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玻璃星》卷二 謠之八 自由為何物(1)

作者:亞米珞│2018-10-08 23:22:17│贊助:20│人氣:578

 
  翌日,黎明初起。

  曙光透過雲隙照亮世間一切,卻透不過深埋於心的詼諧色彩。

  兩人依循先前的準備計畫,西司負責捕捉螢光魚,珞則負責尋找製作器具的材料。

  西司在空中漫無目的飛了半個小時,雙眼空洞無神鳥瞰底下翠綠樹林,直到一頭撞上高聳樹身摔落懸崖,他的失魂行為才告終。

  「啊,痛痛痛……」

  他揉了揉發疼的臀部,仰頭看著彷彿與天空相連的高聳樹林。

  心中慶幸懸崖不高,好在摔下來的時候有枝葉叢大大減輕衝擊力道,若不是有大自然的幫助,他現在不是重傷,就是以殞落星環不太相同的方式到其他世界冒險了。

  檢視身上的傷勢,除了繃帶變髒有鬆開的狀況、多了不少大小擦挫傷、翅膀乏力無法展開之外,其餘並無大礙。

  「……」

  ……現這這樣應該是沒辦法飛了。

  沮喪地大致重新整理繃帶和表層髒汙,西司緩緩站起身,拍落身上落葉、沙土。

  環顧四周,陡峭懸崖、鳥兒鳴啼與隨風搖擺的果實。他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掉到什麼地方,感覺有點熟悉又陌生。

  這地方……

  望著四周景象,久遠記憶浮現於腦海,與同伴間悲苦喜樂種種畫面宛若昨日般鮮明……

  甜蜜苦澀的情感糾結於心,久久不散。

  過了半晌,波瀾心緒稍作平靜,西司深吸輕吐一口氣,仰天望向遠方世界樹。

  計畫終究趕不上變化。然而,現今大多生命思緒為何如此單純……隨意扯出的惡搞提議竟連異議都沒有就被接受……

  現在的思想教育會演變如此,絕對和隱藏起來的那些人脫不了關係!

  西司再次深吸吐氣,抿了抿唇。

  把心靜下來,先想想現在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

  過了一會兒,古往今來的演變,過往場域與如今大不相同。小徑、路標、房舍早已遭歷史洪流掩蓋,不見當時的輝煌……取而代之的是生生不息綠色世界。

  這樣是要怎麼完成他的工作?

  而且看現在這個情況,自己應該是迷路了。

  「……這下該怎麼辦呢?」

  西司搔了搔頭,苦惱地思索可行的解決辦法,然後他突然靈機一動,放下手,用力拍了下雙手。

  「嗯,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會有辦法的。」

  整理好情緒,他大致選了一個疑似北方的方向移動,打算藉此找到回去的路,然後再重頭找一次。

  很多時候,珞總是嘆氣抱怨他都不知道自己是過度樂觀還是不知死活的傻瓜,老是喜歡選危險的路走,偏偏他又不能放著他不管,不然結果會比預想的還要精采。

  雖然西司不認為自己真如珞所說的那麼樂觀又不知輕重。

  大約走了半個小時,他來到一處森林空地,放眼所見綻滿花朵,花海邊際,一名老者坐於年輪。

  「沒想到這裡居然會有人。」

  西司訝異地處在原地半晌,他抱著疑惑又期待的心情朝對方走了過去。

  隨著西司逐漸踏入老者視線範圍,老者望著對方一臉疑惑地開口。

  「你是誰?又是從哪裡來?為了什麼而來?」

  聞言,西司猛地停下腳步,一臉錯愕凝望老者。期待一秒消散,驚疑在心中擴散開來。

  「啊?」

  這個人在說什麼?

  面對少年的單詞反應,老人重述他的疑問。

  西司眉頭一皺,他不懂這個人為什麼要問他這種哲學類的問題。

  等不到回應,老者板著臉,語氣不悅地說著。

  「孩子,長輩問你問題要回啊!」

  接收到對方的不悅,西司連忙壓下負面情緒,露出歉意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因為突然聽到很不一樣的問法,所以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

  想了想那個人提出的問題,西司逐一回應。

  「我的名字是西司。從圖書館來的,原本是想到螢光魚湖泊去抓魚,因為路況不熟和某些原因不小心從天上摔下來。」

  完全不覺得自己後半段說詞似乎有些微妙。老者聞言不發一語,筆直凝視西司,看得西司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過了半晌,老者緩和情緒開口。

  「你的頭髮顏色很罕見。」

  聽到老者說的話,西司只是笑了下,沒有給予回應。

  「很漂亮的顏色,就跟天空一樣。孩子,對你來說,天空代表什麼意義?」

  「天空……代表自由。」

  西司不太想繼續和這名怪異人士進行哲學交流,只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礙於禮儀他無法這麼做,僅能維持笑容,置於此處。

