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玻璃星》 卷二 謠之七 黑羽蝶(2)

作者:亞米珞│2018-10-02 23:29:05│贊助:16│人氣:883
  
  噴濺草地的朱紅液體於月光照映下,顯得格外怵目驚心。

  強風颳起不安刺耳聲響,褐色髮絲隨風舞動,溫熱液體滑過臉龐至下巴。

  熱辣的疼痛在艾利希身上爆了開來,內心與身軀的痛楚讓他幾乎說不出話來。

  看著眼前的景物,艾利希俊俏面容不由得扭曲了起來。

  無視遭到尖銳木質物劃傷的疼痛感,鮮血沿著手臂滑落,隨風濺灑西司蒼白面龐,顯得更加怵目驚心。

  千鈞一髮之際,艾利希一手緊抓少年的手臂,一手緊握粗大樹藤,儘管明白情急找來的救命物實質性不高,仍然使勁抓著樹藤。

  絕望之際,一股溫暖阻力與液體從右前臂傳了過來,疼痛感隨之蔓延開來。

  西司發出呻吟,如羽般的睫毛顫了幾下,緩緩睜開雙眼,抬起頭朝對方望去。

  他睜大雙眼驚愕地看著他的救命恩人,西司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發不出聲音。

  見鬼門關前走一遭的少年驚愕目光,艾利希強忍疼痛,微微彎下身子,脫著半飛在空中的人沿著樹藤另一端往回走。

  脫離強風席捲範圍之後,不同於雙腳發軟跌坐在地上頻頻顫抖的西司,為了救人幾乎耗盡體力的艾利希在樹旁緩緩坐了下來,頭倚靠著樹不斷喘息,不時發出呻吟,凌厲目光一刻未從西司身上移開。

  血液流失使艾利希感到有些暈眩,他放慢呼吸,減輕衣物與傷勢的摩擦。

  過一會兒,他怒視眼前仍處於發楞狀態的人,強忍痛苦沉聲怒吼。

  「西司,你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尚未從方才驚恐餘韻中走出便受到二度驚嚇,猛然回過神看向渾身浴血的艾利希。

  「你到底知不知道帶刺藤有多危險!」

  「……呃,採青莓果。」

  聽到艾利希難得一見的咆哮,西司習慣性地垂下頭,倪眼另尋逃生路線。無奈的是,不喜愛說謊的他,下意識把目的說了出來,不免對自己的誠實感到惱火。

  「採青莓果?大半夜的時候!」

  聽見他的回應,艾利希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同樣傷痕累累的西司,接著目光轉移到他微鼓的口袋,隱約能看見青色果實的一角。下一秒,艾利希彷彿聽見自己額邊青筋爆裂開來的聲音,正想忍痛往對方頭上巴下去的時候,一道影子從他倚靠的樹木另一側衝了出來。

  看清來人,艾利希不禁感到一絲訝異,腦中閃過幾個猜想,同時又感到疑惑,想來他是因為某個人的脫序行為出來找人的。

  但是他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找人?

  顯然是聽見兩人的談話內容,一股火直衝腦門,不管西司身上的傷勢,珞衝向前直接賞了對方一巴掌。

  「不要老是做一些讓人擔心的事情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這次的舉動是有史以來最過分最不替人著想的行為,叫人不要丟下你一個人,自己卻四處跑給人找,最後還要看到你最後的模樣,放我一個人面對生活嗎!你這種行為簡直跟勇闖世界樹的人沒有兩樣!」

  無視一旁看傻眼的艾利希,珞繼續責罵他的家人,西司垂著頭摀著半側臉一語不發地望著地面,默默聆聽對方的責唸。

  「你想還鑰匙我會陪你,你想到世界各個角落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把我鎖在衛生間也無所謂,只要你別忽然消失……」

  罵到最後,珞不禁哽咽。

  自幼時與西司相遇那一刻起,他總是要每天四處尋人,見識過不少對方身處危險的場面……但這一次,實在是太過火了。 

  他不想再失去家人了……不想再承受一次那種撕心肺裂的痛……

  要是連唯一的家人都失去了……他這個人還剩下什麼?

