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痛苦術士,琉韻

作者:㊧拿毛筆切西瓜㊧│魔獸世界:決戰艾澤拉斯│2018-10-09 20:41:28│巴幣:2│人氣:109
外域,影月谷,古爾丹火山






力量是什麼?   力量就是力量

誰有資格得到力量?   想要獲得力量之人

誰有資格駕馭力量?   能力出類拔萃之人

誰有資格賦予力量?   力量必須自己去取

那,誰擁有最強的力量?     任何事,都必須等價交換



那是一名五官端正、長相清秀,體態弱不禁風,有著一頭橘色且分線長髮的人類女性

如果只看臉龐,不管是誰都會認定他是氣質出眾的某國公主或諸侯伯爵的千金吧

但現在這名人類女性全身散發著令人不快的陰鬱感

講得更直白一點,就是死亡的氣息,壓迫感十足

眼神帶著深不見底的黑暗,彷彿靈魂隨時會被吸走

現在她正俯視著綠色岩漿滾滾燃燒的火山口

濃烈的硫磺氣味撲鼻而來,魔化火焰在下方持續燃燒

這是一座高聳幾乎入雲的火山,是整個影月谷最高的地方

可將被形容為地獄也不為過的影月谷,盡收眼底的地方

黑暗包覆著整個天空,時不時從雲層中發出綠色的光,然後降下隕石

放眼望去,只有被綠色岩漿分割且侵蝕的焦土,空氣參雜著硫磺的惡臭

在地上行走的,只有被魔化能量感染的野生動物,像行屍走肉般的,遊蕩四周

野豬身上長著令人不寒而慄的青綠色骨刺,獠牙也變為青綠色,發出怪物般的尖叫聲

而名為琉韻的這名人類女性,對這有如末日一般的風景



看得入迷,看得出神



(啊......多美的風景啊.......)

這座火山是古爾丹僅憑一人之力就創造出來的火山,堪比是力量的象徵

而自己之所以會如此喜歡這個地方

(總有一天,我會得到比這更強大的力量!)

(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追求力量,永無止盡的追逐!)

她在手中凝聚起一股漆黑的暗影

(聖光,先祖,元素,就算是泰坦,都無法阻止我)

手一捏,暗影隨即消散

(我要成為全艾澤拉斯最強的術士!)

她持續面無表情的凝視火山口

(就像古爾丹一樣,只不過,我的下場不會變成跟他一樣)

最後古爾丹死於自己的欲望和貪婪

站在火山口前,琉韻仿佛能聽見古爾丹死前的痛嚎一樣

(真是愚蠢)

自己將會成為比古爾丹更強大,更奸險,更恐怖的術士

這就是琉韻的夢想,只不過

(..........)

琉韻斜眼瞪了一下倒在他腳邊的人物,確認自己的計劃

(要想成為最強的術士,必須先稱霸黑獲議會)

黑獲議會,那是由最頂尖的術士所組成的組織

是一個不斷追求禁忌知識,操縱惡魔力量的團體

而其中又由六位最強大的術士統領著黑獲議會

男性人類,坎瑞薩德‧埃伯洛克,召集人與領導者

女性不死族,裘貝卡‧破影者

男性獸人,瑞特辛,焰慍

女性血精靈,馨菲‧疫誓

男性狼人,辛尼‧斯麥瑟

以及男性地精,澤爾弗瑞克斯

坎瑞薩德將他們六人兩兩分成一組

分別是瑞特辛和辛尼,馨菲和澤爾弗瑞克斯,自己則是和裘貝卡,原本是這樣的

但坎瑞薩德因為過度追求惡魔力量而走火入魔

最後在本人要求之下,由裘貝卡將他放逐

而為了對抗燃燒軍團而召喚深淵領主的儀式過程中

出了差錯,澤爾弗瑞克斯被儀式反噬,不幸陣亡

瑞特辛誓言要重建黑獲議會,暫代領導者的位置

帶領剩下的議會成員,攻下懼痕裂隙,給予燃燒軍團重創

在因緣際會下,更將被放逐的坎瑞薩德重新帶回現世

澤爾弗瑞克斯的位置則由女性地精,露露貝兒‧菲斯巴恩取代

在眾人努力之下,甚至俘虜了燃燒軍團的大將,埃雷達爾雙子

現在黑獲議會的大本營是懼痕裂隙,可謂是顛峰狀態

(如果我想打敗這六位術士,只能智取,個個擊破)