  老者把玩長及於胸的山羊鬍,仰望湛藍天際。

  「天空啊……對我來說,天空看似自由,卻仍是個牢籠。一旦出了牢籠,便無法生存,自由總是伴隨矛盾。」

  「……」

  「……」

  老者將視線轉往一副若有所思所司的西司。勾起機不可見的微笑。

  又過了半晌,收回神的西司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完全忘了應有的禮儀,道歉並說明自己有事在身不便久留,隨即轉身離開。

  老者神情一變,扯開嗓子叫住走了幾步遠的西司。

  「孩子你走錯地方了!那裡是懸崖,螢光魚湖泊在另外一邊!」

  老者指著西司離開的反方向。
  
  
  ◇
  
  
  下午時分,夕陽西沉,柔色光輝拂照森林染上溫和色澤。

  一道慘叫響徹四周,樹梢上的鳥兒和附近白兔受到驚嚇分別展翅飛向遠處與跑進樹叢,不一會兒時間消失無影無蹤。原先熱鬧祥和氛圍此刻安靜地僅剩繩索輒輒聲。

  「到底是哪個不敢見人的渾蛋設下陷阱,有種就給我出來,別給我玩這種討人厭的把戲!」

  慘遭吊掛空中晃啊晃的珞徹底暴怒,他洩憤地用另一腳猛踹繩索,不顧強烈晃動會讓他面臨頭暈目眩、腦充血危機,一邊破口大罵。

  「走沒幾步路就被玩一次到底是怎樣!」

  一次、兩次還能接受,這可能是某些居民設陷阱捕捉餐桌菜色。三次、四次……同樣的事情發生十次以上,他就不這麼想了,這絕不可能是純粹捕捉菜色,而是有人刻意針對他,不然哪有人會為了那種事設這麼多陷阱。

  時不時被人倒吊在半空中,珞不斷地掙扎,險些腦充血之際,一把飛刀將纏住他右踝的繩索劃斷,珞一頭摔進下方的落葉堆裡。

  數次與落葉堆接觸、摩擦,四肢增添好幾處擦挫傷。相較於昨日的驚嚇百分百,今日則是怒氣直飆破百。

  珞躺在落葉堆上頭,不少新傷劃在先前的傷口上,冒出血珠。

  所謂的新上加新也不該發生在這種事上……他到底是招誰惹誰,為什麼今天會這麼不順?

  解開腳踝上的繩索隨手丟向一旁,他緩緩站起身,忍痛撥下沾附身上的枯葉。整理完畢後,不同於早先的整齊儀容,整個人看起來慘不忍睹。

  他轉過頭,注意力便被不遠處的匕首吸引了過去。額際浮現數道青筋,他左顧右盼,一如方才情景,半個人影都沒看到,這東西到底是從哪飛來的?

  前幾次吊掛經驗,他都盡可能地避開疑似陷阱的地方,但不管他怎麼閃都會被吊掛空中當另類搖擺娃娃,每次吊掛的時間長短不一,短為五分鐘,長則十分鐘。最後都會被不知從哪飛來的匕首劃斷繩子,斷處總接近鞋底處的位置,幾乎絲毫不差。

  哪個神刀手技術這麼好……啊,他是在佩服個什麼勁啊!

  壓下怒氣,就算再怎麼暴怒,惡整他的人肯定躲在暗處欣賞他糗態。半晌,調適好情緒,他決定先將任務擱在一旁,寧願過段時間再重啟搜尋材料的工作,也不願再受到不見廬山真面目的人玩弄。

  一整天下來,他始終認為有人刻意惡整,不,應該說是在威脅他一樣。

  不過這念頭沒多久便被排除了,一開始他以為他們的計畫被人外洩,但仔細一想,對外界異常執著的西司根本不可能會做這種砸自己腳的事情,更別說是在醫療所照護重傷昏迷艾利希的那堤。況且,那堤光是要照護艾利希,情緒波動和活動多少都會增加身體負擔,大概也不會有額外精力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惡作劇。那對兄弟一個是寰守獵人,一個是世界樹管理者,兩者都是說出去都會造成轟動的職業。更別說,說出去會獲得什麼好處——除了工作升遷記嘉獎。

  取出隨身藥膏,由於西司老是把自己搞得一身傷,久而久之,養成隨身攜帶萬用藥膏和ok繃的習慣。

  簡單治療過後,珞搔了搔頭,想到西司近期怪異的言行舉止、多方面潛藏計畫、另外兩人狀態以及今天發生的事情,許多思緒不斷在腦中盤旋,內心多種情感糾結成一塊。

  「煩死了……」
  
  
  ◇
  
  
  一無所獲地返回家中,珞見客廳無他人使用後,便把自己拋往沙發,將頭枕在扶手,闔起眼左手臂輕放眼皮上,他輕吐了一口氣,一放鬆下來,疲憊感湧滿全身。此時,西司打開房門走了出來,正好撞見這一幕,想也不想,隨口一猜。

