噶妥寺和竹箐寺等。

  噶當派:「噶」,藏語意為「佛語」,「當」,意為「教授」、「教誡」,「噶當」意為一切佛語(經律論三藏),都是封僧侶修行全過程的指導。西藏佛教後弘期初期,學法僧侶中,重密法者則輕顯教,重師承者則輕經論,重戒律者則反對密法,致使教法修行次第混亂,顯密分歧。阿裡王益希沃(智光)及絳曲沃(菩提光)迎請印度僧人阿底峽(公元982年至1054年)入藏弘法。阿作《菩提道燈論),闡明顯密教義不相違背之理和修行應嚴格遵循的次第。仲敦巴(公元1004年至1064年)拜其為師,學到顯密各種教法,並同衛、藏各地首領共議,迎接阿底峽到衛、藏各地傳法。阿底峽在衛藏地區傳法十七年,後病逝於聶塘。他去世後,門徒多依仲敦巴繼續修行。宋嘉祐元年(1056年),仲敦巴建熱振寺為根本道場;後形成噶當派。仲敦巴死後,其三大弟子分別傳法,又形成了教典、教授、教誡三個支派。教典派系博多哇(本名仁欽賽,公元1031年至1105年)所傳,以阿底峽「一切經論都是成佛的方便;一切教典都是修行的依據」的思想為主旨。主講經論為「噶當七論」。教授派系京俄巴(本名粗赤拔,公元1038年至1103年)所傳,以阿底峽《菩提道燈論》中「三士道次第」見行雙運為主旨,以「四諦」、「緣起」、「二諦」之教授明「無我義」之「正見」,依一切大乘經典,別依《華嚴經》、龍樹的《寶鬘論》、靜天的《集學論》、《入行論》等修自他相換大菩提心教授,故而得名教授派。教誡派系普穹哇(本名熏奴堅贊,公元1031年至1106年)所傳,以恆住五念教授為主旨,以「十六明點」的修法為心要法門,自戒律至金剛乘,能於一座中一齊修行,所崇本尊為釋迦佛、觀音、綠度母、不動明王,該四本尊與三藏教法合稱「噶當七寶」。噶當派教法傳播甚廣,其他各宗教派別均深受其影響。十五世紀初,宗喀巴主要依其教義創立格魯派,因此亦稱「新噶當派」,噶當派遂並入格魯派。

  薩迦派,這是一個叫做昆氏家族的後代創立的教派。宋熙寧六年(1073年),貢卻傑波(公元1034年至1102年)在後藏薩迦建寺弘法,後以此寺為主寺,形成薩迦派。「薩迦」,藏語意為「白土」,因在白色土地上建寺,故名薩迦寺。該派寺院圍牆塗有像徵文殊、觀音和金剛手菩薩的紅、白、黑三色花條,故又稱為「花教」。教主由昆氏家族世代相承,分血統、法統兩支傳承。主要弘揚道果教授等顯密教法,不禁娶妻,但規定生子後不再接近女人。袞噶寧波(公元1092年至1158年)、索南孜摩(公元1142年至1182年)、扎巴堅贊(公元1147年至1216年)、薩班·貢噶堅參(公元1182年至1251年)、羅哲堅參(即八思巴,公元1235年至1280年)五人被稱為「薩迦五祖」。十三世紀初,蒙古貴族的武力進入藏區時,首先和僧侶集團發生聯繫,並利用薩迦派統治西藏各地。公元1260年,元世祖忽必烈封薩迦派的八思巴為「帝師」、「大寶法王」,讓其當上西藏十三個萬戶長的首領,並兼管「宣政院」,這是元朝管理佛教的中央機關。為了便於統治,元朝分藏區為藏衛、喀木、青海三屆行政區域,建立了一整套政教合一的行政制度。薩迦派對擴大和鞏固元朝在青藏這一廣大地區的疆城,起過積極的作用;在宗教上該派亦較能兼容其他各派,使青海地區的藏傳佛教亦能得到迅速發展。