自己可沒有笨到攻入大本營這種送死行為

只能想辦法一個一個釣出來,在個別處理

而現在躺在琉韻腳邊的男性狼人,就是他的第一個戰利品

「我記得是叫........辛尼對吧?」

表情絕望,翻白眼,嘴角滲血,看來生前遭遇了不知多大的凌遲與折磨

但全身上下沒有任何一處外傷

琉韻從長袍拿出一顆圓形的靈魂石,瞇起眼睛仔細打量

深紫色的靈魂石,裡面有一道藍色的能量,遨遊其中

琉韻對著靈魂石喃喃自語

「敗因:太自私」  琉韻露出更冰冷陰險的目光

「你如果有同伴來的話,也許我會很吃力,沒想到這麼輕鬆」

琉韻開始把玩靈魂石

「不過也因為你想獨佔的心態,讓我這麼簡單的收拾你,對吧,辛尼?」

琉韻打敗辛尼後,便將他的靈魂收於這顆靈魂石中

「你是我的籌碼,是我把黑獲議會釣出來的餌,除非他們見死不救,呵阿!」

隨即琉韻開始對著靈魂石詠唱黑暗的法術,惡魔語迴盪四周

從靈魂石噴出一股能量,直上雲霄,接著消失

「來吧,這就是我對你們的戰帖,黑獲議會!」

琉韻如同咒語一般的語氣,使這影月谷更加陰森





於此同時,在懼痕裂隙

懼痕裂隙是一塊漂在宇宙中的陸地,卻能呼吸到空氣

與達拉然連接的傳送門人來人往,術士帶著惡魔寵物走來走去

憤怒守衛到處巡邏,巨大的煉獄火站在一塊空地上,顯得有些無聊

前懼痕主宰─賈岡諾斯的屍體,與他那還在跳動的燃燒心臟

被鐵鏈五花大綁在魔血祭壇後方,讓黑獲議會得以宣示主權

塑能師在一旁似乎在討論著什麼恐怖計畫

在懼痕裂隙中央地帶,有一處圓形法陣

法陣四周漂浮著六本翻開的書,書上有著一顆綠色水晶

其中四本目前處於無主狀態,剩下兩本分別站著一位血精靈與地精

「啊~~留守好無聊啊~~好想現在就殺點什麼啊~~」  馨菲對天長嘆

「留守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喔,萬一被敵人趁虛而入怎麼辦」

露露貝兒臉上的護目鏡讓他看起來比較像是個工程師

「哪~有什麼敵人啊!暮光之槌跟燃燒軍團都滅亡了,現在根本沒事做嘛!」

馨菲誇張的肢體動作,讓露露貝兒有點想笑,但可能小命不保,姑且還是忍下來了

「好羨慕坎瑞薩德跟裘貝卡啊~可以到阿古斯虐殺那麼多惡魔~」

「在忍忍吧,馬上就輪到我們了」

這時瑞特辛從傳送門方向騎著惡魔戰馬歸來

「嗯.........?」  瑞特辛疑惑的觀望四周

「怎麼.......?辛尼還沒回來嗎?」

「那可是你的搭擋,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呢」

「沒看到人呢,發生什麼事了?」

「我跟辛尼巡邏到一半,坎瑞薩德就派人叫我們去支援,同時影月谷那邊好像也發生什麼事,我跟辛尼就分開行動了」

「啊?  阿古斯那邊還需要人支援?」

「那邊不是剩沒多少惡魔了嗎?」

「因為圖拉揚歸順聯盟,為了應對與部落的戰爭,把聖光軍團調走了,那裡只剩下伊利達瑞跟少許我們的人」

「可是就算這樣也.........」

「我也不知道,在安托洛斯荒原突然出現大股惡魔精銳,總之還是被我們擺平了」

瑞特辛從馬鞍上下來,走向兩人

「那影月谷呢?  那裡又怎麼了?」

「有人回報,那裡出現一個非常強大的深淵領主,但是我覺得很奇怪」

瑞特辛的眼眸深處發出了警戒的光芒

這位老獸人在黑獲議會裡是出了名的奸詐、睿智、狡猾與冷靜

「為甚麼?  影月谷不是本來惡魔就很多嗎?」  露露貝兒歪頭詢問

「那也不可能出現像安尼希蘭這麼高階的惡魔,也沒有理由出現在那種鬼地方」

比起外域,阿古斯才是惡魔該待的地方

「而且辛尼這麼久沒消息,我們還是去找他──

「不用找了」

(!!!)