  「……經過這次之後,你應該也不會再關懷我了吧……」

  沒有聽漏西司的低語,珞再次吼道。

  「你是我唯一的家人!我不關心你,我要關心誰!」

  聞言,西司身體微顫一下,慢慢抬起頭看向淚流滿面的珞。

  「珞……」

  從驚愕中回神,艾利希忍著強烈暈眩感,希望把不解的疑惑給解開。

  「……珞,你怎麼會來這裡?」

  聽見艾利希的疑問,珞抬起袖子將滿臉淚水抹去,轉頭望向對方,語帶哽咽地回應。

  「艾利希,你傷的很重,我們先去帶你去醫療所,我的事情等治療過後再說吧。」

  「不了,現在趕快說一說。」

  意識矇矓之際,艾利希仍不改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格。

  不知被對方性格洗禮過多少次的珞,認為艾利希現在的狀況再拖下去,不用去煩惱冒險的事情,他們就會被團隊中的另一人給喀嚓了。

  「你們離開之後,我和西司回藏書區整理環境,沒過多久西司又跑得不見蹤影,找遍整座圖書館,發現西司可能又跑出去了……找遍各個地方,都找不到人,想說來森林碰碰運氣,結果在森林上空聽到你叫喚西司的聲音……我想去找你們,可是森林的視線昏暗,撞樹好幾次……找到你們的時候,就聽到你們的談話了。」

  仔細一看,若不是珞解釋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處於驚愕與憤怒的他們根本不會注意到他身上的大小擦挫傷。

  「是嗎……」

  接收到想要的回答後,艾利希感到一陣輕鬆,眼前的景象驀然變得模糊扭曲,無法聚焦,沒多久便垂下頭昏了過去。

  「艾利希!」

  「……艾利希先生!」
  
  
  ◇
  
  
  他感覺到自己漂浮在水中,不斷地載浮載沉,無法動彈。

  一片黑暗中,隱約聽見模糊的聲音,遙遠且熟悉。

  半晌,不同於方才的飄浮感,身體逐漸變得沉重,往無盡黑暗降下。微冷觸感在額間擴散開來。

  是誰……
  

  「……」

  垂首望著沉睡在病床上全身纏滿紗布沒有一處完好的艾利希,悶痛、苦澀的情緒在心中渲染開來。

  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站在這個地方。

  過去他見過不少活跳跳的星環興高采烈衝去挑戰天環,不一會兒時間便看見支離破碎的軀體。

  緊接著是同僚的通報聲、家屬痛哭失聲、石碑刻印、夜間歌謠迴盪、歡樂緊張無盡挑戰。在他眼中這些不過是種循環,日復一日。

  他能感受到人們的情緒波動,但他無法感同身受,因為他不是殞落家屬。

  緊抓白色床單的手微微顫抖。

  即便兄長沒有殞落,心像是被攪動一樣疼痛,好痛……

  原來,險些失去親人居然會這麼痛苦,那些痛失摯親的家屬哀痛肯定不止如此。

  要是……他……沒有成為世界樹管理者是不是就不會讓哥變成這樣了……是不是正如哥之前說的留在這裡安全度過一生才是最好的?

  「那堤……」

  看著聽到消息連忙趕來的那提,西司愧疚地不敢開口,經過一番內心掙扎,他才怯懦地輕喚對方。

  聽見罪魁禍首的呼喚,那堤的身體一僵,緩緩轉過頭。

  此刻的西司傷勢雖不及艾利希來的嚴重,渾身大小不一的割傷、擦挫傷。即使肉體的傷害總有癒合的一天,心靈的創傷卻無法抹滅,不管過了多久,依然如此。

  兩人相互望著彼此,誰也說不出適當的話語。

  此時,沉默成為他們無聲的吶喊。寂靜且沉重。

  那堤感受到西司心中的懊悔,與自己的苦澀無法相成對比。

  西司的痛……遠比他的還要深沉。自幼喪親、養父的工具、自身的過失,以及更久遠所經歷的一切……

  這不是西司的錯……不是他的錯……可是為什麼要把他的家人給捲進去,為什麼?