  十四世紀後期,薩迦派在顯教方面還出了一個比較有名的人物,即仁達哇·薰努洛追(公元1349年至1412年),他從薩迦派人袞噶貝和瑪諦班欽學顯教,又從南喀桑波、扎巴堅贊等入學《集密》等密法。他是在西藏佛學史上在布頓·仁欽朱(公元1290年—1364年)和宗喀巴之間的一個重要人物。藏傳佛教各派所重視的《中觀論》,特別是月稱的《入中論》和《中論明句論》這一派的學說,在他以前一段時期,在西藏幾乎是失傳了,由於他的努力鑽研,並極力傳揚,這一派的唯心哲學才又在西藏佛教界居於重要地位。因此,他在藏傳佛教歷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他有不少的著述與注疏,也有一些有名的弟子。他是宗喀巴在顯教方面的主要師傅。宗喀巴的兩個著名弟子賈曹傑和克主傑原來也都是他的弟子,後來是由他介紹給宗喀巴的。

  薩迦派在密教方面分三個支派:翱爾支派、貢噶支派和擦爾支派,這三支派都是由八思巴的侄孫喇嘛丹巴索南堅贊傳下來的。翱爾支派創始者為翱爾欽袞噶桑波(公元1382年至1456年),他生於薩迦,學於薩迦,九歲出家,在薩迦東院學三律儀論,後來又從薩迦派其他人廣學顯密經論,而以佛陀師利為他的根本上師,學到薩迦派的道果教授。佛陀師利是喇嘛丹巴索南堅贊的再傳弟子(丹巴索南堅贊→貝丹粗墀)佛陀師利→翱爾欽袞噶桑波)。翱爾欽袞噶桑波會做過薩迦寺的堪布,相傳各地來從他受戒的人,有一萬二千多人。公元1429年,他在敖爾地方創建艾旺卻丹寺,這個寺是晚期在後藏傳播薩迦派密法的重要場所。他在寺裡前後講道果教授八十三遍,傳金剛鬘論六十餘遍,他會兩次到前藏、三次到阿裡傳授薩迦密法,並兩次到洛敏湯地方(原屬西藏,現在尼泊爾境內),傳授薩迦派教法。他有不少弟子,繼承他的堪布地位的是袞喬堅贊(公元1388年至1469年)。袞喬堅贊會受薩迦昆氏家族後裔與當時仁蚌巴的權貴的尊信和支持,並另建一座寺,有不少弟子。翱爾欽袞噶桑波、袞喬堅贊及其弟子,形成了翱爾支派。

  貢噶支派的創始者為圖敦·袞噶南傑(公元1433年至1496年)。他自幼學密法,從絳巴林巴受比丘戎,他也曾在薩迦東院學法,而以索南桑波為根本上師,以傳承薩迦寺子孫院的密法為主。索南桑波是喇嘛丹巴索南堅贊的三傳弟子(丹巴索南堅贊→大乘法王袞噶扎希→索南桑波→袞噶南傑),這一支派因此也可以說是從喇嘛丹巴傳下來的。公元1464年,袞噶南傑在前藏的貢噶宗的東邊創建多吉丹寺,後來通稱貢噶寺。這個寺逐漸成為晚期在前藏傳播薩迦派密法的重要場所。索南桑波的一個同學名仲巴·袞噶堅贊(公元1381年至1436年),也是當時傳授薩迦派密法的一個有名的人物,他雖然也會在薩迦寺東院學法,但以大乘法王袞噶扎希為根本上師。他會做過昂仁寺、卻登寺等寺的堪布,傳授以密法為主的薩迦派的教法。他也有不少弟子,格魯派的克主傑會是他的密法弟子之一。仲巴·袞噶堅贊和圖敦·袞噶南傑所傳的薩迦派密法,是以薩迦子孫院的密法為主。