從虛空中傳出的聲音,讓三人繃緊神經,看向聲音來源

只見半空中漂浮著一個人影

「辛尼!!!」

沒錯,在那裡的是瑞特辛的搭擋,狼人術士,辛尼

但是他的身影呈現透明狀,而且看起來飄忽不定

「你們的辛尼已經是我的戰利品了,不管是身體或是靈魂」

那是女性的聲音,溫柔中帶著陰森與恐怖的語調

「那是.......怎麼會......?」  馨菲無法置信

「............!?」   露露貝兒已經說不出話

(...........)  在場唯一冷靜的只剩瑞特辛

「如果你們還當辛尼是同伴的話,就來影月谷吧」

語畢,辛尼的靈魂消散,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  三人皆無話可說

只見瑞特辛默默的從虛空中召喚一張紙,開始在上面書寫著什麼

「該.......該怎麼辦?  辛尼在那個女人手中啊!」  露露貝兒開始慌張

「當然是去影月谷,找到那個女人,然後讓他知道內臟被啃食的滋味!」  馨菲憤恨不平

「還是先告訴裘貝卡他們吧!」  

「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想靠我們自己擺平這事」  瑞特辛書寫完畢,將卷軸握在手中

「但我剛剛看了一下那法術,那是非常高階,而且難度很高的法術,單獨一人是很難辦到的」

能夠獨自控制靈魂到這麼遠的地方,傳遞訊息之後,靈魂又能毫無受損的返回施術者

馨菲與露露貝兒聽出瑞特辛的話外之音

「對方絕非等閒之輩,至少是能與我們不相上下的強大術士」

「那又如何!她在怎麼強也只有一個人,我們可是有三個人啊!」

「驕兵必敗,馨菲,以防萬一,我還是通報給坎瑞薩德他們」

瑞特辛召喚惡魔犬,讓捲軸咬在口中,接著惡魔犬隨著傳送法術消失

「好,懼痕裂隙就交給卡萊德斯跟布爾贊了,我們出發,去影月谷!」

三人開始合力施展法術,空間開始扭曲,從裂隙中出現好幾個黑色手掌,像是掰開一般的出現一道口

三人走進那道口,裂隙合起,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同時,在影月谷某處

跪坐在地上的琉韻猛然睜開眼,開始喃喃自語

「這反應是......獸人、血精靈還有地精,剩下兩個不打算來嗎.......?」

琉韻站起身,還一度站不穩差點跌倒

「是看不起我還是太有自信呢?  不管是哪個都無所謂」

琉韻眼神流露出恐怖黑暗的氛圍

「因為你們都將成為我的戰利品」

躺在一旁的辛尼仍然不為所動




這時,在影月谷中央的惡魔深淵

憑空出現好幾個黑色手掌撕開空間,三人從裂痕中走出

暴怒的大地之靈與火焰之靈遊蕩四周,但三人不當一回事

「影月谷這麼大,從何找起啊?」  馨菲丟出關鍵問題

只見瑞特辛遞給露露貝兒和馨菲一樣東西

「雖然這麼做是不智之舉,但我們還是分開搜查吧,這是煙火」

三人手上都有一個煙火

「記住,一旦找到目標千萬不要獨自跟他動手,先放煙火通知,善用基爾羅格之眼偵察,等待另外兩人到達在一起動手」

在尚未得知對手實力之前,不可輕舉妄動,這是瑞特辛的主張

「好,我知道了!」

「哼,好吧.......」  馨菲看來有些不情願

「如果你們都沒有收穫,三個小時之後在這集合,等坎瑞薩德來了在想下一步」

「我負責西邊吧!」  露露貝兒自告奮勇

「那我就搜尋古爾丹火山以東的地方,馨菲你就去北邊跟南邊看看」

「好啦.......!」

三人各自喚出彼此的惡魔戰馬,開始往自己負責的方向前進

但他們不知,事態正如琉韻預想般進行





「哼.......不要獨自跟他動手......看不起我嗎!」

馨菲一邊讓惡魔戰馬全速前進,一邊發著牢騷

馨菲來到的地方是考斯卡水池,考斯卡納迦是伊利丹的僕人

但他們似乎不知道主人的消息,仍然忠誠的進行主人給他們的命令

在這有如地獄的影月谷,竟然有水池,不過那些水可都是上百、上千度的水

滾燙的水與間歇性噴泉此起彼落,納迦仍優遊自在的活動

就在馨菲想著先拿納迦發洩怨氣的同時,他發現不對勁

因為考斯卡水池已經屍橫遍野,納迦屍體的表情十分悽慘

痛苦、絕望,生前肯定被狠狠的折磨與凌遲,但屍體上卻沒有任何外傷

從死狀判斷,甚至有納迦在被折磨至死之前已經自我了斷

「是誰幹的.......?」  連擅長刑求與拷問的馨菲都不忍直視

在走了一段距離,馨菲發現前方站著一個人影

那個人站在一群納迦屍體的中央,橘色長髮隨風飄逸

馨菲立刻讓自己處於戰鬥狀態,緩步走向那名人類女性