  「你摔到落葉堆裡了?」

  珞聞言挪開手,微微轉過頭撇了西司一眼,回想起前段時間的際遇,頓時猛冒肝火。氣憤歸氣憤,外頭發生的不悅不能遷怒無辜的家人,他壓抑火氣,語氣平板疑惑地回問。

  「你怎麼知道?」

     「猜的。」

  留意對方身上多出的傷勢,絲毫不介意他的不佳態度,西司指了指自己的頭。

  珞摸了下他的頭髮,發現有片樹葉卡在頭髮裡,肯定是剛才沒有清掉的。取下葉子扔到桌面,他轉回頭仰望天花板,意識對方臉上的新傷。看來他們今天都為各自的工作掛彩。

  「你受傷了?」

  聽到珞說的話,西司反射性摸了下右側臉龐的紗布,應了一聲。

  「今天飛到一半不小心從天上掉到森林裡。」

  「你從天上掉下來……嘶!痛!」

  當下,珞瞪大眼睛,猛然坐起身,因動作過猛拉扯傷口,聲音驚愕上揚轉為哀號,整個人蜷縮起來。

  完全沒有上前關懷對方的意思,西司接著說了下去。

  「沒事啦,因為有枝葉緩衝,只受到一些皮肉傷。」

  「你確定?要不要去醫療所看看?」

  疼痛逐漸緩和下來,珞抬起頭,轉過頭看向西司,語氣擔憂詢問自家兄弟的意思。

  「沒有那麼嚴重啦。」

  西司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對側單人沙發坐了下來,整個人縮在沙發上。被拒絕的珞仍憂心地盯著對方。

  「哎,珞。」

  「嗯?」

  「……我們要不要停止計畫,不要再做下去了。自從決定做這些事情之後,感覺好像一直都有人在阻撓的樣子?會不會是什麼東西在作祟?」

  這些話一方面是故意說給珞聽,一方面則是說給自己聽的。

  中午回途中,曾回到摔落的地點看了一下,驚愕地發現他會摔下來的原因,兩棵樹頭頂端綁了一條細繩,從遠處看的話根本看不到這裡會有一條繩子。但他本身也有注意力欠佳的問題在先,不過到底是誰做出這種缺德的事情?

  昨日今日發生的事情,腦中總會浮現艾利希渾身浴血與那堤幾近崩潰的模樣……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想他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西司沒有將這件事和珞說,不希望讓對方有不必要的擔心。

  相較於西司躊躇的模樣,珞不以為意地哼了一聲。

  「你想太多了。既然想做就要堅持到底,事情都已經演變成這樣了,不做也不行。我可不想再被空靈附身一次。」

  「……」

  「你那是什麼反應?」

  見西司露出複雜的神情,珞瞇起眼,沉聲質問對方。

  「……沒什麼。」

  語畢,不管珞不悅的態度,西司站起身朝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

  經過南那房間的時候,發現房門微開細縫,所見一片昏暗,他打開房門走了進去,開啟電源,房內空無一人。

  正打算退出房間時,某一樣東西將他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撿起地面巴掌大方型紙條翻看了下正反面,除了本身被反覆揉皺、攤平造成的痕跡與柔軟性之外,真正吸引他注意力的是上頭一行字跡。

  
  都說出來吧……別再繼續隱瞞了,我的老友。
  

  字跡潦草,屬名處被人刻意塗黑,僅能從黑線微露的筆畫推測出「羅」的字體。

  西司不懂上面寫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但筆跡讓他感到熟悉,搖了搖頭撇去臆測。他將紙條放在櫃子上,關閉電源,走出房間關上房門。

  「嗯?西司你不是回房間了嗎?怎麼站在那裡?」

  正打算進廚房倒杯水喝的珞,途中發現西司站在走廊上,不曉得在做什麼?

  視線移往西司前方的房門,珞的表情瞬間垮了下來。

  「……」

  「剛剛看到……」

  看對方比翻書還快的表情,西司正準備解釋他的行為,話未說完,便被對方的說詞強行中斷。

  「你別提起他,我不想聽到任何有關他的事情。」

  那個人對他們做的事情,他永遠不會忘卻。那種人對工具沒有感情,一昧逃避、蒙蔽所有人,他做的事情真的讓人厭惡到了極點。

  「……」

  似乎察覺到自己的失態,珞說了一句「我去喝杯水」的話後,便走進廚房。

  聽著杯具敲擊的聲響,西司神情複雜地轉過身,走往自己的房間。

  進入房間,房門關閉之際,他悄聲低喃。

  「或許……珞的反應才是正常的吧?」
  



不好意思,因明日(2018/10/9,星期二)有事無法按時更新,故提早進行更新。

《玻璃星》每周二,下午三點至五點間更新。若因事無法更新,會貼出公告。

若喜歡此部故事,歡迎《按GP》、《留言》、《訂閱》。

臉書:粉絲專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560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玻璃星》... 後一篇:伊卡 - 懷 ‧ 殤...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各位巴友
小屋繪圖有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