  他明知青莓果的珍貴性、西司的衝動性格……會發生這種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

  黑夜勇闖世界樹歸還鑰匙的危險性遠比挑戰天環還要可怕……若是所有人都在途中……

  「……該怎麼辦?」

  打破靜默的同時,淚水劃過那堤的臉龐。無法抑止的悲傷湧洩而出。

  西司聞言閉起眼,面容扭曲,哽咽地說著。

  「……對不起,如果我……沒有冒險去撿青莓果的話,艾利希先生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不惜讓自己滿身傷。但你有沒有想過……多少人因你們搞得遍體麟傷……自私自利,與那些人的作為有何不同?」

  「對不起……」

  「……」

  「嗚嗚……對不起……」

  「……」

  「……那堤……」

  不管西司怎麼道歉,那堤依然不予以回應。最後那提深吸口氣,轉回身背向西司,壓抑顫抖沉聲送給對方一句話。

  「……你現在馬上給我回去,我不想看到你。」

  此話一出,無疑重擊西司的心頭。他垂下頭,抿起唇,想移動雙腳卻如同綁了鉛一樣動彈不得。

  感覺西司似乎沒有離開的意願,不願讓任何人看見自己脆弱的一面,他顫抖的泣音從牙縫內擠出。

  「回去,算我拜託你……」

  再次收到那提的逐客令,西司咬了咬牙,強迫自己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病房。

  「對不起……」
  
  
  ◇
  
  
  珞剛從診療室走出來,走過轉角,看見西司一個人坐在樓梯口縮成一團。他彷彿可以看到對方背後環繞一團黑色漩渦襯著數道懸浮鬼火。

  「……」

  今天會發生這種事,他也要負起一部份責任。只顧著整理,沒有留意西司的動向,甚至還讓他冒險跑去撿那種東西。

    要是艾利希晚一步的話……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就是西司或是掩白布的殘破身驅。

  「……西……」

  語出一字,心中乾苦使他無法再繼續說下去。

  他側過頭看向對側雪白牆面,一行突兀黑線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仰頭瞇眼望著一排細小手寫文字。
  
  
  世上沒有全然的白,亦無窮盡的黑,有的只有渾沌。好與不好,亦是如此。
  
  
  這是什麼?

  為什麼這裡會有塗鴉……這算是毀損公物嗎?

  此時,左側等候區的醫療師與病患家屬,前者說明病情已穩定可轉普通病房,後者雙腿癱軟哭著說太好了。

  牆緣的珞,聽聞他人的安好訊息,抿起唇,手握成拳狀指甲掐進掌心。

  「……太好了?」

  身體微微發抖,他人的話語深深刺進他的心。

  ……太好了?

  艾利希出事怎麼會太好了?牽扯無辜的人到底好在哪裡?

  「……」

  不得不說,他看到西司不算嚴重的傷勢時,滿心慶幸,卻沒關心艾利希的狀況。

  明明,那時艾利希已經遍體麟傷,他卻只關切自己的家人,忽略了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一行淚滑落下巴,滴落足前纏滿繃帶的熊布偶墨色單眼。

  「大哥哥,你為什麼在哭?」

  驀然一道稚嫩嗓音,珞滿臉驚愕地轉頭看向小女孩。

  他對這個小女生有印象,她和西司一樣很喜歡到男人婆那裡聽星環情報。兩人的差別只在於她是購買商品換取情報,而非西司幫男人婆跑腿換取情報。

  面對珞的愧疚,小女孩仰頭一臉純真地望著他瞧,好似這樣就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

  「大哥哥?」

  回過神,珞用衣袖抹去淚水,抽了抽鼻子,略為哽咽地回應。

  「……沒什麼啦,只是……」

  「是哪裡痛痛嗎?你跟人家說,人家一定會幫大哥哥把痛痛吹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這樣你就不會痛了。」