琉韻也知道自己被找到,但只是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視線射向馨菲

「馨菲‧疫誓,擅長拷問與刑求,以折磨敵人為樂」  琉韻盯著馨菲那被上古之神血液汙染的雙手

「妳對我挺了解的嘛,怎麼?  要屠殺納迦這種低等生物才能讓妳有自信嗎?」

馨菲露骨的挑釁並沒有激怒琉韻,她只是維持眼睛半閉的表情

見對話沒有進展,馨菲展露出殺意

「打倒辛尼的人就是妳吧?  妳是誰?」

「叫我琉韻就好,至於辛尼......在這」

琉韻從長袍拿出一顆靈魂石,馨菲一看就知道,辛尼的靈魂被困在裡面

「還有,妳有同伴吧?  既然找到我了,妳不打算通知他們嗎?」

「喔?  妳會讓我這麼做嗎?」  馨菲手上已經拿著煙火

(...........)  但隨即把煙火扔向一旁

「不需要........我會打敗妳,奪回辛尼,向那個老獸人證明我自己!」

「妳認為僅憑妳自己能打贏我嗎?」  琉韻眼神更加銳利

「把妳虐上千百遍都還有剩!!!」

憤怒的馨菲凝聚起暗影箭,攻向眼前的敵人






「咦?   怎麼會這樣?」  露露貝兒可愛的聲音響起

她到影月谷的西邊探查時,發現這裡實在太過奇怪

露露貝兒知道影月谷地形因為惡魔破壞與連年戰亂變得殘破不堪

但她所見到的,大地千瘡百孔,一具深淵領主的屍體倒在空曠的大地,四處都有煉獄火隕石的碎片

也有被像是巨大刀刃破壞過的痕跡,為了瞭解情況,露露貝兒前往附近的蠻錘要塞

訊問當地指揮官之後,她得知,幾個小時之前,這裡突然憑空出現一個強大的深淵領主

不由分說的破壞一切,是靠北邊的影月村援軍才沒有造成更大的傷亡

可是狀況依然十分棘手,他們派人去通知黑獲議會來處理

這時出現一名人類女性攻擊了深淵領主,不花一點功夫,深淵領主立刻奄奄一息

但那名人類女性卻突然消失,丟下在原地剩一口氣的深淵領主,人就不見了

接著像是黑獲議會成員的狼人術士趕到,對著深淵領主施展某些法術

然後那名人類女性突然出現,襲擊了辛尼,辛尼一開始還能抵抗一陣

但之後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倒下,那名人類女性就把辛尼帶走

臨走前,他還跟蠻錘要塞的指揮官報明身分,並且留下一段話

「若是黑獲議會想奪回同伴,她在考斯卡水池」

(............)  露露貝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了些什麼

但如果這位指揮官所言為真

(那個叫琉韻的.....很危險.......非常危險!)

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打倒了身為黑獲議會之一的辛尼!?開玩笑也要有限度!

正當露露貝兒想著如何通知馨菲與瑞特辛時,北邊的天空發出了爆炸聲響與閃光

她抬頭一看,是煙火!

「馨菲找到了嗎!?」  露露貝兒露出歡喜的表情,喚出惡魔戰馬,策馬而去

並在接近考斯卡水池的路上遇到了瑞特辛,看來瑞特辛也看到煙火了

「瑞特辛!我有話要跟你說!」

「嗯?  你得到有用的情報了嗎?」

露露貝兒將剛剛聽到的全部告訴瑞特辛,只見瑞特辛換上苦澀的表情

「什麼......我所認識的辛尼,這麼簡單就被.......?」

「我也很不敢相信,那你有聽過琉韻這個人嗎?」

瑞特辛在腦中快速搜尋一遍

「沒有,但是既然這麼強,我們怎麼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呢?」

幾乎所有傑出的術士都加入了黑獲議會,少有例外

「就我所知,只有兩名非常強大的術士拒絕了我們,除此之外應該沒有了才對!」

「..........」   露露貝兒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但眼下也只能快馬加鞭,盡快趕往考斯卡水池

在奔馳了十幾分鐘,兩人終於到達目的地

映入眼簾的是納迦的屍海,但兩人完全無視

「煙火的確是從這裡發射的.......」

「啊!在那裡!」  露露貝兒大喊

只見在一處地勢較高的地方,琉韻就站在那裏

而在她腳邊分別躺著兩個人,一個是辛尼,另一個是

「這.......!? 馨菲!?」  露露貝兒尖叫出聲

沒錯,另一個是她的搭擋,馨菲,但現在的馨菲側躺在地上,臉色慘白,瞳孔放大,沒有生命氣息

「嘖!來晚了嗎......?」  瑞特辛狠狠咋舌

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幹掉馨菲了嗎?