  到十六世紀,薩迦派又出過一個在教法史上有地位的人,即擦爾欽·羅賽嘉措(公元1494年至1566年)。他先在扎什倫布寺為僧,後改從薩迦派人朵仁巴袞桑卻吉尼瑪學上述翱爾和貢噶兩派所傳的薩迦密法,並從薩迦後裔達欽·羅追堅贊學得上述二派所不傳的薩迦派密法,由是在宗教界頗有盛名。相傳三世達賴會從他學薩迦派的密法,而五世達賴也曾從他的後輩學法。擦爾欽·羅賽嘉措常駐茫喀地方的圖丹根培寺,有不少知名的弟子和再傳弟子,形成了一個傳承,藏文史料上也把它稱為薩迦派的擦爾支派。這一派如果追溯它的師承,也可以推到八思巴的侄孫丹巴索南堅贊。

  噶舉派,「噶舉」藏語意為「日授傳承」,謂其傳承金剛持佛親日所授密咒教義。因該派僧侶穿白色僧裙和上衣,故俗稱「白教」。此派系十一世紀時瑪爾巴(公元1012年至1097年)創立。首先傳米拉日巴(公元1040年至1123年)、再傳達波拉結(公元1079年至1153年)。該派主要學說是月稱派中觀見,其大印傳承,不重文字,重在以證理通達大印的智慧,以苦修為特色,會融合噶當派教義。此派是藏傳佛教各教派中最早採取活佛轉世傳承制度的,會建立黑帽系和紅帽系兩大著名的活佛轉世系統。同時,此派支系眾多,主要有達波噶舉和香巴噶舉兩大傳承。瑪爾巴、米拉日巴、達波拉結傳下來的為達波噶舉;瓊波南交(公元1086年至?年)傳下來的為香巴噶舉。黑帽系和紅帽系與元代以來歷代中央政權關係密切。在明代,噶瑪噶舉的黑帽系活佛,接受了明朝封給藏傳佛教首領人物的最高封號--大賓法王。達波噶舉的創始人達波拉結,他的四個門徒又創立了達波噶舉的四大支派,即都松欽巴(公元1110年至1193年)創立噶瑪噶舉,是四大支派中最大的一支,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制度,就是十三世紀時,由噶瑪噶舉支派首創的;十二世紀中葉所創立的蔡巴噶舉,後衰落,寺院並入新興的格魯派,不復單獨存在;而十二世紀建立的拔戎噶舉,不久,因家族內部爭端而衰亡,達波拉結的門徒帕木竹巴(公元1110年至1170年)創立帕竹噶舉。不久,山南地區的封建農奴主朗氏家族,篡奪了這一教派的領導權,逐漸發展成為西藏最大的一個地方勢力。公元十三世紀中葉,帕竹是十三萬戶之一;十四世紀中葉,帕竹噶舉取代了薩迦派,掌握了西藏地方政權,直到十七世紀初葉。以後,實力漸衰,寺院也都並入格魯派,而帕竹噶舉亦從此消失。

  帕竹噶舉的創始人帕木竹巴有八個門徒,他們又分別建立了八個小支派。到解放前後,止貢、達瓏、主巴三派仍然存有一定勢力,另外五派即雅桑、綽浦、修賽、葉巴、瑪倉等,都早已先後消亡。

  上述教派各霸一方,自我標榜,門戶之見頗深,勢不相容,政爭與教爭糾纏在一起,相互征戰不休。到十三世紀初,元朝統一西藏各地以後,這種局面才基本上結束了,從而開始了一個嶄新的階段。到明初宗喀巴創立格魯派時,各派寺院已遍布西藏、青海各地。僧俗聯合,政教合一的制度,對藏、蒙古、土、裕固、納西等民族的歷史,帶來深遠的影響。