  聽著小女孩的童言童語,原本乾苦的心變得更加苦澀難耐。

  「我……大哥哥沒有哪裡痛。」

  珞蹲下身子,與小女孩平視,勉強扯出一抹微笑,卻像要哭出來一樣。

  「那你為什麼要哭?」

  面對珞的強顏歡笑,小女孩疑惑地回問。

  「只是有東西跑進大哥哥的眼睛,眨幾次眼睛讓它跑出來就沒事了。妳看,沒事吧。」 
 
  珞逗趣地眨了眨眼睛,逗得小女孩呵呵笑,連疑惑都拋到九霄雲外。

  半晌,珞收起玩鬧舉動,輕聲詢問對方。

  「小朋友,妳怎麼會來這裡?」

  「這個呀,今天人家陪媽咪來醫院看拔比,可是到拔比的房間前不小心把熊叔叔弄丟了……啊,找到了!」

  小女孩垂首沮喪回應的同時,撇見珞腳邊的熊布偶,語調心喜高揚。

  近距離受到高音衝擊的珞,礙於小女孩在場不能做摀耳朵這種失禮行為,他朝對方的視線望去,腳邊坐著一隻險些成為夾心餅的……繃帶熊布偶。

  即使心中不解現今的玩具到底往啥方向發展,還是小女生好玩弄的,他拿起布偶,遞還給對方。

  小女孩滿心歡喜地抱回心愛熊叔叔,完全不在意上頭沾滿細菌的可能性,用她的小臉在熊臉上磨磨蹭蹭,只差沒當場親下去。

  她的舉止,看得珞無言以對,卻又不能糾正對方。

  結束重逢的親密舉動後,小女孩抬起頭望著對方眼瞳中的自己,露出大大的笑容。

  「大哥哥,謝謝你。為了表達人家的謝意,人家想跟你說幾句感謝話。」

  「什麼話?」

  感謝話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媽咪說過,遇到誠心幫助自己的人,要滿懷感激地幫助那個人脆弱的心。」

  「誒?」

  「遇到無法接受的困難、愧疚、自責,不要慌不要怕,一步一步去面對。若有想幫助的人,請先正視自己的心,再去幫助值得幫助的人。」

  「……什麼?」

  小女孩的莫名話語,珞腦筋一時轉不過來,正想回問時,對方一溜煙地跑走了。

  「什麼跟什麼啊……莫名其妙。」

  看著消失在人群裡的人影,珞緩緩站起身,椅靠牆面舒緩發酸的雙足。待酸意退去,他佇立原處半晌,稍微處好理情緒之後,轉過身往自家兄弟的所在處走去。

  為不阻擋他人去路,珞站在縮成人型肉球扶手一側,靜靜望著他卻不知該說什麼話才好,手伸了出去中途頓了下,又收了回去。

  倚靠扶手,轉過頭望向窗外薄雲遮蔽大半的夜空,夜風吹撫他的面龐。

  沉靜半晌,珞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以輕聲且快要消失的聲音開口。

  「……艾利希,他還好嗎?」

  早已知曉珞站在自己身側,每遇到低潮時僅有他陪伴在他身邊。一股暖意自苦澀內心油然而生。西司依然維持方才的姿態,淚水潸然落下。

  「……他傷得很……重,所以……」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他真的不知道……

  雖然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是親眼目睹友人面臨生死……到頭來,他只是自己窮開心沒顧慮其他人的感受,還慫恿人一起去死……

  他把生死看得太簡單了……

  默默陪伴在側,聆聽西司泣不成聲且斷斷續續的話語,直到他再也說不下去為止。

  「……每個人都很難過,不是只有你一個人。」

  像是在逃避眼前的真實,又像是說給自己聽減輕傷痛的話語,珞維持方才的姿態,看著黑色天空,淡淡說著。

  「……這不是你的錯。責任歸咎於我,因為我沒有看好你……才會引發這種事……」

  說到最後,珞緊抓扶桿,力道大到幾點朱紅在手背純白繃帶暈開。即使感到疼痛仍遠不及內在疼痛。

  「……」

  「是我的疏忽……」

  語畢,珞用力抽了抽鼻子。

  「……這不是珞的錯……要是我沒有冒險去撿青梅果……艾利希先生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