「煙火是我放的,為了把你們引出來」  琉韻彷彿看穿瑞特辛的心思,語氣平淡的說

兩人瞬間繃緊神經,將視線釘在她身上

「欸.......? 咦?」  但露露貝兒像是發現什麼,發出疑惑的聲音

「你說煙火是你放的?  什麼意思?」

「就是馨菲不打算通知你們,想靠自己的力量收拾我,看來不過是一介匹夫罷了」

(.........)  瑞特辛多少也預料到這情況,馨菲是個好戰且衝動的人

「我知道事情沒有轉圜餘地,但我姑且問一下,你是怎麼做到的?」

包括如何打敗辛尼,一切的全部

「哼......你這是在拖延時間吧,也罷,你想知道那我就說給你聽吧」

(!!!)  自己的心思被輕易的看穿,瑞特辛感覺自己背上被潑了冰水

沒錯,自己確實是在拖延時間等待裘貝卡她們趕來

「深淵領主是我放出來的,為了引你們上鉤,但要是辛尼有帶同伴,也許我會很棘手」

(..........)  瑞特辛彷彿能預知接下來琉韻要講什麼

「強大的安尼希蘭就算是你們,也必須六人聯手才能控制,更何況辛尼只有一人,他豈敢正面相抗!」

安尼希蘭,俗稱深淵領主,是燃燒軍團的將軍或指揮官,少有術士能與這些怪物正面對抗

「所以我幫了他一把,幫他把深淵領主弄得奄奄一息,這樣.......他會怎麼做呢?」

「當然是趕快解決.......!?」  瑞特辛突然想到什麼

「虛弱的深淵領主別說是你們,就連一個菜鳥術士都能控制,與其殺了,倒不如.......」

「倒不如吸取深淵領主的力量,把那股力量據為己有!」  如果是瑞特辛,他也會這麼做

「而辛尼為了獨佔那股力量,選擇不通知你們,單槍匹馬來到這,真是自私啊!」

每個術士都是為了不斷追求力量才存在,琉韻巧妙的利用了這一點

(因為燃燒軍團滅亡而放鬆戒心了嗎.......竟然沒有識破這等計謀)  瑞特辛暗自檢討自己

「那你為甚麼要對付我們?  我們根本沒有阻礙你啊!」  一直旁聽的露露貝兒出聲了

「因為你們是黑獲議會,你們是最頂尖的術士組織,如果我能打敗統領組織的你們六人,世人也會遵奉我為最強術士!」

琉韻像是演講者一般,揮舞肢體動作

「但口說無憑,我會把你們的靈魂收藏起來,讓世人明白我的強大!」

露露貝兒感到有些害怕的往後退,但瑞特辛卻無畏的說了

「你說辛尼跟馨菲都是跟你一對一單挑後落敗,那也就算了」

老獸人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手中正凝聚著魔能

「但現在你面對的可是兩個敵人,你不會太囂張了嗎?」  瑞特辛語氣平靜,實則怒火沖天

「對!趕快把他們兩人還來!否則就有你好看!」  露露貝兒被瑞特辛鼓舞,一掃恐懼

面對兩人的怒火,琉韻不為所動,只是微微一笑

「不會啊,因為我只需要讓其中一人,先倒下就可以了」  琉韻緩緩將手伸向露露貝兒

瑞特辛瞬間感受到一股惡寒,是他縱橫戰場無數,也品嘗過無數次的,瀕死的氣息

身體比腦袋先行動,瑞特辛往露露貝兒衝刺,想把露露貝兒抱離開那

「欸.......?」  但為時已晚,她已經開始七孔流血,緊接著

「嘔啊!!!」   吐出一大口鮮血

瑞特辛強行將露露貝兒抱起,周遭空氣開始凝聚暗影

「你們不是要奪回同伴嗎?  現在就要逃了嗎?」  琉韻眼裡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但隨著一陣綠焰,瑞特辛與露露貝兒就消失了

「........事先準備好惡魔法陣逃跑是嗎,無所謂」

琉韻看向自己腳邊的戰利品,滿意的笑著

「逃到哪裡都是沒用的,我會找到你們!」  琉韻的身體也隨著綠焰消失了





(剛才真的很危險.......我要是在晚一秒行動,險境就會變為絕境啊!)