  明朝對青藏地區的統治,大體上仍沿襲了元朝劃分三個區域的辦法,不過又有了新的發展,即把僧俗官職納入地方體制之中。一方面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世襲土司制度,另一方面對高級僧侶封賜各種尊號,形成一套僧官制度。明永樂時封噶舉派哈立麻為「大賓法王」,封薩迦派昆澤思巴為「大乘法王」;宣德時封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大弟子絳欽卻傑為「大慈法王」。另外還封了「闡化王」、「贊善王」、「護教王」、「闡教王」、「輔教王」,通稱「八大法王」。還封了兩個「西天佛子」,九個「灌頂大國師」,十八個「灌頂國師」及若干個「國師」,「禪師」,「都綱」等僧官。青海樂都瞿曇寺就是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米元璋賜寺額「瞿曇」後形成的藏傳佛教寺院。在封建王朝的支持與倡導下,西藏、青海等地的藏傳佛教越來越盛行,正如青海《西寧府新志》上所記載的“西寧四周皆山,番寺僧族,星羅棋布”。

  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原名貢嘎寧寶。他出生在青海湟中縣(今塔爾寺所在地),這裡正是黃河與湟水之交彙處。宗喀巴誕生於元至正十七年(1357年),父名倫木格,母名香沙阿趣。他小時候就很聰明,三歲時即從湟中夏峻寺喇嘛噶瑪饒貝多傑受居士戒,七歲時他的父母就送他到化隆夏群寺的高僧東珠仁欽處學經,取經名羅桑扎巴,學習寫讀經典。十六歲時結伴前往西藏求學,在前、後藏各教派寺院訪師問道二十多年,因而學識淵博,精通顯密,著述很多,名聲大振,為全藏教徒所崇拜。他三十多歲時便能給當地學者講述十五種「論」和其他經典。三十六歲時率領弟子十多人深入雪山靜修,聲望益高,成為拯救藏傳佛教,創立格魯派的大名鼎鼎的人物,人稱「賓貝佛爺」,「第二釋迦」。

  宗喀巴目睹了藏傳佛教各教派盛、衰狀況,深感宗教必須改革。此時正值薩迦派日趨衰落,各說紛起。他對各派只重視日傳「密宗」,不修習釋迦牟尼的「顯宗」,一般僧侶不重佛教經典,不守戒律的狀況深感不滿;他對僧侶們生活驕奢淫逸,放蕩腐化,甚至崇尚邪咒,以吞刀吐火來驚世駭俗的作法十分痛心;他對各教派彼此互相征伐,不相統屬,而又各自投靠一定政治勢力,使宗教頹廢萎靡失卻人心的現狀大失所望。在這種情況下,宗喀巴出於強烈的責任感與事業心,立志改革藏傳佛教。他主張採取噶當派祖師阿底峽的宗旨,並兼採各派所長,著有《菩提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等,把「顯宗」、「密宗」加以整理,先顯後密,並統一教義;嚴守戒律,主重苦修,禁止僧侶娶妻生子;主張嚴格的教階制度,嚴明次第;並標榜不干預世俗事務,與各地封建勢力廣泛建立「施主」關係。

  明永樂七年(1409年),宗喀巴在拉薩大昭寺創建了「莫蘭木」祈願法會,聚集八千僧侶,發放布施,擴大影響,正式打出了「格魯派」的旗號。「格魯」,藏語意為「善規」,就是好規矩的意思。因為該派僧侶頭戴黃帽,故亦稱「黃教」。又因為它多沿襲噶當派教義,因而也稱為「新噶當派」。同年,在明王朝的支持下,該派在拉薩修建了第一座格魯派寺院--甘丹寺。以後,宗喀巴的門徒又先後修建了哲蚌寺(1416年)、色拉寺(1418年)、扎什倫布寺(1447年)、塔爾寺(1560年,今在青海)、拉蔔楞寺(1710年、今在甘肅)等寺院。另外還有今屬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額爾德尼召等。在達賴五世時還大規模重建和擴建拉薩布達拉宮,作為達賴喇嘛的駐所;達賴七世時修建了羅布林卡,作為達賴喇嘛夏天居住的地方。該派各大寺院建築宏偉壯觀,塑像精美,僧侶眾多,並有一整套學經修習制度。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倫布寺、塔爾寺、拉蔔楞寺被譽為藏傳佛教格魯派六大叢林,至今仍馳名中外,享有很高盛名。