  西司微微抬頭,淚眼凝望雙臂,哽咽回應。

  西司的愧疚,再次深深刺進珞的心坎,激起好不容易平復的愧疚情感。

  接著,又是一段沉默。

  半晌,勉強調整好情緒的珞,輕聲說著。

  「不管是我也好,艾利希和那堤也好,都是以自己的意願加入的。」

  「……」

  「一旦決定,就不該放棄。」

  珞突如其來的堅定話語,西司猛地揚起頭望向珞凝視窗外的側臉,睜大雙眼,語氣微揚。

  「都發生這種事了,準備還要繼續?」

  相較於西司的激動反應,珞不急不徐地回過頭看著對方滿是淚痕驚愕的面容,勾起一抹淡淡笑容。

  「如果他們退出,雖然我不曉得他們會不會把老頭子的事公佈於世,但至少那些已經和我們無關了。」

  西司聞言更是錯愕,原本的憂傷感被愕然沖刷大半,他聲音微揚吼道。

  「無關?怎麼可能會跟我們無關!」

  然而,珞收回手,兩手置於腦後,努力擺出平時俏皮的一面。

  「我們要幹的可是大事,怎麼能因為一些困難被擋在這裡,既然要做就要執行徹底。不是嗎?」

  「可是……」

  珞板起臉,沉聲回應。

  「沒什麼可是,要是他們還想繼續的話,自己會回到我們這裡。」

  「……」

  「……」

  兩人互瞪彼此許久,進行無聲的抗議。

  見效果不彰,珞一改正經神情,他仰天哀號,以怨天哀愁語調再推某個人一把。

  「……唉,要是你能收斂搞失蹤的毛病,我肯定會輕鬆很多……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輩子跟女孩子無緣了……好可惜……」

  「為什麼要歸咎在我身上,我……」

  語末,西司頓時語塞,不知該如何說下去。瞧見對方隱約表露的神情發現自己竟然被耍了!

  儘管在這種場合被人捉弄,應當會感到生氣。但他卻無法產生絲毫怒意,因為他知道……珞是在幫助自己脫離現狀。

  但是……那些人的現狀又該如何改變?這個近乎扭曲的世界,又該如何使它轉向好的結果?

  「……珞,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

        過往、現今,一切……逐漸重返軌道……

        如今與昔日的自己,是否有所改變,那時的抉擇……仍會與往昔相同嗎?

    「那你就振作起來。不要被眼前的困境阻礙……再痛,我們都要執行計畫。」

  「……」

  「你要還是不要。要就回應,不要的話就把玻璃球丟到帶刺藤外面去,兩個選一個!」

  顯然,珞的話似乎刺激到西司,他瞇起眼瞪視著一臉無辜的珞。

  「……我去總行了吧。」

        時至今日,這個島嶼正依循軌道重返過去的文明,他能做的僅有再一次擔起他的義務……

  「這樣才對嘛!我們要以突破天環,環遊世界一圈為目標!」

  「……」

  「成功在我……不對,成功在我們手中,不用怕得不到!」

  「……」

  「……何必這樣,至少也回我一句話嘛,一個人唱獨角戲很怪耶。」

  「……是喔。」

  「當然!」

  珞攤了攤手,壓下負面情感,扯出笑容。

  「不過往好處想,要是未來哪天累了,想休息了。我們還可以找個喜歡的地方或是回來這裡回味過往事蹟,享受沒有遺憾的生活。然後休息很久很久,都不會有人來打擾的日子。」

  「……」
  

  距離那一天,究竟還有多久時間?而他,又能存留至何時?
  
  
  


  真的很不好意思,到了這個時間才更新。因工作下班時間較晚,因而拖延。若造成各位讀者的不便,真的很不好意思。

  《玻璃星》每周二,下午三點至五點間更新。若因事無法更新,會貼出公告。

  若喜歡此部故事,歡迎《按GP》、《留言》、《訂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499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玻璃星》... 後一篇:[達人專欄] 《玻璃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小說
最弱之人成為最強殺手-32 殺手進階考試篇VII 俊翰(復仇戰魂)VS陳海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