瑞特辛一邊讓戰馬全速奔馳,一邊照看露露貝兒的狀況

露露貝兒的六魂包吸收了絕大多數的傷害,讓她不至於當場斃命

但暗影法術還在作用,仍在一點一滴的奪走露露貝兒的生命

「咳.....瑞特......我要告.....咳.......訴你.......」

「你別在說話了,我們要先到安全距離外,在幫你緊急處理」

馳騁了一段時間之後,找到一處較為隱密的地方,瑞特辛讓她躺下,製造一塊治療石,放在她的胸口

治療石慢慢陷入露露貝兒的身體,臉也開始恢復血色,狀況穩定下來了

瑞特辛強迫自己冷靜,開始分析狀況

(剛剛的法術......無疑是痛苦、腐蝕術和痛苦動盪,但怎麼可能那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造成那麼大量的傷害!?)

「瑞特辛.......瑞特辛.......?」

(尤其痛苦是需要時間來累積傷害的法術,這根本說不通啊!)

「瑞特辛.......聽得到我嗎?」

(還有痛苦動盪,那是要詠唱的法術,可是只看她舉起手就施放了,根本沒有詠唱啊!)

「瑞特辛!」  露露貝兒大聲喊著

「啊?  對了,你好點了吧」  瑞特辛才回過神來

「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訴你........她......琉韻的生命力.......很微弱」

「生命.......微弱?」  瑞特辛一時聽不懂

「最多只能勉強維持呼吸、心跳跟脈搏而已,我猜她光只是走路就很吃力了吧」  露露貝兒坐起身

她臉上的護目鏡可以觀察敵人的各項身體狀況

「還有,她用黑暗契約得來的謢盾高得嚇人,各方面都已經超出常識範圍了」

黑暗契約,犧牲自身生命力的一部分,以換取暫時性的防護盾

「不管是護盾的量還是持續時間,那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露露貝兒越說越無力

瑞特辛開始吸收且消化露露貝兒的情報

(微弱的生命......不講理的法術.......厚得嚇人的謢盾.......)

以及她本人說過的,有帶同伴的話會很吃力

瑞特辛腦中彷彿射入雨後的陽光,所有事情就快要連在一起時

「你們躲在這裡啊」  冰冷無情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兩人同時往後看,彼此距離不足一公尺,琉韻已經將手伸向兩人

「瑞特辛.......你要活下去.......」

露露貝兒已經詠唱好惡魔之門

「快走!快去找坎瑞薩德啊!」  然後奮力將瑞特辛推向惡魔之門

「露露貝兒!!!」   瑞特辛的吼聲越來越遠,惡魔之門已經將瑞特辛送到遠方






琉韻看著躺在眼前,不斷抽蓄、口吐白沫的露露貝兒

「我原本以為黑獲議會都是些個性古怪、腦袋邪惡的人,看來是我錯了」

同時將她的靈魂吸入一顆靈魂石中,抽蓄的身體也不再動了

「黑獲議會已經一半滅亡了,坎瑞薩德,你打算什麼時候才要出來呢?」

琉韻滿意的看著靈魂石

「逃跑是沒用的,我的惡魔法陣與基爾羅格之眼已經佈滿整個影月谷了」

琉韻舔唇邪笑,即便如此看起來還是相當迷人

「不管你逃到哪裡,我都知道,而且我一定會追到的」

之後隨著綠焰消失






瑞特辛騎著戰馬奔馳在影月谷中

(露露貝兒說得對,單憑我無法對付她,要先聯絡坎瑞薩德才行!)

「放棄吧,瑞特辛,你逃到哪裡都是沒用的!」  琉韻突然出現在路旁

瑞特辛見狀想逃開,但琉韻施展暗影之怒,摧毀了他的戰馬

瑞特辛重重摔在地上,眼看琉韻步步逼近,已經進入施法範圍了

琉韻舉起手,盯著瑞特辛,卻沒有動作,他趁著空檔趕緊跑開範圍

「怎.....怎麼了?  為什麼不動手?  你不是要打敗我然後抽走我的靈魂嗎?」

「.......你用虛空結界保護了自己對吧?」  琉韻以謹慎的表情試探

「嗯.......?」    「要是我貿然攻擊你,就自取滅亡了」

虛空結界:有效時間內,可以反射所有法術

「足智多謀啊,不愧是黑獲議會的參謀」

應該是剛剛我把他轟下馬的時候施展的吧,琉韻如此心想

「哼,這是彼此彼此吧」  這回換瑞特辛以嚴肅表情回攻

「竟然識破我的計謀,沒有不小心攻擊到我,真是個小心謹慎的傢伙」

仔細一看,瑞特辛身邊浮現著綠色的符文陣

「不過,我已經知道為什麼你會這麼強,因為那都是用你的生命為代價換來的,只留下呼吸心跳所需的量而已!」

琉韻只是雙手抱胸、面無表情的靜靜聆聽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但我認為妳的體力見底了吧!」