  新興的格魯派的主張,恰恰符合了封建王朝的政治利益,因而立即得到了明王朝的賞識與支持。早在明永樂六年(1408年),明成祖就派人邀請宗喀巴進京,他派弟子絳欽卻傑代表他進京晉謁了明成祖。永樂七年至十二年(1409年至1411年),宣德元年到九年(1426年至1434年),絳欽卻傑先後兩次再進京朝見,得到明帝優厚的賞賜。此時,在絳欽卻傑的支持下,在青海民和修建了靈藏寺、弘化寺。後來信徒們又在青海同仁修建了隆務寺。這些都是格魯派在青海的早期寺院。

  宗喀巴弟子很多,主要弟子還有賈曹傑,克主傑等。明永樂十七年(1419年),宗喀巴圓寂於西藏甘丹寺,享年六十三歲。

  格魯派創立以後,亦推行「靈童轉世」制度和「活佛」等稱號,有達賴和班禪兩大系統。

  十六世紀以後,東蒙古上默特部移牧到青海湖周圍,該派首領俺答汗彼明王朝封為“順義王”。明萬曆三年(1575年),俺答汗在青海湖西岸修建了「仰華寺」,作為蒙古貴族會盟的地方。第二年邀請哲蚌寺法台鎖南嘉措來寺講經。明萬曆六年(1578年),俺答汗送給鎖南嘉措一個「聖識一切瓦齊爾達喇達賴喇嘛」的尊號。「瓦齊爾達喇」即金剛持的意思;「達賴」,蒙語為「大海」的意思。鎖南嘉措也給俺答汗回敬了一個尊號,叫做「法王梵天」。在俺答汗的大力支持下,青海廣大牧區的蒙古族、藏族,很快就信奉了黃教。到清初,格魯派寺院上層集團,向上追認宗喀巴的弟子、哲蚌寺的第一任法台根敦珠巴為第一世達賴喇嘛,根敦嘉措為第二世達賴喇嘛,鎖南嘉措是根敦嘉措的「轉世靈童」,為第三世達賴喇嘛。順治十年(1653年),這種追認得到了清王朝的承認與支持,從此達賴神職系統正式產生。

  明萬曆十六年(1588年),銷南嘉措在赴京途中死於內蒙,並就地埋葬,後來他的信徒將其骨灰移到塔爾寺內供奉。俺答汗新出生的會孫雲丹嘉措被認為是「轉世靈童」,萬曆三十年(1602年)被迦回哲蚌寺,這是第四世達賴喇嘛。以後直傳到現今的十四世達賴喇嘛。

  格魯派的勢力迅速擴大,凌駕於其他教派與一些封建勢力之上,遭到了其他教派與部份封建勢力的聯合反對。在這種情況下,該派上層集團,為了使自己的勢力不受到削弱,便積極尋找有勢力的人物來支持,他們首先選中了自明代即進駐青海牧區的勢力強大且信奉黃教的蒙古族和碩特部首領固始汗。固始汗早有控制藏衛各地的心願,遂於明崇禎十年(1637年),派兵進駐拉薩,由其長子達延汗親自駐屯,真正用武力控制了藏衛各地,並剪除了後藏的封建勢力藏巴汗。在名義上劃衛(前藏)為達賴的香火地,劃藏(後藏)為扎什倫布寺的香火地,這實際上也就是用武力推行黃教。在這種情況下,其他教派的勢力更加衰弱了。在這同時,固始汗也為了削弱達賴神職系統在格魯派中的獨占地位,從而達到分而治之的目的,在清順治二年(1645年),他加給扎什倫布寺法台羅桑卻古一個尊號,日「班禪博克多」。「班禪」,藏語為「大學者」的意思,「博克多」蒙語為「聖人」的意思。羅桑邦吉死後,扎什倫布寺亦仿照哲蚌寺的作法,採用轉世制度,並向上追認了三世班禪,羅桑卻吉為四世班禪。格魯派中的班禪神職系統從此建立起來。後來傳至現今的十世班禪。從班禪神職系統產生以後,後藏便成了班禪的香火地(駐錫地)。

  格魯派除了與上述蒙古貴族密切聯繫外,還通過固始汗與當時在我國東北新興起的、以後奪取了中央政權的滿族貴族取得聯繫。明崇禎十五年(1642年),格魯派上層的專使到達盛京(今沈陽),受到了清太宗皇太極的熱情款待。滿族貴族原一直耽心蒙古族諸部形勢不穩是他們入關奪取中央統治權的障礙,當了解到格魯派對蒙古族的深刻影響和作用以後,於是採取了極力拉攏格魯派的策略。如此看來,格魯派與蒙古族的這種關係,已經遠遠超過了所謂施主關係了,而實際上已經成了各自抱有不同目的而建立起來的一種政治同盟。

  公元1644年,清兵入關,在北京建立了中央政權。清順治七年(1650年),清廷派專使來青海,通過固始汗召請五世達賴進京。順治九年(1652年),五世達賴阿旺·洛桑嘉措晉京,受到極優厚的款待。清廷還在北京德勝門外修建「黃寺」,供達賴居住。次年,達賴五世告歸,清廷用金冊玉印封贈他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這是清廷封贈達賴神職系統的開始。順治十年(1653年),又封贈了在青藏高原上建立了大部落聯盟的格魯派的後台固始汗,稱為「遵文行義敏慧固始汗」。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又用金冊玉印封贈班禪神職系統,稱為「班禪額爾德尼」。「額爾德尼」為滿語,即「珍寶」之意。達賴、班禪神職系統受到清朝冊封以後,號召力更大增。此時,青海的塔爾寺成為達賴、班禪及其享使往來京藏間的下榻之所,它在宗教與政治上的地位更加提高了。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清廷平定西藏內亂後數月,把誕生於川西理塘的靈童格桑嘉措從塔爾寺護送到拉薩坐床,是為七世達賴,這就更提高了塔爾寺在格魯派中的地位。

  1933年,十三世達賴土登嘉措死後,在青海的馬步芳和西藏攝政的熱振呼圖克圖升絳巴·益西丹尼堅贊與塔爾寺上層僧侶協商後,於1937年確定湟中縣祁家川祁卻才郎之子、塔爾寺活佛當才之弟拉木登珠(即後來的丹增嘉措)為轉世靈童,他就是十四世達賴喇嘛。1937年,九世班禪在青海玉樹死後,1942年冬,在青海循化縣邊都溝尋找到官保慈升(即現世的卻吉堅贊)為轉世的靈童,1943年正月15日正式移駐塔爾寺,並於全國解放前夕的1949年8月8日,在塔爾寺舉行坐床典禮,這就是十世班禪。

  藏傳佛教發展到後期,尤其是格魯派產生以後,寺院和出家人劇增。以青海地區為例,在解放前夕,已有大小藏傳佛教寺院770多座,在寺僧侶多達49300多人,幾乎相當於當時青海的藏、蒙古、土等民族總人日的10%。當時宗教盛行的情況,由此可見一斑。


【注1】由於藏傳佛教崇信喇嘛(上師),是以漢人把藏傳佛教俗稱為喇嘛教,但其信徒和藏民皆不以此名呼之,更有論者指此一俗稱是不當的稱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5984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佛教|西藏|密宗|歷史

留言共 1 篇留言

Mimir
神明不滅,佛教宣揚諸行無常、諸法無我

12-04 20: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963852741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家祐的道教研究 作:李... 後一篇:「口開神氣散、舌動是非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