犧牲自己的血肉或是靈魂就可以獲得力量,這樣的管道多的是

「還有,你的法術一次只能對一個人施放,如果可以多目標施放,還在考斯卡水池時,我也會被你攻擊吧!」

「你已經知道我的秘密了嗎,哈!我就稍微誇獎你一下吧」

「這是露露貝兒的功勞!我不會讓她白死!」  瑞特辛緊握拳頭壓抑怒氣

「那又怎樣!你知道了又能怎樣!憑你自己一個人又能幹嘛!」  琉韻露出狂傲的表情

沒錯,現在情況依然絕望,足以秒殺的法術威力,深不見底的防護盾,近乎瞬發的詠唱時間

「妳並非不可戰勝!一定有對付妳的方法!」  在怒意驅使下,瑞特辛朝琉韻召喚了煉獄火

天空突然發出了強烈的光芒,琉韻抬頭望去

一顆燃燒著火焰的大隕石朝她而去,但琉韻只是站在原地,絲毫沒有躲開的動作

隕石命中,火焰與石塊散落四周,大地滿目瘡痍,而那些石塊與火焰像是有意識一般

開始組合成一隻強大的煉獄火,而琉韻立於火中,身上完全沒有燒傷或瘀青等傷口

只見煉獄火往琉韻走去,舉起足以毀滅一切的燃燒拳頭,攻向敵人

「竟然被怒氣沖昏了頭,我看你也到此為止了啊,愚蠢的老獸人」  她用鄙視的視線盯著煉獄火

急速前進的拳頭就這麼停在琉韻前方幾公分處,接著像散落的積木,火焰熄滅,石塊碎裂

煉獄火化為塵埃,消散在瑞特辛眼前

「連拖延時間都沒辦法嗎.......唔!?」   他感覺到不對勁

(身體......怎麼回事.....?  動不了!?)    瑞特辛只剩嘴巴能說話

「喔呀?  你沒有陷入恐慌啊?  我明明對你放了恐懼術呢!」 琉韻逐漸走向瑞特辛

「恐懼術!?怎麼可能!?我的.......!?」  話還沒說完,他已經理解

「你的虛空結界早就沒了,就在你剛才對我施放煉獄火的時候,呵呵」

琉韻將臉湊到他眼前,像是在嘲笑他,這麼近的距離讓瑞特辛可以聞到一些芳香氣味,但現在的他完全興奮不起來

「我的恐懼術時間快到了,而虛空結界則是瞬間施放,我可沒有蠢到給你時間重整旗鼓」

只見她從長袍中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用暗影法術攻擊你太危險了,這次我就試試不一樣的方法吧,呵呵」

琉韻就連邪笑也相當迷人,但瑞特辛沒空欣賞,只是讓腦袋全速運轉,尋找是否有方法解危

就在這時     「瑞特辛!!!」

「嗯.......?」   兩人同時往聲音方向看去

一頭棕色長髮及肩,落腮鬍搭配紫色套裝,黑獲議會領導者,坎瑞薩德‧埃伯洛克到來

「坎......坎瑞薩德!」  瑞特辛不敢置信的大喊

「到底發生什麼事?  那個女人是誰?」  他走向瑞特辛

「快退後!別過來我這邊!」  瑞特辛的大吼,讓坎瑞薩德止步

「坎瑞薩德!你來得正是時候!不過你還不在我的攻擊範圍內!就先從你開始吧!」

琉韻揮舞手中匕首,瞄準瑞特辛的喉嚨

「坎瑞薩德你聽著!她的弱點是生命!她的生命力非常微弱!想辦法把她的護盾........呃啊啊啊啊啊!!!」

接著狠狠刺下去,大量鮮血像噴泉一樣湧出,瑞特辛痛苦得在地上打滾,嘴裡也吐出鮮血

「瑞特辛!!」  坎瑞薩德想過去救他

「別....別過來....快....快跑....別靠近....那個傢伙....」

瑞特辛使盡最後的力氣警告坎瑞薩德,而琉韻則是很滿意的欣賞他的反應

「拉開距離....離她....遠一點....不這麼做....贏....贏不了她.......」  隨後斷氣

看到瑞特辛死亡,坎瑞薩德憤怒得握緊拳頭,狠瞪眼前的女性

「馨菲、露露貝兒、辛尼已經被我幹掉了!」  琉韻數著手指說道

這再次提醒坎瑞薩德來遲的事實,令他心頭一陣

「為什麼裘貝卡沒有跟來呢?  是躲在什麼地方嗎?  哈!已經無所謂了」  她裝模作樣的觀看四周

接著讓手指形成手槍形狀,指著坎瑞薩德

「接下來,坎瑞薩德!輪到你了!」   琉韻語帶狂氣的向他挑戰

坎瑞薩德依然緊握拳頭,雖然現在就想把她大卸八塊上萬次

但已經有四名議會成員敗於她手,臨時自己也想不出什麼對策

「告訴我......」

「嗯?  你說什麼?」

「妳的目的是什麼!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憤怒的大喊

琉韻沒有被鋪天蓋地的怒氣嚇倒,反而輕鬆的笑了

「你想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死嗎?  告訴你也無妨,反正你都要死了」

坎瑞薩德拼命壓抑怒火,專注聆聽她的原因

「我的夢想是成為全艾澤拉斯最強大的術士!」  琉韻彷彿激動的演講者一般揮舞雙手

「而黑獲議會則是術士最頂尖的組織,如果我能稱霸這個組織,不就等於是最強了嗎!」

坎瑞薩德緊握的拳頭漸漸放鬆,腦中閃過一個計策

「而打倒統領組織的你們六人,我不就稱霸了嗎!我不就是最強了嗎!」

琉韻有如瘋狂一般的對天大笑

「呵呵,妳雖然很強,視野倒是很狹隘呢」  坎瑞薩德冷笑

「嗯.......?」  琉韻總是從容的表情難得染上了不悅

「你認為術士中最強的就是我們了嗎?  看來你不知道吧?」   坎瑞薩德露出嘲笑的表情

「我不知道什麼!?你們的事我一清二楚!別想嚇唬我!」

「那我就告訴妳吧,曾經有兩名術士拒絕了我們的邀約」

(!!!)  琉韻的表情出現一瞬間的動搖

有多少術士想加入這個頂尖的組織,都被拒於門外

竟然還有人會拒絕黑獲議會的主動邀請,多麼不知好歹

「哦?  我洗耳恭聽」

「一個叫暗紋,是名地精,另一個叫君婷,是夜裔精靈」

琉韻迅速在腦海搜尋,但完全沒印象有這兩人

坎瑞薩德看來不像是說謊,但術士都是奸詐狡猾的,無一例外

「妳也知道,我們從來只接受出類拔萃的人才,更不用說是我們主動邀請的」

頂尖組織主動找上門的,肯定是人才中的人才,琉韻也懂這個道理

「所以呢?  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  拖延時間是沒用的」

「妳想想,拒絕我們邀約的人才,肯定是高手啊,甚至比我們六個加起來都強呢!」

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不如挑戰在我們之上的人,這是坎瑞薩德的意思

「恕我直言,說不定被打敗的人是妳呢」  他露出輕蔑表情

琉韻緩步走向坎瑞薩德,用彷彿來自地獄深淵魔鬼的猙獰表情瞪著他

「你要是敢騙我.......」  連語氣都像是降到冰點

「到時候妳可以隨時來懼痕裂隙找我們算帳」  坎瑞薩德皮笑肉不笑

就在琉韻即將轉身離去時

「等等,妳可以把我的同伴還給我嗎?  反正他們確確實實敗給妳了,靈魂留著也沒用吧」

「哼!早就還了!但體內的傷我可就不敢保證了,你如果要他們活著,最好趕快去救他們」

我要去獵殺更強大的靈魂,沒有空間容下那些弱者:琉韻丟下這句話,走進一道黑門,消失無蹤

坎瑞薩德拿出一顆水晶球

「喂!裘貝卡!聽得到嗎!」  水晶球表面浮現一張蒼老不死族女性的臉

「坎瑞薩德!怎麼去那麼久!我呼喚其他人都沒回應!」

「妳現在立刻來影月谷,我需要妳幫忙!」

「到底怎麼回.......好!我馬上就過去!」  坎瑞薩德焦躁的語氣讓裘貝卡感覺不對勁

坎瑞薩德收起水晶球,望向影月谷淒涼的荒地

黑獲議會逃過一次致命的浩劫,否則就會像這影月谷:被夷為平地,而且寸草不生
----------------------------------------------------------------------------------------------------------------
啊~~沒想到已經寫了四篇了!

還有32篇呢  (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568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獸世界:決戰艾澤拉斯

留言共 1 篇留言

六道輪迴
很棒的創作!看完後我感覺也學到很多,你比我的文筆好太多了,我只會寫些不入流的爽文而已⋯⋯

04-04 22:32

㊧拿毛筆切西瓜㊧
不不,我寫的才是不堪入目的東西04-10 15: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henbao8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射擊獵人,夜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ra1995321Wah們
今天是ina'nis生日!大家一起WAH起來!(小屋內有賀圖歡迎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